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公子們,接客了5:夫妻之道就像小倌之道

公子們,接客了


活 動 12/1-12/31聖誕書展 2本74 套書72折

定價:250元 
優惠價:79 198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2014網路書店上榜率No.1、橫掃原創界的女尊NP天后
從未在網路上曝光的全新創作,台版獨家首發!

夫妻之間原來也可以像小倌接客,假笑以對、假意迎逢?
前世與雅爭奪天下,今生與七葉鬥智鬥勇,
不料一夕風雲變色,意想不到的敵人終於伸出獠牙……

隨書附贈:
1.逍遙紅塵加碼全新創作「那一世的你」獨家番外
2.花賞精心繪製「小倌淺雨初登場」拉頁海報
3.加大版書衣,「人物款」與「完整款」裡外兩款封面任君選擇

「我是她的第一個男人,是她從十歲起就愛戀的人,你似乎來晚了。」
「我說過不嫁兩次!我只能是第一個進門的,妳的鳳后將軍也只能尊我為大。」
「反正,妳最初愛上的人是我,我們早在前世百年之前就相戀,他們追不上的。」
我憂傷了,為什麼,每個人都要爭這個第一?每個第一的背後,何嘗不是在讓自己牢牢記著那個人…

煌吟在紫苑遇到雙眼失明的曲忘憂,被他誤認成理應死去的雙胞胎姊姊端木凰鳴,並對她癡纏,等合歡順利登基後,煌吟決定陪曲忘憂到深山中解蠱毒,幫他治療眼疾。朝夕相處下,兩人的感情日益加深,並一起回到紋葉族,但曲忘憂尚未復明就遭族人挑戰蠱王之位,並不顧師傅反對執意要和煌吟成親,煌吟因此得知紋葉族的重大祕密,冒著一生被追殺的風險黯然離開……
在回澤蘭的途中,煌吟遇到出使白蔻的沈寒蒔和木槿,為了幫煌吟打造金錢帝國以及完成她把百草堂開遍天下的願望,一向柔順的木槿竟也開始反抗煌吟,執意要留在白蔻,甚至跟她打賭。煌吟不願跟木槿分開,卻忽然接到鳳后病危的消息,在要不要趕回澤蘭之間,頓時讓她左右為難,偏偏曲忘憂亦追殺而至……

「我喜歡忘憂,寧可被他一生追殺,也不要他跟別人走,有恨才有愛,不是嗎?」

*************************************************************************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逍遙紅塵
自稱某狼;讀者第一次通常喚狼大,數日後變破狼,最終定格為殺破狼,據說其後母行為導致無數人咬牙切齒揪狼毛。實際上是超級無敵悲劇體質,三不五時就會上演掉水坑、卡鞋跟、臉著地、撞玻璃的情節。

繪者簡介

花賞
雙子座,喜歡繪畫、音樂、動漫,現為自由插畫家。

精采試閱

貓兒般的多情少年
 
我牽著曲忘憂的手說:「聽聞這鎮上有夜市,有很多好吃好玩的,所以我決定出去走走,吃遍整條街。」
他的臉頓時明麗了起來,重重點頭。
現在的他,武功明顯有所恢復,我問他如何才能復明,他只是想了想,就隨意地說了聲:「不知道,總會好的。」
我想他是知道的,只是他不願意說。都說眼瞎心明,越是看不到,感知力就越是清晰,他定然是害怕著一旦他恢復,我就
要離開,為留我在身邊,寧可再也不見。
癡傻的忘憂兒。
走在街頭,他早已能輕鬆地避過對面行來的路人,我卻還是習慣性地握著他的手,怕這個傢伙走丟了。
我的眼睛四下看著,不時地問上兩句:「要吃紅豆糕嗎?還是玉米餅?或者糖三角?」
而他的回答,只有短短四個字,「妳餵我嗎?」
於是大街邊,圓月下,我一手舉著紅豆糕,一手拿著糖三角,不時換著餵他,偶爾加上一句:「猜猜這是什麼?」
身邊不時有人投來各種目光,有覺得我這個妻主不顧身分的,但看到我身邊人的容貌後,這種鄙夷變成了羨慕。
曲忘憂的美,是如火般侵略的美,一眼驚豔,兩眼勾魂,三眼之後從此心心念念,一個紅豆糕的功夫,也不知有多少人看
了他。
看到我甚至心裡隱隱泛起不悅,忘憂是我的,他的絕色、他的驚豔,都應該獨屬於我的。
有人偷瞄不夠,甚至大咧咧地徘徊在我們附近,不離開。
我索興放下手中的食物,瞪起眼睛,一個個望過去,誰敢看他我就看誰。人群被我目光掃過,集體低頭,慢慢退散。我冷
笑了下,敢覬覦我的人,就要承受我的殺氣!心頭一怔,什麼時候,我竟然已經把曲忘憂歸為我的人了?
香風忽到耳邊,他湊在我的臉頰旁,一臉壞笑,「妳吃醋了。」
他這個傢伙也太敏銳了吧?
「我能感覺到她們在看我。」他巧笑著。就連這笑,也得意得如貓兒一般。
我丟下手中的東西,「不吃了,走。」
拽著他,看著身邊柳樹垂條,頭頂明月流光脈脈,說不出的溫情,真希望他能看到。
****************************************************************
我拿手餵著他,他抓著我的手,湊臉咬著,被人群一擠,腳下差點踢到旁邊的小攤子。
「小心。」我一手摟著他,一手將他牽到一旁,低頭看去,卻是一個個的陶偶,小巧玲瓏,栩栩如生。我蹲下身,拿起一
個人偶,放到曲忘憂的手中,「你肯定沒玩過這個。」
他的手慢慢摸索著,臉上露出思索的表情,「這是什麼?」
「人偶,陶製的。」我回答著,又拿起一個把玩,面前的老者抬起頭,手中正捏著,「姑娘,這都是我親手捏了燒製的,
喜歡買兩個回去。」
「那……我能試試嗎?」看著老者手中的軟陶,我玩心大起。
「當然可以。」老者大方地丟給我一塊陶土,我剛接過,旁邊的曲忘憂也蹭了過來,「我也要玩。」
分他一半,我隨意地席地而坐,捏了起來。揉、搓、擰,弄了半天,我看看自己手中大餅臉竹篙身材的人偶,癟了癟嘴。
果然我這種人,除了學武算有天分外,其他任何都殘得可以,無奈只能輕輕湊上老者耳邊,「老丈幫幫忙,修修。」
眼睛指引的方向,是曲忘憂的臉。
老者心領神會,拿過我手中那個可怕的人偶,在手中飛快地捏了起來,捏捏又遞給我,我也捏捏,又遞回去,在如此反覆
的修改下,最終一個漂亮的陶人出現在我的面前。
「老丈,能幫我燒製成形嗎?」我將銀子遞了過去,極為滿意地看著那個陶偶。
「可以可以。」老者滿口答應,「後日來取吧。」
我笑著點頭,將腦袋轉向曲忘憂,「忘憂兒在捏什麼?」
他的手攏著,任我怎麼瞧,也瞧不到半點端倪。
「不告訴妳。」他拿手擋著我的視線,手指依然在捏動著,我看到他的表情,認真的臉上,掛著的是幸福。
終於,他揚起了臉,喊著我的名字,在我的回應中,雙手捧到我面前,「像妳嗎?」
這……這真的是第一次玩陶土的人嗎?那個小人,連我都要拍手叫絕,何止是像,簡直就是一模一樣。
「你真厲害。」我看著他手中的人偶,又摸摸自己的臉。
他笑著,很是滿足,「真的?」
他笑了,可我的笑容卻僵硬在臉上了,我忽然想起,他從未見過我,他見過的是端木凰鳴,他捏的人,也是端木凰鳴。縱
然是一模一樣的臉,終究是不同的人。
他的手撫上我的臉,手上的陶土沾了我一臉,「其實看不見也挺好的,至少我日夜都是撫著妳的臉,倒是記得更深刻
了。」
這是我的臉?
他小小心心地將那個人偶捧到老者面前,「老丈,替我看看,可還有修改的地方?」
一向無法無天的曲忘憂,一直胡鬧刁蠻的曲忘憂,從不見他遵從過禮儀,卻突然變得如此鄭重,只為了他手中的那個人
偶。
「小哥兒好手藝、好手藝。」老者不住地讚歎著,「這個也要燒製?」
「要!」曲忘憂用力地點頭,輕展雙臂環抱上我,「把我的留給妳,妳的給我,若是他日妳要離去,也莫要忘記我。」
這一句話,娓娓如訴,傷感悲涼。
他一直都害怕我會離開,這種深埋在心底的恐懼,在歎息中,訴盡。
我的手撫上他放在我腰間的掌,他的力量又緊了些,將我摟得緊緊、緊緊。
****************************************************************
妥協,因為那個人值得妥協。
放棄堅持,因為那個人重要到讓人丟下所有原則。
昔日那個囂張的少年,曾經那名癡纏的男子,都在兩人相伴的時光裡,溫柔了臉龐。
他對毒物的需求越來越大,對我的需索也越來越強烈,每一分改變都在告訴我,他在逐漸好轉。
這幾日我已經感覺到他強勁的內息,現在的他縱然還不及巔峰時期的一半,卻已是難得的高手了,不再是任由人宰割的孱
弱瞎子。若有一日他恢復了,看到我的面孔,會察覺到不對吧?或許,到了該離開的時刻!
我一個人走在青石板的路上,迎著微涼的寒風,摸著懷中兩個燒製好的陶偶,也許他說得對,這段錯誤的緣分,最終留給
對方的,不過是唏噓中一個冰冷的紀念。
猶記得今日起床時,看到他頸項間斑駁的吻痕,我極少刻意留下自己的印記,卻不知道為什麼,失控了。或許這個男子,
從來都不曾屬於我,一場錯,偷來了他的癡情。在日夜相對中,在肌膚相親裡,在被翻紅浪下,漸漸不捨了。
我沒有驚醒他,獨自一人來取這兩個陶偶,想要重回一個人的寧靜,卻發現腳步已然不再從容,因為心已亂。
我會習慣性地去想,當他醒來沒看到我時,會不會生氣?會不會等了一會兒就失了耐性,又衣衫不整、不著鞋襪地衝出房
間?會不會四處張皇地尋找我?
腳步從慢變快,當路過一家糕餅鋪子看到鮮花餅的時候,不由自主進去,買了。
拎著餅走出老遠,才恍然自己剛才做了什麼。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曲忘憂的癡情,遠比他的蠱更可怕,曲忘憂的真我,比他的毒更入骨髓。
和他在一起,最大的快樂就是他是個沒有隱藏的人,想什麼就做什麼,不似鳳衣的溫柔、青籬的冷清、合歡的純淨,都不
過是一層表相,真正的本我要靠心去體會、去挖掘。
忘憂簡單,簡單到不需要花費任何心思去猜,不必擔心一句話中是否有其他的意思。
論蠱毒,他或許是天下第一的,但是論心智,我總是擔憂的。他沒有陰謀詭計,不懂天下間最強大的殺人利器是心,愛與
恨都那麼明顯的少年,強與弱也如此分明的男子,我不放心。
照顧已成習慣,付出多的人,總是容易動心的那一個。不期然的,在照料的期間,在與他日常的點點滴滴中,就開始放縱
了心。
站在大門前,我抬頭看了看,頭頂上方正是我與他住的客棧,窗戶緊閉,他似乎還沒起呢。也是,想他昨夜那麼瘋狂,將
近天亮時分才睡呢。想起昨夜他特別的「道歉」方式,我不由低頭,揚起了笑意。
正待舉步,忽然感受到一抹殺氣。
我眉頭一緊,不敢驚擾客棧中的人,快步衝上了樓。人才到門口,我就察覺到了兩股氣息,兩股緊繃的殺氣。
一股張揚的,讓我頗有些熟悉,是來自曲忘憂。
另外一股,與他的氣息極為相似,同樣帶著詭異陰玄。
兩股氣息遙遙對峙,誰也沒有退縮,卻也沒有大打出手,更像是大戰前的試探。
我的手已經放在了門上,卻又縮了回來,站在門口,凝神細聽。
「聖王也會受傷,居然還傷到如此嚴重,我以為你會早早回到族中療傷呢,看來你還挺享受這瞎子的生活嘛,居然都沒回
去。」
他的眼睛,要回到族中才能復明?
曲忘憂一聲笑,我的眼前彷彿出現了一幕幻景,如同當年他站在高臺之上,不屑又囂張地笑著,「即便我受傷,你也不是
我的對手。至於我回不回族,那是我的事,不勞你掛心。」
「聖王,你忘記你的任務了嗎?」男子的聲音淡淡地飄起,帶著毫不遮掩的諷刺,「還是說,你決定拋棄紋葉族的聖王之
位了?」
「怎麼,我還沒說放棄,你就迫不及待了?」曲忘憂的聲音也是涼薄而無情,「別忘了,你只有最後一次機會了,聖王之
位只能挑戰三次,你已經失敗兩次了,這麼急著絕了念想?急到追蹤我,來催我回族裡。」
那道陌生的氣息一緊,殺氣忽然濃了些,肆意張開,彷彿要侵占整個房間一般。
就在他殺氣剛剛擴張的刹那,冷然的氣息頓時壓制住他,「你想現在就挑戰我,在這裡用掉你的第三次機會?」
殺氣陡然一收,笑聲亦是驕傲滿滿,「曲忘憂,莫要忘記了,雖然我對聖王的挑戰機會只有三次,但若想永久保留聖王之
位可還有一個條件呢,還有半個月的時間可就到你的期限了,即便贏我,這個位置只怕你也坐得不穩呢,更何況現在的你
未必是我對手。」
我的心頭一沉,沉吟著聽到的話。
在與曲忘憂這一路行走中,他從來沒提過,也從未表示過要回族,上次提及紋葉族時,也不過是對那紋身的讚歎。
而上次提及回族,是在紫苑畫舫中的胡言亂語,我聽到過一次他要帶我回去,之後就再也沒有了。
原來這其中,竟隱藏著這樣一個祕密。他的聖王之位、他的眼睛,都要回到族中才能延續和治療,可他始終沒有對我說
過。
「那你不妨試試?」熟悉的輕慢語氣,無形的狂妄在短短幾個字內展露無遺,「不如我多給你一次機會,就在這裡讓你挑
戰我,看看你的長進如何?」
我感覺到,那殺氣在一瞬間有些許的暴漲,然後收縮、膨脹、收縮、膨脹,證明這氣息的主人,陷入了極度的心理掙扎,
但是最終,那氣息還是默默地收了。
「還有半個月,既然要爭,就在族人面前一定勝負,只希望半個月後,你還有這個資格。」
「藏杞,你連與我一戰的勇氣都沒有嗎?」悠悠然的聲音,更似嘲弄。
男子憤憤地哼了聲,「半個月內,你若不歸,就將沒有資格再繼續霸占聖王之位,到時候你就要交出身上的千年蠱王,那
時候你可還敢如此篤定能勝我?你不過仗著千年蠱王在身而已。」
「你太小心了,你怕我趁機傷你,是嗎?」曲忘憂呵呵一笑,「我若要傷你,你還能站到現在嗎,或者說,你與我說了這
麼久的話,你就不怕我已經動了手腳嗎?剛才你的本命蠱沒有騷動嗎?」
屋內傳來腳步倒退的聲音,在沉默了片刻後,藏杞的聲音傳出:「曲忘憂,你不敢的!」
「你說呢?」輕描淡寫的話語,讓人猜測不定。
「半個月後,族中見!」窗戶掀開,衣袂破空聲響起,轉眼氣息遠去。
我聽到屋內人一聲長長的嘆息,然後靜默無聲。
我站在門外,心頭,也嘆息著。
佇立了良久,我才輕輕推開門,看到桌邊那個俊豔的少年忽然抬起頭,臉上淨是嬌蠻的不滿,「妳去哪兒了?」
那口氣刁蠻得像是在抓姦,偏又充斥著滿滿的撒嬌,在意和不捨都那麼明顯,讓人心裡淨是被人牽掛的柔情。
他,就是用這樣的方法,侵入了我的心裡,牢牢占據他的位置。
「我去拿人偶了。」我走到他身邊,將兩個人偶放入他的手心,他的手細細撫摸著,從一個摸到另外一個,「這個是凰,
這個是我。」
那笑容,那呢喃,總帶著幾分淒涼,雖然很淡,卻逃不過我的眼睛。
「還有鮮花餅,剛剛出爐的。」我掰下一塊,送到他的嘴邊,「還是熱的呢,快嘗嘗。」
他張開唇,咬了一口,舌尖舔過我的手指,微微的癢。
「你自己吃,我幫你梳髮?」我儘量讓自己的口氣一如平常那般。
「不要。」
「那我餵你吃,你自己梳髮?」每日這樣的情形都要上演數次,他用他的小任性提要求占便宜,我縱容他的小任性,體會
他獨有的愛戀方式。
「不好。」
「那你說,要如何做?」
「先餵我吃,再替我梳髮。」他噙著笑,滿是靈氣的眼睛轉了轉,一點也看不出是毫無視力的人。
曲忘憂的美,就像那山裡的茶花,野性濃麗,有著山林獨有的充沛靈韻,跳脫飛揚,奪目絢爛。
「喜歡嗎?」我問著他。
「凰送我的,什麼都喜歡。」他低頭念著,手指又一次摩挲過那兩個人偶,愛不釋手。
我相信他說的都是真的,像他出身山林,對於花葉有著獨特的喜愛嗜好,城中這些手工複雜的糕餅食物,卻未必合他的胃
口,可無論我給他吃什麼,他都是歡歡喜喜地接受,即便對他來說十分可怕的臭豆腐,他也嘗試著吃完了。
原因只有一個,因為是我給他吃的,他想要靠近我所有的一切,所以強迫自己接受,想要努力擠入我的生活中。
「你還喜歡什麼,儘管提要求,我都滿足你。」
我的這句話,是門前思量了許久之後的妥協。只要他說,要我送他回族中,我願意陪他走一遭,幫他拿回聖王之位,替他
治療眼睛。只要他說,我就會答應!
哪怕又一次違背了對鳳衣的承諾。
「凰。」他忽然喊了我一聲,然後抬起甜笑的臉,「上次妳曾對我說,觀若城中有特別好吃的五色糕,全是用鮮花做的,
我想去吃,能帶我去嗎?」
我一愣,沒想到他會提出這個要求。
並非我不能帶他去,而是我們一路行來,始終是向著西南而行,這裡是傳說中紋葉族棲息的地方,於曲忘憂而言,也更為
熟悉些。
但是觀若城則是在東南方,不僅與我們一貫行進的路線不符,甚至有些刻意遠離的感覺。
在這個時候,他要遠離紋葉族?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公子們,接客了5》

審定推薦

【讀者一致好評】
「狼大筆下的女主角們,傲立朝堂,生殺予奪,狂妄霸氣,令人折服;筆下的男主角們,風華絕代,性格分明,情深如許,令人嚮往。這就是狼大的文風,痞氣只是表面,那些角色深深印在腦海中,是豪情萬丈或似水纏綿,一筆一畫皆深刻,一刻一痕皆銷魂。這是女子可以主政的時代,女主角的能力才識確實擔得起國,擔得起家,也擔得起那些愛她的男子們。喜歡煌吟的自信與自傲,還有很多美人尚未出現,許多謎題還沒解開,期待狼大寫出後續發展。煌吟的荒淫美人路,嗯啊,很讓人期待的未來呢。」──讀者 pythagoras0314

「本書是《美男十二宮》的續作,但不用顧慮沒看過前作的話會不了解本作情節,因《公子們,接客了》乃是全新篇幅的展開。情節發展饒富意味,我總是很訝異作者能置入些令我實在想像不到的驚豔手法,彷若各色花朵遍路開,爭奇鬥豔,概而論之便是四字——出奇不意。本書女主角的個性是瀟灑氣概、敏智風流人物,而角色一開始的老鴇設定實在有趣,於角色身分的轉換上,作者也是別出心裁。而作者這次在老鴇這個身分當中又置入了一個畫龍點睛的元素──小倌理論,這可是其一將我逗得最樂的部分了,道理直白不呆板,實在是深得人心。本書中的美男,媚、柔、俊、美、勇,各色皆有,其中描寫之細緻玲瓏,似如品味美人瓷肌玉貌,帶來令人久而難忘的霽月雲雨。」──讀者 卿虎

「作者的故事架構依然讓人覺得龐大而深厚,文字間不時有氣勢磅礡之感,且用詞精妙,即便主角罵粗話竟也不覺突兀。且與上一套作品《美男十二宮》的故事設定有明顯不同,我一口氣看完了這本書,實在是讓人欲罷不能啊!目前出現的每個男角都很有魅力!不曉得這次女主角又會將幾位夫君金屋藏『嬌』呢?」──讀者 芴穎

「逍遙紅塵的作品都有一個共通點,故事中段以後劇情都會來個三百六十度的大轉變,虐身又虐心,讓讀者的心情常常跟著劇情大起大落,也因為如此,我們這些書迷們才會如此地為她著迷。讓我最喜歡的片段就屬煌吟在回憶起過去的時候吧,那種哀傷、悲痛也深深地傳達給我,我在那段停留了十分鐘,遲遲不能緩解情緒。」──讀者 anna10tw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公子們,接客了5:夫妻之道就像小倌之道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