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小公主蘇菲亞精選單本66折
 

打妖物語3:咒怨斬魔師(完)


活 動 6/24-9/6-暑期童書展,全館童書任選3本74折、套書72折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內容簡介

來自遠古時代的詛咒,早已刻在斬魔四大家的血液裡,
斬魔師師背後的天大祕密,即將揭曉!

他只希望,不管活著還是死了,都有一個人能為自己快樂與悲傷……

【國外暢銷佳績/得獎紀錄】
★《打妖物語》甫上市即榮登金石堂暢銷排行NO.2
金石堂暢銷作家原惡哉最新力作!

在這個妖怪復活、把人類當點心的二十一世紀,世界上出現了一種特殊職業——
人們稱之為斬魔師,而他們的守護獸則稱之為騎士。But……

「所以我們前世維持怎樣的情誼?」
「喜歡到想保存你的身體與靈魂,永遠放在離我最近的地方。」

……他前世一定欠對方很多錢Q_Q
黑讓臣活像個開外掛的電影主角,
明明沒有異能、沒有騎士,
想對他這樣那樣(?)的肥怪卻總是無法得逞,
(他是不是被下了什麼奇怪的降頭……)
但他順遂的人生卻在黃帝軒轅出現後終止。

那傢伙不只告訴他怪物誕生的祕密,
還打算消滅人類、將他做成活化石!
最糟糕的是,有個從上古追到現世的神農,
放話要為了他掀起人神大戰……
歹年冬,搞蕭郎……
明明是正邪之戰,為什麼搞得好像戀愛決鬥啊?

【本書特色】
◎隨書附贈:「你只能是我的」萬用人形書卡
◎腐界天后‧原惡哉,全新打造腐味十足的神話!

作者簡介

想要一天七十二小時
BLOG「PAIN」:http://akusai917.pixnet.net/blog

繪者簡介

目前大概勉強可說得上是漫畫、小說、插畫三棲,但因為跟大家一樣,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時,所以總覺得時間永遠不夠。
喜歡貓、龍、貓頭鷹、小飾品、少年、♂魔法師與♂祭司、球體關節人形、各種華麗的東西。

書籍目錄

第一章 歡迎收看前世今生八點檔,前大陣容豪華演員錯過可惜
第二章 愛因斯坦這種天才也是會走錯路,不許你再質疑我的智慧
第三章 唉有點難以啟口,不過這是人類才能體會的生理問題
第四章 人人或多或少都會遲到,但這傢伙的遲到單位卻是以小時起跳
第五章 如此經典的時刻,真該拍照留念
第六章 說實話,我不覺得咱們這票人有誰結得了婚……
第七章 一個一個倒榻、一個一個頸椎骨折,戰況好激烈

精采試閱

如此平常的午後,本該是帶著燒仙草回去餵食孔雀少爺的黑讓臣,他,遇難了。

不,說是遇難還太早定論,黑讓臣正愁著這場雨下得莫名其妙,打算用公共電話請人送傘過來時,一名穿著名牌衣服的帥氣男性拿著傘出現在他面前。

有那麼零點零三秒黑讓臣很懊惱為什麼自己是個男性,如果他是女性的話,就可以展開下面的對話──

黑讓臣:「雖然我不認識先生您,但想問一下,您有高額保險、房地產、萬事達世界卡和私人遊艇及直升機嗎?」

看起來身價不凡的男子:「沒有萬事達世界卡,但有美國運通黑卡行嗎?」

黑讓臣:「行!缺女友或太太嗎?我想應徵。」

以上。萬事達世界卡和美國運通黑卡最大的差別就是申請門檻的高低,大概就是年薪七百萬跟年薪五百萬這樣的不同,對大部分的人來說,這兩者其實毫無差異,尤其是對年薪連百萬都沒有的黑讓臣而言,更加看不出這之中有什麼差別。

嘛,其實依照現今流行趨勢,就算不是女性也可以身家調查,前提是這位身價不凡的男性必須是個同性戀或男女通吃。

身為國際科學月刊的編輯,這個頭銜看似風光但卻是血汗職業,每天有開不完的會、追不完的新聞、接不完的電話、蒐集不完的資料、核對不完的檔案,要不是辦公室在前些日子被古生物轟掉,目前正在維修中,現在根本不會有這種閒時間為了燒仙草在外奔波。

辦公室有位女性同仁前陣子發表一個相當實際的宣言,「從前年紀小以為認真工作、腳踏實地賺錢就是為人生奮鬥的不二法門,長大之後才發現努力嫁入豪門或認識富二代才是讓生活不至於每天幹得要死的祕訣」,實在太精闢、太中肯了。

但遺憾的是眼前這位容貌極品、看起來多金有財的男性並不是人類。

這個人的皮膚毫無瑕疵,甚至看不到毛細孔,簡直與陶瓷沒有兩樣,真正的人類無法如此完美。黑讓臣推測這傢伙可能是史詩級,披著人類俊美外皮的怪物。

只是史詩級如果突破封印,斬魔四大家會有所感應,譬如黑帝顓頊與舜帝重華,當然也有野生放養的狀況,像是炎帝神農,身為三皇五帝華麗陣容的一員,他始終沒有受到禁錮。

好久之前黑讓臣有聽說藍優雅無意間遇上燧皇允若,這隻怪物在上古時代說了「史詩級這稱號好麻煩,我不想要」,再加上牠一直維持古生物醜陋異形的模樣,讓當時的斬魔四大家誤以為燧皇允若是普通的怪物,封印牠的魔法陣沒有特別給力,使得狡詐的允若輕輕鬆鬆就突破封印出現在人世間蹓躂了。

這隻怪物在藍優雅面前化為人類的模樣,證明牠確實是史詩級規格,加上目前在斬魔四大家擔當騎士的黑帝顓頊與燭龍,還有下落不明的舜帝重華與住在豪華飯店的神農,活躍在人類世界裡的史詩級怪物總共有五隻。

眼前這個男人究竟是什麼身分?

「好久不見了,讓臣。」男人輕聲說道,語氣很是溫柔。

「我們認識嗎?」黑讓臣小心翼翼問著。

「看來你什麼都不記得了……」男人垂下眼瞼掩蓋微微憂鬱的思緒,「也好,這或許是最理想的結果,就讓我們重新開始吧。」猶如自言自語般低聲呢喃著,男人再度抬起頭,揉合俊美與野性的臉龐露出一抹釋懷的淺笑,「因為是讓臣,我允許你叫我軒轅。」

「軒轅是……」黑讓臣瞇起眼嚴肅的說著,「黃帝公孫▲(註2,《史記.五帝本紀》裡描述黃帝可能是姓公孫)軒轅嗎?」

「是。」

好樣的,光天化日之下就這樣跑出來嚇人,而且還是那個上古時代一心一意想滅絕人類的黃帝軒轅。斬魔四大家流傳下來的紀錄裡寫著,逐鹿之戰一役,黃帝軒轅輕輕揮動手上的崑吾劍,頓時捲起了劇烈狂風,削鐵如泥般把反抗他的古生物大軍滅了大半。

是個實力和破壞力都站在頂端上的人。

但黃帝軒轅為何會認識他?

「雖然我也不想加黃帝這兩字,念起來特別拗口,不過我們的關係有這麼好嗎?」黑讓臣知道黃帝軒轅出現在他面前不是為了殺人滅口,真要殺的話他絕對會挑更有價值一點的人,比如斬魔四大家現任當家黑鴉,或者智力超群的白豔澄。既然對方沒有動手的意思,他也平常心面對。

「至少在你前世一直維持很好的交情。」黃帝軒轅毫不隱瞞的回答。

「啊啊,居然是我最討厭的前世今生八點檔,真該死……」黑讓臣頓時感到疲憊地看向遠方,「所以我們前世維持怎樣的情誼?」

「喜歡到無論你做什麼我都原諒你,反叛我也好、否定我也好,都無所謂,這世上能夠這般肆無忌憚忤逆我的人只有你。同時,也恨你恨到想要親手殺害你,我會盡己所能用最溫柔的方式了結你的生命,完整無缺的保存你的身體與靈魂,永遠放在離我最近的地方。」

他說著,語氣還是這麼溫和斯文,聽得黑讓臣想立即找個洞把自己埋了,省得這傢伙胡搞瞎搞他的屍身。

白豔澄這陣子說了一個無比確切的話,那就是──古生物一言以蔽之就兩個字:變態。

現在想想真他馬的貼切。

「是說你怎麼找到我的?」黑讓臣總覺得繼續圍繞「情誼」這個話題有各種不妙,說不定黃帝軒轅下一秒改變心意,就在這地方把他給處理起來了,連遺書都來不及準備,這樣的下場實在太淒涼。

「你應該有看到那些透明的鳥對吧?」

透明的鳥?莫非是指方才在雨中看到的新品種嗎?

可惡,害他白高興一場,以為那些水藍色透明光彩的鳥是未揭露的物種,想不到是這廝的使魔。

「那麼你來見我有什麼目的?」黑讓臣不認為黃帝軒轅是單純來這邊敘舊,敘舊是一定要的,但應該還有其他理由。

「我想確認你的立場。」陰暗的雲層遮蔽日光,才一轉眼的時間,城市籠罩在一片滂沱雨勢之下。黃帝軒轅居高臨下的身姿絲毫不受影響,髮絲隨著冷風飄散,整個形影顯得囂張狂亂。

「我的決意沒有變,只要黃帝軒轅活著的一天,就不允許人類在任何一個角落苟延殘喘,你曾說過要試圖改變我,這樣的想法是否還存在?」

雖然不明白黃帝軒轅為何想知道他的意見,憑他這樣的死老百姓怎麼可能有辦法去扭轉神一般規格的史詩級喪心病狂的作為,但既然都這麼問了,黑讓臣也老實回應。

「我是人類,當然站在人類這一邊,可你為什麼處心積慮就是要人類全體陣亡,解釋一下好嗎?」

「你或許還不知道,但原生種是人類絕望的靈魂凝聚出來的形體,可說是人類創造出來的物種,光這點就讓我有足夠的理由使人類萬劫不復。」

沒想到是這麼一回事……黑讓臣的雙眼浮現一層陰霾。

也就是說,人類在死之前如果感受到濃厚的絕望,靈魂就會形成古生物,這麼一來,許多肥仔口口聲聲說牠們才是這片大地最初的生命,從頭到尾都是騙局。

不,可能古生物是由人類的靈魂演化出來這等祕密,沒有多少怪物知道,但如果有人為了掩蓋真相散布「原生種是此世最初的存在」,古生物勢必會信以為真,於是,人類與怪物就變成食物與獵食者這麼簡單的關係。

黑讓臣終於瞭解了。

黃帝軒轅所做的一切全是為了粉飾「古生物吃食人類、人類感到絕望形成古生物」這個現實,只要沒有人類,自然就不會有新生的怪物,在缺乏唯一糧食的情況下,古生物總有一天會全數滅絕,沒有人類也沒有怪物,這可能是黃帝軒轅想要的結果。

……怎麼能自私得這般純粹、這般讓人無所適從?

「是你告訴牠們古生物是最初的生命對吧?」黑讓臣冷靜地看向黃帝軒轅,屹立在他前方的王者不動聲色,既不承認也不否認。雖然他對黃帝軒轅為了這種理由打算把人類趕盡殺絕感到可笑,卻也不禁覺得無可奈何。

樹枝上的螞蟻慌慌張張的搬運蟻卵與幼蟲,在蟻巢的最下面,一隻青蟲正緩慢的接近上方,儘管蟻群奮力抵擋,仍不敵碩大的青蟲,於是青蟲將頭探進巢穴裡,將還未搬運走的卵與幼蟲一個也不放過的吃下肚。這就是現實,以螞蟻維生的青蟲沒有錯,有錯的是賦予牠必須這樣生存的自然世界。

面對古生物沒有半點招架之力的人類,自絕望魂魄中誕生的怪物,演變成這種局面不是人類的錯也不是古生物的錯,而是不盡理想、沒有道德的世界引導眾人走向這個局面。

「無論你有什麼理由,我都會努力的阻止你,這就是我的立場。」黑讓臣明確的給出答案。

黃帝軒轅似乎早料到他會這麼說,輕輕嘆了一口氣把雨傘給黑讓臣,「別淋濕了。」

眼看黃帝軒轅似乎要準備走了,黑讓臣趕緊出聲攔住他,「請等等。」這位神規格的男人稍稍側過頭等他開口,「你知道為何我沒有斬魔四大家的能力嗎?」

黑讓臣不確定黃帝軒轅是否清楚原因,他問過黑鴉甚至是還未叛變的黑理門,都無法得到確切的解釋(雖然看不出來,但技能是路痴的黑讓臣是目前斬魔四大家裡最老的,今年芳齡三十三歲)。

既然黃帝軒轅和他在上古時代就有淵源,說不定這男人知道什麼內幕。

黃帝軒轅不著痕跡的瞄向他的左眼,沉默了幾秒,丟下:「那個人雖然居心叵測,但就這個層面上我認同他的作為,讓臣雖然沒有和原生種周旋的能力,但至少不會受到傷害,就請你用旁觀者的角度看待人類與我等的戰役吧!」說完便離開了。

莫名其妙。

完全猜不透黃帝軒轅想表達什麼。

不過照他這樣說來,身為斬魔四大家一分子卻沒有半點能力,是有人刻意所為,那個人究竟是誰,又為什麼要這麼做,黑讓臣沒有半點頭緒。

「算了,先把燒仙草拿給孔雀。」

打定主意的黑讓臣撐起傘要走回去時,貨真價實的遇難了。

有句話是這麼說,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一隻長相特別花俏的古生物就這麼從天而降,超過千斤的噸重直接壓垮馬路與樓房大廈,引來地面劇烈搖晃!接著大肥火力全開的攻擊倉皇逃走的人群,隨便一個動作都引發地表震動,一時之間,繁華熱鬧的商業區成了人間煉獄。

「今天到底是什麼鬼日子!」黑讓臣咬牙切齒的抓緊手上的燒仙草,他隔著好幾座搖搖欲墜的大樓,總算看清楚肥仔的長相。

真是有型,肥怪的左耳是一條蛇的模樣,兩隻腿直接變成龍的形狀,整體的輪廓是一隻河馬,而且是有點大隻的河馬,黑讓臣活這麼大沒看過長相這麼奇特的古生物。

「偉大的黃帝陛下,請您一定要喚醒吾主,臣下立即開啟靈薄獄之門,請求您讓吾主重回人世,光榮我族!」肥怪一邊大喊一邊殘虐周遭的人類,無數死去的靈魂如流星般飛向天空,染紅一片昏暗的雲層。

狂風暴雨之中腥紅天空如此鮮明。

黑與紅的色彩交織煉獄的情景,靈薄獄之門即將開啟。

黑讓臣擔憂的看著血紅的天際,耳裡不斷襲來悲傷的哀號聲與絕望的慘叫聲,明明是斬魔四大家的成員,他卻什麼事也做不了,只能跟著其他人一同逃命,怎麼能如此無力?

忙著躲進最近的避難所時,一陣哭啼聲吸引黑讓臣的注意!

他看到不遠處有個三歲的孩子顫抖著身軀蹲在地上哭泣,嘴邊一直哭喊著「媽媽妳在哪裡」,附近有些人也發現了這個孩子,但眾人忙著自救無暇理會哭鬧的孩子。

黑讓臣在心裡抉擇了一秒,最後無視避難所發出關門倒數計時的警報,跑去孩子身邊將他抱起來。

「好了,別再哭了。」他輕輕拍了拍孩子抖動不已的身體,想要找個能遮蔽的地方時,一個轉身,就看到那隻肥怪不知何時來到他們前方,黑讓臣與花俏的古生物相距不到五公尺。

「糟糕!」黑讓臣沒料到大肥居然已經來到這裡,如蟒蛇般的眼瞳冷冷地直盯著他們,這下子想逃也逃不掉了。

「為了尊貴的吾王,雜碎們去死吧!」肥怪腳下兩條龍頓時張開血盆大口往黑讓臣的方向惡狠狠襲來。

為了保護懷裡的孩子,黑讓臣奮力將小孩推到別的地方去。

「趕快走!」黑讓臣怕這孩子又像剛剛一樣死蹲在地上不動,顧不得形象大聲怒叱起來,孩子被他凶狠的模樣嚇著,跌跌撞撞的跑去其他地方。眼看孩子脫險了,黑讓臣認命的接受肥怪的攻擊,沒料到那兩頭龍在一公尺遠的地方就無法前進,彷彿有什麼無形的力量阻礙著。

「這、這是!?」古生物看到黑讓臣的左眼浮現紅色的「+」刻紋,那是只有三皇五帝才有辦法使用的刻紋力量,為何這個人類身上居然有神的印記?這不可能。

「蓐收▲(註2,蓐收,《山海經》中的秋神,左耳有蛇,騎乘兩條龍,是白帝少昊的輔佐官。)死心吧,黃帝軒轅是不可能復活你主子,讓少昊朱宣甦醒根本不在他的計畫裡。」伴隨這個聲音,一名身形單薄消瘦的男性走了過來,在他身後緊緊跟著怯憐憐的女孩,恐怕是這輩子沒與大肥靠如此近,女孩一直躲在男性背後。

黑讓臣估計這名男性也是史詩級,還在猜測他的身分時,大肥率先說出來了。

「堯帝陛下……沒有想到還能再見到您。」永遠對史詩級位階表示尊敬是古生物的規矩,就算對方懷有敵意或處於交戰狀態,也會展現高規格的禮遇。那隻名喚蓐收的大肥退後幾步,和消瘦的男性保持一個下對上的完美距離。

堯帝?黑讓臣莫名感到一陣頭暈目眩。

想不到史詩級三皇五帝中的堯帝居然也出現了,到底是什麼時候甦醒的?斬魔四大家竟沒人知道這件事。

「勸你還是就此收手,少昊朱宣▲(註3,三皇五帝之一,名稱特多無比,少昊姓己名鷙,因此經常稱為少昊己鷙,史稱朱宣,又名玄囂。)復甦未必是件好事,況且他的現身只會讓局面更加混亂。」那個男人──堯帝伊祁放勳淡淡說著,「斬魔四大家很快就會過來了,你還是快點離開,要是死在他們手中,就算是精通復活術的那個人也很難將你恢復原形。」

「不,我不會走的,正是這個時代需要吾主!」蓐收不願放棄的開口,「吾主可以和黃帝陛下一同並肩作戰殲滅所有人類,奪回這片大地的控制權!」

才剛說完,肥怪的正下方竄出許多骷髏蜈蚣的長鍊,帶著炙熱的高溫瞬間貫穿蓐收的身軀,發出慘烈的鳴叫聲後,不到三秒身形龐大的古生物就這麼被蒸發了,不留半點餘骸。

白豔澄抽著菸與黑帝顓頊兩人緩緩的走過來,「都叫你走了還不肯離開,那只好把命留在這裡了。」染著一頭金髮十足像個不良分子的白豔澄輕瞄黑讓臣一眼,確定他毫髮無傷後,視線移到堯帝伊祁放勳身上。

「是黑理門喚醒你和黃帝軒轅對吧?」白豔澄低聲說著,「就只有那個傢伙能避過斬魔四大家的耳目,不著痕跡解開史詩級古生物的封印。」

「那個人也有這樣的能耐。」伊祁放勳閉上眼淡淡回應。

「你是指神農嗎?」白豔澄試探性的問著。

伊祁放勳露出了饒富趣味的表情,「對人類來說,他應該是百利無一害的原生種才對,當初涿鹿之戰,他可是站在人類這一方,為何你會聯想到他?」

「直覺,再加上神農積極想喚醒蚩尤和黃帝軒轅一戰高下。真為人類著想,就不應該讓涿鹿戰役重新上演,現今的人類世界承受不了兩人的強大火力,這點神農絕對心知肚明。」別問為什麼上古時代的人類能好端端的活過涿鹿之戰,來到二十一世紀卻完全不行,可以肯定上古時代的房屋建築沒那麼容易壓死人,但現今隨便從天上掉下一塊磚頭都能把人砸死。

「看來你對那個人也有底。」

「很可惜的是底還不夠深。」白豔澄抽了一口菸,輕輕吐出白色的煙霧,「或許我們可以互相交流情報,對你對我都有好處。」

「你說了讓人很心動的話,那個人確實陰險狡詐,不得不防。」堯帝伊祁放勳握住女孩的手轉身離去,「但我無法和身上帶有那個人專屬刻紋的人,以及他所屬的家族合作。」

「……」白豔澄瞇起眼目送伊祁放勳遠走的身影,然後望向一臉茫然的黑讓臣,「既然沒什麼事我們就回去吧,善後工作交給軍方。」

「豔澄和伊祁放勳的對話,我真是壓根兒聽不大懂。」黑讓臣的心裡有些沮喪。

他明白自己是斬魔四大家的邊緣人物,許多資訊和情報他都是過很久才知情,就連黑鴉也曾說過「讓臣先生什麼也不用做,你只要好好活著就可以了」,他唯一派上用場的地方只有預測未來,但不是每一次都能成功觀測,因此在家族裡的存在感薄弱。

「聽伊祁放勳這麼說來,我想讓臣身上恐怕有神農留下的東西──血之刻紋,這是三皇五帝才能使用的力量,只是你應該還未見過神農,為什麼會擁有他的刻紋?」白豔澄疑惑說著。

「我的確沒見過神農。」

黑讓臣此時想起黃帝軒轅的話──「那個人雖然居心叵測,但就這個層面上我認同他的作為,讓臣雖然沒有和原生種周旋的能力,至少不會受到傷害。」

他口中的那個人八成也是炎帝神農。沒想到這個神農的人緣那麼差,伊祁放勳和黃帝軒轅完全不想提到他的人名,僅以「那個人」代稱,而且照黃帝軒轅的敘述,神農或許是在上古時代就將刻紋給他,刻紋跟隨靈魂轉世,重新的烙印在他身上。

「在那隻大肥出現之前,我有見到黃帝軒轅。」黑讓臣說著。

白豔澄的腳步略微一頓,但很快就恢復平常的情緒,「是嗎?他說了什麼?」

「我和他是舊識,在上古時代就維持愛恨交織的情誼。」

「我懂,你這形容很貼切。」白豔澄點了點頭,「古生物都是一群變態。」

「他說了一件事讓我很在意。」眼前滿目瘡痍的街道正下著冰冷的細雨,比起方才如同在沸騰的滾油中感受到的煉獄酷熱,現在像是毀壞殆盡後逐漸冷卻的蒼涼人間,盡是斷垣殘壁。

不可思議的,黑讓臣什麼感覺也沒有,是因為看太多了嗎?不,純粹就只是疲憊而已,打從在黃帝軒轅口中聽到古生物與人類的關係後,內心便盤踞著莫名的壓迫感,以人類為食的古生物、形成怪物的人類,這樣的閉鎖循環簡直是世界的惡意。

錯的是這個世界。追根究柢只得到這個解釋。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打妖物語3:咒怨斬魔師(完)

關閉視窗
  • 10403010119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