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新唐遺玉1:吾家有女初長成

新唐遺玉



定價:250元 
優惠價:79 198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起點女頻三大奇書之一!只要翻開第一章就無法釋卷!
現代孤女勇闖長安城!
是成為隱身歷史洪流的賢內助?還是成為翻雲覆雨改變歷史的奇女子?

★ 起點女頻打賞紅榜第2名、超過1000萬點擊率、48萬網友推薦的超人氣作品!
★ 她生於鄉野,如玉遺落,沒有現代新知傍身,也沒家世背景倚靠,一介農家女如何突破世族藩籬,從璞玉成為耀眼美玉?
★ 人氣畫家柳宮燐以全新風格詮釋一段初唐的跌宕愛情,和三月果聯手改寫唐朝的盛世傳說!

隨書附贈1:柳宮燐精心繪製「遺玉刺繡圖」拉頁海報
隨書附贈2:「山楂果」珍藏版造型書籤

「娘不穿新衣服嗎?」
「娘又不長個子了,穿什麼都一樣。我的小玉兒快快長啊,妳長得越快,娘才能給妳多做新衣服啊!」
「嗯,玉兒會快點長大。」
娘親手做的衣服裡有濃濃親情,不管她以前是誰,都已成了過去,現在所需要做的,就是和娘親、哥哥們努力生活,並讓家人幸福……

原本是名棄嬰的遺玉,因墜樓穿越到一個疑似唐朝的異世界,成為痴傻的三歲小女孩「盧遺玉」。穿越後的遺玉神智終於恢復正常,家人欣喜若狂,讓她擁有了上輩子欠缺的親情,一家四口過著清貧但和樂的農村生活。直到大哥赴京趕考前夕,遺玉驚聞原以為死去的親爹竟然沒死,且似乎身分高貴,但家人為何要離開京師並極力隱瞞出身?
而在哥哥們離家的期間,母女遭人陷害,連夜奔逃,幸賴一位俊美的常公子出手相救,讓她們順利移居至長安近郊。在門第觀念仍重的朝代裡,遺玉這個來自鄉間的女孩,到了長安後雖遇貴人提攜,但也被士族子弟打壓,更與常公子有了藕斷絲連的關係……穿越後變換了時空和身體,前世種種成為浮沉往事,上輩子只能當配角,但今非昔比,她這一輩子絕不打算再做任何人的背景。
不喜歡光彩照人的活著的人,不代表就自甘平凡,這次,她要在唐朝努力活出她璀璨的「主角」人生!

*************************************************************************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三月果
昵稱果子,女,網路言情小說作者。學了外語卻更熱愛中文的「三好女青年」,所謂「三好」是指一好看文、二好寫作、三好吃喝。
身高不明,體重不定;表面文靜,內心悶騷。說話沒有打字快、寫文和做事一樣拖拉,疑似上輩子是蝸牛投胎的。作為一個一根筋的雙魚座,最愛莫過於各種浮想,並且立志於將一切不切實際的幻想付諸於筆下,並以此為樂。

繪者簡介

柳宮燐
柳陌花街BOSS,填坑速度很優雅的古典控。
facebook新開張,歡迎上來同樂(ID:liouxhin)。

精采試閱

第三章 一家四口

遺玉這麼折騰了好半天,身體年紀尚且幼小的她,當然是撐不住打了個呵欠,母親盧氏見她模樣就另換了個舒服的姿勢抱她,一手還在她的背部輕拍,遺玉想著在她懷裡瞇上一會兒也是好的。
只是她剛閉了眼睛沒多久,盧氏或許以為她已經睡著了,竟然輕輕自語了起來:「孩子,這真的像是做夢一樣。妳可知娘這四年來是頭一次這麼歡喜。當年懷妳時吃了不少苦,不足月便將妳產下,到妳兩歲娘才發現妳的不足。大夫們都斷定妳是由於我懷孕時的大意,所以必會癡傻一生。娘活了這麼多年,做事從不後悔,但唯獨在妳身上嘗到了這後悔的滋味。是否娘當初真的太任性才害得妳……天憐我兒,總算一切都過去了。」
遺玉聽她自語,就想到以前有個同學說過,癡呆的人都是由於魂魄不全,更甚者有的是出生時少了魂魄投胎才會癡傻。雖然是迷信,但現在看來倒像是有幾分道理,不然好好的人怎麼會被她一個未來的人給穿越了?說不定就是這孩子少了魂魄,才引她到來。她的胡思亂想倒也是應了幾分真,現在放下不提,以後自有說法。
遺玉就這樣伴著盧氏的低語聲睡著了,只是不知過了多久,一向淺眠的她被突然響起的呼喊聲吵到,迷迷糊糊地剛睜開眼睛,就聽見盧氏輕微的制止聲,她便扭頭去看,只見一個小男孩正站在門口邊粗氣邊用熱切的眼神望向她。遺玉腦中一瞬間就浮出了一些關於他的畫面,想來這就是她的大哥盧智了。
盧氏低頭見到遺玉已被吵醒,難免用責備的眼光掃了一眼盧智,他倒是不怕盧氏,等回過氣兒來,先是快走到床前恭謹地衝盧氏喊了一聲娘,這才又略帶緊張地盯著遺玉看。遺玉看著他眉清目秀的小臉,心道這又是一名唐朝小正太,看他樣子就知道他有多緊張自己的妹妹。
於是沒等兩人開口,遺玉就自覺地喊道:「哥哥。」盧智聽後一下子就樂了,但也只是略帶激動地應了她一聲,並沒有像盧俊那樣大呼小叫的。
遺玉心道,這兩兄弟長相倒是都不錯,可見盧俊是遺傳了盧氏的爽利,盧智這清俊的小模樣卻不似母親,那就是肖父了。這麼一來遺玉對自己的基因也就放了心,父母長相都算中上,她怎麼著以後也是個清秀小佳人吧?
「瞧把你樂的!整天個書呆子樣,娘可真少見你樂成這樣!」盧氏心情極好地拿大兒子打趣,又伸手在他臉上擰了一把,盧智倒仍是一臉淺笑不見羞惱,看得遺玉是手癢得很,恨不得也在他臉上來一下。
這時,外面太陽已經升得很高,初春的溫度總是升得快,還穿著襦襖的遺玉難免有點發汗,便伸手拉了拉上面的衣服。這小衣針腳倒還算精細,只是這個年代還沒有扣子,衣服多是開襟左右闔起用根腰帶紮了,看起來簡易得很。應該也只是鄉下這麼穿,不管是什麼朝代,有特色的東西永遠都出現在繁華的城市和上流社會,農民永遠是最簡樸的。
盧氏見遺玉伸手扯衣服,就知道她是有些熱了,忙給她鬆了鬆腰帶,略微敞開了一些衣襟,大概是怕她著涼,所以並不脫掉,又從懷裡取了一塊帕子,沾了沾她鼻尖和額頭上的薄汗後輕輕在一旁揮著,倒也搧出些涼風出來讓遺玉感覺不再燥熱。
盧智在一旁詢問了盧氏事情的原委,本來他在山下放牛,正看書入迷時被盧俊找到,興奮的盧俊只隱隱表達出小妹神智清醒了,他便把牛丟給盧俊,自己先跑了回來。
等到聽完盧氏的解釋,盧智倒是反應正常,一本正經道:「故天將降大任於斯人,必先苦其心勞其骨,小妹遭了這麼些年的癡傻,現在才清醒,必是大難後福,以後風調雨順一生也是使得。」
遺玉見他擺出少年老成的學究臉孔,心裡不禁悶笑。盧氏卻連口稱是,起身又在屋子一角的水缸裡舀了半瓢水弄濕了帕子,給兄妹二人擦洗了手臉的土灰,這才叨叨著去一旁小屋燒灶做飯。大哥本想幫忙起灶,但被她攔了陪遺玉,也就作罷。
兩人見盧氏進了屋子裡的隔壁做飯用的灶房,才回過頭對視起來。盧智看到癡呆了三年的小妹一改往常呆愣的樣子,白嫩的小臉上淨是嬌憨之態,忍不住伸手捏住了她的小臉。
遺玉則在被捏的一瞬間石化了,剛才她還想調戲人家來著,沒想到現在卻被反調戲了。又想到自己現在的身分,不由一哽鼻子在眼中憋出了兩泡眼淚出來。
盧智見她吃痛的樣子連忙鬆了手,嘴上卻一本正經地說:「也不知怎的就想掐妳一把。」
「痛。」遺玉用語言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盧智聽她喊痛似是想起什麼,眼神暗淡了一下,才緩緩開口說:「以前妳總沒反應,我時常偷偷掐妳,總盼著有天妳能喊上一聲痛才好。」說完就扭頭把身子背對著遺玉,不再吭氣。
遺玉畢竟沒白活二十年,知道他大概是心酸忍不住想哭,才有這樣的反應。又想想他剛才淡淡的話語,心中隱隱疼痛起來,這個孩子用他的方法在表達自己的感情,敏感如她,又怎麼會察覺不出他過去每每得不到回應的失望和對妹妹的心疼。
遺玉對於那些善待她的人向來都很心軟,對這個大哥也不由生出了一絲親切之感,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角又喊道:「大哥。」
盧智背對著她的身影一滯,哽咽著回道:「嗯。」之後兩人就這樣一言不發的靜了下來。
直到二哥盧俊從外面跑了進來,才打破了這一室的沉默。他一進門就大喊了一聲遺玉的名字,然後跑到床前將她從床上抄了起來,在屋裡轉起了圈圈,頓時嚇得她失聲尖叫。
遺玉沒想到竟然還能體驗一把人體雲霄飛車,片刻驚慌之後就鎮定了下來。心想雖然這盧俊還不到十歲,但是力氣卻大得很,雖然她不重,但是也不是一般小孩子能掄得動的,可他玩鬧了一個上午卻還這麼有精神。
盧智見他又耍瘋,忙在一旁訓斥了兩句,要他留神別把妹妹給摔著了。聽見幾人的玩鬧聲,盧氏也從灶房端了飯菜出來,吩咐兄弟二人去洗手,又摟了遺玉坐在灶房門口那張矮桌邊上,一手固定著她,一手去掀開了那手掌高的瓦罐,頓時桌上熱氣直冒,遺玉雖然也餓了,但是更好奇這古時候的農家小菜,於是就探頭去瞧。
只見桌上除了一個褐色的瓦罐外,就只有幾隻淺碗還有一盤窩頭,雖然簡單,但聞起來倒是味兒香。兩兄弟跑進來坐桌邊也瞅了一眼,盧俊立馬眉開眼笑起來,似是今天的伙食還是不錯的。
盧俊笑嘻嘻地露出一口白牙,衝著盧氏說道:「娘做悶菜啊,嘿嘿,聞著就香,饞死我了。」
說罷也不等盧氏開口,就一手取了身前淺碗上的一雙箸,照準那瓦罐裡撈了一把也不嫌燙地塞進嘴裡,另一手抓了一個窩頭啃了一大口,就這麼一口菜一口饃的吃了起來。
遺玉看他的吃相,又看菜色,知道是水煮菜一類的東西,然後就被盧氏夾著餵了一口菜,雖然沒有半點油水,倒也確實美味,又順著盧氏的手啃了一口窩頭,只覺得挺硬,咬了一塊下來半天才嚼爛。
盧氏看她啃饃的樣子皺了皺眉,嘴上說道:「家裡也沒麵粉子了,我今天去市上錢也沒帶夠,明天再去一趟買些回來給妳烙餅,娘先給妳泡了飯吃,別再啃壞了牙口。」
盧智聽見了盧氏的話,也點頭稱道,「是呀,小玉還小,倒是吃點軟麵好,這幾日先去市上買些回來,再過一陣子地裡收成了,送些去請人磨了粉子。」
盧俊嘴裡含著東西連連點頭模糊地稱是,遺玉聽他們話裡淨是對自己的憐意,不禁有點微微鼻酸,嘴裡的硬窩頭也頓時香甜了起來。
遺玉一面吃著盧氏餵來的飯菜,一面趁機打量了一下這間屋子,總的來說,這間房子是土木混搭起來的,未經處理的木頭房樑和房柱都露在外面,讓人一眼就能看見。坑窪的牆面沒有現代的仿瓷牆面光滑,但是這間屋倒也整潔,飯桌是木質的矮桌,就在一進門左手靠牆的位置,一家子坐著桌下鋪著的一張大大的席子上,並沒有板凳。
桌前兩步就是盧氏進去造飯的灶房了,兩人肩寬的門洞,只上面垂下一塊不知是什麼編成的門簾,看起來倒是很厚實,能起到很好的遮煙作用。其他的家具也只剩一張搭在石頭台子上的木板床,還有床邊一立一人高的舊木櫃,大概是用來放衣雜的。
這農戶的生活環境簡陋,遺玉對此倒沒感到失望,若是真讓她穿到了富貴之家,指不定還要面對怎樣的勾心鬥角,還不如小農小戶來得安樂。現在環境不好不要緊,以後都會慢慢變好的。作為一個來自未來的人,最大的不適就是少了家用電器還有先進的生活用品,這會兒就突顯出遺玉的心理素質的強大了,在她看來,麵包會有的,牛奶也會有的,只不過是時間早晚罷了。
幾人就這麼邊吃邊聊,後來遺玉想要自己動手,盧氏也不堅持,另取了一雙筷子慢慢教她使用,待她裝模作樣地學了一會後歪歪扭扭地夾了一口菜,盧氏便興高采烈地依舊摟她在懷裡,隨她捯飭了。三人難免又對此連番讚歎,雖然她表面上帶著傻笑,但心裡卻不由鬱悶,二十歲的人了,使個筷子竟然還有這麼多人捧場。
吃完午飯盧氏便哄了她去睡午覺,遺玉本就睏得要命,一覺睡到晚上都沒醒,晚飯是盧氏摟了她一口一口餵的,她哼哼唧唧吃了,又被洗洗乾淨重新塞進被窩裡。
********************************************************************
遺玉穿越到唐朝已經有二十幾天,日子就在被盧氏看管、被盧俊看管、被盧智看管中度過。
因新皇始登大寶,鄉野之間最近也暗地裡頻繁說到一些朝廷的事情,所以經過這一段時間的東拼西湊,她已經完全確定這個年代雖然是唐代,但是絕對不是她所知的那個唐代,儘管歷史極其雷同,但依然有所出入。
大的時代路線並沒有改變,但細節部分卻差了很多,比如說當今聖上李世民竟然變成了高祖李淵的長子,玄武門之變竟然變成了高祖次子李建成起兵奪位後,被太子李世民鎮壓的事件;隋朝依然是有個昏君隋煬帝,但這裡的隋煬帝卻不是大興土木、殘暴荒淫的隋煬帝,而是個阿斗一樣的人物,他任由外臣混亂朝政,才導致李淵起兵奪權。
清楚了這一點後,她倒反而放下心來,時代的主軌同她已知的歷史還是一樣的。這是個相對和平的年代,從它的繁華到衰退還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倒不用擔心戰亂引起的民不聊生,畢竟她現在身處農家,作為社會底層自然是最容易在戰火中被犧牲的一部分。
 
這幾日開始收成,盧氏總是帶著二兒子去田間監工,以免那些個外村人偷奸耍滑,昧了自家糧食,每晚拿牛車拉了糧食回來,準備等到官府來人收糧再一起賣了。
這時農民種的糧食每年都有官府派專人來收,如果農戶想省點工夫,一般都是直接賣給官府換些銀錢,有的也寧願拉糧到別的地方賣給糧食鋪子多賺幾文。她家以往的產量都是直接賣給了官府,今年盧氏也只餘了一些打算去碾成麵粉子,用來給遺玉當日常主食。
家裡分工十分明確,兩個哥哥雖然都到了讀書的年紀,但盧氏本身底子不薄,讀書識字都是她親自教的,現在又多了一個遺玉。因盧俊本身就不喜文章,從去年起每逢雙日都在鎮上的一間小武館打雜順便學些拳腳,而盧智聰敏好學一點就通,因此每天早起去山邊放牛吃草順便看書自習。她家裡是有一頭耕牛的,這牛還很壯實,經常有些村裡的婦人來借牛做套車趕集去,盧氏也不含糊,雖然經常把牛白白借給他人,但也總託那些人幫忙買柴捎東西之類的。
至於那個據說得病死了的爹,遺玉雖然好奇,但也不會去主動提及這個似乎被母子三人刻意遺忘的人,她畢竟穿過來不到月餘,現成的一家三口還正在慢慢適應中,死人就更別提了。
平日盧氏倒是不大外出,開始收糧之前都只在家裡做些女紅補貼家用。天氣逐漸變熱,盧氏也給遺玉脫了襖子換上了短襦,雖然是粗布但也透氣舒適,盧氏的女紅好得出奇,對作為新時代人類穿習慣機器製衣的她來說,這自製的成衣雖然料子不好,但樣式卻簡單大方。她又留神了旁的村民穿著,愈發覺得盧氏不簡單,她的針線和手藝倒趕得上專業培養出來的繡娘了。想來之前她的夫家肯定也是有幾分本事的,不然怎麼能娶到盧氏這樣既會過日子又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的婦人。
雖然好奇盧氏的婚姻來歷,但遺玉更眼饞的是她那一手好繡工,要知道那可是正兒八經的蜀繡,她這個滿口關中腔的娘可是蜀繡一派的傳人,從四歲開始拿針線,到現在已經有三十年的光景了,放到現代那可是媲美大熊貓一樣的存在了。
話說前陣子遺玉就纏了盧氏教她針線,開始的時候盧氏怕她磨壞了手指不肯,但到底禁不住她軟綿綿地撒嬌,應付地給了她繃子和針線,教了她點簡單的東西,只等她過了新鮮勁兒自己放棄。
遺玉剛開始刺繡那幾天卻是吃了些苦的,雖然學起來不費腦子,但是開始時難免把嫩嫩的指頭弄得又紅又腫,若真是換了其他四歲的孩童,絕對會甩了針線不幹,不過這對擁有一個真正成人靈魂的她來說卻不算什麼,因為她深知在這個年代,多一門手藝就多了份生活保障。
作為一個孤兒,從小就是在別人的冷眼中長大的她,一直渴望有一天能夠透過自己的努力改變一切,但是有些事情確實不是人努力了就有回報的。上輩子她就是由於資質平庸,別人兩遍就能學會的事情,她要花三倍的時間才能弄清楚,所以哪怕她拚勁了全力也只考上了一個三流的大學而已。難得她能重來一次,又擁有自己從前夢寐以求的東西,怎麼會白白浪費光陰和才能。
直到盧氏震驚地發現她的小指頭磨出了繭子,遺玉只用小孩子的語氣天真地對她說:「玉兒想學,一定學好。」
於是從那天起,盧氏便也認認真真教起她正宗的蜀繡,這個母親的想法很簡單:既然女兒想學又有毅力學,那她就要用心教,一遍教不會就教兩遍,一直到教會為止。
筆墨太貴,家裡只夠盧智偶爾練字,盧氏就弄了些沙來撒在平滑的地面處,拿了樹枝給她講構圖。從花草起,遺玉見她雖然著筆沙土但也畫工整潔,十分驚奇。一般來說刺繡都是要花樣的,但盧氏現在只是繡個簡單的小件去賣,對於沉浸蜀繡三十餘年的她來說,一些簡單的繡工只是信手拈來罷了,她家傳這門繡藝本就不需要在繡底襯稿。但遺玉每每見她不帶圖稿地穿針引線就敬佩不已,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才能到達這種境界。
其次是配色,由於便宜的棉線可選的顏色少,盧氏就讓大兒子在山腳採了各式各樣的花草回來教她辨色。
最後也最重要的就是針法,正宗蜀繡講究的就是針腳的平滑和隱匿,針法更是四大繡類中最豐富者,細緻到一百三十餘種,成品以生動流暢為佳,比如她第一見到盧氏所繡的蜻蜓,看上去就像活物一般。
由於穿越來自帶的福利,遺玉倒也很輕鬆地順應著盧氏的教育認字學繡,雖刻意減緩了進度,但還是讓一家人嘖嘖稱奇,直誇她聰明。尤其是盧氏,每日在她學習之餘總用著欣慰喜悅的眼神打量她,似乎從不認識這個養了三年的女兒一樣,每每夜裡哄她睡覺也都喊些心肝肉、苦盡甘來之類的話,雖讓遺玉暗笑不已,但能哄盧氏開心,她還是很樂意的。
起初遺玉還對沒有半點油水的飯菜不大適應,但是過了四、五天,吃慣了也就那個樣。盧氏的烹調手藝還是很好的,水煮菜也十分有味兒,大半個月前還買了麵粉回來每日給她單獨開小灶烙餅吃。兩個兄弟看著她吃麵餅很是眼饞,但也從不跟她爭搶,每每她試著推讓,兩人也都拒不接受,這也很讓她感慨一番,愈發對母子三人親密起來。
這正是,一間牛棚一間屋,一頭牛地三十畝,一個老娘會教書,一哥喜文一哥武。這樣的日子卻讓她過得十分悠閒,少了就業壓力重新變成了小孩子,沒了一開始的不適應,在一家人的關愛下,遺玉很喜歡現在的田園生活。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新唐遺玉1:吾家有女初長成》

審定推薦

【女性讀者試讀後一致好評】
「這故事類型本來就是我喜歡的,平凡的遺玉在穿越後不再平凡,雖然像一般人一樣跌跌撞撞的成長,但活了兩世的她卻能將問題與麻煩化解。雖然遺玉前世過得不怎麼好,不過就是因為有那段困苦的日子,才能使她度過總總難關。故事的描寫得很好,沒有冗詞,內容很樸實卻很生動有趣,讓我整個心癢癢,非常想繼續看下去。各場景、事件都描述得很細緻,每個角色的個性都刻畫得很鮮明,感覺這故事栩栩如生的在我眼前上演,不知不覺中,為故事裡發生的事而跟著喜怒哀樂,真得是很難停下想繼續翻閱的衝動。」──讀者 MINSK

「正式進入主題穿越之後的生活點滴、成長過程,細膩的描寫,讓人看得欲罷不能,讓人對遺玉的重生有著無限期待!特別喜歡遺玉的新家人們,慈愛卻堅強的盧夫人,是位很了不起的母親!盧智、盧俊兩兄弟更不用說,兩人一動一靜的個性恰好互補,身為家中唯二男丁,小小年紀就得挑起守護母親及妹妹的重任,也難為他們如此懂事成熟,也期待他們各自都有好的成就歸屬。」──讀者 makoro115宵

「種田文在這幾年來,如雨後春荀般的大量出現。本書在作者的妙筆下,每個角色都活靈活現,劇情輕快緊湊,遺玉與家人的點滴相處,總讓我既心疼又感動。本書融合了歷史、種田、宮鬥、女性成長的愛情小說,作者精心安排的巧思,付予老梗絕妙的好滋味,精彩度更上層樓,若是今年只挑一部種田文來看,《新唐遺玉》會是我的第一選擇!」──讀者 閃

「最喜愛本書中的親情描述,有別於其他小說,我深深地被遺玉、盧智以及盧俊的手足之情,還有遺玉母女間的溫暖所感動。穿越前是受盡人間冷的孤女,穿越後,雖然家中不富裕,但是暖暖的親情感染了女主的心,我也被這份溫暖吸引了進去,很愛這本裡的親情,以及後期的愛情。」──讀者 白色飛鼠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新唐遺玉1:吾家有女初長成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