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美男十二宮8 特典套組


活 動 2020暑期童書展 全館童書3本74折,套書72折!

定價:260元 
優惠價:79 205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內含《美男十二宮8》新書1本+「天涯處處有芳草,小攻小受你別跑」別冊1本



【天涯處處有芳草,小攻小受你別跑】
尺寸:12.5cm×18.5cm
頁數:16P
印刷:封面全彩,內頁單色
材質:高級印刷用紙
產地:台灣

女尊天后「逍遙紅塵」引領風潮代表作!
收錄超過10萬字的完整番外,12美男的故事繼續上演……

楚燁身陷囹圄,對手步步進逼,她能否實踐攜美逍遙紅塵的夢想?
後宮全員集合的精采完結篇,驚喜不斷,讓人感動到最後一刻!
「我只知道妳多情,卻不料妳還長情,能入妳眼的男子亦是一種幸福。」

★ 與《夢迴大清》、《綰青絲》、《青蓮記事》並稱「網路四大經典後宮文」!
★ 完整呈現的全新修訂典藏版,不論是否上網看過,現在更值得重新翻閱!
★ 晉江積分破2億、超過1,170萬點閱率、2萬則書評討論!
★ 網友自製MV、繪圖、遊戲……造成一股美男旋風,至今google「美男」關鍵字即會出現詞條「美男十二宮」,網路人氣爆棚!

隨書附贈1:特別收錄逍遙紅塵全新加寫十二美男的獨家番外!網路上看不到的全新內容、一個都不能少!
隨書附贈2:貓君笑豬精心繪製「柳呆子,你好好跟我說!」拉頁海報
隨書附贈3:加大版書衣,「人物款」與「簡約款」裡外兩款封面任君選擇

「妳最年少飛揚的時候是沄逸陪著,妳最低迷慘澹的時候是夜陪著,妳最需要安慰的時候是子衿陪著,現在妳受困神族,需要的是我。」
「你陪過我最天真的童年啊!」
「但是妳已經忘記了,要是能記得那該多好。」
「沒想到,小時候就已被你看光了,我還真是可憐。老實說,我的初吻是不是被你奪走的?」
「那是妳強奪我的,可不能惡人先告狀。」

歷經波折,楚燁終於與雙親相認,卻被露出真面目的藏鏡人──任靈羽綁架,被下了神族禁制又受到嚴密監視的楚燁竟也無計可施,甚至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娘親任幻羽想方設法和任靈羽談判,送了流波來照顧她,朝夕相處下,兩人終於確認彼此情意,甚至連莫滄溟也來攪局?
被軟禁的期間,楚燁雖然已識破任靈羽爭奪神族族長之位的計畫,甚至有可能被她殺害,但動彈不得的情況下,眼見期限將至,楚燁要如何化險為夷、保護自己所愛之人?意想不到的精采大結局,不容錯過!

*************************************************************************
【名詞解釋】
何謂「女尊文」?
根據百度的詞條解釋,此為「女尊男卑」的簡稱。網路上主要有四種女尊文:第一種,遵循古老的法則,母系社會那種奉行婚制度上的女尊男卑。第二種,將男尊女卑倒過來,女人娶男人(可多娶),女人主外男人主內,男人要絕對服從女人。第三種和第二種很類似,是屬於小說式的女尊男卑,女強男弱,其主要展現在體力上、男人生育、遵循女婚男嫁的規則。第四種,女兒國版,女人被奉為神的化身,占社會主導地位,統治男性,沒有婚姻制度,男人的社會地位遠低於女性。
總而言之,「女尊」必須是女性社會地位高於男性,才能算是真正的「女尊」,而很多人把「女強」和「一女N男」也籠統地歸為「女尊文」,這是一個誤解。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逍遙紅塵
自稱某狼;讀者第一次通常喚狼大、數日後變破狼,最終定格為殺破狼,據說後母行為導致無數人咬牙切齒揪狼毛。實際上是超級無敵悲劇體質,三不五時就會上演掉水坑、卡鞋跟、臉著地、撞玻璃的情節。

繪者簡介

貓君笑豬
死宅宅,自由插畫師。
畢業於川音美術學院油畫系。
愛貓一族。喜歡音樂、旅遊,愛好一切美食。
曾為簡體版《星沉雁遠》《金風玉露》《簫月傾城》《幻想縱橫》等小說繪製封面。
出版過個人畫集《曉見》。

精采試閱

第三百八十八章  寒夜私語

「夜最喜歡坐在屋頂上喝酒,懶懶的睡在屋頂上,愜意又瀟灑。」人站在房頂上,遙望遠處的夜空,我不自覺的歎出一聲。
不是刻意的提起夜,可是每一次,我都不由自主的想到他,那個人影早已經滲透在我生命中的點點滴滴。如今,房頂上看不到那個人影,也沒有我們最愛的酒,更沒有了往昔的輕鬆,沉寂的夜空寒意逼人,連呼出的氣都是白色的。抱著腿坐在房頂上,心情再一次的低落,空落落的不知道自己到底遺失了什麼。不想說話,只是靜靜的將頭放在膝頭,蜷縮成一團。月亮還是那麼清冷高遠,只是那月光下的曼陀羅去哪了呢?
一個瓶子遞到我的眼前,「要不要?」
我無精打采的抬起頭,「這不是剛才莫滄溟拿來的酒麼?你說不讓我碰的,又拿到我面前勾引我幹什麼?」
「讓妳喝兩口,多了不許!」他微笑的面容配合著閃爍著的眼瞳,輕輕的坐在我身邊,「看妳沒酒蔫了的樣子,只好放鬆一點點約束了。」
我蔫了又豈是為了酒?他是不想我難過吧?順勢拿過酒壺,輕輕喝了一口,「流波,你不該來的,我不想在連累了夜之後再連累你!」
「正是因為危險我才應該來。」他平靜的出聲,「妳最少年飛揚的時候是沄逸陪著,妳最低迷慘澹的時候是夜陪著,妳最需要安慰的時候是子衿陪著,現在妳需要的是我。」
我淺淺的笑了,「你陪過我最天真的童年啊!」
「但是妳忘記了。」他的聲音中有莫名的感慨,「要是能記得那該多好。」
「你可以告訴我啊?」坐久了,人有些冷,我哆嗦了一下,他立即伸出手摟上我的肩頭,厚實的肩膀,暖暖的體溫,讓我舒服的輕喟著。
他側臉看著我,溫熱的氣息噴在我的臉上,吹動了我的髮絲,有些些癢,我縮了縮脖子,卻讓自己整個縮到了他的懷中,「其實我很慶幸能陪在妳身邊,妳記憶中的流波,不是童年中追著跑著摟著妳玩的流波哥哥,而是那個有著和穆沄逸類似面容的男人,縱然知道與現在的我是同一個人,卻依然無法阻止心中的陌生感,縱然妳依然喜歡流波,卻總是有些距離的,只有這樣在妳身邊,我才能慢慢去除妳心中的陌生屏障。」
他說的或許沒錯,閉上眼抱著他的腰身時,我就很自然很貼切,看到他的臉時,總會有那麼一瞬間的錯愕,雖然感情未變,但依然需要一個適應的過程。重逢以後,他隱忍著,我也不曾靠近過,就這麼保持著若即若離的關係,連話都難得說上幾句,又何來消除隔閡的相處?
半瞇著眼睛,我靠著他的肩頭,「我小時候追著你跑摟著你玩?」記憶中依稀有這樣的片段,只是太少了,一時間無法去感覺到曾經的快樂追逐。
他瞇著眼睛,陷入了沉沉的回憶中,「如果不是妳黏我太緊,族長怎麼會讓我做什麼麒麟護衛,一生一世的守護妳?」
我呵呵笑著,「那證明你也真的喜歡我黏著你啊,娘才不會幹傻事呢,說說看吧,讓我聽聽以前的故事。」
「打小妳就不愛族長抱,倒是師傅抱的時候能賴上好一會兒,不抱妳就兩隻手死拉活拽著大哭大鬧掛在師傅身上,只要族長和師傅一親近妳就哭得驚天動地的,這些我沒看過,是我從族長那聽來的。」他的笑聲一陣陣的,在胸膛下悶悶的散開,聽得我一陣汗顏,「族長說,妳從小就喜歡漂亮的男子,誰敢親近妳看上的漂亮男人,妳就哭鬧不止。」
呃,這算是本性嗎?我撓撓頭,「這麼說,我沒有弟弟妹妹也是我自己的功勞了嘍?」
他撫著我的髮,聲音漸漸輕柔,「後來我跟了師傅,妳倒也不纏師傅了,天天膩在我的身上,放下地就追著我跑,非要我抱著不可,高興的時候就親,親得我滿臉都是口水,我要練功的時候只要被妳看到我走,一定是驚天動地的嚎啕,師傅沒辦法,只好讓妳遠遠的坐著,等我練完功回來妳又是拉著我不肯放手,最後吃飯也要我餵,睡覺麼……」
我苦笑,「不用說,不要爹陪睡,要你陪,而我那個壞心的娘看到這樣的情況還不飛快的把你弄成我的貼身護衛以解脫她無法親近我爹的可憐,於是沒人疼的我就被丟給了你,一把屎一把尿的被你拉扯大。」
他忽然哈哈大笑,「哪有妳說的那麼可憐,師傅是最疼妳的,族長雖然被妳氣得沒辦法,其實疼妳疼到了骨子裡面,把妳視為她的驕傲,神族可從來沒有過從小就設立護衛陪伴少主成長的規矩,妳已是第一人了。」
我仰起頭,他細緻的下巴就在我的眼前,笑聲間能看到喉結上下的滾動,顯然是想到了很多過去很美好的回憶。
「妳那時候圓滾滾的,奔向我的時候就像一個肉球在地上滾。睡覺也不老實,經常踹我,只是那笑容的甜美讓人怎麼也恨不起來。」
「小時候就被你看光了,我還真是可憐。」亦真亦假的一聲歎氣,「老實說,我的初吻是不是被你奪走的?」
他不語,只是唇角的笑容越扯越大,直到最後忍不住了露出一排整齊的牙,「那是妳強奪我的,可不能惡人先告狀。」
好吧,他的初吻是我的,這樣想起來心裡會舒服不少。腦海中那殘破的片段在我的想像中被勾勒,一名英俊的少年背著他的長劍,滿頭的汗水順著臉頰緩緩流淌,步履輕鬆的迎向面前不遠處草地上的女娃娃,而那精緻的娃娃拋下手中捏著的小花小草,步履蹣跚的衝向少年,抱著他的大腿。少年雙手舉起娃娃胖胖的身子,迎接著她的口水洗臉。
「你沒有後悔嗎?」我深沉的思考著這個問題,「當年年少,你或許是為了報答爹娘的恩情才答應下來,久而久之成為了你根深蒂固的思想。可是成年之後呢,當你有了更多的思想之後,就不曾有過半點的後悔嗎?畢竟寵一個小女孩和愛是很大很大的差別。」
他沉默了很久,「在神族的時候沒有,因為沒有人值得我動心。」
「那人界有?」
他很慢、很慢的點了下頭,「有!」
「上官楚燁?」我邪惡的笑了,看似是逗弄他,實則心頭倒是泛起了點點的甜。
我的手,慢慢的撫上他的臉,仔細的感受著他最真實的容顏,「這才是我最喜歡看到的流波,沒有所謂的躲閃,沒有所謂的內疚,沒有距離沒有游離,堂堂正正的面對我,敢於說出任何心中的話,這樣的你最真實、最有靈性。」
「是啊,還敢把妳丟進水塘,給妳梳牛屎頭,在人家送妳小爺的時候大吵大鬧,要死要活……」他順暢的接嘴,兩個人呵呵的傻笑著。
「你早就知道我任綺羅是我娘嗎?」我忽然想起那日他的堅持,「不然你不會說出這樣的話。」
「在成為接引使的時候,我或許認不出長大的妳,可是對自己的師傅,對曾經教授我武功的族長,總還是記著的,身形沒有變,容貌本就做不得準,心中就有數了。可我不能擾了他們的計畫,所以在神族中不敢有半點幫妳的想法,而滄溟……」他的臉色忽然變得難看,「我知他一直不喜歡妳,也知他一直都認為自己才是最好的族長人選,那般拚命為妳總是有說不出的不妥,我沒指望能讓妳為了我放棄爭奪,只是不想他繼續留在妳的身邊擾亂妳的視線、妳的心思,可惜我終究還是沒能阻止這一切,還是沒能早日發覺左使的陰謀,對不起……」
「沒有誰對不起誰,敵在暗我在明,她算計了二十年又怎麼這麼容易被人發覺呢?」我伸手撫上自己的胳膊,輕輕的打了個呵欠,「流波,我想睡了,明日幫我沐浴可好?」
藍色的眼瞳對上我的眼睛,他清淺的露出一抹笑容,緩緩的點了點頭,「好!」
當眼睛再睜開,眼前已是放亮的天光。
身側,是流波的身子,我剛一動他的手臂就緊了緊,看來早已醒來多時。
「我是不是耽誤你練功的時辰了?」窗外的天色亮得不能再亮了,「你可以不用管我的。」
他眼皮眨動,長長的睫毛搧動著,臉上早已沒了初醒時的惺忪,「難得有機會重溫二十多年前的感覺,那便難得的少練一日功有什麼關係?」
「二十多年前的感覺?」我雙眉一立,眼睛瞪得大大的,「你難道一直認為你抱著的是二十多年前那個肉團嗎?」
「呃……」他醇厚的笑聲在房間裡蕩開,「那倒不是,大了許多,也重了許多。」
不輕不重的在被子下踹了他一腳,我掙扎著想要坐起來,「我好臭,想要沐浴……」
「行!」他取過床頭的衣衫,開始一件一件的幫我穿上,「不過先吃過飯,等日頭再大些後,我幫妳洗。」
多少年了,沒被人這麼伺候過,一向習慣了自己收拾的俐落風格,偶爾晨間與愛人們床頭打鬧,也是我替他們著衣,何曾被人這麼當花似的捧著。只有小時候在皇宮,那個被人當寶貝慣著的年代曾有過,只是下人們戰戰兢兢的伺候,又怎麼能及流波細緻中的溫柔?
流波的性格是我以前看不透的,現在細細想來,人前的他冷漠疏離,而面對我時則是真正的溫情流露,實則骨子裡還有著大男孩般的清爽清朗,偶爾有那麼一點點壞,所以才裝神弄鬼的那麼自然,騙倒了無數人。
「當年那個牛屎頭,你老實交代是不是故意的?」我忽然瞇起了眼,冷不防的出聲。
他手指一停,「那時候的妳什麼也看不見,什麼髮式有必要在意嗎?」
我憤憤的咬牙,「我就知道你表面純良,內心邪惡!」
他低沉的笑著,我聲聲哼著,由他給我繫著衣帶。
「砰!」倒楣的門板很淒慘的被人踹開,某人端著托盤再一次的出現,「咚!」一聲重重的放在桌子上。
「叮叮噹噹!」杯盤碗碟敲撞在一起,發出各種響聲,難得的是那碗裡的粥水居然一滴也沒灑出來,看來某人拿捏力道很有一套。
「昨晚被鬼壓了還是今天早上沒拉屎?一臉的便祕樣子。」我忍不住的抽抽嘴角,沒有武功的我如今聽不到人家的腳步聲,每天猛然這麼被嚇幾次,魂都會飛掉。
「知道說話了證明某人的安慰很成功嘛!」他陰陽怪氣的語調怎麼聽怎麼怪,「看妳手不好,我給妳準備了勺子,一隻手就能吃東西。」
「這是什麼意思?」我眼中帶著幾分疑惑,伸手抓起桌子上的油條就啃了起來。
他胸膛起伏,「沒什麼意思,把妳照顧好是我的責任。」
沒什麼意思?我剛一動嘴,勺子已經遞到了我的嘴邊,「光吃這個很乾,先喝一口粥。」
此刻的流波,溫暖的讓人心都化了,我張開嘴喝著暖暖的粥,忍不住的給他一個甜甜的笑容,手指推著碗,「你也喝。」他點著頭,就著我喝過的勺子嘗了口,我把手中的油條伸了過去,他張開嘴咬著。
「砰!」熟悉的可怕巨響又一次迴蕩,門板在顫抖,人影已不見。
我咬著手中的油條,呆呆出神,「他不是真的喜歡你吧?昨天你餵我吃飯時他就這樣,今天特地丟個勺子來,莫不是看不得你對我好,特地針對我?」
流波的勺子遞到我的唇邊,語氣平淡,「他針對的不是妳。」
「不是我,那就是他性格本就如此了。」我不屑的撇撇嘴,「這麼粗豪的男人,誰敢娶進門?估計是一輩子嫁不出去了,這脾氣搞不好突然爆炸了連妻主都敢揍!娶了他倒八輩子霉。」
「妳似乎小瞧他了。」流波的眼波微微流轉間,藍色忽然變得猶如大海般的深邃,「昨天妳醒了晚飯就端來了,今天妳剛起來,早飯就進門了,而飯菜一直都是熱的,妳覺得這是巧合嗎?莫滄溟能在那麼多人當中奪得唯一剩下的玄武侍衛的權杖,絕不是運氣和武功高就能做到的。」
我咽下口中的油條,滿不在乎的說著,「你別忘記了,他是監視我們兩個人的,監聽我們兩人說話也並不稀奇。」我忽然扯直了嗓子一聲大吼:「喂,我要沐浴,燒水去!」
對上流波好笑的眼,我挑了挑眉頭,「我保證,一會兒就有熱水沐浴了。」
流波側耳聽了聽,遲疑了半晌,「其實莫滄溟他……」
我眉頭一皺,有些煩躁的出聲:「不要和我說他好嗎?我很討厭他,非常非常的討厭。」
流波不再多言,而是打橫將我抱了起來,「走吧,沐浴!」
看到熱騰騰的水,我拋給流波一個古怪的表情,他只是含著笑,眼神卻更加深邃。
莫滄溟站在門口抱著自己的劍,沒有離去的意思,而是冷冷的盯著我,「沒發現神族的少主也有賴在男人懷裡裝淒慘的時候,大開眼界。」我沒有理他,也不想理他,反倒是流波站定了腳步,直直的盯著莫滄溟,身上強大的氣勢勃然而發,兩個人無聲的對峙著,衣衫無風自動。
一個冷凝、一個酷寒,但是同樣,散發著不可阻擋的氣勢,誰也不退讓、誰也不說話。不明白他們為什麼就這麼突然的槓上了,我看著煙氣騰騰的浴桶,聞著自己身上酸酸的味道,一臉的嚮往,有些委屈的看著那桶水,我低聲歎息著:「水要涼了。」
兩個人幾乎是同時各自轉身,一個進門、一個靠著牆壁,彷彿剛才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流波脫著我的衣服,面對著我的裸裎沒有半點不自在,倒像是老夫老妻間的熟悉,掬起水淋上我的髮梢,一寸寸的清洗著。他的手,從我的髮至我的肩頭、胸口、小腹,一路溫柔的向下,洗的很仔細、很輕柔。
記憶中,我也曾經受傷過,那時候是另外一名男子抱著我,替我清洗。可是那個人,在他受傷的時候,我竟然連看他一眼都做不到,心口一窒,我輕喘著氣,流波的聲音幽幽的傳來,「妳在想什麼?」
臉色微變,我低下頭,看著他的大掌在我的肌膚上遊移,「我在想你似乎對這個駕輕就熟。」
「那當然!」他看我的眼神有些好笑,「當年也不知道是誰,每次沐浴就抓著要我洗,雖然個頭不一樣了,身型不一樣了,但是好歹也算是同一個人,基本的步驟我還是知道的。」他的手指在我腰間捏了一下,我整個人一縮,被癢得縮成一團,「就連妳最怕被碰哪裡、最喜歡被碰哪裡都清楚的很。」
「你呵我癢?」我身體靠著桶壁,腳尖一打水面,濺起的水花頓時撲上他的衣衫,打濕了他胸前薄薄的衣服,緊緊的貼上他的身體。
他的髮梢掛著水珠,滴滴答答的淌著,一隻手飛快的伸了出來握上我另外一隻想要踢出去的腳踝,「小時候妳每次都幹這件事,長大了居然還不改!」
「我小時候幹過這樣的事嗎?」我的微笑中帶著幾分的邪惡,那隻完好的手飛快的探了出去,勾上他的脖子,手中用力,在他不敢反抗中硬生生將他扯入了桶中,「不知道我小時候有沒有幹過扯光你的衣服一起洗澡的事呢?」我扯開他的衣衫,露出完美的胸線,手指貼上他的胸膛,「這些呢?我也幹過嗎?」
他苦笑著,忽然朝前貼上我的身體,猛烈的動作將桶中的水晃出去了不少,兩個溫熱身體緊緊貼合著,「妳太小瞧妳自己了,妳還幹過更多壞事!」
「還有?」我都開始懷疑流波是不是在故意敗壞我的名聲了,當年我才兩、三歲啊,能幹出多少爛屁眼的壞事?
「我坐在你懷裡洗過澡?」他點頭。
「我親過你的臉,咬過你的胸?」繼續點頭。
我直翻白眼,難怪流波說我從小就色,從小看到美男就占有欲極強,果然三歲看八十,我這個德行是從小就有的啊?「這個我不記得了……」我嘿嘿壞笑著,「不如讓我重溫一下,說不定能想起小時候的事。」
他不躲不閃,只是扶著我那個被上了夾板的胳膊,「小心胳膊……」
「砰!」熟悉的踹門聲,只是從我的房門改為了浴房的門,某人不請自來的站在門口,一陣冷風順著敞開的門吹了進來,冷得我一個哆嗦。
流波手一扯,我貼在他的胸前,他雙手環著我的背心,幾乎將我遮了個嚴嚴實實。
不等他說話,莫滄溟沉著臉走了進來,手一放,一壺開水重重的落在我們身邊地地上,聲音也是冷冰冰的,「加水!」
我:「……」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美男十二宮8:笑擁美男戰紅塵》

審定推薦

【女性讀者試讀後一致好評】
「第一次看女尊文,開啟了我以往未見過的新世界。起初有些不太習慣,到後來漸入佳境,越讀越喜歡!以前一直以為女尊就是女主角比較強勢,經過朋友解釋之後才知道那算女強而非女尊。
看書名感覺楚燁可能會娶十二個回家……我蠻期待作者還會寫出怎麼樣不同的男性角色,劇情還會有怎麼樣的驚奇與衝擊,四國的情勢又將變得如何,衷心希望故事落幕後闔上書能讓我回味久久。」──讀者  芴穎

「一直頗喜歡上官楚燁這種在旁人眼裡不太正經、對事蠻不在乎、甚至有些無賴,在重要時刻卻是最讓人安心、最值得依靠的人。這樣一個靈魂人物,總讓我的心情跟著她、跟著劇情上下起伏,時而臉紅心跳,時而緊張萬分。」──讀者  麥麥

「晝夜不停的兩天半,終於把這篇文看完了。不得不肯定,這是我看過最好的一篇女尊文,不得不佩服狼大高超的故事虛構能力,情節叫人猜不透、摸不著,人物主角拿捏恰到好處,尤其佩服刻畫女主角的心智機敏與膽識過人。」──網友  吉娃娃

「這本《美男十二宮》我看了將近四遍,不管重看幾遍,所有的感覺都沒有變,沒有因為時間的關係而失去當初的感覺,甚至某些共嗚越來越強。作者把每個角色的性格特點描寫的很到位,書中十二個男子、十二種風情,亂花漸欲迷人眼,我想我終究是說不出最喜歡哪個角色。在這個網路文學氾濫成災的時代裡,這本是我印象最深刻的書。」──網友  顧傾杯

「在兩年幾乎沒有看文的情況下,偶然發現了《美男十二宮》,發現了逍遙紅塵,就如久旱逢甘霖,一頭陷入無法自拔。文中起伏多變的情節以及晦暗難測的伏筆,讓我看得眼花繚亂心緒難平,一個鮮活豐滿的女主角,一群性情各異卻同樣出色的男主角,一部精彩絕倫的長篇小說,加之一位文采風流的作者,成就了這一部女尊文中的經典。」──網友  碧崖青楓

影片


美男十二宮8 特典套組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