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新唐遺玉15:春風得意馬蹄急【完】(獨家收錄一萬多字完整番外)

新唐遺玉



定價:260元 
優惠價:79 205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最終回加碼大放送!
作者全新加寫「我是盧智」、「失明記」、「獨家殺青現場直擊」三篇一萬字以上解密番外!獨家內幕買書才看得到!

即使成為太子妃,仍有躲不完的明槍暗箭,
遺玉能助李泰改變歷史,在唐朝享有一世安好嗎?

★ 橫掃博客來文學新書與金石堂輕小說排行榜!朝中陰謀步步進逼,遺玉夫妻要如何攜手化解?精彩大結局,不容錯過!
★ 起點女頻三大奇書之一!翻開第一章就停不下來的超人氣作品!
★ 起點女頻打賞紅榜第2名、超過1000萬點擊率、49萬網友推薦的超人氣作品!
★ 她生於鄉野,如玉遺落,沒有現代新知傍身,也沒家世背景倚靠,一介農家女如何突破世族藩籬,從璞玉成為耀眼美玉?

隨書附贈1:柳宮燐精心繪製「一日看盡長安花」造型書籤
隨書附贈2:「太子妃的加倍奉還」精美拉頁海報

「這麼多年來,朕都將你視為一件工具,不曾想過這樣對你不公,直到幾年前,有人提醒了朕,她說,朕有一顆為父之心,卻獨獨短缺了一人……皇兒,朕再問你一次,你怨恨朕嗎?」
「兒臣想要的,會自己去爭,若得不來,怨不得旁人。」
在李泰一半的人生當中,全都是靠自己爭取來的,權利、錢財、地位、功績,乃至他最愛的女人……

因平定李乾承逆謀案,讓李泰順勢成為太子,但朝中不滿他的勢力仍在暗中蠢蠢欲動,不僅長孫夕教唆宋心慈鬧得盧俊家宅不寧,以進一步對遺玉不利;而長樂公主則動用女館力量對遺玉和高陽潑髒水;長孫無忌更逼迫李泰代替皇上親征高句麗,一件件看似無關的事情,背後卻串成綿密的網,要兜住李泰夫妻並置他們於死地。

遺玉明白了唯有登上大位才能徹底擺脫受制於人的困境,但是她有辦法助李泰改變歷史嗎?遺玉懷著忐忑的心情全力協助李泰征戰高句麗,希望能扭轉歷史,不料自己卻被綁架,身陷敵國險境……

「妳跟我回去,什麼都好說,妳若不想做皇后,我便陪妳,反正這江山也要傳給別人,這皇位不要也罷,乖,妳下來。」
遺玉看著李泰委曲求全的模樣,突然什麼都明白了,嘴角動了動,沒能忍住,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三月果
暱稱果子,女,網路言情小說作者。學了外語卻更熱愛中文的「三好女青年」,所謂「三好」是指一好看文、二好寫作、三好吃喝。
身高不明,體重不定;表面文靜,內心悶騷。說話沒有打字快、寫文和做事一樣拖拉,疑似上輩子是蝸牛投胎的。作為一個一根筋的雙魚座,最愛莫過於各種浮想,並且立志將一切不切實際的幻想付諸筆下,並以此為樂。

繪者簡介

柳宮燐
柳陌花街BOSS,填坑速度很優雅的古典控。
facebook新開張,歡迎上來同樂(ID:liouxhin)。

精采試閱

不省心

李世民冊立李泰之初,東宮花了半年時間重新修葺,太子居住之所,從瓊華殿換做了新建的崇光殿,占地不足五十畝的崇光殿,並非是東宮最高最大的建築,然它南傍湖泊,左臨東花園,右立承天書樓,確是這皇宮之內,最為雅致的一處居所,原本一片富麗堂皇的東宮,也隨著主殿的遷修,換做了風雅之調。
內殿中,早晨才新換上了一色秋香金幔,室內室外薰著清甜的蘇香,一縱身穿粉襦綠裙的宮女們抱著才從花園折下的花枝,排著隊悄聲走進殿內,更換著花瓶花架裡的枯物,內室裡斷斷續續傳出來大侍女的稟報聲。
十六格的扇花窗櫺下,立著一方一人高低的銅鏡,妝台上收拾得整齊,珠寶釵環只有常用的幾匣是打開的,一隻乾爽白淨的手掌,探向銅鏡,輕拂過上面不知誰調皮用水粉畫上的一隻小鳥,側映著鏡中一道綽約的人影,剛巧停在她肩畔。
「這個小壞蛋,明明有紙張,偏愛在我這面鏡子上亂塗。」
遺玉笑看著鏡子上歪歪扭扭的紅色小鳥,可以想像到那小傢伙撅著屁股趴在鏡子上畫畫的情景。
「小郡主說是要等您回來看的,還特意囑咐奴婢們不許擦。」
平彤拿來平雲手中的木梳,跪走了幾步上前,掬起遺玉肩上一縷散髮,從髮尾梳順,拿絲帶束在她頸後。
「主子,從各位娘娘宮裡上午又送來了幾個人。」
「哦?」遺玉見怪不怪,「這回又是什麼名目。」
「聽那話,應是楊淑妃娘娘起的頭,說是給太子讀書時添燈研墨用的,據說這回送來的,都是識得字的上等宮娥,有兩個還會吟詩作對呢。」
平彤最後一句話不無譏誚,在東宮住這兩年,後宮的妃子真沒少藉著換季更奴的時候往東宮送人,年輕貌美的,知書達禮的,聰明伶俐的,溫柔多情的,還有幾個不知死活在她主子面前耍心眼的,各色各樣的她都見識過,就是沒見哪個能爬到太子爺的床上,真不知後宮那些女人是真蠢還是假蠢,這都兩年過去還不死心。
「妳看著安排,仔細著莫叫她們往殿下跟前湊。」
遺玉這麼說,倒不是怕李泰會被這些千嬌百媚誘惑,而是怕哪個沒眼色地惹了李泰的脾氣,最後「受罪」的那個還是她。
「是。」
平彤剛剛應了,就聽見門外傳來一陣咚咚作響的跑步聲,遺玉顯然也聽見了,來人跑得急,她剛剛扭過頭,就見那一身香藕色的小人兒攆炮一樣衝過來,一頭鑽進她懷裡。
「母妃、母妃,您去哪兒了,都不帶上小雨點,小雨點想舅舅啦,要出去看舅舅。」
頭上抓擰著兩朵桃花小髻,細細軟軟的額髮貼在飽滿的眉頭上,小腦袋費力地仰著,黑得發紫的葡萄大眼撲簌簌望過來,這樣天真的眼神,還不會隱藏委屈和難過,是能把人的心都給看疼了。
遺玉抱著女兒坐在腿上,抓過她的小手,一邊用帕子擦拭著上頭的泥土,一邊用著同孩子說話固有的語調回答道:「妳忘記啦,母妃昨天不是告訴妳了嗎?小鳳姨姨才生了小弟弟,母妃去看她了呀。但是小雨點早上起來遲了,母妃過去看妳的時候,妳還在睡懶覺呢,所以母妃就沒有帶妳啦。」
小雨點眨眨眼睛,嘴巴一嘟,「怎麼不叫我起床呀。」
遺玉伸手點了點她的鼻子,循循善誘道:「昨天就同妳說了,母妃不是告訴妳,要妳早點起床麼,可是妳貪睡不起,這要怪誰?」
小雨點被教訓了,腦袋一下子就耷拉下去,好半天才蚊聲道:「小雨點下回、下回不睡懶覺啦,母妃還帶我出宮去,好不好?」
「那下回母妃再同妳約好,妳還會忘記嗎?」
小腦袋來回晃了幾下。
遺玉喜愛地摸著女兒的頭頂,放慢了語調,「那母妃現在就同妳約好了,下一次妳若不睡懶覺,就帶妳一起出宮,不但帶妳去看舅舅,還給妳買桂花糖糕吃,好嗎?」
「好!」小雨點脆脆地應了一聲。
「那妳親親母妃吧,母妃出門一晌午,想小雨點了。」
小孩子就是一陣兒一陣兒的,剛才還難過著,這便又高興了,伸手環住遺玉脖子,湊到她臉上「吧嗒」了一口,親完又不好意思地把頭埋在遺玉肩窩上,黏在她懷裡不肯起來。
遺玉笑著抱她坐好,又問了她早點吃了什麼,上午玩了些什麼,小雨點有一句答一句,遇上聽不懂的大人話,就困惑地去瞅著遺玉,滿眼的問號,等待解答,既乖巧又可愛。
更衣後,遺玉就讓侍女傳膳,李泰因公事不能回來,遺玉提前讓人準備了午膳送去內省的衙門。
李泰不在,小雨點應該是最高興的,開飯前,還舉著小勺子和遺玉打商量,「坐腿上吃好不好?」
遺玉搖頭,給她繫上繡著一溜牽牛花的鵝黃色小圍兜,「娘親上午出門累了,小雨點不是會自己吃飯了嗎?等吃完飯,娘親再抱妳睡午覺。」
平日李泰在時,小傢伙是輪不到和遺玉「同床共枕」的優待的,被遺玉這麼一哄,便高興地點了點頭,自己拿著小勺子小碗喝魚湯,想吃什麼又夠不著,遺玉就夾給她,順便提一提菜名,好讓她多記得幾個字。
「吃豆呼、豆呼。」
遺玉盛一勺給她,糾正道:「是豆腐,杏仁豆腐。」
「豆呼。」
「豆腐。」
「豆呼。」
「……快吃吧。」小孩子發音本就不準,一時很難糾正過來。
「母妃,貝貝、吃貝貝。」
「乾貝,這道菜叫薺菜乾貝羹。」
遇上太長的菜名,小雨點就會糾結,「雞菜、雞菜、嗯嗯,貝貝。」
「乾貝。」
「噶唄。」
「幹、貝。」
「噶唄。」小雨點的固執,除了對遺玉臥房裡那面鏡子,再來就是某些認定的字音了。
「……吃吧。」
雖這種場面屢見不鮮,平彤、平卉還是忍不住在一旁竊笑,不時將菜盤換到她們方便夾取的地方,再給她們乘湯添飯。
飯後,遺玉牽著小雨點到偏殿的書房去翻書,寫了兩張字,等女兒消了食,才帶小雨點回靜波殿去午睡。
座落在崇光殿側的靜波殿,原本是修來給太子妃居住的,但因遺玉和李泰一同住在崇光殿裡,就成了小雨點一個人的居所,因為小雨點認床,李泰不在的時候,遺玉通常是帶著女兒回靜波殿休息。
講了半個故事,把女兒哄睡著,遺玉也有些睏了,正待合攏了被子也休息一會兒,就聽守在門外的平彤略顯焦急的輕聲傳話:「主子,出事了。」
遺玉翻了個身,將被子給女兒蓋好,才披著長衫繞到外室。
「何事如此慌張?」
平彤上前一步,附耳說了幾句,遺玉當即變了臉色,怕吵醒女兒,只得壓低了聲音,道:「那長孫公子傷的如何?」
「據說是二公子打了他一頓,人就躺在床上沒起來過,長孫大人沒有出面,是駙馬爺鬧到了家裡去,二公子早晨到南營去練兵,不在府上,老夫人自認理虧,好聲好氣地向駙馬賠了不是,可駙馬不解氣,一怒之下,就讓人把家裡的大門給砸了,二夫人適才遞了牌子進宮來找。」
遺玉皺眉,「二公子好端端地為什麼要打他?」
「具體是怎麼著,奴婢也不大清楚,二夫人就在外殿等著,您還是先過去問問吧。」
遺玉點頭,平雲就進屋去取衣裳,她一邊穿戴,一邊叮囑道:「找秦姑姑來,等下小郡主醒了,先餵她喝杯水,中午吃得鹹了,別再積了食。」
「是。」
遺玉匆匆趕到前殿去見晉璐安,一打照面,就因晉璐安的神形憔悴嚇了一跳,先不問事,趕忙拉了她坐下,「這是兩宿沒睡覺還是怎麼?」
她入宮之初,是十天半個月就會出宮一次,算是勤的,但因做了太子妃後一言一行總被人當成是標榜,諸多不便之下,才改為一個月去上盧氏那裡一回,這回是快有一個月沒往盧氏那裡走,今天早上去看程小鳳,因為不順路,也就沒多拐彎,本想著過兩天去看看,誰知這就出了事。
晉璐安抓著遺玉的手,吸了口氣,再壓抑不住多日的苦悶,肩膀一軟,便哭了出來。
「我……我是真沒法子了,俊哥他不讓我同妳說,可我眼瞧他被那個不守婦道的女人哄得團團轉,整日裡魂不守舍,連康兒都不曾多看一眼,現在又因那女人打傷了人,害得娘都要給人低頭賠罪,這是造什麼孽,怎就被那麼一個禍水給纏上了。」
遺玉聽得是雲裡霧裡,大約抓住一點,就是他二哥同一個有夫之婦有了私情,於是追問道:「嫂嫂先別哭,妳把話先說清楚,不是說二哥打傷了長孫家的公子麼,這裡頭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妳說那女人……」
遺玉聲音一頓,腦中靈光一現,再將晉璐安的話一琢磨,眉頭登時蹙的老高,不大確定道:「妳說那女人,可是長孫三公子長孫止的妾室,宋氏?」
晉璐安抬起頭,抹了抹眼淚,點頭道:「就是那個宋氏,妳二哥在揚州認識的那個。」
**************************************************************
傍晚,盧俊從軍營到將軍府時,長孫沖早已帶著人離開了,丈高的大門赫然壞了半邊,門頭上的匾額也缺了一角,因為盧氏沒有讓人去給盧俊報信,他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昨日把長孫止打得下不了床,人家兄長今天就找上了門。
「盧孝!這是怎麼回事!」
看見自家大門被人砸壞了半邊,盧俊怒不可遏,大步走進院子裡,一嗓子吼了正在前院指揮下人打掃的盧孝過來問話。
「老爺,您回來啦。」
「說,怎麼回事!誰砸了咱們家大門!」
「是、是長孫駙馬,他晌午突然帶了一干隨扈來府上,說是您把人長孫三公子給打壞了,要您給個說法,您又不在府上,他一怒之下,就讓人把咱們家的大門給砸了。」
「府裡的護衛呢,就看著他們砸門?」
盧孝苦聲道:「老夫人說是您有錯在先,就沒許護衛們動手,向長孫駙馬賠了罪,但人家還是把咱們門給砸了。」
盧孝成天跟著盧俊,盧俊做沒做過什麼事,他最是清楚,今天人家找上門來,說盧俊打了人,盧氏原本不信,還是撬開了盧孝的口,才認定是兒子的錯。
盧俊一驚,「我娘呢,可有傷著?」
「傷倒沒傷著,就是受了些驚嚇。」
聞言,盧俊先顧不得去找長孫沖算帳,一陣風似的趕往後院去看盧氏,盧孝話還沒說完,喊了盧俊幾聲不見他應,只得拔腿跟上去。
「娘、娘……」盧俊大呼小叫地推門進了屋,繞過屏風一看,愣了愣,隨即衝著座上一人乾笑道:「妳怎麼回家來了?」
遺玉和晉璐安在陪盧氏喝茶,看著盧俊冒冒失失地跑進來,瞥了他一眼,沒說話,盧氏放下茶杯,拍了拍晉璐安的手,道:「妳先回房去照看康兒。」
「是。」晉璐安順從地站起來,又對遺玉施了一禮,看也沒看盧俊一眼,目不斜視地從他身邊經過,出了屋去,還將門從外頭帶上。
門一關,屋裡就只剩下母子三個,盧俊剛察覺到氣氛不對,盧氏已經板著臉開口道:「說吧,為何要打人,娘是教過你敢作敢為,可不記得教過你逞兇鬥狠。」
盧俊一等盧氏說完話,便急忙解釋道:「娘,您聽我說,不是這麼回事,是長孫止誤會了兒子,先在酒樓上對我動手的,我避不過才踢了他一腳,哪想他那麼不經打,一頭撞到欄杆上去,就磕暈了過去。」
「他誤會你什麼,大庭廣眾之下就敢對你動手?」
盧氏這一句問到關鍵,盧俊頓時弱了底氣,撓撓頭,不知如何開口。
見他啞巴,遺玉托著茶盞,施施然開了口:「二哥今年是二十有六了,家裡除了一位賢妻,還養了兩房妾室,子女雙全,快到中年,卻還學人家賣弄起風流,為了一個有夫之婦同人爭風吃醋,大打出手,我這做妹妹的,還真是為你感到臉上有光。」
盧俊被遺玉這麼一羞,頓時尷尬地紅起了臉,哪還不知是有風聲傳到了她耳中,這便咳了一聲,掩飾道:「莫要聽妳嫂子瞎胡說,她日子過得好,哪裡知道別人辛苦。」
「砰!」
「哼。」
盧氏將茶杯用力擱在桌上,遺玉輕哼一聲,兩個人臉色都不好看,盧俊見狀,也不知是哪句話惹了她們,就不敢再吭聲,耷拉著腦袋,那麼大個頭,白天在軍營中威風八面,到了眼前這兩個女人面前,硬是矮了半截。
「你當京裡多了那麼大個活人,我就一點不知麼?」遺玉沒好氣道:「四年前那宋晴媛進京參選,我就在宮裡見過她,後來聽說她被許了長孫家做妾,才沒再理會,這當中你和她又私會過多少回,我是管不著,你腦子笨,愛被人家哄騙是你的事,可娘現在跟你住著,你闖了禍,娘首先要跟著你擔罪。你若要非因個女人這麼昏頭下去,我看還是我再另尋一座宅院,請娘搬出去住好了,娘,您這就且去收拾收拾吧,先跟我到芙蓉園去住幾天,待我收拾好新宅,再給您搬家。」
說著話,遺玉便站起身,去攙扶盧氏。
「別,別,娘,小妹,妳們聽我說。」盧俊急忙上前兩步,伸手阻攔,「這真是誤會,我和心慈之間並無一點私情,雖我時常同她會面,但是沒做過一點逾禮之事,也只是同她敘舊,聽她訴訴苦,安慰她幾句罷了,昨天是剛巧被長孫止碰上了,才誤會我倆有私,欸,妳們瞧這事鬧的……」
他急地抓耳撓腮,一砸拳頭,苦著臉哀道:「我可真叫冤枉,冤枉死我了!」
遺玉拍開他的手,皺眉道:「你還好意思叫冤枉,要我說,二嫂那才叫冤枉,她為你生兒育女,操持家務,孝敬母親,到頭來,在你心裡,還不如一個不守婦道的女子『辛苦』。」
遺玉毫不客氣地拿方才盧俊那句話來酸他。
盧氏也氣得發抖,伸手指著盧俊的鼻子,訓斥道:「你要納妾,娘本不許,都是璐安她縱你,好說歹說,我才鬆了口,想著只要你能敬重嫡妻,心在家裡也就罷了,沒想到你竟跟當年那個嫌貧愛富的女子又混到了一起,還被她迷惑地不知輕重,越大越糊塗!玉兒,你這就讓人送我回龍泉鎮去,叫上你二嫂同我一起,帶上孩子,讓這個沒心沒肺地東西自己糊塗去吧。」
遺玉道:「娘別急,您消消氣,先叫人去收拾東西,我扶您回房去歇一歇先。」
盧俊心知她們這一走,再哄回來可就難於登天了,哪敢真讓她們走,便不管不顧地拖住盧氏的手,撲通一聲跪下來,苦苦求饒道:「娘,您莫生氣,您說什麼兒子聽就是,兒子聽就是,是兒子不孝,惹娘不高興,您莫要走。」
盧氏回過頭,審視他片刻,到底是親生的兒子,見他可憐,便忍不住心軟,正要趁機訓他幾句,好讓他記住這次教訓,還沒開口,就聽外面響起來盧孝的稟報聲:「老爺,老爺,小的有事要告。」
盧俊正在哄盧氏,哪有工夫理他,便大聲道:「什麼事,稍後再說。」
盧孝徘徊在門前不肯走,「老爺,是要緊事。」
遺玉看看盧氏,再看看盧俊,揚聲道:「盧孝進來說話。」
遺玉開了口,盧孝怎會不聽,便推開門,彎著腰走了進來,見遺玉,先行禮,正要跪下,被遺玉先行揮手免了,「什麼緊要事,就在這兒說。」
盧孝抬頭去看盧俊,遺玉就順著他的目光瞥向盧俊,眼裡帶著嘲笑,好像是在指責他有什麼不能告人的事,盧俊為表明清白,趕緊瞪了盧孝一眼,罵道:「沒聽見話麼,還不快說!」
盧孝於是就老實開口道:「是喜鵲姑娘,她正跪在咱們府外面不肯走,說是請老爺您去救救宋姨娘,否則遲了宋姨娘的命就沒了,門前已圍了一些看熱鬧的,您看該是不是要先把人請進來再說。」
「什麼?」盧俊猛地從地上立了起來。
這還真是趕到槍口上了,見盧俊這模樣,盧氏火氣登時又冒了三丈,一巴掌拍開他,怒聲道:「她一個婦道人家,拿死活來要脅別人家的漢子,還是要臉皮不要了,丟人都丟到咱們家門口了,盧孝,你去,拿掃帚把人給我轟走!」
「是。」盧孝聽話地轉過頭,他雖是二老爺的忠僕,但在盧家,首要一條,那就是老夫人最大。
「……慢著。」盧俊把走到門口的盧孝叫住,扭過頭,對著盧氏,笑得比哭還難看,「娘,兒子、兒子還是去看看吧,真要出了什麼事,也能救人一命不是。」
「你敢走,我現在就搬出去住!」
見盧氏態度強硬,盧俊擔心著宋心慈那邊,備感為難,就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娘不是一向心地善良,怎就這會兒成了鐵石心腸。」
不是親眼見了,遺玉還真不知道盧俊已經被那宋心慈給迷成這樣,不但因那女人同晉璐安起了間隙,現在是連娘親都數落上了。
盧氏已然是被盧俊氣得說不出話來,咬著口槽牙,倒退兩步,竟是腿一軟,無力地癱坐到短榻上。
遺玉嚇到,連忙托住盧氏的背脊,去扶她胸口,「娘,娘您這是怎麼了,您先順順氣,剛您不是也說了,二哥這是一時糊塗,您同他叫什麼勁呢。」為讓盧氏消氣,又故意去責怪盧俊道:「你是怎麼同娘說話的,是真昏頭了不成,還不快給娘倒茶賠罪。」
「啊,是、是。」盧俊也醒過神,手忙腳亂地上前端水,卻被盧氏伸手擋住了。
「你去吧,那邊不是還有人等著你救命,娘不攔你,去吧,你這麼大了,也該明辨是非,娘身體已大不如前,再過個三五年,也許就入土為安了,再不能管著你,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吧,闖了禍,娘抵不住的,再怎麼說,還有你妹妹在,到時候娘走了,就要靠你們兄妹兩個相互照應了。」
盧氏人近晚年,將有五十,腰背時常不爽,兩鬢也有了白髮,的確是老了,說這話時,臉上更是多添了幾分老態,叫遺玉和盧俊看了,都不禁心酸起來,一個懊惱著剛才自己說話過分,一個則是伸手抱了盧氏,勸慰道:「娘您快別這麼說了,叫人心裡好生難受。犯得著為個外人鬧得咱們一大家子難過麼,這事還不好辦,就當是我們同那宋氏結實一場,不好放著她不管,二哥不便摻和,我這就去瞧瞧好了。」
遺玉會這麼說,是存了兩份心思,一是怕盧俊再倔下去,會把盧氏氣出個好歹,二是正好去見見那宋晴媛,看她到底是在搞什麼鬼把戲。
盧氏抓抓遺玉的手,歎了一聲,盧俊張張嘴,話到這分上,他還能再說什麼。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新唐遺玉15:春風得意馬蹄急》(完)

審定推薦

【女性讀者試讀後一致好評】
「這故事類型本來就是我喜歡的,平凡的遺玉在穿越後不再平凡,雖然像一般人一樣跌跌撞撞的成長,但活了兩世的她卻能將問題與麻煩化解。雖然遺玉前世過得不怎麼好,不過就是因為有那段困苦的日子,才能使她度過總總難關。故事的描寫得很好,沒有冗詞,內容很樸實卻很生動有趣,讓我整個心癢癢,非常想繼續看下去。各場景、事件都描述得很細緻,每個角色的個性都刻畫得很鮮明,感覺這故事栩栩如生的在我眼前上演,不知不覺中,為故事裡發生的事而跟著喜怒哀樂,真得是很難停下想繼續翻閱的衝動。」──讀者 MINSK

「正式進入主題穿越之後的生活點滴、成長過程,細膩的描寫,讓人看得欲罷不能,讓人對遺玉的重生有著無限期待!特別喜歡遺玉的新家人們,慈愛卻堅強的盧夫人,是位很了不起的母親!盧智、盧俊兩兄弟更不用說,兩人一動一靜的個性恰好互補,身為家中唯二男丁,小小年紀就得挑起守護母親及妹妹的重任,也難為他們如此懂事成熟,也期待他們各自都有好的成就歸屬。」──讀者 makoro115宵

「種田文在這幾年來,如雨後春荀般的大量出現。本書在作者的妙筆下,每個角色都活靈活現,劇情輕快緊湊,遺玉與家人的點滴相處,總讓我既心疼又感動。本書融合了歷史、種田、宮鬥、女性成長的愛情小說,作者精心安排的巧思,付予老梗絕妙的好滋味,精彩度更上層樓,若是今年只挑一部種田文來看,《新唐遺玉》會是我的第一選擇!」──讀者 閃

「最喜愛本書中的親情描述,有別於其他小說,我深深地被遺玉、盧智以及盧俊的手足之情,還有遺玉母女間的溫暖所感動。穿越前是受盡人間冷的孤女,穿越後,雖然家中不富裕,但是暖暖的親情感染了女主的心,我也被這份溫暖吸引了進去,很愛這本裡的親情,以及後期的愛情。」──讀者 白色飛鼠

新唐遺玉15:春風得意馬蹄急【完】(獨家收錄一萬多字完整番外)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