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專欄推薦
  3. 好讀推薦
分類主題
 
專欄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水晶老師2
 
 

當壽命延長,人生的職涯規劃也需要重新檢視!

2020/11/23  
  

文/《百歲時代:當長壽成為常態,我們該如何活得更好?》作者 卡米拉‧卡文迪許

重新規劃職涯時程表

剛開始做本書相關研究時,有個發現令我相當震驚——幾乎所有的數據資料都把五十歲當作「年長勞動力」的起點。感覺五十歲好像成了下坡的轉捩點。但對有些人來說,五十歲的人生其實才走到一半而已,距離職涯的終點也還相當遙遠。若要妥善利用延長賽的時間,就必須要重新規劃職涯時程表。三十埋頭苦幹、四十「事業有成」、五十登峰造極的觀念仍非常普遍。這很恐怖。首先,很少有人會在還能做好多事的五十歲就轉求平穩。再來,這會把我們職涯中最緊繃的階段和人生中該「養兒育女」的階段硬擠在一起。

 

二十幾歲到四十幾歲的父母,通常會經歷一段睡眠不足、需要接送小孩的時期,緊接在後的則是孩子的青春期。但這幾年同時也是工作壓力最大的時期。在英美兩國,有大學學歷的男性的收入會在四十八歲達到巔峰,女性則是三十九歲。如果到了這個年齡你還沒登峰造極,確實會感覺此生無法攻頂了。

 

雪上加霜的是,許多大企業仍認為三十歲左右的員工是公司的新星,三十幾歲是晉升為合夥人或是接受領導人培訓的時機。情勢緊張,許多野心勃勃的人緊踩著事業加速器不放,於是在三十幾歲這個階段,陪伴家人的時間少之又少,接著到了六十歲的時候,明明還精力還充沛卻被公司拋棄,兒女也已經不需要他們了。這種體制會使多數人對自己沒能做的事感到懊悔。傳統的職涯時程表會使人才庫大幅萎縮,不想照表操課的人都會被排除在人才庫之外。這對女性尤其不公平,因為照護的工作仍大多落在女性肩上。而且現代人比以前長壽,晚年的日子又比前人健康,這種體制根本不合理。

 

我認識很多能力很好的女性,她們非常討厭只有一直不停往上爬才是進步的觀念。人生確實存在這樣的階段,但應該要按照我們自己的時間表來走。我自己特別受幸運之神的眷顧,老大出生後我便辭去了公司的工作,改行做記者。接下來的十四年中,我一週工作四天,為人母的同時還可以經營新事業,而且我的上司都很棒、很支持我。一直到我家老三滿六歲,我才開始重拾全職工作。

 

在這過程中,我深切意識到:要當一個稱職的母親,就必須放棄升遷。我先生沒日沒夜地工作,又經常出差,我感覺如果自己肩負更多責任,好像這個家中的什麼,就會永遠崩壞。報業還算仁慈,但我知道有很多其他專業的女性因為孩子年幼時不願意升遷,導致最後永不得翻身。對很多人來說,國外差勤是個殺手。一週工作五天同時持家是還行,但若一天到晚出國,這個家就會分崩離析。因為養兒育女而浪費掉的人材非常可惜。有幾間放眼未來的法律事務所和銀行創先提出了「回歸政策」來支持、鼓勵有專業技能的女性在長時間離開職場後回到工作崗位。資誠(PwC)會計師事務所估計這會替英國經濟增加十七億英鎊的產值。但是祭出這種政策的企業少之又少,而且專業能力相較不足的女性勞工未能享受類似的措施,她們才是最需要這種政策的人。

 

如果五十歲是一個轉捩點,那麼是否可以有一套「職涯中期體檢」(Mid-Career MOT)來幫助我們了解自己目前處在人生的哪一個階段?我們在十六歲的時候會獲得職業建議,但那個年紀什麼都還搞不清楚。既然如此,何不給已經有工作經驗,知道自己擅長什麼的人一些建議呢?職涯中期體檢提供了一個正面的角度來思考人生延長賽:評估技能、健康以及財務情形,同時也強調五十歲的人大多還在職涯中段,還沒開始走下坡。

日本銀髮中心已有類似服務。他們不只幫忙找工作,還扮演了經紀人的角色,依照每一位服務對象的技能以及經驗設計履歷,媒合職缺。這也在在證明了尋求職涯協助永不嫌晚。

 

第四次工業革命與第四期教育

我邀請新加坡副總理共進午餐時,沒料到我們最後會聊到花藝。尚達曼(Tharman Shanmugaratnam)是為聰明伶俐、能言善道的政治人物,在新加坡擔任過許多部會的部長,一向非常關注社會流動的議題,他說:「新加坡人國民認同的基礎在於每個人都有往上爬的機會。」尚達曼在二○一四年啟動了「未來技能計畫」(SkillsFuture),這是全世界最有抱負的學習計畫,可以同時處理老化和工作型態改變帶來的雙重挑戰。

 

新加坡並不需要重新設計教育體系。他們的學校令世界稱羨,在國際學校評比排行中總是數一數二、名列前茅。但是新加坡人口正在快速地老化。新加坡目前八人中有一人超過六十五歲,短短的十五年內,就會變成四人中有一人超過六十五歲。尚達曼提出的解決方式是打造終身學習功績制度,讓人們的未來不受青少年時期的成績所限制。在未來技能計畫中,每一個超過二十五歲的公民都可以有五百元新幣(約三百二十英鎊)的額度來支付計畫認可之課程費用。這個額度不會過期,政府也會定期替你加值。四十歲以上的人還可享有額外補助,贊助員工進修的雇主也享有折扣,不管是時尚或區塊鏈,員工想學什麼都可以。

 

但是在聊到這事時,我們倒抽了一口涼氣,因為我們都知道這個計畫非常昂貴。政府開可以累積金額的終生支票給公民,就連百年人瑞也可以兌現,這種概念相當不可思議。「但你們不會想花錢讓九十歲的人學花藝吧?」我團隊中的一個人大膽提問,用他想得到的最無用技術來舉例。尚達曼露出微笑。「如果這讓人有事可做,讓人保持思緒清晰,可以考慮。」他發自內心地說。「改變國民的心態比實際的投資報酬率更加重要。」他說的確實沒錯:在歡樂的環境中學插花的寡婦會比較快樂,而且比起孤獨地看著窗外的寡婦,插花的寡婦可能不會花政府那麼多錢。

 

尚達曼意識到學習必須是一個持續的過程,所有年齡層的人都要學習,而不是只有年輕人或年長者閉門造車。開始永不嫌早——尚達曼的政府也提供學習遲緩的學齡前兒童豐厚的補助——而停止也永不嫌晚。「三階段的工作人生再會了,」安德魯.史考特(Andrew Scott)和林達.葛瑞騰(Lynda Gratton)在《100 歲的人生戰略》(The 100-Year Life)中寫道。兩位作者都認為「教育—工作—休閒」這種老舊的模式在現今這個長壽時代已經不適用了。每個國家都需要屬於自己的未來技能計畫:年齡不是問題,興趣和性向才是關鍵。

 

──本文摘自 三采文化《百歲時代:當長壽成為常態,我們該如何活得更好?》卡米拉‧卡文迪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