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公子們,接客了8:後宮就像小倌坊(完)


活 動 【限時3天】11/11-11/13 雙11指定商品66折

定價:250元 
優惠價:79 198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橫掃原創言情界的女尊NP天后!
百年仇恨、最終一戰,天下之爭,即將決定誰能成王、誰是敗寇──

後宮就像小倌坊,春滿乾坤公子滿門;
蕩氣迴腸的旅程即將踏上終點,風情萬種的公子們,誰去誰留?

★作者全新創作,從未在網路上曝光的內容,實體書獨家首發!

隨書附贈:
★逍遙紅塵加碼全新創作「兄弟鬩牆」獨家番外

「妳的身分註定我若跟隨妳,很可能最後就是妳後宮中的一員,在孤單與寂寥中等待妳的臨幸。但是在這裡,我能成就自己,即便是等待,也不是將所有生命都留給虛無縹緲的歲月。」

我越發苦笑了,「這難道不是你替我守護著的嗎?」

「可是卻讓我找到了存在的價值。」他的臉上有著驕傲,「他們能為妳征戰、能為妳護國,而我……能為妳守家。」

守家,最為溫馨的兩個字,可以讓他無怨無悔一直努力的方向。

天下重任,皆在己身。

煌吟與合歡成親,正式獲得紫苑的皇權,也讓煌吟帝君之身下了第一道聖旨──紫苑與白蔻十萬聯軍,對抗澤蘭!面對昔日由自己一手建立的國家,煌吟的內心有掙扎,卻也有必須戰勝、奪回天下的決心。她率軍親征,與沈寒蒔並肩作戰,並聯合各國攔阻回澤蘭救援的士兵,紫苑大軍推進到澤蘭京師。

但一路的順利反而讓煌吟和沈寒蒔不安。兵臨澤蘭京師城下,煌吟為了降低軍民傷亡而選擇圍城;可是時日越久,雅卻始終沒現身。煌吟和沈寒蒔逐漸起疑,此時煌吟卻收到神祕的飛鏢傳信,收到一張澤蘭皇宮的密道圖,讓她揣測雅是不是故佈疑陣,決心夜探皇宮……在皇宮中,等著煌吟的是什麼?而誰又有那份能耐,可以探出皇宮密道的位置,悄悄透給煌吟?

他含笑,不語。
有些問題,不需要回答,這就是容成鳳衣的自信,也是他獨有的風采。
朝霞中,公子臨風,絕世無雙。

作者簡介

逍遙紅塵
自稱某狼;讀者第一次通常喚狼大,數日後變破狼,最終定格為殺破狼,據說其後母行為導致無數人咬牙切齒揪狼毛。實際上是超級無敵悲劇體質,三不五時就會上演掉水坑、卡鞋跟、臉著地、撞玻璃的情節。

繪者簡介

花賞
雙子座,喜歡繪畫、音樂、動漫,現為自由插畫家。

精采試閱

合歡殤愛

當我帶著一身瘋狂後的痠麻,偷偷從殿頂上跳入院落中的時候,天際才剛剛泛起一絲淺淺的藍色。

看著木槿沉睡的容顏,我很想就這樣在他的懷中睡去,一直到自然醒來。我更想一直陪伴在木槿身邊,半刻也不分開。

但是我不能,我的心中有一個聲音告訴我自己,今天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已經免朝太多天了,今日大朝之日,我不能不出現。那些等待我宣布主帥人選的官員們,早已經是熱鍋上的螞蟻,焦躁不堪了。

所以我要回宮,必須回宮。

溫香軟玉,美人在側,要多大的勇氣才能離開,但是我不得不離開。

「花何?」我輕聲叫著:「把我的朝服拿來。」

花何催了我這麼多天,聽到這句話只怕會笑昏過去,立即屁顛屁顛地拿著我的朝服趕來了。

我等著、再等著,卻沒有聽到那個熟悉的聲音,也沒有聽到熟悉的腳步。

這花何,平日裡不該出現的時候,老是在我身邊轉悠,需要她的時候也不知道死去哪兒了。

「花……」我正叫著,猛然回身間看到了一個身影,那話也硬生生地頓在了口邊。

輪椅上,如精靈一般的人。

他倚在椅背上,面容如冰玉清透,美得不像人,那氣息淡得幾乎讓人察覺不到。那雙漆黑的眸子似最為精美的黑曜石,流轉著靈氣,悠然地停在我的身上。

輕輕地、輕輕地,露出一抹笑容。

笑容淺得就像這清晨的一縷風,看不到,卻能感受到那股清新。

合歡,一個擁有著濃豔名字,濃豔容顏,氣息卻如風的少年。看到他的臉,都會讓人不由抽疼了心。

「為什麼這麼早就來了?」我走近他,眉頭忽然皺了起來。

因為我發現他那輪椅的扶手上,有薄薄的水霧——他根本不是早起,而是昨夜就在這裡了。

心底,瞬間泛起怒火。

「你搞什麼!」我想也不想地抓上他的手,那手纖細柔軟,卻冷得像塊冰,從我的手上一直寒進我的心中。

他的衣袖,因為寒露的侵蝕,也是沾滿了濕氣,晨風一吹更冷了,涼涼地貼在他的身上。

纖細,單薄,幾乎被晨風消融的身體。

「沒什麼,等妳而已。」那聲音也是淡淡的,漠然。

一個矛盾的人,一個讓人看不穿的人,舉手投足間散發著無窮的魅力讓人靠近,卻又無法真正地貼近他。

越是無法親近,越是想親近。這就是人的本性,只因為那張本不該存在於人世的容顏。

「等我還是等死?」不知道為什麼,心頭的怒火就是無法壓制,反而更加升騰起來,說出口的話,也帶著沖天的火氣。

我的話出口,他的笑容忽然大了,不再那麼淡淡的,而是猶如初升的太陽,炙熱而猛烈。

這就是合歡,太過於侵略性的臉就像天下至毒的藥,剎那就讓人喪失了抵抗,被他征服。

「妳在在意我嗎?」那聲音有著熬夜後的疲憊,卻也有著喜悅的明朗,更有著猜測後的明白。

可怕的人,可怕的讀懂人心的能力,更可怕的是明知道他的能力,都生不起抗拒的心。

他的口氣,永遠都是帶著篤定,面對那雙看透一切的眼眸,連否定的勇氣都沒有。

「進去吧。」我推上輪椅,將他推入殿內。

床榻邊,他朝我伸出手,「幫我一下,不知不覺坐了一夜,腿麻了。」

當他伸出手的一瞬間,我看到那寬大的衣袍籠罩之下,是一抹亮眼的金色,屬於帝王獨有的金色。

整整齊齊,疊在他的膝上被他攏著,一夜的時光,也未曾留下半點摺痕,可見他的小心翼翼。

在我的目光中,他將衣衫捧到我的面前,「這是妳第一次上朝,為妳訂製的朝服,穿上試試。」

他就為了等我試這套衣服,等了整整一夜?

「妳拖了這麼多天不肯上朝,今日一定會去,我沒有猜錯吧?」那語氣讓人無法反駁,只能點頭。

「我想著妳今日上朝,昨日應該會回來,所以說等等妳。」他微笑著,不帶半點埋怨,「不知不覺就等了一夜。」

「我不信。」我搖頭,「等待最是漫長,一夜的時間,怎麼可能是不知不覺就過去了呢?」

更深露重,長夜寂寥,最是難捱的時光,一夜的漫長比起白日,更是讓人覺得時辰緩慢。

合歡低下頭,笑了笑。

就是這一低頭間的柔軟,讓人怦然心動。

我扯過旁邊的被褥,將他團團包了起來,就在我抽手的時候,他忽然抬起頭,一雙眸光忽閃著,「好吧,我是不甘心。」

我明白他所謂的不甘心是什麼意思。既然決定等了,沒有等到人,總是不甘心的。於是一個時辰又一個時辰,到最後,已經不在乎時間,執意等到我為止。

「這又何必?」我嘆息,搖頭。

他卻平平靜靜的,表情中帶著幾分嬌憨,「我故意的,理由妳知道,誰讓妳躲著我。」

沒錯,自從大婚典禮之後,我就一直躲著他,幾乎不曾與他見過面,更不會主動找他。

也許是逃避那個名分,也許是逃避自己內心的矛盾。我不知道如何面對他,就選擇了暫時的走開。

而他,就是故意報復我這種行為,讓我內疚,更是讓我牢記。

牢記某天的夜風中,有一位少年撐著病體,等了我整整一夜。

我更知道,以他的心機要我牢記的是,若有一日他真的因病而離去,這件事我將會牢記一輩子。

如果不能陪妳到老,就讓妳永遠不能忘記我。

這就是合歡的心機、合歡的不甘。

他被我的被褥包裹得像個粽子,只露出一個腦袋在外面,笑盈盈地看著我。

合歡,一個無懈可擊的男人。他若要隱藏心思,沒有人能猜透;他若不隱藏,表露得坦坦蕩蕩,偏偏讓人心裡難受得緊。

足以成為敵人、成為伴侶的強大心思,卻有一副讓人捧在手心裡的身體。

從沒有一個人,像他這樣有存在感,也從沒有一個人,像他這樣讓人覺得他隨時煙消雲散。

「快試試,我找人為妳做的。」

在他那樣期待的目光中,我抖開了衣衫,又遲疑了下,看著他。

他抿著唇,表情可愛又無辜,「我們是夫妻。」

夫妻,本不該有祕密,更不該躲避對方。

只是我與他……

明明是淡定的微笑,我卻從那眼神中讀到了一閃而過的期待。就是這快到讓我幾乎以為自己眼花了的期待,讓我不再遲疑。

衣衫落下,當著他的面,大大方方地展開那件金色的衣裙。

就在衣衫落下的瞬間,我聽到了他口中一聲輕笑。

他手指著我的頸項,意味深長地點了點。我疑惑地撫上脖子,伸腦袋看向鏡子裡,看到了一塊紅色的痕跡瘀斑。

這是昨天木槿咬的吧……我無奈地搖搖頭,衣衫快速地披上肩頭,阻擋了合歡的眼神。

「不愧是我挑的衣衫,合身。」他淺淺地微笑著,望著我讚美。

我相信他的讚美是由衷的,我也相信他的笑容是真心的,但總有一抹怪怪的感覺,就是他的眼神,隱隱地彷彿藏起了什麼。

他朝我伸出手,「我幫妳束腰帶。」

無法拒絕這個動作,我走向他,看著他伸出雙手,為我將腰間的繫帶綁好,滿意地點點頭。

「你這是在讚美自己的眼光,還是讚美我?」我問他。

他揚起一絲笑意,「當然是讚美自己的眼光。」

上上下下地打量一番,「還差一點點。」

他的手指指著我的腰間,「似乎少了些什麼。」

一個精緻的香囊玉墜掛上我的腰間,紅色的流蘇精緻小巧,冰透的玉質流轉著瑩潤華光,與金色的衣裙相得益彰。

這一下,他滿意了,露出開心的神色,「我本想陪妳一同上朝的,看來今日不行了,拿個隨身的東西陪妳,就當我也去了。」

幾句話,他的氣息已有了虛喘之態。現在的他,多走兩步已是艱難,還這般地熬夜等待一晚。

「你睡吧。」我哄著他。

他搖頭,「不要。」

這個時候的他,又如同一個不聽話的孩子,說什麼也哄不了。

就在我想著該如何應付這個鬼靈精怪的傢伙的時候,他又忽然閉上了眼睛,悄悄地轉過身,「上朝時辰到了,妳走吧。」

前一刻還依依不捨,後一瞬卻冷硬無情,這就是合歡。

就如同我和他的關係,忽遠忽近,說不清道不明。

我踏出殿門。床榻上的他,始終沒有回頭轉身,一動不動,彷彿睡著了一般。

此刻的天空,太陽已經升起,金色的光暈打在身上,暖暖的。

放開目光遠眺,偌大的宮殿莊嚴而厚重,這象徵著最高皇權的地方,在我掌中。

感激合歡,這是我第一次上朝,由始至終我都知道,他沒有陪同我上朝的意思。這個絕頂聰明的少年,理智永遠勝過感情,他能放任自己在我門前守一夜,不是因為他真的愛我到了無所顧忌,而是他沒打算上朝,他要將這滿朝文武的不滿,交給我一個人應付。

他知道我的能力,更要我展示能力,唯有這樣才能徹底收服他的朝臣,收服這個國家。

手掌垂下,卻無意中觸碰到了一抹冰涼。

握上腰間那精緻的玉墜,流蘇軟軟地滑過手心,這墜子我見過,曾經是合歡戴在頸上的。他那性格,絕不會讓他人觸碰他的物品,只怕這精巧的穗結,也是他自己一絲一縷結出來的。

手心,捏緊。

耳邊傳來令官拉長的聲音:「百官,上朝……」

自信的笑容揚起在臉上,我一步步地走出,黑壓壓的人影跪伏在我的腳下,震耳欲聾的呼聲響徹殿堂。

多久,沒有走上過朝堂了?

我說過,我失去的,會再得回來!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公子們,接客了8:後宮就像小倌坊(完)

關閉視窗
  • 104030101167.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