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天下男修皆爐鼎 卷六:半步成神


活 動 12/1-12/31聖誕書展 2本74 套書72折

定價:260元 
優惠價:79 205元    
 





內容簡介

2014年最新鮮有趣的穿越小說!480萬網友爆氣推薦的修仙經典!

打倒主角才能成神?如果打不倒……那就用搶的!

但她搶了金鐘良的機緣,為何遇見的不是神,而是陰魂不散的宿敵?!

★隨書附贈:新銳插畫家畫措精美繪製「情之所至」拉頁海報
★好書獎不完!起點粉紅榜玄幻仙俠類第2名、打賞紅書榜第4名、玄幻仙俠總榜第5名、書友點擊榜玄幻仙俠類第5名!

「我一直在等待那個變數出現。我等了妳很多、很多年……」
等待的時間太過漫長,所以她的出現對他來說,是莫大的驚喜。
然而,他們之間最大的驚喜是他愛她,她也愛他。

來到強大的雲海界,蘇寒錦再次處於「人弱被人欺」的境地,只好趕緊拜入藥仙門安身;誤打誤撞地之下,她找到方法幫仇千凜的神魂煉出一個身體,這下有情人終於能重逢了……但事情哪有這麼簡單,原來她費盡心神救回的已不是仇千凜,而是傳說中的天魔大祭司沉焰!

天魔族被趕到域外,伺機等待重返三千界肆虐,而她,難道就是能讓他們成功的關鍵?救她的是仇千凜,陪伴她的是沉焰,這段情莫非是早已安排好的一盤棋?蘇寒錦心中糾葛,但為了守護師門和正道,只得放下兒女私情,再次奪取金鐘良的傳承──

由魔入仙的她與天之驕子的金鐘良,誰能搶先一步成神?競爭越演越烈,沒想到蘇寒錦竟然遇上這世界最重要的人──原書作者司徒星翔!這下故事真的坑了,天道逐漸崩塌,她是要將一切導回正軌,還是乾脆創造截然不同的結局……

作者簡介

青衫煙雨
自稱萌妹子,群眾眼裡霸氣側漏的一位女漢子。會將書名取為《天下男修皆爐鼎》,似乎暴露了某種刻意掩蓋的本性。生於重慶火爐,個性自然也是熱情似火。腦子裡總有很多奇思妙想,印象最深的是小學的時候討厭班上的某個男生,就編了個故事講給全班聽。每天的課後故事樂園為以後的寫文打下了基礎……

繪者簡介

畫措
宅女,略腐。八十後,畢業於中國美術學院服裝設計專業,金牛座,A型,居於中原地界,喜歡中國古典文化,擅長繪具有中國古典浪漫氣質的插畫,其作具有濃郁的水彩水墨風格,現為職業自由插畫家,為中國多家刊物小說繪製插圖封面、人物設計、壁畫等。

精采試閱

烏金火

那徒弟一步一步地靠近了分界線,最終跨過了崑崙的界線,與站在界線那邊,仍立在橋頭看風景的宴引擦身而過,然後他越走越遠,腳步輕盈,沒有在雪地上留下半點兒痕跡,看起來沒有半點兒異常,任誰都不會想到,這人其實被人操控,身不由己。

而這個時候,宴引反倒入了崑崙,一路往上,在山腰的店鋪逗留了許久,買了一些陣法所用的東西之後,這才施施然下山。經過蘇寒錦時,他還側目多看了一眼,朝她微微一笑,目中盡顯風流。

宴引,雲海界一位極為出名的散修,陣法大師,修為高深,最重要的一點是風流成性,跟無數女修有染,是名符其實的花心大蘿蔔。只不過因為憐香惜玉,女修中幾乎沒有惱他的,與他春風一度之後,更是身心都向著他,除了風流了一點兒,這人在雲海界還頗有聲望。沒有人知道,他還是高階煉丹師,擁有上品天火烈火焚天,更沒有人知道,他心狠手辣,從來都是用自己的弟子試藥。

待人走遠之後,蘇寒錦回到了歸元的身邊,她神情有些激動,看著歸元欲言又止。

「怎麼了?」歸元自然看出自家徒弟的異常,蘇寒錦便低聲問道:「師傅,我們何時離開?」

「這……」

他們在此已經停留了多日,而張澤是鐵了心要守在這裡,他在這裡耗著也沒什麼大用,想到這裡,歸元便道:「明日、明日離開吧!」

第二日,蘇寒錦與歸元離開崑崙。飛出一段距離之後,蘇寒錦才道:「師傅,天地靈火之間是不是會有感應?」

歸元一愣,思索片刻之後才認真回答,「玉簡上並未記載過這樣的情況,我也沒遇到過天地靈火,所以並不知道,不過也從未聽說過有這樣的感應啊,難不成妳感應到了什麼?」歸元看著蘇寒錦道:「妳的天火極為特殊,連妳祖師爺都沒看出到底是哪一種天火,莫非正是如此,才使得妳感應到了?」

蘇寒錦點點頭,「我感覺到了烈火焚天。跟拍賣會上那個極為相似,但是更加強大!」她頓了一下,「就在那站在橋上的人身上!」

歸元先是僵住,隨後吼道:「那妳為何不早說!」

蘇寒錦怔了一下,垂下頭道:「因為他修為高深莫測,我怕說了之後你和師叔都會控制不住,找他拚命!」她的確不敢說,若是在那個時候說了,且不說歸元如何,張澤肯定無法忍下去。而歸元脾氣也急,是個藏不住事的,所以她才會等到離開張澤一段距離之後,才挑明這件事情。

「橋上那人,不是陣法大師宴引麼!」歸元當時也多看了一眼,畢竟這樣的強者站在那裡,自會吸引人的目光,只不過他完全沒有想到,宴引會是兇手!只有丹藥師和煉器師才能吸收天地靈火,他不是陣法大師麼,從未聽說他會煉丹、煉器啊!如果真的是他,歸元眼神一凜,的確,若是對上宴引,他與張澤都是不夠看的,加上路兒和黃絡,也是死路一條!

「走,快回去將這事告訴師傅!」只有請玲瓏真人出手,才能制住那宴引!

「祖師爺會信我們嗎?」

「為何不信,從前是完全沒有頭緒,如今有了線索自然要查下去,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歸元冷聲道,只是看到自己徒弟,覺得有些不妥,便道:「妳祖師爺如今是半步大乘,宴引是不是真的擁有烈火焚天,她自然能夠分辨,不會錯殺無辜!再者宴引不過一介散修,也引不出什麼門派紛爭,祖師爺自然能夠處理妥當!」

有實力、有靠山,果然有底氣!

蘇寒錦跟著歸元回到歸真島,本以為玲瓏真人仍在閉關,卻沒料到,這一次,她竟然出關了。而且正在處理歸真島的事物。

當初打賭,靈鶴島輸掉了一塊有泉眼的靈田,蘇寒錦沒有要,而是貢獻給歸真島,張澤當時去接收時,靈鶴島推說靈田之中還有大量貴重藥草,得全部轉移之後再交接,因此這事就暫時擱置了,張澤臨走之時交代徒弟到時候去接收靈田,卻沒料到歸真島弟子前去之時,靈鶴島的弟子正在毀那裡的泉眼!

雙方自然起了衝突,事情鬧得很大,而當時歸真島的張澤和歸元都不在,玲瓏真人又閉關,無人出頭被打壓得很慘,還把他們的傳音紙符都給攔截了,因此歸元和張澤一直都沒有收到消息。只不過第二天,玲瓏真人就出現了,大鬧了靈鶴島一場,更與兩位老祖都對上,也沒落到下風,直到鶴老回到藥仙門,才將此事壓了下來。

見到歸元回來,玲瓏真人將手上的東西一摔,「怎麼這麼晚才回來!還有張澤呢?」

歸元這時也不懼師傅發威了,而是將蘇寒錦的發現給講了出來,玲瓏真人聽了之後眉毛一挑,隨後轉頭看向蘇寒錦道:「黃絡,妳說妳感應到宴引身上有烈火焚天?」

蘇寒錦點了點頭,「是!」

玲瓏真人淡淡瞥她一眼,隨後便道:「既然如此,那妳便感應一下我身上的天火到底是什麼!」她亦有天火,只不過不喜煉丹,這天火甚少使用,於是幾乎無人知道她身上擁有天火,這黃絡,自然也無法從別處得知。

蘇寒錦心頭咯噔一下,這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因為不想暴露自己神魂過於強大,而她的烏金火本身十分異常,所以她搬出烏金火來指出宴引的身分,歸元倒是沒有懷疑,卻瞞不過玲瓏真人。

「妳招出來試試,絲毫不用保留。然後集中精神,神識鎖定玲瓏真人。」沉焰出聲道。

既然如此,蘇寒錦招出了烏金火,這一次,她沒有讓火焰變淡,那一團火在她掌心跳躍,當中蘊含的力量讓玲瓏真人眼睛一亮。她上次見到的時候,那火焰完全不似現在這副模樣,而歸元則道:「這才是我初次見時的火焰,妳煉丹之時火焰似乎要弱了許多……」

烏金火到底是什麼火,蘇寒錦自己都說不上來,當初吸收了死域裡的死火,又吸收了神罰降下時使得星河浩瀚圖燃燒的天火,其中威力不容小覷。而她之前暴露在人前時,因為煉丹,將烏金火弱化了千百倍,此時沉焰要她完整展示,她便依言做了。

就在這時,玲瓏真人感覺到一絲異樣,就好像,體內的丹火在蠢蠢欲動,想要破體而出一般。她神色一動,隨後驚呼一聲,「停下!」

剛剛那一瞬間,她彷彿感覺到丹火要破體而出被什麼東西給引出體內,這樣的感覺讓她心頭一跳,於是果斷讓黃絡停止,「看來的確有感應,宴引是嗎?」她冷哼一聲,「藏得倒深,把我徒弟害成那副模樣,定要讓他血債血償!」

事情玲瓏真人攬下之後,蘇寒錦自然不會再插手,回去之後她覺得好奇,便問沉焰為何玲瓏真人會突然要她停下。

「妳的火焰本身吸收了死火,有吞噬、融合之力,所以之後才有能力吞掉那一點兒神罰之火,而神罰之火,乃天地間最為強大的火焰,萬火臣服不足為奇!」說到這裡,沉焰笑了一下,「當然,我也只是猜測!」

「那剛剛要是沒感應呢?」

「唔。」沉焰難得地支吾了一聲,「妳當時是看到烈火焚天的,知道烈火焚天的氣息,所以遇到相同的才會有感應。」

這倒也是,她這麼說的話,玲瓏真人也找不出理由來反駁吧。

她不再關注此事,而是將購買的藥草和煉器材料以及一些修煉用的東西整理在一起,同時沉焰也寫了不少適用的丹方,等到一切準備妥當之後,她要饕餮將東西送到天玄劍門。而做完這一切之後,蘇寒錦便開始修煉,修為不夠是硬傷,她不能再分散精力,必須努力將實力提升。

在白玉葫蘆內沒日沒夜地修煉,時間便如流水一般嘩嘩溜走,轉眼已是二十日。

玲瓏真人回來之時,身後還跟著張澤和路兒,只不過玲瓏真人身形極快,與張澤說了一句話之後便迅速回到自個兒的仙府,緊接著又緊閉了大門,留下張澤和路兒站在原地。

蘇寒錦並非閉死關,不知道外面的一切,她和沉焰都關注著周圍的動靜,因此張澤回來的時候她便知道了,並且,她還注意到玲瓏真人的話,她說:「我睏了,回去閉關!」

蘇寒錦默默無語,心道這不靠譜的祖師爺經常閉關,難不成每次都是在睡覺?

待心法運轉完一個周天之後,蘇寒錦離開了修煉室。

沉焰在宴引身上留下了神魂印跡,但這一點兒蘇寒錦並沒有透露給玲瓏真人,宴引的修為太高,若是她說出來的話自然會引人懷疑,而那人本是個風流成性的人物,不管出現在哪裡都會有一堆桃花債,他也不知道自己已經暴露,想要找到他應該不困難,更何況像玲瓏真人那樣的強者,應該還有一些特殊的手段,張澤的仇到底報了沒有呢?

她想過去看看,卻見張澤與玲瓏真人道別之後,朝著自己的方向過來,蘇寒錦便迎了上去,看到他肩頭的狸貓笑容可掬,身後的路兒面具上嘴角也是往上翹著的,便知道他們大仇得報!

果然,張澤一過來就朝她拱了拱手,狸貓更是鞠躬作揖。因為那一次慘劇之後他不喜歡多說話,因此只是感激地說了一聲多謝,旁邊的路兒更是直接跪下,對著她磕頭道謝。

蘇寒錦連忙將路兒拉了起來,只見她抬起頭,面具上所畫的眼睛亦有些墨汁濕濕地暈了開來,一點兒微弱的聲音從她身上發出,卻始終吐詞不清,低低的聲音越來越急,她本來上翹的嘴角慢慢往下彎了,張澤伸手輕輕拍打她的後背,這時候,蘇寒錦終於聽清了她所說的話,「謝謝你!」

上一次她在危機時刻神魂也進階,能夠哼出曲調喚醒爹爹,如今咿咿呀呀地想要說話,卻很難吐出正確的音節,這是她如今神魂強度還不穩固的緣故,不過她這麼小便能有如此的修為和神魂力量,其資質真的超過了崑崙那兩位弟子吧,可惜,她只有一具草做的身體。

想到這裡,蘇寒錦亦想起了自己的正事,她先是問道:「如今路兒元神已經十分強大,為何不尋找一具合適的肉身。」

張澤肩頭的狸貓神情頓時變得嚴肅起來,他沉默片刻之後抬手設下一個結界,之後才謹慎地道:「若不是妳,我根本不知道仇人是誰,更談何報仇,既如此,我也不瞞妳說,路兒資質的確很好,但能夠讓她修為進步如此之快,有很大原因是我煉製的這具身體!」

張澤頓了一下,「路兒的修為無人能夠看透,就連師傅她也以為路兒是用一百年修煉到如今的修為,其實不然,之前的五十年這身體並未煉製成功,那時候雖然勉強可以承載神魂,卻無法像正常人一樣修煉,直到五十年前,我成功煉製出了新月,用丹火煉製出了新月!」

丹火煉藥,煉器火煉器,然而他卻用丹火成功煉製了一具身體!

張澤輕輕彈了一下路兒的臉頰,臉上仍沒有任何表情,但那狸貓,卻是一臉慈愛。

「而新月,能夠讓她像正常人一樣修煉進階,並且,修煉速度極快,不遜於天生仙骨的資質。」說到這裡,張澤一手揹在身後,肩頭狸貓亦是如此,一臉傲然姿態。

「我用千萬根仙風草為她搭了仙骨,每一根草上都有我自創的吸靈陣法,將她的身體煉製成一個巨大的靈氣陣,她不用修煉,便能夠源源不斷地彙集靈氣,而蒲草,便煉製成鎖魂釦,作為她的心臟。為了替扶搖報仇,路兒也不願意選擇人類修士的肉身,因為新月才能讓她飛快強大起來……」

張澤的聲音柔和了許多,他半蹲下來,輕輕摸了一下路兒的面具臉頰,狸貓更是神情溫柔,「如今大仇得報,路兒,妳想要一具人類修士的身體麼?」

路兒卻搖了搖頭,身子還往後退了一步。她的面具底下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蘇寒錦還未聽明白,狸貓眼睛裡便有了淚珠。

張澤轉過頭看向化身為黃絡的蘇寒錦,「黃絡,路兒說要保護我!」狸貓重重地嘆息一聲,「不知道是不是煉製出新月觸犯了天道,當時的天劫讓我險些灰飛煙滅,最後雖僥倖活下,修為也難有進步。只是在那之後,往常遍地都是的仙風草大片大片枯死,而蒲草,也所剩無幾!」

仙風草和蒲草從前因為遍地都是,又沒有多大的藥用,幾乎無人種植,都長在野外,因此乾旱了一段時間後,盡數枯死。那時候,誰都沒有把這兩種草藥的枯死放在心上,只有張澤明白,到底是因為什麼,否則野外還有一些用處不大的草藥,卻依舊茂盛得很,為何唯獨少了仙風和蒲草呢?

像張澤這樣在修真界逆天的發明創造家,煉製出的新月相當於煉器所出的法寶,但他用的是丹火,煉的是藥草,並沒有觸犯天道規則,而新月其實所用的材料在當時極為普通,遍地都是,出個天劫就已經算是很不長眼了,天道亦有規則要遵守,所以當時沒有將他如何,而是讓仙風草和蒲草大面積枯死消失,只要沒了材料,這逆天的新月就不會被推廣了吧?

果然是天道一貫的作風……

聽得張澤講完,蘇寒錦猶豫了一瞬,隨後道:「懇請張澤師叔將新月的煉製之法傳授於我!」

她話音剛落,張澤肩頭的狸貓眼瞳猛地豎成細線,目光銳利地看著她道:「新月有違天道,實屬逆天而行,我不能害妳!」且不說當初他面對了那般恐怖的天劫,之後的種種跡象都表明,新月出世必遭天譴,當初天道放過了他,他如今將方法傳出,不僅會害人,恐怕自身也難保!

他斷然拒絕,隨後轉身欲走,卻在這時,聽到身後黃絡聲音淒冷,「張師叔……」她撲通一聲跪下,「我求新月並不為己,而是為了心愛之人。」

見到張澤仍舊頭也不回地離開,她立即道:「他如今也只剩下一點兒殘魂,隨時都可能煙消雲散!師叔當初所經歷的失去,我也親身經歷過,求師叔傳授新月,讓我能替他尋一處安身之地,讓他能夠像正常人一樣修煉。」

張澤仍繼續往前,腳步卻慢了幾分,他身後的路兒忽然扯住了他的衣角,等到他轉身,狸貓瞪著路兒之時,路兒面具上的眉眼、嘴角都彎了起來,隨後將他拉著往蘇寒錦的方向靠攏。

狸貓表情不情不願,若他不配合,路兒也不會真的為難自己老爹的。

張澤走到蘇寒錦面前,沉聲道:「妳所說的可是真話?」

蘇寒錦眼眶通紅,「千真萬確!」

說罷她伸出手腕,露出了纏在手腕上的青龍。而這個時候,她已經跟沉焰商量好,要他只顯示出極為微弱的神魂力量。

狸貓頓時眼睛、鼻子都糾成了一團,「這是什麼昆蟲,怎從未見過?難不成,妳所說的人藏身於這樣一條肉蟲之中?」

青龍當初沒有了鱗片,之後又受了很多傷,而且隨著沉焰神魂一點兒、一點兒地強大,牠身上的裂紋也越來越多,如今看起來,當真醜陋無比,說是青龍,斷然是無人信的。

張澤說這是一條肉蟲,蘇寒錦心頭狠狠地一酸,若說之前是在演戲想要打動張澤,她現在是真的要落淚了。沉焰實力那般強大,曾經高高在上、俯瞰芸芸眾生,如今卻只能困在青龍的屍身裡,這樣的落差,蘇寒錦覺得若是自己,心頭或多或少都會覺得失落和痛苦。但是他從來沒有透露出一點兒不高興,他甚至會逗她開心,偶爾也會賣萌撒嬌。

他只是不想讓她難過。

審定推薦

女性讀者一致好評

「這本書很像乙女向的金庸,內心刻劃得很真實。誰說反派角色就只能當綠葉呢?跑龍套的配角也是能躍上枝頭成為鳳凰的」──讀者 天晴

「媚娘真是讓人羨慕又心疼,秉持著『穿越既已成定局,砲灰之路我無敵』的精神一步一步地往上爬;好想看女主角攻克仇千凜啊!」──讀者 流風

「真的是一本賦予人物無限想像的書,而且劇中的變化萬千讓人摸不著頭緒!真的是迫不及待看到下一集啦~」──讀者 晴晴

「其實作者的真愛是金老筆下的諸位英雄豪傑、溫柔嬌娃吧?這般若有若無地一一點出對應的角色,也讓人越來越好奇接下來還有哪個角色會出現?」──讀者 舞櫻

「這部小說的出版,是想要入門玄幻卻又討厭龐大的修仙設定、在入口處徘徊不前之讀者的一大福氣!」──讀者 小雨

「設定穿越在女魔頭身上,實屬別有一番新意的構思,如此設定也令讀者跳脫一般仙優魔劣的概念。修仙之路何其漫長、何其苦難,想來修魔之路如是。但修魔之苦,又有誰知曉?笑笑鬧鬧的劇情中,也隱隱透露一股淡淡惆悵。」──讀者 墨雨

「這本書的開頭以為是一本很平常的穿越小說,沒想到居然是穿越到小說之中!這還不是讓人驚訝的,接下來主角居然不是大家所認知的正派角色,而是魔修!實在是令人耳目一新,我想這一定會吸引到許多看膩一般穿越小說的朋友們。」──讀者 落痕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天下男修皆爐鼎 卷六:半步成神

關閉視窗
  • 10403010117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