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龍生5:天龍八部(完)


活 動 11/1-11/8購書狂歡 全館滿1000,現折100、萬聖節主題書展,優惠折抵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天龍八部」誕生!
華麗磅礡的神話冒險之旅,即將進入天地大戰的最後樂章!

★ 慶賀系列完結!超值收錄:作者鐵線蕨親筆繪製番外短篇漫畫〈甜心時間〉!
★ 夢筆生花的才女新銳 鐵線蕨 + 超高人氣畫家 柳宮燐
聯手打造最華麗磅礡的神話冒險之旅!

★ 本書精美贈品──
隨書限量送 超閃光撲克牌票貼「公主初長成」奈達西或「地龍開天地」蟒喉(兩款隨機出貨,送完為止)
特別收錄  超高人氣畫家柳宮燐精心繪製「天龍八部誕生」加長拉頁海報!

「我初見你,就覺得這名字適合你,
蟒蛇的蟒,咽喉的喉──
你今後面對敵人,就緊咬住對方咽喉不放吧!」

蟒喉與螭龍奉命前往「無生崖」傳喚大鵬金翅鳥迦樓羅回返天庭,螭龍卻在迦樓羅的挑釁之下,首次化成了「龍」的真身,與之展開生死激戰!在此同時,向地藏王請纓擔任西方結界守護者的奈達西,帶著夜叉回到了巴托里城,沒想到兩人的戀情卻不為管家巴夫與奈達西的青梅竹馬──狼人夏卡爾所接受,而夜叉對於他倆「死物」與「生靈」身分差距的內心掙扎,也讓兩人間的距離漸漸擴大……

蟒喉回到天庭後,驚覺蛇母綠璽為協助西王母孕育「天」的幼兒而心力交瘁、逐漸衰弱,不得不尋求螭龍、緊那羅與凌空的幫助,想要刺殺「天」以拯救綠璽,卻因天帝的提早誕生而功敗垂成!這時,垂死的綠璽對蟒喉過去的溫暖記憶竟一瞬間回歸,蟒喉深埋千年的「地龍」異能也因痛苦而頓時覺醒了……蟒喉一行人究竟能否阻止專斷殘酷的天帝重返權位?《龍生》系列眾所期待的精采大結局,不容錯過!

百年前綠璽為蟒喉封印的記憶,竟成為扭轉世界命運的關鍵!
從最卑微的海邊小蛇,到地下的守護者「地龍」,
脫胎換骨的蟒喉是否能成為「天龍八部」與天抗衡的最後一擊?

精彩設定
奇想萬千的獨特設定,目不暇給!

蟒喉
名言:「就算我不記得,也不會做出那樣的事。至少,我不會傷害某些人。」
種族:蛇精
生日:6月1號(雙子座)
身高:172cm,65kg
特徵:人類齡約16、17歲,褐髮棕瞳。
穿著衣系:左耳有戴藍寶石耳鍊,寶藍色無袖上衣,皮靴。耳際側邊有綁短辮子,長相稚氣,膚色偏黃。
代表色:橘色、藍色。
喜好:酒(他分不出味道,但喝了就很好睡)。
角色特性:身為魔性之瞳的擁有者。妖化時,雙眼顏色會轉變為紫色,能驅動世間所有蛇類,力氣很大,單手可以掐死一條巨蟒。未覺醒前的個性含糊,愛哭,有些懦弱,生性善良,但需要振作的時候還是會發揮實力。

龍(螭龍)
名言:「繼續你無知的憐憫,你會失去很多東西。」
生日:8月18號 獅子座
身高:150cm,45kg
特徵:人類齡約12歲,黑髮黑瞳。
年齡:仙齡192年(一仙齡約16年,換算成人類年齡為12歲)
穿著衣系:深藍色,大紅色袍子,老是穿下襬很長的男性旗袍。髮色極黑、極長。
代表色:暗紅、靛藍
喜好:茶,尤其是老茶,鐵觀音系的剛硬茶種,還有美女
角色特性:倔強又任性的小鬼,裝作無所事事蠻不在乎的模樣,但將所有事實都看在眼裡。與兩個兄長爭奪王位 應龍、蛟龍,意外殺了他的兩位兄長,統一龍種成為龍王,龍王本質為螭龍。一開始覺得蟒喉過於天真,後來卻非常聽蟒喉的話。

迦樓羅(大鵬金翅鳥王,眾人喚他為「金翅」)
名言:「你這囂張的小鬼……」
生日:4月6日
身高:180公分,74公斤
特徵:棕色的雙瞳,鮮豔的橘黃色直長髮,看起來有些剛硬但會不自主飄揚。穿著紅、黃、黑三色交織的道服(類似陰陽師的和服)。身材修長,體格很好,實則為半人半鳥,可以隨心所欲變化手臂為翅膀飛行。脾氣火爆,容易因為一句話而被激怒,所以才會和身為小孩的龍王吵起來。


名言:「你膽敢質疑我?」
誕生日:不明(據說天地初創時就已出生)
喜好:不明
特徵:淡灰的長髮和眼睛,其餘不明,整個人看起來是白色的,穿著像睡衣的長袍,有些病容。本傳中呈現嬰兒至十歲小孩姿態,但他的外貌其實是假象,實際心智已經是個成年人。個性冷酷、手段殘忍,西王母為其監護者。

夜叉
名言:「所以……那個……」
生日:5月3日 金牛座
標準自閉症患者(據說)
人類齡約19歲,鬼齡1000歲(但性格比外表幼稚許多)
身高:175cm,65kg(身材瘦長)
特徵:深藍色長髮,深藍眸。穿著簡單的衣飾,簡單到常常被誤認為染髮的農夫,意外的對小孩子很好,是本篇除了蟒喉也會有孩子黏上去的人(蟒喉在蛇精狀態不會有動物接近他)。
喜好:蛋糕 甜食
長時間都在發呆。
講話支支吾吾,個性木訥,但同樣是鬼叉(與鬼子母同類型),對血不會有特別渴望但有時會陷入狂暴姿態,當被激怒到最高點的時候就會變身為鬼。  對奈達西存有複雜的愛慕心情,一直跟隨她至修羅城。

乾闥婆(世人與天庭都稱她為「凌空」,凌空之神的意思)
名言:「你聽見了嗎?呼喚你的是……樂音喔。」
生日: 11月11號
身高:165cm,45kg
仙齡:1500(換算成人類齡約23-25歲)
喜好:辣
「乾闥婆」在梵語中是「變幻莫測」之意。
穿著衣飾:喜好袈裟類,穿著偏紫紅色,本身是亞細亞多種融合混血,髮色為金棕有紅色與藍色挑染,為宮廷樂師,琴藝舞姿極佳,身上帶有白琥珀和爵香及茉莉的香氣,據說是與生俱來的體味。體質特殊,不需吃東西只需要香味作為滋養。前幾代的乾闥婆都是男性神靈,一直到了凌空這代為首位女性。看似溫柔幹練,但其實有雙面性格。雖然隱藏的很好,但事實上對世間所有事都蠻不在乎,常常說些溫柔話語,但內心卻不是真的那麼想。緊那羅為她的青梅竹馬,他們從小相依為命。

緊那羅(凌空稱他為「謹那」)
名言:「我無法原諒背叛的人,即使是我自己。」
生日:12月5號
身高:182cm,75kg
仙齡:1500(換算成人類齡為25歲,據說和凌空同年)
特徵:高大挺拔,嚴謹又無所畏懼的個性,是眾女官戀慕的存在。緊那羅和凌空個性完全相反。穿著總是莊重又正式的紅邊白色堇花長袍,頭上有類似獨角獸的角。
喜好:蜂蜜類的食物
與乾闥婆同樣是樂師,兩人的音樂可說是天作之合,有很多共同創作的音樂。
對天庭的人很容易動怒,算是不合群的存在,據說和凌空的感情很好,凌空都喚他「謹那」。其實是個愛笑的人,和凌空相處一起就很自在。

綠璽(蛇母)
黑直髮綠衣,身型纖瘦看起來相貌年輕(約二十五歲左右),瞳孔為翡翠綠。盤居在「世界中心樹」這棵是蛇族的神木,因為周遭無其它遮蔽物,所以離開樹木的蛇,很有可能被攻擊或死去。大部分的蛇精都不擅長戰鬥,綠璽也是其一。作為蛇母,她擁有包容性強大的女性特質。「世界中心樹」死去之後,綠璽來到天界、成為西王母的侍女總管,並且似乎「自願」放棄了過往的痛苦記憶,只對曾經養育的蟒喉有微弱的印象。
西王母
天界的母親,掌管生死簿,年齡約30左右。看似溫柔婉約的美女,卻老是城府深沉、心事重重的模樣。穿著白色與米黃的長紗,裙擺拖地。髮色為黃褐色,盤在頭頂上用珍珠簪子固定。

■西方界■
奈達西.巴托里三世
名言:「管他去!」
種族:吸血鬼後裔
生日:1月1號(摩羯座)
身高:152cm,39kg
特徵:嬌小、纖細,粉紅色捲髮、深褐紅眼瞳。
年齡:人類齡約15、16歲,吸血齡 800年。
穿著衣系:全身上下幾乎都是粉紅色,白色大腿襪,白色綁帶靴子。
代表色:粉紅
喜好:血(必須)、葡萄酒,討厭熱飲
角色特性:與其說是任性嬌蠻,倒不如說個性如同外星人,很安靜,開口通常是有所需求的時候,所以常被誤以為是任性。長相嬌小可愛,膽子卻比誰都大,擁有H罩杯的巨乳和吸引男性的魔力,戰鬥力強。巴托里吸血族的公主,跟狼人是世仇。進到修羅城後,轉變為公主的姿態(外貌年齡約20歲)話開始會說得比較長一點,但還是很安靜。要求沒有這麼多,勉強能接受普通的主食。
特徵:粉紅色的捲長髮,及腰平時不綁,額際上有白水晶墜飾,穿著色系轉變為白+粉紅+黑,姿態沉穩。喜穿蓬長裙與白手套,偶而會穿黑色的長旗袍。

巴夫.史克萊
巴托里世家兩代的執事總管,實際年齡不明,長相鼻挺、俊帥,但個性保守,有捷克口音,總是巴托里家任勞任怨、負責收拾殘局的那一個。使用武器為鋼筆型的刺槍。

咪達
巴托里世家女僕長,特色是眼鏡。個性開明好動,對主人奈達西十分寵溺,常常教唆(?)奈達西闖禍。大腿襪裡夾著銀槍。

夏卡爾
狼人族的統領,當看見月圓會失去理智、蛻變為灰狼,無法自拔,故巴夫稱之為 “The Lost”(迷失者)。狼人族與吸血鬼原為世仇,但夏卡爾與奈達西兩人卻是青梅竹馬,保持既是打架對手,又是女王忠犬(?)的若即若離關係。
與奈達西相關的家族人物。

巴托里世家
第一代  烏茲席格蘭.巴托里
第二代  齊格瓦特.瓦薩.巴托里
第三代  奈達西.巴托里
據說巴托里世家的男性皆是嚴重的紫質症患者,兼重性憂鬱障礙患者。奈達西母親為巫術世家弗拉德後裔,據說奈達西的個性比較像母親。
--諸如此類的有趣設定,還有更多更多!

●「癮視界」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神奇!
☆ 奇幻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夠精彩夠創意夠有想像力,
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最新的書訊,最帶勁的活動與優惠,請上「癮書系」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鐵線蕨
1988年生,台中人,圖文創作者。
正在寫不像小說的小說,無華美的文字及用語,以「人」內心想法為主要訴求,闡述在黑暗底下聽不見的聲音。日前正朝多重面向的創作努力著。
創作部落格「蕨園」:ferngarden.blogspot.com/

繪者簡介

柳宮燐
以復興古典美男,敗壞歷史經典為己任之無良繪者。
興趣是漫畫、電影、文學和旅行。
最近沉迷於遊走各大城市,假裝沒有稿債這回事(喂)。
漫畫作品:《柳色三國之亮瑜無雙》、《策馬天下》、《欺俠侮義》

書籍目錄

作者序  旅途的終點
序章  預知夢
第一章 大鵬金翅鳥
第二章 真身
第三章 記憶歸來
第四章 返鄉
第五章 城主的資格
第六章 遺忘河的女兒
第七章 覆轍
第八章 再見
第九章 蟒神誕生
第十章 天龍八部
番外與設定   地冥與上古神話精選
卷末特別附錄漫畫     甜心時間

精采試閱

蟒喉很介意螭龍說的話,他感到忐忑不安,恨不得馬上找綠璽好好談談。
這麼危險的事,綠璽和乾闥婆、緊那羅還有西王母竟然都牽扯在內……即使沒有明講,但螭龍的語意像是反對「天」的重新掌權。蟒喉自己並不是什麼神祇,他只是個小小的蛇精而已,究竟天育成後會發生什麼事,他不想、也沒興趣知道。但是綠璽大人……
當天晚上蟒喉就做了個夢。他又再度夢到了天。
那個孩子與最之前在殊途夢到的不一樣。夢裡是一片漆黑的世界,就如同蟒喉與內在的那個自己所共處的世界,而那個孩子,從嬰孩的模樣一直成長到成年人,男人有長至小腿的頭髮,髮色是白的,看不清臉孔,在黑暗中顯得一點都不真實。
蟒喉一點也不明白,為什麼要給他看這些。這是在暗示著什麼嗎?
男人朝他伸出了手,蟒喉以為天將要觸及自己的時候,天卻瞬間變成了另外一個「他」。蟒喉在黑暗中看見自己眼中紫色的光芒。
 
一醒來全身都是冷汗,方才的夢好真實。發現已經早上,蟒喉跳下床,趕緊穿好衣服,往北天庭院奔去。
「綠璽大人。」
綠璽從北天庭院走出,就發現蟒喉在涼亭那邊等她,她已經幾天沒和蟒喉見面了,一直迴避著他。但是綠璽看見蟒喉還是勉強露出微笑,顯露出高興的樣子。
「哎呀,時辰這麼早,怎麼有空過來?……您怎麼了?」綠璽看著那人哭喪著臉,眉頭深鎖,一臉哀怨,那表情就像是跟吵架吵輸的小孩子。
「您總是愛哭呢……」綠璽發出悠悠嘆息,伸手輕輕碰觸蟒喉的額頭,像在安慰一個孩子,蟒喉有些驚訝地望著她。
「您剛剛說『總是』……?」他腦子運轉不過來,剛剛是聽錯了嗎?
「怎麼了嗎?」
發現了蟒喉異樣的目光,綠璽連忙把手縮回來。連她自己都有點訝異這舉動,她是無意識的,很自然的就脫口而出了。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認,蟒喉的棕褐髮很柔軟,總覺得很懷念……
綠璽在蟒喉身邊坐下來,她注視著蟒喉的眼睛。那雙閃爍著溫暖光輝的眼睛是那麼的堅定。好像看著就能安定心情。
綠璽雖然擁有生之力,但她總覺得,蟒喉所擁有的感受力比她更為豐沛。綠璽能夠憑著第一眼去探測對方是個怎麼樣的人,卻無法看透蟒喉這個人。她第一次看到蟒喉時,覺得這個人充滿了渾沌,有很多顏色參雜在一起,尤其是當他的雙眼變換成紫色時,散發出的氣息總讓人不寒而慄,讓她對他十分畏懼。然而,當蟒喉提起她的過往時,聲調卻異常柔軟,小心翼翼地描述一些細節,而他這麼做都是為了自己,讓人不禁發自內心想跟著他微笑。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呢?看您這麼緊張。」
「綠璽大人……」蟒喉眼瞳閃爍著紫光,大概是情緒一激動,他內心的另一個個體就會跳出來。
啊啊,又來了。綠璽想著,他的眼睛顏色……
「綠璽大人,您不會去做什麼危險的事吧?」
閃過一絲訝異,綠璽大概猜到他所說「危險的事」是指什麼了。
「您怎麼會這樣問?」
蟒喉咬住下唇,情緒有些激昂。「因為綠璽大人……總是在做危險的事呢。」
「有嗎?」
「有的,記得您以前每次要撿蛋,即使是斷崖峭壁,您也要親自爬上去。」
 
「蛇母大人……危險啊!」
小小的孩子在懸崖底下哭喊著,仰望將天際線垂直剖開的峭壁,上方一位纖細的女子用藤蔓纏著自己的身體掛在峭壁中段,看起來搖搖欲墜,但女子卻一點也不害怕。
「蟒喉,沒關係,很快就好了。」她這麼鼓勵著底下的孩子。
綠璽幾次踩空,細小的落石掉下,她白皙的手臂上都是繩索的泛紅勒痕,但她從未放棄。綠璽說要得到的東西、承諾的事情,就是一定要做到。
好不容易,她騰空的身子一勾,把自己拋進狹小的岩洞,那洞口非常狹窄,即使是她都必須匍匐前進。在洞窟的最深處,有蛇皮乾屍,而蜷在蛇屍裡的是蛋。
綠璽想要的就是蛋。每當這時候她會將蛋小心翼翼包裹好,對著底下的蟒喉大喊:「拿到囉!」
 
「……原來還有這樣的事情啊。」綠璽感嘆,可惜她一點印象都沒有。
「還不只這樣呢,因為太危險了……所以天鷺大人乾脆就幫您去採蛋了。」
「天鷺?」
「嗯……您不記得了嗎?」
聽到這個名字,綠璽覺得好像很熟悉,但腦海中浮現的卻是一團迷霧、模模糊糊的輪廓。快要想起來時,腦部又是一陣抽痛。
「綠璽大人,您怎麼了?!」綠璽突然彎下身去,讓蟒喉嚇了一大跳。
「好像……有點累……」綠璽按著太陽穴,不行啊……越來越痛……
她開始喘了起來,為了幫助世界樹孕育天,已經讓她消耗太多體力。身體的狀況似乎已經不允許她再思考,也不准她記起。
「我帶您去休息!」也不管綠璽願不願意,蟒喉將綠璽騰空抱起。
「蟒喉大人……我、我休息一下就好了……」綠璽小小掙扎著,不過是途勞無功。
「我之前就發現了,您一直在逞強。」蟒喉邊說邊暗暗擔心:綠璽明顯瘦了好大一圈,原本就纖細的身子顯得更單薄了。只是疲勞的話不該這麼嚴重啊?
蟒喉帶綠璽回北天庭院旁的廂房歇息,讓她躺著喘口氣。他伸手去把綠璽的脈,在西風殿學習的成果現在看來立即能派上用場了,但手剛一放上去,蟒喉的臉色就沉了下來。
──綠璽大人……
把完脈,蟒喉請女侍們去熬湯藥。他望著躺在床上的綠璽,一臉凝重。「綠璽大人,您瘦了好多,身體也……」
「有嗎?」綠璽微笑,因為仰躺著,她的視線只能對著天花板。
「您……還想騙我嗎?難道我就這麼不值得信任嗎?」低沉的嗓音在狹小的廂房中響起,綠璽有些訝異地張開嘴,她想說些什麼,卻不知從何說起。
「不是的……這……不是您的關係。」
「那到底是……」
「蟒喉大人,」綠璽撐起上身,蟒喉立即過去攙扶她。「我只是在做,我應該做的事情。這時候您應該相信我。所以,不要再問了。好嗎……?」
綠璽的眼睛濕潤,唇邊卻仍泛起微笑,看著她的表情,蟒喉覺得內心很酸楚。因為綠璽本質上是蛇精,她的手很冰冷,但蟒喉還是回握她的手,試圖溫暖她。
「……」
就算叫他不要問……
蟒喉注視著綠璽,擰起眉,心底生起一種想法──
毋庸置疑,蛇母大人,一定在做危險的事。
 

 
綠璽做了個夢。夢裡有一對巨大的灰棕色翅膀,羽毛飄散……一個男人,翅膀能幻化成手,穿著與翅膀相近的亞麻色披風。綠璽覺得他這樣遮蔽了羽毛非常可惜,因為他的羽翼非常美,而那個人身邊還跟著一隻羽色略淺的雛鳥。
「……天鷺。」
她聽見夢裡的她這麼叫喚著。那個人沒有回應,只是用非常悲傷的眼神望著自己。為什麼呢?有什麼……令你心痛的事情嗎?綠璽想要問,但對方只是撐起翅膀,將雛鳥包覆在胸前,一個轉身,羽毛混著落葉飛散,遮蔽了綠璽的視線。
一瞬間場景又飛躍了,來到了兩側陡峭岩壁,中間是寬闊的河流,上面橫著一座古老的橋。這是殊途河,殊途之河的擺渡人穿著紅綠相間的古代服飾,拿著比她身高還高得多的槳,卻一點都不突兀。她的雙眼被繃帶矇蔽,卻仍能看出臉龐的秀美。
綠璽站在橋頭上,望著躺在扁舟的那個人,那是一名少年。
夢裡的自己一直在哭,哭得肝腸寸斷。看見自己的那副模樣,綠璽跟著忍不住流下了晶瑩淚水,就算她不知發生了什麼,也知道當時的她很痛苦。
這個世界上,最讓人無法忍受的,就是別離──
她很想伸手去把少年抱回來,但不能;她想請求渡人將船停駛,但那是自己特別拜託這麼做的。
「請把他給送走。越遠越好,不要再回來了。」
送走少年的自己,流離失所,過著虛無飄渺的流浪生活。在渡人回來之後,她還待在殊途,這讓渡人非常驚訝,那時的她恍若行屍走肉,她坐在橋頭癡癡的等,等一個不會回來的人。她送走的人。
渡人送她回天庭,她也因此再見到了那個女人,西王母。
她曾經離開過一次這個地方。沒人逼迫她,是她自己要走的,因為她想要有一棵樹,自己的家。
然而這次西王母重新接納了她,傷痕累累的她。全身泛著珍珠光澤的女人,對她伸出了手。
畫面又變化了。炙熱的太陽曝曬著大地、在世界中心有棵巨大的樹,那棵樹是乾旱大地上唯一充滿生機的綠洲。孩子的笑聲,像是畫眉鳥的鳴叫。有很多孩子圍繞著她,但只有一個孩子吸引了她的注意。那個孩子乍看之下很普通,但是他的笑容、眼睛的色彩是這麼具有感染力。
不行,妳不可以偏心哪。妳有很多孩子……她這麼告訴自己。
左邊拐一個,右邊另一個又黏了上來,數十個、數百個……這些孩子都是我的嗎?
但是她的目光就是無法從那個孩子的身上移開。那個孩子有一頭棕褐髮,笑起來的時候左右眼會散發出不同光芒的色彩,一隻是紫的,一隻則與他的頭髮顏色相同。她對那個孩子招了招手,孩子立刻投向她的懷抱,她發現了周圍的孩子透出一點怒意,但是沒辦法,她就是想抱著這個孩子,因為他很溫暖。手臂將他攬緊,她不想放開他了,她輕聲吐出他的名字。
「蟒喉……」
 

 
螭龍和凌空、緊那羅相約在螭龍房裡,與其約在別的地方,只有這裡最為安全。一般的僕役是無法進入螭龍房間的,因為他拒絕除了蟒喉以外的人進入。蟒喉為緊那羅、乾闥婆兩位大人倒了茶水,退到一旁仔細聆聽。
「你們想要怎麼做?我很有興趣。」
「這……」緊那羅眼角撇向蟒喉,銳利的神情讓他吞了口唾沫。
「噢,別擔心。他是我的人,不會說出去的。」
還好螭龍有提醒,要不男人懷中亮出了刀,蟒喉大概也無法活著走出去這扇門了。乾闥婆倒是很安靜,只用著美麗的眼睛狠狠瞪著螭龍,顯得一點說服力都沒有,但螭龍大概早就被瞪慣了,一點都不在意。
「您已經決定要幫助我們了?」
「更正一下,我可不是要幫你們。」
「那是……」緊那羅和凌空屏住氣息,空氣中夾帶著一觸即發的壓迫感\。
「我是決定幫他。」螭龍望向蟒喉。蟒喉站上前,點點頭,眼睛的顏色閃爍。
「幫他?為何?」或許這傢伙是螭龍的親信沒錯……但關他們什麼事,哪天被拖出去殺了,或許都不會有人發現。
「因為綠璽啊。」
「綠璽……大人嗎?」凌空戰戰兢兢念出那個名字。「為什麼?」
「你們說,綠璽養育了樹,然後提供『天』胎兒養分對吧……」
「是的。」
蟒喉接收螭龍的眼神,換他開口。「綠璽大人的狀態,很不好。」
緊那羅沉聲質問:「你跟綠璽是什麼關係?」
蟒喉沒回答,他繼續說了下去:「前幾日我幫她診脈,她的精元耗損的相當厲害。這不是疲勞或是體虛導致,我感受得出來,她的氣正一點一點的流失……再這樣下去……」
「她的精氣會被抽乾。」螭龍接著說。
「所以說,綠璽大人她……難怪,那原來不是睡眠啊……」凌空將手指放在下顎思索著,很多個日子他們都見著綠璽待在西王母房裡,只是沉睡。
「睡眠?您可以把詳細情況說給我聽嗎?」蟒喉焦急的對著凌空訴說,凌空嚇了一大跳。
「嗯……我說綠璽大人她,常常在樹的旁邊睡覺。」
「樹?」
「西王母房裡有棵很大的樹,不知道為什麼會養在那裡,總之,那棵樹在我們去之前就存在了。」
「中心樹……那是蛇母大人的樹啊……」蟒喉非常吃驚,綠璽什麼時候又開始孕育了另一棵樹?
「那棵樹提供『天』胎兒成長所需的養分。」緊那羅擰眉,「我們有試著將連接天神的藤蔓給砍斷,但是……就算再銳利的刀也無法作用。」
「是因為氣嗎?」螭龍思索,那個天在未出世就這麼厲害。那出世之後……
緊那羅望了蟒喉一眼,冷笑一聲說:「倒不如,乾脆……殺了綠璽……」
「不成!你敢,我就跟你拼命──」
蟒喉的眼瞳變換成紫色,室內氣氛驟變。原本溫暖的室內頓時變得冷颼颼,近距離的緊那羅和凌空完全無法動彈,好重的殺氣!簡直像好幾噸的厚重鋼筋直接壓下來,而他們毫無防備地只能承受。
「……蟒喉。」螭龍皺起了眉,提醒道:「大家冷靜點,現在我們是在談論『天』。不能殺了綠璽,綠璽是無辜的。」
「……」
「現在胎兒已經培養到哪裡了?」
「手腳都長全了。我聽西王母說就是這幾天……」凌空說。
「這幾天是嗎?」螭龍交疊了雙手。「我和蟒喉會趕過去,我有靈力、蟒喉也有,說不定我們可以一起破壞那個嬰胎,當然盡量越快越好……」
「了解。」
「你們就專注在你們的復仇上。可以的話,需要你們手刃仇人之時,我是不會干涉你們的。而蟒喉就全神貫注在綠璽身上。」
「螭龍大人……這是什麼意思?」沒料想到螭龍會下達這樣的指令,蟒喉除了欣喜之外,也感到有些錯愕。
「我怕綠璽支撐不久了。」螭龍擰眉。
 

 
世界中心樹是綠璽的樹,當初綠璽是為了那棵樹,所以選擇了遺忘。
遺忘並不是真的忘記,而是將記憶封存在腦海深處,無法伸手觸及的地方,但當記憶甦醒時,就像冬日冰層被鑿開進而破碎。
而現在她想起來了,便悔不當初。
她是錯的嗎?是嗎……
「您的胎兒長得很好,馬上……就要出生了。」綠璽將氣緩慢運至中心樹養育的核內,她望著西王母虛弱地微笑。
「呼……」她很喘,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喘,像缺氧般地頭暈目眩,眼前的景象忽近忽遠。綠璽努力支撐著自己的身體。
「做得好,綠璽。」西王母稱讚著,但眼神卻放在核裡的嬰兒。她完全被嬰孩給吸引住了,白皙泛著透明光澤的嬰孩在羊水中沉睡著,這個孩子是她的孩子,是這麼美、這麼的堅毅,就算祂的名字不是天,祂也是為了這個世界而誕生的啊……
凌空和緊那羅彈奏著曲子,但懷中藏著刀刃,他們互換了眼神。就是今天了,今天「天帝」就會出生。待祂一出生,踏上這塊土地,他們就要手刃祂──
西王母不知樂師懷著的鬼胎,還徜徉在她的美夢之中。
需要運氣的時間太長,此時綠璽忽然有了動靜。
「咳……!」凌空和謹那望著綠璽,目光透著驚異。
「噁……咳咳!」綠璽摀住口,些許的腥紅從她指縫液流出,她咳出了血。
「綠璽大人……」空氣中除了濕度開始瀰漫點點血腥味,因為恐懼,凌空的眼角泛淚,彈琴的手指逐漸慢了下來,。
「不要停,乾闥婆。」西王母卻毫不在意地下達指令。
「……」
凌空咬著牙繼續彈奏,此時就算是瞎了眼的人都看得出綠璽的身體不適,原先以為綠璽身子虛弱只是太過勞累,但緊那羅發現,連著綠璽手中的藤蔓和枝芽宛如擁有自我與生命力一樣,正微微泛著光芒。植物正吸收著綠璽的精氣,相對的,綠璽也極力將自己的氣灌輸進去。
綠璽當初的確是沒有想這麼多,但隨著她的力量流失,她才開始明白蟒喉說的那句「總是在做危險的事」是什麼意思。真的,她總是在做危險的事呢。
而每當她意識到危險時,都已經是最終了。
綠璽終究體力不支軟坐下去,唇邊滴下的點點血珠濺上樹根,卻瞬間被吸收了,只留下褐色的印子。
「你們……喜歡是嗎?我的血……」
綠璽氣若游絲地苦笑著,她已經看不出她孕育的孩子長什麼樣,迷濛之中,腦海裡浮現的卻是另外一人的影子。
 
「蛇……蛇母大人!」一如往常豔陽高照,炫目的日光,讓人睜不開眼。有好多孩子,圍繞在她的身邊。
──蛇母……?是誰?
「不要吵,大家排隊一個一個來。」這的確是她的聲音。
「嗚哇哇哇……」誰又哭了?真是愛哭鬼。
「『蟒喉,不要和泥兒打架,不可以欺負人!』女子插腰對兩個孩子喝道,要他們在自己面前站好,然後她聽見了那軟軟的聲音。
「……蛇母大人,對不起……」孩子揉著眼睛,好像被打的是他一樣。
──蛇母大人……
記憶一幕幕的在腦海中掠過。
想不起來的,想得起來的,不該遺忘的,該忘卻的……綠璽眼角流出淚水,為什麼她也不知道。
她撫著樹的根,感覺身體被藤蔓給攀附了,像是為了因應她的狀態,那些根系一條條纏繞上來,將她綑住,不讓她逃脫。
原來她一直在逃避,以為躲開就沒事了。
為什麼現在才想起來呢?
如果……能夠再見到那個孩子,她一定要……再好好看他一眼──
 
我只是想要看看您,最後一面。
 
【此為內文摘錄,更多精彩內容請見《龍生5:天龍八部》!】

審定推薦

【佳評如潮】
不看不可!男女試讀者一致好評推薦!

●「蟒喉與奈達西二人相處的模式雖然稱不上愛,卻有種心心相連的感覺,讓我很喜歡這一對。即使兩人的羈絆血誓消失了,但是,曾經留在兩人心中的那絲意念,是永遠存在的吧……」──讀者 chobits703

●「因傷痛而選擇遺忘是多麼殘酷的事。看到西王母利用綠璽的血孕養胚胎,就更心疼這位溫柔的蛇母了……」--讀者.飄雪緋花

●「喜歡由愛生恨的凌空,更喜歡吸血鬼奈達西說到做到、超有魄力的個性;雖然現在奈達西和蟒喉分開,跟著夜叉跑到修羅界去,但還是非常期待接下來她的成長與發展!」--讀者.烏龜

●「蟒喉的紫色人格好像要消失不見了?拜託不要啊……實在等不及想看到下一集了!」--讀者.魚魚

●「傳說中的西王母娘娘終於登場了,很期待這個與地藏王齊名腹黑的角色的發展!還有感覺起來像男公關的天蓬元帥,也非常令人好奇!」--讀者.y10334342

●「第一次看到這種『東西大合體』的小說,真是讓我心裡的小鹿亂撞了好幾下。這部小說的題材很新鮮,誰也料想不到故事下一秒又會是如何發展,不禁令我深深好奇:西方的傲嬌小蘿莉、一看就很有前途的印度小正太蛇精,外加接下來神祕的龍王大人,未來又將會擦出什麼愛的火花?」--讀者.光

●「在這部小說當中,雖然混合了東西兩方的奇幻元素,卻不會讓我產生不協調的排斥感。很多奇幻小說都是將世界觀定位在「西方」或「東方」上,但《龍生》卻是一開始就有東方域和西方域這兩個對等的世界,尤其是往後嚮往東方域的奈達西在透過忘川水來到東方域的過程,更是成功又合理的將西方帶入東方,宛如現實世界中西方人來到東方的地理大發現。……至於書中的女主角奈達西,我真的覺得她是我看過的所有小說中真正有魄力的女主角,也是最有吸血鬼樣子的吸血鬼了!」--讀者.墨竹

●「這是本吸引人的小說。東西方場景互換出現,有時候會覺得意猶未盡,有點難耐,卻也增加我想繼續看下去的動力!……像地冥這類的地方的鬼神角色,一般會像古人一樣說些文謅謅的語言,不過這本書不僅沒有,還徹徹底底的打破:比如七爺八爺的個性在小說中就都以截然不同的姿態呈現。我從小對於民間陣頭見識挺多,要我想像陣頭的七爺八爺竟然是個木工之類的角色,一時間還真有點套不上呢!」--讀者.穹穹

●「看完試讀,讓我原本對天上的神和地獄的鬼的嚴肅、恐怖印象大大推翻,尤其黑白無常謝必安與范無救,在看了這故事的兩人後,我不禁哈哈大笑:原來神與鬼也可以這麼逗趣!」--讀者.月季

龍生5:天龍八部(完)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