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專欄推薦
  3. 好讀推薦
分類主題
 
專欄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外出工作vs在家育兒」當角色互換後,才知道原來另一半原來這麼辛苦!

2020/8/26  
  


三采文化/《我愛,我強大:我和你,再一次愛上了我們,筋肉媽媽從筋膜到心靈的修復課》筋肉媽媽 著

當他成了奶爸,我成了一家之主(煮)。

 

和筋肉爸爸對調身分,轉眼間已經好一段時間。

自從他出院回家後,就負責專心復健以及與小一兒子共處,我負責在外奔走賺錢養一家老小。這段期間的故事絕對不是無痛轉換,而是父子倆雞飛狗跳、人妻我忍怒到暗傷、溝通再溝通、引導式改變、自我開導(改變不了他人只好自己轉念)。好不容易都步上軌道,但依舊經常上演讓人青筋暴走的戲碼!

太多我想要一吐為快的地方—關於夫妻對調身分後的恍然大悟。

譬如,以前我最不爽老公下班回家悶聲不談心,一直滑手機放空,不想聽我說話。但當我自己變成主要工作者後,每天要面對來自工作、人際溝通、成本營收、教學品質等各種壓力,回到溫暖的家,只有一個想法,就是癱在沙發上讓腦袋放空,才可以繼續明天同樣奔波的生活。偏偏這時候,兒子來告爸爸的狀、爸爸也來說兒子哪裡不乖種精神壓榨真的是太折磨人了!

我需要休息啊你們不能做好自己的本分嗎

又或者,因為真的太累了,所以回家後我終於可以卸除笑臉,不需要再維持講師形象。老公走來問我話,我意興闌珊地回覆,卻讓他開始生氣鬧彆扭了!原來他覺得我態度很差,對他愛理不理。為了讓自己有好日子過,只能先安撫老爺,但內心卻不爽得要命,覺得沒有被體……等一下,這畫面好熟悉,不就是以前我老抱怨筋爸回家不聽我說

話的場景嗎?

還有一次,是唯一一次在他中風後的嚴重爭吵!

有個我們共同的女性友人想邀約吃消夜、喝喝酒。我心想可以趁機做工作上的交流,就給筋爸看簡訊同時確認:「我可以去嗎?我要去順便聊工作。」但筋肉爸爸卻突然鬧起脾氣!

他先是說:「妳又想要喝酒,去啊!很愛喝咩」接著就自己去洗澡,不搭理我自顧自地看電視,完全把我當空氣

我內心的不爽開始發酵:「我知道你對我自己出門很敏感,但對方是女生,也是你的熟人,出去聊天,有必要生那麼大的氣嗎?」但我還是試著和顏悅色地對筋爸說:「因為怕你擔心,才讓你看簡訊。那就是我們朋友啊,順便談工作,不是很好嗎?我也想休息一下。」

「所以跟我一起很累,妳需要休息嘛!談工作就談工作,有必要喝酒嗎?」筋爸持續任性中。

「你有沒有考慮過,我每天工作壓力有多大,教課很累,面對一堆攻擊還得想辦法賺錢養你們。我明明是想去談工作,你有必要生氣嗎?跟朋友小酌放鬆不對嗎?」我怒吼了。雙方情緒激動,吵了快一小時還沒能停止!但是這個場景也很熟悉啊,只是換了身分而已。過去我總是不給筋肉爸爸與朋友出去的時間,認為他的時間都得用來陪我與兒子;也沒關心他該如何紓壓,總覺得

扛起一家之主的責任才是真漢子;常常在他下班後還要找架吵、給臉色看……原來是這樣委屈的感覺。

夫妻之間互換身分後,我們學會了「換位思考」,才了解到彼此的需要。

 

當奶爸這件事也是歷經了一番波折。

小一的奶諾很天兵,都過了一學期,對於寫作業還是經常忘東忘西,寫的每個字都彷彿不受控的個體,再不然就是寫個十分鐘便大喊:「好累喔我寫一個小時了吧我要休息!」

回憶起他大班時,我幾乎在家工作,為的就是陪他養成讀書的好習慣,那時規定他天天練琴、看注音書、寫邏輯數學……明明是該輕鬆的幼兒園時期,因為我所有的專注力都在他身上,於是會急躁、會耐心用盡,每天為了孩子的事暴跳如雷,當然孩子也被我弄得緊張兮兮。

直到跳出「陪讀老母」的身分後,親眼看著筋肉爸爸變成「被自我意識囚禁的陪讀老爸」,經常為了兒子寫字歪斜、忘東忘西而大動肝火,最後一個大吼一個大哭,實在讓我感慨萬千。某天,筋肉爸爸又搬了椅子在奶諾身邊分秒不漏地盯寫陪讀,沒

一會兒聽到兩人開始爭吵,感覺兒子又要大哭,我走進房內對筋爸說:「爸爸,你累了,出來喝點東西休息一下。」(其實我超想大吼,要他立刻離開房間,偏偏怕這樣有損他在兒子眼中的威嚴,還得小心翼翼地想藉口)。

結果,老爺不領情,皺著眉回我:「等一下、他寫到一半啦!」

儘管內心已經火山爆炸,但我表現得有如平靜的湖水:「我知道。 出來喝個水。」

(因為最後一個「水」字說得特別用力,筋爸終於知道我在發火,悻悻地離開兒子房間)「爸爸,我說過很多次。你真的不需要一直坐在小孩旁邊,你可以做自己的事,讓他完成一個段落再檢查。唸書是他的責任,他必須學會自主學習,而不是被逼到長大還不知道為何而念!」

老公說:「他都亂寫啊,我也是有好好講。」

我說:「你一開始就凶了,自己不知道而已。他寫不好,就讓他自己去學校承擔後果,這是他的功課。」

這讓我想到,當我把兒子當成世界時,也曾是這樣的母親。在家時無法放心做自己的事,反而讓母子關係緊張,孩子也喪失學習興趣。直到有一天,我必須在外工作,這種自我強迫不藥而癒,反而是在家時想要兒子做什麼事或是練琴,講一聲他就乖乖聽話,完全不用我發火,他開心我也開心。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改變了什麼,所以我和奶諾才能融洽相

處;而筋肉爸爸又是為什麼墜入我以前的陪讀魔人深淵?

我想,可能是因為……我們太容易想幫孩子做所有事、又無法對孩子放心、不自覺地在意制式成績與課業規範。

當陪伴孩子的時間多了,就變成了恐怖的陪讀魔人;當孩子無法依照制式規範走時,性情就暴躁起來,讓孩子失去自主學習的機會。

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為什麼字一定要寫得端正?為什麼一定要逼他完成所有功課?如果他不能理解功課的意義,就會覺得一直被罵很痛苦。不知道為何而寫還要寫更多時,只會把他更推離知識,因為功課給他的聯想就是爸媽生氣的臉與大吼的聲音。

知識的吸收、潛能的開發、天賦的找尋、興趣的摸索,一旦與「壞情緒」連結在一起就完了!

沒有任何人會想去做讓自己難受的事,很可能想都不用想就逃開了。而大腦的最神奇之處,就是可以讓兒時的不愉快種子成長為一棵幽暗大樹!(當然也可以讓自主學習的快樂回憶,茁壯成一片神氣活現的森林)。

所以身為爸媽的我們,寧可先讓孩子自己吃虧受挫後,去懂得讀書的重要性。而不該是我們拿著無形的鞭子,逼他們完成每項作業、在校絲毫不犯錯,最後成為了沒有人生目標的人。

孩子都是聰明的,想要讓爸爸媽媽開心。所以當兒子知道我工作辛苦,回家會期待他的聽話或是好的學習態度,便會自動做出讓媽媽放心、開心的事;無形之中,變成只要我開口,他就什麼都自動自發完成的良好狀況。

在外拚事業的壓力是很大的,支持我的最大動力,就是回家看到幸福的筋肉父子,更能幫我的心加滿油,繼續在外拚搏!但是,一踏進家門就看到老公罵人、兒子大哭的場景時,真的會壓力爆表,無法壓抑累了一天的怒氣!如果這時候筋肉父子又再出來各自告狀,我真的立刻理智斷線、變身母夜叉,最後在半夜暗自垂淚……我明明就想看到

快樂的他們啊,為什麼我也參與了戰爭?

這樣的心情真的很讓人氣餒,更會影響在外的鬥志。如果你們現在是在家育兒的角色,千萬不要掉入了我曾經的陪讀魔人地獄,不只孩子會困惑讀書的意義,其實也很傷夫妻的感情。

 

面對孩子的犯錯,爸媽的工作就是陪伴—

 

──本文摘自 三采文化《我愛,我強大:我和你,再一次愛上了我們,筋肉媽媽從筋膜到心靈的修復課》筋肉媽媽 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