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親子教養
  3. 教育現場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做孩子需要的媽媽,就好:教授媽媽郭葉珍〔聽、愛、馭〕三步驟,化解衝突,讓孩子願意聽你說


活 動 2022/7/1-8/31暑期童書展:全館童書3本74折、童書套書72折起、滿1200送三采直式創意提袋乙個

定價:380元 
優惠價:79 300元    
數量:
   (庫存 > 10)





內容簡介

別人家的孩子總笑得好可愛?
別人當媽媽都好優雅?
別人臉書的照片幸福美滿又安康?

──別傻了!當媽怎麼可能不崩潰──
如果把育兒當打怪,父母功力才剛提升,
精英怪也跟著大升級,永遠沒有終止線。

——請相信!孩子不是壞——
他是愛著你、也想被你愛的小可愛



講不聽?愛作對?
每家的孩子都一樣

教授媽媽郭葉珍曾經單親一打二,隻身前往海外,完成學業、工作、家務又同時顧好兩個孩子,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雲淡風輕的言談,是她經歷過一切困難,為自己找到的親子溝通之道。

親職教育專業┼正念┼30年實戰
教授媽媽郭葉珍〔聽、愛、馭〕三步驟

Step 1 聽>>聽見孩子的聲音、同理孩子
Step 2 愛>>畫一條舒服的相愛界線
Step 3 馭>>不教而教,像黑幫老大般的親子相處

親子雙箭頭傾聽
聽懂孩子說→孩子願意說→讓孩子聽你說

feat.親子圖文作家~兔包
兔包含淚畫出媽媽的崩潰真心話,
原來媽媽先接受了自己,孩子才能學會好好愛身邊的家人。

Q.為孩子做多少才算好媽媽?
從孩子的角度來看,其實他也不會期待你先幫他打出一條血路。他只需要你好好愛他、聽他說話,在挫折的時候支持他、幫他找資源,而這些是你可以做,更是別人做不來的。
→你不需要學別人媽媽,只要做孩子需要的媽媽就可以了。

Q.孩子不聽話,怎麼辦?
郭葉珍家中很少有什麼規定,然而一旦有規定,那就是清清楚楚。要是東西玩完之後耍賴不收,也不會跟孩子你來我往地討價還價,反正有收好才可以到下一關(譬如吃點心或出去玩)。這樣比叨唸更有用一百倍。
→原則很簡單,規定要少,執行要嚴。

Q.如何激發孩子的潛能?
激發潛能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擋他的路」!或許現在一時間看不到成果,但他會從摸索、做錯中學習,會有成就感,最後就可能有新東西冒出來。
→允許孩子走進一扇他想進去的門,也許他將再打開另一扇門

Q.孩子就愛唱反調?
有些孩子會為了反抗父母故意去跟不恰當的人在一起,因為用盡所有的力量想跟父母對著幹,沒有多餘力氣理性思考,以致忽略了跟不恰當的人在一起的不舒服感。而當孩子因此承擔後果時,千萬不要說:「你自己活該!」而要說:「好的,我尊重你的選擇,如果你有不舒服的地方再告訴我。」因為這是一場實驗,不是一種處罰。
→與其讓孩子用力對抗父母,不如讓他自己去發現不舒服的地方。

Q.叛逆期到了怎麼辦?
青少年就像黑幫的小弟或獅子群裡的年輕獅子,隨時想著要怎麼鬥倒老大以證明自己的厲害,再加上荷爾蒙作祟,他們會不斷地挑釁與試探,因此,老大必須一次一次透過恩威並施的方式,來證明自己依舊是領導者,並讓小弟在一次次的試探中學會規矩。
→拿出氣勢、恩威並施,讓孩子有信心可以繼續仰賴你。


【本書特色】

◆3步驟相處之道
【超安心!對話技大升級】
看懂、聽懂,不再恐慌不安。

36則相愛心法
【超頭痛!每個媽媽都想問】
從別人的經歷找到安心和療癒。

◆15齣崩潰日記
【超同理!原來媽媽都一樣】
笑著哭、哭著笑,育兒不用那麼難。

作者簡介

最暖心的教授媽媽 郭葉珍

曾經是個無憂貴婦,經歷老公財產蒸發、離婚自保、單親撫養,成了為五斗米折腰的「跪婦」。
現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幼兒與家庭教育學系副教授,是學生、家長、老師最信賴的諮詢對象。
2018年3月成立個人粉絲團,一篇名為〈不靠學歷的職涯路徑〉的發文,觸及率突破30萬,引來天下雜誌、今周刊、風傳媒、三立、未來family等媒體爭相報導。著有《我們,相伴不相絆》、《和自己,相愛不相礙》,甫出版便拿下博客來即時榜Top 1。
 
郭葉珍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everythingsoeasy/

作者序

與孩子同在,讓他當自己的英雄。


晚上十一點多,兒子敲我房門,聲音有些緊張地說:「媽媽,我剛剛要去加油,從地下室上坡時警示燈忽然亮起來,油門變得很敏感。」
我說:「哇,那一定嚇死。」
兒子說:「對啊,差點撞上牆壁。怎麼辦?明天清晨要去載老闆和客戶到工廠。」
我判斷一下,他這時候的「怎麼辦」不是真的要問「怎麼辦」,而是正在煩惱,這麼晚了,要不要通知老闆,於是接話:「對啊,現在都十一點了,打給老闆會不會太晚?要留言嗎?」兒子想了一下說:「等老闆起床看到留言要應變就太晚了,我再試試。」
果然兒子早已心有定見了。
電話接通了,兒子和老闆談妥應變計畫,跟我說:「處理好了,媽媽晚安。」
我說:「晚安。」

這是我和兒子日常的對話,然而我們都知道,這簡單的對話,非常容易擦槍走火,演變成一言不合,兩個人都不舒服。因此,當兒子因為車子故障而有些緊張時,我不是說「不要緊張」,也不是「好險沒事」,而是「哇,那一定嚇死。」反應了他的狀態,與他同在。
當他在思考「怎麼辦」時,我沒有指責他「到這個時候才去加油,早點去加油不就早點發現了嗎?」,我也不是直接出意見給他,而是說出他背後可能的考慮「對啊,現在都十一點,打給老闆會不會太晚?」反應了他的考慮, 與他同在。
說來每個人都有解決問題的能力,但是需要有人在慌張失措之時了解他的心情,與他同在和陪伴。
因為有人同在與陪伴,原本被擾動的杏仁核得以安歇,有了餘裕可以啟動前額葉理性思考,想出原本就已經有的好辦法。

我們不需要當孩子的英雄,幫他解決問題。
我們只需要與孩子同在,讓他能夠當自己的英雄。

然而,要怎樣才能夠成為孩子需要的媽媽,讓孩子當自己的英雄呢?本書將如此雙箭頭親子溝通分為三步驟:〈聽—正正地看著孩子〉、〈愛—在舒服的界線下相愛〉與〈馭—不教而教〉。
在這個我與兒子的日常對話中,我就像所有的媽媽一樣,聽到兒子碰到問題時,反射動作就是想幫他解決問題。但,等一下!聽!聽聽孩子說什麼?他需要我幫忙解決問題嗎?還是驚慌之時需要有人聽他說?如果我牛頭不對馬嘴地出手幫忙,會不會反倒好心沒好報,讓兒子感到不信任而不舒服?因此,我在第一章〈聽—正正地看著孩子〉談到聽見孩子的聲音與同理的重要性。

在第二章〈愛—在舒服的界線下相愛〉中,我談到了不越俎代庖,讓孩子處理屬於自己的議題。如前述的例子,雖然我早就想好要如何解決這個燃眉之急了—開我的車載老闆、客人去不是很簡單嗎?根本不需要吵醒老闆。然而我還是勒住了舌頭,讓兒子自己想辦法,畢竟只有他才有全面性的資訊去權衡該不該把老闆吵醒。即使這是個不圓滿的決定,他也才能夠從經驗中學習,成為更好的決策者。然而當媽媽的要拿捏這個界線談何容易?在這裡,我將會使用幾個故事與您分享如何和孩子有個舒服的界線。

第三章談到〈馭—不教而教〉。不教?孩子怎麼會呢?可是教了,孩子可能不僅不感謝,還嫌囉唆,更糟的是,回家嘴巴閉緊緊不跟媽媽談心,讓媽媽好傷心。在前述的例子中,或許是我擔任過秘書、國際交流主管接待外賓時碰過驚嚇與挫折,在一次一次分享我的考量、挫折與領悟中,我的孩子沒有親身經歷也有了臨場應變的能力。我沒有特意教,但兒子的確學會了點什麼。身教是「不教而教」的一個技巧,在本章,我還提到其他訓練孩子成為自己的總經理的方法。
期待在閱讀完這本書,妳能得心應手地成為孩子需要的媽媽。

繪者簡介

兔包

同卵雙胞胎的娘,還有一個總是把老婆畫成光頭魔王的老公-菜朝。出生在很脫線的家庭,現在自己也組了個脫線的家庭。
出過兩本圖文書、一本畫冊,寫過幾首歌,目前住在台北,過著宅到不行的家庭生活。
FB、IG:兔包

書籍目錄

STEP1 /聽/ 正正地看著孩子
▎取得當父母的執照 
▎不聽話,先抓起來再說? 
▎當孩子的導航 
▎有一種餓,叫周圍的人覺得你餓 
▎啟動孩子的前額葉 
▎與欲望拔河時 
▎自我控制的學習 
▎摔一次,就學會了 
▎多花幾分鐘,後續才輕鬆 
▎超前部署的吃苦實驗 
▎把洪水猛獸當成資源 
▎突破框架,把自己撐成大船 


STEP2 /愛/ 在舒服的界線下相愛 
▎媽媽的一百種語言 
▎放下執著,放過自己 
▎沒有白走的冤枉路 
▎一起拓展生命經驗 
▎別開自卑的一槍 
▎要抗壓先跳坑 
▎羞辱只會幫倒忙 
▎究竟在生誰的氣?
▎在下墜的時候接住他 
▎愛得舒服又有安全感


STEP3 /馭/ 不教而教的幕後推手 
▎釐清議題的責任歸屬 
▎化身教於無形 
▎別衝動,馭子如下棋 
▎規定要少,執行要嚴 
▎當個黑幫老大般的老媽
▎有意義才有學習動力 
▎不必栽培小孩,只要栽培自己 
▎失敗被看見又何妨 
▎勇於認賠殺出 
▎不過是生活轉向而已 
▎到底要不要稱讚? 
▎看見孩子的能力 
▎訓練他做自己的總經理 
▎最厲害的管理,是讓孩子管好自己

精采試閱

▎取得當父母的執照

怒氣沖天只會讓你聽不到孩子的聲音,
來,靜下心,看著眼前的他,好好地聽他說。

「唉呦,髒死了,你趕快去洗手!」有一回在餐廳吃飯,隔壁桌的媽媽一邊擦桌子一邊罵孩子。
孩子小聲抗議:「妳說我不可以離開妳兩步。」
媽媽繼續擦著桌子。「髒死了、髒死了!還不趕快去洗?你快去洗手!」
孩子提高音量:「妳說我不可以離開妳兩步!」
媽媽大怒道:「我叫你去洗手,你是聽到了沒有?」
孩子這時跟著喊叫:「妳說我不可以離開妳兩步!」
媽媽盛怒之下抓著他的手,搖晃拉扯地喊:「你要我講幾次!叫你去洗手,你聽到了沒有?!」
但這孩子還是一直哭喊:「妳就說我不可以離開妳兩步!」
周圍用餐的人群逐漸安靜下來,看著這一對母子。媽媽意識到鄰桌的眼光頓了一下,降低音量說:「你那麼大聲幹什麼?」
奇怪的是,即便母子正在爭吵,同桌吃飯的爸爸,竟然是自顧自地吃著他的牛肉捲,連抬頭看一下都沒有。

我一邊慢慢吃著我的沙拉,一邊思考:「為什麼那位媽媽聽不到孩子的回答?」是因為太過焦慮(可能是對髒很敏感或是太累),把力氣都放在焦慮上,所以聽不到孩子的聲音?又為什麼那位爸爸只顧著吃東西,看都不看?是他認為管教孩子是女人的事?還是他早已學習到不要插手,以免被咬?
無論是為什麼,這都讓我想起立法委員王婉諭(小燈泡的媽媽)所說的,不是靠立法就能解決隨機殺人的問題,更重要的是家庭和教育,從根本著手。
但我也得肯定,這位媽媽一定是一位很用心的媽媽。其實在進入瘋狂擦桌子之前,母子間原本的對話也很美麗,這位媽媽總是盡力回答孩子提出的任何問題。只是當孩子把東西撒到桌子上,她頓時就怒氣沖天,再也聽不進任何聲音。就像很多的父母,在絕大多數的時候都是好的,可一旦遇到某些壓力,便無法冷靜、無法用理性的方式來處理事情,因此只會大吼大叫。
然而,這會使得孩子又愛他的父母,又恨他的父母。在矛盾與愛恨交加之下,孩子胸中鬱著的那口氣,就可能轉換成各式各樣的結果。

就像開車要有駕駛執照才不會撞死人,或許,當父母也要有父母執照才不會傷害小孩,更進而不會傷害到別人。至少有了父母執照,會知道小孩子不乖除了打罵以外,還有別的辦法,或者沒辦法時會知道要去找人幫忙,也知道要去哪裡找人來幫。

放下焦慮,眼裡只有孩子
當然我也知道做父母的難免會覺得小孩很吵,一下子要這個、一下子要那個,讓人無法靜下心來做事。想起我在加拿大讀書時,兩個小孩年紀還小,也很常遇到這種情況。當時我是怎麼解決這問題的?

在加拿大讀書的第一年,我和朋友宜珍同住,我們各自有兩個小孩。每天我們都會帶著筆電,去公園遛小孩。第二年我搬到西島。除了過往每日的公園活動外,還加買La Ronde遊樂園的季票,週末時我都會帶孩子去遊樂園。他們去玩遊樂設施的時候,就是我的讀書時間。也因此回台灣後,剛好我在新竹教書,便就近買了六福村的年票,固定在每週三下午帶他們去玩。
所以我的孩子對我的印象是:我一直跟他們去玩。但其實哪有,只有他們在玩而已。
讓他們以為我一直都跟著一起玩的祕訣是—只要他們跟我講話的時候,我所有的念頭、我的眼睛裡就只有孩子。我告訴自己:「『人』最重要,書不會跑掉。」只要孩子跟我說話,我一定立即「放下」書本,心裡、眼裡只有孩子。所以他們才會有媽媽一直跟他們在一起的感受。
因此,我的孩子們的大肌肉運動非常充足,在公園、遊樂園把能量都發洩光了,回家也能靜下來做功課,沒有「過動」的問題。而我也因為把握每個他們去跑跳的時間讀書,一點一滴地讀了不少書。

唯一的缺點是,可能他們小時候玩太多了,現在反而很宅不愛玩了。

 

▎在下墜的時候接住他

就陪伴他哭、陪伴他失落,不要在情緒當頭要求轉念,
給他一些掙扎的時間,
幾次之後孩子就會成長了。

這個週末,我哥又在懟我那強大的小我,明明論文寫不過一年在頂級期刊發十多篇的教授,卻偏偏還是喜歡硬幹,要求自己的論文也得在頂級期刊發表不可,搞得身心俱疲。
其實我哥以前在長庚醫院工作時,也被要求要寫論文,但他只想行醫,所以很阿沙力地直接換到不用寫論文的醫院。還跑去印度修行半年,再到美國學健身半年才回台灣繼續行醫。他懟我說,我的小我太強大,根本沒人在乎我文章在哪發表,只有我自己死抓不放。

後來過幾天一位朋友跟我談起她女兒,說女兒在好學校的資優班就讀,但能力有點跟不上,她跟老公看了很心疼,覺得女兒去普通班或許會更自在、有信心。可是她女兒不死心,用求的、用作弊的,無所不用其極就是想要留在資優班。
朋友說:「我想不通,這不是顯而易見的事情嗎?就算是用求的、用作弊的方式,也只能短暫地留下來而已,這樣搞只是讓自己闖禍、沒自尊,划算嗎?到底要怎麼做孩子才肯放手?」
我安慰她說:「妳已經說了該說的、做了該做的。她需要一些掙扎的時間、哀悼她的失落,才會願意放手。」
朋友問:「為什麼孩子非得往一條此路不通的死胡同走呢?」
我說:「當人投入大量的感情和注意力在一件事情上時,那件事就變成『我』的一部分,事情成功與否,自然也就和『我』是否成功劃上等號。如果這時硬要把事情抽離,就像是把自己的一部分割掉,肯定是痛徹心腑,所以我能理解她即使得用手段也不願意放手的堅持。」
朋友說:「說到這,我和她爸看她這麼執著都好害怕,怕她以後失戀也那麼死心眼的話,豈不是要去跪求人家,或者會不會做出什麼傻事。」
我說:「所以啦,現在先讓她經歷這個過程,也算是好事。這時候妳就陪伴她哭、陪伴她失落,讓她知道下墜的時侯有人會接住她。幾次以後她自然就會習慣失落,認識到失落也是成長的一部分了。」
講到這裡,我的心裡也悸動了一下,於是對我內心的小朋友說:「我知道在頂級期刊寫論文可以讓我們安全上壘、有個安身立命的工作,所以要你放手真的很難。可是我看你抱著這個又燙又重的目標已經很久了,如果你累了想放下也沒有關係。我們都準備好了,只要你放手,我們就會接住你。」

每個人的生命階段都會有那麼「一件事」和自己密密相連,失去它彷彿等於失去全世界。要和那件事告別,的確不容易,好好地去接受自己就是會哭、會失落,會有想幹傻事的衝動吧。但千萬要記得,這一切都會過去。
放手時,記得把自己接住,好好哭一哭,去吃點好吃的,做一些讓自己舒服的事,做一些日常會做的事。而身邊的親友們,看到所愛的人執迷不悟時, 別急,你只需要在旁邊看著,在墜落的時候接住他就好。然後接受他哭,陪他去吃好吃的,陪他去做一些他喜歡的事,這樣就夠了。
記住,孩子的生命裡不缺勸他的人,但絕對需要一個能接住他的人。

轉念在被了解後
給予孩子足夠哀悼失落的時間後,若有需要再來引導他轉念。我有個學生最近因為男朋友入伍心情不好,我在家傳訊息安慰她。想到我兒子也當過兵, 而且是那種會給大兵日記回信的兵,對於這類心情應該很有經驗。於是我問兒子,以一個過來人的身分,會給因當兵而分隔兩地的情侶什麼建議?
兒子說:「我會安慰他們說,現在只需要當四個月的兵,我以前得當一年,更早的人還有當兩年的、三年的。你們現在只要分開四個月而已,已經很幸運了。」
我說:「這樣他不會覺得被打槍嗎?」
兒子說:「人不就是要比較過,才知道自己很幸福嗎?」
我說:「是沒錯,不過我是這樣想的,如果你今天在學校被老師罵,回到家我卻說:『你那算什麼?我們以前都是被老師用藤條打,比起來你已經很幸運了。』我想你大概會火冒三丈吧?不過,你說得也對,人都是比較之後才知道自己的幸福。但是到底要怎麼說,才不會讓人覺得我們在打槍他,然後又能因為有比較而感到自己的幸福呢?」

和兒子討論了半天後,我想到一個在專業工作上的建議做法,說:「我自己的經驗是,幼兒會因為手上的三明治被分成兩半而放聲大哭。即使你一直跟他講說,只是分成兩半但總量還是一樣也沒用,他只會更生氣、哭得更大聲。可如果你懂得他的難過,讓他哭一下、哀悼他的失落,他就不會一直執著在沒人懂他的三明治被分成了兩半,一下就會忘記跑到別的地方去玩了。」
兒子說:「所以就算我很清楚這件事不值得難過,卻還是要懂他,不要急著教他也瞭解?」
我說:「看起來人性是如此。」
兒子不解地問:「難道不能去教一個人看到自己的幸運、知道感恩嗎?」
我說:「可以。不過不能在對方情緒的當頭要他轉念,轉不過來的。要等他平靜,能進入一個省思的狀態時再來探問,這麼做或許會引發他思考,看到自己的幸運。」
兒子問:「那要怎麼問?」
我回答:「我們可以等對方感到自己已經表達完了,也有被充分了解後, 用一種懂得他的痛的方式來問:『分離真是很撕裂的事情啊!不曉得以前那種要當兩年、三年兵的人是怎麼熬過去的?』」
兒子笑說:「哇!媽媽高明。」

當別人正處在難過的情緒時,就算他只是丟了一百元,這種你覺得微不足道的事,你都不能對他說,丟個一百元算什麼?還有人年紀輕輕就得癌症呢! 你要做的是懂他、接納他,用他的方式來哀悼失落。
當然不是說不能說教,更不是怕講話踩雷就什麼都不說,而是教育要在一個對的時機,用一種感同身受的方式、用提問的方式,來引導當事人跳脫自己的觀點,看到更寬廣的世界。
所謂轉念,是人在被了解後,願意抬起頭來看世界而自然發生的。

 

 
▎當個黑幫老大般的老媽

拿出氣勢、恩威並施,
讓孩子有信心可以繼續相信你、仰賴你,
尊敬你為一家之主。

前一陣子,朋友女兒瞞著家人偷偷和網友見面。幸好學校老師覺察有異, 趕緊通知家長,大隊人馬展開一場追逐,很快找到了人。果不其然,這個網友並非善類,有誘拐、拍攝影像威脅少女的前科。事後朋友與老公對女兒的判斷失去信心,尤其看到她仍不斷用社交軟體與人聊天時,更如驚弓之鳥,懷疑女兒根本沒有學到教訓。
只是跟朋友的談話中,朋友也提到女兒在得知之前那些被拍照威脅的女孩遭遇時,一度默不作聲,後來還發現她連續很多天都嚇得睡不著,也帶她去身心科就診,希望她能好睡一點。

我跟朋友說:「聽起來妳女兒確實知道差點羊入虎口,才會瑟瑟發抖睡不著,不像妳說的沒學到教訓。為什麼妳會這麼認為呢?」
朋友說:「因為當我告訴她,以後不要再跟網友見面時,她馬上反問:『為什麼?身體是我自己的,為什麼我不能決定要跟誰見面?』妳說,這樣算是有學到教訓嗎?如果是,那我真不懂要怎麼教青少年了。」
我告訴她:「青春期是很奇妙的一個階段,既像大人又像小孩,表面上看似長大了,卻又沒有獨立自主的完整能力。想要家長肯定他、給他自由,但又仰賴家長的餵養與照顧,兩股力量來回拉扯。這也能解釋為何妳女兒知道真相會瑟瑟發抖,卻又嘴硬為什麼不能擁有自由、不能自己決定。」
朋友擔心地說:「所以只能來硬的嗎?但來硬的,她一樣會反抗。還是尊重她、不管她?可是不管她,也不曉得這回她又和誰在社交軟體上聊天。」
我說:「捏了怕死,放了怕飛,真是兩難。不過,依據我的觀察,父母和青少年的關係,其實更像黑幫老大和小弟,當然不是會剁手指、打斷腳的那種。而是黑幫老大握有權力,對小弟很照顧,但如果小弟亂來或把事情搞砸, 老大就會收回他的權限,除非小弟再度贏得老大的信任。
青少年就像黑幫的小弟或獅子群裡的年輕獅子,隨時想著要怎麼鬥倒老大以證明自己的厲害,再加上荷爾蒙作祟,他們會不斷地挑釁與試探,因此,老大必須一次一次透過恩威並施的方式,來證明自己依舊是領導者,並讓小弟在一次次的試探中學會規矩。」
朋友說:「所以,妳的意思是我要沒收手機,讓她知道我是老大嗎?」
我說:「有恩才有威。妳還是可以讓她擁有手機,但要告訴她,雖然每個人都擁有身體自主權,不過在還沒有成年之前,父母還是有法律責任得保護她,也可以告訴她,這件事起因於手機社交軟體的不當使用,在證明她能夠辨別危險之前,妳必須要把手機收起來,直到她可以說明自己從中學到了什麼教訓才能拿回去。如此也可以解決,妳不確定她有沒有學到教訓的問題。」
朋友苦笑說:「她一定不會說學到什麼,嘴那麼硬,一定會反問我。」
我說:「這就要讓孩子知道妳不是在為難她,只是要確信把手機還她是一個對的決定而已,也希望她學會用道理來說服他人,而不是用反問的。」
媽媽說:「但她一定不會……」
我笑說:「唉呦∼∼妳是黑幫老大,不是被小弟威脅的軟弱阿嬤耶,妳得先有氣勢。先試試看這方法行不行,若是真的不行我們再來討論,不要自己一開始就沒了底氣。」

青少年是小孩轉大人、在依賴與獨立自主間反覆掙扎的階段。家長這時要有當黑幫老大的氣勢,讓孩子有信心可以繼續相信你、仰賴你,尊敬你為一家之主。同時也要學會,想在社會存活下去耍賴是沒有用的,得付出、得表現、得說服對方才行。

專欄推薦

訓練孩子做自己的總經理 文/《做孩子需要的媽媽,就好》最暖心的教授媽媽 郭葉珍   滿是憤怒、失望、傷心的陳媽媽來找我。她說她兒子很聰明,但就是人懶又有選擇困難症,只要讓他自己做決定,就會拖拖拉拉辦不成事。為了讓他盡快融入學校、融入社會,跟上大家的腳步,從小她就得幫兒子決定大大小小的所有事。   幸好兒子很乖也很聽話,時間到,切掉網路,他也就乖乖去睡;叫他去上補習班就乖乖去上課。果然兒子不負媽媽所望,在她形容「孩子最大的潛能被我激發出來了」的情況下,如願考上了台大。但陳媽媽沒想到,兒子住進台大宿舍後,沒…..看更多
如何與青少年相處?當個黑幫老大般的老媽 文/《做孩子需要的媽媽,就好》最暖心的教授媽媽 郭葉珍   前一陣子,朋友女兒瞞著家人偷偷和網友見面。幸好學校老師覺察有異, 趕緊通知家長,大隊人馬展開一場追逐,很快找到了人。果不其然,這個網友並非善類,有誘拐、拍攝影像威脅少女的前科。事後朋友與老公對女兒的判斷失去信心,尤其看到她仍不斷用社交軟體與人聊天時,更如驚弓之鳥,懷疑女兒根本沒有學到教訓。 只是跟朋友的談話中,朋友也提到女兒在得知之前那些被拍照威脅的女孩遭遇時,一度默不作聲,後來還發現她連續很多天都嚇得睡不著,也帶她去身心…..看更多
同理要在教他轉念之前─在孩子下墜的時候,先接住他 文/《做孩子需要的媽媽,就好》最暖心的教授媽媽 郭葉珍    這個週末,我哥又在懟我那強大的小我,明明論文寫不過一年在頂級期刊發十多篇的教授,卻偏偏還是喜歡硬幹,要求自己的論文也得在頂級期刊發表不可,搞得身心俱疲。 其實我哥以前在長庚醫院工作時,也被要求要寫論文,但他只想行醫,所以很阿沙力地直接換到不用寫論文的醫院。還跑去印度修行半年,再到美國學健身半年才回台灣繼續行醫。他懟我說,我的小我太強大,根本沒人在乎我文章在哪發表,只有我自己死抓不放。 後來過幾天一位朋友跟我談起她女兒,…..看更多
當父母也得有執照!?如何在忙碌中保有陪伴感  文/《做孩子需要的媽媽,就好》最暖心的教授媽媽 郭葉珍   「唉呦,髒死了,你趕快去洗手!」有一回在餐廳吃飯,隔壁桌的媽媽一邊擦桌子一邊罵孩子。 孩子小聲抗議:「妳說我不可以離開妳兩步。」 媽媽繼續擦著桌子。「髒死了、髒死了!還不趕快去洗?你快去洗手!」 孩子提高音量:「妳說我不可以離開妳兩步!」 媽媽大怒道:「我叫你去洗手,你是聽到了沒有?」 孩子這時跟著喊叫:「妳說我不可以離開妳兩步!」 媽媽盛怒之下抓著他的手,搖晃拉扯地喊:「你要我講幾次!叫你去洗手,你聽到了沒有?!」 但這…..看更多

做孩子需要的媽媽,就好:教授媽媽郭葉珍〔聽、愛、馭〕三步驟,化解衝突,讓孩子願意聽你說

關閉視窗
  • 114010201040_01.jpg
  • 114010201040_02.jpg
  • 114010201040_03.jpg
  • 114010201040_04.jpg
  • 114010201040_05.jpg
  • 114010201040_06.jpg
  • 114010201040_07.jpg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