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舞姬戀風傳3皇后,妳是我的唯一

舞姫恋風伝~花街の迷走~


活 動 2020暑期童書展 全館童書3本74折,套書72折!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初戀情人現身?宮中屢傳婚約緋聞,
愛鈴將因此而后位不保?

★大推好評!日本亞馬遜書店讀者★★★★★評價!
★第三波作者後記小私語:「告別致詞及番外預告」小專欄!快來搶讀深山老師的心情分享!

隨書附贈:日本漫畫家藤間麗繪製新版「後嗣風雲」人設圖!以及全新 13幅精美內頁插圖!

如果我不是皇上,愛鈴不是宮伎,
我們是否能從此過著安穩的生活?
 
由於崔后愛鈴始終沒有生下一兒半女,百官不斷向皇帝慧俊進言恢復後宮,卻被深愛愛鈴的慧俊陛下駁回,於是眾臣將矛頭指向勢單力薄的皇后愛鈴,讓愛鈴備受貴族夫人們的冷嘲熱諷。這時,愛鈴巧遇來自故鄉的青年才俊子維,卻被傳出兩人曾經訂有婚約的緋聞。不僅如此,貴族夫人們還心懷不軌的設計陷害愛鈴,將二人約到花旗街密會,致使愛鈴遭遇刺客襲擊,僥倖逃掉的愛鈴迷失在巷弄重重的花旗街裡,慧俊為了顧及崔后的身分而無法聲張找尋,愛鈴為了躲避追趕的刺客又不能洩露身分,
因而陷入前所未有的僵局!

愛鈴能平安回到宮中嗎?兩人堅定不移的愛情會因為子嗣問題而生變嗎?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閱讀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深山薰衣/深山くのえ
12月9日出生,射手座B型。出生於神奈川縣,現居神奈川縣。某大學文學院史學系畢業後,度過多年投稿生涯,終於獲選為第29屆Palette小說獎(小學館由1989~2006年間主辦的少女輕小說新人獎)佳作。
興趣是參觀藝展(七成看的是日本美術作品)和看戲(九成看的是歌舞伎)。喜歡的句子是「可能性(潛力)」與「逃避勝過一切」。很矛盾的人。

繪者簡介 
藤間 麗
3月11日出生,雙魚座A型。漫畫家&插畫家,出生於千葉縣。
擔任深山薰衣的《舞姫戀風傳》系列輕小說插圖。
多部漫畫作品已翻譯成繁體中文版並在台發行。

譯者簡介 
羊曉綿
在譯界打滾多年,隨時迎接新挑戰,以新名字重新出發的流浪譯者。

精采試閱

如香泉所說,那棟藝伎樓門口掛著淡紫色的旗子取代了看板,旗子上用銀線繡了一朵小花。店名叫翠薇樓,所以,上面繡的應該是百日紅。翠薇是指淡紫色的百日紅。
韓門下侍中家裡的侍女出來迎接愛鈴一行人。店內昏暗,一進門,店內右側的牆上畫了一條很大的龍,架子上隨意放著豬、鯉魚和熊貓的擺設,每一個擺設的顏色都很黯淡,難道是因為蒙上了灰塵?
即使再怎麼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也難以想像那些心高氣傲的貴族夫人會在這種地方聚餐,愛鈴忍不住想道。
 
*
 
 
愛鈴和香泉跟著韓家的侍女沿著狹小的走廊來到包廂,八名貴族夫人已經圍坐在一張大圓桌旁。看到八個人同時回頭,每個人臉上都濃妝艷抹,香泉在愛鈴身後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皇后娘娘,我們正在等妳呢!」
韓門下侍中的夫人坐在座位上,單手指向兩張空位。燈光昏暗的包廂內,那些用脂粉擦得很白的臉上雖然帶著笑容,但都是皮笑肉不笑。
「謝謝各位的邀請……」
然而,愛鈴也勉強擠出假笑後坐了下來。香泉站在愛鈴身後露出若無其事的表情,但用視線牽制著幾位夫人。
不知道是否香泉的銳利眼神奏了效,那些平時和愛鈴在一起時,都肆無忌憚地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的貴族夫人,今天卻格外安靜。
──到底是怎麼回事……?
包廂內的氣氛十分詭譎。有人神色緊張地低著頭,也有人相互使眼色。韓家的侍女關上門離開後,沉默越來越沉重。
「還有一個空位──」
愛鈴說,其他幾位夫人驚訝地抬起頭。
「還有誰要來嗎?」
「啊……不,沒有,原本馬禮部侍郎的夫人要來,但她今天剛好不舒服,臨時取消……」
韓門下侍中夫人回答時的聲音比平時更高亢。
「不過──今天的天氣真好。」
「對啊!天氣越來越熱了……」
不知道是否因為打破沉默後,比較容易聊天,幾位貴族夫人紛紛和鄰座的夫人聊著天氣,但臉上的假笑還是有點可怕。
這時,有人用力敲了敲門,一個臉蛋紅通通的女孩探頭進來。
「呃,不好意思,可不可以請哪一位來幫忙端茶?我的手受傷了,沒辦法一次拿那麼多杯茶,那位夫人的侍女已經在那裡幫忙了,但還要另一個人手。」
她應該是在這家藝伎樓工作的女孩。夫人們面面相覷,除了愛鈴以外,沒有人自己端過茶,所以,也沒有一個人站起來,所有的視線都集中在香泉身上。
「……那我去幫忙。」
「麻煩妳了。」
香泉離開後,室內再度安靜下來。難道是這個包廂太陰氣沉沉,所以她們聊天也無法盡興嗎?
就在這時──
遠處傳來什麼東西打破的聲音,不一會兒,有人跑了過來。
「打擾了。呃──」
韓家的侍女一臉驚慌地走了進來,輪流看著自己的主人和愛鈴,吞吞吐吐,說不出話。
「什麼事?」
「呃……和皇后娘娘一起來的侍女,突然昏倒了……」
「香泉?」
愛鈴情不自禁地站了起來,韓家的侍女點點頭。
「昏倒了──」
「就是剛才,在那裡。」
「啊……對不起!」
比起那些夫人的目光,愛鈴更擔心香泉。愛鈴推開韓家的侍女,衝到走廊上。難道是剛才聽到打破盤子聲音的方向嗎?
愛鈴正打算往裡走,有人抓住了她的袖子。
「愛鈴!」
回頭一看,抓著她袖子的是──
「子維?」
子維怎麼會在這裡?子維面色凝重地想要拉住愛鈴的手。
「愛鈴,我有話要跟妳說。」
「啊?但現在有點……」
「別擔心。」
到底別擔心什麼?不,雖然愛鈴滿腹狐疑,但現在沒時間理會子維,要先去救香泉。
「放開我,我的侍女昏倒了,我要馬上去──」
「愛鈴,我們逃吧!」
「……什麼?」
愛鈴原本就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狀況,現在又多了一個疑問。
「什……麼啊?」
「愛鈴,我都知道,妳並不想當皇后,只是被迫……」
「啊?」
愛鈴目瞪口呆,說不出話。
身為皇后的確不像大家想的輕鬆愉快,但自己絕對不是被迫成為皇后。最想陪伴在慧俊左右的,正是自己。
「被這個國家最有權力的男人求婚,即使不想嫁也得嫁,我很清楚,但是,既然妳不喜歡,妳可以逃啊!怎麼樣?我可以帶妳逃走。」
「……」
──子維到底在說什麼?
不,先救香泉再說,現在沒空理會這些莫名其妙的話。
愛鈴轉身想要離開,子維再度拉著她的手臂。
「喂,喂,妳別再猶豫了!愛鈴,我全都知道了!」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但我現在沒空。」
「妳不必在我面前掩飾!別擔心,大家都會為我們保密的……」
「你……放開我!子維──」
愛鈴回頭瞪著子維持,眼角有什麼東西一亮。
一個目光凶狠的男人站在子維身後不遠處。
發出亮光的是男人懷裡的──
「……!」
愛鈴立刻朝向子維的小腿踢了一腳,當子維大叫一聲,重心不穩時,愛鈴趁機掙脫了他的手,用力把他推倒。
愛鈴來不及看子維和他身後的男人一起倒下,拔腿就跑。
──他想殺我。
直覺大聲告訴她。
子維身後的男人從懷裡掏出了出鞘的短刀,而且,那個男人瞪著自己。愛鈴剛才和他眼神交會。
走廊前方有亮光。那裡是出口。必須趕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繼續留在這裡,絕對會有生命危險。
她聽到子維大喊大叫,身後還有腳步聲。有人追來了。
愛鈴從店家後門衝了出去,她不知道那是哪裡,也不知道該逃向哪個方向,時而左轉,時而右轉,不顧一切地在房子和房子之間的窄巷中狂奔。
──整件事都很詭異……
會約在花旗街的餐館見面就很奇怪,從那些貴族夫人的態度來看,難道那個看起來像是刺客的男人,是邀請自己的某一位夫人,或是所有人僱用的?該不會連子維也是幫凶──?
「……呃!」
她上氣不接下氣,停下了腳步。
──好難受。眼前發黑……
她無法繼續走路,只能靠在牆邊。不知道剛才跑了多久?希望那個人沒有追上來。
「妳怎麼了?」
愛鈴不知不覺地蹲了下來,聽到聲音後,她茫然地抬起頭,發現一個年輕女人看著自己。
「妳的臉色好蒼白,怎麼了?不舒服嗎?」
「……人……我?」
「啊?」
「有沒有……人……在追我?」
「……」
那個女人四處張望,告訴她沒有人。
「沒有人啊──妳可以站起來嗎?如果有人追妳,更不能躺在這裡,跟我來。」
女人把愛鈴的手搭在她肩上,把她扶進房子裡。然後,察看了小巷內的情況,立刻打開了旁邊一個房間的門。
「這裡是庫房,委屈妳先在這裡休息一下,妳的臉色真的很差。」
「不好意……」
「沒關係,來,這裡──」
那好像是衣物箱。當愛鈴坐在大木箱上時,意識已經模糊了。
愛鈴逃離刺客時,香泉拼命敲著翠薇樓廚房的門。
「喂──開門!你們想幹什麼?」
「不好意思,大人物吩咐,暫時不能讓妳出來。」
那個臉蛋紅通通的年輕女孩要求香泉幫忙端茶,香泉和她一起走進廚房,就被她反鎖在裡面。
「為什麼?開門!妳給我開門!」
「如果那些夫人同意,我才能幫妳開門。」
──果然是一場鴻門宴……
到底想幹什麼?那些貴族有什麼企圖?香泉用力推著門,咬緊牙關。自己必須保護皇后娘娘──
「……呃!」
好,既然她不開門,那就逼迫她不得不開門。
香泉不再敲門,回頭看著廚房。架子上放了很多餐具。
香泉拿起盤子摔在地上,陶瓷的碗碎裂,發出很大的聲響。
「──妳在幹什麼?」
果然不出所料,門外的女孩驚叫起來。
「如果妳不讓我出去,我會把這裡的盤子統統摔破!」
「妳……住手!這是我們店裡的!」
「我才不管!」
香泉拿起盤子和碗就往地上摔,摔到十四個時,門終於打開了。她把大聲抗議的女孩推到一旁,在走廊上奔跑。
「皇后娘娘──」
她在轉彎時,撞到了一個人。她正準備閃避擋路的人,發現她認得那張臉。
「……園丁?」
就是那個厚臉皮的園丁。他怎麼會在這裡?
「啊……不,不是。」
「啊?」
「我、我什麼都不知道……這……」
這個園丁在慌張什麼?
「我沒空理你,你閃開!」
香泉用手肘把子維推到一旁,顧不得禮儀,衝進了剛才的包廂。
「皇──」
包廂內空無一人。
不僅愛鈴不見蹤影,那些貴族夫人和韓家的侍女也不見了。難道是走錯包廂了?
    「咦……奇、奇怪了。」
她慌忙去左右兩側和對面的包廂察看,每個房間內都空無一人,而且,只有最初那個房間內才有十張椅子。
「……」
仔細一看,房間內的椅子東倒西歪,顯然是在匆忙中離開的……自己並沒有走錯包廂,剛才那些貴族夫人的確在這裡。
──皇后娘娘呢……?
她再度來到走廊上,子維仍然站在那裡。
「你把皇后娘娘帶去哪裡了?」
香泉抓著子維的肩膀用力搖晃,子維的頭無力地前後搖晃。
「啊……愛鈴走了。」
「走了?」
「逃走……不,我不知道……」
子維顯然一片混亂,香泉咬牙甩了子維一巴掌。
「皇后娘娘在哪裡!」
「……」
子維即使被甩了一巴掌,仍然呆然地搖著頭,根本問不出所以然。
「來人──來人啊!」
香泉在樓梯下方大叫著,一名中年衛兵和另一名年輕的衛兵慌忙衝下樓梯。難道在藝伎樓二樓待命的隨從剛才都沒有發現樓下的異狀嗎?香泉很想痛罵他們一頓,但她不想浪費時間,把子維交給年輕的衛兵後,和另一名中年衛兵一起在藝伎樓四周察看,卻不見愛鈴的蹤影。
──要趕快找援兵。
那些匆忙離去的貴族夫人在搞鬼。
香泉要求年輕衛兵在翠薇樓看住子維,要求中年衛兵繼續四處搜索,自己坐上馬車回宮。
希望是一場誤會。真希望自己回來花旗街時,順利找到皇后娘娘──
然而,她在這麼希望的同時,也感受到強烈的不安。
──對不起,對不起,皇后娘娘……
這裡是宮城外,而且是在花旗街,自己應該寸步不離皇后的身邊,自己應該代替很少懷疑別人的皇后娘娘注意周圍的情況。
馬車終於衝進了宮城大門。
快一點,再快一點。香泉焦急地看著窗外,看到一個年輕官吏正準備離開宮城。

「停車!」(摘錄)

舞姬戀風傳3皇后,妳是我的唯一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