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美男十二宮2:江山如畫美男多嬌(新修版)

美男12宮


活 動 滿1200送三采直式創意提袋乙個

定價:240元 
優惠價:79 190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楚燁竟然被派去和親了!
她故意娶了一位醜到天怒人怨的皇子,對方的真實身分竟是……

「我發過誓,第一個親手拿下我面紗而不被我反抗的人,將會是我真正的妻主。沒有疼愛我一生的決心,不要碰它!」

★ 與《夢迴大清》、《綰青絲》、《青蓮記事》並稱「網路四大經典後宮文」!
★ 完整呈現的全新修訂典藏版,不論是否上網看過,現在更值得重新翻閱!
★ 女尊天后「逍遙紅塵」引領風潮代表作!晉江積分破2億、超過1,000萬點閱率、2萬則書評討論!
★ 網友自製MV、繪圖、遊戲……造成一股美男旋風,至今google「美男」關鍵字即會出現詞條「美男十二宮」,網路人氣爆棚!

隨書附贈1:特別收錄「中秋節」、「日月由來」兩篇番外!
隨書附贈2:貓君笑豬精心繪製「月棲,我想每天牽你的手慢慢走回家」拉頁海報
隨書附贈3:加大版書衣,「人物款」與「簡約款」裡外兩款封面任君選擇

風若希:「都怪妳!我本想讓妳打動我兒子,讓他願意嫁人。妳雖然風流點、浪蕩點、隨便點、下賤點……」
楚燁:「喂!人不下賤枉少年,而我既然這麼不入妳的法眼,那我和妳兒子的事就這麼算了吧,妳去找個不風流不浪蕩不隨便不下賤的給他好了。」

剛擺平九音王位的紛爭,楚燁在回國的路上得知國師臨月棲是風若希的義子,為了鞏固楚燁在朝中的勢力,風若希有意撮合他們兩人的婚事;楚燁卻想藉著出使九音的功勞請皇姐賜婚,讓她迎娶子衿為正夫,不料遭到沄逸阻止,並被皇姐派去神廟齋戒祈福。

和國師臨月棲朝夕相處後,楚燁才得知當年兩人結下的老鼠冤,費了一番力氣終於化解月棲的心結,以為兩人可以就此相守,月棲卻因誤會而離開,楚燁也再度被皇姐指派出使禦風,任務卻是要與禦風皇子聯姻!楚燁再度陷入四國詭譎的複雜情勢裡,此時有人警告楚燁,她功高震主易遭天妒,要娶個醜夫才能化解她總是會由盛而衰的命運。楚燁為了保命以及守護承諾,於是做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美麗的容貌,超然的地位,絕世的武功,卓越的領軍頭腦,還有艷絕天下的情人們,可以說,我沒有付出太多心力,卻理所當然的都得到了。如果老天真的會妒忌,我的確該首當其衝,難道真要娶個醜絕人寰的夫,才不會遭天妒?

*************************************************************************
【名詞解釋】
何謂「女尊文」?
根據百度的詞條解釋,此為「女尊男卑」的簡稱。網路上主要有四種女尊文:第一種,遵循古老的法則,母系社會那種奉行婚制度上的女尊男卑。第二種,將男尊女卑倒過來,女人娶男人(可多娶),女人主外男人主內,男人要絕對服從女人。第三種和第二種很類似,是屬於小說式的女尊男卑,女強男弱,其主要展現在體力上、男人生育、遵循女婚男嫁的規則。第四種,女兒國版,女人被奉為神的化身,占社會主導地位,統治男性,沒有婚姻制度,男人的社會地位遠低於女性。
總而言之,「女尊」必須是女性社會地位高於男性,才能算是真正的「女尊」,而很多人把「女強」和「一女N男」也籠統地歸為「女尊文」,這是一個誤解。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逍遙紅塵
自稱某狼;讀者第一次通常喚狼大、數日後變破狼,最終定格為殺破狼,據說後母行為導致無數人咬牙切齒揪狼毛。實際上是超級無敵悲劇體質,三不五時就會上演掉水坑、卡鞋跟、臉著地、撞玻璃的情節。

繪者簡介

貓君笑豬
死宅宅,自由插畫師。
畢業於川音美術學院油畫系。
愛貓一族。喜歡音樂、旅遊,愛好一切美食。
曾為簡體版《星沉雁遠》《金風玉露》《簫月傾城》《幻想縱橫》等小說繪製封面。
出版個人畫集《曉見》。

精采試閱

第八十二章 夫管嚴
 
自從回到京師後,我早已絕了風月濫情的想法,甚至一度覺得只要有子衿廝守,一生一世也是快樂,可是命運似乎在跟我開著玩笑,將一個個的美男送到我的身邊,害的我那顆色色的小心肝,撲通撲通的亂跳。
但是再色,我也不會對一個素未謀面的男人動心啊,尤其是被強迫的。而這個「禦風」的皇子,天知道是人是鬼,是美是醜?我沒興趣!
當我看到皇甫羽萱那故作高雅,頷首微笑的臉時,我只有一個衝動,就是一拳頭打扁她的臉!讓妳笑,笑掉妳的下巴。
「逍遙王爺月餘不見,風采更勝,不知傷勢可好了?」她滿面春風的望著我笑。
我也堆起滿面的笑意,假惺惺的握上她的手,「皇甫相要牽掛『禦風』大小民情,還要四處奔波,更要擔憂楚燁的傷勢,真是勞心勞力,楚燁不敢、不敢。」
妳當妳的丞相,沒事到處亂跑幹什麼,不知道現在風雨飄搖,世道不好啊?也不怕被人暗殺了,行刺了,英年早逝了?
「王爺在『九音』之時,曾與羽萱定下約定,他日必定來我『禦風』,羽萱與王爺一見如故,實在等不及了,所以特來相見。」她笑顏大放,眼神中的光彩堪比一個禁慾了十年的老色女正盯著全裸的小美男,恨不能一口吞進肚子裡。
鬼才和妳一見如故,要不是為了讓你們狗咬狗,我才懶得理妳呢。
「既然如此,楚燁定要替我皇拜見貴上。」我哈哈大笑,看到她突然驚喜的臉,「只是不知道皇甫相所提的聯姻,究竟是哪一位皇子?」
她平和完美的笑容讓我非常想一拳揍扁,「王爺如果親見我『禦風』主上,少不了要與眾位皇女皇子見上幾面,若您覺得中意,再向我主上提親不遲,時間還多,您大可在我『禦風』多遊覽勝景,我國的山水秀麗,美色煙雨,定然會讓您流連。」
這「禦風」對我還真好,皇子跟青樓的小倌一樣,隨便我挑,看上哪個就讓我帶走,都說皇家的孩子永遠都是政治交易的籌碼,這還真是一點都不假。只是這突如其來的好意,好的讓我心驚肉跳的,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塊肉香讓他們如此喜愛,恨不能人人揪上一把,啃下一塊。
這要是趕明兒「滄水」也送來兩個,或者哪家王公大臣再送來兩個,我是不是必須建座倉庫堆這些男人?早上流波才惡狠狠的瞪著不讓我拈花惹草,現在的我,算不算奉旨收美?
**************************************
戰戰兢兢的回府,早已經是日暮低垂,月上柳梢了。追月棲恐怕是不可能了,什麼叫天意,這就是天意,我只能寄望於「千機堂」隨時傳來的訊息,讓我知道他的安危,再找機會去見他。
滿桌未動的飯菜,還有桌前等待的兩人讓我按下了心中的種種思緒,揚起笑臉迎向他們。
今夜的子衿,一身盛裝,青碧長袍曳地,銀絲寬邊的腰帶緊束著他的瘦腰,長長的流蘇垂掛腰側,雙袖子長垂,白玉簪綰起滿頭青絲,袖口和領處一粒粒細小的珍珠更襯托的顏美瑩透,熠熠生輝。
我走近他,牽上他手的同時,低低的歎了句:「我郎腰瘦不勝衣。」
子衿溫柔的低下頭,刹那風情讓我神魂顛倒。
眼神一溜,突然發現流波竟然也換下了一身勁裝,黑色的長衫襯托著他身形如黑曜石般的光芒內斂,長髮披散,俊秀神韻,將那氣勢完全的掩蓋在爾雅之中,難得,太難得了。
「你們是在慶祝我終於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嗎?」我望著滿桌的豐盛,一手牽起一個,在桌子旁坐下。
「是,也不是。」子衿的笑容,總讓我覺得有些毛毛的,他伸手斟滿我面前杯子裡的酒,「身為您的爺,我們先祝您今日全身而退,保全性命。」
一聲身為我的爺,好懸把我杯子裡的酒嚇出來。子衿這人,外柔內剛,會如此放低姿態媚聲媚氣的說話,背後就肯定還有大埋伏,再加上從來沒有好臉色的流波也溫柔淺笑,更讓我是警惕萬分,尤其那一句,「從今日起,流波就是您身邊的人了,一定盡心盡力伺候王爺,侍奉前後。」
「咳咳。」我清了清嗓子,「這個,你們有啥想說的,就說吧,我、我很好說話的,別這麼客氣,我很不習慣。」
「王爺!」流波聲音一嗲,嚇得我又是一個激靈,面對著他突然依偎進我肩頭的秀美容顏,居然忘記了吃他豆腐,只看著他兩條手臂繞著我的頸,水眸楚楚可憐的眨著,「流波成了您的人,雖說是皇上賜的,終究不過是個小爺的身分,將來若是被人欺負,王爺可會替流波做主?」
欺、欺負他?我的娘咧,誰敢欺負他?那小鞭子抽的,他不欺負別人就算人家運氣了。
彷彿看出了我的心思,他貼得更緊了,清朗的香氣勾得我魂都快飛了,柔韌的唇似有若無的刷過我的臉側,「王爺,您會不會讓人欺負我?」
什麼叫色授魂與啊,什麼叫挖心掏肺啊,此刻的我就是最好的代名詞,只知道對著那雙閃亮亮的期待雙瞳發呆,說著無意識的話:「不,不會。」
「可是王爺到處惹風流債,到時候這王府中難免爺越來越多,流波到時候不受寵了,口角一起,還不被人欺負去了?」紅唇一癟,他眼角有淚光閃過,「可我是皇上賜的,生是王爺的人,死是王爺的鬼,這委屈,也就只能自己咽了。」
那快要抖落的兩滴眼淚,簡直把我的心都揉碎了,我想也不想,張口就說:「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招惹男人,再也不收人入王府,絕不委屈了你們。」
就在話出口的瞬間,我發現他的眼眸深處一道精光閃過,忽的醒悟過來,趕緊接上一句:「不過皇命難為,除了為國聯姻,其他若沒有你們的同意我絕不他讓進門,行麼?」
「好!」子衿爽快的答應了,從袖中抽出一張紙遞到我的面前,「簽字,畫押。」
我腦袋一暈,這還是當初那個溫柔似水,體貼入微,關懷有度,春風輕撫的乖乖子衿麼?
我苦哈哈的看著他,懷裡的流波早已經直起了腰,噙著他一貫嘲弄的笑,冷冷的睨著我。
就在我剛剛拿起筆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一聲輕笑,脆生生的,像咬著水蘿蔔般,「噗嗤!」
「誰?」我突然站了起來,眼神掃過,子衿和流波都一臉茫然,而那聲音,分明就在耳邊響起,是有人對我傳音入密。
「我說日啊,妳這個逍遙王爺,可有點寒磣喲。」耳邊再次響起嬌媚的笑聲,滿含逗弄,「本想約妳一起舞風弄月,沒想到啊沒想到,以後走出去,千萬別說認識我,那太丟我的面子了。」
是夜?
我袖風一拂,窗子應聲而開。窗外的月光,明亮的照在一角屋簷上,將那屋簷上的琉璃瓦照射的透亮,就在那明亮中,豔紅的裙角飛舞綻開,層層疊疊的隨風翻飛,似在空中開放的曼陀羅,吸收著月之精華,散發著奪魂攝魄的色彩,絢爛著我的眼,流光飛舞,那耀眼的,還有紅色中的一點金色,寒光依舊。不像仙子,更像是剛剛幻化人形的妖精,魅惑著人心,散發著妖異的色彩。
她揚起頭,紅袖翩然落下,一截雪白似藕的手臂抬了起來,透明的水珠從她手中的酒壺中射了出來,打出一道優美的弧度,珍珠流瀉,盡入她的口中。
風吹過,髮飛揚。
魅色絕麗,紅豔漫天。
她一個旋身,完美的姿態坐在屋簷之上,搖搖手中的酒壺,嬌笑出聲:「剛剛路過,聞到了酒香,不小心勾動了饞蟲,可是我的酒喝完了,只好來討一杯,卻不想原是故人,不知道王爺能不能施捨在下這江湖落魄人兩口酒喝?」
我皮笑肉不笑的抽了抽嘴角,「酒是好,不過不能白喝,二十兩金子一壺,妳考慮下喲,外面風大,我就不奉陪了。」
我正準備拂袖關上窗戶,外面的她嬌滴滴外帶懶洋洋的抬了抬手,「別呀,我拿東西換成不?」
我抱著胸,斜著眼挑著眉,「那要看妳的東西值錢不值錢了。」
她哈哈一笑,慢悠悠的聲音在黑夜中遠遠的傳來,「妳的前門、後院、廊下、假山處,都埋伏了武林高手,功力都算得上殺手中的上乘,不知道這個消息,值不值得換一壺酒?」
什麼?我心頭一驚,眼前,無數道黑影竄起,各種暗器,帶著淒厲的破空聲,直直的朝著我們三人而來……
 
第八十三章 與君斷情
 
「保護子衿。」我只來得及甩下一句話,人已經撲了出去,十數條黑影猛的竄了上來,將我團團包圍,一時間劍影憧憧,寒光耀眼。
夜說的沒錯,這一次來的人可謂是殺手中的頂尖人物,放在江湖中單獨行動也絕不寒磣,更可怕的是,她們訓練有素,配合的天衣無縫,一時半會間我竟然無從掙脫。
左手才點倒一人,空缺立即有人補上,快的讓我根本來不及尋找縫隙。一腳踹翻一人,我的身形還來不及穩住,眼角已經瞄到三把劍同時指向我的上中下三路,背後還有劍風及體的聲音。
右邊兩把刀,我根本不及再看,活活往左邊一擰腰,手指連彈,數柄劍被我彈斷,劍尖如暗器倒飛,插入她們身體裡。
「嘖嘖,武功沒放下嘛,不錯、不錯。」房頂上的某人,老神在在的倚著房檐,翹著二郎腿,晃晃悠悠手中的酒壺,撐著她的腦袋,慵懶而嬌嗲,「哎呀,左邊,左邊兩個,先點左邊的,順便一腳,可以踢妳右邊三個,啊,啊,啊,下面,下面有地躺刀,注意,雪花蓋頂……」
我一拳打飛面前的女子,朝著夜的方向惡狠狠的出聲:「妳他媽的給老娘閉嘴,要不然妳下來一起打。」
她的纖纖玉手一捂,不甚清楚的聲音傳來:「好吧,我閉嘴,不過好像打妳的人下手很輕啊,比起妳那可愛的小爺那邊,妳真輕鬆。」
什麼?我一眼瞄向流波那邊,他黑色的衣袍淹沒在眾多圍擁的黑色勁裝下,我只能從他身後搶眼的青碧色子衿衣衫中判斷他的方位。
他的功力我不擔心,但是我看到,與圍攻我不同,那些在他身前的人,在刀光劍影中更多的是摻雜了無數的暗器,讓他在保護子衿時更加的束手束腳。
「叮,叮,叮……」他磕飛的暗器就落在不遠的地面上,借著月色的光,我看到暗器的寒刃上透著淡淡的綠色。
有毒!
我一個分神,沒有留意到左邊靠近的人影,「嘶……」劍光擦過我的左臂,劃開衣袖,飛出一串紅色的血珠,我只覺得手臂火辣辣的疼。
低頭飛快了掃了眼,是紅色的血,疼痛感也在告訴我,偷襲我的這把劍上,沒有淬毒,那也就是說,這兩批人,一批堵住我,只是為了將我和流波子衿分開,另外一撥人,才是真正下殺手的人,對象則是子衿和流波。
我的受傷讓夜坐不住了,翩然的站了起來,「剛表揚完妳就丟人,不行妳就說話,我不介意免費幫一次。」
我點上自己手臂的穴道,讓血流不那麼快,對著她的方向一瞪眼,「妳他媽的看夠了沒有,別讓我下殺手,殺完她們第一個我就宰了妳。」
「唉……」她幽幽一歎氣,鮮豔的羅裙如綻開的花朵,瞬間飛舞在月色中,飄飄蕩蕩似被風颳起,輕的沒有一點重量,黑色的長髮在空中扇狀展開,灑出狂亂的弧度。
夜魅月華,妖之歌舞。
金黃色的面具,冰冷的看不到表情,更像是嗜血之魔降臨天際,期待著吸食魂魄,偏偏美的勾魂驚心。
那瞬間,不少人停住了手中的動作,看著那血紅豔麗翩然的靠近。
她落在我身邊,聲音綿軟,「怎麼樣,漂亮嗎?」
我翻翻白眼,死女人,這個時候都不忘記玩耍。
「去那邊,姑娘我不要妳救。」劈翻面前的人,我拿胳膊肘一捅她,示意著流波的方向。
她手指一伸,指尖瞬間閃亮,彷彿捏著星辰耀眼,頓時一片人影翻身倒地,而她,娉婷宛然,吃吃的笑聲不斷傳來:「妳是我的搭檔,救妳免費,救他們收錢,不如我在這,妳去那邊啊,說不定妳去那邊,人家的毒暗器就不敢出手了。」
話中有話,但是我相信她的判斷,身形一展,在夜的掩護下頓時從人群中飛出,落在流波身旁。
彷彿被夜說中了般,那些不時偷襲的暗器,突然不再發射,只是人群再次分成兩撥,一撥攻向我,一撥朝流波和子衿逼近,試圖將他們和我分開。
對他們兩個是痛下殺手,對我卻是留有餘地,這樣的攻擊太讓人思索了。
我緊緊的護衛在子衿和流波身前,一聲冷哼:「回去告訴妳們主子,想要殺他們,除非從我屍體上踩過去。」
她們互相看了眼,在無形的商量著什麼。突然,她們動作一變,所有的人掌心一晃,刀劍頓時被丟棄一旁,我還沒來得及反應,為首一人手中東西落地,我的眼前立即瀰漫起白色的煙霧,刺鼻而嗆人,眼前朦朧模糊,什麼也看不清楚。
無數破空風聲響起,我想也沒想的攔在子衿和流波身前,身上的外衫飛起,灌注全身的力量,如撐開的巨傘,阻攔下所有的暗器。
「唔……」迷霧中,身邊的悶哼特別的刺耳,是流波的聲音,也如同一記刀尖插在我的心頭。
再無保留,我掌風呼嘯,捲起地面上所有的殘留兵刃,一股腦兒的刺向黑衣人們的方向,聽到數聲的慘叫,硝煙已被我的掌風颳散。
當風颳去最後一點殘留的煙霧後,我看見身邊的流波身形搖搖欲墜,手指捂著胸口,指縫中的血是黑色,深沉的黑色。
「流波!」我一把抱住他軟倒的身形,手指連點,暫時截住他的血脈,視線張惶的四下搜尋,「夜,妳這個混蛋,死哪去了?」
「喲,想我啊。」嗲嗲的語調從我身後傳來,魅惑的香氣伴隨著她豔紅的身影落在我的身邊,金色的面具動了動,我幾乎能看到她慵懶的瞥了眼我的方向,「『落雪暗銷魂』,嘖嘖,這麼珍貴的毒藥,所有的兵器上都淬了,真是大手筆啊。」
「別跟我囉嗦,妳能解麼?」我的汗都急出來了,流波的臉色已經開始鐵青,嘴唇泛著青紫,她居然還有閒情逸致說毒藥珍貴?
一聲冷哼,她慢慢的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瓶子,「這個要五百兩黃金,要是欠著,三分利息。」
我話也沒說,直接劈手奪過藥,湊上流波的唇邊,一股腦的全給他灌了下去,夜在我身邊背著手,悠悠閒閒的踢踢這個,踹踹那個,偶爾停下來,伸手摸摸,「不錯不錯,居然還有幾兩金子,便宜是便宜了點,總好過我白出手一錢也撈不著;這個小刀不錯,嘖嘖,這個鏢囊也挺好……」忽然,她停下手,手中抓著個黑乎乎的東西,「這個是啥?」
流波的臉色慢慢恢復了些紅潤,聞聲我一轉頭,一眼看到他手中的那黑色的東西,頓時一股無名火起從心底竄起,直沖腦門,眼前一片通紅。
奪過她手中的黑色權杖,我對夜甩下一句話:「替我照顧流波。」騰身而起,飛快的沒入夜色中。
孤寂的冷風,清冷的夜,月亮被烏雲層層的掩蓋,大地一片漆黑。窗邊,霜白清瘦的人影,手中握著什麼,一貫冰冷的面容上漸漸浮現出不耐,遠眺著,似在期盼什麼。
髮,披散在身後,搖曳著青絲,卻讓那人影更形冰寒。
他,被黑夜包裹,孤傲的一點白。
「你是在等她們的消息嗎?」我從黑幕中慢慢的走出,臉沉似冰,手中拿著黑色的權杖,「我告訴你,她們不會來了。」我冷冷的笑著,「穆沄逸,流波已經由皇姐賜給了我,沒想到你居然下如此黑手,你到底想怎麼樣?」
他看著我,臉上沒有一點表情,目光下落,停留在我手中的權杖之上。
兩人間,只有我身上爆發出來的火山烈焰,和他的冰寒形成鮮明的對比。
「我只要他們兩個人的命,不會傷妳。」終於,他那冰白的唇微啟,吐露出一絲無奈。
「哈哈……」我冷笑,「要他們兩個人的命?那你最好先殺了我,上官楚燁,只為護衛他們而存在。」
「是麼?」他的聲音顫著,彷彿寒冰終於有了裂痕,逐漸的深入,碎了,「只為他們嗎?」
「是!」我斬釘截鐵。
他笑了,清泉一般幽深,「妳會後悔的。」
我慢慢的搖了搖頭,堅定的聲音如同誓言,「愛他們,永不後悔。」
他望著我的腰際,那裡有一方青翠玉佩,流轉著無暇透潤的光彩,「曾經,妳也說過愛我永不後悔,如今,後悔了嗎?」
我的左手穴道在飛馳中早已解開,豔紅的血早已經濕透整條衣袖,順著左邊的衣衫淌落,一陣陣的疼。
手指被血沾染,黏膩著,我摘下腰際的玉佩,看那碧綠與鮮紅重疊,竟然是沉沉的灰黑色。
一滴滴的血,順著我手中的玉佩落在地上,「答……答……答……」
空氣中,慢慢的傳來我的聲音:「我,上官楚燁在此立誓,與穆沄逸從此恩斷情絕,他日再會,只是路人,若再犯我愛人,休怪我手下無情。」
「啪!」玉佩如齏粉,在我掌中碎裂,從指縫中流瀉,落在地上,散了。
風吹起,我轉身,飛掠而去。
隱約間視線掃過,他的身影在風中晃了晃,手指捂上唇邊。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內容請見《美男十二宮2:江山如畫美男多嬌》

審定推薦

【女性讀者試讀後一致好評】
「第一次看女尊文,開啟了我以往未見過的新世界。起初有些不太習慣,到後來漸入佳境,越讀越喜歡!以前一直以為女尊就是女主角比較強勢,經過朋友解釋之後才知道那算女強而非女尊。
看書名感覺楚燁可能會娶十二個回家……我蠻期待作者還會寫出怎麼樣不同的男性角色,劇情還會有怎麼樣的驚奇與衝擊,四國的情勢又將變得如何,衷心希望故事落幕後闔上書能讓我回味久久。」──讀者  芴穎

「一直頗喜歡上官楚燁這種在旁人眼裡不太正經、對事蠻不在乎、甚至有些無賴,在重要時刻卻是最讓人安心、最值得依靠的人。這樣一個靈魂人物,總讓我的心情跟著她、跟著劇情上下起伏,時而臉紅心跳,時而緊張萬分。」──讀者  麥麥

「晝夜不停的兩天半,終於把這篇文看完了。不得不肯定,這是我看過最好的一篇女尊文,不得不佩服狼大高超的故事虛構能力,情節叫人猜不透、摸不著,人物主角拿捏恰到好處,尤其佩服刻畫女主角的心智機敏與膽識過人。」──網友  吉娃娃

「這本《美男十二宮》我看了將近四遍,不管重看幾遍,所有的感覺都沒有變,沒有因為時間的關係而失去當初的感覺,甚至某些共嗚越來越強。作者把每個角色的性格特點描寫的很到位,書中十二個男子、十二種風情,亂花漸欲迷人眼,我想我終究是說不出最喜歡哪個角色。在這個網路文學氾濫成災的時代裡,這本是我印象最深刻的書。」──網友  顧傾杯

「在兩年幾乎沒有看文的情況下,偶然發現了《美男十二宮》,發現了逍遙紅塵,就如久旱逢甘霖,一頭陷入無法自拔。文中起伏多變的情節以及晦暗難測的伏筆,讓我看得眼花繚亂心緒難平,一個鮮活豐滿的女主角,一群性情各異卻同樣出色的男主角,一部精彩絕倫的長篇小說,加之一位文采風流的作者,成就了這一部女尊文中的經典。」──網友  碧崖青楓

美男十二宮2:江山如畫美男多嬌(新修版)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