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專欄推薦
  3. 好讀推薦
分類主題
 
專欄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72歲韓國百萬網紅阿嬤背後故事有洋蔥! 孫女辭職帶她出國旅行: 「我想幫罹患失智症的阿嬤找回生命意義!」

2020/1/6  
  

 

(圖片提供:三采文化)

 

摘自/三采文化《越活越勇敢,我是朴末禮:網紅阿嬤重生的勇氣》

作者/朴末禮、金宥拉

 

宥拉

這趟旅行出發前,我翻遍網路尋找各種預防失智的方法。根據網路上看到的建議,我在阿嬤的手機安裝應用程式,開啟打地鼠遊戲,對遊戲沒興趣的阿嬤勉為其難地玩了起來。她要抓地鼠,卻老是點到不相干的地方,總是在第一關就出局了。

大概是力不從心讓阿嬤覺得丟臉,她常嚷嚷著不玩了,卻又不斷說「我還要再玩一次」,展現出挑戰的意志。艱困歲月打造出天不怕地不怕的朴末禮,遇到失智症也是會怕的。

 

阿嬤說她要認真挑戰看看。

可是,為什麼阿嬤的表情這麼悲傷?

對阿嬤來說,玩打地鼠遊戲似乎壓力更大。

這樣不行。換個別的方法吧。

我翻閱了有關失智症的論文,也加入了失智症病患的論壇。過程中發現了一句話,深深烙印在我腦海裡。

 

失智症是喪失意義的疾病。

當自己判斷自己的存在不再具有意義,腦細胞便會慢慢減少,逐漸喪失記憶。雖然不準確,但大略是這樣的內容。

換句話說,這是一種心理疾病。當我認定自己沒有存在於世上的價值,憂鬱和苦難便會侵蝕我,導致腦細胞接二連三地受損。

沒錯,現在不是打無辜田鼠的時候。

阿嬤為什麼要活下去?

為什麼必須存在?

應該要做什麼?

幫助她找回人生的意義吧!

無論是放空腦袋哈哈大笑,或是每天為客人準備飯菜,都要讓她感受到這個世界有活下去的價值。

說到底,所謂的人生,就是天天尋找自我存在的意義。

當你認為那個意義已經消耗殆盡,即使眼睛還睜著,也跟人生結束沒什麼兩樣了。

好,去旅行吧。

真正自由無拘束的旅行。

旅遊地點決定是澳洲凱恩斯。在澳洲旅遊局工作的友人極力推薦,說那裡有很多我能和阿嬤一起體驗的活動。

我寫了離職單給公司。為了拿到休假,我甚至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演出一場好戲,可惜效果不佳。

那就沒辦法囉。不重視我家人的公司,我也不稀罕。

阿嬤說我瘋了。「又不是親生老母,天底下哪有孫女怕阿嬤生病就辭掉工作的?」

無路可退了。

既然都辭職了,那就來打包行李吧!

 

末禮

雖然我在互助會參加過很多次旅行,但自由行倒是第一次。到了機場以後,怎麼覺得和我以前來過的機場不太一樣。以前我們都聽鄭部長的指揮,乖乖坐在同一區。有人要去廁所的話,也是大家手牽手一起去的。

不過和宥拉兩個人來……阿娘喂呀,嚇死我了。

原來機場這麼大喔?這是什麼情況啊?

我喝了咖啡,想去廁所就去。

原來這就是自由行啊!

 

宥拉

抵達澳洲的第一天,我們前往庫蘭達村,那裡可以搭乘熱帶雨林纜車和體驗原住民文化。不過,很快我就碰上了難關。在纜車裡幫阿嬤拍照時……

這,哪裡像澳洲啊?

就算說這裡是韓國雪嶽山,人家也會信吧?

問題大概就出在阿嬤那身像登山裝的衣服!我叫阿嬤換別件穿。

「我就只有這種款。這個最舒服。」

我把相機一伸!給阿嬤看看照片,然後問:

「阿嬤你看,這裡是澳洲還是雪嶽山?」

阿嬤回答:「雪嶽山。」

到了庫蘭達村,正好有賣原住民裙裝的商店。我買了件阿嬤的洋裝,讓阿嬤當場換上。阿嬤還不好意思地說,這麼華麗的花色,又是無袖的洋裝,要我怎麼穿啦?

 

結果,換上那件洋裝一陣子後,阿嬤變了。

阿嬤明白了無論你穿了什麼,別人完全不會在意。

當阿嬤脫下登山服,換上花朵紋樣的洋裝,她的一顆心也彷彿換上了新裝,多了自信的感覺。在這四天裡,阿嬤都自己挑衣服購物,妝也試著畫得更濃。

「就算我穿這樣也沒人會看我耶!」

阿嬤樂不可支,甚至還穿著泳衣四處逛。凱恩斯是個位於海邊的村落,就算穿著泳衣到處跑、赤腳過馬路,也都是稀鬆平常。

但這些都是阿嬤第一次做的事,就算有些衝擊,也很有趣。

「下輩子我要在澳洲過生活。」

阿嬤深陷於澳洲的魅力。

Before 阿嬤穿去的衣服   (圖片提供:三采文化)

After阿嬤新買的洋裝   (圖片提供:三采文化)

 

末禮

#人生第一次_無袖

宥拉明明是跟我說去坐纜車。

我坐過幾次纜車啦!所以一下就知道了,啊,要去山裡啊!所以我跟往常一樣穿上登山服,結果宥拉在那邊靠么,問我為什麼穿登山服?

啊山不都仝款嗎?澳洲纜車不也都是一樣往山裡去的嗎?所以要過山頭的話,穿登山服不就可以了嗎?我就照我的想法穿著那身衣服坐上纜車。

這麼長又高的纜車我還是第一次坐,真是令人目瞪口呆。就好像是來到山頂的感覺?

「宥拉你幫我拍個照啊!」

喀擦。

老實說,那張照片還真不像是去澳洲,就好像是去江原道束草玩的人一樣。

從纜車下來以後,宥拉說要買衣服送我。要是平常我肯定會說:「不用了」,可是那張照片照起來真是不怎麼樣。

不然來逛逛吧!結果我一下看到一件黃色洋裝,那時我跟賣衣服的大嬸第一次用英文嘰哩呱啦的,她好像是說很適合我,很好看。以前跟互助會朋友去旅遊的時候,我從沒跟外國人扯過一句話,這次跟宥拉來,我也跟外國人做一下眼神交流,還打了招呼,真是神奇。

我買了大嬸推薦的黃色洋裝。因為沒有更衣的地方,所以跑到洗手間去換。因為是無袖洋裝,說實在一開始我感覺很不好意思,手臂都露了出來。手臂多少也要遮一點的,可是穿上那件洋裝整個露在外面,我覺得人家會盯著我看。

鼓起勇氣出去後,真的沒有一個人在意,也沒人盯著我看。那些人可能是沒有眼睛吧?穿上新買的衣服,也給人家看一下嘛?結果沒有一個人看我,只看他們自己要看的。總而言之,買了之後好像還不錯嘛!

照起相來也很上相,也很適合我,其他人也都說很有型,豎起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