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專欄推薦
  3. 好讀推薦
分類主題
 
專欄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學校為了避免霸凌,直播監視學生,有侵害學生人權嗎?

2020/8/19  
  


文/《正義教室:史上最強的「公民與社會」課!》飲茶著


理事長向外界宣布,為了杜絕霸凌要裝設網路攝影機時,網路上的反應出人意料地冷淡,多半都是:

「哇,全面監控、反烏托邦的社會來臨了。」

「太超過了,才不會有人想去念那種學校咧。」

之類的意見。學校也接到了大量來自家長的抱怨(這也是無可厚非,畢竟沒有家長會希望自己小孩的日常生活被放到網路上給人看吧)。換句話說,在那個時間點,理事長並沒有達到他的目的,周遭的看法大概都是「理事長被逼急了,失控了,開始亂搞了」。

全景監視系統不僅沒有幫助學校贏回信任,反而讓大家對這間學校敬而遠之。因此在校的學生們都樂觀地認為,只要忍耐一段時間,這套系統應該就會停用了。但就在某天,學校出事了。棒球隊的隊長把球扔在失誤的一年級學生身上,怒聲斥責。

這段影像被擷取下來,再次透過社群媒體傳播開來。過去因為霸凌問題鬧上電視的學校……

宣示要杜絕霸凌的學校……再次傳出了霸凌事件。

這件事原本應該會對學校造成致命打擊。不過,和前一次不同,這次事件反而成為一個絕佳契機,讓學校重建名聲。這次,學校做出了迅速且公正的處置,簡直堪稱完美。首先,校方公開承認霸凌的存在,並主動將包含聲音的相關影像紀錄放上網路。另外,學校找來了棒球隊隊長及他的父母,一同直接向遭到霸凌的受害者與其父母道歉,並給予加害者停學處分。學校甚至還要求棒球隊隊長寫下悔過書,遮去姓名後將悔過書內容公開在網路上。

「完美的處置!」網民們都一致給予讚美。

霸凌是不對的事,在每間學校都是絕對不允許的行為。因此,大多數學校都會選擇隱瞞,不想承認有霸凌存在的事實。但我們學校卻一反這種風氣,認為「霸凌是有可能發生的」,將方針調整為:盡早發現霸凌、做出適當處置。在網民看來,想必這是誠實、光明磊落、合乎道理的做法吧。

在這件事發生一個月後,和我們學校完全無關的另一間學校,發生了學生因不堪社團活動的體罰而自殺的事件,上了新聞。

自殺學生的父母在八卦節目上這麼說:

「如果和那間學校一樣,早點發現霸凌,承認、誠實面對的話,說不定我兒子就不會死了。」

我們學校跌到了谷底的名聲,就在這時開始翻轉,一路攀升。

同時,自殺學生的父母的這番話,也在網路上引起熱議。

「應該強制規定所有學校都要引進這套系統吧?」

「要是我小時候也有保同學就好了……」

「這個就是可以免費觀看女高中生真實日常生活的網站嗎?」

「我要從家裡蹲轉職成女高中生監視員了!」

在網路上一片好評的加持下,理事長眼見機不可失,決定進一步加強全景監視系統,裝設更多保同學。

當然,學生的反應依舊冷淡。畢竟我們是被監視的那一方。我們學校在網路上的名聲愈高,只會有愈多人來監視我們生活的一舉一動。

因此當時的學生會承接了學生的不滿,發起撤除保同學的運動。學生會彙整學生的意見,在全校集會的公開場合勇敢地向校方提出辯論的要求。辯論會召開了,但學生會慘敗,被校方反駁得體無完膚。雙方的主張大致是這樣:

學生會:「一想到有監視攝影機在拍我們的日常生活,心裡根本靜不下來!我們要求撤除!」

校方:「我們考量到了這一點,所以做成學生造型的人偶。希望大家不要把保同學當成監視攝影機,而是當作自己的同學。這樣的話,保同學其實和坐在教室裡看著全班發呆的同學沒什麼兩樣,不會有任何問題,也沒有道理為此感到在意。你會跟同學說『我等一下要欺負弱小的人了,請你出去』嗎?你覺得同學有義務聽從這種要求嗎?如果不是的話,保同學的存在,就和教室裡、走廊上、操場上理所當然會有同學在,有同學在看你一樣,應該可以用平常心看待。」

學生會:「這是侵犯隱私!我們要求撤除!」

校方:「這不構成侵犯隱私的,我們都會在學生臉部打上馬賽克以後,才放到網路上。

人臉辨識現在雖然已經是幾乎每台相機都具備的主流技術了,精準度也相當高,但因為我們像這樣打上了馬賽克,所以無法辨識出特定對象,應該沒有侵犯隱私的問題。只有在拍到暴力行為等畫面,接獲通報的時候,才會由校方對沒有打馬賽克的原始影像進行確認。」

學生會:「像這樣持續增加保同學的話,難道不會因為確認影像的人手不夠,最後導致系統徒具形式嗎?我們提案減少保同學的數量。」

校方:「確認影像耗費的人力問題,未來應該會有AI幫忙解決。我們目前正在開發AI系統,如果拍到暴力行為或歧視性發言的話,就會自動偵測出來進行報告,所以你們不用擔心。」

就像這樣,學校的態度始終都是這樣:

「只要你們沒做壞事的話,就不會有問題。」

沒錯,聽起來確實如此,只要不打人、不揍人、不踹人,在學校正常生活的話,就完全沒問題。當然,一舉一動受人監視,可能多少會讓人不自在。可是,學校又不是家裡,是公共場所,理所當然會有同學的視線、老師的視線……這些第三者的視線。如果校方搬出這套說詞,學生仍舊單純地主張「不喜歡被別人看」就說不過去了。

而且,學校還如此主張:

「總好過有人因為霸凌而死不是嗎?」

被這樣一講,我們也做不出任何反駁了。這麼說吧,

(1)撤掉監視器,結果學校有學生自殺。

(2)保留監視器,雖然不喜歡,但沒有人會自殺。

假設硬要從這兩種未來中做選擇的話,大家當然都會選擇第二種。選擇第一種的話,簡直等於承認:寧願有同學死掉,也不肯稍微忍受一點不方便。最後的結果就是,監視或許會帶來一些壓力或痛苦,但這並不是致命的痛苦,相反地,如果能遏止造成學生自殺的痛苦,那麼採用全景監視系統肯定會增加整體的幸福度。

就功利主義的角度而言,這完全是正確的,是正義。

話是這樣說沒錯。

但,我還是覺得全景監視系統是錯的。雖然無法好好用言語表達、沒有辦法說出一番道理,大家在實際上卻都有這種感受。

學生會室外有一個意見箱,接受學生的意見、抱怨、陳情等各種匿名投書。意見箱每天都會收到對於全景監視系統的質疑或不滿,但這裡面幾乎見不到有條理的論述,絕大多數都是單純覺得「不舒服」、「心裡怪怪的」這種模糊、不安穩的心情方面的敘述。

我很了解那種心情。就連我自己,也無法對於全景監視系統哪裡不好、哪裡讓人討厭說出一番道理,只講得出被監視的感覺不好之類的情緒性意見。

這樣根本討論不起來,也沒辦法跟學校進行像樣的交涉吧。

還有一件事,前任學生會將撤除保同學運動交接給了現任學生會,因此我們必須在設定好的日期前,做出是否認可系統的結論,並在全校學生面前發表。目前看來,我們實在想不出一套可以否定系統的道理,因此可能會朝認可的方向發展。但這樣下去,絕對會受大家批判,實在讓人心情沉重。總之,就這個問題而言,現在可以知道的是,靠功利主義的思維是無法否定全景監視系統的。畢竟這原本就是功利主義的始祖邊沁想出來的。

換句話說,平等的正義—試圖讓所有人都幸福的思維,並沒有辦法否定全景監視系統。

不過……如果是其他主義,其他種的正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