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新唐遺玉7:明月不諳離恨苦

新唐遺玉



定價:250元 
優惠價:79 198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起點女頻三大奇書之一!翻開第一章就停不下來的超人氣作品!
命運的敲門聲驟然響起!親人相繼過世、失蹤、入獄……
難道穿越後,遺玉仍擺脫不了孤女的命運?

★ 橫掃博客來文學新書與金石堂輕小說排行榜!故事進入最驚心動魄的橋段,令人驚呼連連的劇情,不容錯過!
★ 起點女頻打賞紅榜第2名、超過1000萬點擊率、49萬網友推薦的超人氣作品!
★ 她生於鄉野,如玉遺落,沒有現代新知傍身,也沒家世背景倚靠,一介農家女如何突破世族藩籬,從璞玉成為耀眼美玉?

隨書附贈1:「梅須遜雪三分白」珍藏版造型書籤
隨書附贈2:「雪卻輸梅一段香」精美拉頁海報


「他們為什麼要留下我一個人……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待在我身邊吧,妳若是想報仇,我會幫妳;若是有人欺壓,我會護妳;不論發生什麼事,我亦不會留下妳一個人。妳只需要承諾,會待在我身邊。若妳答應,我會說到做到,若是不願意,那便拒絕。妳要想好,因為同樣的話,我此生只會問妳這一次。」

盧智處心積慮誘捕韓厲,卻因此讓盧氏被韓厲擄走,正當眾人想辦法要尋找盧氏下落之際,盧中植卻病重了,並傳出在外遊歷的盧俊失蹤的消息,身邊的親人一一出事,杜若瑾以梅為喻鼓勵心情低落的遺玉,卻反被遺玉安慰,讓他對遺玉的好感大增,卻引來李泰的危機感,聽從了自命風流的沈劍堂,醉後對感情問題的見解,反讓兩人感情陷入僵局……

眼見國公府即將大亂,相依為命的兄妹兩人商量要搬回龍泉鎮的溫泉莊子住,不料此時傳出長孫無忌的嫡次子被人殺害的消息,而種種對盧智不利的證據,讓他成了頭號嫌疑犯……「大哥,你放心,我會變強,強到足夠幫你洗刷冤屈,強到足夠勇敢地活下去,強到不受人欺辱,強到可以保護自己所愛的人……」
這是權謀和武力當道的朝代,她沒有盧智的足智多謀,沒有盧中植的權術之心,沒有平陽公主的高貴出身,日後她要如何走下去?

*************************************************************************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三月果
暱稱果子,女,網路言情小說作者。學了外語卻更熱愛中文的「三好女青年」,所謂「三好」是指一好看文、二好寫作、三好吃喝。
身高不明,體重不定;表面文靜,內心悶騷。說話沒有打字快、寫文和做事一樣拖拉,疑似上輩子是蝸牛投胎的。作為一個一根筋的雙魚座,最愛莫過於各種浮想,並且立志將一切不切實際的幻想付諸筆下,並以此為樂。

繪者簡介

柳宮燐
柳陌花街BOSS,填坑速度很優雅的古典控。
facebook新開張,歡迎上來同樂(ID:liouxhin)。

精采試閱

你有機會麼
十一月十一日上午,午時一刻,盧中植去世,享年五十九歲。
這個消息,在國公府門外掛上了白綢,暫時閉門謝客後,便從這條街上,迅速向整座長安城蔓延開來。身為開國元勳之一的懷國公逝世,不可謂不是一件大事,皇宮裡一接到信,下午便派了禮部的人前去商議喪葬。
十一月十二日,懷國公府門前的長街,並著臨邊的兩條大街,都沿牆掛上了白綢,整座坊內都籠罩在一股沉悶的氛圍裡。從長安城各處趕來弔唁的人,都將馬車停靠在了街頭,步行至國公府門前,在門內遞上名帖和禮單,便被下人帶入府內。
靈堂是設在寬敞的前廳,四扇門全開著,裡外全是白綢黑布,哭聲不絕於耳,每有人踏入堂內,屋角便有下人擊銅磬一聲,哭聲愈大。堂上擺著供桌,長長的桌供品香燭一應俱全,桌後頭便是凌晨入棺的盧中植,邊上四名實際寺的高僧正在誦讀著喃彌佛音,同哭聲混雜在一處,伴著香燭的氣味。
廳內兩邊跪的是盧家的七口並著程咬金夫婦,遺玉穿著昨夜縫好的孝衣,挨著撥撚長明燈的盧書晴坐在右側,另一邊是哭的淅瀝嘩啦的程小鳳。她垂著頭,聽那一聲磬響,便會俯下身子朝來人一拜。
靈堂裡除了他們這三家人,還有族內的宗親身著白裳,三名禮部的官員妥隨。
頭一天來的,都是些有分量的人物,從清早到中午,高官諸如長孫無忌、杜如晦等人,皇親諸如太子、吳王、魏王這些成年皇子,就連不受待見的房玄齡,都被放進了門內。
十一月十九日,天晴,微風,沒有多大的日頭,在經過整整七日的弔唁之後,天還未亮透,哭聲遠至,一色麻白長達三里的出殯隊伍,便出現在了長安城的朱雀東大街上,二十四扛的巨棺在中,前後左右是一片麻白,漫天翻飛的白色紙錢,像是給這城內提前落了一場大雪。
黎明出城的隊伍,到了中午才回來,懷國公府宅內和街前的白綢黑布已經摘盡,連門前的紙錢都清掃的一片不落。
大宅中,屋前屋後足足擺了一百二十餘席宴客,沒了哭聲哀訴,卻變酒杯相磕,來的客人皆是前幾日前來弔唁者。
酒宴間,宮裡便傳了一紙詔文前來,當眾宣布了由盧榮遠承襲懷國公一爵,又賜了些東西下來。這道詔文來的太快,讓人覺出些不同尋常的味道,卻沒人深究。
前院的酒宴未歇,遺玉從朝陽院出來,站在院子門口,看了天上混成一片,毫不刺眼的日頭一眼,漫無目的地走向了後花園。
從入棺到出殯的幾日,可謂是風調水順,就連一家人最擔憂的盧老夫人,都沒讓人多操心,僅是每日醒著的時候,便在老兩口生前居住的屋子坐著發呆,端來飯菜,她便吃,服侍她洗浴,她也不拒絕,到了晚上,便乖乖地去睡覺,安靜的讓人心揪。
兩夫妻感情甚好,若說盧中植的逝世,最傷心的是盧書晴,那最可憐的,便是這老夫人了。遺玉羡慕他們夫妻兩人間不容隙的感情,這時卻生出淒涼,這般相守的兩人,到了最後,還是一樣要面對分離。
不知不覺地走到院中的八角涼亭,方才發現有人比自己早到了一步,兩雙眼睛同時對上,那頭首先笑了笑。
「聽說國公府裡的花園,有幾棵早梅,我近來正在畫梅,便溜了宴尋過來,喏,妳瞧,一來便讓我找到一枝。」
遺玉順著他的手指,看向東側的一株梅樹,見那枝從之間煞是顯眼地露出一簇喜人的粉紅來,眨了眨眼,幾日來頭一次在臉上露出了笑容。
「明明是在我家中,卻被杜大哥搶了先。」
「呵呵,妳可願帶我在這園子裡轉轉,尋尋是否還有其他的開了?」
「好,我記得那南邊牆下,還有幾棵梅樹,你隨我來。」
這頭遺玉領著杜若瑾在後花園中尋梅,卻不知前院宴上有一人亦是藉故離了席,朝著後院尋她而來。
不論是文人墨客亦或是文武官員,宅邸的花園中,是不會少了幾棵梅樹的,冬季裡,除了常青的樹木,便只靠著這些顏色來冶趣了。國公府的花園裡,別的不多,梅樹卻有一些上了年份的,偶有幾株露了苞色的早梅也不稀奇,只是因為在入住之前空閒多年,分布的有些雜亂。
遺玉帶著杜若瑾,從園西繞到園南,所見不下二十株,除了一開始八角亭邊上開了一枝粉的外,又發現了兩枝紅的。
本來還是即興尋找,但見那一抹抹初生的色彩,聽著杜若瑾溫聲講著一則梅樹和冬天的故事,叫她心情無端好了起來。
「相傳,很久以前,在四季之中,花兒們約在春夏秋三季紛紛開放,到了冬季卻全部進入休眠,冬天便總是獨自度過歲月,一年又一年過去,偶有一次,梅樹醒的遲了些,冬天來的早了些,梅是頭一次見著傳說中冷漠的冬,冬天也是頭一次見著盛開的花,孤獨的冬天,為了留住這抹色彩,便同梅樹打了個賭,那時的梅是只有紅色的,所有的花兒都以繽紛的色榮彩為榮,冬天邊說,只要梅能夠忍過這個冬天不睡,便送它一種顏色,梅答應了,也做到了,忍過這個冬天,它的花瓣便被冬天的寒風吹淡,多了粉色。」
兩人走走停停,杜若瑾不動聲色地打量著走在身邊認真聆聽的少女,見她臉上不復剛才初在亭裡見著的黯淡,漸漸有了笑容,不由得將語調放緩了些,盡量讓那故事聽著更動人,好不讓她分心去想那些傷心的事。
「然而,梅樹卻因為這次遲睡,再不能在其他三季裡醒來,一年又一年,它陪伴著冬天,而冬天在喜悅的同時,內疚也愈發變深,終於,有一年它鼓起勇氣向梅樹坦白了自己的心計。梅樹原諒了它,只讓它再送給自己一種顏色,它便會永遠陪著冬天,於是,冬便留下了歡喜的淚水,在空中被寒風化成晶瑩的雪花,落在梅花上,染成最潔白的顏色。而得到了第三種色彩,梅便永遠傲然地獨自在寒冬中綻放。」
故事講完,兩人停在園南的牆邊,同時抬頭望著枝頭上簇生的一枝早梅,指甲蓋大小的花苞,淡淡的白,那顏色就像是故事中被雪花染過的顏色,映在眼裡,掃去了浮躁,留下一叢清涼。
「真是個好故事,不過我倒是覺得,梅樹應該不是為了那個賭約,也不是為了得到別的顏色,而是為了陪伴寂寞的冬天,才選擇留下來的吧。」
聽了她的話,本是旨在安慰她的杜若瑾,心頭一悸,扭頭看了靜靜望梅的遺玉一眼,感受到她身上淡淡的安寧的氣息,突然多出些傾訴的慾望,沉吟了片刻,開口道:「我娘是在我六歲時過世的,因為她多病,我從小便被奶娘養大,母子之間關係並不親近,她走後,我甚至沒怎麼傷心,也不覺得少了什麼。」
遺玉聽他提及自己的童年,有些驚訝,卻沒打斷他的話,裹緊了些身上的披風,側過頭,看著他那張溫潤如玉的側臉,聽他聲音帶些苦澀地道:「等到再大些,見著別的孩子被娘親疼寵,很是羡慕,便埋怨起過世的娘親待我不親近,等真正懂了事,才知曉,原來我娘亦是疼愛我的,她明明身子不好,還堅持將我生下,又因知道自己活不長,便不同我親近……免得等那一日她走了,我會難過……果然,那時我不曾難過,到現在,甚至連她的模樣都不記得。」
這話裡,他沒有掩飾自責和遺憾,那臉上,露出了悔色和嘲諷,在遺玉的印象中,杜若瑾就是一副溫文爾雅的君子模樣,從第一次在學宿館後門,他幫她們解圍,認識至今,他總是帶著笑,似是沒有什麼事可以叫他煩惱,卻不想他還有這種模樣。
杜若瑾將這藏在心中多年的一個結講出來之後,並沒想過要身邊這比他小上六歲還有餘的少女會說些什麼來安慰他,卻已經輕鬆了不少。
「杜大哥。」遺玉對上他扭過頭的看來雙眼,皺著眉頭,道:「你覺得,通常來說,一個六歲大的孩子,會因為一個不常見到的親人去世,而傷心落淚,悲痛欲絕,要死要活嗎?」
杜若瑾臉上一愣,下意識地搖頭,又聽她繼續道:「妳覺得,通常來說,一個六歲大的孩子,在經過十幾年後,能記住兒時一個不常見到的人,是長什麼樣子嗎?」
「……」
遺玉見他臉上的負面情緒全部僵硬住,伸手指了牆下那枝早露的白梅,道:「我認為,梅是自願留在冬天綻放的,她從一開始便沒在乎過那個賭約還有那些顏色,她不講明白,便是不需要冬天感激她或是為她傷心難過。那是她自己的選擇,不需要任何人來承擔,也沒誰有資格去承擔,冬天是,你也是……咦,好像下雪了。」
那是她自己的選擇,不需要任何人來承擔,也沒誰有資格去承擔。
「……呵。」在一陣呆愣之後,鼻尖落上的冰涼讓他回過神,杜若瑾低下了頭,默念了她最後那句話,掩蓋去滿臉的複雜之後,輕笑了一聲,再抬起頭,那雙眼睛愈發柔和,眼底是釋然。
他定定地看了正仰頭望著天空的遺玉一眼,側目對她身後那人冷漠的目光,記起那日學士宴上的警告,他張口,輕聲卻清楚地道:「有些事明知糊塗,可杜某還是想做。」
遺玉正伸手去接從天空一片片落下的雪花,聽他莫名其妙地一句話,正要開口詢問,便聽身後一道熟悉的低沉嗓音響起:「你以為,你有機會麼?」
遺玉猶豫了下,還是轉過身,垂下眼瞼,沒有看見那一身紫衣黑裘的男人眼中的寒芒,邊揣摩著他同杜若瑾是在說些什麼,便躬身一禮。
「魏王殿下。」
「杜某以為,機會還是有的。」杜若瑾同樣行了一禮,垂頭避過那道霎時變得凌人的目光,不急不緩地答道,遺玉所表現出的恭謹和疏離,他自然察覺得出來。
李泰亦然。他離了宴,尋到這邊來,便是為了找人,那天北苑賞花,遺玉怒氣離開後,他便有再找她一談的打算,盧中植的去世,讓他等了七八日,耐性本就磨的差不多,難得有了獨處的機會,卻被人捷足先登。
方才遠遠地見著兩人相伴的身影,李泰的心中便被堵了一記,杜若瑾意有所圖的宣告,尚不足以挑起他半點怒氣,比起這個,更讓他不快的卻是遺玉那疏離的態度。
李泰收回了落在杜若瑾身上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側,唇線抿直了些,眼中的青碧閃動,淡淡地開口道:「過來。」
遺玉知道這是在叫自己,心中鬱悶,左右為難,一方面,她是不願聽他的話過去,可杜若瑾還在邊上站著,總不好落了李泰的面子。
見她磨蹭,李泰微瞇了下眼睛,心思一轉,再開口,語氣比方才的冷硬,略有緩和。
「本王這幾日休息得不好。」
「嗯?」遺玉一聽這話,立刻抬起了頭,隔著緩緩飄落的小雪,也顧不上那天在北苑的爭執,擔心地問道:「是睡得不好麼,會頭疼嗎?」
「會。」
遺玉皺了皺眉,還記得大理寺審案時,李泰便找上過她一回,當時是說睡久了會頭疼,這會兒又是睡不好,沒有姚不治的指導,只靠那白絹上的藥理解毒,原先從密宅時離開見李泰已經穩妥,還當無事,眼下卻說不準,那夢魘的毒是否真的解清了,但她能夠確定的是,一旦沒有解清,任由它存在下去,總有一日會復發,到時候,李泰少不了又要受一遍那毒症的折磨。
思及此處,她只是稍作猶豫,便道:「殿下這會兒可是有空?」她需要仔細檢查一番,看看症狀再說。
「這便要去文學館。」
「那明日?」
「無須明日,妳與本王同去文學館。」
遺玉遲疑了一下,終是抵不過心裡的擔憂,點頭應下。
這下換成杜若瑾一頭霧水地站在旁邊聽他們對話,且不論他是否聽懂兩人是在談論什麼,單是李泰三言兩語就把剛才還一身防備的遺玉給「哄走」,便讓他覺出不對味來,他是不知道遺玉怎麼想,但同樣作為男人,他有八成把握,這位魏王殿下正在利用她的心軟。
「杜大哥,我有些事要同殿下商量,先走了。」聽了遺玉這句話,杜若瑾就是想攔也開不了口,他性子溫和,怎會說話讓她為難,但遺玉下一句,卻讓他笑揚了唇。
「看這雪像是要下大,你身體不好,還是別在外頭待著,等這梅開得好了,我折些給你。」
「不用擔心,我這幾日身體還好,妳且忙去吧。」說著,他側身對著面無表情,臉色卻似黑了些的李泰,低頭一禮,道:「殿下,您慢走。」
李泰瞥了他一眼,便轉身朝著園外走去,遺玉連忙抬腳跟上。
杜若瑾直起身子,隔著薄薄的雪幕,看著不遠處,那黑裘的背影停下,待那嬌小的人影跟上後,伸手將她披風上的冒兜扣在她腦袋上,才又繼續朝前走,兩人前後相錯,左右間距並不遠,一陣風捲雪吹來,正颳在那身黑裘上,而他身邊的少女,卻是素色未染。
「……不妙啊。」他柔和的嗓音,難得的帶上些愁緒。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新唐遺玉7:明月不諳離恨苦》

審定推薦

【女性讀者試讀後一致好評】
「這故事類型本來就是我喜歡的,平凡的遺玉在穿越後不再平凡,雖然像一般人一樣跌跌撞撞的成長,但活了兩世的她卻能將問題與麻煩化解。雖然遺玉前世過得不怎麼好,不過就是因為有那段困苦的日子,才能使她度過總總難關。故事的描寫得很好,沒有冗詞,內容很樸實卻很生動有趣,讓我整個心癢癢,非常想繼續看下去。各場景、事件都描述得很細緻,每個角色的個性都刻畫得很鮮明,感覺這故事栩栩如生的在我眼前上演,不知不覺中,為故事裡發生的事而跟著喜怒哀樂,真得是很難停下想繼續翻閱的衝動。」──讀者 MINSK

「正式進入主題穿越之後的生活點滴、成長過程,細膩的描寫,讓人看得欲罷不能,讓人對遺玉的重生有著無限期待!特別喜歡遺玉的新家人們,慈愛卻堅強的盧夫人,是位很了不起的母親!盧智、盧俊兩兄弟更不用說,兩人一動一靜的個性恰好互補,身為家中唯二男丁,小小年紀就得挑起守護母親及妹妹的重任,也難為他們如此懂事成熟,也期待他們各自都有好的成就歸屬。」──讀者 makoro115宵

「種田文在這幾年來,如雨後春荀般的大量出現。本書在作者的妙筆下,每個角色都活靈活現,劇情輕快緊湊,遺玉與家人的點滴相處,總讓我既心疼又感動。本書融合了歷史、種田、宮鬥、女性成長的愛情小說,作者精心安排的巧思,付予老梗絕妙的好滋味,精彩度更上層樓,若是今年只挑一部種田文來看,《新唐遺玉》會是我的第一選擇!」──讀者 閃

「最喜愛本書中的親情描述,有別於其他小說,我深深地被遺玉、盧智以及盧俊的手足之情,還有遺玉母女間的溫暖所感動。穿越前是受盡人間冷的孤女,穿越後,雖然家中不富裕,但是暖暖的親情感染了女主的心,我也被這份溫暖吸引了進去,很愛這本裡的親情,以及後期的愛情。」──讀者 白色飛鼠

新唐遺玉7:明月不諳離恨苦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