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死神姬的再婚1:沒火柴賣自己可以嗎

死神姫の再婚1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城堡裡沒有灰姑娘,只有……
死神姬 暴君夫

當狠角色碰上剋夫怪咖,是命硬壓倒妻?還是娶完領便當?
從公主被王子買來當家具那天起,這齣不浪漫童話就開始歪掉了……

※第九屆ENTAME大獎girls部門獎勵賞&第一屆B’s LOG 文庫新人部門優秀賞!
※日本狂銷55萬冊,出版廣播劇、漫畫及舞台劇的超人氣作品!


★首刷隨書附贈立體造型「戀の功課表」,精美限量,送完為止!
★《死神姬的再婚》漫畫即將上市!2014年2月國際書展敬請期待!

隨書附贈:人氣畫家岸田Mel繪製精美插圖及人物介紹!
首刷限量:立體造型「戀の功課表」(送完為止)

親愛的,撐著點,千萬別被我剋死了喔!

自從把第一任老公剋死在婚禮上,
愛莉西亞便被冠上了「死神姬」的醜名,
堂堂一個貴族千金淪為灰姑娘,
而後竟還被叔叔賣給了惡名昭彰的「暴君」!

這個卡修凡公爵長相帥是很帥啦,
脾氣卻比一頭野獸還可怕,
嫁進這棟陰氣森森公爵館的第一天,
卡修凡就隨便奪走愛莉西亞的初吻,
將她丟進活像鬼屋的新房,
之後還威脅她「敢逃跑就綁起來處罰」!
天生少根筋的愛莉西亞,激動得全身顫抖,
恐怖小說情節什麼的,她最喜歡了,
這麼殘酷的丈夫……簡直令人熱血沸騰呀~>////<♥

*************************************************************************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小野上明夜
12月14日生日,射手座O型。
在福岡出生,在關西的許多地方成長。
幾年前在松山落腳至今。
是三姊妹中的長女,但第一次認識我們的人,
幾乎都會以為我家的次女才是長女。
商業小說部分有在經營「天空之城」這個部落格:
http://onogami.blog103.fc2.com/
有興趣的讀者請來看看喔!

譯者簡介

鍾明秀
看了電影《模仿犯》與動畫《十二國記》之後,開始迷上日本小說與動漫產業。喜歡日本的妖怪、傳說、稗官野史,還有一切天馬行空的神奇故事。因興趣自修日語獲得JLPT檢定一級,文化大學推廣部中日筆譯班(29期)進修結業,亦從事法規文件翻譯。作品有《龍魚少女》全六集、《新平台式思考: 超出幾百倍成果的不費力思考工作術》 等。賜教信箱:mingxu526@gmail.com

繪者簡介

岸田Mel
A型處女座。
最近搬家到動物園附近。
原以為這樣可以隨時有出門遠足的感覺,
但因為很少出門,好像也就不重要了。
因為一個人在家很寂寞,所以就買了仙人掌,
想著「每天一定要給它澆水唷☆」
還買了噴霧罐來灑水,
可是仙人掌不太需要水分所以也是白買,
只有我一整天拚命喝水喝到都頻尿了。
個人網頁:http://maigo.jp/

精采試閱

序章
 
少女穿著新娘禮服,獨自走在空曠又寂靜無聲的禮拜堂中央。穿過彩繪玻璃灑落的陽光綻放著絢麗的色彩,新娘純白的衣裳與頭紗映上五彩繽紛,顯得更為閃耀。
儘管夾道站滿人群,但她確實孤單一人,因為盛裝出席婚禮的賓客全都是新郎布萊恩.巴斯德伯爵的親友。
叔新娘孤單地走在深紅地毯上,而年紀輕輕便挺著大肚腩的新郎則帶著傲慢的表情等著她。海斯達姆・費德霖,他是代替亡父亡母照顧她的監護人,也是這樁婚姻的促成者,如今也不見人影。少女唯一的親人只有叔
「真是的,即使穿上高級的新娘禮服,這小女孩還是一樣不起眼。就算不看臉,身材也沒看頭。」布萊恩上下打量緩緩走來的新娘,自言自語得大聲了點。
「伯爵閣下,我們正在舉行神聖的儀式。聖女艾榭兒會聽見的,請您安靜。」
伯爵身邊由「祈翼」教團派來的中年聖職者果然聽見了他的話,於是開口制止他。
不過布萊恩似乎對自己的遭遇不吐不快,置之不理並繼續說道:「這筆買賣還真不划算。雖然擁有地方伯之女這種條件,難道不能找個更像樣的人嗎?我真是被那個海斯達姆給騙了,可惡。」
新郎不斷懊惱地抱怨著,新娘則靜靜地,或者應該說步履不穩地走到他身邊。誇張俗豔的禮服穿在新娘稍嫌過瘦的身上顯得沉重,因此行走速度也相當緩慢,新郎見了似乎更加不耐煩。
「喂,愛莉西亞!走快一點!我想快點結束婚禮,然後去找伊莉雅!」
新郎催促著新娘,還說出近來寵幸的高級娼妓的名字。讓一旁的聖職者露骨地蹙起眉頭,低聲念了句袪除不淨的聖號,那表情就像在說:最近年輕人對神明真是不知敬畏。
然而,下一刻,任意妄為的布萊恩願望也僅實現了一半。
一道全身籠罩黑布的人影以驚人的速度越過動作遲緩的新娘身邊,站在新郎面前。一瞬間,那道人影有如一陣風般撞破了左方「翼之少女」的彩繪玻璃揚長而去,轉眼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徒留呆立現場的人群,還有不知何時已經趴倒在地的新郎。四散的彩繪玻璃碎片有一部分落在他身上,映照出燭台閃爍的美麗火光。
乍看之下,還以為新郎是當場趴下來搞笑。可是高級布料無法吸收的一抹紅色痕跡流淌而出,在為了今日婚禮而磨得發亮的白色地板上緩緩渲染開來。
新郎的母親慢了一拍後放聲尖叫,婚禮現場也隨之陷入一片混亂。
「早就警告你會遭天譴」喃喃細語的聖職者、嚇昏的貴婦、遭飛散的玻璃碎片割傷臉或手而驚慌的人、深怕捲入麻煩而竄逃的人,還有忙著去追趕逃犯的守衛。
在眾人的嘈雜騷動中,新娘掀起了本來該由新郎掀開的頭紗,慢慢環顧四周。
「哎呀呀。」
她扶正臉上的眼鏡,雙眼眨了眨。
出席婚禮的賓客分別往新郎倒地之處的前方或大門所在的後方竄逃,只有新娘一個人留在禮拜堂的正中央。
正如死去的布萊恩抱怨所述,盤起亞麻色長髮的少女的確稱不上什麼美女,頂多算是可愛,而且還只是普通可愛。身材也是,雖然纖瘦,卻過於平板,實在稱不上有什麼女性魅力。
只是在所有人都拚命尖叫、失控亂跑的情況下,新娘的動作還是跟剛才一樣緩慢。她的視線直接略過被母親抱著瘋狂搖晃的新郎,看向破了一個大洞的彩繪玻璃。
「哇,很高欸,不從那邊逃跑不行嗎?」
她悠哉地低聲呢喃,在周遭的喧噪聲中當然不可能會被聽見。
「我原本就反對這樁婚事!」
新郎的母親站了起來,幾乎要甩開攙扶她的侍女們,氣勢驚人地對少女大吼大叫。
「妳、妳這個……瘟神!死神!」
芳齡十四歲便成了寡婦的少女愛莉西亞,從此再也無法擺脫這個糟糕至極的稱號。
 
第一章 理想的再婚
一年後。
氣候穩定、地形和緩的費德霖地區平原中央。沐浴在絢麗的日光下,愛莉西亞.費德霖在自家庭院的小茶几旁看著書。
服喪期已經過了,她身上是多年來穿舊了而且好幾代前就已經退流行的俗氣洋裝。曾經是嫩綠色的布料有好幾處褪成了黃色,穿著這身衣服的她從任意瀏覽的舊書上抬起雙眼輕聲說道:「啊啊──好想要錢……」
她吐出這句實際的感想後,一陣匆促的腳步聲傳來。適合生長在這片樸素又豐饒的土地上、稍不整理就會一下子長過頭的茂密雜草叢後方,一名中年男子快步朝她接近。
「愛莉西亞!喔,太好了!妳沒有再去田裡工作了吧!」
小跑步過來的正是愛莉西亞的監護人,海斯達姆叔叔。他聲音中掩不住欣慰,一副「妳總算懂事了」的表情。看見留著一臉漂亮鬍子彷彿要彌補頂上稀疏的叔叔,愛莉西亞朝他微微一笑。
「嗯,因為今天的活兒已經做完了。」
愛莉西亞依舊狀況外,同時舉起比僕人還粗糙的手指向裝滿紅色果實的籃子。那種細長果實稱為麗果,愛莉西亞自父母過世後便不顧監護人的勸阻開始栽種。
「對了,叔叔,附近的孩子該來領取收成的麗果了,您來的時候有看見他們嗎?」
她悠哉的語氣讓海斯達姆幾乎忍不住要抓起自己已經夠少的頭髮。
「夠了,我哪會知道農家小鬼在哪兒?妳好歹也是費德霖家的千金,我說過多少次別再賣水果賺錢!」
「可是,叔叔,我很需要錢啊。再說,雖然一顆只賣兩錢半,但只要能賣掉五顆就可以賺到一頓飯的錢了。」愛莉西亞理所當然地說道,「而且吃自己種的食物,既可以省錢,吃不完拿去賣也能賺錢,好處多多。麗果可以填飽肚子,只是要讓它變甜得再花點肥料錢就是了。」
完全不羞赧的一番話讓海斯達姆面露無奈,他還沒想到要怎麼訓她,就發現另一件更該責備的事。
「啊,我不是告訴過妳別再讀那種書了嗎?」
看見愛莉西亞放在茶几上的書,海斯達姆幾乎要失聲尖叫。原本只看一眼那樣的小說應該不會知道內容是什麼,偏偏翻開的那一頁剛好是插畫,畫著一個長了獠牙的毛茸茸怪物正在攻擊一名可憐的少女。
只見愛莉西亞抱起那本讀了好幾遍的書陶醉地說道:「呵呵呵,這本書的故事很精采喔!不管看幾遍都不會膩,超划算的。其實半夜一邊吹著鑽進屋裡的冷風、一邊看最棒了,不過像這樣在大白天看也有另一番樂趣。」
「愛莉西亞,別管那個了!妳的再婚對象已經決定好了!」蠻橫地打斷愛莉西亞說過好幾次的台詞,監護人一口氣把話說完,「對方是卡修凡.萊森!阿茲貝格地區的領主!年輕多金,而且很有手腕!真是太好了,愛莉西亞,妳終於可以過上好日子了!」
聽見意外的宣告,愛莉西亞眼鏡後方的雙眼眨了眨。然而海斯達姆似乎打算用這股氣勢繼續說明,戲劇性地猛轉過身。
「如此一來妳能過著富裕的日子!這個家也可以整修一番!真是太好了,愛莉西亞,妳的父母肯定會在至高國度為妳高興!」
海斯達姆轉身面對的方向是一棟藍白基調的巨大優美豪宅。
這棟能襯托地方伯顯赫名聲的壯麗建築,就是在展翼的白鳥之間也無人不知的名門——費德霖家的宅邸。
那些屋頂和梁柱的線條巧具匠心,遠遠望去極為美麗。
不過只要走近一看便能輕易發現屋子的荒廢程度。
原本引以為傲且令人目眩的純白牆壁變得髒兮兮,牆角更是雜草叢生。屋頂的裝飾窗破了一角,拙劣的修補痕跡使其看起來更加不堪。環繞屋宇的寬闊庭院也早已被茂密的亂草占據,相較之下愛莉西亞在雙親過世後所耕耘的農地還顯得氣派許多。
眼前這棟屋舍就是名門費德霖家沒落的象徵。壞就壞在它只有外觀美麗,在缺少整頓之下寒愴地聳立,散發著一股隨時會有什麼出現的氛圍。
「是啊,說的也是。不過,這樣也……」
「那我後天過來接妳!在那之前別再下田了,還有把那些品味糟糕的書全都處理掉!要看書的話,就去看看詩集和羅曼史!懂了嗎?」
海斯達姆單方面比手畫腳說完,不留給她反駁的機會便匆匆離去。還搞不清狀況的愛莉西亞只好慢慢反芻方才叔叔大吼大叫的內容。
「呃……卡修……萊森大人。阿茲貝格好像是在北方……總之他似乎不是地方伯……」
姑且不管地名,就連家族名她也完全沒聽過,而且這次的對象似乎也不是當初父母替她安排的那些名門。
不過比起這些,叔叔口中說出了更重要的兩個詞彙。
「『多金』、『富裕』……好棒啊。」
如此現實的詞彙,愛莉西亞卻有如做夢般的少女一樣陶醉地輕喃。
 
希爾丁王國內許多地區都有名為地方伯的貴族,並以自家姓氏作為該地區的地名。從前他們身為地方領主,在以自家姓氏為名的領土內收取稅金,享受榮華富貴的生活。
然而自從大約八十年前叛變篡位的風氣開始高漲,即使同為地方伯也出現了明顯的差異。有些家族想辦法壓制住那些高呼平等的平民叛亂,保住了尊嚴;也有些家族則利用動亂時期趁機加深統治權力。
至於費德霖家則是從榮耀的寶座上徹底落馬的地方伯,他們曾經擁有的諸多權利如今已被瓜分得亂七八糟,讓渡給那些自高呼平等的平民之中趁勢而起的新興貴族。
現在的費德霖家只剩下那棟雖大卻得耗費金錢維持的宅第,以及王室賜予爵位本身少得可憐的俸祿。而王室本身似乎也受到叛變風潮的影響,徵收稅賦的強制力量減弱,因此也以諸多理由逐年削減俸祿。
儘管如此,費德霖家的人——也就是愛莉西亞的父母還是無法作罷,他們堅持地方伯的身分地位,並自認為必須過著名門生活,不斷拒絕海斯達姆再三要他們放棄宅第的提議。
「那樣子怎麼可能長命百歲啊……」
坐在喀噠作響、搖搖晃晃的馬車裡,楞楞地望著窗外飛逝的風景,愛莉西亞自言自語著。
海斯達姆宣布再婚一事後便丟下新娘離去,然後的日子轉眼間就過去了。原本她的性格就悠哉溫吞,因此在她還來不及有任何行動的情況下,婚禮的一切就已經準備好了。回過神時,她已經坐上了迎親的馬車。
看來這位即將成為她人生中第二任丈夫的男人確實如傳聞所言那麼能幹。
不過萊森公爵派來的馬車竟小得僅能容下兩人,而且只有一名馬車夫前來迎接。回想上次婚禮,當時搭乘有六匹馬的馬車,還有聲勢浩大的一群大禮服騎士護送她的場面。兩者相較實在是天壤之別。
儘管如此,看到這輛馬車時面露驚訝的也只有海斯達姆一人而已,愛莉西亞提著少得可憐的行李迅速地上了車,並如同一年前一樣說完「房子就拜託您了」便揮別了自己的娘家。
「呵呵,真棒……濃霧裡出現的應該會是手持染血長劍的無頭騎士亡靈吧?不過,吸血鬼也不錯呢。如果萊森大人是這兩者之一,那就好了。」
新娘看著飛速流逝的風景,心裡的特殊期待不斷發酵。年長的馬車夫似乎聽見了她的自言自語,心裡想著「真不愧是死神姬啊」,隨即又補了一句:「說不定跟我們那位暴君挺相配的呢。」
沒聽到這些話的愛莉西亞自得其樂地望著眼前彷彿是從那些終究捨不得而帶來的書裡跑出來的景色。
與自己生長的費德霖地區不同,這片她初來乍到的阿茲貝格地區,地形起伏相當大。山谷凌亂交錯,其間的夾縫則都是像她此刻所處的黑森林。
即使日正當中之際,在那些高大茂密的樹木遮蔽之下也變得陰暗。這裡無論早晚應該都會起大霧,創造出更有想像空間的光景吧。
馬車本身設備不良,再加上惡劣的路況,使得馬車晃得十分厲害。作為地區統治中心的領主宅邸居然位於出入不便的森林深處,這種不容他人隨意靠近的地理環境,讓愛莉西亞感到更加期待。
「愛莉西亞小姐,我們快要到了,麻煩您準備下車。」
總算聽進了馬車夫的聲音,愛莉西亞抬眼望向前方,接著她的雙眼開始閃閃發亮。
這裡大概就是黑森林的最深處了吧。進入少女視線的是一幢背靠岩山、兩側皆為茂密樹林,並以陰暗的灰、黑兩色為基調的豪宅。
應該是主屋的最大建築物左右兩側分別座落一棟小小的別館,還有一棟應該是作為聖堂用來舉行典禮的細長建築物。以貴族宅邸而言的確是很合適的構造,不合適的大概就是三棟建築物的屋簷角落處,居然都雕刻著面目猙獰的帶翼怪物。
既然這裡是希爾丁王國,萊森公爵一定也信奉「祈翼教」。基本教義是只要生前行善,死後就能應許獲得羽翼,方能飛往至高國度,因此祈翼教也認為擁有羽翼的事物全都是神聖的存在。
可是萊森宅邸屋簷下的醜陋怪物實在很難讓人覺得神聖。或許這是一種除魔設計,但祈翼教信徒見過後若認為它褻瀆神明的話也不奇怪。
然而愛莉西亞卻在這些東西面前滿足地嘆了口氣。
「好棒。真是太離經叛道了。雖然荒廢程度不及我家,但就算有什麼東西從這屋裡冒出來也很正常……」
馬車夫在一旁聽著本身就很離經叛道的讚嘆,不禁微微瞪大雙眼。「……真是太相配了,」他喃喃自語,然後停下了馬車。
 
 
「哇呀,這屋子近看更像恐怖小說裡的場景了!」
走下馬車的愛莉西亞大聲讚嘆,並走上通往宅邸的小徑,好奇地東張西望。雖已入春,這裡的空氣還是透著刺骨的寒冷,對於生長在溫暖地帶全然不識冬季嚴寒的少女來說,也算是新鮮的體驗。
這個庭院毫無綠意,與雜草叢生的娘家形成強烈對比,而對一切都感到好奇的少女四下張望著緩步前行。在她身後的中年門房們則輕聲地交頭接耳。
「喂,她真的是死神姬嗎?」
「聽說她砍死了未婚夫啊。那雙手這麼細,真的辦得到嗎?」
「不對,我聽說是咒殺了未婚夫。」
距離第一次婚禮已經有一年了,實際上這段期間內有關「死神姬」的傳言以各種形式廣為流傳,這些人似乎也有耳聞。不過愛莉西亞並未留心身後的閒言閒語,而是對使者打開的宅邸大門興奮得兩眼發光。
開啟的門後是一座大廳,一片什麼都反映不出來的漆黑地板上鋪著深紅色絨毛地毯。僕人們整齊並列於左右兩側,正面裡端是一道寬闊的樓梯。姑且不論外觀,依構造來看確實是典型的貴族宅邸。
此時一個人影自人群中踏出一步。若是管家或女僕長代替主人出列迎接倒不奇怪,但走出來的人只是一名相當年輕的女僕。這名約莫二十歲上下、豐滿得讓身上的女僕裝顯得貼身緊繃的美女,名叫諾拉。
「喔,羅塞特,你回來了。這麼吃力不討好的工作,真是辛苦你了。」
面對年紀大得幾乎可以當她祖父的馬車夫,她的口氣相當傲慢。諾拉舉起手將披散肩膀的紅髮撥到身後,這完全合乎她美貌的舉動以女僕身分來說卻太挑釁了。
事實上,其他女僕或僕人也因她的動作而蹙起眉頭,但不知為何竟無人出面制止她。
「那麼,傳說中的死神姬在哪裡……咦?」
紅髮女僕才開口挑釁,徐徐走來的愛莉西亞已經與她四目交接。出其不意的交會讓諾拉楞住,只見愛莉西亞微笑著發言。
「初次見面,我是愛莉西亞•費德霖。今天開始就嫁進來這個家了,請大家多多指教。」
眼前的諾拉瞪大了美麗的雙眼,愛莉西亞沒注意到她的變化。其他僕人開始竊竊私語起來時,樓梯上忽然傳來了響亮的男聲。
「蒙您遠道而來大駕光臨,費德霖小姐!我就是卡修凡•萊森,即將成為妳丈夫的男人!」
悅耳嗓音的主人是一名身材頎長的黑衣男子。從高領的軍服款式服裝與長靴,到一頭短髮、細長的雙眼,全都是黑色。唯一不同的大概只有披風內側是深藍色。他信步走下來,披風也隨之飄動。
愛莉西亞覺得他的年紀大概三十出頭,可能是三十三歲吧。雖然給人無禮的印象,但銳利的雙眼很有力,是個相當不錯的美男子。
他就是卡修凡•萊森。即將成為自己第二任丈夫的阿茲貝格領主。
「可是他有頭耶……」
聽起來相當遺憾的語氣讓諾拉猛然回神,她小跑步迎上去,抱住走下樓梯的卡修凡。
「卡修凡大人!」
卡修凡雖然有點驚訝,卻還是任由那對巨乳貼在自己身上,然後不可一世地環視眾人,最後見到笑咪咪的愛莉西亞,不由得啞然。
動搖表露得太明顯,也讓那張臉看起來年輕了些。
「……妳是愛莉西亞•費德霖?」
「是的。」
「費德霖家的千金?」
「是的。」
「殺死第一任丈夫布萊恩•巴斯德的死神姬?」
「不,我沒有。」
愛莉西亞立即否認。聞言,卡修凡的表情變得索然無味。
「什麼啊,是冒牌貨嗎?」
他向馬車夫投射責備的目光,而愛莉西亞繼續說明。
「全世界都說我砍死或咒殺巴斯德大人,也有人說我指派殺手什麼的,總之就是說我殺了他。不過我真的什麼也沒做。有個人像風一樣迅速撲向巴斯德大人,然後又旋即離開……等我回過神,巴斯德大人已經倒地了。」
身為最近距離目睹布萊恩死亡過程的人,她已無數次向巴斯家的人重複過這番話,因此她的說明完全沒有停頓。
「我想那一定是殺手,手法非常俐落喔。明明沒流多少血,巴斯德大人卻當場就死了,連慘叫的時間都沒有。」
愛莉西亞仔細說明第一次婚禮的狀況,未因恐懼而顫抖。
毫不遲疑地將「殺」字宣之於口,這名少女在另一層意義上倒是與死神姬的稱號很相配。卡修凡聽完她的描述,低聲說出自己的感想。
「原來如此。雖然比我聽到的版本簡單許多,不過妳說的才是真相吧。」
這句話聽起來與其說是針對布萊恩的死因,更像是對愛莉西亞本人的傳言所下的結論。害怕醜聞的巴斯德家族強行壓下了消息,結果反而更激發外界的想像,造就了死神姬的謠言,似乎連卡修凡都相信了。
事實真相好像有點刺激到卡修凡的自尊心,但不一會兒他便輕鬆地開口說道:「不過,我本來就覺得只要妳是名門費德霖家的千金,管妳是死神姬還是水底王國的公主都無所謂。現在容我重新自我介紹,我是強公爵卡修凡•萊森,阿茲貝格這個邊境地區的領主,也是妳要再嫁的男人。」
水底王國,就是生前好事做得不夠,死後去不了至高國度才會前往的可怕地方。卡修凡簡單地自我介紹,也說了個愛莉西亞沒聽過的爵位名稱,同時不著痕跡地推開了諾拉。
「好了,我未來的妻子啊,我不喜歡拐彎抹角,因此雖然對初來乍到的妳有點失禮,我還是單刀直入地跟妳說清楚吧。」
他雙手抱胸,黑眸深處閃爍著刁難的光芒。他低頭看著還在發楞的少女,表情實在不像準新郎。
「我直說了。與妳家不同,我是我這一代才當上了貴族,也可以說我儘管擁有金錢和地位,卻缺少了家族歷史和名譽,因此才會看上傳聞中的死神姬。」
無論是他的神情還是他說出口的話,都與新郎或貴族的身分毫不相稱。如果是以住在詭異宅邸的黑衣男子的層面來看,這些話倒是挺適合他。
「以名門的掌上明珠身分嫁得風風光光,結果殺了第一任丈夫而被趕回家的死神姬,儘管人似乎不是妳殺的,不過這樣反而更好。畢竟因為害怕這則不斷誇大的傳言,所以競爭對手也消失了。拜此所賜,像我這種鄉下地方的領主才出得起價錢買下妳這樣的人物。」
卡修凡說到這裡便暫時打住,等著看愛莉西亞的反應。愛莉西亞卻仍舊楞楞的,只是單純複誦他所說的話。
「出價、買下我?」
「沒錯。哼,那個只有鬍子特別濃密的監護人看來有聽話地按照我的指示去做。妳的確完全不知情。」
卡修凡提到海斯達姆,眼底閃過更加刁難的光芒。看來他對那位協助他辦好這樁事的海斯達姆,連一點尊敬之情都沒有。
「妳的第一次婚禮也幾乎算是他把妳整個賣了,結果妳出乎意料地被退回,似乎讓妳的叔叔很焦躁,然而不是他捨不得賣,而是沒有其他買家。最後他只好答應只要我出價就成交。現在他大概已經躲起來偷笑了。」
他不屑地撇了撇嘴,做出了結論。
「說明白點,妳是我用錢買下的。話雖如此,我也不打算為難妳,放心好了。妳只要待在這裡,將地方伯費德霖家的高貴血統賦予毫無聲望的萊森家就可以了。」
卡修凡態度傲慢地說完,低頭看著還在發楞的愛莉西亞冷笑。
「別這麼驚訝。我想妳也明白,身為只剩下地位和名譽能夠出售的沒落貴族,而且還是殺夫傳言纏身的寡婦,妳肯定是嫁不出去了。妳該慶幸我是會善待所有物的人,就別再哭哭啼啼了,趕快接受現實吧。」
愛莉西亞突然睜大雙眼,將卡修凡一連串的話在腦中消化了半晌。
——他想要的是費德霖這個姓氏。
卡修凡跟海斯達姆交涉,恐怕付了不少錢才把愛莉西亞買下來的吧。
只為了想要得到地方伯的名聲這件事,他就娶了可以把費德霖這個姓氏當嫁妝的愛莉西亞。
「太好了!」
打從心底放下心來的愛莉西亞重重吁了一口氣。見卡修凡楞住,這次換愛莉西亞興奮的聲音迴盪在寂靜的大廳裡。
「哎呀,叔叔也真是的,他還要我別去做生意呢!呵呵,不過他會要我別做那種小生意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他擁有做這種大買賣的才能啊。」
因愉悅而雙頰紅暈的愛莉西亞繼續大聲說道:「萊森大人,不對、老爺,謝謝您買下我!真是太好了,竟然還有人願意買下費德霖的名號!這下子可以不必賣掉那棟屋子,爸爸、媽媽也能放心了!」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死神姬的再婚1:沒火柴賣自己可以嗎》

審定推薦

【讀者一致好評】

「啊呀,愛西莉雅真是太可愛了!天然呆女主角和美型又有個性的男主角應該可以算是這部作品最大的賣點。都說有過去的男人最帥,果然是一點都沒錯!」──讀者 燁貓

這本書目前為止最吸引我的地方大概就是女主的性格了!很喜歡她那喜歡古怪事物和有些遲鈍的個性,覺得蠻可愛的!」──讀者 血瓔珞

「作者筆下的每一個角色都那麼的鮮明、活潑,故事的愛情、懸疑都令人愛不釋手,想不到類似驚悚小說般開頭的愛情故事居然那麼的燦爛美麗,作者用文字洗練出愛情的真諦,不需要轟轟烈烈,只需要相愛的兩顆心,雖然一開始只是一場互利的交易,但是我相信最後定會是一場相愛的婚姻。」──讀者 璃希

※「這部故事充滿著甜美的囧境,超級務實又喜歡看恐怖故事的伯爵千金,遇上了冷酷無情的強伯爵,這擦出來的火花,真是令人感到好笑又令人覺得的無言以對,不禁會對於這兩個人的愛情感到擔憂,也好奇這兩個人的將來會事怎麼樣的情景。而有點恐怖故事的陳設下,更覺得這個故事的有趣以及可以深入探索的地方,就好像是故事中的故事一樣,讓人可以回味並且用不同角度,或者不同人物的心態去揣摩這個故事,如果你跟我一樣喜歡愛情故事,但又對於傳統的愛情故事感到厭倦了,這本故事確實值得你我一看。」──讀者 佳子

死神姬的再婚1:沒火柴賣自己可以嗎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