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新唐遺玉2:小荷才露尖尖角

新唐遺玉


活 動 2020暑期童書展 全館童書3本74折,套書72折!

定價:250元 
優惠價:79 198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起點女頻三大奇書之一!翻開第一章就無法釋卷!
進入國子監就讀的遺玉開始嶄露頭角,
卻面臨古代的校園霸凌,甚至解開了生父之謎……

★ 起點女頻打賞紅榜第2名、超過1000萬點擊率、48萬網友推薦的超人氣作品!
★ 她生於鄉野,如玉遺落,沒有現代新知傍身,也沒家世背景倚靠,一介農家女如何突破世族藩籬,從璞玉成為耀眼美玉?
★ 人氣畫家柳宮燐以全新風格詮釋一段初唐的跌宕愛情,和三月果聯手改寫唐朝的盛世傳說!

隨書附贈1:柳宮燐精心繪製「雨打芭蕉遺玉看書圖」拉頁海報
隨書附贈2:「文房四寶」珍藏版造型書籤

「玉兒,娘現在總算是覺得有些真切了,妳竟真被國子學收去,娘真是歡喜得不知如何是好。」
「娘是該高興,您教的兩個孩兒都入了這天底下一等一的學府,我看啊,這世上也沒幾個當娘的有您這般了不起!娘,我要是想您了怎麼辦?」
她本就將親情看得極重,這八年來已經習慣了家庭的溫暖,變得害怕寂寞,想到馬上就要去長安念書,心中難免生起幾分不捨……

遺玉在高陽公主舉辦的夜宴中遭到貴族千金們的戲弄,她急中生智反而大放異采,但也因此激怒高陽公主,竟然偷出四皇子飼養的猛禽,眼見遺玉差點遭到攻擊勢必重傷之際,四皇子魏王李泰突然現身讓遺玉幸運逃過一劫,正準備答謝恩公時,遺玉赫然發現這位四皇子竟然是熟人!這場有驚無險的夜宴讓遺玉意外得到賞識進入最高學府國子監就讀,但也因此見識到貴族千金們的排擠手段和野心,以及看清了繁華瑰麗的長安城背後隱匿的陰暗和危險。在過招的同時,遺玉赫然發現生父竟是歷史名人!
此時,國子監諸生因皇上李世民要參加魏王舉行的中秋宴而騷動,盧智在宴會上的大膽表現受到皇上賞識,遺玉也因此結識了程咬金的子女,終於在唐朝嘗到友情的滋味……「小玉,妳日後若不想如娘親這般辛苦,單靠大哥是不夠的。」
她這大哥,從來對她都不是單純的溺愛,反而喜歡看她跌倒後再自己爬起來,彌補了他們沒有父親的不足,長兄如父,這話倒是不假。

*************************************************************************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三月果
暱稱果子,女,網路言情小說作者。學了外語卻更熱愛中文的「三好女青年」,所謂「三好」是指一好看文、二好寫作、三好吃喝。
身高不明,體重不定;表面文靜,內心悶騷。說話沒有打字快、寫文和做事一樣拖拉,疑似上輩子是蝸牛投胎的。作為一個一根筋的雙魚座,最愛莫過於各種浮想,並且立志將一切不切實際的幻想付諸筆下,並以此為樂。

繪者簡介

柳宮燐
柳陌花街BOSS,填坑速度很優雅的古典控。
facebook新開張,歡迎上來同樂(ID:liouxhin)。

精采試閱

第六十九章 芙蓉園夜宴
一輛外觀普通的馬車正緩緩駛向長安城南的啟夏門,車廂裡坐著的正是趕赴芙蓉園參加宴會的盧家三兄妹。
兄妹三人在曲池坊北下車,步行上了雁影橋,一路走來盧智見到了幾張熟人面孔,都只是簡單點頭招呼。走過長長的雁影橋,在橋頭宮人的引路下他們一路經過幾處華苑香閣才到了公主宴請的地點——芳林苑。
此時已是華燈初上,遺玉一進到苑中,四周環境陡然變化,眼前一條大甬道兩旁,數以百計的五彩蓮燈遠遠掛去,耳中隱隱府樂歌聲,再往前行,鼻尖漸有撩人薰香,又聞樂聲中摻雜的男女嘩笑聲。
遺玉一眼便看到了正北處主席位上托腮而坐的少女,一身洋紅搭金的華麗宮裝將她襯托得嬌豔無比,她身側各坐了一名華衣少女,一個正端坐輕搖玉杯,一個則湊在宮裝少女耳邊說些什麼。
將攜來的禮物交給迎上來的小太監,又被他照著盧智的帖子上尋到三人的座位,卻沒想竟是在主席位左側第二席,離那高陽也只有十步之遙,盧智和遺玉皆是有些訝異,就連盧俊都微微皺起了眉頭。
正懶懶回應著柴天薇的高陽,餘光瞄見正要入席的盧家兄弟,立刻揚聲喊道:「智哥哥!」
一時間滿座賓客全都朝著剛入宴的兄妹三人望了去。
畢竟是堂堂公主的生辰宴會,身為平民的他們也不好過於樸素,兩兄弟皆著了上等絲綢面料製成的同款不同色的深衣,衣襟袖口處的鑲紋均為盧氏親繡,雖比不上描金拋銀的華服,卻在兩兄弟一俊一秀的外形映襯下,生生拔高了一籌。
遺玉則比在座衣著華麗的女客們要顯得要素淨許些,頭髮清雅地盤了蝶髻,僅選了那套蝶藍首飾的一枝珠釵別在髻上,寶藍色的蝴蝶剛好露出耳側,襯映著她白潤的小耳朵上那只銀色點珠蝶形耳墜輕盈欲飛。
一襲鵝黃素褶長裙,上配窄袖蔥綠短襦,臂彎處鬆鬆搭著一條藍彩輕紗披帛,更襯她身形嬌纖。
聽到高陽的喊聲,遺玉轉身看去,恰迎一陣微風襲來,長長的藍紗披帛輕輕被托起,耳垂上的蝶翅在空中劃過一道銀光,身側彩柱上那顆夜明珠的柔光映在她俏麗的小臉上,一瞬間,她的身姿恍若一隻蝶影劃過了在座許多人的心間。
這一幕落在高陽眼裡,就不那麼是滋味了,她從沒見過遺玉,雖總聽盧俊在她面前誇誇其談,對遺玉的印象也不過停留在面貌清秀又識得幾個大字的小戶農女上。
看著眉眼仍顯稚嫩可難掩嬌態的遺玉,想著盧俊言猶在耳的誇讚,少女高陽的心中奇異地生起了一股不滿來,尤其是遺玉回頭看著她的那雙晶亮大眼中,竟然半點也不帶敬意,只是那麼淡淡的、微微的一笑,就彷彿此刻望著的不是她這個高高在上的公主,反倒像是個尋常的陌生人一樣。
心裡不舒服,高陽面色自然也難看起來,盧俊、盧智聽見她的叫聲,頓了片刻便走了過來,停立在高陽席前對她躬身輕拜,各說了兩句祝詞。
冷著一張小臉的高陽抬眼瞥了他們一下,餘光卻瞄向掩在兩人身後垂頭而立的遺玉,見她連句祝詞都不上來講,更在心裡落實了她的不敬之罪。
若是遺玉知道高陽此刻心中所想一定會大呼冤枉,來這裡之前盧智為了以防萬一,特地交代了她不用出聲,一切任由哥倆應酬,因此她才站在他們身後一語不發,卻不想就這麼簡單的被高陽看不順眼了。
盧智抬頭看見高陽面上的陰色,又見她視線望著的方向,心中咯噔了一下,還沒來得及多想,就聽高陽已經冷笑著開了口:「躲在你們後面的就是那個什麼小玉了吧,平日總聽盧俊吹噓,怎麼今個兒來了,反倒藏頭露尾起來,是她見不得人,還是不想見本宮?」
聽到高陽自稱「本宮」,就連遲鈍的盧俊也察覺到了對方的壞心情,下意識地往盧智身邊站了站,倒把遺玉遮得更嚴實了。
沒曾想這一舉動卻一下子就把高陽惹怒了,她重重地將手中盛酒的杯盞摔了出去,恰落在盧俊的腳邊,酒水瞬間濺濕了盧俊的衣襬。
剛才還觥籌交錯的宴席上頓時變得鴉雀無聲,席西的樂師停止了敲打,端盤送碟的宮女太監也都跪了一地。高陽的脾氣在座的不少人都領教過,就算沒有親眼見過的也都聽人說過,當下各式目光投在了站在主席位前三兄妹身上,有同情的,有幸災樂禍的,亦有看好戲的。
高陽有些尖銳的聲音在這一片寂靜中響起:「既然不願見人,那要臉何用,來人——」
就在高陽一句「要臉何用」講出口後,盧家三兄妹均是面色一緊,心道不妙。卻不想沒等高陽把話說完,在這席間卻響起了另一道人聲,生生打斷了她尚未脫口的命令。
「還當就我來得遲,原來已經有三個來遲了被罰站的。」
眾人皆朝著出聲之人看去,心道是誰這麼大膽子竟敢應生生地插了高陽的話,三兄妹也都聞聲回頭望去。
就見一人單手撩襬踏上最後一層台階,緩緩步入席間,一襲白底鎏銀綢衫,腰扣紫玉雲紋銀帶,發挽靈芝竹節玉簪,面若冠玉,身形修纖,體態瀟灑,品質翩翩。
正在盛怒中的高陽被人搶了詞,一時卡在那裡,小臉憋得通紅,待要發飆,卻在看見來人後瞬間蔫了下去。
若說她堂堂高陽公主在這世上還有不能惹的人,除了當今皇上,便只有兩個,一個是她四哥,另外一個就是眼前正緩緩朝她走來的翩翩公子,四哥是她不敢惹,這個則是她不想惹。
「表哥。」高陽乾笑著喚了一聲來人,一直坐在她身旁的柴天薇則乾脆站起身子兩步小跑過去拉住來人一隻衣袖,就要將她往高陽那席上帶。
「若瑾哥哥,同我們坐一起吧。」
杜若瑾不著邊際地扯回了自己被柴天薇拉在手中的衣袖,對她微微一笑,而後轉身衝著盧智點頭道:「盧兄。」
此時盧智清俊的臉上已沒了剛才的緊繃,抬手一揖,「杜兄。」
盧智是經過杜如晦的舉薦才進了國子學念書,其間雖不常來往,可也認得這位同在太學館讀書的杜家大公子,兩人雖不同班,但因每次歲考都是名列前茅,自然沒少聽說過對方的事蹟。
遺玉在聽到那聲「若瑾哥哥」後,才認出了對面這人,一些記憶片段瞬間湧上心頭,三年前在宿館門前掩唇輕咳的蒼白少年,輕鬆地打發走了那幾個紈絝子弟,而後是淺淺一笑擺手離去的背影。
「表哥,過來坐!」高陽接到柴天薇頻繁送去的眼神,撇撇嘴提聲喊過了正在同盧智講話的杜若瑾。
聽到她的喊聲,杜若瑾對盧智無奈一笑後便轉身去了她那席,剛剛坐下便又聽高陽衝著盧智笑道:「智哥哥也快入席吧,今天有不少好玩的呢。」
盧家三兄妹身體皆是一僵,遺玉嘴角微抽,心道這高陽公主果然有病,整個的間歇性抽風,剛才還對他們橫眉冷對的,這會兒又甜甜地喊上「智哥哥」了。
隨著盧家三兄妹的入席,樂聲和笑談聲漸漸響起,兩名宮娥快速地清理了地面上剛才高陽扔酒杯造成的污漬,宴會又重新恢復了剛才的熱鬧,若不是盧俊衣襬上的潮濕,遺玉會認為剛才的衝突根本不曾發生過。
盧俊的臉色很不好看,遺玉輕聲問了他幾句卻換來他一個苦笑,「都怪我,要不是我總在她面前講妳的事,她也不會……」
遺玉聽著他的自責,心裡也不是個滋味,雖然她從穿越到現在已經過了八年,這卻是她第一次接觸這個朝代最上層的人群,原以為只要老實點就會平安無事,誰知乖乖的一句話不說也能被人挑出毛病來,她是不清楚高陽公主為什麼看自己不順眼,但剛才對方的怒火卻著實讓她「天真」的大腦清醒不少。
這裡不是天高皇帝遠的靠山村,亦不是平靜安寧的龍泉鎮,這裡是長安城,是離天子最近的地方,是達官貴人遍地可見的地方,階級性質在這裡猶為凸顯,就在剛剛,若是沒有杜若瑾突如其來地打斷,那高陽一怒之下會將她怎樣?
微微打了一個寒噤,視線悄悄投向正北那席,滿身金翠的高陽肆意的笑容,半點沒有剛才的狠厲,卻讓她打心眼裡發冷。
「小玉、小玉?」盧智的輕喚讓她回過神來,衝著他強扯出一絲笑容,落在對方眼裡卻有著說不出的虛弱。
盧智眼光一閃,輕輕握住遺玉放在桌上的那隻有些冰涼的小手,放低聲音道:「小玉別害怕,大哥不會讓妳有事的,總有一日……大哥絕不讓妳再受這樣的委屈。」
遺玉鼻子一酸,低頭閃過眼中的水光,抬頭再次衝盧智一笑便扯開了話題,「大哥,剛才那人是誰啊?」
盧智掩去微冷的目光,換上一副溫和的笑臉,「那是杜大人的長子,也是太學館的學生,大哥同他有過幾面之緣,這人……」
聽完盧智的講述,遺玉再次被這個混亂的朝代給震著了,歷史上高陽公主的親媽是個謎,可是到了這裡人家再不是母不詳了。杜如晦的親妹妹——蓉妃,便是生了高陽的正主,只是這個妃子比較倒楣,在生下高陽的當天就掛掉了,大概也因為這點,當今皇上才對高陽寵愛有加,態度縱容。
*******************************************************
主席位上,柴天薇趴在高陽耳邊小聲嘀咕了幾句,喝了幾杯酒而臉色嬌紅的公主殿下便又伸手輕拍幾聲,那台上的舞女退下,不逾片刻就有幾名宮娥手各自手捧一隻竹筒穿梭入賓客席間。
遺玉看著盧智面色平靜地從一名宮娥躬身遞到他們這席前的竹筒中抽了一支木籤出來,而後那宮娥又轉至下一席上。
盧智扭頭迎上遺玉疑惑的眼神,伸手遞過那根綠頭籤給她,解釋道:「這根綠頭的是行籤,上刻有不同的數位,專供客人抽選,公主作為主人,手上又有同等數目的紅頭的擇籤和少量金頭的令籤,咱們先抽了行籤,等下公主再選了同樣刻有數字的擇籤,凡是被抽中的,皆要繼續親自選了金頭的令籤,據上書的指示做一件事情才行,最後令籤使完,主人便會擇一位完成令籤最優者送上采頭。」
遺玉點點頭,將手中一指寬窄的扁平木籤翻過來一看,果然見底端刻有「十七」兩個黑體小字,抬頭看去,只見在座賓客每席皆有一人手持一支六七寸的長籤,再看高陽面前的矮案上,不知何時多了兩隻雕花竹筒,一隻筒內插著密密的紅頭籤,另一隻筒內則是寥寥幾支金頭籤。
「這叫做鬥籤,據說是高陽公主最先出的點子,現下卻是高官女眷們閒來無事最喜用來打發時間的樂子,我也是頭一次見到。」
遺玉有些擔憂地問:「那令籤上的要求不會讓人為難吧?」
盧智輕輕搖頭,不確定道:「聽說都是些吟詩作對之事,就是不知公主的令籤有何不同。」
遺玉待要再問,就聽席上傳來高陽的笑語聲,「在座共四十八席,每席擇一人得籤,加上我這席上的兩支,共是五十支行籤,不過我今日只準備了十支令籤,這綠頭籤都在你們手中了,各位可要看好上面的字數,等下被我抽中想要賴帳可是不行的。」
主席位上,高陽一臉嬌笑地飲了口酒,而後伸手在紅頭籤筒上撥撚了一陣,直到所有賓客的目光都移至她手間,這才輕輕抽出了第一支擇籤來。
「三十五。」
高陽清晰地念出籤底的字數,眼中流波一閃,卻不見席上有人動彈,眉頭剛要皺起,就聽身旁一人輕笑道:「真是巧了,頭一個便是我。」
坐在柴天薇身旁的杜若瑾緩緩起身,衝著眾人一比手中綠頭籤,底下不少人便開始低聲嘀咕起來。
柴天薇輕輕拍著小手,在一旁湊趣,「若瑾哥哥今日可不許抵賴——快點快點,抽令籤!」
遺玉側目看去,只見主席位上的杜若瑾輕輕彎身從矮案上金頭籤筒中取出一支木籤來遞給了高陽,對方只瞄了一眼籤文,便衝眾人道:「咱們今日的令籤有些新花樣,需得協作才行,我表哥這支籤上刻著『憑琴作畫』四字,看來是要先等我抽出這彈琴之人才行。」
說罷她便飛快地又抽了一支擇籤出來,揚聲念道:「是個七!」
席上眾人一愣,就見高陽身旁又一人站起,卻是表情有些不悅的長孫嫻。
「是我。」長孫嫻將手裡的綠頭籤朝桌上一放,俯身抽了支令籤出來遞給高陽,
高陽接過來一看,頓時樂了,拍了兩下矮案後才忍笑對著眾人道:「真是巧極,剛要尋這彈琴之人,便是叫她抽中『藉景生琴』,那就勞煩嫻姐姐給咱們大夥彈上一曲吧。」
看著長孫嫻起身嫋嫋走至琴旁,杜若瑾亦大步走了過去,平靜的眼中閃過一道彩光,面上笑容更深切了兩分。
曲江之上的芙蓉園在夜色中盛開,芳林苑內燈火通明,百丈紅毯之上賓客滿席卻不見半人言語,只有月色下婉轉動人的琴音繚繞人耳。
紅繚紗帳垂下處,一襲月白素裙的柔美女子輕垂螓首,如玉的雙手在琴弦間撥撚,在她身側五步處立有一身姿修長的白衣公子,一手撩袖,一手握筆,伏案在紙間勾勒。
遺玉單手托腮看著不遠處正合作應籤的那對俊男美女,腦袋裡剛蹦出一個「才子佳人」的念頭,就聽見席上漸漸了響起人們低聲輕語的類似讚美。
遺玉見身後不知何時躬身走近一個太監,附在盧智耳側輕語了兩句,盧智面色一變,對那太監點了點頭。
而後扭頭對遺玉低聲交代道:「大哥有事要離席一下,妳乖乖待在這裡,莫要亂走。」
遺玉知道此時不是多問的時候,便點頭任他跟著那小太監,趁著滿座賓客沉醉在才子佳人的風采中時,一路悄悄退了席,直到一身藍衣的盧智消失在她視線中,遺玉這才又回頭繼續欣賞俊男美女。
等到長孫嫻一曲彈畢,杜若瑾也剛好落下最後一筆,兩名宮娥上前將桌上的畫紙小心拿起,緩緩展開在眾人面前。
「好畫!好景!」
「杜公子畫技果然絕妙!」
席間頓時響起紛紛讚美聲,遺玉側目看去,只見三尺長的畫卷上,江水明月的景色躍然紙上,水墨之間栩栩如生,的確堪稱佳作。
高陽坐在席位上,不顧一旁直噘嘴的柴天薇,揚聲笑道:「表哥和嫻姐姐果然默契,我聽那琴音已是似有景在心,而表哥這一幅畫更是貼切無比,哈哈,這琴也彈了,畫也作了,我且看看下個是誰——十七!」
高陽含笑舉著手中的紅頭籤,可半天卻都沒有人站出來,眾人見無人應答,皆扭頭看向鄰席。
遺玉還在欣賞宮女展示的畫作,卻不想身邊猛然多出一隻手臂,從她身旁案上撿起了那支剛才被盧智撇下的綠頭籤。
「在這呢!」
遺玉看著本來還坐在她臨席上的一名少女,此刻正站在她身側高高舉起那支綠頭籤來,腦子一時間還沒轉過來彎,又聽高陽嬌厲的聲音響起:「過來取令籤!」
遺玉怔怔接過身旁少女硬塞在她手中的擇籤,又被一把拉起來推了出去,踉蹌了幾步,站穩在席間空地上,察覺到滿座賓客打探的目光,抬頭看見不遠處高陽冷冷的眼神,這才恍然大悟。
她猶豫了一下,而後躬身對著高陽行了一禮,開口道:「殿下,家兄方才離席,想必等下就回來了。」
高陽拇指輕輕摩擦著玉杯邊緣,衝她瞇眼一笑,「難道還要本宮等他不成,妳過來吧,替妳大哥抽一支籤,照著上面做了便是!」
遺玉垂頭微微皺眉,側目看了看酩酊大醉的盧俊,再瞄了一眼面色不善的高陽,心下一苦,暗道一聲倒楣,步伐有些沉重地走上前去,躬身立在公主案前,取了一直金頭籤出來遞給對方。
高陽飛快地從她手裡抽走那支木籤,待看清籤上所書,卻是面色一改,直接哈哈大笑起來,「真是有趣!太有趣了!」
說完便將手中的金頭籤越過遺玉遞向她身後,遺玉只覺身邊一人靠近,剛聞到一股淡淡的清香,便聽頭頂傳來一人低笑聲:「確實有趣——那就勞煩盧小姐為我的畫添詩一首,可好?」
遺玉直起身子,微瞪著遞到自己面前那隻握著令籤的大手,接過一看,只見上面用蠅頭小楷書了四字——倚畫賦詩!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新唐遺玉2:小荷才露尖尖角》 

審定推薦

【女性讀者試讀後一致好評】
「這故事類型本來就是我喜歡的,平凡的遺玉在穿越後不再平凡,雖然像一般人一樣跌跌撞撞的成長,但活了兩世的她卻能將問題與麻煩化解。雖然遺玉前世過得不怎麼好,不過就是因為有那段困苦的日子,才能使她度過總總難關。故事的描寫得很好,沒有冗詞,內容很樸實卻很生動有趣,讓我整個心癢癢,非常想繼續看下去。各場景、事件都描述得很細緻,每個角色的個性都刻畫得很鮮明,感覺這故事栩栩如生的在我眼前上演,不知不覺中,為故事裡發生的事而跟著喜怒哀樂,真得是很難停下想繼續翻閱的衝動。」──讀者 MINSK

「正式進入主題穿越之後的生活點滴、成長過程,細膩的描寫,讓人看得欲罷不能,讓人對遺玉的重生有著無限期待!特別喜歡遺玉的新家人們,慈愛卻堅強的盧夫人,是位很了不起的母親!盧智、盧俊兩兄弟更不用說,兩人一動一靜的個性恰好互補,身為家中唯二男丁,小小年紀就得挑起守護母親及妹妹的重任,也難為他們如此懂事成熟,也期待他們各自都有好的成就歸屬。」──讀者 makoro115宵

「種田文在這幾年來,如雨後春荀般的大量出現。本書在作者的妙筆下,每個角色都活靈活現,劇情輕快緊湊,遺玉與家人的點滴相處,總讓我既心疼又感動。本書融合了歷史、種田、宮鬥、女性成長的愛情小說,作者精心安排的巧思,付予老梗絕妙的好滋味,精彩度更上層樓,若是今年只挑一部種田文來看,《新唐遺玉》會是我的第一選擇!」──讀者 閃

「最喜愛本書中的親情描述,有別於其他小說,我深深地被遺玉、盧智以及盧俊的手足之情,還有遺玉母女間的溫暖所感動。穿越前是受盡人間冷的孤女,穿越後,雖然家中不富裕,但是暖暖的親情感染了女主的心,我也被這份溫暖吸引了進去,很愛這本裡的親情,以及後期的愛情。」──讀者 白色飛鼠

新唐遺玉2:小荷才露尖尖角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