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專欄推薦
  3. 好讀推薦
分類主題
 
專欄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訓練孩子做自己的總經理

2022/2/22  
  

文/《做孩子需要的媽媽,就好》最暖心的教授媽媽 郭葉珍

 

滿是憤怒、失望、傷心的陳媽媽來找我。她說她兒子很聰明,但就是人懶又有選擇困難症,只要讓他自己做決定,就會拖拖拉拉辦不成事。為了讓他盡快融入學校、融入社會,跟上大家的腳步,從小她就得幫兒子決定大大小小的所有事。

 

幸好兒子很乖也很聽話,時間到,切掉網路,他也就乖乖去睡;叫他去上補習班就乖乖去上課。果然兒子不負媽媽所望,在她形容「孩子最大的潛能被我激發出來了」的情況下,如願考上了台大。但陳媽媽沒想到,兒子住進台大宿舍後,沒了她的指導就開始打電動。兒子還告訴她說,其實他常打電動打到想吐,但如果不打,內心就會有一個「我不喜歡這裡」的聲音出現,然後越來越大聲。於是他連課也不去上,最後從台大退了學。

 

知道兒子不喜歡他讀的科系後,陳媽媽也問過兒子:「要不然你自己說,你想要讀什麼系?」但兒子說不出來。於是她再一次幫兒子做好所有的安排,再一次兒子又不負眾望考上了另一所國立大學。但一脱離媽媽的管轄範圍後,台大事件再度重演,最後兒子還是離開了學校。這下真的炸鍋了。周圍的親朋好友也紛紛耳語,大家都在討論這件事究竟是誰的錯。

 

陳媽媽委屈地來找我,說:「我究竟做錯了什麼?我還有別的選擇嗎?面對一個有選擇障礙、有拖延症的孩子,眼看車子就要撞過來了,我能不一把把他拖過來,免得他被撞死嗎?」

 

我完全能夠瞭解陳媽媽的兩難。因為我的確看過許多慢條斯理的小孩,你不逼他,他就靜靜坐在那裡一整天也不動。只是陳媽媽原本的善意,卻在孩子不符合社會期待、被退學時,變成千夫所指的「控制」了。

 

和陳媽媽談話的當晚我作了個夢。夢裡,我任教的大學宣布,以後各個科系要自負盈虧,老師的薪水與營運經費要自己去賺。所以我馬上跳出來計畫和分配事情,但大家都指責我規劃的方向他們不喜歡,還覺得我分工不均。後來我說要不大家都來說說,自己「想要」和「應該」做的事吧。然後整個晚上的夢,就在聽著每個人的「想要」和「應該」,那個夢好長好長,超累的。

 

醒過來後我躺在床上回想整段夢境。發現一個人要搞清楚自己的「想要」和「應該」就已經很難了,更何況還要說出來?難怪作一個夢得花這麼久的時間。而且說出來後,除了別人要聽得下去,還得跟他們的「想要」和「應該」協調,最後得出一個大家都願意試試看的方向,真的很不簡單。

 

那難道就沒有更簡單的方法了?我想了又想,覺得如果是像疫情這種緊急事件,還可以來個強人領導,登高一呼。但人生日常就是這種不斷協商的過程,否則就會如夢裡的那樣大家都不滿意,於是耳語、嫌棄,發出種種抱怨,事情也會因大家的抗拒而停滯不前。然而再轉個念想想,畢竟要有共識、有效率,也是需要花時間去培養的,所以「拖磨」也只能算是必要之惡吧?

 

放手讓他自己去找答案

一個星期後陳媽媽又來會談。我問她:「妳會開始幫孩子安排課業、決定生活大小事的原因是什麼?」

陳媽媽說:「我兒子缺乏計畫與領導自己的能力。你得具體指給他看,說這是你的目標、你得如何做,他才會有動作。妳不這麼做,他就像一家公司沒有了總經理,每個員工都坐在那邊像廢物一樣,但妳明明知道這些員工的能力都很強,所以才令人氣到跳腳。」

我說:「於是妳就自己跳進去,成為兒子生命裡的總經理。只是一開始這個策略的確很成功,但後來就行不通了,是嗎?」

陳媽媽:「對!上大學以後就沒有用了。我也沒辦法當他的總經理,因為太遠了我管不到,也不知道他讀了什麼,不能再幫他規劃。」

 

我問:「如果時間倒流,妳覺得可以怎麼做,讓他變成自己的總經理?」

陳媽媽思考了一下,自言自語地說:「國小?不行,這樣老師就會來告狀,說他這個忘了、那個忘了。國中?更不可能,高中?高中對於讀哪所大學的影響很大,所以不能賭也不能放手。」她搖了搖頭,又說:「我想不出任何放手的時候。」

我繼續問:「那妳在當他的總經理時,心裡是怎麼想的?」

陳媽媽回答:「我會想你沒寫作業,明天會被老師罰,班上同學也會看不起你。學校也是很現實的修羅場。所以我會直接規定他,功課幾點要寫完,要不然就罰他不能看電視之類的。」

我說:「如果把妳想的變成問句,由兒子自己來找答案呢?譬如,作業沒寫完會發生什麼事?」

陳媽媽說:「他只會強辯說老師不會罰他,同學不會看不起他。」

我說:「但妳知道老師一定會罰他。」

陳媽媽說:「對!一定的。小學老師一定會罰他。」

我說:「好,如果真的讓老師罰他,讓他得到應得的後果呢?妳說要是老師真的出手罰他,他還不會改善嗎?」

陳媽媽說:「但我沒辦法這麼做。這樣老師就真的會不喜歡他了,也只會覺得我是個不負責任的媽媽。」

我說:「所以聽起來為了成為老師眼中負責任的媽媽,妳就一路幫兒子負責任,負責到兒子成為不負責任的人,而妳成為千夫所指不負責任的媽媽。」

 

陳媽媽嘆了口氣:「哎,當初為了止住小痛,怎麼會想到現在卻反而變成大痛。我現在該怎麼做才好?」

我說:「把總經理還給妳兒子當嘍。」

陳媽媽說:「無為而治?不管他嗎?不管不行啊,老師。我也曾經試著不管他,但他就真的自得其樂,整天在家摸來摸去、晃來晃去。」

我笑說:「剛開始當總經理還沒經驗嘛!不然妳可以去問他問題,引導他想答案啊。」

陳媽媽說:「我看,他得要想很久。」

我說:「就讓他想很久吧!他已經兩次都依照妳的意見走,結果去了他不想去的地方,最後只能打回原點。所以這次就讓他自己去練練,要練多久?不知道,但總是得開始。總有一天他會練到不用妳提問,也能自己去規劃與決定。或許,他想的不是妳要的答案,也不是妳覺得有效率的做法,但他做了自己的總經理,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了。」

 

陳媽媽說:「可是他如果要想十年呢?」

我說:「那妳就不要幫他交網路費、電話費,不要煮飯給他吃,也不幫他洗衣服,妳覺得他還能想十年嗎?」

陳媽媽說:「其實不管是算命的說,或者依我看他的能力,要是他願意往金融方面發展一定會有好結果,也能省下很多路,但他為什麼就是要把事情搞得那麼難呢?」

我說:「就如妳說的,那也得要他願意。問題是人就像一間公司,是由好幾個部分組成,有很多不同的想法和渴望。我們也得跟自己協調好,瞭解自身的『意願』到底是什麼。上次妳來找我的那晚,我作了個夢,夢見我在幫同事分配工作,但無論怎麼分,大家都不滿意。

而妳就像夢裡的我,無論怎樣做兒子都會不滿意。所以妳只能放手給他自己去做決定,就算很花時間,還是要把決定權交給他。過程中他的內心一定會有很多拉扯,但妳仍要給他時間去摸索和協調,或許看他跌跌撞撞會讓妳很心疼,然而要知道,他已走在當自己人生總經理的道路上了。」

教養孩子都是媽媽的事

或許得先操控另一個長子

再去處理其他孩子

是說別人的兒子好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