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三采網路書店
  2. 社會科學
  3. 文化研究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開啟你的驚人天賦
 

靈界的譯者2:跨越生與死的40個人生問答



定價:280元 
優惠價:79 221元    
數量:
   (庫存 > 10)



內容簡介

《通靈少女》故事暨文化顧問索非亞真實故事

真的有前世今生?冤親債主如何化解?
安太歲可以保平安嗎?說鬼故事容易引來好兄弟?
往生親人的靈魂真的會在頭七回來嗎?

40個跨越生死的常見問題徹底釋疑!

生,每個人都在追求其圓滿,你想以什麼姿態綻放?
死,每個人一生都會遇到的課題,你選擇怎樣面對?
誰能做到生而無撼、死亦無懼? 
面對生命我們徬徨無措,面對死亡我們傷心恐懼
從學生靈媒到生命觀察員的真實體悟
教我們該如何相信自身的價值,活出生命的精采!
 
「面對死亡,我無能為力。人生在世大家都很會算計,可是卻沒有注意到:『死亡必然來臨且無從喊價。』我們太習慣以金錢『控制』一切,就連精神層面都能以金錢堆砌,沒想到『死亡』卻這麼不好講話,一丁點議價空間都不給。終究,我發現人能做的只有尚能掌握的當下,所以我相信重點是認真過生活,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沒有比較,只有尊重,相信自己的生命價值不比誰低,因為,每個人都一樣珍貴!」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像作者一樣想當棒球國際裁判,不過想好好精采過一生應該是多數人的願望,但人們總是為了自己看不到的未來憂慮,每當有不順遂的事情發生時,就想靠算命改運、求神問卜來解決眼前的問題,與其把成本投入看不見的世界,何不把力氣放在看得見的眼前?
究竟靈界是怎樣的存在?不論是靈媒的眼見為憑,還是心理學中的科學研究,或是各宗教所提出的看法,作者天生帶有靈視能力,現正攻讀宗教研究所,以其特殊的經歷,從不同角度探究生與死兩個世界的真實面貌。

作者簡介

索非亞(本名 劉柏君)
為亡者傳達遺言的送行者  發願救治天下人的靈醫團

一歲通靈
六歲報名牌
十五歲開道場
十八歲巧遇靈醫
二十歲得到指示「27」
二十六歲退出靈媒工作
二十七歲信奉伊斯蘭教
二十八歲成為棒球首位女性主審
二十九歲紐約洋基隊的棒球隨團翻譯
三十歲正攻讀政大宗教研究所 三十一歲成為台灣首位國際棒球女裁判、出版《靈界的譯者2
三十二歲政大宗教研究所畢、出版《靈界的譯者3》、赴美至「Jim Evans職業棒球裁判學校」進修裁判課程
三十六歲再度赴美,進入「Wendelstedt職業棒球裁判學校」進修,是台灣唯一一位進修過兩間美國職業裁判學校完整課程的棒球裁判、成為玄奘大學宗教與文化學系兼任講師
三十七歲出版《Safe & Out。堅持與自己對決的勇氣》、童書《鬼怪不想讓你知道的50個秘密》、擔任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新北物資中心專案經理
三十八歲獲得第二十四屆十大傑出女青年獎、擔任HBO Asia首部台灣製播影集《通靈少女》故事暨文化顧問

基本資料:1979年生於台北市
學    歷:國立台北大學社會工作學系畢業
現    職:國立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碩士班
               中華民國棒球協會裁判員(台灣首位全國賽女性主審、國際女裁判)
               中華民國棒球協會翻譯(中華隊、世界盃澳洲國家隊、紐約洋基隊等)
               中國回教文化教育基金會董事
               玄奘大學宗教與文化學系兼任講師

小    傳:
自幼被家人發現有陰陽眼,常被鄰居找去看房子、辦喪事(交代往生者的遺言和對喪禮是否滿意),課餘時間為鄰居收驚、祭改,口耳相傳後有固定的看診時間,十五歲時與親戚一起開設道場,正式從事靈媒工作。
服務的內容多半為祭改、問事,主要仍為處理喪事、為亡者傳達遺言,之後因結識懂中醫的保生大帝靈醫團,開始幫人看病,香火鼎盛。2001年後慢慢淡出道場,直到2005年決定離開這個行業。
除了擔任靈媒外,從小熱愛棒球,因此投入棒球裁判訓練,目前為台灣首位全國賽中執法的女性主審,也受邀赴香港、澳洲執法,為台灣第一位女性國際棒球裁判,2009年獲得美國洋基隊與廠商All Star通徳公司的贊助,除護具、比賽經費外,預計於2010年1月赴美參加職業裁判訓練。

書籍目錄

前言──出書初體驗

第一章 面對生死──由各種角度檢視人、鬼世界的真實樣貌
 (一)從靈媒觀點看生死
無形眾生的生活圈/做鬼也很不容易/開業誌慶/靈媒培訓SOP/ 如何成為通靈體質?/當然可以不當靈媒/身為靈媒的痛苦/靈視兒童教育手冊/相信自己的價值
 (二)從心理學觀點看生死
心理學中的非自然現象/榮格的集體潛意識
 (三)從宗教觀點看生死
使我為之信服的伊斯蘭/基督教中的神蹟/關於佛教中的神通力最/常談論鬼神的道教
 (四)當自己的英雄

第二章 跨越生死──破解所有迷信疑惑,因了解而無所恐懼
(一) 瀕死與葬禮:
1真的有前世今生嗎?
2往生親人的靈魂真的會在頭七回來嗎?
3人在瀕死時的狀態如何,死亡時會出現幻覺嗎?真的有那道指引的光嗎?死亡時會看到死去的親人來引路嗎?死時會痛嗎?死亡後如何安排為佳?
4怎麼樣死亡的情形最好?睡覺中死去的人真的就是得到善終了嗎?意外死亡的人跟正常情況死亡的人有什麼差別?
5死亡後真的會靈魂出竅嗎?人死後真的可以招到魂嗎?
6為什麼有些人下葬後居然不會腐化?真的會對家人有影響嗎?
7亡者會托夢嗎? 8死後需要陪葬品嗎? 9自殺死亡是種解脫嗎?
10參加葬禮時,需要防煞嗎?葬禮後可以喝酒嗎?在葬禮拿到的毛巾、白包要如何處置?
(二) 祭祖:
1不同的下葬方式會對死後前往的世界有影響嗎?
2神主牌位該如何安置?
3祖先墓穴風水會影響子孫後世的福禍嗎?
4懷孕的婦女可以在清明節時去掃墓嗎?能陪朋友去掃墓嗎?
5祖先靈魂投胎去了,拜祖先豈不沒有意義?
(三) 民間習俗:
1安太歲、點光明燈等動作真的可以保平安嗎?
2祭改、收驚真的有用嗎?
3吃豬腳麵線真的可以去楣運嗎?
4在家裡擺放人偶、洋娃娃等人形飾品或擺設,是不是真的有不好的影響?
5夜間被拍肩膀不要回頭,與床腳不要正對著鏡子的忌諱,是有根據的嗎?
6生肖真的會與個性、人生的發展有關嗎?
7血有辟邪的作用嗎?
8小指帶戒指真的能防小人嗎?
9吉祥開運物如水晶、八卦鏡、開運竹,真的有效嗎?
10端午節中午十二點曬太陽可以驅邪嗎?
(四) 鬼神:
1哪裡的鬼最多?博物館裡真的有很多鬼嗎?
2鬼會羨慕人類嗎?會愛上人類嗎?真的有吸血鬼嗎?
3鬼需要睡覺嗎?
4鬼會死亡嗎?
5鬼有年齡大小之分嗎?可以「活」千年以上嗎?
6鬼和神明有什麼不同?真的有門神、胎神嗎?大廟的正神,真的穿著古裝嗎?
7當我們在說鬼故事(尤其在雨天、晚上)、讀恐怖小說或看靈異電影時,會比較容易引來它們嗎?
8如何避免無意中冒犯到好兄弟?
9外出住飯店時,上床後鞋子真的要頭朝外嗎?
10真的有筆仙、碟仙嗎?它們真的可以預知未來嗎?
(五) 宗教信仰:
1冤親債主該如何化解?
2普渡法會是在普渡誰?
3拜拜主要的意涵是什麼?
4女性生理期時,真的不能到廟裡拜拜嗎?
5唸佛經的實質意義是什麼?有特別需注意的事項或忌諱嗎? 

精采試閱

前言——出書初體驗

我將寫的東西與朋友分享後,也把文章放在部落格供網友瀏覽,那本來是我的生活日記,忙起來變成生活週記,結集起來竟讓我多了個作家的封號,一圓我的夢想,雖然我的夢想還挺多的。

不過出書比我想像中的熱鬧多了,後續的活動讓我瞎忙一通,許多固定的活動被迫暫停,甚至連棒球都得緩緩。有次練球結束後被棒球教練逮個正著:「怎麼都沒來練球?」已經打得很爛了還不練,真是無可救藥,那時候我就想一定要趕緊恢復正常,才能隨隊去香港比賽。這又讓我想起練球時的一則小故事:話說我很不會接外野高飛球,有時候還會直接跪在草地上禱告:「今天一定要讓我接到三球才收工!」無法接殺高飛球的外野手根本是球場上的石頭,我不要當石頭啦!

外野手接不到高飛球真的很丟臉,又不是人形立牌。有次在內野負責Kado轉傳的愷玲竟然對我大喊:「妳能不能接到一球傳給我啦?我都接不到妳的轉傳球。」當然我吼回去:「我也想接到啊!有哪個外野手喜歡一直撿球啊?」隊友們也努力想幫我,前輩們總是說:「每次都差一步就接到,那就不是技術問題,是心理問題!要自己突破!」所以喊口號是一定要的,但是如果喊口號也沒有用呢?有隊友便建議:「妳能不能找一個鬼,球打出去的時候叫它先跑到落點,那妳就往鬼的位置站位就好了?」話是這樣說沒錯啦,但是我說:「那我得先找到一個會打棒球的鬼啊!」會提這種建議真不愧是棒球人,如果沒記錯應該就是陶小光,有這種對話也不枉我們倆是兩光二人組。我以前遇到困難時,的確會禁不起誘惑,找「神明」幫忙!

練空手道時我最害怕的是「對打」,就算跟教練說我會怕,教練還是說多練習就是練膽,說了跟沒說一樣!幾年前有次去空手道課的途中,走過社區附近的土地公廟,那裡也有供奉玄天上帝和關聖帝君,這兩位神尊看來都英勇威武,所以我就請祂們賜給我神奇的力量吧!

真的要對打上場前,我就想著有神功護體,一整個衝鋒陷陣、豁出去,打沒多久就被教練叫過去,用那種會使人尿失禁的氣勢罵道:「妳有這麼笨嗎?妳是這麼笨的人嗎?」這時候只有腦傷的人才會說「是」,後來教練又開罵了:「妳沒有教練在教嗎?還是妳的教練都沒有在教妳?」話說到這裡已經讓我有腿軟的徵兆了,後來還是被罵:「難道我都沒教過妳嗎?妳有這麼笨嗎?一直嘟過去給人打是誰教的?妳都在練什麼?妳的攻擊呢?防守呢?節奏呢?」那件事到今天仍讓我心有餘悸!

被罵的時候腦袋一片空白,返家的路上還不忘給廟裡的神尊一個傷害性的眼神——其實只是瞇著眼睛看,沒辦法,我沒有受過演員訓練班。回家洗澡才知道痛,練過空手道的應該都知道,身體熱熱的時候都不會痛,等身體冷下來之後就知道了,這時才恍然頓悟:我到底在幹什麼啊?

「人」其實很脆弱,就算從一出生就和自己生活在一起,也未必能了解自己,說的話、做的事情也未必清楚,心裡有太多的欲望起起伏伏,想要的總是太多,情緒卻總是控制不了,為了自己看不到或察覺不到的不安全感,花很多力氣在追求;「安全」有很多種:物質上、情緒上、關係上,人總想追求這些面向上永久的穩定,所以物質上想要有公職或穩定的工作,情緒上想要被認為很重要或被肯定、被需要,關係上想要有永恆不變的情誼,反面來說則是害怕收入不穩定、不被看重,還有害怕外遇、劈腿等背叛。

為了得到我們想要的安全、避免我們的害怕,人們總是費盡心思和努力,我最好只要每天作一個儀式,老公就不會變心,最好我只要遵守各種命理星座的說法,就能永保工作穩定,最好我只要固定花錢捐款,就保證死後的舒適,抱著寧可信其有、有總比沒有好的想法,只可惜這世界總充滿悲苦,凡有氣血的必嚐死亡的滋味,生老病死和人生無數的苦痛,總是反覆地發生在我們身上,不因善良、努力、信神而消減。

其實我不清楚宇宙的奧祕為何,但我相信凡事總有個「理」字,所以我選擇心所嚮往的伊斯蘭教,相信 真主和祂的教誨雖然無法讓我萬事亨通、一帆風順,可是信仰讓我有力量面對各種挑戰,信仰中的教導也指引我對事情的判斷,伊斯蘭告訴我:不管好的、壞的都是 真主的前定,讓我歡喜去面對生命中各項事物,所有都是 真主的考驗和禮物,之後我雖然還是有一時的情緒,如憤怒、不安、溢樂、驕傲,但是靜下來後,最終還是能獲得身心的平安,Alhamdulillah!

人能知道的東西實在是太渺小了,曾經我對L女恨之入骨,可我現在感謝她的出現讓我重新檢視宮廟道場的總總,曾經我以為我是受神明的揀選,幫人看病、解厄、挪風水、作決定,以為自己真的很特別又厲害,直到我發現「神明」也有無奈的時候,我握著癌末病人的手、我抱著全身癱瘓的小孩、我望著精神疾病患者的眼睛,甚至是命案或死亡的大體,還有這些心力交瘁的家屬,神明呢?我終於發現,人能掌握的只有眼前。

「神明」當然也會給我解釋,例如:對方的命該如此、因果如此、天意如此,所以我反問祂:「那過去被我們幫助的,就是命中注定該好的嘍?」總之,靈媒就只是個媒介、工具,如果是好是壞在冥冥之中都有所安排,人們也不必在此耗費力氣,更何況眼前想做的都嫌心有餘而力不足了。當有高靈告訴我它是南海古佛時,我請它讓我那優秀且嚴以律己的老師多活幾年,如果這個願望根本無法實現,那南海古佛跟我說過話又有什麼意義?

能讀書、有讀書真是我最大的幸福和財產,透過書籍讓我能知悉許多知識、了解不同觀點,更能從歷史史料上去認識、重新詮釋宗教。以「關聖帝君」來說,史料確有其人,而儒釋道皆表其忠義、尊為神祇,「媽祖」也從小海村的信仰拓及為海神及河神,來自中國的信仰卻在台灣發揚光大。「信仰」是個人自由也有其緣由脈絡,可是為什麼現在的信仰會從景仰變成畏懼?以前所謂的乩身多半有正職工作,在鄉民有需要時才為民服務,宗教從業人員亦有師承、規矩,「神通」是宗教中各種「教化」功能的其中一小塊,演變到現在是「神通領導宗教」,眾多看法莫衷一是,各種神祇都任人差遣,宗教從業人員原被要求的高操守、苦修行都免了,只要敢講、說得出一套道理,都能「奉旨辦事」。

台灣出了不少人是保生大帝教醫術、玄天上帝教收妖、觀音菩薩開智慧的通靈人,我也遇過聲稱媽祖總跟在她身邊,並有事情要交代給我的,那時候我已經知道要當個好學生、好孩子,所以我只希望那位媽祖可以教我游泳。從歷史的演變上我們可以理解這些信仰的現象與產生,但是這些事還是讓我疑惑:為什麼現在有些神明可以談交易?為什麼只要出得起錢,神明還可以管到外遇、桃花,或生男生女?

人有信仰很好、很幸福,即使所相信的神不能豁免生命中的疾病、衰老、死亡或分離,卻能讓身心從信仰中得到安寧。總而言之,一切還是要回歸眼前,那是我們所能掌握的、努力的,而我相信每個人都是平等的,雖然條件不同,但是在神的眼下,都一樣珍貴。

人生在世若不起分別心,其實日子是很好過的,至今我仍極度懷念童年只要吃飯、睡覺和玩耍的日子,生活中最大的挑戰就是得吃飯快一點和不准賴床,當然進入學校後會產生新的任務:應付老師和融入同儕。說應付老師可能有些過分,但是同學們在老師們面前極盡表現諂媚的樣子,至今我仍餘悸猶存。孩子就是這樣,小時候爸媽是天,上小學後老師是天;小學時期老師的話是聖旨,老師的關愛是恩寵,為能贏得好學生的封號,即使是告發同學的小奸小惡,也不足為奇。

我以為長大之後這些事情會改變,可是改變的只是對象,對一些長輩、老闆、同事,我們仍玩著這些人間遊戲。其實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也得講些場面話度日子,只是我努力讓自己保持誠實,別從玩人生遊戲變成被人生遊戲。孟子說:「人之患在好人為師。」我時常以此警惕自己,所以即便是寫部落格或出書,都是抱著「分享經驗」的心情,而且將當時的想法記錄下來,之後再回頭來看,也是最好的反省練習。

保持誠實最大的功夫在於「觀察」,觀察別人也觀察自己,非常幸運地由於我天生見鬼的體質,讓我自然而然地得隨時成為「生命觀察員」。

從小家人師長對我的印象就是時常一個人在角落看人,有興趣我就參與一下,沒興趣就作我自己的事情,其實現在的我也是如此,生命中有太多的不可說、難以言,最後只能用一抹微笑帶過。有人說:活得比較久也不見得懂得比較多,我也很汗顏地發現,就算「看」得比較多,也同樣未必能懂更多,不過……還是繼續多看多觀察吧!

審定推薦

各界名人真情推薦
于君方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宗教系及東亞語言文化教授  
吳晴月 生死簿傳人
昭慧法師  玄奘大學宗教與文化學系系主任
范可欽 知名主持人
陳和榆  《通靈少女》影集導演
劉仁和 作者父親
蔡怡佳 輔仁大學宗教學系助理教授
蔡源林  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助理教授
(以上推薦人按姓名筆劃排序)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靈界的譯者2:跨越生與死的40個人生問答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