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專欄推薦
  3. 好讀推薦
分類主題
 
專欄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一個「王朝德性」,變出忠臣奸臣命運兩樣情!

2021/1/11  
  

文/《馬伯庸笑翻中國簡史》作者 馬伯庸

所謂「德性」,這個「德」就是指的道德,所謂「天命無常,惟有德者居之」,可見中國人幾千年前就在講以德治國了。至於「性」,指的是屬性。德性就是道德的屬性,國家政權的屬性。

 

結合了五行的「五德終始說」,在戰國陰陽家鄒衍的推演論證下順利誕生,五德是上天賦予人間的基本品德,任何朝代都應有自己的德性,就像五行有生剋循環一樣,朝代更替是德性變更的結果。於是,金木水火土,五種德性相勝相生,王朝的代代更迭中,演繹出一場場鮮活荒誕的劇目!

 

原本德性只有擁有正經德性的勢力才能推翻前朝創立新政權,但是自秦朝以後,大家都習慣反著用,先捏掉前朝,然後再給自己配一個合適的「德」,以證明自己是受命於天的合法政權。這就好像是先上車後補票,先生孩子再領結婚證,先打下伊拉克再找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一樣,古今道理全都相通。

 

沒想到來到漢朝,半黑社會出身的劉邦「快刀斬亂麻」,給漢朝訂了個不符合理論的水德(秦朝也是水德),臣子們不是想辦法

 

「撥亂反正」的成與敗

 

賈誼是西漢著名的文學家、政論家,他年方弱冠就被漢文帝相中,召為博士,然後不到一年時間就被破格提拔為掌管議論的太中大夫。年紀輕輕地登上高位,所謂「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他當即遭到朝臣們的一致嫉恨,讒言滿天飛,文帝被迫貶他為長沙王太傅,後來一度將他召回長安,可是又派他去擔任梁懷王太傅。賈誼又氣又恨,才三十二歲就一命嗚呼,為此深得後人的惋惜和緬懷──司馬遷在《史記》裡竟然把他跟屈原並列一傳,也表示他的冤屈之深,跟屈原有得比。

 

就是這個賈誼,他年輕氣盛,不畏權貴,更不怕張蒼這種假學術權威,因而在漢文帝二年(西元前一七八年)的時候,直接上疏文帝,說按照五行相剋,土剋水,所以我大漢應該是土德,才能剋掉水德的秦朝,強烈建議立刻全國改德,服裝變黃──這大概也是文帝把他一腳踢到當時還很偏遠、很蠻荒的長沙國的原因之一吧,你這說法也太不識時務了!

 

賈誼徹底失敗,可是到了漢文帝十四年(西元前一六六年),一個名叫公孫臣的魯國人再度發難。不過有賈誼的前車之鑑在,公孫臣不敢再硬來了,而是採取了全新的策略。他在給文帝的奏表中預言說,根據符讖,過些日子將會有一條黃龍出現在成紀,黃色在五行裡配的是土,所以漢朝應該奉行土德才對。文帝一瞧,心說這是張蒼的專業啊,於是就把奏表轉發給當時擔任丞相的張蒼,讓他審核一下。

 

張蒼老奸巨猾,看到奏表,眼珠子一轉,心想不妙──當初硬著頭皮附和劉邦,主張漢朝該是水德的是我,如今這個公孫臣卻主張土德,分明就是拆我老人家的台嘛。看起來光趕走一個賈誼,這股逆流翻案風還刹不住。不行,堅決不能承認這回事!於是張蒼上奏,說漢朝的水德是有上天預兆的,那就是「河決金堤」。也就是說黃河下游的支流金堤河在秦末的時候發過大水,這不正好說明了西方的秦該是金德,而我南方的漢該是水德,水旺盛而沖了金嗎?

 

他可沒有想到,公孫臣老謀深算,既然提到了黃龍的事,就不會是空口白話,而是早就有了巧妙的安排了。果然過了沒多久,就有公孫臣的同黨跟著上奏了,說小人確確實實千真萬確在成紀瞧見好大好恐怖的一條黃龍。這一回張蒼可是有苦說不出,人家一口咬定看見黃龍出現,然後又飛走了,你又證明不了人家是扯謊,壓根兒沒見過。於是輿論譁然,人人都說張蒼是搞學術腐敗,還打擊異己,搞得這位老丞相顏面掃地。

 

就這樣,公孫臣得意揚揚地進宮覲見,文帝當場給他封了個博士,下令編制土德的曆法書;而張蒼從此失寵,在丞相位子上死皮賴臉地又熬了幾年以後,被迫稱病回鄉了。

 

或許公孫臣本人真的相信自己的推算準確無誤,不過是為了對抗假學術權威才耍了個小花樣,但他開了一個很惡劣的頭──要知道,這種聲稱發現祥瑞的事兒成本相當之低,但是收益卻很高,於是後世紛紛效法。所以我們翻開史書,經常可以見到某年某月某日,誰誰誰在哪又瞧見一條龍,或者瞧見鳳凰、麒麟等等,特報祥瑞云云,種種學術造假的根大概就在公孫臣這裡──至於韓國教授黃禹錫之類,不過是公孫臣多少代徒子徒孫罷了。

 

那麼,漢朝就因此「撥亂反正」,正式從水德改成土德了?也沒有。因為正當文帝做好準備,打算聽從公孫臣的話下令改德,同時大家也都預備換服裝的時候,突然出了另外一檔事,把他搞得龍顏大怒,一拍桌子改主意了。

 

究竟是什麼事呢?原來有一個趙國人名叫新垣平,和公孫臣一樣,都屬於方士或者陰陽家一派,據說最擅長「望氣」──所謂望氣,就是說能夠通過天上雲彩的形狀、走向,甚至能夠通過別人瞧不見的虛空中氣息的流布,揣測上天的意旨。這位新垣平原本不得志,只能在鄉下騙騙村夫愚婦混口飯吃,可是一瞧見公孫臣靠著指使別人說見到黃龍就平步青雲,不禁動起了歪腦筋:這條路可以走,有前途。

 

於是,新垣平也趕緊給文帝上奏,說我瞧見長安東北方有五彩的神氣,應該建所廟宇來祭祀,裡面青白赤黃黑五帝全有,漢朝正應土德。為了證明自己確實有本事,不是上嘴唇磨下嘴唇隨口一說,他還偽造了一個玉杯,上面刻了「人主延壽」四個篆字,詭稱是一個仙人送給文帝的,同時獻了上去。按照前文的分類,說見著五彩神氣就是報祥瑞,獻上玉杯則是造祥物。

 

文帝一接到玉杯,那真是愛不釋手,他本來心眼就實在,加上耳根子軟,當場就信了,立刻下詔建五帝廟,還封新垣平做上大夫,賞賜了不少好東西。新垣平就此得意起來,但這傢伙不知道見好就收,為了穩固文帝對自己的寵信,成天信口開河胡說八道。俗話說「常在水邊走,哪能不濕鞋」,這位老兄越吹越邪門,破綻也越來越多,這就給了正滿心鬱悶、打算趁早辭職的張蒼老丞相反擊的機會。張蒼經過暗中調查,找到了幫新垣平在玉杯上刻字的工匠,於是立刻上疏揭發。

 

新垣平一案,很快就落到了廷尉張釋之的手裡。這位張釋之在漢初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論後世的名氣還在張蒼之上,他最善於審斷案件,按律執法,按法判刑,新垣平落到他手裡,沒費多大周折就全都招了。張釋之大筆一揮:這是欺君罔上、大逆不道之罪,按照漢律該夷三族沒得商量。所謂夷三族,就相當於俗話說的滿門抄斬,不光犯人自己掉腦袋,就連爹娘、妻兒也都得被處死。

 

就這樣,新垣平全家都完蛋了,而漢文帝呢?他想到自己從前對新垣平的寵信,不禁覺得純潔的小心靈受到了無情的傷害,從此對方士、陰陽家那是恨入骨髓,對種種祥瑞預兆也都心灰意冷了。最可憐的,公孫臣也連帶著遭了池魚之殃,立刻失了寵,因而改水德為土德之事,也就此不了了之。

 

──本文摘自 三采文化《馬伯庸笑翻中國簡史:從戰國到民國,揭密兩千年朝代更迭德性史》馬伯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