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美男十二宮7:美男桃花相映紅(新修版)

美男12宮


活 動 2020暑期童書展 全館童書3本74折,套書72折!

定價:240元 
優惠價:79 190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女尊天后「逍遙紅塵」引領風潮代表作!
橫掃晉江總榜、當當網青春文學榜、金石堂與博客來文學新書榜!

楚燁的後宮在姻緣巧合下越收越多,但神族少主之爭也進入白熱化,
楚燁不僅失去血印符還被綁架了……


「血咒能為人類延長壽命。妳為樹幹,他們為葉,樹一旦倒了,所有依附著的樹葉都會凋落枯萎,這考驗的是他們是否願意拿命與妳同生共死……」

★ 與《夢迴大清》、《綰青絲》、《青蓮記事》並稱「網路四大經典後宮文」!
★ 完整呈現的全新修訂典藏版,不論是否上網看過,現在更值得重新翻閱!
★ 晉江積分破2億、超過1,170萬點閱率、2萬則書評討論!
★ 網友自製MV、繪圖、遊戲……造成一股美男旋風,至今google「美男」關鍵字即會出現詞條「美男十二宮」,網路人氣爆棚!

隨書附贈1:逍遙紅塵全新加寫獨家番外流星的「守護」!
隨書附贈2:貓君笑豬精心繪製「流星,你喊非禮也沒有用!」拉頁海報
隨書附贈3:加大版書衣,「人物款」與「簡約款」裡外兩款封面任君選擇

「我不信,哪有會發光的花瓣,楚燁騙我。」
「騙誰也不敢騙我的小菩薩啊,等我安定了,帶你去神族看。」
「其實若能陪楚燁五十年,便是日日在佛前長跪又有何妨?以後,當我們一個個都從妳的生命中消失,妳不要難過,再等十八年,我相信我們會再回來的。」

楚燁取得兩枚血印符回到九音後,卻捲入南宮舞星的后位之爭。
朝堂上不安寧,皇宮內院也開始怪事連連,結果幕後真兇竟是行蹤飄忽的錦淵,楚燁以需要錦淵保護為由,將他留在身邊,不料卻造成「後院失火」的災情。同時,月棲的一席話讓楚燁驚覺自己的神族壽命比人類長,終有一天會面臨眾夫離世獨留她一人的悲傷,讓楚燁苦思解決之法。由於每天周旋在眾夫間的雞飛狗跳生活,楚燁一直沒空將已取得的血印符送回神族。
此時傳出雲夢大軍壓境,楚燁率軍出征。由於聽到柳夢楓陣前失蹤,讓楚燁擔心受怕,也因此驚覺柳呆子在心中的地位竟變得如此重要!眼見勝利在望時,卻傳來穆沄逸被上官楚璿擄走的消息,楚燁隻身殺進雲夢皇宮,以血印符換回沄逸,又因一時大意,竟輪到她自己被人綁架了……

我喜歡流星的坦然,
就像喜歡月棲的靜、幽颺的淡、沄逸的飄、
夜的妖、鏡池的野,
就連柳夢楓的呆、葉若宸的真,也都非常吸引人。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色,才是屬於他們最特別的味道。
*************************************************************************
【名詞解釋】
何謂「女尊文」?
根據百度的詞條解釋,此為「女尊男卑」的簡稱。網路上主要有四種女尊文:第一種,遵循古老的法則,母系社會那種奉行婚制度上的女尊男卑。第二種,將男尊女卑倒過來,女人娶男人(可多娶),女人主外男人主內,男人要絕對服從女人。第三種和第二種很類似,是屬於小說式的女尊男卑,女強男弱,其主要展現在體力上、男人生育、遵循女婚男嫁的規則。第四種,女兒國版,女人被奉為神的化身,占社會主導地位,統治男性,沒有婚姻制度,男人的社會地位遠低於女性。
總而言之,「女尊」必須是女性社會地位高於男性,才能算是真正的「女尊」,而很多人把「女強」和「一女N男」也籠統地歸為「女尊文」,這是一個誤解。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逍遙紅塵
自稱某狼;讀者第一次通常喚狼大、數日後變破狼,最終定格為殺破狼,據說後母行為導致無數人咬牙切齒揪狼毛。實際上是超級無敵悲劇體質,三不五時就會上演掉水坑、卡鞋跟、臉著地、撞玻璃的情節。

繪者簡介

貓君笑豬
死宅宅,自由插畫師。
畢業於川音美術學院油畫系。
愛貓一族。喜歡音樂、旅遊,愛好一切美食。
曾為簡體版《星沉雁遠》《金風玉露》《簫月傾城》《幻想縱橫》等小說繪製封面。
出版過個人畫集《曉見》。

精采試閱

第三百二十八章 誰算計了誰?
 

遼闊的庭院,雄偉的大殿,滿眼金色的壯麗,鐵甲寒衣的侍衛在看到我後同時眼神一愣,恭敬的俯身彎腰致敬,「將軍……」
我擺擺手,「不用通報,也不用管我。」
她遲疑著,壓低了聲音:「您是來早朝的嗎?」
我唇邊的笑意展開,笑得有些怪異,「我來看吵架的,躲在外面看才有感覺,要不要一起?」
侍衛的臉上頓時通紅,憋忍著笑,訥訥的低下頭,卻是小心翼翼的跟在我身後,瞇起眼睛往裡面瞧去。人性麼,堂堂正正的看總少了偷窺時的幾分竊喜感覺,尤其是看著別人臉紅脖子粗的糗樣。
宮殿大就是好啊,回聲大,不愁聽不清楚。金碧輝煌就是好啊,到處都是明晃晃的,不愁看不清楚人的表情。門縫寬就是好啊,所有人的表情、所有人的一舉一動,盡皆收入眼底。
南宮舞星的眼神在人群中搜索著,似乎在尋找什麼,眼光含威,透露著銳利和機鋒,讓人不敢逼視,只是這眼神不斷掃視,在收斂時有了詫異,眉頭間染上了不易察覺的失落。
「有事啟奏,無事退朝……」伺人拖得長長的聲音在大殿裡迴響,猛的震動了不少低垂著頭的人。不過僅僅是身體緊繃,卻沒有一個人開頭,南宮舞輝抬眼偷瞄了一下南宮舞星的神色,又悄悄沉默低下。死寂,完全沉默的死寂,沒有一個人說話,沒有一個人出聲,大家都在等待著。
最終,還是南宮舞星開了口,目光直指著禮部尚書,「朕讓妳擬的旨,可寫好了?」
全體低垂著的人影齊齊的又是一震,禮部尚書尤其震得厲害,慢慢步出行列,動作堪比老山龜,「啟稟聖上……」連聲音都拖泥帶水慢得可以,可見她心中的無奈,「這冊封平民為公主的詔書,我朝歷來沒有先例,所以這旨擬的有些……」她吞吞吐吐,意思已明白。
流星的唇角劃過一抹冷笑,「怎麼,尚書大人十數年寒窗苦讀,功名高中,竟然連個聖旨都擬不出,難道要朕教妳怎麼寫?」
尚書的身體一抖,直挺挺的跪了下去,「皇上,再給臣一些時間,這個……」
「給妳時間到什麼時候,明年?後年?」他一聲冷笑,「還是等到所有的大臣聯名上書反對,讓朕不了了之的時候?」
禮部尚書不敢再說話,只是將求助的目光投射向了最前列的三位王爺,無奈的趴伏在地。
「皇上既知百官會聯名上書,又何必一意孤行不聽任何人意見?」南宮舞輝步出行列。
南宮舞星眉頭一動,依然是那種面具般的笑容,「怎麼,朕連決定自己妻子的權利都沒有了?」
「皇上!」南宮舞雲也顧不了那麼多了,步出人群,聲音高亢,「雖說嫁娶本是個人之事,您又貴為天子,我們是無權多話,可是這皇族非高貴不娶,非三公六卿不嫁,血統的尊貴又豈能隨意行事?」
「尊貴的血統?」南宮舞星的聲音忽然大了些,「論出身高貴,這裡除了鎮國王爺敢說自己父親高貴以外,誰敢說?」眼神中的冷,伴隨著似笑非笑的表情,在投射到南宮舞輝臉上的時候化為一聲輕嗤,「記得母皇還是皇女之時,幸了一個伺候的掌燈小廝,才有了定國王爺吧?安國王爺的父親,也不過是鳳后身邊伺候著的貼身僕人,二位如今不也是為國效命,為百姓出力,也未見低下的血統有什麼不對啊?」從未聽過他如此尖酸刻薄的話語,倒是讓兩個人同時臉色大變,南宮舞雲的手已經在身側捏了起來,露出粗大的骨節。
「掌燈小廝因讓先皇誕下長女而被封為君,貼身僕人也父憑女貴封為君,母皇可嫌棄過他們出生低微?為了給二位王爺一個好的封號,更是提升他們的階位,朕只要一妻,先封為公主,不過也是給天下人一個所謂的交待而已,這也不行?」南宮舞星一人端坐,聲音冰冷,凝而不散,竟然無一人敢接嘴。
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投向南宮舞飛,似乎現在只有這個鳳后的嫡親女兒、南宮舞星同母同父的姐姐才是她們的希望所在。
南宮舞飛輕咳了一下,有些尷尬的慢步而出,「皇上,雖然當年二位伺君地位不高,卻也是皇族挑選而出,能伺候鳳后身邊為掌燈小廝,亦是千挑萬選的人,可是您此刻說要民間女子,既不肯透露此人底細,又不肯說明其家族來歷,他日若是外戚掌權,或者有人干政,怎麼對得起我『九音』千秋基業?」
「外戚掌權?」南宮舞星忽然站起了身,一步一步踱下大殿的臺階,凌厲的氣勢逼近面前的大臣,那些開始還理直氣壯的人,竟然一個個將頭垂得更低。
他的腳步,停在那正跪在地上的禮部尚書面前,眼皮垂下,南宮舞星噙著笑容的嘴角扯了下,輕哼了聲:「我若沒有記錯,禮部尚書應是定國王爺的姑姑吧,算不算外戚?」
地上的人沒有抬頭,只是連連唯唯諾諾的說著:「是、是、是……」
腳步再動,他又停在一人面前,「兵部侍郎,我若沒有記錯,妳是安國王爺的堂妹吧?」
面前的人一震,撩裙跪下,「是!」
他斜睨著的冷笑,讓南宮舞雲不知該說什麼。
而此刻的南宮舞星似乎並沒有打算停下,「禮部侍郎、戶部右侍郎、兵部統領、中書侍郎、員外郎似乎都和皇族沾親帶故,不少都是外戚吧?若說外戚掌權,還能多過現在這個時候?幾位王爺是不是在提醒朕要肅整一下?」
這一下,連南宮舞飛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只能僵立在那發呆,臉色一陣青,一陣紅。地上的禮部尚書終於慢慢抬起頭,聲音顫抖,「那麼,請皇上將那女子的名號示下,臣、臣好擬旨。」
「不需要!」南宮舞星朝著皇座的方向轉身行去,「妳擬好,名字我填上!」
「皇上!」這一刻,終於所有人都跪下了,以三位王爺為首,同時高呼:「懇請皇上收回承命,茲事體大,不可輕率。」我在門口,慢慢皺起了眉頭。南宮舞星的堅決,不惜與群臣相峙的決心,讓我心頭泛起了涼意,若非愛之深,怎會如此?若非誓死要那女子,又怎會半分不肯洩露她的身分?可是這行為中,總覺得有不對的地方,讓我猜測不透,想不穿。
南宮舞星終究不再是當年的那個純真孩童,面對著滿朝文武的跪下請願,他只是輕飄飄的微笑,「朕知道妳們會以這樣那樣的理由來阻止,朕也不想做一個留下千古駡名的帝王,朕終究是男兒身,或有隱退後宮之時,難免出現妻掌政權,選一良妻才是上策,大家不妨將名單擬好,注明保薦人為誰,讓朕一個個挑選如何?」
他突然的鬆口,讓所有人都長吁了一口氣,有些人的臉上已經浮現出了喜悅的神情,如同打勝一場仗般。性子急的已經趕緊邁步,「臣保薦……」
南宮舞星手一抬,阻止了她下面的話,慢悠悠的開口:「朕有言在先,不會讓外戚掌權,未免干係,選定之人的保薦人必須立即告老還鄉,其家九族三代不准有人入朝為官。」這一句話,滿朝皆驚,門外的我連連點頭。若不是他別有目的,這一句我就會叫好了,絕,太絕了!
這些人急匆匆的保薦這個、推薦那個,不就是想給自己謀些好處麼?南宮舞星冠冕堂皇的一句話,足以讓所有人都閉上嘴巴。告老還鄉,九族三代不得入朝為官,確實是防止外戚的不二辦法,看那些一個個蒼白慘痛的臉,誰敢說他不對,說了就是有外戚干政的嫌疑。
他從袖中抽出一卷黃綾,「禮部尚書,既然妳不會擬旨,那麼我已擬好了,印鑒業已經蓋上了,三日後是黃道吉日,那時候宣旨吧!」手一拍皇座,精巧的小匣從裡面彈出,他將黃綾布放了進去,低語微笑,「沒有人反對了吧?也沒有人保薦了吧?那麼朕就按規矩,將這立妻聖旨供在皇座之上了!」
「如果我說,我反對呢?」聲音,在偌大的殿堂中迴蕩,久久飄動著。我邁著腳步,從容的踏入殿堂中,「臣任霓裳有人保薦,甘願告老,永不入朝!」
「啊!」南宮舞星忽的站了起來,身體一晃,滿臉淨是驚訝之色。
我揚起頭,與他對視了片刻,忽然一撩裙子,單膝跪倒在地,「臣任霓裳參見皇上,願以拱手三軍主帥之位,保薦一人。」
「妳……」南宮舞星的面色變了,只一個字,便再也說不下去,站在那裡,呼吸忽然變得急促起來。
而我的身後,漸漸傳來各種小小的鬆氣聲,我偷眼看著身邊的三位王爺,幾乎看到同時長喘一口氣的動作,三個人近乎是用看到了救星的眼神瞥了我一眼,南宮舞輝更是狠狠的咽下一口口水,警戒著的身體也軟了下來。
南宮舞星的神色有些難看,似是問我、似是自問,完全沒有了剛才的底氣,「妳也有人保薦?」
「是!」我的聲音很沉穩,重的足以讓所有人聽見,「皇上不是說,朝中大臣均可保薦嗎?任霓裳雖然常年在外極少入朝,卻也算是御駕前的臣子,當然也有資格保薦,不是嗎?」
冷然對峙,明眼人一聽就能清楚,我根本不是來玩的,而是真真正正選擇與皇上對著幹,我那句反對更不是隨意所說,而是決意要做群臣的領頭人,反對南宮舞星自己選妻。抬起目光,看著南宮舞星不斷變換著的表情,我聲音鎮定:「皇上,對不起!」
在對視的目光中,我彷彿看穿了他的心思,看懂了那雙眼中想要訴說的情懷,記住了那雙眼中此刻的傷痛。
他的唇動了動,聲音力持鎮定,只是依然被我捕捉到了鎮定後的微顫,「妳,連三軍主帥的地位都不要了?」
直挺挺的跪著,這樣遙遠的上下之別,我與他之間還是第一次,「如果是為了皇上,放棄三軍主帥又有什麼關係?我什麼時候將富貴放在眼中過?若是皇上肯嫁我保薦之人,任霓裳立即解甲歸田,永不還朝。」
我和他,看似平常的對話,卻都是擲地有聲,火藥味十足。兩個人誰也不讓誰,誰也不肯先挪開眼睛,就這麼互相瞪著,大殿中的氣氛頓時凝滯起來。
「妳在威脅我?」他慢慢的,一字一頓從牙齒縫中迸著字,「讓妳走,我『九音』三軍無帥,是不是?妳在賭我捨不得一個元帥?」
話語入耳,我似乎聽懂了另外一層含義,一層他不會在朝堂中說出口,而我卻能明白的意思:任霓裳,妳拋棄了我們之間所有的情分是不是?妳可以說走就走、說放就放,因為妳在賭我不捨,賭我什麼都聽妳的對不對?
這,才是南宮舞星真正想說的話吧。
我的唇角,有了一絲極細的微笑,張了張唇正想說話。
「皇上不可,『九音』不能失去任將軍!」我的身邊忽然傳來急切的聲音,南宮舞輝已經撲通一聲跪了下來,「任將軍乃國之棟梁,皇上您不能……」
「皇上三思……」
稀里嘩啦,頓時跪倒了一片,整個場面真的像是我在逼宮一般,南宮舞星一個人站在那裡,金色的衣袍籠罩的身形孤單寂寥,尋求不到半分依靠。
不過現在,不是我心軟的時候!
他頹然的落回椅子中,全身的力氣似被抽乾了,聲音也不像剛才那麼有力,輕擺了擺手,「都起來吧。」
我偷瞥了眼身邊站著的三個人,聲音極輕:「妳們就這麼相信我?」
南宮舞輝的手,悄悄擦去額頭上沁出的汗水,聲音更低:「除了您,沒有人能讓皇上回頭了,我信您保薦的人,一定勝過皇上自己挑選的人。」
她們視我為救命稻草還是終於有一個肯出頭挨打的鳥?希望我壓制住南宮舞星,她們再另行想辦法得到自己的好處嗎?我心頭冷笑,錯了,她們都錯了。
「各位大臣的話似乎說早了,皇上也似乎過慮了。」我揚起聲音:「您剛才說,保薦之人若得您心,立為皇妻,這保薦的人才需告老還鄉,永不入朝,可是我這保薦之人的名字還沒出來,您就急著要趕我走,大臣就急著保我留下,都似乎急切了些。」
南宮舞星眼神一閃,目光落在我身旁的南宮舞雲和南宮舞飛身上。
南宮舞飛的臉上已經揚起勝利的微笑,「任將軍,您是滿朝文武心中最尊敬的人,您的保薦一定會得到我們的大力支持,我相信您選中的人,無論文韜武略都是上乘,也一定能輔助吾皇治理天下,我們相信任將軍。」
我眉頭一動,眼神掃過她們的臉龐,「妳們不先聽聽人選是誰嗎?」
「我們相信任將軍……」
對她們來說,只要南宮舞星娶的人是官家女子,她們就都還有希望,利用群臣的威懾力讓南宮舞星就範,再讓我告老還鄉,真是一石二鳥的好計策。這一刻,三位王爺關係網達到了空前的統一,連南宮舞星的臉也變得慘白無比,我看到那唇已經失去了它原有的粉紅水潤色澤,無聲的呢喃著什麼。
妳難道不懂我的心嗎?我如果沒有看錯,他說的是這幾個字。即使我看錯,我的功力也足以讓我將他呢喃著的自語聽得清清楚楚。
「皇上,您不聽聽臣保薦的人是誰嗎?」我看著寶座上失魂落魄的人,慢語出聲。
聽到我的聲音,他的臉上慢慢浮現出笑,苦笑,慢慢的搖頭,搖頭
「人算不如天算,究竟我是算不過天的。」他似乎沒聽到我的話,又好像是根本不想理我,依舊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裡,低語著:「強求不來,強求不來的……」
他不急,我身邊的三位王爺倒有點急了,南宮舞雲聲音不由大了:「任將軍,不妨說說看是誰?」
「我保薦的人……」聲音一停,忽然的清亮,幾個字在大殿中不斷迴響:「任霓裳保薦自己!」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美男十二宮7:美男桃花相映紅》

審定推薦

【女性讀者試讀後一致好評】
「第一次看女尊文,開啟了我以往未見過的新世界。起初有些不太習慣,到後來漸入佳境,越讀越喜歡!以前一直以為女尊就是女主角比較強勢,經過朋友解釋之後才知道那算女強而非女尊。
看書名感覺楚燁可能會娶十二個回家……我蠻期待作者還會寫出怎麼樣不同的男性角色,劇情還會有怎麼樣的驚奇與衝擊,四國的情勢又將變得如何,衷心希望故事落幕後闔上書能讓我回味久久。」──讀者  芴穎

「一直頗喜歡上官楚燁這種在旁人眼裡不太正經、對事蠻不在乎、甚至有些無賴,在重要時刻卻是最讓人安心、最值得依靠的人。這樣一個靈魂人物,總讓我的心情跟著她、跟著劇情上下起伏,時而臉紅心跳,時而緊張萬分。」──讀者  麥麥

「晝夜不停的兩天半,終於把這篇文看完了。不得不肯定,這是我看過最好的一篇女尊文,不得不佩服狼大高超的故事虛構能力,情節叫人猜不透、摸不著,人物主角拿捏恰到好處,尤其佩服刻畫女主角的心智機敏與膽識過人。」──網友  吉娃娃

「這本《美男十二宮》我看了將近四遍,不管重看幾遍,所有的感覺都沒有變,沒有因為時間的關係而失去當初的感覺,甚至某些共嗚越來越強。作者把每個角色的性格特點描寫的很到位,書中十二個男子、十二種風情,亂花漸欲迷人眼,我想我終究是說不出最喜歡哪個角色。在這個網路文學氾濫成災的時代裡,這本是我印象最深刻的書。」──網友  顧傾杯

「在兩年幾乎沒有看文的情況下,偶然發現了《美男十二宮》,發現了逍遙紅塵,就如久旱逢甘霖,一頭陷入無法自拔。文中起伏多變的情節以及晦暗難測的伏筆,讓我看得眼花繚亂心緒難平,一個鮮活豐滿的女主角,一群性情各異卻同樣出色的男主角,一部精彩絕倫的長篇小說,加之一位文采風流的作者,成就了這一部女尊文中的經典。」──網友  碧崖青楓

美男十二宮7:美男桃花相映紅(新修版)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