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專欄推薦
  3. 好讀推薦
分類主題
 
專欄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以愛為出發,還是以恐懼為出發?

2020/12/23  
  

陪伴內心的恐懼

面對恐懼不需要說:「有什麼好怕的!」

而是要喚起或創造成功的記憶與經驗。

 

文/《和自己,相愛不相礙》作者 郭葉珍

 

恐懼人人會有,現在來講一個我好久以前就很恐懼的事:我的疾厄宮下十年化忌,意思是下個十年,我的健康會陷入一種「缺」的狀態。

 

然而這個盤繞內心已久的恐懼,在我執行間歇性斷食後有了巨大的轉變。仔細覺察下,我發現執行不過三天,精神就變得超好,除此之外,過去我總會無意識地抓癢,但在間歇性斷食後明顯減少許多,身體也不像以前那樣重重的,而是輕輕的。總而言之,我從間歇性斷食中獲益良多,於是我就想要檢驗一下,這種奇妙的經驗會如何反應在命盤上。

 

沒想到,命盤仍是顯示今年我的疾厄宮化忌,整個身體會在「缺」的狀態,也就是我的身體並「不好」啊,那……那為什麼我會覺得身體輕盈

舒暢精神好呢?

 

我想起過去也有個類似的經驗。有一個十年,命宮顯現有一支大刀(擎羊),所以那時候我也是緊張兮兮地防守,避免大刀從任何一個角度砍向人生。

但後來發生的事是那十年我超愛做醫美的,還發神經似地跑去抽脂、雷射除腿毛、雷射去斑……做那些侵入性而且痛得要死的醫美。直到後來某一天,我忽然大夢初醒「女人的美是在腦袋裡,不是腦袋的外面。」這才對醫美失去興趣。回頭想想,那個十年的大刀就是侵入式醫美啊,當時搞得我緊張兮兮的防守,其實也是白費了。

 

所以原來啊,現在我的疾厄宮化忌,身體的那個「缺」,不正是因為我在間歇性斷食,身體會餓,所以才會「缺」嗎?但這個缺或許讓我身體少了平常習慣的食物,心情卻是愉悅的,更因此體會到「缺」所帶來的美好。

 

人類的腦袋都會編故事,如果你總是恐懼會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那你真的不用算命,嚇都嚇死你,然後在自己嚇得半死之後,才發現事情完全不是你想像的那樣,全是白擔心一場。

 

以愛出發必得愛的結果

回顧有記憶以來到現在,當我的心念是以恐懼出發必得恐懼的結果,以愛出發必得愛的結果。就算「以愛出發必得愛的結果」這個信念是我的幻想,但我還是得說,懷抱著愛的幻想,我真真實實地感受到「事事好容易」。

 

看到網友給我的憤怒留言:「一個大學教授居然不知道香港的貧富差距有多嚴重。你們一家兄弟姊妹能當醫生、教授,歸根究柢是本身家境不錯,足以讓妳揮霍青春再迷途知返;要不然就是當年機會成本不高,妳才有回頭的可能。在香港,就算當律師、投行家,妳知道多久才能買一間四十坪的房子嗎?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灌雞湯。」

 

我完全相信網友由苦楚所堆疊起來的生命經歷,因為我也曾羨慕別人含著金湯匙,可以少奮鬥三十年。然而,除了苦楚之外,我還有一部分的生命經歷則是由愛堆疊。在愛與恐懼兩個信念間拉扯,恐懼給足了我苦頭,愛給足了我甜頭,自然而然,愛的神經路徑越來越強壯,而生活也慢慢變得越來越容易。

 

我的父親是研究員,他的薪水養四個孩子僅足以飯飽,因此言明頂多讓我們念到大學,想要有其他發展得自求多福。所幸家裡的金錢有限但愛無限,我的父母不碎唸、不貶抑、情緒穩定,也不以學業成就論高低,因此我們家手足都還算挺喜歡自己、愛自己的,也有餘力愛別人。

 

在「以恐懼出發必得恐懼」的經驗上,我牢牢記住爸爸說過的一句話「不讀書就會餓死」;可是我兄弟記得的版本卻是「不讀書就得去挑大便」。之所以會有不同的記憶,可能是因為我愛吃,所以怕餓死;而我兄弟怕髒,因此怕大便。

 

為了不餓死,我立志要嫁個絕對不會讓我餓死的男人。果然嫁給前夫沒多久,他就繼承了一大筆遺產,我的願望完成了;然而生命沒有辜負我另一個強烈的心念恐懼餓死,短時間內,這筆遺產轉眼成空,而且是發生在我出國讀書前最需要錢的時候。

 

既然一窮二白了,那我怎麼出國讀書?這就和我「以愛出發必得愛」的生命經驗有關了。我之所以想出國,是因為曾經做過身心科、肢體障礙機構社工,在台灣當時的社會,沒有學歷,講什麼人家都不會聽。出於愛,我想出國讀書讓自己變更強,才能服務更多人。

 

或許是以愛為出發,我出國的錢可說是從天上掉下來。

 

同事幫我募款、McGill 給我獎學金、加拿大政府也提供零用錢支持留學生養育幼年子女。就這樣靠著善款,我念完碩士、修完博士班的課程,回台灣有穩定的教職支持,可以一邊念博士、一邊單親養活小孩,寒暑假還可以回加拿大寫論文。這一路走來,我的父母沒有能力給我任何金援,靠著不相識的人們,平安完成學業。

 

吃到愛的甜頭以後,我養成時時檢視心念的習慣:現在說這句話、做這件事情是以愛為出發,還是以恐懼為出發?

 

我算是糖尿病的高風險族群,即使已經低醣飲食了,糖化血色素值都還是在疾病邊緣。我的兄弟已經實行一日一餐,力勸我也試試,看狀況會不會好一點。當時我真的很害怕以後可能截肢、瞎眼,掙扎一陣子後,便開始一日一餐。初期真的很痛苦,害怕沒得吃讓我更想吃。然而恐懼實在是太痛苦了,於是我決定換個角度看事情。

 

我向來把身體和器官當作是「他者」,一起來這個世界與我共襄盛舉、完成願望。我很愛它們,也愛我自己。為了愛它們、愛自己,我決定用愛來進行一日一餐,懷抱著愛,過程果然變得容易多了,至少心情不再那麼折磨。

 

就算「以愛出發必得愛的結果」是我的幻想,我所得到的好處或許只是幸運,但我還是得說,懷抱著愛的幻想,我真真實實地感受到「事事好容易」。

 

──本文摘自 三采文化《和自己,相愛不相礙》郭葉珍 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