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新唐遺玉4:菊殘猶有傲霜枝

新唐遺玉


活 動 滿1200送三采直式創意提袋乙個

定價:250元 
優惠價:79 198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起點女頻三大奇書之一!翻開第一章就無法釋卷!
比魁地奇比賽更驚險的五院藝比開始了!
站上人情冷暖立判的殘酷舞台,遺玉要如何用IQ與EQ贏得挑戰?

★ 起點女頻打賞紅榜第2名、超過1000萬點擊率、49萬網友推薦的超人氣作品!
★ 她生於鄉野,如玉遺落,沒有現代新知傍身,也沒家世背景倚靠,一介農家女如何突破世族藩籬,從璞玉成為耀眼美玉?
★ 人氣畫家柳宮燐以全新風格詮釋一段初唐的跌宕愛情,和三月果聯手改寫唐朝的盛世傳說!

隨書附贈1:柳宮燐精心繪製「五院藝比」拉頁海報
隨書附贈2:「書藝木刻」珍藏版造型書籤

「盧小姐,五院藝比有妳這樣的人在,就如同清水之中流入這污黑的墨汁一般,簡直是對我們這些參比學生的侮辱!」
「墨汁雖然是黑的,真就是污穢的嗎?清水看著是乾淨,可它就是清澈的嗎?」

在遺玉幫魏王李泰解毒之際,國子監的年度盛事「五院藝比」也正式展開,遺玉原以為這場比賽和自己無關,卻意外中選,將代表書學院出賽。才入學不到一年的遺玉自然無法樣樣精通,九藝之中只擅長兩項,卻要面對如此盛大的比賽,煩惱之際李泰竟默默在幫她「惡補」,兩人的關係開始有了微妙的變化。遺玉和盧智商量務必要拿下她最有把握的書藝木刻,讓查博士對她的誇讚變成實至名歸,但一直和她不對盤的長孫嫻也不放過機會,欲暗中使計害她……

同時,遺玉的生父也循線找到他們母子四人,希望能接他們回去,並道出十三年前的驚人祕密:一位叫韓厲的人暗中動手腳才會造成盧氏誤會、攜子離家。當年看似寵妾滅妻的內宅之事,實情卻不單純?那股潛藏的勢力與陰謀是否會繼續影響到遺玉一家人?「不要哭!」
想到那面冷話少的人,卻像哄小孩子般拍著她,讓她不要哭,嘴角便忍不住上揚,這是她這兩輩子來頭一次出現的情愫……

*************************************************************************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三月果
暱稱果子,女,網路言情小說作者。學了外語卻更熱愛中文的「三好女青年」,所謂「三好」是指一好看文、二好寫作、三好吃喝。
身高不明,體重不定;表面文靜,內心悶騷。說話沒有打字快、寫文和做事一樣拖拉,疑似上輩子是蝸牛投胎的。作為一個一根筋的雙魚座,最愛莫過於各種浮想,並且立志將一切不切實際的幻想付諸筆下,並以此為樂。

繪者簡介

柳宮燐
柳陌花街BOSS,填坑速度很優雅的古典控。
facebook新開張,歡迎上來同樂(ID:liouxhin)。

精采試閱

又見嫩草
 
遺玉同盧智一起走在國子學裡,被人一路盯著,從志銘路換到宏文路上時,她才嘆了口氣,壓低聲音問盧智:「大哥,你老實與我說,他們會這樣是不是因為昨日小虎說的那事?」
昨日在鴻悅樓吃飯的時候,程小虎繪聲繪色地講述了太學院查濟文博士在長孫夕作首詩之後,對她大加讚揚,甚至說出長孫夕資質不如她那樣的話,程小鳳當場就拍桌子大笑她要出名了。
「嗯。」盧智冷眼掃向斜對面正伸手指點遺玉的一個太學院的男學生,那人被嚇得連忙將手伸了回去,遺玉被人盯著看,他還可以忍受,若是被人指點,就不再他的承受範圍內了。
遺玉猜得不錯,經過昨日程小虎所在教舍學生的傳播,她的大名已經被鬧得盡人皆知。
昨天上午下學後,程小虎所在教舍的學生便將查濟文博士的話傳了出去,當然,傳的不是那首《春江花月夜》,也不是查博士從晉啟德博士那裡「順」來的、遺玉入學前寫的一張穎體,只是單純地將查博士說她是他見過的女學生中資質最好的話,傳了出去。
按說被一位教授點名表揚,算是好事,被太學院的查教授表揚,更是一種殊榮,聽說這事情的人,正常反應應該是對遺玉表示出友好,而不是眼下這樣,雖不帶惡意,卻也絕對和好感扯不上關係。
壞就壞在查濟文博士不是單獨讚揚遺玉,而是將她同長孫夕相比較,還將遺玉的資質捧到了女學生中無人可及的高度。
在外院學生的眼中,查濟文博士讚揚遺玉之前,眾人對她的印象不過是停留在「盧智的妹妹」這一點上。
一個名聲、樣貌、家世都不顯的小姑娘,突然就這麼冒了出來,把最近風頭正盛的長孫三小姐給壓了過去,甚至在查博士口中,資質上,將所有太學院的女學生壓了過去,愛慕長孫夕的男學生不滿她,自恃才學的女學生不服她,誰心裡會爽快!
大到長安城,小到國子監中都有一種「潛規則」,尊卑程度固然重要,但最能提高一個人地位的,卻是名聲!
看看盧智就知道,因為他出名,多少大臣家的公子少爺,以至皇家公主,都不會在面子上同他過不去。
其實遺玉在高陽生辰宴上,在魏王的中秋夜宴上,都曾經大放異彩過,但前者讓魏王被刺事件奪去眾人注意,只有一名姓方的典學將其重視起來,並告知了自己的恩師,雖然讓她進到國子監念書,卻沒有在名聲上顯露出來。
中秋夜宴上她講的那個寓意甚多的官兵和強盜的故事,讓李世民都為之拍手叫好,加上她年紀小的噱頭,若是放在平時,絕對一夜成名。
但是,她為了給盧智拖延時間,將已經被皇上親自掛在頭上的光環,一層層又加到了盧智的身上,最後盧智一將那警聖十諫言說出口,在震驚滿席之餘,她的存在感便被弱化,事後人們談論的也都是盧智被皇上獨自帶裡宴席,再沒回來的事情,而不是有個小姑娘,講了一個發人深省的故事的事情。
說來可笑,遺玉曾經擁有過兩次一夜成名的機會,且一次比一次機遇更大,只要她抓住任何一次,在這長安城、在這國子監都有了絕對的立足資本,但她偏偏錯過了去,乃至現在查博士的話一出口,幾乎所有人的苗頭便對準了她。
為什麼?不服氣是一個原因,但更重要的——是因為名聲獲得的另一個途徑,同名人比試,若誇讚的是文采,那就比詩詞歌賦,若誇讚的是品行,那便比琴棋儀態,若誇讚的是謀略,那就比議策論,等等。
遺玉算不得名人,但她是被查博士親口誇讚的人,查博士官銜不高,卻絕對長安城中排的上號的德高望重的文士。
眼下的情況是,誰若能在文采上壓的遺玉一頭,那便相當於直接摘了查博士戴在她頭上的名聲,戴到自己頭上。
因此,儘管很多人都清楚,查博士不會無緣無故讚揚一個毫無本事的人,但因他一開始就將遺玉抬得過高,這種高度,難免讓人心生懷疑,在名聲的誘惑下,這種懷疑不斷放大,變成了不信。
盧智將一路思索的遺玉送到書學院門口,伸手在她頭上輕拍了一下,柔聲道:「別亂想了,這事對妳來說,好多過壞。」
遺玉從他手中接過書袋,撇撇嘴,滿臉懷疑地看著他,「大哥,你還有什麼要交代我的沒?」
盧智聳聳肩膀,俯身湊到她耳邊低語了一陣後,含笑轉身離開,遺玉滿臉古怪地盯著他的背影看了一會兒,方才挎上書袋朝教舍走去。
她剛進教舍,就發現氣氛不對,屋裡一半的學生已經坐在各自座位上,第一排矮案前的空地上,立著一個她從未見過的少年,穿著四門學院的白色常服,在她進來後,眾人目光一齊掃向她,而那個正在低頭同前排坐著的學生說話的少年,也順著眾人的目光看向她。
這名身形有些瘦弱的少年,先是禮貌地對她行了個點頭禮,而後問道:「在下于丹呈,小姐可是姓盧?」
這般正式的開場白,多少讓遺玉心中好笑,雖不明他來意,還是禮貌地回禮,道:「正是,于公子找我有何事?」
于丹呈看著眼前個頭略顯嬌小,穿著灰不溜秋的冬裝,額髮有些「雜亂」的少女,臉上帶著客氣的笑容,眼中卻帶著淡淡的不屑。
「聽聞查博士對盧小姐的評價頗高,便特來一見,沒想到……」他話到一半突然停下,似是再等她接話,問他沒想到什麼。
遺玉一直同他平視,將他眼底的不屑之色看得清楚,便沒了應付的心思,「那現在已經見過,公子可以回去上課了,還請借過,你擋住我的路。」
于丹呈根本沒想到她會是這種反應,就見她一手伸出來虛隔開他,錯身朝靠窗那一列矮案走去。
臉色一僵,于丹呈反應還算快,他轉過身來,略帶些嘲諷地,對著已經走到靠窗過道口的遺玉說道:「小民之女,缺禮乏儀。」
遺玉出身是平民農戶,這是書學院不少人都知道的事情,只要稍微一打聽便可得知,但眼下被于丹呈當眾拿來說事,甚至藉以恥笑她的禮節,與身在國子監念書的女學生而言,實在是一種羞辱。
教舍裡的八九個人「刷」的一下將目光轉向遺玉,有一半是等著看她笑話的。
于丹呈在出口嗤笑遺玉的禮節的時候,杜荷剛剛走到教舍門口,把他這句話聽了個正著,目光在教舍裡一掃,知道他這話,衝的是剛走到靠窗那排的嬌小背影後,眉頭頓時一皺。
平常時,遺玉是懶得搭理這種人,但在他話落之後,卻想到了盧智先前在書學院門口對她說的話,嘴角一抽,腳步停在第一排的座位處,轉身對他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張嘴同樣回了八個字:「君子戒言,小人亂語。」
這明擺著是在辱罵于丹呈說話嘴上不把門,不是君子,是小人!
「妳、妳、妳……」
于丹呈當場青了面色,餘光掃到在座學生憋笑的表情,剛要開口回嘴,迎上遺玉似笑非笑的目光,一個「妳」字卡在唇邊,愣是說不下去。
遺玉剛才已經指責了他亂說話,這會兒若是再開口,不正應了她那句「小人亂語」,一時間,這名身分不明的四門學院少年臉上,被憋得隱隱泛起青色。
「呵呵……」靠在門口的杜荷將右拳抵在唇邊,發出清朗的笑聲,彎起的雙眼中,映著遺玉轉身回話後,尚未收起帶著三分嘲諷的可愛小臉。
有一個人帶頭笑,剩下憋笑的學生自然忍不住,皆是側頭笑出聲來,實在是于丹呈被憋得說不出話的模樣,可笑得緊。
遺玉側頭看向立在門口發笑的清秀少年,兩人目光一碰之後,她點頭一禮,便轉身走到自己座位上。
杜荷卻因她看向自己時客套且生疏的眼神,霎時收了笑容,在她轉身後,將目光移到于丹呈身上,出聲道:「這位同學,若是我沒有看錯,你身上穿的衣裳是白色的吧,莫不是迷路了,才會跑到我們書學院。」
他語氣冷淡,話裡帶著嘲諷,于丹呈剛才被遺玉氣得不輕,此時聽到背後的嘲諷,雙拳一握,回頭待要駁斥,但見到立在門口的清秀少年後,生生將話嚥了回去,換了另外一句:「杜、杜公子。」
杜荷沒有應聲,舉步朝著自己的座位走去,在錯過他身邊的時候,微微側頭低語了一句,讓這四門學院的少年臉色白髮地快步離開了丙辰教舍。
于丹呈是走了,但他的舉動,讓早上在國子監門外就生了警惕之心的遺玉明白,像他這樣上門「找茬」的人,這幾日怕是不會少了。
想到這,遺玉便定了主意,一旦碰上找茬的,她就大棒子擋回去,當然,「遇不到」那就另當別論了。
下課鐘鳴一響,遺玉立刻將書袋拎在手上,看著先生從席案上起身,他剛一轉身,遺玉就也站了起來,先生走到門口時,她已經走到講台前面。
「盧小姐。」杜荷剛正在整理書本,餘光瞄到從身側走過去的嬌小人影,想也不想便在她快步躥出教室前把人喊住。
遺玉咬了咬牙,萬般不情願地停下腳步,扭頭對上正從座位上起身的杜荷。
「何事?」就說這兩個字的工夫,已經有其他學生走到門口,她不得不往旁邊站了站給人讓路。
杜荷見到她面露些許的不豫,眼神略微一黯,低頭快速拿起書袋和課本,走上前去,「咱們一同走吧。」
遺玉奇怪地看了一眼他,因急著離開,就沒多想,轉身率先走出教舍,杜荷兩步便追了上去,保持與她並肩同行的步子。
遺玉的注意力正放在四周打量她的學生身上,感覺到其中一道異常的目光,扭頭正對上杜荷認真地看著她的表情。
「怎麼了?」昨夜因為他那兩張小字條,她被盧智訓了小半個時辰,當時是挺埋怨他的,但一覺睡醒也就沒什麼感覺了。
被她仰著腦袋,一對黑得發亮的眼睛盯著,杜荷有些不自然的撇開臉,輕咳了一聲後,道:「昨天我與妳說過,要教妳騎馬的事情……」
騎馬?被他這麼一提,遺玉腦子裡才冒出那麼點回憶來,想也沒想便拒絕了,「不用麻煩你了。」
杜荷沉默片刻,快要走到書學院門口的時候,才小聲冒出一句話來,「……我騎術很好的,不會讓妳摔下來……」
遺玉卻沒有將他這句話聽到耳朵裡,因為她看見不遠處的門外,盧智正立在道路一側,低頭同一個側對著她、身穿雪青色常服的少女交談,兩人身後不遠不近地立著三五個同樣穿著雪青色常服的少男少女。
杜荷將話說完,卻沒得到遺玉相應,又走幾步,就聽到她出聲喚道:「大哥。」
盧智側頭看見她,先是一笑,待瞄到她身側立著的少年時,眉頭輕皺了一下。
同時扭頭的還有剛才正同盧智說話的少女,一張嬌媚初現的臉蛋兒映入遺玉的眼簾。
「啊!是妳!」長孫夕的臉上帶著驚訝,白嫩的手指順勢指向離他們五步之遠的遺玉,這有些不禮貌的舉動被她做出來,生生變成了可愛。
遺玉含笑對著她點頭一禮,走到盧智身邊停下,杜荷在見到長孫夕後,只是疑惑了一下,便站在遺玉一邊,離她只有一步的距離。
那天從程府回家後,遺玉便將見過長孫夕同李恪的事情告訴了盧智,他倒不奇怪長孫夕這會兒能認得人。
長孫夕的目光在盧智和遺玉身上來回交替後,輕掩了下小嘴,又鬆開,一臉意想不到的表情,道:「妳就是盧小姐,智哥的妹妹?」
兩個小姑娘個頭差不多,遺玉平直著她,應聲之後,心中暗自接了句:妳就是傳說中李泰暗戀的那棵嫩草。
這麼一想,她便突然覺得有些好笑,在心中將祕宅那位深沉俊美的青年,同眼前這美人胚子放在一處一比……俊男是配美女了,但同時也老牛吃嫩草了……
不,這麼說對李泰有些不公平,從兩人的年紀來看,長孫夕算是嫩草一棵,但人魏王爺還遠沒落到老牛的地步,且還鑲著一圈皇室的金邊,那、那就算是「皇牛吃嫩草」好了。
長孫夕完全沒有發現遺玉的跑神,同一旁的杜荷打過招呼後,便自顧甜笑著對遺玉說:「沒想到還真有這麼巧的事情,我昨日還一直在想盧小姐會是什麼樣子……上次在馬場遇見妳……」
盧智側頭看著遺玉露出一副含笑傾聽的表情,卻從那有些飄忽的眼神中看出來,她絕對又在一心兩用,想著別的事情。
長孫夕就像隻可愛的小麻雀一樣,巴拉巴拉地在遺玉面前「敘舊」,一會兒講著那天在東郊馬場沒多大會兒工夫的會面,一會兒講著查先生那天對遺玉的誇讚,絲毫沒有因為被他說自己資質不如遺玉,而流露出不滿的表情。
正在嚴重跑神中的遺玉沒有感覺,但長孫夕背後站著的幾個人卻忍不住輕咳了幾聲,其中一個模樣周正、十五歲左右的少年,低聲提醒她道:「小夕,說正事。」
「啊……哦!對、對,」小美兒臉上露出些許懊惱,也發覺自己離題太遠,「盧小姐,我來找妳,一是因為好奇讓查博士誇讚的女學生,還有就是,這個月十日休沐,我要在芙蓉園仕女館宴客,望妳屆時能夠賞光。」
遺玉看著她遞過來的燙金帖子,扭頭看了一眼盧智,見到他不置可否,讓自己看著辦的表情,便沒有去接。
「長孫小姐,實在抱歉,那日我已經同人約好了。」不管是夜宴還是宴會,芳林苑還是仕女館,她直覺感到,自己還是不要去的好,沒有一次是會遇上好事的。
沒有料到她會推辭,長孫夕臉上帶著不解和無措,扭頭去向身後站著的幾人求助。
剛才開口提醒長孫夕的那個少年,輕皺眉頭對遺玉道:「盧小姐,若是妳那約會不甚重要,就推掉好了,這次宴會請的都是國子監今年入學學生中的佼佼者,本來是沒有妳的名額,小夕邀請妳,是妳的……」
「哼,」站在遺玉身邊的盧智發出一聲不大不小的輕哼,打斷了少年尚未說出口的話,也讓他剛漸漸露出頭的倨傲和不耐之色,頓時收斂起來。
盧智個子比那少年高上半頭,垂眼看著他,頗有些居高臨下的味道,他的語調很是平和,卻帶著些許的警告,「高公子,舍妹已經說過,她那日有事。」
少年臉色一僵,在長孫夕失望的眼神中,勉強對盧智笑道:「盧公子,這次宴會盧小姐若是參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盧智收了剛才那帶著些許嚴厲的表情,笑著看了他幾眼後,便不再搭理他,轉而對長孫夕告辭:「長孫小姐,咱們改日再敘。」說完便從遺玉肩上取下書袋拎在自己手裡,對她使了個眼神,在她向長孫夕道別的當,側頭遞了一個意義不明的眼神給站在遺玉那邊的杜荷。
而後便領著遺玉,繞過這群太學院的學生們,朝著甘味居的方向走去。
兩人身影漸遠,長孫夕小嘆一口氣,對那位面色僵硬的高公子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對方的表情立刻緩和了下來。
長孫夕回頭看見正望著盧家兄妹全去背影思索的杜荷,出聲問道:「杜二哥,你與盧小姐在同一間教舍念書?」
杜荷將目光收回,落在眼前美麗的小臉上,輕應了一聲。
長孫夕輕拍了一下巴掌,道:「正好,中午咱們一起吃飯,你與我講講盧小姐的事情,好不好?」
杜荷張口待要回答,卻被剛剛走到書學院門口的長孫嫻搶了個先,「小夕,妳要想知道她的事情,問大姊就好,何必勞煩荷弟。」
「大姊。」長孫夕見到長孫嫻,親熱地迎上去挽著她的胳膊晃了晃,「妳怎麼這麼晚才出來?」
一旁的幾個太學院學生,見了長孫嫻,紛紛行禮。
長孫嫻點頭回禮後,在長孫夕挽著自己胳膊的小手上輕拍了兩下,「在教舍多看了會兒書,這才出來晚了,妳跑到這兒來,該不是為了見盧小姐吧,昨日問妳還不講。」
長孫夕小臉有些不好意思,「不是故意瞞妳的,就想先親眼見見,能讓查先生那樣誇讚的人是什麼樣子,大姊,咱們去吃飯吧,妳與我講講盧小姐的事情。」
「好。」長孫嫻微笑著應下,看著長孫夕柔和的目光中,帶著些許不明的色彩。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新唐遺玉4:菊殘猶有傲霜枝》

審定推薦

【女性讀者試讀後一致好評】
「這故事類型本來就是我喜歡的,平凡的遺玉在穿越後不再平凡,雖然像一般人一樣跌跌撞撞的成長,但活了兩世的她卻能將問題與麻煩化解。雖然遺玉前世過得不怎麼好,不過就是因為有那段困苦的日子,才能使她度過總總難關。故事的描寫得很好,沒有冗詞,內容很樸實卻很生動有趣,讓我整個心癢癢,非常想繼續看下去。各場景、事件都描述得很細緻,每個角色的個性都刻畫得很鮮明,感覺這故事栩栩如生的在我眼前上演,不知不覺中,為故事裡發生的事而跟著喜怒哀樂,真得是很難停下想繼續翻閱的衝動。」──讀者 MINSK

「正式進入主題穿越之後的生活點滴、成長過程,細膩的描寫,讓人看得欲罷不能,讓人對遺玉的重生有著無限期待!特別喜歡遺玉的新家人們,慈愛卻堅強的盧夫人,是位很了不起的母親!盧智、盧俊兩兄弟更不用說,兩人一動一靜的個性恰好互補,身為家中唯二男丁,小小年紀就得挑起守護母親及妹妹的重任,也難為他們如此懂事成熟,也期待他們各自都有好的成就歸屬。」──讀者 makoro115宵

「種田文在這幾年來,如雨後春荀般的大量出現。本書在作者的妙筆下,每個角色都活靈活現,劇情輕快緊湊,遺玉與家人的點滴相處,總讓我既心疼又感動。本書融合了歷史、種田、宮鬥、女性成長的愛情小說,作者精心安排的巧思,付予老梗絕妙的好滋味,精彩度更上層樓,若是今年只挑一部種田文來看,《新唐遺玉》會是我的第一選擇!」──讀者 閃

「最喜愛本書中的親情描述,有別於其他小說,我深深地被遺玉、盧智以及盧俊的手足之情,還有遺玉母女間的溫暖所感動。穿越前是受盡人間冷的孤女,穿越後,雖然家中不富裕,但是暖暖的親情感染了女主的心,我也被這份溫暖吸引了進去,很愛這本裡的親情,以及後期的愛情。」──讀者 白色飛鼠

新唐遺玉4:菊殘猶有傲霜枝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