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專欄推薦
  3. 好讀推薦
分類主題
 
專欄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感謝鄒衍「五德終始說」,從此推翻前朝、造反有理!

2021/1/11  
  

文/《馬伯庸笑翻中國簡史》作者 馬伯庸

古人們認為,人類和大自然是緊密相連、須臾不可分的,並且這種聯繫和影響不是單向的,而是雙向的。也就是說,不是無緣無故天降大旱、洪水導致人間歉收,或者天上打雷人間不孝子遭雷劈,而是人類不修德、不敬神才引來災害,人間出了不孝子才引來天上打雷。

 

既然上天和君主之間是有心靈感應的,那麼這種心靈感應就應當是有規律可循的。於是,古代大賢人或者大閒人們就這麼琢磨出來了,他們的原則是洞察這個規律,並將之理論化;如果沒有這麼一個規律,那就杜撰一個出來。

 

而經歷了一番論證,能夠解釋箇中規律的「五德終始說」終於被戰國陰陽家鄒衍成功推演出來了!只是當時誰也沒想到,這套理論還能反著用!

 

且說第一個稱德的王朝──秦

 

「五德終始說」可是個大大的好東西,因為這套理論包容性特別高,誰都可以按照自己的需求去修改。按它的本意,只有擁有正經德性的勢力才能推翻前朝創立新政權,但是此後大家全都反著用,先捏掉前朝,然後再給自己配一個合適的「德」,以證明自己是受命於天的合法政權。這就好像是先上車後補票,先生孩子再領結婚證,先打下伊拉克再找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一樣,古今道理全都相通。

 

歷代造反派都應當感謝鄒衍,因為既然有了這樣一種先進的理論來武裝和指導,那麼大家吹噓起自己的「受命於天」來就更加理直氣壯了。首先發現這種好處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商人、政治家呂不韋,他不僅讓門客把這套理論寫進《呂氏春秋》裡去,並且按照「五德終始說」為今後新王朝的創建積極籌備理論基礎:周是火德,水能滅火,水剋火,嗯嗯,那麼取代周朝的自然就該是擁有水德的王朝啦。

 

周朝末代君主周赧王大約死於西元前二五六年,是在呂不韋當上秦國相邦的七年之前。也就是說,呂不韋召集大群門客編纂《呂氏春秋》的時候,周朝已經滅亡,可是七雄爭霸,新朝代還沒有誕生。

 

七雄之主雖然已經全都稱了王,可是他們的祖先都只是周王朝分封或者承認的諸侯,名義上是周天子的臣下(包括那個始終不肯真正服從王化的楚國),也從沒統一過天下,自然沒資格擁有正統地位,給予「德」的屬性,所以被自動無視了。呂不韋的目光在朝後看。

 

──話說這種拿割據勢力不當王朝,既不給正統地位也不論德的計算方式,以後還經常會碰到,並且被變出無窮無盡的新奇花樣,此乃後話,暫且不提。

 

《呂氏春秋‧應同》裡對王朝德性的說明,比當年鄒老教授所言更為詳細,說明了這一門學問始終是在向前發展的。書中說,大凡將有新的帝王、新的王朝興起,上天一定會先降下祥瑞預兆來提醒老百姓。

 

比如黃帝的時候,上天先生出大蚯蚓和大螻蛄來,於是黃帝就說:「土氣勝!」因為土氣勝,所以流行黃色服裝,辦事也很土。等到大禹的時候,草木經過秋季、冬季都不凋零,於是大禹就說:「木氣勝!」因為木氣勝,所以流行青色服裝,辦事也很木。等到成湯的時候,上天先從水裡生出一柄金刃來,於是成湯就說:「金氣勝!」因為金氣勝,所以流行白色服裝,辦的都是金事。等到周文王的時候,上天先派火老鴉叼著大紅文書聚集在周朝的宗廟裡,於是周文王就說:「火氣勝!」因為火氣勝,所以流行紅色服裝,辦事也很火。替代火德王朝的,一定是水德王朝,上天一定會先預兆水氣勝,因為水氣勝,所以流行黑色服裝,辦的事情都非常水……

 

至於什麼叫土事,什麼叫金事、水事,呂老相邦及其門客都含含糊糊地不肯明說,對所預見或者不如說所預告的下一個正統有德王朝,會是七雄中哪一國的未來?也暫且閉口不言。當然啦,呂不韋是秦國相邦,肯定得為秦國說話,他這是先埋下伏筆,給新王朝誕生做政治宣傳呢。

 

呂不韋的預告,很快就在他死後不久變成了現實。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可以說這是預言,因為古往今來,預言只有在變成了現實以後才會被人重視,被人拿出來說事,預言要是變不成現實,不是被人罵瘋子胡扯,就是被徹底遺忘。

 

呂不韋的預言其實是建立在秦國強大的武力和絕佳的政治、外交態勢基礎上的,而不是什麼天降祥瑞、祥物,或者由符讖、讖謠支撐的荒誕故事。以秦國當時的實力,要說天下不會再統一或許有人信,要是說天下還會統一,但不是由秦國來統一,恐怕根本沒人理睬。

 

終於,嬴政掃蕩六國,一統天下,並且自封為秦始皇了。這位秦始皇是個很迷信的傢伙,特別相信來自齊地的方士們宣揚的陰陽五行那一套,他想求長生不老,就把方士徐福和童男童女數千人派去了東洋大海;因為遭方士侯生、盧生等人的背叛,結果搞了場「坑儒」的慘劇,那都是家喻戶曉的史實了。

 

且說秦始皇既然迷信這一類鬼花樣,於是鄒老教授的徒子徒孫們就主動冒了出來,在重複了一番老教授說過的話以後,又翻爛故典,好不容易找到了,或者也有可能是徹底找不到因而乾脆直接編造了一則上天新的預示,他們說:當年秦文公出門去打獵的時候,打到過一條黑龍,黑色屬水,由此可見,我強秦統一天下本來就是上天注定的事情啊!

 

秦始皇聽得有趣,又找來呂不韋的書一翻:「哦,仲父早就預見過啦,周朝是火德,我大秦是取代了周朝的,果然是古往今來第一號水德王朝。」

 

秦始皇雖然逼死了呂不韋,但那是政治需要,他對這位元老師加「仲父」的學問還是挺佩服的,況且又對他有用,於是秦朝是水德王朝這件事就這麼確定下來了。

 

按照呂不韋所說的,五色裡配合水行,同時也可以配合水德的顏色是黑色,於是大家都紛紛把衣服染成了黑的。秦始皇還特意把黃河改名為「德水」,以炫耀自己政權的正統性。

 

以往夏商周的「德性」都是後人追認的,從秦朝開始,中國王朝才第一次真正有意識地利用這套「五德終始說」,來系統地為自己的正統性做證明。

 

俗話說「上行下效」,既然皇帝都如此好興致,下面的馬屁精自然也都一窩蜂地研究起陰陽五行來了。鄒衍的學說本來是為了勸說天子節儉,要他們注重道德,否則就會被推翻、被代替,結果被這群趨炎附勢的傢伙超常發揮以後,逐漸開始變質,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全都冒了出來,作為官方政治理論的五德學說逐漸蛻變成民間風水算命的理論基礎,貽害後世。梁啟超就說過:「陰陽五行說為二千年來迷信之大本營,直至今日,在社會上猶有莫大勢力。」

 

然而,秦朝這個很水的政權終於歷二世而亡,水德終究沒能保佑中國第一個大一統王朝按照秦始皇的天才創意傳至秦千世、秦萬世。接下來就是楚漢相爭,而「五德終始說」也因此又掀開了亂七八糟的新一頁。

──本文摘自 三采文化《馬伯庸笑翻中國簡史:從戰國到民國,揭密兩千年朝代更迭德性史》馬伯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