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專欄推薦
  3. 好讀推薦
分類主題
 
專欄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葛莉塔:我的年紀還太小,不應該這麼做

2019/12/12  
  

 

Greta Thunberg臉書貼文,2019 年 2 月 2 日

近來外界流傳許多關於我的流言,以及大量的仇恨言論,這一點也不令我意外。我曉得大多數人都沒有意識到氣候危機的真正意義(可以理解,畢竟從來就沒被當作危機看待過),才會對氣候罷課這件事感到奇怪。就讓我藉此好好澄清一下我的罷課行動。

 

2018 年 5 月的時候,我贏得瑞典報社舉辦的環境寫作比賽。文章見報後,開始有人連絡我,包括達爾斯蘭零石化(Fossil Free Dalsland)團體的博.索倫。他底下有一群年輕人,想要在氣候危機這方面做些事。

於是我和其他社會運動人士在電話上開了幾次會,目的在於發想新的計畫,讓外界關注氣候危機。博拋出幾個想法,包括舉辦遊行,乃至於發起某種形式的罷課粗略想法(要讓學生在操場上或教室裡罷課)。罷課的想法源自於美國帕克蘭市的那群學生,他們在發生校園槍擊之後拒絕上學。

我覺得罷課的主意挺不錯,於是一邊研究,一邊說服其他年輕人一起罷課,不過不太有人感興趣。他們覺得瑞典版本的零時(Zero Hour)遊行比較會有影響力。所以我就一個人規劃罷課行動,也沒再繼續和他們開會。

當我把計畫告訴爸媽時,他們不是很贊同罷課的想法。他們說,如果我要罷課的話,就自己去罷課,他們不會提供任何協助。

 

8 月 20 日,我走到瑞典國會外,坐了下來,開始發放摺頁給民眾,上面詳述氣候危機的事實,也說明我罷課的理由。

我一開始就在推特和 Instagram 上發文,告訴大家我在做什麼,沒多久就走紅了,吸引記者前來採訪。率先過來的還包括一位叫做英格瑪.倫茲霍格(Ingmar Rentzhog)的瑞典企業家暨商人,他很常參與氣候運動,和我聊了一下,拍幾張照片後上傳臉書。這是我第一次見到他,也是第一次和他說話。先前都沒聊過,也沒遇過。

很多人愛散播謠言,說有人「在背後」操控我,或者有人「付我錢」或「利用我」做這件事。但其實沒有人「在背後」操控我,只有我操控我自己。至於我的爸媽,在還沒被我教育到產生意識以前,可以說是和氣候運動人士沾不上邊。

我不屬於任何組織團體。以前支持過一些在氣候與環境方面做事的非政府組織,也會偶而和他們合作。但是我完完全全獨立,不代表任何人,只代表自己。我做的一切事情都完全免費,從來沒有拿過一毛錢,也沒有人承諾以後會給我錢,任何形式都沒有,和我有關的人士或者家人也是如此。

我當然會繼續堅持下去。從來沒有見過有哪位氣候運動人士,是為了錢才替氣候而戰。簡直荒謬至極!

此外,未經學校允許,我是不會到國內外各地遠行。遠行的交通費和住宿費都是由我父母支付。

 

我們全家人一起寫了一本書,內容是關於我和妹妹碧雅塔如何去影響父母看待這個世界的方式,尤其是看待氣候這個議題。書中也談到我和妹妹被診斷出來的症候群。這本書本來要在 2018 年 5 月出版,但因為和出版社發生重大意見分歧,於是換了一家新的出版社,書在同年 8 月上市。
這本書叫做《我是葛莉塔》,出版前,父母明確表示過所有利潤都會捐贈給八家注重環境、兒童相關症候群,以及動物權的慈善機構。

 

還有,我的講稿都是自己寫的。因為深知自己的言論將會傳遍千里,因此經常會請教別人的意見。我也會經常向固定幾位科學家尋求協助,請他們針對特定的複雜議題,提供表述上的建議。我要確保一切完全正確,避免散播出去的事實不正確,或者會導致誤解。

有些人嘲笑我患有亞斯伯格症,可是亞斯伯格症候群不是病,是個天賦。又有人說,得到亞斯伯格症的人怎麼可能會走到像你現在這個地步。但沒錯,這就是為什麼,因為如果我是個「正常」人,而且會社交的話,我早就會加入組織或者成立自己的組織。正因為我不擅長社交,才會這樣做。氣候危機一直被放任不管,讓我很苦惱,覺得該做些什麼,什麼都好。有些時候,不做什麼—例如在國會外頭靜坐—反而會比做什麼更有影響力。正如輕聲細語有時候會比大吼大叫更能讓人家聽得進去。

 

還有人抱怨我「說話寫作都像大人」。我只能說:你以為16 歲的小孩就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嗎?還有人說我過度簡化事情,像是我所說的:「氣候危機黑白分明」、「必須停止溫室氣體排放」,以及「我要你們恐慌」。我會這樣說,是因為這些都是事實。雖然氣候危機是人類有史以來面對的最複雜議題,必須要盡一切努力才能「阻止危機」,但是解決危機的方法沒有模糊的餘地,必須黑白分明,也就是必須停止排放溫室氣體。

我們可以將暖化限制在前工業時期為基準的增溫幅度攝氏1.5 度以內,不然不做;不然就是達到臨界點,觸發一連串人類掌控不了的連鎖反應,不然就沒事;我們可以選擇人類的文明存續下去,或者無法存續下去。凡是攸關人類存亡的事,就沒有保留灰色模糊地帶的餘地。

至於我說要你們慌張,用意是要你們將危機當作危機看待。當你們家中失火時,你們總不會還去坐下來談論火被撲滅之後可以把房子蓋得多美輪美奐吧?而是拔腿就跑,確保大家都安全撤離,同時呼叫消防隊來滅火,這都要靠某種程度的慌張才能辦到。

 

還有一種論點實在讓我無可奈何,就是說我「只是小孩子,不要聽小孩的話」。不聽我的,無所謂—那就去聽聽確鑿的科學研究怎麼說吧。因為只要所有人都去聽科學家的話,聽進去我引用科學家調查出來的事實時—那就完全不用去聽我在說些什麼,也不用去聽世界各地數十萬為氣候罷課的學生在說些什麼,我們就全部會回去學校上課。我只不過是個使者,卻得承受這麼多的仇恨辱罵?我所說的早就有人說過了,我只不過是在陳述科學家數十年以來說過一遍又一遍的事情。

 

我同意你們的看法,我的年紀還太小,不應該這麼做。沒有孩子應該要這麼做。但是因為大家幾乎都在袖手旁觀,而我們的未來陷入危機,只好繼續這樣幹下去。

 

如果想要進一步了解我,或者對我有任何疑慮的話,可以去看我的 TED 演說影片,我在裡面有談到當初是怎樣開始對氣候與環境產生興趣。
謝謝大家的善心支持!讓我充滿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