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三采網路書店
  2. 文學小說
  3. 華文創作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開啟你的驚人天賦
 

星光

ぼくは愛を証明しようと思う。



定價:380元 
優惠價:79 300元    
數量:
   (庫存 > 10)



內容簡介

“ 無人自願為惡 ”

以正義為刃,誰  粉飾邪惡?

呂秋遠律師首部長篇小說

在犀利善辯的律師身分之外,他,以文字書寫著被社會所遺忘的角落,

帶我們走入最不願意面對的真實,以及諷刺而赤裸的真相,

在看似旁觀者的背後,藏著一直以來對於人性的溫柔觀照。

“ 天上的那些星星,可能早就已經毀滅了,

只是因為星光傳到地球來,還需要一點時間,所以我們還可以看到這些星光。”

現在看到的,其實都是過去的累積。

性侵不成後殺人的案件,在物證與人證都完整的情況下,為何依然疑點重重?

司法體制究竟保護的是被害者還是殺人犯?

在媒體與網路輿論的關注下,真相是否已有偏頗?

《噬罪人》《噬罪人2:試煉》作者──呂秋遠律師首部長篇小說,

巧妙的結合司法體制、家暴、性侵、媒體亂象、網路霸凌、校園....等問題,

書中沒有批判,只想傳達:「沒有壞人,只有不得已的人」。

一連串尖叫聲劃破寂靜濕冷的冬夜,半身赤裸的女孩從鐵門竄出,
為何瘦弱的她會說出:「死亡才是結果」這六個字?

高中女生的母親與外婆雙雙被人殺害慘死,而自己卻全身赤裸的逃過一劫。目擊證人指稱看到一男子雙手是血從這一家逃離,高中女生的好友與目擊證人紛紛躍上媒體,是否影響著媒體與辦案方式?何以當物證與人證都充分的情況下,從警察、律師到檢察官,都感受到一股微妙的不安感?

作者簡介

呂秋遠

所有的訴訟都來自人性的悲哀與無奈,而外表嚴肅、內心柔軟的呂律師,總是用同理心去了解每個當事人,讓所有委託人除了借重其法律專業外,也非常倚賴他的心靈鼓舞。在網路所發表的法律故事經常讓粉絲獲得感動與啟示,因此觸發律師出書的意願,希望更多人能藉此讓更多人感受並理解人生的無常與人性的脆弱!《噬罪人》《噬罪人2:試煉》的出版,引起各界注意,榮登暢銷書作家的行列。

作品:《噬罪人》《噬罪人2:試煉》

FB:搜尋關鍵字「呂秋遠」

作者序

 

這本書早在半年前就應該可以寫完,但因為自己的生活太過於「充實」,這些人的「人生」就這麼暫時停頓,直到九月初才正式完稿。但是完稿以後,對於小說裡的每個人,我都還是念念不忘,歷經將近一年的相處,我似乎真的覺得他們就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我筆下的人物。

撰寫長篇小說,是我自己長久以來的心願,因為我相信,說故事這件事,是讓某些想法深入人心的最好方式。去年偶然在新聞上,看到日本北海道的南幌町,發生了一件女孩殺害自己母親與祖母的案件,但南幌町的區民,竟然連署希望能夠對女孩輕判,這案件引起了我很大的興趣,想要探究背後的故事,究竟什麼原因,會讓一個未滿18歲的女孩,殺害自己的至親?在理解新聞背景後,我開始嘗試把一些虛構的元素加入,想要探討一個主題,就是選擇。

常聽到「格言」這麼說,「人可以選擇放棄仇恨、選擇原諒」,但仇恨是「累積」的,原諒是不是就可以「立即」?而當仇恨累積到一定的程度,或許原諒就不會再是一個選項,有人會用遠離的方式處理,但是也有人會選擇以暴制暴的方式面對。哪一種是正確的?就法律來說,可能是前者,但是選擇後者,在情緒上能不能過得去?又或許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在忙碌的律師工作中,還要經常撰寫臉書,分給小說的時間其實是很少的,因此我開始可以理解德國律師作家席拉赫(Ferdinand von Schirach)暫停律師工作,專心寫作的原因。在寫作時,我跟這些人對話,必須心無旁騖,而諮詢電話、與當事人對談、開庭、寫狀,又會占去我大部分的時間,只能在一段與世隔絕的環境裡,長時間寫作,我對於這樣的環境,格外珍惜,因為太過稀少。是以,我對於筆下的人物因此感到很抱歉,讓他們晚了半年說出自己想說的話。故事不是我寫的,是他們共同創造的,他們只是透過我的鍵盤,編織出自己的人生與情節而已。

書籍目錄

1聽見下雨的聲音

2後青春期的詩

3手寫的從前

4以父之名

5放肆

6入陣曲

7瘋狂世界

8將軍令

9為愛而生

10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

11說謊

12想自由

13天真有邪

14神祕嘉賓

15殘酷的月光

精采試閱

Chapter1 聽見下雨的聲音

   這場靡雨已經連續下了三天,這在冬天的台北不會少見。氣溫在這幾天突然下降到十度上下,濕度加上溫度,讓人體對於天氣變化的感覺更加敏銳,路上穿著大衣的人,明顯比前幾天增多了。

   不曉得為什麼,那天凌晨一點許,王建州翻來覆去睡不著,乾脆走出家門,把自己包得緊緊的,希望可以抵禦突然而來的寒意。他點燃一根香菸,靜靜的站在家門口,想想自己為什麼失眠,香菸的火光,一閃一滅,在暗黑的夜裡特別醒目。

   他捻熄了香菸,準備要進家門,卻聽見轟然一聲的鐵門開關聲音,他不耐煩的皺了眉頭,看來不知道是哪個夜歸沒有公德心的人大聲的關閉鐵門。然而立刻伴隨一連串的尖叫聲,他隨著叫聲的方向看過去,一個瘦弱的小女生,渾身是血,上半身赤裸的從鐵門裡竄出來,哽咽的說:「不要殺我」,然後蹲在摩托車旁邊,彷彿以為這幾台摩托車可以遮住她的恐懼。
   他不知道這個女孩是誰,但是下意識的把自己的外套脫掉,不顧外面的靡靡細雨,衝過小巷弄,把外套披在她肩膀上,遮住她上半身赤裸的身軀。他低下身體靠近她的時候,才發現她的身上到處都有細微的刀痕。她的身體十分瘦弱,不知道是因為冷還是恐懼,不斷的顫抖。看到這樣血腥的場面,不知道是溫度太低,或是太殘酷,他也打了一陣哆嗦。女孩乾裂的嘴唇上,已經看不出血色,身體上的傷痕卻還不斷的滲著血。她瑟縮在鐵門旁的角落,用發抖的聲音說:「救我。」頭一側,她竟然昏厥了過去。王建州頓時慌了手腳,旁邊的狗叫聲越來越大,也陸續有鄰居醒過來。他滿手都是血,用惶恐的聲音對著圍觀的兩個路人說,「報警!」


***************

   潘志明來這裡當偵查佐不過半年,但是他從事這個工作已經二十幾年。早些年人家常講,當刑警走路有風,但是現在卻有很多人要回鍋穿上制服當警員,原因就在於偵查佐已經不像過去,有比較多油水,但是除了辦刑案外,卻有很多雜事與公文得做。潘志明對於雜事沒有興趣,他喜歡偵辦刑事案件,只不過因為他的個性不喜歡跟上司互動,結局就是很難被選入台北市刑警大隊工作,加上「先前那件事」,他始終也沒有升遷機會。

   潘志明有妻有女,但是太太早就想跟他離婚,他對這樣的情況倒是處之泰然。他常講,「好的刑警就是要拋妻棄子」。這句話說得豪氣,但其實帶點辛酸。他喜歡在麵攤吃飯,他總是在下班後,找轄區中的麵攤,輪流去吃,順便跟老闆聊天交朋友,他說,切仔麵、豆乾、海帶就是「國民美食」。

   凌晨兩點,他終於處理完「春風專案」的公文,他用「一陽指」一字一字的敲打完鍵盤,別人十分鐘可以完成的報告,他卻要一小時,每次偵辦案件,對他最痛苦的事情不是調查證據,而是做筆錄。
   「幹!打報告比起躲在草叢裡抓毒販還痛苦!」潘志明伸了懶腰,準備下班。偵查隊辦公室裡的人還是很多,幾個同事還在忙著處理毒品的案件,但他決定去巷口的便利商店買一碗熱騰騰的泡麵吃,然後回家睡覺去。

   潘志明經過另一個同事的電腦前,他還在訊問一個嫌犯,才剛滿十八歲,因持有制式手槍被逮捕。
   他翻了一下這件槍砲案的資料,「你十八歲?」嫌犯沒理會他。
   「大白天的,在台北市區開槍恐嚇別人,你很屌嘛!」他繼續說。
   「他一直不肯說出是誰給他槍的。」他同事無奈的說,「十八歲,刑法上都已經有責任能力了,最少判五年以上,如果供出上游的話,還有機會減刑,他不知道在堅持什麼。」

   他低頭湊過去那個嫌犯的耳邊,講了一段話,然後笑嘻嘻的看著他。
   那嫌犯突然震動了一下,看著潘志明說,「真的嗎?」
   「我有說錯嗎?上次我跟他喝酒的時候,他當面跟我講的。」
   「給我槍的人是斧頭幫的帶頭,他只跟我說,叫我去恐嚇那個角頭,這個罪判很輕。」
   少年不爽的說,「幹!他竟然把我當作交槍的工具。」

   他拍拍同事的肩膀,「剩下的給你問了。」

   旁邊另一個同事好奇地問潘志明,「你跟嫌犯講了什麼?」
   「我只是跟他說,每年我們分局都要槍枝的績效,你老大跟我們很熟,所以故意叫你去開槍,這樣我們才能抓你。而且,是你老大跟我們舉發你的。」
   「你認識他老大?」同事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當然不認識啊!但是他們都是這樣的,叫小鬼出來交槍。」他輕描淡寫的說。

   他步出分局大門,點了根菸。外面有點冷,不過因為室內全面禁菸,所以他也只能在外面抽煙。天氣微微下著雨,他正在想等等要吃什麼樣的泡麵。
   「學長,有人報案。」值班的警員走出大門,意思很明白,他大概沒辦法下班了。他沒多說什麼,只跟那位警員點點頭,「你去啊!我要去吃早餐。」

   那位警員苦笑,「這可是殺人案。從我調來這裡,都已經快十年了,從來就沒聽過轄區有這種案件,要麻煩你跟其他同事走一趟了。」
   他聳聳肩,反正肚子餓也睡不著,地點也在附近而已,就當作免費為國家加班,總比打字好多了。外面的溫度很低,大約只有十度上下,他披上了外套,跨上了自己的摩托車,往黑暗中騎去。

***************

   警方很快的以黃線把事故現場包圍起來,那是一間老公寓的三樓。台北市裡有許多這樣的老舊公寓,正在等待所謂的都市更新,這些公寓的外牆大部分已經剝落,也有頂樓加蓋或陽台增建。潘志明把摩托車停在黃線外,推開一些圍觀民眾,直接拉起黃線進入現場。斑駁的紅色鐵門半掩,樓梯間只有一盞昏黃的燈泡,好像隨時會熄滅。有一名穿著制服的派出所警員已經在現場,潘志明對他點點頭,隨口問了他什麼狀況。

   「很慘。家裡只有三個人,死了兩個。母女都死了,剩下孫女還在。但是她什麼也不肯說,而且全身都是傷痕。阿嬤七十一歲,媽媽四十一歲,除此之外,還不知道詳細情況。」
警員嘆口氣說,「我從警校畢業這麼久,還沒看過這麼慘的情況,兩具屍體死狀很慘,你自己看。」
   「孫女呢?幾歲?在哪裡?」潘志明問。
   「十七歲,已經送去醫院了,據說狀況也不好,不過沒有生命危險。」他說。

   這房子約二十幾坪,不過令人意外的是,格局很簡單,只有兩間房間,加上盥洗室與小客廳。外婆與母親的屍體都在客廳。
   空氣中有濃厚的血腥味,伴隨潮濕的牆壁散發出來的味道,格外讓人不舒服。

   外婆的喉嚨被切斷,血液已經凝固。客廳的家具有些混亂,有幾張椅子跌落在地上,桌上的物品也被揮到四處,看來這裡有打鬥的痕跡。而母親就躺在沙發上,身體上有好幾刀,不確定哪裡是致命傷。地上到處都是血跡,看來還需要一點時間蒐證。他揮了揮手,請派出所的警員聯繫市刑大的鑑識組前來蒐證。與此同時,他也透過地檢署的勤務中心,聯繫值勤的檢察官,雖然已是凌晨三點,然而這是重大刑案,他也只能請檢察官儘速確認現場能不能移動。
   他拿出相機來,在每個有血跡的地方拍照。他注意到有個菸灰缸,裡面是空的,卻還有些許的菸灰,但是他嗅了四週,竟然聞不到任何的味道,就是一股發霉、混合著鮮血的空氣,充斥在公寓的客廳裡。

   在等待檢察官接起電話的時候,他鉅細靡遺的把公寓裡所有的環境拍了下來,他意外的發現,只有兩個房間,一個是外婆的,另一個是母親的,那女孩的房間在哪裡?他走到後陽台,發現一條狗鍊,地上還有一個碗,難聞的臭味又撲鼻而來,但這次不是血腥味,而是餿水的味道。一個藍色的餿水桶,就擺在後陽台的盡頭,但是,沒有任何動物。

   只有一張椰子床,髒兮兮的鋪在後陽台,還有一條很單薄的棉被,對照他身上穿著的厚重冬衣,格外醒目。

   「報告檢座,目前正在等台北市刑警大隊的鑑識組來現場進一步採證。分局同仁已經初步拍照,也把可疑的證據扣押在案,請檢座指示。」他聽到警員用電話跟檢察官陳報目前的狀況。「唯一的生還者,也就是孫女,已經送到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沒有生命危險,等她身體康復後,我們會請同仁去做筆錄。另一位目擊者,現在已經在分局接受同仁訊問中。」
  目前台灣的法醫數量嚴重不足,因此當有他殺的刑事案件發生,地檢署要進行相驗時,幾乎都沒有正式的法醫師,而是由沒有醫師執照的檢驗員負責第一線調查死因的工作,如果檢察官在相驗後進一步決定要解剖,地檢署人員就會聯絡法務部法醫研究所,以安排正式的法醫師,但是因為法務部法醫研究所的法醫師人數有限,又要負責全台灣的解剖工作,所以大部分死者沒辦法立即處理,要等候一陣子,才會有法醫師進行解剖程序。

   年輕的警員雙手合十,用顫抖的聲音對著兩具遺體祝念,「請妳們盡快協助我們,早點抓到凶手。」

   潘志明冷眼看著這個警員,因為這件事情謎團實在太多,他暫時也還沒辦法理出頭緒,
只能等鑑識組進一步蒐證。他的肚子突然咕嚕咕嚕的叫,他摸摸肚子,現在應該要去吃碗泡
麵的。不過,他還是決定先返回空盪盪的家裡補眠,等睡醒以後,他要好好的跟那位女孩談
一談。

   他走出公寓,沒想到竟然有記者已經到了現場採訪。他看了一下手錶,早上五點鐘,這些記者果然太認真。他不想理他們,直接跨越封鎖線,往巷口的便利商店走去。有個記者認識潘志明,神祕的攀住他,「長官,我剛剛問了幾個鄰居,據說這個媽媽的狀況不單純,而且還有個男人經常會進出她們家,你知道這件事嗎?」

   潘志明沒說什麼,只拍拍那個記者的肩膀,「有消息我會跟你說。」
   他太需要好好睡一覺,只是不知道,等待他的會不會是惡夢。


***************

   林翊晴已經昏迷了兩天,在這兩天,警方持續的派駐警員在病房門口。這件命案在第二天以後,立刻成為全國新聞的頭條,不斷有記者希望可以訪問這位生還者,對於她的狀況,醫院基於保密原則,當然三緘其口,而警方在林翊晴還沒清醒前,也不敢掉以輕心,畢竟凶手是誰,目前還毫無頭緒。

   倒是在這兩天,新聞媒體持續發燒,標題大多非常辛辣。「獨居母女慘遭殺害!首都治安亮紅燈。」「暗夜割喉!殺人凶手仍在逃!」「幼女獨活!母女慘死!」等等的標題,搭配僅憑猜測、非事實的內文,卻讓全國民眾為之沸騰,SNG車就在醫院外守候,而事故發生的地點也有記者駐守在其外,訪問一無所知的鄰居。

   昏迷兩天後女孩終於醒了過來,潘志明在徵求醫生同意後,趕緊到場製作筆錄。

   兩位女警在病房外,對著潘志明點點頭,低聲的對他說,「她早上醒過來到現在,一直都沒有說過話。」
   「妳好嗎?」潘志明勉強的擠出這句問候的話,但是隨即覺得自己很蠢,拍了一下自己的頭,他自言自語的說「當然不好。」
  林翊晴面無表情的看著他,然後再度閉上眼睛。

   潘志明沒有放棄,還是跟她說,「妳知道妳媽跟阿嬤都過世了嗎?」
   林翊晴沒說話,臉部表情一點變化也沒有,看不出她到底是憤怒還是悲傷。
   「妳知道凶手是誰嗎?」潘志明追問。
   她銅像般的表情,像是在跟潘志明示威,「我一句話也不會講的。」
   「是妳殺了他們嗎?」潘志明冷不防說出了這句話。
   林翊晴震動了一下,但隨即恢復正常,她還是不開口。
   「好吧!」潘志明無奈的笑了一下,「我會再來看妳的,不然法官也會直接傳喚妳。希望到時候,妳是證人,不是被告。」
   林翊晴聽到這段話,竟然開口說話:「這當中的差別是什麼?」
   潘志明覺得有些訝異,她醒來的第一句話,竟然是問他「被告與證人的差別是什麼」?
   「被告呢,就是被告,也就是犯人。證人呢,就是作證的人,原則上不是犯人。」潘志明硬著頭皮用最簡單的方式回答。
   林翊晴完後,又閉上了眼睛不說話。
   「妳倒是說說話啊?」潘志明急了,「現在所有人都在等妳的消息,究竟這件事情的真相是什麼?人是誰殺的?妳看到了什麼?」

   沉默許久,大概是十分鐘吧!但就像是一世紀一樣的長。林翊晴突然又開口,「她們死了嗎?」
   「她們?」潘志明有些不解,「妳是說妳阿嬤與媽媽嗎?她們已經不幸走了。」
   林翊晴的臉部肌肉抽動了一下,但是沒有說話。
   潘志明繼續問她,「妳希望她們死嗎?」
   林翊晴張開眼睛看著潘志明,「你覺得我希望他們死嗎?」

   聽到這個答案,潘志明有點錯愕,「我不知道,但是我想問妳,她們現在死了,妳怎麼看起來一點也不難過?」
   「不是我殺的,我幹嘛要難過?」林翊晴回答。
   這個答案讓潘志明覺得非常的詭異,誰殺的跟是否難過有關?她難道不是她媽親生的,抑或真的是她殺的?
   「所以,妳可以告訴我當時的情況了嗎?」潘志明耐著性子問她。
   林翊晴索性閉上眼睛不再理他,「我頭還是很痛,想要休息一下。我只能跟你說,我是受害者,不要對我這麼兇。」

   他頓時覺得洩氣,如果她願意講些什麼,或是反應很慌張,至少他還能有點頭緒,但是她鎮定、毫不難過的樣子,竟然讓他直覺凶手很有可能就是她。
   潘志明無可奈何,只好自我解嘲的說,「既然妳不想在這裡說什麼,我對於妳想保持沉默的作法也愛莫能助,妳就去跟法官說吧!總之我會先把妳當被告移送,真兇就讓他逍遙法外好了。」
  林翊晴聽到這些話震動了一下,然後對潘志明開了口:「黃澤遠。他是我媽的男朋友,跟她年紀差不多。」

   潘志明迅速的把這個身分與名字記在腦海裡,這算是收穫嗎?他只能苦笑,再回到辦公室想辦法找出這個重要的「嫌疑人」。他把整條街的監視攝影器都調過來,仔細的觀看。當時確實有幾個人在相近的時間點出現在公寓附近,但是因為監視器的畫面實在太過模糊,沒辦法鎖定特定人物。

   他再用林翊晴給他的名字去查詢,結果發現全國竟然有十五個人同名同姓。他自嘲的笑了一下:「還好,只有十五個。」跟她母親差不多的年紀,約莫五十餘歲的男人,只剩下三個人,他心想,或許應該直接到戶籍地找他們,但是找得到嗎?或者說,真的有這個人嗎?

   他走到警局門口,點燃了一根菸,時間是早上九點。這時候,電話突然響了。
   「潘志明先生嗎?我是你女兒潘昭盈的老師,她現在站在教學大樓的樓頂上,我們沒有人能勸她下來,可不可以拜託您現在過來?」話筒那端的聲音,聽起來非常焦急。
   他心裡震了一下,「我立刻過去。」
   顧不得電腦還沒關,一把抓起了鑰匙,騎了摩托車立刻往女兒的高中飛奔而去。

影片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星光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