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公子們,接客了7:天子下嫁如小倌出閣

公子們,接客了



定價:250元 
優惠價:79 198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橫掃原創言情界的女尊NP天后!
《美男十二宮》八皇子的身分呼之欲出?!
風情萬種的公子、各顯神通的美男,這段蕩氣迴腸的旅即將踏上最終結局──

「天子下嫁如小倌出閣,利益和感情難以分清。」
★作者全新創作,從未在網路上曝光的內容,實體書獨家首發!

隨書附贈:
1.逍遙紅塵加碼全新創作「兄弟鬩牆」獨家番外
2.花賞精心繪製「與君相決絕,青絲暮成雪」拉頁海報

「你別把自己玩死了,就看不到我為你爭天下了。」
「妳說,女人征服天下,那男人征服什麼?」
「女人。征服了女人,就征服了天下。」
「那是以情愛為生的男人,女人就是他的天下,可若是野心大的男人呢?」
「征服一個可以為你征服天下的女人。」

他的笑容裡帶著掌控天下的篤定,強大的氣息在這孱弱的身軀裡湧動,耀眼絕世……
煌吟與合歡被困沙洲,為了救治病重的合歡,煌吟將好不容易才取得的內丹贈予突然憑空出現的紅髮男子,在缺乏靈丹的輔助下,煌吟強行練功,因此不慎走火入魔,獨活為了煌吟竟做了重大犧牲……

此時雅開始吞併各國,擴張勢力,導致諸國人人自危,煌吟等人也急欲回到紫苑,合歡更為了見證煌吟能否實踐為他取得天下的一年之約,決定下嫁煌吟,把紫苑政權拱手讓她,好讓煌吟擁有跟雅一決勝負的實力。卻不料,合歡在歸途中被雅擄走,煌吟為救合歡,和雅展開殊死決鬥又被一路追殺,臨死之際竟獲得容成鳳衣的幫助才脫困,但在一次又一次的背叛下,煌吟已經無法相信鳳衣,毅然斬斷情緣。才剛斷情,煌吟卻又從趕來會合的青籬口中,得知影響她這一生的重大祕密以及鳳衣背叛的理由,偏偏此時赫然發現鳳衣恐遭不測、性命堪憂,煌吟究竟該不該出手相救?

「有愛才有怨,對你容成鳳衣,我無怨。」
其實,不怨還有一個答案,就是愛到無法怨……

作者簡介

逍遙紅塵
自稱某狼;讀者第一次通常喚狼大,數日後變破狼,最終定格為殺破狼,據說其後母行為導致無數人咬牙切齒揪狼毛。實際上是超級無敵悲劇體質,三不五時就會上演掉水坑、卡鞋跟、臉著地、撞玻璃的情節。

 

繪者簡介

 

花賞
雙子座,畢業於西北師範大學知行學院,喜歡詩歌、古典音樂、動漫,現為自由插畫家。

精采試閱

時靈時不靈的武功

合歡再也沒有提為我銀針過穴的事,我也一直在等待著,但是這等待不是乾等,而是每日在水邊捕捉著魚蝦,剖洗乾淨,再放到大石上曬乾。

我在默默地計算著,計算著走出這大漠需要的時間和乾糧,帶來的餅早已沒了,若要靠一己之力走出這裡,除了我的武功稍微恢復,剩下的就是飲食問題。

獨活現在不是劍靈,他是個人,活生生的大男人,他也需要食物和飲水,三個人的乾糧不是說攢就能攢出來的。

我站在湖岸邊,手指伸出,一股勁氣在筋脈中流轉,意念之下,彈出。

風,還是那風。

水,還是那水。

微風吹皺了湖水,然後……沒了。

我看著自己的手指,表情複雜。

一切都那麼順暢,順暢到就像一個屁自然地湧出,可到了臨門一腳,消失了。

我搖搖頭,湖水中一尾大魚擺了擺尾巴,撣出一串水珠子,嘩啦一聲朝著湖水深處游去,那悠閒的姿態,彷彿在嘲笑我剛才的舉動。

果然還是不靈!我隨手揮了揮掌,卻不料五道真氣從指縫中射出,猶如利箭般刺破水面,炸開數道水花,激起數尺高的浪花。

我看著自己的手,顧不了被淋了一頭一身的水,呆呆地看著自己的手指,剛才那勁氣真的是我發出來的?

眼前的湖面上,飄著十餘尾魚兒的屍體,甚至還有更多的魚兒翻著肚皮飄了上來,可見方才那一掌激射出的威力。

這……

「發什麼呆,還不快把魚都撈過來?」某人懶懶地提醒著我,扯回了我的神智。

當我的神智回到腦中的第一件事,就是衝著他大喊,「別靠近我!」

「幹麼,怕一巴掌呼死了我?」

好吧,他答對了。

這真氣太強大了,又不受控制,我還真怕不小心揮出去,誤傷了他。

之前恨自己真氣太弱,如今怨自己內功太強,這天下間的事,還真是事事難以如人意。

其實功力無非是隨著意念而動,如果我沒有殺心,真氣是不會被調動的,現在的我只能控制自己的殺意,不再亂動真氣。

獨活已經撲入了水中,濕淋淋地抓著魚,雙手一扣,五指抓破魚腹,可憐的魚兒頓時多了幾個血窟窿,死相慘然。

「別!」我的聲音顯然沒有他的出手快,徒勞地叫了聲。

他回頭,茫然地看我,一雙原本鋒銳的眼睛可此看上去無辜極了。

「不要亂抓。」我急忙涉水到他身邊,扯下掛在他手指上的魚兒,「你知道這個部位不能抓破的,抓破了苦膽,魚肉就又苦又澀,不能吃了。」

他似懂非懂,抓向身邊一條魚兒。

我能看出他的鄭重,但是……

「噗!」在他的力量之下,魚頭被捏扁了,又一條可憐的魚兒屍骨不全了。

「輕點兒。」我小聲地教著他。

獨活點點頭,小心翼翼再小心翼翼地伸出手,猶如探湯般觸碰著飄在他身邊的魚兒屍體,幾乎是供奉般地捧了起來,慢慢走到湖岸邊放下,直到那尾魚被放下,他才如釋重負地吁出一口氣。

我在他身後呵呵笑著,現在的獨活就像一個新生的孩子,對什麼都好奇,可他那強大的力量,就和我體內的真氣一樣,要讓人時不時地提防著。

每一個再簡單不過的常識,都要我一點點地親手教,而他也不管明白不明白,一律學著。

現在的我深感責任重大,就像是帶著兩個娃兒,一個操心吃穿,一個勞力盯著別犯錯。

兩隻眼睛快不夠用了,不然一會兒合歡在火堆旁睡著差點燒著衣衫,一會兒獨活則抓起生魚就要啃。

「合歡,你再靠近火堆,我就抽你屁股。」我大聲地警告著合歡。

他給我一個撒嬌的表情,「妳不在,我冷。」

「獨活,我說過無數次,不准吃生的!」我眼神一瞟,換了個方向怒吼。

他依依不捨地看著手中搖擺著的魚兒,居然學著合歡的神情,「牠香。」

我知道,獨活劍吸食了千年的靈氣,活物的靈氣和血,對他來說有著致命的吸引力,這個習慣要他改,又豈是一朝一夕的事?

獨活眼睛看向合歡,而火堆旁的合歡,噘了噘嘴巴,屁股挪了挪。看到合歡的姿態,獨活也噘了噘嘴,放下了手中的魚。

兩個管不動的人讓我頭大,兩個人互相比較,才讓我更傷神。獨活是完全的有樣學樣,在他的想法中,但凡是合歡能做的事,他都能做,合歡能在我這討著好的表情姿態,他也能。

所以合歡做什麼,他也理所應當地做什麼,學得極快。就如同最初,他模仿青籬、鳳衣、木槿、寒蒔一樣。

撒嬌於合歡是信手拈來。而獨活又模仿的惟妙惟肖,一瞬間我身旁頓時多了兩個委屈至極的人,讓我笑也不是,哭也不是。

於是,我所有忙碌的事情,除了抓魚剖魚曬魚,就是不斷盯著兩個人。

「合歡,你又挪過去了!」

「獨活,你可以吃火上烤的,不准盯著生的!」

「合歡,挪出來!」

「獨活,快放下!」

不過剖十幾尾魚的時間,這樣的話已經不知道說了多少遍,動不動抬頭,讓我脖子都疼了。

「煌吟,我冷。」在合歡已經不知道第幾度開口下,我無奈地丟下了手中的活,洗乾淨手坐到他的身邊。

才坐下,他已經伸手把我抱進了懷裡,「給我取下暖。」

也不知道這傢伙是不是終於發現,把他那頎長的身體塞進我懷裡實在比不上這麼抱著舒服,他現在看到我,就是大咧咧地一摟。

接著,一股殺氣從身邊升騰而起,獨活目光中寒色一閃,雙手一扯,我頓時換了個懷抱。

「獨活……」我才開口,冷不防一雙軟涼的唇貼了上來。

清寒的唇,魅惑的香味,從身體上散發出來,縈繞我的鼻息,一觸即分。

在我愕然的表情中,合歡壞壞地舔了下唇瓣,「嘴冷。」

臉,被強硬地掰了過去,獨活的手指擦在我的唇上,用力地磨著,三兩下的功夫,我的唇就麻了。

下一刻,獨活的唇就印了上來,侵略的吮了下,嘖嘖有聲。

而我的左腿上一沉,有一個腦袋已經枕了上來,舒服的喟歎聲起,「幾日來枕頭太硬,還是這裡舒服。」

唇,終於被放開了。

但是!

我的右腿上多了一個腦袋,也是同樣枕著,那手還占有性地抱著我的大腿,不肯鬆開。

合歡眼角一瞟,挪了挪身體,把我的腿往外掰了掰,似乎是想離獨活遠一點。

他的動作一起,獨活也有樣學樣,右腿也往外一掰,換了個姿勢枕上。

他倆舒服了,可憐的我……

低頭看著自己的腿被分成大大的一字型,如果不是我武功底子好,身體尚算柔軟,這一下豈不是要脫臼扭傷了?

而這顯然還沒完,那透明如嫩筍尖似的手指,有意無意地拂過我胸前左邊的高聳。

那手還沒落下,右邊的高聳就被一隻手狠狠地握上,那占有慾大的讓我倒吸一口涼氣。

某人的壞笑聲一陣陣的,抿唇彎眼,如貓兒一樣。

「合歡,鬧夠了就停了啊。」我扭曲著臉,試圖拿出一點威勢壓制他。

獨活的占有慾是顯而易見的,合歡定然也是看出了這點,所以故意挑逗我引獨活有樣學樣。

「困在這裡,整日無事,實在是無聊,總要找些事快樂一下,是不是?」他咬著唇,表情無辜極了。

「你再亂來,我打你了啊。」我板著臉,心裡有些薄怒。

「主人,可要我殺了他?」突然傳來的聲音,是獨活森冷的語調。

我一個哆嗦,「不用,我與合歡不過是在玩笑。」

在合歡的笑容中別開臉,心頭幽幽一嘆。

一個從未正經過的人,一個死板不通人情世故的人,兩個人放在一起,簡直是災難。合歡就是愛欺負獨活的耿直,玩得不亦樂乎。

「煌吟,我餓了。」合歡換了話題,軟軟的示弱。

我發現這些日子的相處,對於他那難以捉摸的心思也有了些瞭解。

他外表不羈,內心卻倔強。當他轉換話題,代表他是真正對自己過分行為的後悔,卻不溢於言表,而是示弱可憐。

太懂得如何利用自己的長處讓人心軟,瞬間讓人氣消。

「要我烤魚,你是不是該讓讓?」我沒好氣地開口,他悠然地挪開了腦袋,不再壓著我,而他一讓開,獨活也立即不再爭奪。

魚才烤好,我又感覺到了一股詭異的氣息從身側升起,兩雙眼睛同時盯著我手中的一條魚。

想也不想一分為二,一半給了合歡,一半給了獨活。

沒有了調料,但是那嘴刁的人,卻也不再嘟囔,慢慢地咬著。

而我忽地想起了他說過,他嘗不出味道的事,心裡沒來由地酸了下。掌心貼上他的髮梢,撫摸著。

就在我的手心貼上他的時候,我明顯地感覺到那個人身體一緊,咬著魚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合歡,我能問你一件事嗎?」

我心頭始終縈繞著的,是那時身上感受到的水珠。

「妳是聰明人,什麼時候變笨了?」他突然來了一句讓我莫名的話,「不該問的事,不要問。」

恍然明白了什麼。

就像我對他說的話那般,我與他之間,他覺得是什麼,就是什麼。

所以,我覺得是什麼也就是什麼,不該問的,不要問。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公子們,接客了7:天子下嫁如小倌出閣

關閉視窗
  • 10403010116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