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舞姬戀風傳2皇上,不想放開你的手

舞姫恋風伝~廃城の反乱~


活 動 4/1-4/30春季童書展,全館童書任選3本74,套書72折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現在絕不能低頭、絕不能移開視線。
為了慧俊,我必須帶著驕傲迎戰!

★上市好評!日本亞馬遜書店讀者★★★★推薦!
★特別收錄!「愛鈴女僕VS慧俊社長」、「慈雲執事VS千金小姐佳葉及任性公子昇貴」時裝版插畫小專欄!

隨書附贈:日本插畫家藤間麗繪製「舞姬立后」新版登基人設圖!以及高達13幅
精美內頁插圖!

  對不起,皇上,我給您和眾臣帶來了大麻煩……
  但仍然想要自私地這麼說:
  請原諒我想要繼續當您的妻子!
 
  從貧窮的農村被賣進宮內,嚐盡被貴族千金使喚之苦的宮伎愛鈴,克服了重重障礙,成為猿國第三代新皇帝慧俊的皇后。慧俊日理萬機,愛鈴在背後默默支持他,努力扮演好皇后的角色,過著倍受慧俊寵愛的幸福生活。

  某一天,愛鈴突然從皇宮中被擄走了,綁匪威脅慧俊用皇位交換愛鈴,為了愛鈴,為了國家,慧俊採取了行動,籌備兵力進攻受困廢城的愛鈴,擔憂自己耽誤國家、
耽誤慧俊的愛鈴,將會如何面對這個難題?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閱讀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深山薰衣/深山くのえ
12月9日出生,射手座B型。出生於神奈川縣,現居神奈川縣。某大學文學院史學系畢業後,度過多年投稿生涯,終於獲選為第29屆Palette小說獎(小學館由1989~2006年間主辦的少女輕小說新人獎)佳作。
興趣是參觀藝展(七成看的是日本美術作品)和看戲(九成看的是歌舞伎)。喜歡的句子是「可能性(潛力)」與「逃避勝過一切」。很矛盾的人。

繪者簡介 
藤間 麗
3月11日出生,雙魚座A型。漫畫家&插畫家,出生於千葉縣。
擔任深山薰衣的《舞姫戀風傳》系列輕小說插圖。
多部漫畫作品已翻譯成繁體中文版並在台發行。

譯者簡介 
羊曉綿
在譯界打滾多年,隨時迎接新挑戰,以新名字重新出發的流浪譯者。

精采試閱

這時,慈雲率領衛兵和在中途召集的州兵趕到了西申關的陣地。
    雖然他發現慧俊顯然沒有吃好、睡好,但他沒有多說什麼,重新配置了陣地,確
認了目前的情況。 
    「我們目前有四百兵力,即使交鋒,也不會輸……」
    「我們要主動攻擊嗎?」
    「……不。」
    慈雲瞥了一眼坐在角落不發一語的慧俊,立刻轉頭對隨從說:「盡可能避免交鋒。」
    「但他們也有武器,既然召集了戌州的人,應該想要打一仗吧……
    「……如果對方的人質不是崔后,馬上就去痛擊他們。」
    一名隨從小聲地說:
    「崔后殿下的弟弟也在那裡,雖說崔后殿下是人質,但應該不會傷害……
    「你是說修安吧,……問題在於崔后本身。」
    「嗯……?」
    慈雲抓了抓頭,也壓低了嗓門。
    「我告訴你,這種時候,崔后會覺得自己遭人擄走,是她的錯。」
    「……明明是擄人的傢伙幹了壞事。」
    「如果崔后會這麼想,陛下也就不至於那麼憔悴了。」
    崔后現在一定很自責,也很痛苦。慧俊瞭解這一點,所以也同樣感到痛苦。一旦
雙方交戰,導致人員死亡,將增加皇上和皇后的痛苦,慈雲不希望看到這種情況發生。
    慈雲眉頭深鎖,看著西申關附近的地圖。如果連夜潛入廢城,把愛鈴營救出來,
之後就可以展開攻擊,但廢城周圍是一片空空蕩蕩的平地,只要一靠近,立刻會被人
發現。
……那裡派了幾次使者過來?」
    「白天和傍晚來了兩次,那個使者還真膽小。」
    「不知道還會不會再來一次……
    這時,站崗的衛兵走進帳篷找慈雲。慈雲走出帳篷,衛兵帶他走去隔壁帳篷。
    「怎麼了?」
    「對方派來的使者白子魁投降了。」
    「投降?」
    「已經扣押他了,要向陛下稟報嗎?」
    「好,如果沒有危險,就帶他過去。」
    慈雲走進衛兵的帳篷,發現一個臉色憔悴、體型乾瘦的男人坐在那裡。
    「聽說你投降了。」
    「……對。」
    「我不能輕易相信你,你為什麼投降?」
    子魁垂頭喪氣,無力地搖著頭。
    「因為我……害怕。」
    「……
    「我的確……的確希望卯州繁榮昌盛,所以,聽到門下侍中和伯堅說,可以成立新國家……新的兔國,我想……老家的人應該會很高興……但是……
    慈雲蹲在子魁面前看著他的眼睛。
    「既然你有膽量來投降,真希望你可以帶著崔后過來。」
    「對不……
    「你把裡面的情況告訴我們,還有你知道的所有事。你敢說謊,小心你的腦
袋。」
    「嗚……
    帳篷外突然一陣騷動,慈雲回頭一看,慧俊剛好走進來。
    「……皇上,您等在那裡就好,我正準備帶他過去。」
    子魁空洞的雙眼抬頭看著慧俊,整個人隨即緊張起來。
    慧俊的強烈怒氣絲毫不亞於白天和傍晚的時候,憔悴的臉上更充滿了威嚴。
    「不用了,在這裡偵訊他就好,朕只想問一件事。」
    慈雲默默地往後退了一步。
    蠟燭的燭光搖晃,彷彿在顫抖。
    「……愛鈴在哪裡?」
    這句話如刀一樣冰冷─但不知道為什麼,聽起來有點哀傷。
  
 
 
     抬頭看著月亮。
風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雲也幾乎不動了,圓月出現在天空。
香泉坐在椅子上,把臉埋在抱著的琵琶上睡著了,她的疲勞應該已經達到了極限。愛鈴覺得她陪著自己不吃不喝,實在令人不捨,剛才應該叫香泉吃一點東西。自己也累壞了,但是,無論飢餓和口渴都無所謂。
    「……
    遠處的火光越來越密。慧俊那裡應該聚集了兵力。……也許將會有一場戰鬥。
    愛鈴坐在露台的地上,靠在石欄杆上嘆著氣。
    即使在這種時候,自己仍然想要見到慧俊。她覺得這樣的自己太懦弱。如果這一
切都是噩夢,只要閉上眼睛睡著,當再度醒來時,平安地躺在春鶯宮的寢宮內,不知
道有多麼幸福。
    ─好想見到慧俊……
    如果因為娶自己為皇后,才會發生這種事,她覺得自己死也心甘。但是,自己仍然想看他一眼─只要一眼就好。
    在臨死之前,想要再看看慧俊。
    ─對不起……
    請原諒我想要繼續當你妻子的想法。
    雖然我知道我沒有資格請求你的原諒,但仍然想要自私地這麼說。請你原諒我的
這種自私。
   
    這時,傳來一陣倉促的腳步聲,她張開眼睛,看到公淳跑了進來。坐在門口的伯
堅抬起頭。
    「怎麼了?」
    「子魁呢?」
    「他不在這裡。」
    「……啊,那傢伙果然逃走了。」
    「你說什麼?」
    聽到動靜,香泉動了一下。她醒了。
    「到處都找不到他,之前派他去當使者,他似乎嚇壞了。」
    「膽小鬼……,連三天都撐不住。」
    今天才第二天。伯堅嘀咕著站了起來,鳳晶也上樓了。
    「不在這裡嗎?」
    「對,他好像逃走了。」
    「真沒出息……就連我都可以在這種破地方忍耐了。」
    原本還有一個來自卯州白藤郡的男人,他看起來不像是會參與這種叛變的人,所
以一定嚇壞了。愛鈴坐在原地,香泉把椅子端到她面前。
    「娘娘,對不起,我一直佔著椅子……您請坐吧!」
    「謝謝……
    愛鈴坐在椅子上,香泉靠在椅子旁。
    「原來妳們醒了。」
    公淳心浮氣躁地走到愛鈴身旁。
    「妳老公還真薄情寡義,我們只要他拿出玉璽來交換妳,只不過是印章而已,他
卻說如果不把妳送回去,就要判我們死罪,根本沒辦法談嘛!」
    「那當然……
    太好了─
    絕對不能為了自己放棄皇帝的象徵,幸好慧俊充分瞭解這一點。
    愛鈴直視公淳。
    「玉璽是皇帝珍貴的東西,絕對不是你這種人可以碰的,當然,也不可以和任何
東西交換。」
    「哼……
    公淳難掩煩躁地笑著,整張臉扭曲著。
    「搞什麼,看修安那樣子,以為妳也是鄉下不經世事的小妞,妳說話倒是很有皇后的架勢嘛!」
    「放肆─」
    香泉氣得跳了起來,想要衝過去,愛鈴單手制止了她,面不改色,鎮定自若地
說:
    「我是皇后。」
    ─對,沒錯。
    雖然自己很沒出息,雖然慧俊可能無法原諒自己,也可能不再承認自己是皇帝
但此時此刻,自己仍然是這個國家的皇后。
    「你可能認為我只是幸運成為皇后的鄉下小妞,但我是堂堂正正的猿國第三代皇
帝陸慧俊的妻子。……你敢擄走一國的皇后,造成天下大亂,你的罪行也絕對輕不
了,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愛鈴挑釁地看著公淳、鳳晶和伯堅。
    ─即使真正的罪人是一直沉溺於慧俊的寵愛中,前一刻還表現得不像皇后的自
……
    現在絕對不能低頭,絕對不能移開視線。
    為了挑選自己成為皇后的心上人,現在必須帶著驕傲迎戰。
    原本只能隱約聽到動靜的廢城內,突然傳來好幾個聲音─
外面發生了狀況。雖然大家都察覺了,但所有人都被愛鈴的氣勢震懾了,沒有人動彈。
「鳳晶……鳳晶,公淳哥、伯堅哥……
    走廊上傳來一個充滿稚氣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在哭。從樓下衝上來的修安雖然沒有
哭,只是哭喪著臉。
    「好像有人來了,軍隊來了,他們打進來了。」
    修安的叫聲消除了雙方的僵持,三個人同時回頭。
    「什麼?軍隊?」
    「怎麼可能?門下侍中不是說好讓他們無兵可派嗎?」
    「會不會是州兵?應該可以召集到這些人手吧!」
    「但下面的人說遭到突擊,打起來了。」
    愛鈴和香泉吃驚地互看了一眼,她們從露台的欄杆向下張望,但石牆太厚了,看
不到下面的情況。
    「香泉,按住椅子。」
    「好,您小心點。」
    愛鈴爬上欄杆,但下一層樓的露台突出來,還是無法看到地面的情況。
    「看不到,要下去才有辦法……
「─這和原本說的不一樣!」
    愛鈴從欄杆上走了下來,回頭一看,發現公淳逼近到伯堅面前。
    「不是說好只在這裡關三天嗎?不是說他們會在這段時間內,在那裡搞定一切
嗎?」
    「三天還沒到。」
    「不是說,這三天什麼都不用做,也不必打仗,只要把皇后關在這裡就好,為什
麼下面打起來了?」
    「那些傭兵都是無賴,他們喜歡鬧事才會來這裡。」
    「那付錢給他們,叫他們在這裡乖乖守三天不是沒有意義嗎?況且,皇上為什麼
這麼早就來這裡?不是說好中途會安排刺客,讓他無法來這裡嗎?」
    「如果刺客無法下手,就要展開談判。事到如今,只能迎戰了。」
    「開什麼玩笑……
    「小聲點。─伯堅,是你叫我們相信門下侍中的,既然門下侍中指示在這裡乖
乖守三天,你趕快去制止下面那些人。」
    原來根本不是為了兔國復辟,或是振興卯州……他們被人利用了,被京城的貴族
利用了。
   修安一臉害怕地看著爭執不休的公淳他們。
外面的嘈雜聲越來越大聲,好像有什麼東西相碰的聲音。─是劍。
    「……
    ─開打了。一切都完了……
    到頭來,自己還是無能為力。
    ……也許無法阻止兔國的腐敗和戰爭的曾祖父,當年也曾經體會到相同的無力
感。
    曾祖父拋棄了自己的身分。
    ……身為皇后,卻無能為力。
    「娘娘……
    愛鈴忍不住雙腿發軟,蹲了下來,香泉擔心地跪在她身旁。
    愛鈴緩緩抬起頭,對香泉露出微笑。
    「……可以為我彈琵琶嗎?」
    「啊?」
    「麻煩妳了。」
    香泉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還是從袋子裡把琵琶拿了出來。
    「準備好之後,就閉上眼睛,聽到我的指示,就開始彈。……知道嗎?把腦袋放
空,彈到最後。」
「好……
    「修安。」
    愛鈴呼喚著躲在鳳晶身後的弟弟。
    原以為姊姊一定會破口大罵的修安聽到她平靜的語氣,抬眼看著她。
    姊姊沒有生氣─當然不可能。
    修安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姊姊看似微笑的平靜表情下拼命克制的情緒。
    「姊……姊姊……
    「修安。……修安,你為什麼想在京城讀書?」
    「啊?」
    「你原本讀書是為了什麼目的?」
    「這……
    ─因為想要見到姊姊,原本以為到了京城,就可以和姊姊住在一起……
    看到弟弟咬著嘴唇,不知該如何回答,愛鈴露出無奈的表情。
    「你無法回答吧?也對,我一直以為你讀書是想對這個國家有所貢獻,如果是這
樣,你就不可能做這種事。」
    「……
    「你以為姊姊會罵你?……我不會罵你,你闖下這麼大的禍,已經不該由我來懲
罰你了。」
    「……呃!」
    打鬥的聲音越來越大。
    聽起來就像是人們彼此傷害的聲音。
    「……修安,你姊姊曾經很幸福。」
    一行眼淚從愛鈴的右眼流了下來。
    修安─鳳晶、公淳和伯堅都看著愛鈴。
    香泉坐在地上,閉上眼睛,抱著琵琶。
    「香泉。」
    「……是!」
    「開始彈吧……為我彈『雪月梅花』。」
    香泉深深吸了一口氣。
    愛鈴轉身站上椅子─飄然跳到石造欄杆上。
    修安叫著姊姊的聲音被琵琶聲淹沒了。
    這裡離地面好遙遠。
    愛鈴開始在這個多處坍塌的石牆上起舞。
    聽到子魁交代說,趙門下侍中要求他們拖延三天的時間,慧俊立刻採取了行動。
現在是第二天晚上,也許第三天的明天早上,那些士兵會展開攻擊,他希望在此之前營救愛鈴。
    慧俊提出要假扮成子魁闖入廢城,慈雲立刻出面制止。
    「陛下和他的長相和身材完全不同,不能亂來。」
    「但這是最確實可靠的方法。」
    「陛下,我知道您打算親自出馬,但您在進入廢城之前,外面有兩百兵力。而且,如果那個男人的話屬實,裡面還有門下侍中的家兵。」
    愛鈴目前在樓閣的頂樓,修安他們在樓下那一層,從城門到愛鈴所在的地方,必
須二度經過外側的階梯,中途有二十名趙吉勝的家兵站崗。─他們應該不是在監視愛鈴,而是在監視修安他們。
    「……朕並不認為可以騙過廢城裡面的人,但只要衝進去,二十個人左右應該可
以對付。」
    「真是的……
    如果完全行不通,還可以阻止,正因為可行,才更加棘手。
    慈雲抱著雙臂,故意嘆了一口氣,仰著頭。
    「那就正面突破嗎?」
    「嗯?」
    「騎馬正面攻擊。─由陛下率領五十個人第一批衝進去,其中十名精銳和陛下一起衝進去,其他人在城門前阻擋城門外的人。如果那些傭兵很懶散,這些兵力就可
以對付他們;如果他們驍勇善戰,就再派兩百名步兵。」
    「……好。」
    月亮還掛在天上,而且是滿月。進入廢城後,完全沒有任何藏身之處,只能全力

衝破。(摘錄)

舞姬戀風傳2皇上,不想放開你的手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