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舞姬戀風傳1殿下,請你看看我

舞姫恋風伝


專屬網頁 活動頁面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三年來,只為了見你一面……
鄉下來的小狸貓,舞出華麗宮廷戀愛物語!

★日本亞馬遜書店讀者4.5顆星評價!


隨書附贈:
日本插畫家藤間麗繪製「持劍殿下的修長背影」、「請你珍惜她」、「男子漢的默契」獨家超值精美彩頁!

稻田歉收的那年,為了家計,貧窮少女愛鈴被賣進宮廷,成為為皇帝獻舞的舞伎。在月明星稀的某夜,遇見了太子殿下慧俊,殿下摘下梅枝送給愛鈴,留下邂逅的證明。三年後,慧俊殿下深陷帝位之爭,愛鈴則過著每天遭貴族出身的宮伎們使喚的日子。一個是沒有身分背景的小小舞伎,一個是高高在上的繼位皇儲,兩人卻一起捲入危機四伏的宮廷陰謀中,無權無勢的愛鈴要如何協助慧俊登上帝位?偶像劇般令人怦然心動的浪漫之作!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  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閱讀部落格: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深山薰衣/深山くのえ
12月9日出生,射手座B型。出生於神奈川縣,現居神奈川縣。某大學文學院史學系畢業後,度過多年投稿生涯,終於獲選為第29屆Palette小說獎(小學館由1989~2006年間主辦的少女輕小說新人獎)佳作。
興趣是參觀藝展(七成看的是日本美術作品)和看戲(九成看的是歌舞伎)。喜歡的句子是「可能性(潛力)」與「逃避勝過一切」。很矛盾的人。


繪者簡介 
藤間 麗
3月11日出生,雙魚座A型。漫畫家&插畫家,出生於千葉縣。
擔任深山薰衣的《舞姫戀風傳》系列輕小說插圖。
多部漫畫作品已翻譯成繁體中文版並在台發行。

精采試閱

「……請教我『雪月梅花』。」
面對愛鈴突如其來的申請,真情似乎沒有特別驚訝,只是稍微動了動柳眉。
「我知道現在學還太早,但是無論如何拜託老師教我。」
「……」
貞琴沉思了一會兒,接著抬起臉。
「為什麼現在想要學?」
「……我想要出席皇上的宴會。」
這回驚訝瞠目的換成了貞琴。
「妳……我想過妳有天會說出想要學『雪月梅花』,愛鈴,不過我沒料到理由竟是因為想要出席宴會。」
「我原本也沒打算這麼早提出請求……但是,我無論如何都必須出席這場宴會。」
一眼就好,我想見到慧俊殿下……
不被他人懷疑又不危險,且能夠確認彼此模樣的話,再沒有其他方法了。
「像我這樣卑賤的身分如果學會了『雪月梅花』,是否也能夠參加宴會呢?」
「……」
「果然還是……不行嗎?」
「沒那回事。」
貞琴以意外溫柔的語氣回答。
「妳的身分等等與妳的實力毫無關係。事實上無論哪一場宴會,我都希望妳能夠登場。」
「師父──」
「妳來這裡時,我聽打理教坊的人說買了位鄉下姑娘,打算當作下女留在宿舍勞動,沒必要白費工夫教技藝,於是我跑去看妳,看到別人交待事情就忙進忙出的妳,我心想,這女孩一定能跳舞。」
「……」
貞琴微笑,堅決地點頭。
「我的眼光似乎沒錯。如果沒有周圍好管閒事的目光,我早就把『雪月梅花』教給妳了。」
「那麼……」
「正好我現在很煩惱,事實上宴會只能派四名舞者參加,挑選平常上場的珠燕、玉麗、明豔、翠花、芳綠這五人並不困難,但是必須刪去一個人可就有很多問題了。」
她們各有各個家世背景和財力,一個沒挑好,後頭就會遭她們家裡追究,為什麼自己的女兒沒有上場。
「珠燕和玉麗是不得已必須留下。剩下三人根據實力挑選的話,就是明豔出線,問題在剩下那一人到底要挑翠花還是芳綠,兩邊家世及實力相當,更令我頭痛。」
貞琴站起身。
「三天後就是皇上的宴會。總是把自己的事情擱置的妳,既然說了想要參加那場宴會,就有像樣的理由了──愛鈴,三天內有辦法學會『雪月梅花』嗎?」
「我會做到。」愛鈴乾脆回答。
挺直背脊,挑釁般的凝視師父。
「……既然這樣,我就教妳吧!」
直接迎向愛鈴的視線,貞琴的表情恢復嚴肅。
「相反地,從今天起這三天內,妳不能回宿舍。愛鈴,做好心理準備了吧?」
「……是的!」
如果這是唯一的方法的話──
 
 
愛鈴獨自接受貞琴指導的事情,很快就傳遍宮伎之間。
原本被吩咐要做的縫補衣服全讓佳葉退回,生氣的宮伎們前往練習場想要愛鈴回來做雜工,但是一看到她練習的模樣便全回宿舍去,沒有人有辦法出聲。
貞琴以一把琵琶彈奏「雪月梅花」的曲子,愛鈴配合著曲子跳舞。
偶爾在外頭偷窺練習的宮伎們,會聽見貞琴嚴厲的聲音而發抖。
最後太陽下山,無法繼續參觀,愛鈴仍藉著一根蠟燭的光亮繼續練習。
琵琶聲響徹夜晚的寂靜,這時間只有佳葉仍醒著,送水和簡單的食物到練習場。
天亮後,再次前來參觀的宮伎們驚訝、害怕,觀看愛鈴沒有睡覺持續練習,也有人認為教鄉下來的小狸貓跳「雪月梅花」一點意義也沒有而嘲笑著。
 
然後──
當新月之夜天亮時,貞琴的琵琶停止演奏,愛鈴的舞也跟著靜靜停止。
「……可以了。」
貞琴以沙啞的聲音說。
「我會推舉妳擔任今晚宴會的第四名舞者。──愛鈴,讓皇上看看『雪月梅花』。」
「是。謝謝您……」
低頭鞠躬,愛鈴就這麼倒下。
「愛鈴!」
佳葉跑上前支著愛鈴,但愛鈴動也不動地癱軟在地。
「──貞琴師父。」
一回頭只見貞琴也抱著琵琶倚著椅子,臉色蒼白,不斷反覆淺呼吸。她看向佳葉,重重點頭。
「宴會是晚上,在那之前讓她休息。」
「好、好。」
「幸好她看了珠燕的舞已經學會一半,否則一定趕不及。……她真的很努力。」
「……是的。」
佳葉把愛鈴的手臂繞在自己肩上,扛起她的身體。
「師父。我能不能陪她一同出席宴會?只要待在角落就好。」
「妳就陪她一起吧!傍晚時我會集合大家,大致排練後就要進入春鶯宮了。在那之前叫愛鈴醒來做準備。」
「明白。謝謝師父。──愛鈴,別在這裡睡!動動腳走,再撐一下……」
被佳葉拖著挪動的愛鈴突然睜開眼睛。
「葉……」
「不用說話沒關係,至少要自己走。」
佳葉勉為其難來到門外,幾位剛起床的宮伎大概是過來看看情況,正好站在外頭。她們都是和佳葉一樣是小商人之女,或是最近剛進宮的宮伎。
「……佳葉,要不要我們幫忙?」
「拜託妳們了。扶著那邊。」
「貞琴師父還在裡頭嗎?」
「師父相當疲倦了,也去幫幫她吧!」
「明白。」
有些人和佳葉一起攙著愛鈴,有些人則跑去幫貞琴。
「佳葉、佳葉,愛鈴學會『雪月梅花』了?」
「我不曾看過整支『雪月梅花』……不過如果沒錯的話,她剛才的確從頭到尾跳完了。」
抱著愛鈴的宮伎們發出讚嘆。
「好厲害!連珠燕和玉麗也辦不到……」
「吶,我們能不能去參加宴會呢?我也想看『雪月梅花』!」
「傍晚會大致排練,到時候應該能夠看到。」
「真的?太棒了。沒想到愛鈴真的能夠舞出『雪月梅花』……」
「她原本就這麼厲害嗎?」
「身子靈巧,身輕如燕,加上速度快……」
搬著幾乎失去意識的愛鈴,宮伎們興奮不已。
「我們也必須努力才行。或許沒辦法跳『雪月梅花』,不過如果至少學會『南山春風』或『蒼天舞』的話,或許也能夠參加宴會,替珠燕她們伴舞了!」
「有資格在宴會上表演嗎?」
「只要努力,對吧?沒錯,我們是宮伎,憑藉技藝競爭也是理所當然……」
佳葉默默抱緊愛鈴,協助她往前走。
愛鈴的眼睛完全閉上。宮伎的談話也幾乎聽不見了。
 
 
來到傍晚時分,愛鈴被佳葉叫起,帶往沐浴,接著急忙更衣。
不曉得為什麼除了佳葉之外,其他宮伎也來幫忙紮頭髮或拿點心來。愛鈴不解在自己練舞期間到底出什麼事了。而佳葉只是笑著回答,偶爾也體驗一下受到服侍的感覺。
「……好了,很完美。」
衣裳下襬的紅底布上有金線刺繡梅花,外疊白色薄紗,搭配淺桃色上衣和黃色腰帶,肩膀上披著半透明淺紫色披帛,愛鈴站著。
「再來就剩下髮簪了。」
佳葉說完,遞出藏在身後的髮簪。
全新的銀髮簪上有梅花金工,不過比愛鈴擁有的髮簪多了幾朵綻放的花朵。
「這個給妳,變得華麗些了吧?」
「……佳葉。」
「拿著吧!梅花是愛鈴的最愛,對吧?」
愛鈴羞怯地稍微偏著頭。
「可以幫我插上嗎?」
「好啊!」
佳葉將髮簪插在愛鈴的頭髮上,讓她照照鏡子。
「……好看嗎?」
「好看。」
「謝謝妳,佳葉。」
能夠穿上漂亮衣裳,好好打扮,對於剛剛才醒來的愛鈴來說,簡直就像是仍在做夢。
……我學會了「雪月梅花」吧?我會跳了吧?
「愛鈴,該走了……愛鈴?」
應該已經會跳了才是,畢竟我練習了好久。
……佳葉也一直看著我練習。
「我……應該能跳吧?」
「什麼?」
「……我能跳出『雪月梅花』吧……?」
佳葉一時間張著嘴愣住,接著用力拍拍愛鈴的肩膀。
「喂!妳還沒睡醒嗎?振作點。妳可以辦到,我一直看著。」
「唔、嗯……」
既然佳葉一直看著,就應該不是夢。愛鈴打直腰桿點頭。
「不用擔心,我醒著。」
「該走了。沒有忘了什麼東西吧?排練遲到的話,珠燕他們又要囉唆嘍?」
「忘了東西……啊,有!」
愛鈴連忙打開床舖底下的衣箱,拿出被她忘了的東西。
看到那東西,佳葉呆然出聲:
「妳要帶那種東西上場?」
「……不行?」
「太寒酸了。……欸,算了。話說回來那該不會是──」
愛鈴小心翼翼把那東西握在手裡,微微一笑。
「這是祕密。」
 
 
皇上住在宮殿深處的春鶯宮。
廣大的花園及建築物彷彿體貼臥病在床的主人般寧靜,沉浸在黃昏之中,其中只有一個房間燈火通明。
侍女穿梭在十多名貴族之間倒酒,樂師、宮伎和雜耍的人正等待著宴會開始。
正面有四個空位。
愛鈴在角落等待,凝視著空無一人的座位。
偶爾前面的珠燕和玉麗會窺向這邊,投以不是滋味的眼神。──她們一定聽說了愛鈴學會「雪月梅花」而得以出席這場宴會一事。當珠燕和玉麗每次轉過頭來,站在愛鈴斜後方的佳葉就會代替愛鈴回瞪她們。
終於聽見紛亂的腳步聲,昇貴從裡頭現身,重重坐進其中一個空位裡。
接著,雜役們用轎子扛著一名消瘦且臉色難看的老人進來。旁邊跟著一位化著濃妝、穿著華麗的女性。那就是皇上和昇貴的母親陳妃吧?
雜役們讓皇上坐進椅子裡,陳妃也裝模作樣地坐在皇上旁邊。
愛鈴沒看昇貴、皇上、陳妃。
還有一席空位。
閉上眼睛深呼吸,愛鈴睜開眼睛。
深處的門緩緩打開,出現一名帶劍的年輕人,他後頭跟著一位高個子青年。
「……」
眼眶發熱的愛鈴咬住嘴唇。
慧俊在最後的空位上坐下,慈雲站在他身後,彷彿在保護他。
一直低著視線的慧俊抬起頭。
某位貴族向皇上說些交際話,但是內容完全傳不進耳裡。
──彼此。
無法伸出手,無法呼喚名字或說話。
只能夠以視線交流。
訴說著好想見你──
「那麼,請陛下欣賞──」
開始的音樂與歡呼聲打斷纖細的視線連結。
佳葉扯扯愛鈴的袖子,示意後退。
歌、舞、雜技。慧俊喝著酒欣賞一個接著一個進行的表演內容,同時仍頻頻看向愛鈴。
愛鈴也是,臉雖然面對表演者,視線卻追著慧俊。
明豔跳完舞後,佳葉拉拉愛鈴的袖子。愛鈴轉頭面對佳葉。
「……」
好友默默點頭。
微笑回應後,愛鈴將原本藏在袖子裡的東西拿在手上。
侍童宣布表演名稱。
「舞,雪月梅花。」
現場小聲騷動。
叮──小小的鈴聲響起。
愛鈴緩步向前。
……慧俊殿下。
三年前,我發誓要為你成為全國最好的舞者。
我還沒有做到。
但是……

靜靜舉起一隻手,擺出預備動作。……(摘錄)

影片


舞姬戀風傳1殿下,請你看看我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