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專欄推薦
  3. 好讀推薦
分類主題
 
專欄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自己的小孩和30個幼童,火災中只能選擇一邊拯救,你會救誰?

2020/8/20  
  


文/《正義教室:史上最強的「公民與社會」課!》飲茶著

熊熊大火擋住了去路。

張牙舞爪的烈焰彷彿具有生命般,在狹長的走廊上沿著牆壁蔓延,尋求更多物品當作燃料壯大自己。火舌肆虐的白牆上,整齊地貼著許多圖畫紙。紙上的畫看來應該是出自幼童之手,而火焰就像是在貪婪進食似地,一步步吞噬這些圖畫,緩慢而確實地擴及整面牆。有一名男子正身處如此光景之中,面臨著重大抉擇。

「右邊……還是左邊……?到底哪邊才是對的……?」

男子站在走廊盡頭的T字形路口。他現在必須選擇究竟該往右走,還是往左走。

「該往哪走才對……」

男子陷入迷惘。

然而,他並不是在煩惱該往哪邊走,才能逃出火場。如果他是要選擇往哪邊逃的話,其實非常簡單:他只要回頭沿原路離開就好。

然而,男子的腦中並不存在逃走這個選項,因為他原本就是從沒有火的安全地帶走過來的。他是不顧周遭勸阻,出於自己的意志,闖入火場中的。

他是一名消防員。這是他進入火場的第一個理由。

雖然他身為消防員,但今天沒有值勤,只是碰巧人在火災現場。也因為這樣,他並沒有穿上防火衣等裝備。

男子心想,不能因為這樣就逃避身為消防員的職責,自己是現場最具備火災專業知識的人,有義務以消防員的身份進行最妥善的處理。

不過,男子當然不可能只是出於這樣的理由,就在沒有像樣裝備的情況下,貿然衝入火場。

他隻身涉險的另一個原因,就是自己的女兒目前也身陷火場。即使自己不是消防員,單憑自己身為一個父親,也應當盡一切努力救出女兒。

男子平時都會塞一個透明的大塑膠袋在口袋裡。用力甩開可以讓袋子膨脹起來,包住空氣。套在頭上的話,便能在火場短暫行動,不至於吸入濃煙。

火災現場是東京一個住宅區內的幼稚園。男子五歲的女兒在此就讀,他也曾多次前來接送,對建築物相當熟悉。他很了解建築物內部的格局,知道要去哪裡該怎麼走。實際上他也清楚知道,在他目前身處地T字路口往右轉,就會抵達保育室。

男子每次就是來這裡接女兒的。保育室是幼稚園最大的房間,約三十名的小朋友平時都會聚集在這裡唱歌、跳舞、玩玩具。

每次來接女兒時,他只要將頭探入房間叫喚女兒,她便會開心地大叫:「等我收一下東西喔!」然後將玩過的玩具收進箱子,向朋友及老師一一道別後再過來找爸爸。女兒在家雖然任性又愛撒嬌,讓人拿她沒辦法,不過上了幼稚園後,似乎明顯懂事許多。這番成長,在男子眼中簡直可愛得無以復加,為了多瞧瞧女兒,他有時甚至會主動代替妻子負責接送。

要前往保育室的話,往「右」走就對了。但男子知道,女兒人不在保育室。因為一小時前,他才接到電話通知女兒突然發燒。

這間幼稚園只要有小朋友發燒,園方就會讓小朋友待在保健室,避免傳染給其他人,然後打電話給家長,請家長盡快前來接回家。男子今天剛好沒有執勤,所以是他來接女兒。也因為接到了園方通知,他知道女兒人在保健室,而不是在保育室。

保健室位在保育室的相反方向,也就是在T字路口往「左」轉的地方。因此,要救女兒的話,往「左」走就對了。

「但是……」男子猶豫了。

保育室裡還有許多小朋友,不管他們而先去救自己女兒,這樣做是對的嗎?

消防隊並沒有規定「消防員應該最後再救自己家人」,但男子很清楚,這才是「正確」的理念。

遇到地震之類的重大災害時,消防員或醫師無論如何都不能因為擔心自己的家人而丟下工作,置眼前亟需救援的民眾於不顧。

但是話說回來,他今天沒有執勤,也不是因為出勤而來到這裡的。再加上身上沒有像樣的裝備、又是隻身一人,就算去到保育室,又能做些什麼?不管怎麼說,如果只救得了幾個人的話,在這種狀況下當然應該優先救自己的女兒,不然還有資格當父親嗎……?

男子的腦中充滿了各種想法。但愈想下去,就愈不知道怎樣做才算正確。

「右邊?還是左邊?該往哪邊走才對?」

這時候,或者該說,正因為是這種時候……兒時的回憶有如走馬燈般在心頭閃過。

是啊,我從小就是想成為正義的一方的。

在大家遇到危機時帥氣登場,當個拯救眾人性命的正義英雄。我就是因為這樣,才選擇消防員這個工作的。

這樣一名正義的英雄,在這種情況下,該做出什麼選擇呢?應該……不,是絕對,絕對會放下私情,選擇去救整群小朋友!

男子下定決心要往「右」走。因為他相信,他不該受限於自己的情感。前往保育室拯救多數小朋友的性命,才是「絕對正確的事」。

但就在此時……

「爸爸……」

他聽見了女兒微弱的呼叫聲。

這聲「爸爸」馬上就被烈焰發出的巨響蓋過,後來男子就再也沒有聽到。

說不定,這只是自己的大腦配合眼前的場面製造出來的幻聽。男子這樣想。但呼叫聲明顯是從左側,也就是保健室的方向傳來的……至少男子這樣覺得。

男子馬上往「左」轉,朝保健室的方向狂奔。他做出的決定是「救女兒」。

自己原本已經強壓下對女兒的情感了。從女兒出生至今,自己對她付出了多少時間與愛呢?那聲呼叫或許只是幻聽,但再怎麼微弱,也足以喚醒男子身為人父的本能。

男子滿腦子只想著要去救女兒,往「左邊」奔去。此時對男子而言,「扮演父親的角色保護自己女兒」是「絕對正確的事」。

話雖如此……,接下來男子聽到的聲音,讓他停下了腳步。

從他的背後,也就是從保育室的方向,清楚傳來了小朋友的尖叫聲。不,不是尖叫。

是慘叫。

而且是他不曾聽過的慘叫聲。

男子自己有小孩,也經常去有小朋友的地方,對於小孩的哭叫聲,他早就習以為常。

因為跌倒擦破膝蓋、在玩具賣場被大人拖走時,小朋友都會使盡全力哭喊,完全不在意周遭目光,哭聲淒厲的程度不是大人模擬得出來的。

但這些完全比不上現在傳入男子耳中的聲音。那是一個生命忍受不了致命的疼痛,遭受折磨時發出的聲音─那是名符其實的慘叫。他腦中閃過了種種影像:火燒到衣服上,讓小朋友承受了難以想像的痛楚。

男子停下腳步回頭了。

置這些哭喊聲於不顧去救女兒,真的是正確的嗎?

該往右?還是該往左?到底哪邊才是正確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