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天下男修皆爐鼎 卷七:絕處逢生(完)



定價:260元 
優惠價:79 205元    
 



內容簡介

480萬網友爆氣推薦的經典之作!
2014年唯一必看的穿越修仙小說!

★隨書附贈:青衫煙雨番外大集合!〈懷胎十年〉、〈閨女〉、〈玲瓏x夏越川〉、〈不無聊不寂寞〉一次看到飽!
★隨書附贈:新銳插畫家畫措精美繪製「只羨鴛鴦不羨仙」拉頁海報
好書獎不完!起點粉紅榜玄幻仙俠類2、打賞紅書榜4、玄幻仙俠總榜5、書友點擊榜玄幻仙俠類5

歸根究柢,她自私,只在乎身邊的人,而對其他的人和事都漠不關心。
她只是想活下去。
從一開始,拚命地想要活下去,到後來,想要跟在乎的人一起安靜幸福地活下去,這個目標,自始至終沒有變過。
所以她邁不出那一步,她只是半步成神。

蘇寒錦意外「闖進」桃花谷,竟又遇上宿敵廖長青,這一段從人世糾纏到入魔的孽緣,是否終能有個了結?而她經由小金龍的引領進入龍墓,順利接受龍的傳承,修為飛快增長,但域外天魔已準備利用浮雲島重回三千界;面對當初連神都無法滅絕的天魔,差了半步才能成神的她似乎還是太弱……

可為了守護天下,她依然率領天玄劍門的眾人駐守浮雲島,等待浮雲島最接近域外的那一刻;決定整個三千界生靈能否存續的關鍵即將到來,蘇寒錦也將與最愛的沉焰相見,但愛侶重逢卻成了生死決戰,她與他為了必須守住的一切,誰也不退讓!

愛情與天下,難道只能選擇一個?彼此為生存、為廝守,一路沾滿鮮血,踏過荊棘,最終還是不得不走上絕路,無法回頭……

更多有趣又過癮的活動,請上「癮家族」FB粉絲團:萬有癮力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suncolorinread

作者簡介

青衫煙雨
自稱萌妹子,群眾眼裡霸氣側漏的一位女漢子。會將書名取為《天下男修皆爐鼎》,似乎暴露了某種刻意掩蓋的本性。生於重慶火爐,個性自然也是熱情似火。腦子裡總有很多奇思妙想,印象最深的是小學的時候討厭班上的某個男生,就編了個故事講給全班聽。每天的課後故事樂園為以後的寫文打下了基礎……

 

繪者簡介

畫措
宅女,略腐。八十後,畢業於中國美術學院服裝設計專業,金牛座,A型,居於中原地界,喜歡中國古典文化,擅長繪具有中國古典浪漫氣質的插畫,其作具有濃郁的水彩水墨風格,現為職業自由插畫家,為中國多家刊物小說繪製插圖封面、人物設計、壁畫等。

精采試閱

【動盪】

跟著伍魏秉過來的還有來寶。

虛葉一直低著頭,長髮擋住了大半張臉,另外一隻手捂著受傷的那半邊臉。之前因為強行將妖珠從體內剝離,雖然收回了半顆使得她不至於死亡,但此時妖珠正滋養、修復她體內的內傷,臉上的外傷根本不值一提。

其實被搧耳光並不算痛,她更大的痛苦都經歷過,然而每一巴掌打在臉上,就彷彿有什麼東西重重地踏在她心裡,讓她抬不起頭,心裡也有了裂痕,只有想到金鐘良,才會覺得稍微心安,才會讓她覺得自己的心還在跳動。

還會打她嗎?虛葉感覺周圍有一瞬間的靜謐,那種安靜讓她覺得恐慌,呼吸也愈加急促。她猛地抬頭,就看到蘇寒錦手中握著一把戒尺,她右手拿著戒尺,看到自己抬頭之後,戒尺打在左手掌心,發出啪啪的聲響。

虛葉先是身子一縮,然而下一刻,她一雙眼睛猛地瞪大。

「金大哥!」

蘇寒錦倒沒注意,剛剛跟著伍魏秉過來的來寶站在自己身後,而且此時變成了金鐘良,正笑盈盈地看著虛葉。來寶今天立了大功,蘇寒錦心中有數,只待把這裡的事情解決了去獎勵牠,沒想到,牠又主動帶來個小驚喜。

「金大哥!」

虛葉被搧傻了,之前因為強行吐出妖珠變得極為虛弱,即便現在也沒有恢復太多,在蘇寒錦的質問之下,她心神不寧、情緒起伏頗大,此時突然看到金鐘良,一時都忘了其他,站起來想要撲入他懷中,無奈有陣法阻擋,她只能隔著一層光幕,淚流滿面地看著他。

「金大哥,你……」她伸出手緊緊地貼在光幕上,就在這時,「金鐘良」走了過來,輕輕低下頭,用頭抵著她的手。

這樣的動作,讓虛葉的眼淚流得更加洶湧,她只覺得有一束暖陽照進了自己緊張、疼痛、被人踐踏的心,然而就在這時,對方突然變了。

「金鐘良」化身為魔,朝她張開了血盆大口。虛葉霎時呆住,隨後身子一軟跌倒在地,竟在大受刺激之下,直接昏了過去。

來寶身子變成一團黑霧,再次立在蘇寒錦的肩頭,蘇寒錦想要誇誇牠,扭頭一看,卻見來寶又變成了稻草人沉焰,頓時嘴角一咧,先是伸手在牠腦門上輕輕一摸,隨後使勁一捏,使得牠吱吱亂叫,下一刻,又變成了掌門的樣子。

掌門還站在旁邊,蘇寒錦自然不好將變成掌門的來寶揉來捏去,只能瞪牠一眼作罷。

金鐘良的戰部修士如何處理,蘇寒錦沒有發表意見,她與儒門展鴻飛對視一眼,兩人走到一旁,展鴻飛還抬手罩了個結界。

「朝聖的虛空獸族會遭遇滅頂之災?」展鴻飛皺眉問道。

蘇寒錦說這些的時候並沒有避開展鴻飛,虛葉從頭到尾沒有反駁,有虛空獸自己作證的話,更能證明事情的真實性。

「嗯。」儒門神祕且強大,這樣歷史悠久的修真大派,其背後實力是天玄劍門完全比不上的。蘇寒錦拚命地修行前進,卻也不會盲目自信,面對虛空獸,魔物的瘋狂她是看在眼裡的,如果天魔真的進入浮雲島,沒有強大的實力阻攔,根本就沒有談判的機會。

除非,域外天魔並不是魔,只是她在神魂域看過沉焰的本體,域外天魔的相貌,那個……的確是魔吧,所以,她想跟儒門合作。

展鴻飛神情凝重,皺眉思索,許久之後才道:「儒門一直有一古卷,裡面記載三千界會有一劫。」他頓了一下,「從浮雲島開始。」

「此事事關重大,我要回去同掌門商議,此乃我的傳訊玉簡,隨時聯繫。」說完之後,他手指一彈,一塊玉簡從他手中彈出,直接出現在蘇寒錦眼前,待蘇寒錦伸手接過玉簡,就發現展鴻飛原地消失了,籠罩在頭頂的禁制也完全消失,曲楓和小瑤也不見了,應該是被展鴻飛一齊帶走了。

展鴻飛跑那麼快,難道說儒門還掌握了什麼東西?跟朝聖日天魔入侵浮雲島有關?

蘇寒錦心中如此想著,將手中玉簡細細打量,確認沒有什麼神識監視後,這才將玉簡放入儲物空間裡。

她出去之後,就看到天玄劍門的弟子將那些戰部修士一個個扔了出去,旁邊饕餮在罵罵咧咧,「這些人就該通通殺掉,留著做什麼,以後再打上門來?圍牆都破了,花花草草也毀了那麼多,就這麼輕易地把人放了?斬草要除根,要是他們哪個資質好,撞了大機緣,日後又跑來報仇,不是煩得要命?你說是不是啊?」

饕餮說完之後,望向夜旻君尋求支持,夜旻君正要點頭,就聽身後陣法島弟子笑著道:「只要我們努力修行,他們只會落後得越來越遠。天上的蒼鷹,豈會在乎地上的螻蟻?」

若是別人說的,夜旻君還會嘲笑幾句,如今他天天跟陣法島弟子比試,自然不願在這些方面輸了大氣,隨即道:「區區螻蟻,我還不會放在心上,快快扔出去,省得礙眼。」

饕餮:「……」

見到蘇寒錦出來,饕餮立刻不滿地抱怨,蘇寒錦直接拿了一朵雪蓮花塞了牠的嘴,這才稍微得了點清靜,她走到了江雲涯的旁邊。

江雲涯此時氣色看起來還不錯,他直接坐在臺階上,下一階是江江和小金龍,江江踩著遠古逆龍的頭,小金龍則踩著遠古逆龍的尾巴,兩個小傢伙將縮小的遠古逆龍壓制得死死的,躺在那裡就像是一隻乾癟了的死蝙蝠。

    凌水煙沒有在江雲涯身邊,倒讓蘇寒錦覺得有些奇怪。她走到江雲涯旁邊後,覺得別人坐那麼低,自己這麼站著講話,顯得有些居高臨下,因此她也直接坐到了臺階上。等到坐下之後,江雲涯才轉過頭來,很沉默地看了她一眼。

「遠古逆龍還活著。」

「嗯。」江雲涯點了點頭,「神魂虛弱,只是本身實力強橫,或許可以給妳神魂域的朋友用。」江雲涯很難得說了這麼長一句話,他有點兒懷疑是不是話太長了,所以有些氣喘,又或者她離得太近,那氣息縈繞在鼻尖。

「沒想到居然能抓到遠古逆龍。」蘇寒錦笑了起來,眼睛和嘴角都是彎的,這樣的她、這樣的笑容從前甚少有過,江雲涯有一瞬間呆滯,下意識地伸出手,按住了劇烈跳動的心口。

蘇寒錦伸手摸了摸江江的頭,「江江好乖、好厲害。」

江江頓時身子一僵,隨後興奮得原地跳動,口中發出輕嘯,爪子將遠古逆龍踩得格外淒涼,小金龍則甩了甩尾巴,不屑地看了江江一眼,扭頭看蘇寒錦的時候,眼睛亮晶晶的,也是一副要求表揚的樣子。

蘇寒錦默默地扯了下嘴角,「小金也很厲害。」

「這還差不多。」小金龍點了下頭,「龍神還要多多努力。」

「是啊,還要回龍墓去努力修煉,到時候還得靠你幫忙。」蘇寒錦又把小金龍誇了誇,這才離開,去找了夜旻君和陣法島的弟子商議。他們研究神魂域的陣法有了不小的進展,如今有了載體,狐離天總會出來的。

之後,蘇寒錦又去找掌門商量天玄劍門弟子前往龍墓修煉的事情,本以為勸說要費一點兒功夫,沒想到她將事情講明之後,掌門立刻同意了,並且宣布馬上召集門中長老商議,爭取早日啟程。

蘇寒錦在會議上,又將龍墓和浮雲島的事情重複了一遍,沒過多久,時間便定了下來。修士最看重的就是增進靈氣的材料和法寶,如今得知龍墓裡的靈氣濃郁程度超過外面千百倍,自然就沒什麼東西好搬走的了,而且也不過幾年的時間,封個山就行了。修真世界裡,幾年的時間彈指一揮就過了,外界也不會放在心上。

因此,時間定在三日之後,天玄劍門全體出動,只留兩個靈獸看門。

    敲定之後,蘇寒錦拎著虛葉回到自己的修煉之地。夜旻君給了她很多張陣盤,而她的修煉之地本身也有陣法,將虛葉放在那裡,她就是插翅也難飛。

蘇寒錦將虛葉丟在房間裡,自己則開始閉目養神,她在思考一個問題。

她如今是大乘期,哪怕她是在龍墓裡突破的,秩序並不知道,但之前的打鬥十分激烈,在雲海界大打出手,她和饕餮應該都違背了秩序,為何不見有秩序真仙出來?司徒星翔跟金鐘良一起逃出來的,他去了哪裡?藏月派離天玄劍門很近,哪怕之前的打鬥因為在門中,他們可以說沒有注意,但展鴻飛他們過來的時候毫無遮掩;藏月派是修真大派,雖一直與天玄劍門交好,但若說他們的弟子沒有時不時打探天玄劍門的消息,蘇寒錦是不會信的。不管天玄劍門在那些攻擊之下是好是壞,怎麼藏月派也沒有人出現呢?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蘇寒錦想到這裡,便放出神識,想要看看藏月派的動靜。神識覆蓋之下,她發現藏月派裡竟無返虛後期修士,也就是說,藏月派的高階修士皆不在門中。

他們去哪裡,幹什麼去了?

雲海界飛升的大乘期修士只有夏越川和玲瓏真人,蘇寒錦想知道真仙界的情況,只能去拜訪一下玲瓏真人。她是在龍墓裡突破的,大乘之後沒有真仙界的修士前來接引,這個時候並不知道如何前往真仙界,想要找到玲瓏真人,就只有去藥仙門了。

想到藥仙門,蘇寒錦便想起自己在藥仙門的歸元師傅和張澤師叔。她離開的時候,歸真島在藥仙門地位極高,歸元更是住在藥仙門最好的神藥峰,因此她離開的時候很放心。當時要走是說有事外出歷練,對方知道自己身上有祕密,卻也沒過問、沒追究,任由她到處跑,還給了不少方便。

從前是每一天都繃緊了弦,而她離開的這段時間對修真界來說也不算太長,所以期間一直沒回去看過,如今得了三天空閒,而她也沒太多顧忌,她覺得應該以真實身分去拜訪一趟。

蘇寒錦挑選了幾件禮物後,直接去了藥仙門。如今她已大乘,速度極快,前往藥仙門也不過半柱香的時間。只是等她看到藥仙門之時,極為震驚。

藥仙門內,一片混亂。

從外門往內,大量藥仙門弟子倒在血泊之中,其中也有不少藥仙門的長老級修士;中央大殿外,玉石雕刻的玲瓏真人像已經倒塌,倒在地上的石像上半部還壓著一具屍身。

鮮血已經乾涸,像光潔的墨石地板上生了鏽,毀掉的石像上也有斑斑血跡,倒在地上的那一面更是被血液滲透,碧綠透明的玉石裡面,生出一縷一縷的血絲。屍體手上捏著畫卷一角,那畫卷應該被劍削過,上面橫七豎八有數十道劃痕,將畫上的玲瓏真人割得支離破碎。

待看清那石像下所壓之人,蘇寒錦只覺得心頭一滯。那人竟是藥仙門掌門!藥仙門遭遇了滅門慘禍,天玄劍門沒有收到一點兒風聲!

蘇寒錦神識一掃,發現大量修士此時正圍在神藥峰下,她瞳孔一縮,腳尖一點兒朝著神藥峰飛遁過去。

神藥峰上,數名修士將手中的藥丸扔出,那藥丸落地之後就會炸開,發出啪一聲巨響,隨後空中便騰起一股紫色煙霧;而神藥峰上,數百隻蒼鷹在山腳盤旋,蒼鷹發出一聲長嘯,口中便會吐出一些藥丸,緊接著又是紫霧騰起,在山腳下形成了一道毒物圍成的屏障。

「師傅,毒靈丹、蝕骨丹都已經沒多少了!」

「現在神藥峰上毒氣太重,雖然服用了解毒丹藥,但有些實力稍低的弟子已經支撐不住了!」

目前形勢十分危急,歸元又何嘗不知?他轉頭看向正殿上師傅玲瓏真人的畫像,默默上前又燃了一炷香。

「崑崙那邊也聯繫不上麼?」歸元將香插入香爐之後,扭頭問了一下身邊的弟子寧淵,寧淵點了點頭,沉沉地應了一聲。

見寧淵臉色蒼白,嘴唇有些發紫,歸元還勉強擠出個笑容來,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別怕。」

寧淵垂目,聲音堅定地回答道:「不怕。」

就在這時,張澤走進了大殿。他肩頭上的狸貓顯得極為緊張,一雙眼瞳已經豎成了細線,旁邊跟著的路兒依舊是從前那種打扮,然而此時,面具上寥寥幾筆勾畫的表情,顯得極為凝重,那種沉重與她小小的身體極不相稱。

「神藥峰已經完全被包圍了,唯一的密道也有人守著,藥仙門有叛徒。」狸貓發出極為沉重壓抑的聲音,讓場中修士的心瞬間跌落谷底。

張澤說完之後,徑直走到玲瓏真人的畫像面前,他點燃了三炷香,面色凝重地將香舉過頭頂,恭敬地拜了三拜之後,才將香小心翼翼地插進了香爐裡。

「師傅,希望妳平安無事。」肩頭的狸貓說出這句話後,歸元只覺得自己眼睛很酸,心裡也很不是滋味。

那些人敢對藥仙門下手,只說明一件事,他們的師傅出事了。而那些人,更是尋得了真仙界的強大靠山,否則他們哪裡敢對藥仙門動手。要知道,從前哪怕藥仙門還未出大乘真仙,也是雲海界除了崑崙之外的第一大派。

還有崑崙,藥仙門的求助崑崙毫無回應,是因為他們是幕後黑手?還是說崑崙也遭遇了滅門之禍,所以自顧不暇?不管怎樣,藥仙門這一難關,恐怕是很難度過了。

張澤靜默片刻之後,又拿出三炷香遞給了路兒,路兒依樣做了,將香插入香爐之後,才低聲道:「保佑平安。」

「毒氣屏障最多還能支持一個時辰!」

「蒼鷹被擊落了大半!」

一個接一個的消息傳來,一個消息比一個消息更壞,到最後,歸元反倒平靜下來,他招了招手,「不用再去放毒丹了,反正也沒多少了,讓弟子全部集中到這裡,我們準備突圍。」

困守在神藥峰的修士不足三百人,而神藥峰底下,則有數千各大門派的高階修士,其中更有四名半步大乘,正是這四名半步大乘,使得藥仙門幾乎全軍覆沒,此時,他們想要順利突圍,無異於癡人說夢。

山腳下,藏月和荻花兩派高階修士站在最前方,看著紫氣氤氳的神藥峰,神情有些凝重。藏月派掌門、長老皆全部出動,此時那藏月掌門古默收攏在袖子裡的拳頭緊緊握著,指節都有些發白。他看著神藥峰上空盤旋的蒼鷹被一隻一隻擊落,心情也有些沉重。

旁邊的荻花派掌門臉色卻極好,荻花掌門花零扭頭看了古默一眼,呵呵一笑道:「古掌門何以哭喪著臉?現在後悔可是來不及了。」

見古默沒有吭聲,花零眉頭一挑,「做得不好,惹得上面的人不滿意,這藥仙門就是血淋淋的例子,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古默臉色鐵青,冷冰冰地回了一句,「我自有分寸。」

天道崩塌,秩序混亂,如今,上界修士明目張膽地出手干預下界,他藏月派也是逼不得已,若是不從,最先消失的就不是藥仙門,而是他藏月派了。

雖然得到了這麼多好處,但這樣的好處他並不想要。對於真仙界的修士來說,要滅掉藏月派不費吹灰之力,他如今是那柄殺人的刀,但誰知道什麼時候,這樣的滅門之禍就會輪到自己頭上。

為了防止毒霧擴散,四位半步大乘聯手設了結界,他們本想由半步大乘修士帶頭攻上神藥峰,卻沒料到藥仙門的毒藥竟然如此厲害,連半步大乘的修為都會被毒氣所傷,因此無人願闖,只待毒霧散去,來個甕中捉鼈,將藥仙門餘孽一網打盡。

眼看著神藥峰的毒霧漸漸散去,身後的其他門派修士有人開始鬧騰,「那毒霧快散了,把結界撤掉吧!」

前方,一位半步大乘的荻花派老祖轉過頭去,冷冷一瞥那說話之人,使得那人頓時噤聲,埋下頭去不敢再發一言。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金烏漸漸西沉,夕陽的血色灑在神藥峰上,沉重又壓抑,像是給神藥峰罩了一層暗紅的紗帳。

罩在山上的紫色毒氣漸漸稀薄,神藥峰上的情形已經清晰可辨,藏月派古默手中握著一串黑曜石石珠,他的手指一顆一顆地撥動那黑曜石,動作越來越慢,心跳卻越來越快。下一刻,串著黑曜石的絲線被他一不小心扯斷,黑色的珠子一顆顆地滾落,在地上發出接二連三的脆響。

「撤去結界吧!」荻花派花零向門中老祖提議,那四名半步大乘修士對視一眼,同時出手,破了山下結界。就在這時,數十隻蒼鷹從山上飛出,然而還未靠近人群,就已經在空中砰砰砰地炸開,唯有一隻金色的大鳥倖免於難,飛到了人群上空。

「找死!」一名半步大乘修士伸出一指,朝那金色大鳥直接按去,那大鳥發出一聲慘叫,身子被那一指碾壓得粉碎,只剩下幾根金色羽毛從高空緩緩飄落。那金羽上也染了黯淡的紅,不知道是夕陽鍍上的光,還是牠身上飛濺的熱血。

    此時,無人將那飄落的羽毛放在眼裡,只待領頭的人一聲令下,他們便會衝上神藥峰。然而就在這時,金色羽毛在空中炸開,白色的絮狀物霎時布滿整個天空,猶如黏稠的網,使得大部分修士一時神識封閉,且無法動彈,而越掙扎,那絮狀黏稠物就黏得越緊。

然而,高階修士受到的影響並不大。

趁著他們被困住的這一刻,藥仙門神藥峰剩下的修士化作一道道遁光從四面八方分開射出。三百餘人,三百多道雪亮的光芒,猶如一片流星雨。

有四名半步大乘的修士,他們集中在一起突圍根本毫無勝算,因此歸元他們只能想辦法爭取機會牽制住其他修士,三百修士分散逃開,能逃一個是一個。

歸元沒有逃,他祭出手中法寶,朝著其中一位半步大乘修士轟殺而去。他要為神藥峰弟子爭取逃走的機會。

那修士冷笑一聲,大掌揮出,心中早已把這些垂死掙扎的修士當作了蒼蠅,一巴掌就能拍死。

想逃,逃得掉麼?

只是等他將手揚起之時,忽然覺得那隻手異常沉重,彷彿不是自己的一樣。

下一刻,他的手自手肘處斷裂,啪一聲脆響,在寂靜的環境中顯得格外刺耳。

寂靜?戰鬥已經拉開序幕,為何一片死寂?

他心中駭然,待看清場中情形時,頓時目眥欲裂。

絕對的威壓之下,無一人能夠動彈。

一道極為強橫的氣息迅速靠近,他不能轉身,神識也完全被壓制,不知道來者到底是何人,但他明白,那人的實力絕對是大乘以上!

難道說,玲瓏真人沒死?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天下男修皆爐鼎 卷七:絕處逢生(完)

關閉視窗
  • 10403010117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