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三采網路書店
  2. 專欄推薦
  3. 好讀推薦
分類主題
 
專欄推薦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開啟你的驚人天賦
 
 

沒有她穿得下的漂亮衣服,就像沒有她穿得下的美滿愛情。

2019/4/23  
  

照片來源:張西 instagram @ayrichang 

文/張西《二常公園》

那晚傅里熱烈的親吻幸子,幸子閉著眼睛,彷彿全身上下由這些日子所受的思念之苦都正在被傅里的吻一個一個抵消,歡愛之後傅里抱著幸子。「妳瘦了。」傅里說。「我要當主播呀。」幸子說,傅里知道幸子並不真的想當主播,不過是介意那天的玩笑話。傅里把幸子抱得更緊一些,將臉埋進她的長髮:「我不想要妳來懇親,其實是不想要他們看見妳。」傅里說:「我希望被看見的妳是美美的。」幸子有些聽不懂。傅里繼續說:「下次懇親日妳再來。」幸子的心臟忽然被這句話刺穿,刺穿的地方出現一個黑洞,她感覺到自己正在往下深陷。

「什麼意思?」幸子問。

「沒有。」傅里說完後將自己的唇覆上幸子的唇。

幸子再也無法真心地熱烈回應,她開始學著假裝熱烈。就像她在那些等電話的日子裡,慢慢學會怎麼假裝不沮喪。原本僅是玩笑話組成的鏡子脆弱地被這一刻打碎,幸子覺得自己掉進了一個沒有底部的深淵,只要她想起傅里的這些話,她就會持續墜落。


………

幸子決定去買一件新衣服。

昨天洗完澡後,幸子站在房門後的掛鏡前面看著自己,她不敢看太久,她從傅里的話語中得知,這不是一個足夠美麗的身體。她得去買一件好看的衣服來遮蔽它。像是一個祕密行動。幸子特別穿上輕便的服裝,她想著,若要試穿,穿輕便一點也好穿脫。

對於美和醜的認識,是從傅里開始的。

從前幸子總是獨來獨往,對幸子而言,好不好看的外表都沒有差別。有時候她甚至喜歡自己普通且偏向不好看的外表,那讓她能繼續不被打擾的生活著。

會認識傅里,是在大一新生訓練的時候,幸子不想接觸人群,便偷偷跑到空教室,閒著沒事就在黑板上畫起了畫。傅里是別系的學長,帶著系學會的同學們找空教室吃午餐,便恰巧闖入了幸子所在的教室。幸子一見有人進來,什麼話也沒說,尷尬地趕緊離開。傅里看著黑板上的畫作,覺得非常驚喜,於是想到這個女生也許可以替自己的系上畫營隊的海報,便走出教室追了上去。只是傅里追上去後,幸子不願意和傅里有更多的交流,只是匆匆離開。後來開學,兩人選上了同一門通識課,傅里認出了幸子,邀請她和自己同組做報告,兩人才稍微熟絡了一些。

幸子的第一次戀愛便是傅里,傅里成為了幸子的窗,帶著幸子看見以前未曾發現的風景,同時也為自己的世界添增了其他的顏色。原先都是很繽紛的,在幸子把初夜給了傅里之後,幸子偶爾會閃過一絲猶疑,這將會是髒污的色塊,還是迷人的筆觸。

幸子知道自己與東區的女孩們格格不入,她的身邊沒有像電影裡那些懂得流行與時尚、心急地想要改造她的人。這一步她得自己開始。

幸子平常穿的衣服是偶爾逛夜市買的,總是能穿就好,那幾件輪著穿,壞了或鬆了才買新的,衣服的顏色不過度鮮豔,款式也普通。這是幸子第一次逛街,她看楊思之都跑去東區買衣服,便搭上公車往東區的巷子裡逛。還好是平日下午,東區沒有像假日那樣擁擠。幸子隨意地選了一間沒有什麼人的小店走進去,裡頭的衣服按照顏色分著類。服務員坐在櫃檯埋頭用著手機。

幸子拿起一件白色的雪紡上衣。服務員走上前,露出制式的笑容:「那件one size噢。」幸子愣愣地看著服務員。服務員故作不尷尬地說:「因為雪紡紗沒有彈性,我想說妳比較豐滿,怕妳穿了會不舒服。」幸子雖然沒有看向服務員,但餘光已經將服務員臉上所有的表情都攬了過來。幸子靜靜地將衣服放回去,裝作不在意地又逛了一會兒,然後走出那間小店。

接著幸子刻意地尋找有更衣室的小店。她在小店內選了一件深藍色的背心洋裝。

「麻煩這邊請噢。」這間店員親切許多,幸子覺得心裡舒坦了一點。

幸子走進更衣室,她脫下身上的T-shirt與運動褲,將洋裝套上,她很高興,洋裝套上了,雖然手臂的線條不漂亮,但至少她穿得下。幸子想看看自己的樣子,才發現這更衣間裡沒有鏡子,鏡子在外頭。她刻意地等人比較少的時候,才緩緩地打開更衣室的門。幸子走到更衣室的門外的鏡子前。

「噢,小姐,這個後面的拉鍊妳沒有拉到。」剛剛那位親切的店員走向自己,露出大方的笑容:「妳別動,我幫妳。」

幸子吸了一口氣,然後開始憋氣。她聽見拉鍊的聲音,她感覺到店員用力地將拉鍊往上拉。好不容易,那拉鍊拉上了。幸子很高興。

「謝謝妳。」幸子說。

「妳皮膚比較黑,深藍色很剛好。」那位店員和幸子一同看向鏡子說道。

幸子害羞地點點頭,然後走回更衣室。幸子在更衣室裡露出淺淺的笑容。

然後她聽見微小的「啪」的一聲,拉鍊被扯壞了。幸子的笑容瞬間消失。她將洋裝脫了下來,把拉鍊壞掉的部分包在裡面,讓外面顯得還是好完好樣子。

「我要這一件。」走出更衣室後,幸子說。

「好,那我幫妳拿一件新的。」店員伸出手想要接過這件展示品的說道。

「沒關係,這件就好。」幸子沒有將洋裝遞上:「我不小心弄壞了。」幸子說:「對不起。」幸子的道歉彷彿不是在為弄壞的衣服,而是自己的體態。

店員的表情有些尷尬,然後才將洋裝接了過去:「那……我就幫妳結帳囉。」幸子是知道的,這不可能歸還給店家。幸子禮貌地點點頭。

幸子提著好看的紙袋,像是提著別人的東西。走出那間小店後,幸子往更後面的巷子走,接著選了一個鐵門拉下來的門前的階梯坐下。幸子覺得自己是做錯事的孩子,她無法停止想要道歉的意念。那個下午幸子沒有再拿起任何一件衣服。沒有她穿得下的漂亮衣服,就像沒有她穿得下的美滿愛情。坐在階梯上,幸子想起傅里,可是傅里的臉卻逐漸變得模糊,而傅里說過的話被大聲地複誦。

如果有一天,幸子想著,如果有一天,傅里真的創業了,需要前往一些正式的場合,需要一個漂亮的女伴,自己真的是適合傅里的人嗎。就算,就算真的哪天瘦下來了,能夠和他去一些被社會的標準嚴格把關與一一淘汰後的光鮮亮麗的場合,她的黑皮膚適合嗎,她的單眼皮適合嗎,她那張不好看的臉蛋,適合傅里嗎,適合傅里想要的未來嗎。她會不會成為傅里的絆腳石呢。

幸子嘆了一口氣。天真浪漫的愛情擺在社會規則面前,自己似乎就無福消受了。

──本文摘自張西《二常公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