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專欄推薦
  3. 好讀推薦
分類主題
 
專欄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同理要在教他轉念之前─在孩子下墜的時候,先接住他

2022/2/22  
  

文/《做孩子需要的媽媽,就好》最暖心的教授媽媽 郭葉珍 

 

這個週末,我哥又在懟我那強大的小我,明明論文寫不過一年在頂級期刊發十多篇的教授,卻偏偏還是喜歡硬幹,要求自己的論文也得在頂級期刊發表不可,搞得身心俱疲。
其實我哥以前在長庚醫院工作時,也被要求要寫論文,但他只想行醫,所以很阿沙力地直接換到不用寫論文的醫院。還跑去印度修行半年,再到美國學健身半年才回台灣繼續行醫。他懟我說,我的小我太強大,根本沒人在乎我文章在哪發表,只有我自己死抓不放。

後來過幾天一位朋友跟我談起她女兒,說女兒在好學校的資優班就讀,但能力有點跟不上,她跟老公看了很心疼,覺得女兒去普通班或許會更自在、有信心。可是她女兒不死心,用求的、用作弊的,無所不用其極就是想要留在資優班。


朋友說:「我想不通,這不是顯而易見的事情嗎?就算是用求的、用作弊的方式,也只能短暫地留下來而已,這樣搞只是讓自己闖禍、沒自尊,划算嗎?到底要怎麼做孩子才肯放手?」
我安慰她說:「妳已經說了該說的、做了該做的。她需要一些掙扎的時間、哀悼她的失落,才會願意放手。」
朋友問:「為什麼孩子非得往一條此路不通的死胡同走呢?」
我說:「當人投入大量的感情和注意力在一件事情上時,那件事就變成『我』的一部分,事情成功與否,自然也就和『我』是否成功劃上等號。如果這時硬要把事情抽離,就像是把自己的一部分割掉,肯定是痛徹心腑,所以我能理解她即使得用手段也不願意放手的堅持。」


朋友說:「說到這,我和她爸看她這麼執著都好害怕,怕她以後失戀也那麼死心眼的話,豈不是要去跪求人家,或者會不會做出什麼傻事。」
我說:「所以啦,現在先讓她經歷這個過程,也算是好事。這時候妳就陪伴她哭、陪伴她失落,讓她知道下墜的時侯有人會接住她。幾次以後她自然就會習慣失落,認識到失落也是成長的一部分了。」
講到這裡,我的心裡也悸動了一下,於是對我內心的小朋友說:「我知道在頂級期刊寫論文可以讓我們安全上壘、有個安身立命的工作,所以要你放手真的很難。可是我看你抱著這個又燙又重的目標已經很久了,如果你累了想放下也沒有關係。我們都準備好了,只要你放手,我們就會接住你。」

每個人的生命階段都會有那麼「一件事」和自己密密相連,失去它彷彿等於失去全世界。要和那件事告別,的確不容易,好好地去接受自己就是會哭、會失落,會有想幹傻事的衝動吧。但千萬要記得,這一切都會過去。


放手時,記得把自己接住,好好哭一哭,去吃點好吃的,做一些讓自己舒服的事,做一些日常會做的事。而身邊的親友們,看到所愛的人執迷不悟時, 別急,你只需要在旁邊看著,在墜落的時候接住他就好。然後接受他哭,陪他去吃好吃的,陪他去做一些他喜歡的事,這樣就夠了。
記住,孩子的生命裡不缺勸他的人,但絕對需要一個能接住他的人。

轉念在被了解後
給予孩子足夠哀悼失落的時間後,若有需要再來引導他轉念。我有個學生最近因為男朋友入伍心情不好,我在家傳訊息安慰她。想到我兒子也當過兵, 而且是那種會給大兵日記回信的兵,對於這類心情應該很有經驗。於是我問兒子,以一個過來人的身分,會給因當兵而分隔兩地的情侶什麼建議?


兒子說:「我會安慰他們說,現在只需要當四個月的兵,我以前得當一年,更早的人還有當兩年的、三年的。你們現在只要分開四個月而已,已經很幸運了。」
我說:「這樣他不會覺得被打槍嗎?」
兒子說:「人不就是要比較過,才知道自己很幸福嗎?」
我說:「是沒錯,不過我是這樣想的,如果你今天在學校被老師罵,回到家我卻說:『你那算什麼?我們以前都是被老師用藤條打,比起來你已經很幸運了。』我想你大概會火冒三丈吧?不過,你說得也對,人都是比較之後才知道自己的幸福。但是到底要怎麼說,才不會讓人覺得我們在打槍他,然後又能因為有比較而感到自己的幸福呢?」

和兒子討論了半天後,我想到一個在專業工作上的建議做法,說:「我自己的經驗是,幼兒會因為手上的三明治被分成兩半而放聲大哭。即使你一直跟他講說,只是分成兩半但總量還是一樣也沒用,他只會更生氣、哭得更大聲。可如果你懂得他的難過,讓他哭一下、哀悼他的失落,他就不會一直執著在沒人懂他的三明治被分成了兩半,一下就會忘記跑到別的地方去玩了。」


兒子說:「所以就算我很清楚這件事不值得難過,卻還是要懂他,不要急著教他也瞭解?」
我說:「看起來人性是如此。」
兒子不解地問:「難道不能去教一個人看到自己的幸運、知道感恩嗎?」
我說:「可以。不過不能在對方情緒的當頭要他轉念,轉不過來的。要等他平靜,能進入一個省思的狀態時再來探問,這麼做或許會引發他思考,看到自己的幸運。」


兒子問:「那要怎麼問?」
我回答:「我們可以等對方感到自己已經表達完了,也有被充分了解後, 用一種懂得他的痛的方式來問:『分離真是很撕裂的事情啊!不曉得以前那種要當兩年、三年兵的人是怎麼熬過去的?』」
兒子笑說:「哇!媽媽高明。」

當別人正處在難過的情緒時,就算他只是丟了一百元,這種你覺得微不足道的事,你都不能對他說,丟個一百元算什麼?還有人年紀輕輕就得癌症呢! 你要做的是懂他、接納他,用他的方式來哀悼失落。
當然不是說不能說教,更不是怕講話踩雷就什麼都不說,而是教育要在一個對的時機,用一種感同身受的方式、用提問的方式,來引導當事人跳脫自己的觀點,看到更寬廣的世界。
所謂轉念,是人在被了解後,願意抬起頭來看世界而自然發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