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死神姬的再婚4:我可愛的王子殿下

死神姫の再婚4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金髮王子PK野獸暴君,灰公主向誰跑?
正港白馬王子現身,這次伸出鹹豬手的對象竟是灰姑娘……
暴君曰:灰姑娘就算胸再平,她也是我的!

日本狂銷55萬冊,出版廣播劇、漫畫及舞台劇的超人氣作品!
首刷限量:「心の學習中門把」,精美限量!(送完為止)

為了守護公主,我願意化身為最凶猛的野獸王子

奧得侯爵才剛派殺手來攪局,
後腳一封邀請信函便送到卡修凡的府邸,
這次對方伸出魔爪,竟想買下愛莉西亞的老家!
嗅到陰謀的氣息,卡修凡決定上門清理麻煩,
愛莉西亞為了他燒飯(雖然有毒),
為了他撿來比人還巨大的守護石(把宅邸弄得像鬼屋),
卡修凡唯一能做的,只有盡力守護小妻子的老家。

而表面衣冠楚楚的人,果然都是人面獸心,
奧得侯爵屢屢對愛莉西亞發出月夜的邀約,
毫無心機的她踏進了未知的陷阱……
當披著羊皮的惡狼惹毛人人懼怕的野獸暴君,
這場暗中進行的角力誰勝誰負?

隨書附贈:人氣畫家岸田Mel繪製8張精美內頁插圖及人物介紹!

※第九屆ENTAME大獎girls部門獎勵賞!
※第一屆B’s LOG 文庫新人部門優秀賞!

*************************************************************************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小野上明夜
12月14日生日的射手座O型人。
這次的主題是「王子」。談到少女小說裡女主角的對象,我想多少都必須像個「王子殿下」吧!
雖然我是這麼想啦!!……不過詳細內容還是請各位看過本書再確認了。
商業小說方面,我有在經營「天空之城」這個部落格,
網址是http://onogami.blog103.fc2.com/
請各位多多指教。

譯者簡介

鍾明秀
看了電影《模仿犯》與動畫《十二國記》之後,開始迷上日本小說與動漫產業。喜歡日本的妖怪、傳說、稗官野史,還有一切天馬行空的神奇故事。因興趣自修日語獲得JLPT檢定一級,文化大學推廣部中日筆譯班(29期)進修結業,亦從事法規文件翻譯。作品有《龍魚少女》全六集、《新平台式思考: 超出幾百倍成果的不費力思考工作術》 等。賜教信箱:mingxu526@gmail.com

繪者簡介

岸田Mel
我是岸田Mel,提到王子就會先想到鴨子把臉伸得長長的有趣畫面。
有段時間好像很流行給人冠上王子的稱號,可是當我聽到「靦腆王子」★(1日本高爾夫球好手石川遼的暱稱)時,就會想起「酒渦王子」★(2日本富士電視台由1973年製播到1993年的幼兒卡通裡的角色),很久以前有過這個人吧?但我每次問,都沒有獲得共鳴,害我有點寂寞。以我個人來說,摩納哥的安德烈王子超棒啊!不認識他的人可以上網查查喔☆
個人網頁:http://maigo.jp/

精采試閱

阿茲貝格地區的夏季很短暫。在短暫的夏季結束之際,為了祈禱秋季豐收,舉辦大型慶典是這塊土地的習俗。
上一代領主,也就是卡修凡的父親雷吉歐‧海爾帕斯特沉溺於種植薔薇而疏於統治領地,然而即便如此,祈求豐收的慶典也照常舉行。
當時代替領主負責辦理慶典的是祈翼教團。卡修凡接任領主之後,便宣告再度由領主負責慶典事宜,因此曾有一段時間常待在家的卡修凡,最近又有不少機會出門巡視了。
「今天我本來天黑前沒打算回來的,但狀況有點奇妙的變化。」
卡修凡說著從懷裡拿出一封書信。
雖然信封的封蠟已經被破壞得僅剩痕跡,但信封的紙張有著奢華的浮水印。愛莉西亞有點開心地表示這是有錢人寫來的信,卡修凡便開口問她:
「愛莉西亞,妳知道羅貝爾是什麼樣的家族嗎?」
出乎意料的名號讓愛莉西亞眨了眨眼。
「呃,我知道喔,那是費德霖五大家族之一。」
提爾納德從旁打岔。
「喂,卡修凡,費德霖五大家族到底是什麼啊?他們也有寫信給我耶。」
見他似乎真的不知道,卡修凡與路亞克,還有正在跟諾拉鬥嘴的薩格萊,都不由得用力地嘆氣。
「喂,薩格萊,身為提爾的監護人,我覺得很沮喪耶。雷登地區不是有一部分領地與費德霖接壤嗎?」
「非常抱歉,強公爵閣下。提爾納德大人絕對不是頭腦不好,只是有點不懂世事,我到現在也還不知道該從哪個部分教起才好。」
「怎、怎樣啦?不知道還真是抱歉喔!」
兩人誇張的對話讓提爾納德有點不知所措,路亞克則趕忙在一旁安撫。
「好了、好了,讓路亞克大哥哥來為提爾納德小少爺說明到明白為止吧。費德霖五大家族呢,指的是目前分割統治費德霖地區的新興貴族集團。不僅費德霖地區,凡是地方伯沒落的地區,只要沒有更強大有力的貴族,那麼擁有一定程度影響力的貴族們就會集體共有領主權限。這種情況經常發生,是不是呀?」
所謂地方伯,就是從前在希爾丁王國各地以姓氏作為當地地名的領主。然而大約八十年前,叛變風潮席捲全國,領主大多受到波及,就像愛莉西亞出生成長的費德霖家一樣逐漸沒落。
「別把我當傻瓜!雷登地區有段時間也差點變成那樣,我懂啦!還有,『大哥哥』是什麼意思?你年紀明明比我小!」
提爾納德反駁毫不重要的部分,諾拉聞言不以為然。
「哈!卡修凡大人不是已經把您當成十歲孩子看待了嗎?」
結果雷登主從跟諾拉的鬥嘴又重新展開。
不理會托雷斯在一旁看得擔心不已,愛莉西亞開口詢問卡修凡。
「您提到羅貝爾家,怎麼了嗎?」
「愛莉西亞,他們似乎希望妳賣掉妳的房子。」
又是出乎意料的話,讓愛莉西亞的雙眼再度眨了眨。
「我的房子……您是說,費德霖家的房子。羅貝爾家想要買嗎?」
「過去應該也不是沒發生過吧?費德霖五大家族雖然總是被同時提起,但也沒聽說他們彼此之間的交情有多好。一旦得到象徵名門的地方伯大宅,就等於能夠凌駕於其他四家族之上了。」
畢竟談的是愛莉西亞出生成長的地方,因此卡修凡的用字遣詞似乎也比較含蓄。不過愛莉西亞其實也聽過費德霖五大家族彼此扯後腿的傳聞。
五個家族都是在叛變風潮中獲得爵位的新興貴族,原本只是一些較有名望的農民而已。或許正因如此,反而更加渴望名聲,為了顯示自己家族才是真正的領主,更是毫不客氣地批判其他家族。
「說得也是。尤其是最有力的帕傑司家跟次有力的卓昂家交情最差……我記得無論是哪個家族都雇用了外國的咒術師打算咒殺對手的當家,好像有這麼一回事喔!」
聽見妻子用莫名興奮的聲音陳述此事,卡修凡不由得苦笑。
「難道費德霖地區的人都喜歡這方面的話題嗎?我還記得妳的監護人囉嗦地對我表示,他死也不想把房子賣給那兩家,所以要我連房子也一起買下。」
「不過,這次找上門來的是羅貝爾家吧?」
路亞克說話時,綠眸閃耀著別有深意的光芒。
「愛莉西亞,羅貝爾家是什麼樣的家族?如果不是費德霖五大家族的第一、第二,那是第三嗎?還是第四呢?」
「是第五喔。第三是卡特家,第四是馬多利家。」
愛莉西亞毫不遲疑地回答,路亞克聽了大笑。
「哈哈,原來如此。哼,不是第一或第二,而是排行第五的家族此時找上門來買房子。原來如此!」
自從愛莉西亞嫁過來之後,祈翼教團就慢慢地開始侵犯阿茲貝格地區。而傳聞中跟教團聯手的吉士卡‧奧得侯爵便控制了亞歷‧巴斯,讓他來招惹、刁難卡修凡,眾人如今還記憶猶新。
路亞克催促般的視線投向卡修凡,卡修凡的唇角也譏諷地揚起。
「我也覺得很可疑。原本對方是先找上提爾,畢竟他好歹也是費德霖大宅的擁有者。」
今年春天,卡修凡用錢買下費德霖地方伯千金愛莉西亞一事,激怒了提爾納德。當時他帶了前任監護人兼聖職者尤藍前來萊森家踢館。
之後提爾納德便從愛莉西亞的監護人海伊達姆叔叔手上買下費德霖大宅。接下來卡修凡成了提爾納德的監護人,因此房子的實權目前掌握在卡修凡手裡。
「只是提爾知道自己目前還有監護人在,所以來找我商量。不過他現在似乎忘了來找我幹麼了,有必要的話,我可以揍到他想起來為止。」
卡修凡一回神就發現托雷斯也被捲入鬥嘴之中,跟著提爾納德、薩格萊、諾拉一起吵吵鬧鬧。
「所以,您手上那個就是羅貝爾家寫來的信,要買我的……啊,說錯了,是費德霖家的房子?」
愛莉西亞想起自己跟費德霖大宅都是卡修凡的所有物,於是說到一半便改口。
「正確來說,這是一張邀請函,因為想要商量房子的事,所以希望我們前往羅貝爾家。提爾之前回信表示他無法擅自決定,必須來跟我商量,所以才會連我都收到邀請函。上面說『阿茲貝格、雷登兩位領主閣下,請務必賞光』。」
「哇,邀請您到費德霖地區嗎?」
想到費德霖地區風和日麗且一望無際的大草原,愛莉西亞的表情瞬間一亮,卻又瞬間垮了下來。
「卡修凡大人,您要把……我的……不,是費德霖家的房子賣掉嗎?」
過著貧窮的日子、最後累垮身體的父母非常重視費德霖大宅。那裡充滿愛莉西亞一家三口許多回憶。
跟執著於地方伯名號的父母不同,愛莉西亞對於榮耀象徵的大宅並不那麼感興趣。明知道可以賣不少錢卻捨不得放手,也是因為對已逝父母的道義,還有想留下與他們之間的回憶。
不過費德霖大宅現在已經屬於卡修凡了。
「也對啦,我離開之後,房子沒人打掃,沒人住的房子只會荒廢。如果是羅貝爾家的話,肯定會珍惜那房子的。再說,對方很想買,要是能順利哄抬價錢的話,可以大賺一筆喔。」
愛莉西亞似乎才沮喪了一下就立刻振作起來,卡修凡伸出大掌放在她小小的頭頂上。
她反射性地抬頭看向丈夫,他認真地凝視她的雙眼。
「愛莉西亞,那是妳很重視的房子,我不打算賣掉它。」
眼前的雙眸相當溫柔,而且還有一股莫名的憂傷,愛莉西亞看著看著又被那種「肚子痛」的感覺侵襲。
正確來說,那是在平坦的肚皮上方、更接近勉強有點起伏的胸部的深處,有一種微微糾結、刺痛的感覺。這讓幾乎從來不懂得害怕的愛莉西亞相當迷惘。
「有時候,妳真的太過懂事了。如果不喜歡,就老實說出來。沒關係,妳說呢?」
聽到卡修凡溫和平穩的鼓勵,愛莉西亞彷彿是掩飾臉紅似地低下頭。
「我……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您……別賣掉房子。」
「這就對了。」
卡修凡輕撫一下她絲滑的亞麻色頭髮之後,立刻拿開自己的大掌。
這讓愛莉西亞莫名感到有點空虛,路亞克則突然從旁直說出來。
「咦?這樣就沒了?卡修凡葛格,你之前應該會更卿卿我我一番喔。」
「愛莉西亞就算只有十五歲,也還是強公爵夫人。像小孩一樣被摸頭,會不高興吧。」
卡修凡頓了一下,便用指尖輕彈手裡的邀請函。
「話說回來,羅貝爾家族在這個節骨眼上突然提出此事,實在太可疑了。而且讓薩格萊去打聽了,也很不尋常地難以獲得情報。其中肯定有什麼陰謀。而且這張邀請函……」
卡修凡視線落在精美得非比尋常的邀請函上,接著又看向已經叫囂累了的諾拉等人。
「看來已經吵完了。總之,姑且先回覆羅貝爾家說我們同意應邀前往。薩格萊則繼續調查。諾拉與托雷斯吩咐下去,開始為我們去羅貝爾家做準備。」
薩格萊優雅地行禮回應卡修凡的命令。
「遵命,強公爵閣下。那麼,提爾納德大人與我暫時先在這裡停留一陣子,可以嗎?」
「反正你們本來就是這麼打算的。雷登地區的祈翼教目前似乎沒有什麼大動作,你們稍微離開領地一下也無妨。為了提爾的將來,他也必須多累積不同的經驗。」
「跟費德霖有頭有臉的人結識,也會有些幫助。畢竟社交是貴族最重要的工作。而且也該認真給他找個新娘候選人了。」
兩人不經意的對話倒是讓提爾納德驚訝。
「你們要帶我一起去羅貝爾家嗎?」
「你不也是這麼打算才來的嗎?你也該慢慢以雷登地區領主的身分獨立了。趁這個機會去費德霖地區建立一下人脈也不錯。不過千萬別丟我的臉就是了,小少爺?」
卡修凡最後還是照舊虧了他兩句,提爾納德卻一副相當有幹勁的樣子。
「我、我知道,我會努力的!卡修凡,你放心!就算你稍微言詞失當,我也會在一旁替你打圓場──好痛!」
卡修凡無惡意地賞了被監護人一拳之後,再度面向諾拉。
「對了,諾拉,聽說薩格萊要睡妳的房間?」
「啊,沒錯,就是這個悶騷陰險眼鏡男!卡修凡大人,拜託您,今晚請讓我去您的房間避難!」
諾拉拉開自己與薩格萊之間的距離。卡修凡聽了之後點點頭。
「我明白了。既然如此,托雷斯,你今晚去諾拉的房間睡吧。」
「是……咦?」
反射性答應之後,托雷斯慢了半拍才瞪大雙眼。
「啊,卡修凡大人,您果然認為您的兒時玩伴托雷斯與諾拉最相配吧。諾拉,我覺得托雷斯也很好喔。」
「托雷斯,如果是你,我也接受喔。你們夫婦倆就一般好好服侍強公爵夫婦吧。」
見愛莉西亞與薩格萊在一旁敲邊鼓,諾拉不禁因為眼前始料未及的發展開始慌張。
「等等,什麼意思啊?連卡修凡大人都說這種話!而且托雷斯從早到晚就只會祈禱,是個比沒用的聖職者還清心寡欲的男人耶!」
對祈翼教有著堅定信仰的托雷斯與不屑宗教的卡修凡是強烈對比。諾拉粗聲嚷著怎麼可以為了逃避薩格萊就亂來。
「妳要不要考慮我,諾拉?」
「托雷斯!你、你怎麼啦?我還以為至少你是安全的!」
「不,我雖然不像雷登伯爵或薩格萊先生那樣擁有地位,也不像路亞克那麼強悍,那個……就像妳所說的,我很安全。」
神色認真地重複了諾拉極為失禮的說法之後,托雷斯輕瞥卡修凡一眼。
「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三人,雖然我覺得他們肯定不是壞人,但也有各方面的問題……總之,妳會很辛苦。尤其如果選擇雷登伯爵,那麼薩格萊先生會很可怕……不是啦,我的意思是……」
托雷斯結結巴巴地拚命解釋。在薩格萊有意無意地瞪視下,他深吸一口氣,調整氣息。
「其實,我也不願意看到在這裡工作的女僕遭遇不幸。因此我認為先選擇我或許也是個方法。」
近來這棟屋宅雖然被稱為「萊森的石頭屋」,但過去卻曾被稱為「海爾帕斯特薔薇屋」,屋後的廢園便是這個不吉利稱號的起因,廢園裡埋了卡修凡的母親、托雷斯的姊姊,以及許多女性。
過去的悲劇讓托雷斯的眼神相當真誠,諾拉在這樣的注視下似乎有點不好意思了。
「怎、怎麼了?你別突然講出這麼可靠的話啦……」
「啊,不,妳千萬別誤會。我已經發誓要奉獻給神明了,而且我也不擅長應付像妳這種自以為是的強悍女生……不是,呃……」
「你說什麼?我可是聽得一清二楚喔!」
諾拉立刻對托雷斯大吼,接著憤然瞪著四名丈夫候選人,以及卡修凡。
「真是的,吵成那樣,結果竟然沒有一個人說喜歡我,你們這些人還真是讓人徹底火大耶!」
「我很喜歡妳唷,諾拉。」
「我知道夫人很喜歡我!夠了、夠了,我們必須準備去羅貝爾家吧,卡修凡大人!請您好好看著我令人激賞的工作能力!」
諾拉略嫌自暴自棄地比手畫腳,然後一甩那頭漂亮的紅髮,大步走出房間。
「那麼,我們也該去準備了。強公爵閣下、夫人,告退。」
毫不在意諾拉的怒火,薩格萊帶著還想說話的提爾納德一同離開。
「卡修凡大人,我也要去準備了。還有,雖然我今晚不會去睡諾拉的房間,但會試著阻止薩格萊先生。盡量……」
托雷斯對諾拉畢竟有些過意不去,稍微提及他至今仍應付不來的薩格萊之後,行禮完也退下了。
 
「還是先讓諾拉暫時到其他僕人房躲一下好了,反正還有空房間。」
目送吵完就快閃的四人,卡修凡露出苦笑。
這棟屋宅畢竟是領主大宅,過去僕人很多,光是供僕人居住的房間就不少。不過現在屋裡的僕人少到讓人很難相信這裡是公爵家,因此就算諾拉只是女僕,也有自己的房間。
「啊哈哈,諾拉真的生氣了,不過諾拉對卡修凡葛格的心意,與其說是把你當成男人喜歡,還不如說是為了錢呢。」
滿不在乎的路亞克說出自己的感想,卡修凡也沒多加理會,只是用公式化的口吻接著說:
「愛莉西亞,之後我可能還會問妳一些費德霖地區的情勢。不過妳還是像平常一樣過日子就好了。等準備妥當我們就出發。」
「啊,嗯,我知道了。」
愛莉西亞才回答完,卡修凡便立刻要離開了。
路亞克見狀趕忙叫住他。
「等等啦,卡修凡葛格。你們夫妻難得見上一面,再悠閒一點啊。啊,對了,我來彈風琴,你們跳舞!」
「咦,路亞克,你也會彈琴啊?」
愛莉西亞大感意外地發問,只見路亞克點了點頭。
「工作的一部分。為了混進樂隊而學了一點。葛格最近很忙,跟愛莉西亞獨處的時間不多吧?好啦、好啦,偶爾休息一下又沒關係。」
「抱歉,我現在沒空。話說完了,我還有其他事要做,走了。」
聽到冷淡的拒絕,愛莉西亞的神情不自覺地有了一絲陰霾。
「啊,愛莉西亞,妳別露出這種表情,我不是討厭跟妳相處。」
見卡修凡變得有些慌張,愛莉西亞很快揚起笑容。
「沒事,沒關係。您那麼忙,下次還有機會。」
「不好意思,這陣子大概沒辦法。」
就連這種時候該做結束的話,卡修凡也是遲疑了一下才說出口。
愛莉西亞不再多說什麼,沉默地低下頭。
「真的很抱歉。我想彌補的話……對了,愛莉西亞,妳有沒有想要的東西?」
他突然拋出問題,愛莉西亞睜大雙眼。
「咦?沒有耶。我非常滿意現在的生活,怎麼能再要求更多呢?而且我還把您第一次送我的守護石給扔壞了。」
「說得也是。妳總是能滿足於自己所擁有的一切。」
卡修凡再次露出極為溫柔又有些哀傷的神情。
路亞克看著陷入沉默的兩人,輕嘆了一口氣。
「話說回來,你們應該會帶我一起去羅貝爾家吧?」
卡修凡毫不抗拒地便接受路亞克的轉移話題。
「就算我不准你跟,你還不是會自己跟上來。抱歉,死神,這次在還沒搞清楚對方的態度之前,你不要高調行動。如果你接受的話,就派得上用場了。」
「嗯。就算斷手斷腳,或是你們叫我滾,我都會幫你們倆幫到底喔。對我喜歡的人,我只懂這種相處方法。」
路亞克若無其事的回應,讓卡修凡啞口無言了半晌。
然而最後他也只輕聲說了一句「是嗎?」,便直接離開房間了。
 
「卡修凡大人果然不喜歡風琴的聲音吧?」
房裡再度剩下愛莉西亞與路亞克兩人之後,愛莉西亞喃喃自語。
「我覺得不只是那樣耶。好像自從愛莉西亞被抓到巴斯家又回來之後,卡修凡葛格就不太對勁了。懷有罪惡感的人雖然會莫名溫柔,但太過小心翼翼反而是錯的。」
「罪惡感?」
愛莉西亞疑惑地反問,路亞克對她揚起一抹神祕的笑容。
「是對方不好啦……」
他含糊回應,愛莉西亞看著他的雙眼突然想起了什麼。
「對了,路亞克,有關你剛剛說的話,我不想要你斷手斷腳,也不會叫你滾喔。你要隨身帶著我們送的守護石,小心別再扭斷腳了喔。」
「啊哈哈,妳這種說法好像覺得我一定會扭斷腳耶。」
路亞克率直的笑容中別無他意。
「不過,謝謝妳。嘿嘿,我最喜歡愛莉西亞了!」
「嗯,我也喜歡路亞克喔。」
見愛莉西亞毫不矯飾地笑著回應,路亞克揚起穩重的微笑。
「我是第一次真的喜歡上我說喜歡而對方也說喜歡我的人呢,所以我才希望你們兩個能順利發展啊……」
「什麼?」
「沒什麼啦。我是說父母之間的關係有點微妙的話,小孩子就會擔心。並不是互相喜歡就會順利發展,這才難辦呢。啊,先別管那個,妳再彈一首吧?對了、對了,跟我四手聯彈好嗎?」
路亞克神情恢復開朗後,鼓譟地提議。
 
費德霖地區位於希爾丁王國中央,地形南北狹長。在刺眼的陽光照耀下,正值盛夏。或許因為才剛過正午時分,強烈的日照將所有東西的影子清楚地投映在地面上。
「好熱啊。」
將領口略為鬆開,儀態稍嫌不整的卡修凡說道,他正興致盎然望著馬車窗外。
對成長於一年到頭都很冷的阿茲貝格地區的卡修凡而言,費德霖地區的景色與氣候似乎相當特別。綿延到地平線的青翠草原在溫和微風的吹拂下彎向同一方向,他好像怎麼也看不膩。
「而且好明亮,能見度真是高得可怕。雖然也有森林,但樹木的高度就很不一樣。就算適合居住,但地形上易攻難守呢。」
卡修凡的雙眼瞬間閃過銳利的精光。
「對啊。我第一次去阿茲貝格的時候,也因為土地非常高低不平、樹木都遮蔽天空的景色而相當興奮呢。」
愛莉西亞坐在丈夫身邊,同樣望著窗外天真無邪地高聲附和。
應路亞克的要求彈奏風琴,安慰想用紙牌拖住薩格萊卻慘敗的托雷斯,日子就在她做這些事時一晃眼就過了。雖然她覺得這次的準備好像比之前去狄尼洛家花了更久的時間,但總算出發之後,也進入第五天了。
萊森家所搭的馬車已經進入費德霖地區的中央平原。這一帶在費德霖地區是屬於氣候特別溫暖、水源相當充沛的地方,因此是包括愛莉西亞的老家等多數貴族宅邸坐落之處。
「原來這裡天空這麼藍啊。說不定就是因為住在這種地方,才反而覺得阿茲貝格的陰森很稀罕。」
卡修凡自言自語,伸出手指輕撫愛莉西亞的頭髮。
愛莉西亞嚇了一跳,不經意地環顧四周。這次旅行的行李多到要用上三輛馬車,因此其他人分別搭乘另外兩輛。就連老是跟在她身邊打轉的路亞克也因為「這次葛格交代不要輕易洩漏行蹤」而偷偷搭乘表面上只載行李的馬車同行。
「那個、卡修凡大人……」
愛莉西亞細聲輕喚,但卡修凡似乎相當喜愛費德霖的景色,視線一直固定在窗外,只有指尖不斷撫摸她的頭髮。
她感覺自己雙頰通紅,也只能任由他繼續撫摸。
路亞克也說過,自從巴斯事件之後,卡修凡的態度就有了改變。愛莉西亞也隱約有所察覺。
並非對她冷淡,而是不像從前那樣偶爾壞心眼地作弄她,只是一逕地溫柔待她。
而那也只限於見面的時候。卡修凡每天都宣稱要準備慶典,並且積極巡視領地。見不到他的日子比起她剛嫁過來的時候還要多。
跟當初相比,愛莉西亞現在能聊天的對象很多,最近連雷登主僕都同席用餐,因此用餐時間總是熱鬧非常。
然而正因為如此,餐桌的主人位置空下來更令她感到空虛。
她知道自己沒有立場要求更多、更任性。卡修凡至今當然仍是她的「理想丈夫」,因此她心裡一直對他充滿感激。
「奇怪……我是怎麼了?咦?那是什麼?」
不由自主與卡修凡看著同樣方向的愛莉西亞看見微風吹拂的草原另一邊有個陌生之物,忍不住高聲驚呼。
「呃、啊,抱歉。愛莉西亞,怎麼了?」
似乎陷入沉思的卡修凡在妻子的呼聲中回過神來,接著收回撫摸亞麻色頭髮的手。看來他本人似乎也是無意識地那麼做。
「唔,那間屋子是誰的呢?」
「還能是誰的,不就是羅貝爾家嗎?地圖上是標示在那一帶沒錯啊。」
聽見卡修凡意外的反問,愛莉西亞再度將視線移回草原彼方的房子。那是一棟反射著明亮陽光、又白又巨大的豪宅。
「總覺得它比我以前見過的還要大很多……建築物似乎也多了好幾棟……好奇怪,我應該有好好戴著眼鏡啊?」
「就算妳戴著眼鏡,視力也靠不住,不過這麼亮妳應該不會看錯。」
卡修凡嘴裡喃喃說著她總是把他跟柱子搞錯的事,愛莉西亞一邊聽著,一邊忍不住頻頻看著窗外。
正如她對路亞克所說的那樣,羅貝爾家是費德霖五大家族中的最末位。原本費德霖五大家族即使身為新興貴族,財力也不雄厚,因此排名第五的話,屋宅的規模可想而知。
然而愛莉西亞眼前所見的屋宅,看起來規模卻相當於、甚至超過她娘家的費德霖大宅。
「哼,看來除了我們之外,似乎還有不少客人呢。」
卡修凡看著逐漸接近的目的地,表情嚴肅地低聲說道。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死神姬的再婚4:我可愛的王子殿下》

審定推薦

【讀者一致好評】

「啊呀,愛西莉雅真是太可愛了!天然呆女主角和美型又有個性的男主角應該可以算是這部作品最大的賣點。都說有過去的男人最帥,果然是一點都沒錯!」──讀者 燁貓

這本書目前為止最吸引我的地方大概就是女主的性格了!很喜歡她那喜歡古怪事物和有些遲鈍的個性,覺得蠻可愛的!」──讀者 血瓔珞

「作者筆下的每一個角色都那麼的鮮明、活潑,故事的愛情、懸疑都令人愛不釋手,想不到類似驚悚小說般開頭的愛情故事居然那麼的燦爛美麗,作者用文字洗練出愛情的真諦,不需要轟轟烈烈,只需要相愛的兩顆心,雖然一開始只是一場互利的交易,但是我相信最後定會是一場相愛的婚姻。」──讀者 璃希

※「這部故事充滿著甜美的囧境,超級務實又喜歡看恐怖故事的伯爵千金,遇上了冷酷無情的強伯爵,這擦出來的火花,真是令人感到好笑又令人覺得的無言以對,不禁會對於這兩個人的愛情感到擔憂,也好奇這兩個人的將來會事怎麼樣的情景。而有點恐怖故事的陳設下,更覺得這個故事的有趣以及可以深入探索的地方,就好像是故事中的故事一樣,讓人可以回味並且用不同角度,或者不同人物的心態去揣摩這個故事,如果你跟我一樣喜歡愛情故事,但又對於傳統的愛情故事感到厭倦了,這本故事確實值得你我一看。」──讀者 佳子

死神姬的再婚4:我可愛的王子殿下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