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專欄推薦
  3. 有感生活
分類主題
 
專欄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人體最大排毒骨幹在這裡!下午一招溫腎養氣

2020/7/3  
  

文/《問道中醫》醫學家李時珍第16代嫡傳──胡塗醫

 

申時,即下午15 ~ 17 點。心法藥方:抖抖身、排排毒,談談生意。

 

申時,人體的老闆是膀胱,這個時辰人體真氣注於足太陽膀胱經。這條經脈呼氣由頭走足。它起於目內眥,上額交會於頭頂百會穴,並從頭頂入腦、下行項後,沿肩胛部內側,挾脊柱,到達腰部,從脊旁肌肉進入體腔,聯絡腎臟,屬於膀胱。其支者從腰下脊貫臀;另一支者,循髀外下,出外踝至小趾。因為這條經脈流經頭、項、目、背、腰、下肢,所以這些部位的病都可以通過它來治療。

申時的「申」字,在甲骨文裡「畫」成這樣:

 

臺灣有位古文字學者認為這是古人表達「閃電」的意思,不無道理。上古的人認為電閃雷鳴等自然現象都是鬼神作祟,所以「申」字通「神」,許慎在《說文解字》裡說:「申,神也。七月陰氣成,體自申束。從臼,自持也。」可是清代大學者段玉裁在注《說文解字》時卻頗不以為然,這位段老兄說「神不可通,當是本作申。」在古文字上,我是個門外漢,但許慎的觀點似乎已經很清楚明白了,「體自申束」,身體自我伸縮,就是動動筋骨,鍛鍊鍛鍊嘛。「自持」,就是自我把持,即保持身體的平衡,像一個人兩手叉腰站著。好比未被我們折磨之前的「學」字寫作「學」,它的上半部就是一雙手捧著「爻」才是學習的開始,「申」字就是兩手叉腰,您站起來兩手叉腰看看,自己是不是像個「申」字?

◆ 申時學習、工作效率高

依我看,這個「申」字不僅可以解釋為閃電,而且還可以解釋為一個人在練功。申字的甲骨文寫法就像一個人在那裡「抱圓守一」站樁呢,或者也可以看作是人在跳舞,有點像今天中國農村還存在的巫婆神漢的「跳大神」,目的就是讓「體自申束」,身體得到鍛鍊,至於能不能通神或通電,那多半要看功夫的深淺吧。許慎在《說文解字》裡還說「申旦政也」,古代的官吏一般選擇在申時處理政務,這在中醫看陽之氣從頭頂流注入腦部,工作和學習的效率自然就高,所以我給這個時辰開的藥方才有「談談生意」,在頭腦最高效的時候去做談判。《母儀傳.魯季敬薑》說博達知禮的莒女敬薑教導她的兒子文伯時說:「士朝而受業,晝而講隸,夕而習復,夜而討過,無憾,而後即安。」就是強調早晨學完東西,到下午申時一定要好好複習並付諸實踐,到了夜裡,再檢討一天有無過失,不要把遺憾帶到床上,才能安心入眠。同樣的道理, 學中醫,如果只是「學」而不能「習」,那也沒有多大用處。有些網友表示要好好學習中醫,這很好,但是我希望大家學了能「習」之,不是複習,而是「實習」、「實踐」,用到實處。

學而不能致用,何樂之有?學中醫的人如果不能做到自己養生,也不能給人診病,不能為人解除病苦,學的只是中醫的「知識」而不是「能力」,那就好比練武的人只懂花拳繡腿而無法做簡單的防身,一個練武的人如果總被不會武功的歹徒追著打,豈不是笑話?如果說武術本來就是「打人」的技術,那麼中醫本來就應該是「治人」的東西,在此我也奉勸那些不能診病治病的中「醫生」們趕緊轉行,該種地種地,該經商經商,別到處去談養生、講穴位,中醫界目前講養生的一大群,真能診病、治病的卻沒幾個,能夠隨便從一個網路名字也能在千山萬水之外做診斷的就更少,這些不具備「中醫能力」的人去大講特講中醫養生,遲早給中醫丟臉!

◆ 申時宜多伸展筋骨,疏通膀胱經

言歸正傳。申時還要盡可能多伸展筋骨。有些人建議15 ~ 17時這段時間內最好能做運動到出汗為止,我堅決捍衛他們言論自由的權利,但卻願意給出更切合實際的建議!《黃帝內經》開篇便教人要「獨立守神,精神內守」,沒有要你去運動出汗嘛,而且對於現代人,尤其是上班族,你叫他們在辦公時間整出一身臭汗來,恐怕也沒這個條件,畢竟這個時辰中大多數的人都還要老老實實地上班上學。既然這個時辰是膀胱當人體的老闆,比較符合邏輯的做法是,有的放矢,服侍好這條足太陽膀胱經!所以醫家祕傳有一個簡單方法,能在這個時辰快速疏通膀胱經。

古傳中醫的明師們在教這個方法之前,總得先講一通中醫的大道之理,把徒弟們忽悠得「恍然大悟」之後,方法便讓他們自己去編,「理通法自明」嘛。有一位網友問我,他學的「退六腑」方法是從肘關節推向手腕橫紋,怎麼我卻教大家從手腕橫紋推向肘關節,他懷疑是門派不同所以手法各異。我告訴他,往哪個方向推其實問題不大,關鍵是治病者的心念,是否有一顆治病救人的心、一顆讓病人好起來的父母心才重要呢,往上推或者往下推,不外就是要通經活絡排出病氣嘛,「糊糊塗塗」就行,不必太較真,要較真的是有沒有一顆醫者的慈悲心、父母心!你給人治病時的心念如何,對治療效果是有影響的。我也得學學先賢們先來忽悠一下大家,再讓大家去悟這個方法。我們先來看看膀胱經這哥們兒的葫蘆裡賣什麼藥。毒藥!沒錯,這哥們兒賣的是毒藥。

膀胱經是人體的排毒骨幹!人體內的邪毒總是歸到膀胱經來排出去,尤其是申時,膀胱經當令,排毒的功用更強大。很多人都有這樣的體驗,被人在後背和大腿按按捏捏敲敲打打之後會覺得渾身輕鬆,這主要就是因為膀胱經流經背部和大腿(當然,還有其他經絡),它所經之處被人折騰一番之後加快了氣血的運行,排毒更快

更徹底,自然覺得舒服受用。問題是,這種舒服和受用的感覺無法持久,很快又是該疲勞疲勞該煩惱煩惱,這又是什麼原因呢?

問題就出在腎上了—腎與膀胱相表裡,又與膀胱相通。膀胱的排毒功用是通過「氣化」來實現的,《黃帝內經.素問.靈蘭祕典論》說:「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矣。」「州都之官」是用來比喻膀胱的生理功能特點的。歷代各大注家在解釋這個「州都之官」時莫衷一是,或以膀胱「位當孤腑」(王冰等),或以膀胱為「三焦水液所歸」,或以膀胱是「同都會之地」(張介賓等),或以州、都分別通「洲」、「渚」二字,而解為水液積聚之處來解釋「州都之官」,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怪不得有位老科學家一再警告我說中醫不科學,是一種廣泛的「包」(潮州話,「猜測」的意思)。

事實上,這些大注家們都沒有得真傳,我知道這句話一說出去會招來不少謾罵,但我說的這不是開玩笑的話。得真傳的人不會在「州都之官」上浪費時間。這句話說的就是,我們體內的邪毒、雜物在膀胱的氣化作用下才能源源不斷排出體外,「津液藏焉」是指膀胱經在排毒時把對人體有用的「津」和「液」 藏起來儲存在人體內了。而「氣化則能出」,是說因為體內真氣的作用而使津液能發揮作用。道家講究打坐所產生的津液為「金津玉液」,必須把它們吞下去,可見津液之重要。膀胱「氣化」的「動力來源」就在於腎氣的蒸騰。腎有毛病就容易導致膀胱的氣化失司,引起尿量、排尿次數及排尿時間的異常。腎氣不足,膀胱經氣化的力量就不足,道理就這麼簡單!

◆ 顫抖功:通膀胱功法

明白了這一層道理,我們要做的,就是「幫助」這條膀胱經排毒,同時溫養腎的力量。

如何做呢?民間一般用刮痧或拔火罐的方法,這是一條無可奈何的不歸路,依靠外力,永遠是「外求法」,我一直強調,學中醫就是學道,而學道的方法,非向內求不可!對於上上根器的人,內求法的精髓就是真傳一句話—「全憑心意用功夫」,您就在申時的這兩個小時內,找個時間讓自己靜下來,「用心意」把這條膀胱經給「觀想出來」並有意無意地「聽」著體內的病氣邪毒從頭到腳源源不斷往下排,經絡敏感的人,渾身都有麻麻熱熱脹脹的感受,就對了。那麼不敏感,根器不高的人怎麼辦呢?那就只能自己編些方法了。先賢編了一個顫抖功,法簡而效宏,方法如下:

1. 好好看看甲骨文的「申」字寫法,你就站成那樣就行。兩腿微曲,略寬於肩膀(身體好能站得穩的人,兩腿可與肩膀同寬),這樣身體上下就是一個長長的三角形,我們知道三角形有穩定性,這樣站著比較穩。

2. 站穩之後,全身放鬆,身體上下自然顫抖、抖動,雜念比較多的人,這個時候可以想像著自己彷彿騎著一匹寶馬奔跑在草原上。顫抖時間自定,以不覺得累為度,可以是3 分鐘、6 分鐘、9分鐘、15 分鐘……自己定。

3. 抖完自然站立,閉目「聆聽」身體的氣血從頭到腳往下奔流的「聲音」(感覺),可以想著體內的病氣、邪毒之氣等您不要的東西,源源不斷從頭到腳往地下排。時間自定。

4. 最後,兩手撫腰,體會氣從手掌心注入兩腎、氣在兩個腎間動的感覺。

這個簡單的方法可以治療很多毛病,比如神經衰弱、失眠、腰腿痛、頭痛,等等,同時還能美容呢。大家每天都做一做吧。事實上,申時做最好,別的時辰也可以做的,特別是睡覺前,抖一抖,睡得好。

●明朝最著名醫學家「李時珍」第16代嫡傳──胡塗醫(Kevin Hu)

生於中國大陸南方小鄉村,因特殊原因,父親讓他改李姓為胡。由於從小體弱多病,他被迫學習古傳中醫──傳承自中華史上著名的醫學家「李時珍」世家之後的古中醫!胡塗醫從小熟讀《黃帝內經》、《道德經》和《易經》等醫道經典,培養出深具人文關懷的素養與視野。

他在中國大陸接受大學教育後留學歐美。現旅居瑞士,供職於金融界,目前是瑞士某金融集團的執行長,閒來無事喜歡寫博客。他常自稱不是醫生,但偶爾會為有緣人診治疾病,為人低調,不敢為天下先。

其中醫專著《問道中醫》簡體版於2014年6月由美國EHGBooks出版社出版,此書係胡塗醫新浪博客上的文章集結編寫而成,全球累計近300萬冊的暢銷紀錄。其新浪博客擁有超過百萬的讀者,博客點擊率近800 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