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龍生4:創始龍生(下)



定價:220元 
優惠價:79 174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當天庭樂師的禁忌愛戀,點燃了四界的戰火……
脫胎換骨的奈達西,將握住誰的手?
★ 夢筆生花的才女新銳 鐵線蕨 + 超高人氣畫家 柳宮燐 
   聯手打造最華麗磅礡的神話冒險之旅!

★ 本書精美贈品──
 特別收錄:超高人氣畫家柳宮燐精心繪製「修羅界的愛別離苦」拉頁海報!
 限量贈送:「舞師逆天行──緊那羅」或「剛強金翅鳥──迦樓羅」
            超閃光撲克牌票貼(花色♣8、♣9,隨機出貨,送完為止)!
 
「真是不可思議,在心與肉體死去這麼久之後,
  原本認為一切都是虛空的我,
  卻對一個人類女孩產生了特殊的感情……」

與夜叉奉命深入修羅界的奈達西,受到沙漠亡靈襲擊失去了左手,才發現所有城民都已遭修羅王欲界天殺害,變成嗜血的鬼族,遭受無止境的輪迴折磨!而這一切的仇恨與殺戮,竟都來自欲界天對死去多年的人類妻子、女兒矢志不渝的愛……

神似修羅王愛女的奈達西被留下養傷,不得不面對內心因與蟒喉之間「血誓」羈絆所帶來的痛苦;默默守護奈達西的夜叉察覺了自己對她的心意,卻接獲西王母的密令──要他在月圓之夜斬殺欲界天,才能保住同為鬼族的養母與最愛的弟弟!在此同時,在山雨欲來的天界,天庭樂師緊那羅與凌空兄妹的禁忌之戀,則為剛成為四海龍王的螭龍與蟒喉投下了震撼彈……
 
因為靈魂相似,所以更能理解失去的痛苦!
沒有「心」的鬼,與從小被視為「異端」的少女,
能否在荒涼的修羅界,找到活下去的意義?

精彩設定
奇想萬千的獨特設定,目不暇給!
■東方界■
蟒喉

名言:「就算我不記得,也不會做出那樣的事。至少,我不會傷害某些人。」
種族:蛇精
生日:6月1號(雙子座)
身高:172cm,65kg
特徵:人類齡約16、17歲,褐髮棕瞳。
穿著衣系:左耳有戴藍寶石耳鍊,寶藍色無袖上衣,皮靴。耳際側邊有綁短辮子,長相稚氣,膚色偏黃。
代表色:橘色、藍色。
喜好:酒(他分不出味道,但喝了就很好睡)。
角色特性:身為魔性之瞳的擁有者。妖化時,雙眼顏色會轉變為紫色,能驅動世間所有蛇類,力氣很大,單手可以掐死一條巨蟒。未覺醒前的個性含糊,愛哭,有些懦弱,生性善良,但需要振作的時候還是會發揮實力。

龍(螭龍)
名言:「繼續你無知的憐憫,你會失去很多東西。」
生日:8月18號 獅子座
身高:150cm,45kg
特徵:人類齡約12歲,黑髮黑瞳。
年齡:仙齡192年(一仙齡約16年,換算成人類年齡為12歲)
穿著衣系:深藍色,大紅色袍子,老是穿下襬很長的男性旗袍。髮色極黑、極長。
代表色:暗紅、靛藍
喜好:茶,尤其是老茶,鐵觀音系的剛硬茶種,還有美女
角色特性:倔強又任性的小鬼,裝作無所事事蠻不在乎的模樣,但將所有事實都看在眼裡。與兩個兄長爭奪王位 應龍、蛟龍,意外殺了他的兩位兄長,統一龍種成為龍王,龍王本質為螭龍。一開始覺得蟒喉過於天真,後來卻非常聽蟒喉的話。

夜叉
名言:「所以……那個……」
生日:5月3日 金牛座
標準自閉症患者(據說)
人類齡約19歲,鬼齡1000歲(但性格比外表幼稚許多)
身高:175cm,65kg(身材瘦長)
特徵:深藍色長髮,深藍眸。穿著簡單的衣飾,簡單到常常被誤認為染髮的農夫,意外的對小孩子很好,是本篇除了蟒喉也會有孩子黏上去的人(蟒喉在蛇精狀態不會有動物接近他)。
喜好:蛋糕 甜食
長時間都在發呆。
講話支支吾吾,個性木訥,但同樣是鬼叉(與鬼子母同類型),對血不會有特別渴望但有時會陷入狂暴姿態,當被激怒到最高點的時候就會變身為鬼。
對奈達西存有複雜的愛慕心情,一直跟隨她至修羅城。

欲界天(人稱修羅王、阿修羅)
名言:「你淪落於此,是你的命!」
生日:7月7號(巨蟹座)
身高:176cm ,70kg
特徵:人類齡約80歲,仙齡約1360歲,黑髮黑瞳的老人,身材乾瘦。
穿著衣系:穿著被血染成紅色的長袍,袍子上有銀箭和烏鴉的刺繡。 
代表色:鮮血的紅色。
喜好:果子,鳥吃的他都吃,基本上為素食主義。
角色特性:掌管整個修羅道及阿修羅城,擁有成千上萬的子民,但卻時常因為自身緣故抓狂、錯殺無辜之人,因而墮入修羅道。夜叉也是修羅王的子嗣之一。欲界天曾經痛失愛女,因此對與女兒相似的奈達西很好。

毋姆
取自於諧音,「無母」之意。
表面上是鬼族殘存之首,實際上是修羅界誕生的第一隻鬼。擁有人類的心與鬼的殘忍,努力維持鬼族的平衡,讓墮落的鬼們不繼續墮成惡鬼。

亞虞
藍髮、藍眼,長的和夜叉極為相像。個性開朗、和善,但內心似乎存在著黑暗面。
為夜叉的親弟弟,兩人皆為從天界放逐出的「邊境人」的私生子,為剖腹產的雙胞胎,母親一生下孩子就去世。兩個孩子被旁人分別用竹簍裝著扔到殊途河中,一個活了下來,一個則立即沉溺,沉溺者就是亞虞。

亞嗚
亞虞認養的孩子,相當依賴毋姆。為修羅王滅城時慘死,因為恐懼所以永遠長不大。

乾闥婆(世人與天庭都稱她為「凌空」,凌空之神的意思)
名言:「你聽見了嗎?呼喚你的是……樂音喔。」
生日: 11月11號
身高:165cm,45kg
仙齡:1500(換算成人類齡約23-25歲)
喜好:辣
「乾闥婆」在梵語中是「變幻莫測」之意。
穿著衣飾:喜好袈裟類,穿著偏紫紅色,本身是亞細亞多種融合混血,髮色為金棕有紅色與藍色挑染,為宮廷樂師,琴藝舞姿極佳,身上帶有白琥珀和爵香及茉莉的香氣,據說是與生俱來的體味。體質特殊,不需吃東西只需要香味作為滋養。前幾代的乾闥婆都是男性神靈,一直到了凌空這代為首位女性。
看似溫柔幹練,但其實有雙面性格。雖然隱藏的很好,但事實上對世間所有事都蠻不在乎,常常說些溫柔話語,但內心卻不是真的那麼想。緊那羅為她的青梅竹馬,他們從小相依為命。

緊那羅(凌空稱他為「謹那」)
名言:「我無法原諒背叛的人,即使是我自己。」
生日:12月5號
身高:182cm,75kg
仙齡:1500(換算成人類齡為25歲,據說和凌空同年)
特徵:高大挺拔,嚴謹又無所畏懼的個性,是眾女官戀慕的存在。緊那羅和凌空個性完全相反。穿著總是莊重又正式的紅邊白色堇花長袍,頭上有類似獨角獸的角。
喜好:蜂蜜類的食物
與乾闥婆同樣是樂師,兩人的音樂可說是天作之合,有很多共同創作的音樂。
對天庭的人很容易動怒,算是不合群的存在,據說和凌空的感情很好,凌空都喚他「謹那」。其實是個愛笑的人,和凌空相處一起就很自在。

綠璽(蛇母)
黑直髮綠衣,身型纖瘦看起來相貌年輕(約二十五歲左右),瞳孔為翡翠綠。盤居在「世界中心樹」這棵是蛇族的神木,因為周遭無其它遮蔽物,所以離開樹木的蛇,很有可能被攻擊或死去。大部分的蛇精都不擅長戰鬥,綠璽也是其一。作為蛇母,她擁有包容性強大的女性特質。「世界中心樹」死去之後,綠璽來到天界、成為西王母的侍女總管,並且似乎「自願」放棄了過往的痛苦記憶,只對曾經養育的蟒喉有微弱的印象。

西王母
天界的母親,掌管生死簿,年齡約30左右。看似溫柔婉約的美女,卻老是城府深沉、心事重重的模樣。穿著白色與米黃的長紗,裙擺拖地。髮色為黃褐色,盤在頭頂上用珍珠簪子固定。

******************************
■西方界■
奈達西.巴托里三世
名言:「管他去!」
種族:吸血鬼後裔
生日:1月1號(摩羯座)
身高:152cm,39kg
特徵:嬌小、纖細,粉紅色捲髮、深褐紅眼瞳。
年齡:人類齡約15、16歲,吸血齡 800年。
穿著衣系:全身上下幾乎都是粉紅色,白色大腿襪,白色綁帶靴子。
代表色:粉紅
喜好:血(必須)、葡萄酒,討厭熱飲
角色特性:與其說是任性嬌蠻,倒不如說個性如同外星人,很安靜,開口通常是有所需求的時候,所以常被誤以為是任性。長相嬌小可愛,膽子卻比誰都大,擁有H罩杯的巨乳和吸引男性的魔力,戰鬥力強。巴托里吸血族的公主,跟狼人是世仇。
進到修羅城後,轉變為公主的姿態(外貌年齡約20歲)話開始會說得比較長一點,但還是很安靜。要求沒有這麼多,勉強能接受普通的主食。
特徵:粉紅色的捲長髮,及腰平時不綁,額際上有白水晶墜飾,穿著色系轉變為白+粉紅+黑,姿態沉穩。喜穿蓬長裙與白手套,偶而會穿黑色的長旗袍。

巴夫.史克萊
巴托里世家兩代的執事總管,實際年齡不明,長相鼻挺、俊帥,但個性保守,有捷克口音,總是巴托里家任勞任怨、負責收拾殘局的那一個。使用武器為鋼筆型的刺槍。

咪達
巴托里世家女僕長,特色是眼鏡。個性開明好動,對主人奈達西十分寵溺,常常教唆(?)奈達西闖禍。大腿襪裡夾著銀槍。

夏卡爾
狼人族的統領,當看見月圓會失去理智、蛻變為灰狼,無法自拔,故巴夫稱之為 “The Lost”(迷失者)。狼人族與吸血鬼原為世仇,但夏卡爾與奈達西兩人卻是青梅竹馬,保持既是打架對手,又是女王忠犬(?)的若即若離關係。

與奈達西相關的家族人物。
巴托里世家--
第一代  烏茲席格蘭.巴托里
第二代  齊格瓦特.瓦薩.巴托里
第三代  奈達西.巴托里

據說巴托里世家的男性皆是嚴重的紫質症患者,兼重性憂鬱障礙患者。奈達西母親為巫術世家弗拉德後裔,據說奈達西的個性比較像母親。
──諸如此類的有趣設定,還有更多更多!

●「癮視界」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神奇!
☆ 奇幻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夠精彩夠創意夠有想像力,
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最新的書訊,最帶勁的活動與優惠,請上「癮書系」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鐵線蕨
1988年生,台中人,圖文創作者。
正在寫不像小說的小說,無華美的文字及用語,以「人」內心想法為主要訴求,闡述在黑暗底下聽不見的聲音。日前正朝多重面向的創作努力著。
部落格「蕨園」:http://ferngarden.blogspot.com/ 

繪者簡介

柳宮燐
以復興古典美男,敗壞歷史經典為己任之無良繪者。
興趣是漫畫、電影、文學和旅行。
最近沉迷於遊走各大城市,假裝沒有稿債這回事(喂)。
漫畫作品:《柳色三國之亮瑜無雙》、《策馬天下》、《欺俠侮義》

精采試閱

奈達西望向小豬方才飛過來的方向,簾幕的後面是另外一個寬闊房間,但比塔樓上的還要狹小,且塞滿了東西。地磚換成了白黑棋盤方格,紅色簾幕隨意垂散,還有蜘蛛網盤據在角落。
奈達西望向前方,發現那張骨董椅子上坐的人正盯著她。
……是修羅王。
「吾乃修羅之王,欲界天。」
黑色的長髮、消瘦的面容、那雙眼睛她記得很清楚。看似憂鬱夾雜各種心思的墨色眼珠,他的神情經歷風霜,眼珠子裡好像點起了火焰,正在無聲燃燒著。
──剛剛的氣是他發出來的沒錯!
「停止殺意,妳在這裡是無法動彈的。」老朽說,食指著奈達西。
「……」
奈達西哪會因為陌生人的一句話就乖乖就範,她早準備好,後腳一蹬,向修羅王的方向爆衝過去。
「我只要三秒,就可以殺了你!」
奈達西說,將殺氣釋放到極致,手則順著弧形用力劃下,奮力一擊。這樣一擊理應濺血的,但卻什麼都沒有,為什麼?奈達西朝地上翻滾了幾圈,最後如同獵豹優美的姿態爬起。
她猛力抬頭,發現方才在正中間的椅子已經不見了。
消失了……?
「這裡是吾的碉堡,如果不依照我所說,妳的雙眼所見只有幻術。」
聲音從四面八方傳遞而來,打進奈達西的耳朵。看來又一個不需要言語就能溝通的傢伙出現了。
「把殺意放掉,小女孩。」
無聲無息的殺氣消逝了,奈達西睜開了紅瞳,她的目光直視前方,毫不畏懼。
「很好。」
老朽叩著一下手中的拐杖,室內的燭台突然被點燃了。然後當修羅王的手指一劃,她的雙腿就失去意志坐了下去。這讓奈達西更不滿了,她反駁。「……我不是小女孩。」
「我已經八百歲了。」
「八百歲?以這種身軀橫行在這世間上,妳是什麼種族?」與老人面對面說話有點不可思議,這種場面好像小孩子睡不著找爺爺聊天……
「人類。」奈達西說。
「人類不可能活到八百歲,他們的壽命只有短短數十年載。」
「……」
「除非妳已經是個『亡者』,死之人。」
奈達西頓了一下,緩緩脫口。「人類的吸血族。」
「吸血族……吾沒聽說過,可否詳盡道來?」老朽臉上摻了笑意,奈達西覺得他跟方才的表情有點不一樣,似乎覺得興味昂然的樣子。
「就是喝人血為生,生活在地底下的一個種族。」
「喝人血……?」
「嗯。所以你的茶,我不喝。」奈達西看向旁邊茶几,不知何時準備精美的茶具組,理盛裝了琥珀色的茶水,散發出香氣。「而且我討厭熱的。」
「是嗎,酒呢?紅酒?」修羅王一彈指,茶几上的磁杯換成透明的玻璃杯,還有一瓶未開封的西式酒瓶。
「嗯。」看來修羅王挺懂待客之道,奈達西不客氣的用指甲撬開瓶蓋,搶先倒了一杯,艷紅液體配上空氣中若有似無的血腥味,有些微妙。
「所以那隻蝙蝠是糧食?」老朽指了小豬,小豬這麼聰明當然聽的懂,驚嚇到直往奈達西的臂窩鑽。奈達西一把攔住牠。
「小豬不能吃!」
「妳們喝人血但是不喝動物血?」
「不,小豬是家人。」她說得斬釘截鐵。
大概是奈達西的眼神和語氣太過堅決,老朽頓了一頓,然後笑了出聲,那笑聲有些尖銳。
「呵……有意思。」
「這有什麼好笑?」
「家人嗎?也就是說汝等喝動物血,但不喝寵物的血吧?」
「……老頭子,你沒有家人嗎?我住在西方地冥城堡裡,只要住在那裡面的人都是我的家人。」奈達西不由得開口問。雖然除了巴夫和咪達以外,城堡裡的侍者會一直替換。
室內氣氛停緩下來,在短暫的沉默中奈達西嗅到不尋常的味道,即使修羅王沒有想解決掉她的樣子,但在這夜黑風高的夜中,和她這樣的吸血鬼談話究竟是為什麼……?
對方的姿態真的很放鬆,老朽把身體沉進骨董椅,現在又好像陷入了假寐。奈達西一邊觀察著修羅王,一邊輕啜著紅酒。她有一些事情要問,必要的事。
「我睡多久了?」
「三天整。」修羅王揚起頭,看見奈達西眼底閃爍過一絲訝異。
三天?不可能,有這麼疲累嗎?但是……奈達西低頭看著自己被換上的白睡衣洋裝,她的身上很乾淨,被清理過,但是睡到全身骨頭都發痠是不爭的事實。
「相不相信由妳。」
「那你為什麼要收留我?」
「……吾收到天界西王母的信帖,上面詳細寫了汝的事。」修羅王從懷中掏出米白色鑲了金邊的信簡,「啪」的一聲,丟在奈達西的腳邊。
「……」
「吾是修羅王,欲界天。汝可直呼此名諱。」
「奇怪的名字。」奈達西嘟嚷。
「呵……汝將在這裡度過直到紅沙時期結束,在此段時間會供給汝所需的一切。」
「紅沙時期是什麼?」
「永不見天日的一段時期,很快會過去的。雖然妳要出去也不會攔妳。」
「……我知道外面只有死屍。那些是什麼人?」
「聰明的女孩,一聽就懂。」欲界天同樣拿起酒杯,飲了一大口酒。
「我們稱呼那些人是『亡者』。也就是死去的人。」
「一般來說,死去之人如果還會動就是靈魂牽動著軀體,是不願意承認死亡。而亡者不同的地方在於,他們被牽動,但是已經沒有自己的意志。」
「那為什麼還會動?」奈達西想起那些,被擊倒又爬起的屍體,有一種黏膩的噁心。
「因為它們是鬼族。」
「……夜叉說那是他的族人。」奈達西回憶。
「是,也不是。他們無心、無佛、無神,善惡不分,因為已經是已死之人,所以自然沒有良心這種東西。但是夜叉卻夾在鬼、神、怪之間,他有意識,能夠在眾界間穿梭,自己卻相當迷惘。西王母招收夜叉為部將也是這個原因,即使他隨時有叛變的的可能,但是因為未知的能力強大,值得冒這個險。」
「唔……」奈達西有聽沒有懂,就算是直接打入腦袋的字眼,太深奧了她還是必須咀嚼。
「而其中的關鍵在於妳。」
「我?」奈達西愣愣的說。「為什麼?」
「遲早會懂。」
「……」奈達西不是第一次覺得和東方界的人交談有困難,像她跟其他人交談也是,尤其這些天神鬼將說話老是語焉不詳的。在東方有個字眼叫做「啞謎」,這是近似那樣的東西吧。
「好了,時候不早,今天先到此為止,明日再聊吧。」
奈達西突然想起一件事:「……夜叉呢?他去哪了?」
「天明之時會回來,妳等到早上吧,剩不到幾小時。」
老朽起身,室內的燈光隨著他的動作而熄滅,瞬間暗了下來。奈達西睜大眼睛,東西都不見了,這裡又恢復成長廊的樣子。所以說這裡不是真正夜叉王的房間,而是走廊嗎?
奈達西抱緊小豬。「算了,走吧。」計較也沒用。
奈達西原本是想回樓上的,但是從長廊的大片玻璃,可以看見外頭漆黑的夜空,而在那片沙漠之中似乎有一個熟悉影子。
在浩大沙漠中有一個很小的身影,那頭藍色長髮奈達西怎麼也不會認錯的。「夜叉?」
是夜叉沒錯!
奈達西急速穿過長廊,撬開大門鎖,然後往外頭飛奔出去。
小豬振著翅膀跟在後面,想要拉住主人,但無奈自己個頭嬌小沒辦法,只能滑稽的拍打著翅膀。「不行。」奈達西對小豬說,把牠給推回屋內。
與室內完全不同的冷冽空氣迎面而來,但如果因為這樣而打哆嗦,就不是奈達西了。因為此刻體力恢復了,她的速度非常快,這樣在漆黑陌生地方奔馳著讓她想起在地冥的時候。只不過這次換成了沙漠──
瞬間從沙子底下伸出手,搖搖晃晃爬起的死者,奈達西看都不看一眼。她從來就是,目標只有前方,只有一個人。
那是一段比想像中更遠的距離,站在沙漠中間的身影逐漸清晰,她往前奔馳,而中間想要拉住她的「亡者」,她乾脆俐落給了他們幾個上迴旋踢,直中頸椎,甚至直接踢斷他們的脖子。
「夜叉!」
奈達西呼喊著背對她的那個人,夜叉沒有回應,於是奈達西放慢步伐靠近他。
她仔細盯著他瞧。從來就是夜叉追她,不管她到哪裡……人世、天界,像這種時候突然相反了,奈達西瞬間不知該如何是好。
細碎的布掛在夜叉的身上,深藍色的髮絲隨風亂舞著,夜叉的臉朝向天際,不知在看什麼。奈達西也跟著看,明明什麼都沒有,但是夜叉好像在說話,嘴巴一直開開闔闔的,碎念著一些她聽不懂的字詞「無母、紅沙……」之類,奈達西也不太確定。
「……夜叉?」
她搖搖夜叉的手臂和身體,但是對方不為所動,甚至沒看見她一樣。
他的眼神一直都很空洞,所以奈達西無法分辨夜叉現在的狀態到底是怎麼樣。
像這種時候她還是跟夜叉很相像嗎?
不明白,奈達西從口中呼出氣。
好冷……等等,冷?
感覺冷?奈達西一時間反應過來,發現情況不太對勁,難道是因為抓著同樣冰冷的夜叉,所以產生的錯覺?
「快醒來。」她用了有點埋怨的口吻,對方卻仍聽不到。
好冷……奈達西搓了搓手臂,不是錯覺嗎……
「……」
四周響起了沙沙聲,奈達西回頭用紅瞳瞪視著四周,憑著殺戮本能奈達西早就開始緊戒,有殺意,而且與死屍緩慢步行的感覺不同,是一種毫不掩飾的呼吸,非常粗重又露骨,其中還包含了黏答答的聲音。
在暗夜中出現的眼睛,就像星星一樣閃爍著不明的光芒,但是那光芒透露了不懷好意。亡者的殭屍?不……是動物的殭屍!
奈達冷冷看著從黑暗中逐漸顯現身形,幾乎她身形這麼大的「怪物」,那隻……不知道該不該稱為狗的生物,同時擁有了三個犬頭,嘴角連接下顎的部分就像撕裂了一樣,呈現不規則的形狀,豎起的耳朵有一邊缺了一角,倒三角形的眼睛從瞳孔的部分開始就佈滿了血絲。最重要的是,牠們的臉部已經開始潰爛--
不妙。
感受到對方不斷呼出陰冷的氣息,無法吞嚥的口水一直滴落在沙丘上,形成一灘灘水漬。
這傢伙,不是個簡單角色。奈達西看著這隻「狗」出現在離她們不到一百公尺的距離,踢著後腿蓄勢待發的樣子。
不妙、真的不妙……一定要戰鬥的吧?
奈達西第一次為自己體內的殺戮本能感到異樣,因為是本能所以會興奮、會期待,但是她從不打沒有勝算的仗。現在的她連手套和鞋子都沒有,這些原可以抵擋牠的尖牙一陣子的。對付其他種族與對付屍體是完全不同的,就算她的體能再好,也無法贏得了「已死之人」。但是就算她不想,牠們還是會衝上來的。
「哼,狗狗……想玩嗎?」
三頭犬從喉頭發出低鳴,就像多重奏一樣。
熱身的時候到了。
這和西方地獄那些看門狗有什麼不一樣,奈達西倒是想見識看看!對上幾乎暈染成血色的眼睛,奈達西慢慢往後退,退離夜叉的身邊,不發出一點聲響。
那隻三頭犬注視著奈達西的舉動,頭跟著往旁邊移,當奈達西一蹬足往後狂奔時,大型犬像是只看見她一樣衝了上去--「吼嘎……!」
快跑!跑快點、再快點!
沙漠有什麼遮蔽物?她記得有,那天和夜叉來的時候,她看過!
就算有一百個人說站在沙漠的中央根本分不清楚東西南北,但是奈達西就是分得出來。她的視覺告訴她,以城堡的正面為基準,再比對她們踏入修羅界時的方位為參考,不會很遠。
啪沙、啪沙……
在寬闊的沙漠中狂奔,寧靜中響起急促的聲音,她的腳程依舊很快,比任何人都快。冷冽的風吹拂她的臉頰,踩在充滿顆粒感的沙上,她有熟悉的感覺,天空、塵土、黑暗、月亮……景色不斷變換,就像在旋轉。跑了不久,奈達西終於看見在冷冽風中搖搖欲墜的廢墟,高聳的石牆以及嵌在上頭半腐朽的木頭,石牆約一米半高呈L型,而木頭原本應該是門柱之類的吧。
「那個或許有用處。」奈達西這麼想著便縱身一躍跳了上去,將一半的木樁給折了下來。情勢對她很不利,她需要武器。
手持尖銳無比的木樁,奈達西靠在牆壁的背後,不知道是什麼時代的住家,因為還有窗戶。這殘破的建築當然不能阻擋那傢伙,但是至少能拖延一點時間。不用多久,多個幾秒就夠了。
「呼……呼……」
聽得見自己的呼吸聲、心臟鼓動的聲音,髮絲相互拍打的聲音,她就處在這個世界上,真真實實的就在這裡。
她的祖先們在人世一直遷徙,但是不管到了哪裡,都無法掩蓋她們是異端的事實。就算再想要「融入」任何地方,她們還是格格不入;就算再怎麼想要到手的東西,也永遠不是她的。
所以她到底算是什麼?無從解釋。沒來由的生氣起來。
「吼嗚……!」
「!」
大型犬擁有的尖銳爪子一舉摧毀了石磚砌成的牆面,利爪從窗口挖的洞伸了出來,建築被搗碎、立即聽見崩壞的聲音,奈達西搶在那之前避開了三頭犬攻擊的途徑,一躍在左方牆的正上方。
「等你很久了。狗狗就該乖乖的啃骨頭!」
她斜眼瞪視了三頭犬。像這種有很多頭的傢伙最麻煩的點在於,三個頭同時可以注視三個方向,而最左邊的那傢伙一舉頭就看到自己,正對自己嘶吼著。
不過,來不及了。奈達西一把抽起木樁往下用力一擲,一箭穿心。
「嗷嗚嗚嗚嗚!」
直接命中了大型犬的背部,在安靜的夜裡響起了刻骨銘心的慘叫。三頭犬的背部直直插了根大型木樁,血從傷口不斷溢出,場面怵目驚心的可怕,因為被撕裂的痛楚,大型犬朝奈達西站著的牆用頭不斷來回衝撞--「碰!碰!碰!」
糟了……沒傷到要害嗎?還是根本沒有要害?
那牆如沙堡般的瞬間粉碎,女孩翻轉了一圈跳到狗的背上。這讓三頭犬更震怒,拼命甩動身體,龐大的身軀上攀著奈達西嬌小的身體,簡直就像是獅子背上的小老鼠。
「嗚……」
奈達西的指甲陷入狗的背部,如同利爪般勾著半腐的肉塊,從指甲插進去的地方不停流出屍水,奈達西看見側邊的頭拼命轉過頭來,對自己吼叫喘氣。三頭犬踢著後腿,正想著牠到底要做什麼,狗已經往另一邊的殘破牆面衝去--糟糕!反作用力讓奈達西差點掉下去,抓著定在大型狗身上的木樁才把自己拉回來。
碎裂四濺的砂石噴出侵入鼻息,奈達西嗆了幾聲。
「咳……咳!」
倒懸的姿勢對女孩原本應該是家常便飯,但不知是因為睡太久還沒真的清醒,還是累積在身體裡疲累超乎想像,奈達西竟然覺得有點手痠。
沒想到,一切還沒結束。
從地底忽然伸出蒼白的手,透著靜脈青藍的那種白,一隻隻指節已經扭曲變形的手,不知到底有多少……亡靈抓住奈達西的臂膀,她身上那件白色睡衣背後的部分被扯了一大塊下來。
「……!」
奈達西只感覺到重力逐漸往下墜,因為她本來就是倒掛的狀態,被拉扯著,根本無從抵抗。
或許身為一個「人類」在這種地方就是會淪落到如此命運?這已經不是個充滿殺戮的世界,而是個充滿死亡的世界。
「嗚!」
奈達西被強硬的扯下來,她的背撞上堅硬的東西,還以為會直接陷入流沙裡面,但是她卻被卡住了,她意識到那是剛剛被踢破而倒下的薄石板擋住了她的陷落。然而,底下的手正在扒著那塊板子,她頓時成了海藻上的小丑魚,亡靈拖她進沙底,只是時間問題,那塊板子遲早會破碎。奈達西奮力抓起石塊劃開了旁邊朝她伸過來的手,卻頓時血流如注,同時有新的手抓住了她,以非人的力氣。
奈達西額際滴落了東西。是水。奈達西無意識的用空餘的那隻手摸了一下,溫溫的,是汗吧。又熱又冷,她低喘,這可是從未有過的感受。
沒時間思考了,雖然從被拋下來不過短短幾秒鐘時間,三頭犬回過身來,帶著憤怒和怨懟。強健的前腿朝奈達西踩了過來,奈達西憑著嬌小身軀閃過一次,但是被死屍牽制住的左手卻動彈不得,右手和身體被死命抓住。
「放手!」
她的聲音夾著急躁,望著眼前逐漸放大的黑影,她奮力地腰一蹬,長腿一掃,連中狗的腹部,並擋住了對方往前踢的腳。
「呼嗚……吼吼!喀滋喀滋!」
奈達西空出的右手掐住了中間狗頭的脖頸,巨大尖銳的牙齒流著屍水,拼命往奈達西啃咬。兩隻腳抵住對方的腹部,僵持不下,現在是她動不了而狗也動不了的狀態。但是只要有一方鬆懈了,那股力量就會排山倒海的施加在自己身上。
「嗯……」奈達西擰眉。
撐不了多久的,她的大腿筋已經在顫抖。從胸腔憋住的那口氣好冗長,就像有巨石壓在胸口令她難以呼吸。她的腰被那些死屍們環住,用力擠壓她的內臟,連同底下的石板發出喀啦喀啦的聲音。
夜叉去哪裡了?還在原本的地方?她需要他……
真的需要──
「夜……叉……」
力量被抽離的一瞬間,奈達西睜大眼睛。完了。
痛,很痛!被撕裂的痛楚如潮水般的襲捲而來,毫不留情的扯開她。
奈達西發出小小的尖叫聲。「啊……!」
一直都是對方、也就是她的敵手發出尖叫,所以這又算什麼呢。腥紅的血液在她的眼前噴灑劃出弧度,好像暗夜中的血色流星雨。
炙熱燒灼的痛楚從左臂傳來,三頭犬最右邊的頭顱朝她被牽制的左手咬了下去。
「呀啊啊!」
連同死屍們的手臂一同被咬下,散落在地上烏青色的屍塊中,混著一隻纖細慘白的手。因為三頭犬咬開了死屍,使她立即掙脫了束縛,但是奈達西也沒力氣跑了,先前補充的睡眠就像假象一樣,毫無作用,低喘著,奈達西眼睜睜的望著巨大猛獸朝她撲過來──
「……」
死亡的殺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溫暖的觸感。
碰。
龐然大物倒地的聲音,方才兇猛狂暴的狀態皆不復在似的。暗夜中只剩下殘存的喘息聲。
「夜……叉?」
奈達西的聲音有點顫動,意識回來才發現她一邊說著嘴角流出血。夜叉是擋在自己的前面,那張面無表情冰冷的臉此時看起來是這麼愧疚,奈達西也不知道他是施了什麼魔法一招就讓大型犬斃命。不過她看見了他背後那隻沾滿血的槍刀,略知一二。
也沒辦法管那麼多了。
「奈達西……妳的手……」夜叉抱住她,動作很輕,就像在對待什麼易碎品。但奈達西只覺得,好痛、好痛……
所以這就是痛的感覺嗎?
奈達西按住左肩,從肩膀快至手肘的部分,以下全不見了。鮮血源源不絕的冒出來,她覺得體內的大量能量都流失,逃離她的體內。
有東西從她的眼角流出來。
那是曾經在某個人眼中最常看見的東西。
「嗚。」
心中閃過不祥的預感,蟒喉從書堆中揚起頭。
已經是深夜,和綠璽埋首在天界的書房中,他答應西王母幫忙整理天界條目,上百本書有的缺頁有的胡亂擺放,非常混亂。
搖曳的燭火,明明就沒有風,卻晃動的厲害。
一股惡寒襲了上來,那一瞬間蟒喉覺得他的左臂發痠。那種痠法絕對不是太冷而導致的,而是一種椎心刺骨正中要害的感覺,蟒喉一手撫住上臂,連接左上臂的地方突然劇烈疼痛,就像被撕裂了一樣。
察覺蟒喉的異樣,看他痛到臉龐都皺起來了,綠璽趕緊放下手邊的書,過去探看究竟。
「呼哈……」彷彿心臟糾結在一起了,蟒喉的額際上流下冷汗,他的臉色蒼白。
綠璽輕輕擰起眉,遞上水。「您還好嗎?蟒喉大人。」
被自己的「母親」用您這麼稱呼蟒喉怎麼都不適應,但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
發生了什麼事?是奈達西嗎?
這是預兆,不、或許已經發生了,所以他才會這麼驚愕,奈達西一定出了事情。
血誓盟約血脈,只要對方出了事情就會有所感應……蟒喉趕緊挽起袖子,如他所想,上頭艷紅刺青的花紋正慢慢轉淡,褪變為粉紅色,從末端開始一點一滴的消逝。紋路是交換血液衍生出的證明,荊棘之花像是諷刺他們之間的關係,當一方被刺的遍體麟傷時,另外一方也能感受到那種痛楚。
覺得難以忍受,蟒喉輕輕抽氣,像要調整自己的呼吸一般,從胸腔發出聲音。「呼……嗯……」
「蟒喉大人……」
綠璽將手覆上蟒喉的背部,此舉動有些不敬。但是她從不在意這種事情。暖度輕撫著蟒喉,直到他的喘息暫緩了下來。綠璽的舉動,就像在安撫哭鬧的嬰兒。
「……怎麼了嗎?能告訴我嗎?」
聽著綠璽溫柔的聲音,沒來由的想哭。但是蟒喉已經不能再投入蛇母溫暖的懷抱了,因為眼前這個人已經變成最熟悉的陌生人。他只能含糊的這麼說著:「……某個在遠方的人,出了不好的事情。」
「你怎麼知道是不好的事情呢?」
「……」因為痛。
蟒喉回答不出口,也不知道怎麼回答。綠璽替蟒喉倒了杯熱茶,將毯子披在他的肩上。
「有的時候,事情一體兩面。你認為不好的事情,不一定是不好的。」綠璽靜靜的說著。
「你這麼擔心對方,那麼一定是很重視的人。我想他一定會感受到你的心意的。」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
真的是這樣嗎,如果已經來不及了、無法挽回了……等等,如果無法挽回了?心頭閃過的這種想法彷彿一大打擊,不知為何他覺得很有可能成為真實。
「如果無法挽回了怎麼辦?」
蟒喉喃喃自語,也不是真的要問。當他抬起頭來對上綠璽平靜無波的眼睛。
「只有你知道該怎麼做。」綠璽說。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精彩內容請看《龍生4:創始龍生(下)》】

審定推薦

【佳評如潮】
不看不可!男女試讀者一致好評推薦!
●「喜歡由愛生恨的凌空,更喜歡吸血鬼奈達西說到做到、超有魄力的個性;雖然現在奈達西和蟒喉分開,跟著夜叉跑到修羅界去,但還是非常期待接下來她的成長與發展!」──讀者‧烏龜

●「蟒喉的紫色人格好像要消失不見了?拜託不要啊……實在等不及想看到下一集了!」──讀者‧魚魚

●「傳說中的西王母娘娘終於登場了,很期待這個與地藏王齊名腹黑的角色的發展!還有感覺起來像男公關的天蓬元帥,也非常令人好奇!」──讀者‧y10334342

●「對於陷入水深火熱的奈達西,不管是怎樣的危險,我想蟒喉都會奮不顧身的跳下去吧!」
──讀者‧chobits703

●「第一次看到這種『東西大合體』的小說,真是讓我心裡的小鹿亂撞了好幾下。這部小說的題材很新鮮,誰也料想不到故事下一秒又會是如何發展,不禁令我深深好奇:西方的傲嬌小蘿莉、一看就很有前途的印度小正太蛇精,外加接下來神祕的龍王大人,未來又將會擦出什麼愛的火花?」──讀者‧光

●「在這部小說當中,雖然混合了東西兩方的奇幻元素,卻不會讓我產生不協調的排斥感。很多奇幻小說都是將世界觀定位在「西方」或「東方」上,但《龍生》卻是一開始就有東方域和西方域這兩個對等的世界,尤其是往後嚮往東方域的奈達西在透過忘川水來到東方域的過程,更是成功又合理的將西方帶入東方,宛如現實世界中西方人來到東方的地理大發現。……至於書中的女主角奈達西,我真的覺得她是我看過的所有小說中真正有魄力的女主角,也是最有吸血鬼樣子的吸血鬼了!」
──讀者‧墨竹

●「這是本吸引人的小說。東西方場景互換出現,有時候會覺得意猶未盡,有點難耐,卻也增加我想繼續看下去的動力!……像地冥這類的地方的鬼神角色,一般會像古人一樣說些文謅謅的語言,不過這本書不僅沒有,還徹徹底底的打破:比如七爺八爺的個性在小說中就都以截然不同的姿態呈現。我從小對於民間陣頭見識挺多,要我想像陣頭的七爺八爺竟然是個木工之類的角色,一時間還真有點套不上呢!」
──讀者‧穹穹

●「看完試讀,讓我原本對天上的神和地獄的鬼的嚴肅、恐怖印象大大推翻,尤其黑白無常謝必安與范無救,在看了這故事的兩人後,我不禁哈哈大笑:原來神與鬼也可以這麼逗趣!」──讀者‧月季

龍生4:創始龍生(下)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