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三采網路書店
  2. 心理勵志
  3. 個人成長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開啟你的驚人天賦
 
[預購品]

靈界的譯者4:我的後通靈人生



定價:320元 
優惠價:79 253元    
數量:
   (庫存 > 10)



內容簡介

///《靈界的譯者》十年歷程,全新創作///

被賦予靈力,究竟是上天的禮物還是人生的考驗?
走過十年,她終於找到答案——


從陰錯陽差地踏入宮廟,不斷通靈問事的高中女生,
十年後心灰意冷地轉身投入棒球領域,
她以為不再通靈就是徹底脫離,
但不通靈、不接天命,「靈界的譯者」索非亞要做什麼?

「看得到鬼等於會通靈,等於帶天命,一定要走通靈路?」

透過一次次的書寫、信仰、運動與工作,
她重新整理自己看見的無形世界,
出版了「靈界的譯者」系列,成為台灣第一位女性棒球裁判,
高潮迭起的人生甚至改編為短片與電視影集,
各種出乎意料的轉折雖然豐富了她,也讓她沉澱思考:
「我想追尋的人生意義是什麼?」
「我快樂嗎?」

原來,無論是通靈人或平凡人,每一個人其實都有相同的生命課題——
如何用自己的能力活出最適合的姿態?
生命本身就是一種修行,
看不到鬼的凡人會無法辨別而迷失,看得到鬼的她偶爾也會迷路,
但在來來回回、曲曲折折當中,
現在的她試著活出了自己的後•通靈人生……

作者簡介

索非亞(劉柏君)

六歲會報明牌,十五歲時合開道場,擔任學生靈媒,直到二十六歲決定退出宮廟,結束靈媒工作,投入棒球領域並成為台灣首位棒球女性主審。
2017年獲選美國國務院「全球女性運動領導人計畫」,並在美國國務院受訪;成為HBO Asia首部中文影集《通靈少女》故事原型暨文化顧問。
2018年富比士雜誌評選為全球體壇最具影響力女性第19名。
2019年獲得國際奧會女性與運動獎世界獎座。
現任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新北物資中心專案經理、玄奘大學宗教與文化學系兼任助理教授級專業技術人員,並攻讀國立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博士班。

作者序

【作者序】
這輩子,我們只要關注於活出自己


在這本書撰寫的過程中,我接受國際棒壘球總會(WBSC)提名,參與徵選國際奧會的女性與運動獎(IOC Women and Sports Award)的徵選。國際奧會自2000年起每年頒發這個獎項,其包含五大洲的洲獎(亞洲、美洲、非洲、大洋洲與歐洲)以及一個世界獎,鼓勵與表彰各地以運動賦權女性的楷模。
就在完成本書稿件後,我便收到國際奧會通知獲得世界獎的殊榮,準備啟程前往紐約的聯合國總部,接受國際奧會主席與聯合國婦女署執行主任頒獎,在聯合國頒獎台上接過獎座與致詞。
現實生活總比戲劇還要驚奇。戲劇需要有合理性,現實生活不需要,雖然我今年夏天即將年滿四十歲,可是也有夠多的酸甜苦辣供我回憶。
當我漫步在紐約街頭,想著此生發生的種種,甚至有種電影《楚門的世界》的感受。我站在中央公園凝視身邊的人事物,真實與虛假的界限在那一刻是模糊的,冷冽的空氣讓我很快地回神——好吧,我真的是置身於紐約,這一切是真實發生無誤。想著接下來要站上聯合國的頒獎台,不免也開始緊張糾結。謝謝好友陳和榆的陪伴與開導,也如同電影《楚門的世界》當中的台詞:「人應該享受這個世界,而不是企圖理解這個世界。」如同我在面臨骨折後的低潮中所學習到的,與其耗費力氣去追尋、梳理各種事情的原因,何不好好享受我們的生活?
於是我好好回想十多年來的棒球歷程,特別是對當初各種身心受傷與挫折給予疼惜,還有為自己不曾放棄的堅持予以喝采,告訴自己:我值得站在頒獎台上接受全球的喝采,享受國際奧會的招待,以祝賀自己的方式接受各國媒體採訪,不要再問自己是否值得?是否只是幸運、僥倖?別再擔心自己的言行是否動輒得咎。我要好好地愛自己,接納自己所有的好與不好。
嘿,不夠好的部分也沒關係,過去的我會擔心自己以英文受訪會說錯字彙、講錯文法,因而對於接受英語訪問備感壓力,甚至覺得怎麼得獎像是折磨,又不是做錯事情還要被批評。現在的我試著學習享受這一切,除了平時也會多練習英文之外,努力過後就接受結果、享受成果。
肯定自己,為自己鼓掌,看到自己的努力,這是我們的文化中經常忽略的,久而久之,生活只剩下努力與辛苦,都忘記為何要經歷這一切了。
得獎後,我收到許多恭喜與鼓勵的祝福,也有人問:「都在聯合國獲得國際奧會的世界獎了,妳接下來的人生要幹嘛?」返台的隔天,我依舊上班、教書、唸書,生活一如往昔,照表操課,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得獎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回憶之一,但我不會一直活在回憶當中。
我不需要一直沈溺於過去曾經的美好,或是疲於奔命再追求下一個高潮,甚至感嘆痛苦或美麗的經驗無法複製或回到當時,因為我知道真正持續而穩定地滿足與快樂,是來自於我能享受的「現在」的每一天。
或許當朋友問起時,我也會想要歸納一下發生這些事情的緣由,但比起分析、理解所謂成功的理由,我更希望朋友能一起享受生活的美好。因為所有的美好經驗都無法複製,除非我們願意讓自己去感受快樂。
曾經我對於宮廟的那段時光充滿痛苦與怨恨,如今,過去發生的事依舊不可追,但我心境轉變之後,看待與感受也不同了。同樣關於「助人」這件事,過去的我以為自己的存在只是為了他人,因著幫助別人,我才有了價值,因此忽略去照顧自己,身心失去平衡而埋怨自己的遭遇。這兩年來的生活變化讓我學習到照顧自己,把關注放回自己身上,我依舊非常樂於幫助他人,依舊以助人為此生使命,但我覺得很快樂,不那麼因為別人的起伏而受波及。我變得更健康也更快樂,希望把自己這樣的轉變分享給讀者,更希望身邊的人與讀者,也能因此更關注自己,變得更快樂。
這個世界有太多不解之事,一件事情有各種觀點也南轅北轍,不管別人怎麼批評,請記得:你是最重要的。如果你不能享受生活,就是沒有善待你自己;與其搜集各種證照、學歷與技能,如果無法在其中享受,那麼即使站在世界的頒獎台上,住豪宅、開名車,還是會被不安全感與空虛追著跑。
我們要努力追求的不是一個物質或位置,而是學習能夠享受生活的能力。請記得,從生到死是一段過程,這段過程中再重要不過的焦點就是自己!我們都要學會享受旅程,學會快樂。

書籍目錄

名人推薦
序  這輩子,我們只要關注於活出自己

01 修行的生命之旅
第一章  從靈界的譯者到通靈少女
被命運推進的修行路
從棒球到靈界的譯者
從《神算》到《通靈少女》
失算的通靈中古少女
回歸初始之心

第二章 修行的關卡
通靈人也空亡
通靈人身在肉體
通靈人的內心戲
通靈人的人際關係
不怕關卡只怕卡關

第三章  信仰與修行體驗
正信的信仰是什麼?
信仰是日常生活的展現
智慧地解讀「信仰」
是助人還是騙人
我的生活修行之道
善念的盼望

後記  學會被愛,不再孤單

02 信仰與修行Q&A
關於信仰
Q 真的有地獄嗎?電影《與神同行》的故事背景是真的嗎?
Q 真的有無形眾生嗎?我怎麼知道自己拜的是神還是鬼?
Q 如果有跟神明承諾要護持,但是後來因故改宗,會被報復嗎?
Q 如果一直被無形的干擾怎麼辦?有什麼方法可以避免?
Q 別人送的神像和護身符可以收嗎?如果不想要該怎麼處理?
Q 放符仔是真的嗎?怎麼判斷自己是否被放符仔?該怎麼處理?
Q 信仰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關於修行
Q 有人說我「帶天命」一定要修行、為神明服務,如果我不照做會有不好的報應嗎?
Q 修行之後一定要分階級或等級嗎?
Q 修行一定會有靈異體驗嗎?我想要修行但不想要有靈異體驗可以嗎?
Q 修行一定要花很多錢嗎?
Q 「修行」到底是為了什麼?

精采試閱

距離出版《靈界的譯者》一轉眼已是第十年,這段旅程完全超乎預期,我從急欲擺脫通靈到願意轉身面對,過程像是脫了好幾層皮,但我很開心漸漸成為有感覺的人:感到喜怒哀樂,不再只是把自己的靈魂關在玻璃瓶裡看世界。
一開始出書的初衷就是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希望許多像我這樣的通靈人,能夠擺脫桎梏、活出自我。而十年後,我還是想要繼續分享生活歷程,往後的修行旅途上,我們再互相打氣扶持,繼續走下去!

///

在小高一的年紀,我陰錯陽差地踏入宮廟為信眾服務,是不幸也是幸運。當時宮廟的負責人是不太會引導與使用我能力的無腦長輩,每天就是讓我一直通靈、不斷問事,一整個搞不清楚狀況就開啟了我的靈媒旅程。
但搞不清楚狀況也好,能以無預設的立場和旁觀者的心態去體驗這趟旅程,也因為沒有對通靈懷著特別的期待、目標,當然也是由於後來傷得夠徹底,才能在宮廟待了十年後果斷轉身。只是轉身後,我並沒有真的離開——雖然我超想離開,以為不再通靈就是離開。
在宮廟的那些年,我非常不快樂,偶爾感受的成就與滿足就在於能夠幫助人的時候。據說那個叫做「帶天命」,不過「帶天命」這簡單的三個字真是把我給整慘了。我被賦予、期待成為神明的代言人,可是我頂多只是無形眾生的翻譯,還不見得翻譯得很稱職,畢竟當一般翻譯可以多讀書與練習而進步,但是當無形眾生的翻譯真的很難「練習」,舉凡吃素或不吃牛肉、打坐、獨身都是基本條款。而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明白:人的糾葛與眾生的苦,真的和無形眾生沒多大關係。
從高中開始,我像上班族一樣為信眾服務。我被教育也相信:人遇到困難或不順遂是因為被無形的眾生干擾,也試著當個認真的翻譯,希望能幫助信眾。偶爾得知自己幫助到人真是滿心歡喜。只是有些信徒會重複地出現求助,賭博輸錢、工作不順都覺得自己是卡陰,被無形的跟。有時候我看根本就沒有被跟啊,還會被說通靈不認真。
反正所有失敗都歸咎於無形眾生,最好祭改後睡一覺就好了,這間老師不準、沒效就換別間,自己都不用改變。記得有一次跟一位偶像劇編劇聊天,她說要想一堆浪漫的橋段好累,而我覺得要讓通靈老師想出各種前世今生和冤親債主的故事,也是很累的。
我認為人們遭遇困難有其複雜原因,不否認無形眾生是其一,但不會是絕對的單一因素。我比較視其為感冒或心情不好,就是尋常現象,感冒可以去給醫生看,服藥後加速復原,也可以多喝水、好好休息,一樣會康復的,而非拖著病體四處求醫。
況且有些神壇本來就聚集了很多無形眾生,虛弱時還往那些地方跑,反而容易感染招惹。總的來說,人生就是痛苦的總合啦!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煩惱,所謂的修行不是「消滅痛苦」,痛苦永遠都在,修行是讓我們關照這一切,不鑽牛角尖,經歷這些困難煩惱時,自在一點地度過。人的力氣有限,不用心在自己身上而是浪費在抓無形的戰犯,真的很可惜。


索語錄/

人比鬼可怕。
不信?看看您身邊啊!

///

看到鬼等於會通靈,等於是帶天命,就是修行命——這差不多像吃鹽酥雞要配九層塔一樣地約定俗成了,但大家有問過九層塔的意見嗎?或許九層塔更想要和三杯雞搭配啊!我的心情就跟九層塔一樣,也希望能用自己的能力活出最合適的姿態,無奈當年的我勇氣不足,只敢偶爾叛逆、發發脾氣,通靈的逃兵當不了幾天還是乖乖回去接天命修行。天知道「天命」這兩個字就像一個緊箍咒,綁住了我的身心,怎麼修行這麼討厭啊?
就像所有剛開學的學生一樣,我也多次想下定決心——這學期要開始認真了!因此也是有很認真吃素、打坐的時候啦。只是我就算很認真通靈,也沒辦法解決所有問題,更不能保證每次通靈都能神準,一次通靈完五、六個人,我就氣力耗盡。
我是沒估算過認真通靈能提高準確度的多少比例,但很確定只要我累了或是沒那麼準確回答,就被責怪是否不夠認真修行?這真是滿討厭的。要求男人一夜七次都還有威而鋼輔助,但通靈哪有什麼仙丹可以吃啦!
我像是不斷受挫的學生,很努力了還是達不到期待,一而盛、再則衰、三則竭,再者我對拯救世界也沒有多大興趣。這是通靈人的宿命嗎?我倒覺得是每個人都面臨的課題,在外界的期待與自我成長之間拉扯,在來來回回、曲曲折折當中,帶著傷也帶著笑往前走。既然人生的旅程中,眼淚是少不了的,那就祝福每個人包含我自己,都能瞞懷盼望地笑著前行,偶爾也有勇氣回頭笑看過往。
在播出電視劇的那年,我被美國在台協會(AIT)提名參選美國國務院「全球運動導師計畫」,每個國家能提名一至二位女性參選,獲選者能在美國國務院和 espnW 的贊助下赴美受訓實習。
這個機會十分珍貴難得,得與超過一百五十個來自不同國家的優秀候選人,競爭十七個名額,經過幾關面試,包含最後兩次與美方以視訊面試,我得到了人生最棒的禮物之一:阿母,我要去美國國務院囉!
我被媒合的導師是美國職業冰球聯盟(NHL)副主席 Susan Cohig女士,實習的第一站是先到上海觀賞職業冰球比賽,再分別到美國首府華盛頓特區與洛杉磯上課,課程包含性別意識與自我探索的工作坊。除了室內靜態課之外,也會穿插動態活動,例如拳擊、體適能、舞蹈、瑜伽以及華府景點參訪,與我預期中「訓練」必須要很辛苦勞累完全不同。我以為受訓就是要操要苦、有血有淚才有效果啊,俗話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嘛!睡在比佛利山莊是哪門子的受訓啦?這讓我懷疑到直接問活動負責人,不是要「訓練」我嗎?
然而主辦單位告訴我們:「妳們是從全球兩百多人中精選的十七位潛力領導人,妳們的優秀能力與成就動機已無庸置疑。要成為領導人,更需要的是學會放鬆和照顧自己,只有妳自己的狀態好,才能做出好的判斷,也有魅力領導團隊。沒有人想要被一個很焦慮、充滿壓力、情緒不穩的長官領導吧?」還滿有道理的耶!如果我心煩意亂、情緒失控,別說領導團隊,就連基本溝通都有問題吧?誰會想要跟情緒不穩的瘋婆娘共事啊?
這也讓我學到重要一課:往往我只看見能力與事情,沒有看見「完整的人」。就像以前通靈只關注有阿飄嗎?阿飄趕走了嗎?還很困惑為什麼明明就沒阿飄還要這樣牽拖?殊不知有時阿飄只是一個現象或出口,不能看見當事人、以關懷人為優先,問題是永遠處理不了的。
在美國,每天的我都很積極地準備會議、訪談,只有獨自在紐約街頭散步時,才能略略感到放鬆,因為美國國務院也不是出錢讓我吃香喝辣的,每一位計畫參與者必須在受訓的最後兩天,以網路直播的方式向美國國務院提交計畫,其中包含二十分鐘的發表與十分鐘的提問回饋。
我在實習的期間不斷思考:「我的人生到底想要做什麼?」趁著這段時間請益與沉澱,我這輩子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何會有那些情緒?我到底在意哪些事情?那些事情為何讓我如此過不去?什麼事情才會讓我快樂?我想要追尋的人生意義為何?很多人給我建議還有批評,但我自己的想法是什麼?我有沒有好好問過自己,與自己對話而不是迎合他人的期待?
經過與導師和主管們數次談話討論,我聚焦理出了人生中最喜歡的兩件事:棒球和助人。所以我的計畫就是透過棒球來幫助女孩,讓女孩們獲得健康與自信:empower women through baseball!!

///

這些年,我慢慢消化過去的經驗。以前只能切割,而這兩年由於拍攝電視劇而促使自己面對、整合,我也不再那麼否定過去的自己,或是執著於自己的想法。信仰對我來說,不只是保護自己免於無形眾生干擾,或是藉由改信來切斷過往的生活圈,而是開始感受到信仰帶來的平靜喜悅,不用再跟有形或無形奮戰,不必證明什麼,也不必一定要獲得什麼,我這輩子的功課就是好好做我自己就夠了。
於是我開始過著打卡上班的生活,由於待在社福單位,工作著實不輕鬆,加上又要擔任棒球裁判,還要在大學兼課教書,心裡雖然滿足但身體確實負荷甚大,連父母都經常擔憂心疼我休息不夠、睡眠不足。
有一次,有位姊姊邀我到她拜拜的宮廟,希望能對我有幫助。我念的是宗教研究,向來對各種宗教都有興趣,在姊姊熱情邀請下,便順道去一窺究竟。
該道場算是台灣民間信仰中典型的種類之一,相信人的本靈是從天上的神明來的,必須要找出自己的元靈主神修行,主神才能幫助你化解困難災厄,自己的修行也才能累積,否則拜再多神也是枉然,成效極低。所以修行前應找到自己的主神,而道場的老師會協助你、指點你是哪個主神,到那個神尊前擲筊確定後,就能確立自己修行的神明與方向。
我到了道場後,受到熱情招呼,用茶吃點心。該道場很有規模,也有許多信徒與志工幫忙,信徒資料還數位化建檔,出文也都用電腦打字,是很用心在經營。
沒多久就有師姊問我:「妳是不是經常覺得疲憊?」我說:「對啊,上班好累,事情好多喔!」師姊說:「妳後面跟了三個,兩個女的、一個男的,妳會這麼累都是因為卡到,等一下可以拜託老師幫妳超渡他們。」這下子我還真的愣住了,嗯哼,索非亞卡陰了?上次我被說卡陰都快二十年有了吧?那還是我想脫離以前服務的道場,所以老師和信眾們說我肯定卡陰了。
在我還不知道怎麼回應的當下,師姊向我解釋:「看得出來妳有在修行也是好人,做很多好事,可是如果妳沒找到自己的主,那麼現在做的修行和好事都白費了。趁今天有緣,妳要趕緊處理,去請老師告訴妳該到哪個神明那裡擲筊認主。」我苦笑說:「謝謝啦,我已經有阿拉天尊了。」師姊們疑惑:「妳說哪個天尊?」我說:「阿拉天尊啊!我信好多年了。」師姊還是困惑:「阿拉天尊是哪一尊?」我說:「就是不吃豬肉的那個阿拉啦!」
師姊恍然大悟卻也不肯放棄:「可是妳拜阿拉,還是很累啊,生活很辛苦啊。」我說:「生活哪裡有不辛苦的啊?」師姊求好心切地問:「妳沒有認到主神,所有修行都白費,妳不覺得自己做這麼多善事都沒用很可惜嗎?」我說:「不會啊,能幫助人就是快樂的事情,我沒想過有沒有回報。」師姊還是覺得我這樣太可惜,便勸說:「不然妳拜阿拉,也去問老師主神是誰?兩個一起拜啊!」我問:「我現在有信仰了,選好這條路就好好走下去就好。既然說是要找到主神,怎麼會拜兩個呢?何況是兩個不同的信仰?」師姊仍不放棄地說:「妳也可以雙重國籍啊!」我苦笑說:「我頭腦簡單,也希望生活能單純簡單,謝謝您的好意,但我想堅持自己的信仰這樣過下去就好。」
在我的信仰中,我沒有強求什麼,但也不曾感到匱乏過,簡單的生活反而更容易獲得快樂。而且我經常覺得,不求反而獲得更多,該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就不強求,專注於眼前當下,老老實實地過日子才最踏實。
至於到底哪個信仰好呢?我覺得就像是談戀愛一樣,遇到就知道了,而且要好好經營關係,每個人適合的都不一樣,重點是能讓我們心安平安,一顆心有所依歸,行為有準則規範,讓我們成為更好的人,就是正信的信仰。

///

Q 有人說我「帶天命」一定要修行、為神明服務,如果我不照做會有不好的報應嗎?

在台灣,如果有靈異的感應,很容易被套上「帶天命」,並且理所當然要為神明服務。這是我二十歲以前非常熟悉的三個字,舉凡我想好好讀書、打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會被「帶天命」三個字叫回宮廟裡服務。
有一部分的我覺得驕傲和有責任,覺得自己是被神明選中、賦予使命的,但也有一部分是害怕不做會被神明懲罰。當我決心要離開時,心裡確實有所害怕,因為對方不只說我會失去健康、找不到工作、遇上各種不順再回來求神明,還說連我爸媽都會不好。拿至愛來叫我接天命,是莫大的恐懼與壓力。
但我非常幸運,如果有神明,我確定神明非常眷顧我。神明護佑我一路成為台灣首位國際棒球女性裁判,還有念到政大宗教所博士班,當我發現自己能夠不靠通靈能力,而是靠自己的汗水與努力成為女孩子的榜樣,在我之後不會有別的女孩被趕出棒球場,什麼是帶天命?這才是帶天命!我認為每個人都帶有天命,只要是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盡力做好身而為人的義務,對國家社會有幫助,這就是天命!
所謂的「帶天命為神明服務」,基本上是民間信仰的觀點,傳統宗教上並沒有這樣的說法。佛教認為每個人都有機會成佛,基督教也有教導每個人生而為人的功課,我們每個人來到這世上都是有原因的,不只是被神所愛,每個善舉、善功都是修行,也都是在為神服務。如果神明要我當乩身搞壞身體健康,不念書、不工作、不孝敬父母,把自己生活搞得一團亂,然後待在神像旁邊整天泡茶靜坐、服務眾生,我當初就會決定換一個神明了。我相信神明是要我健康快樂,照顧好自己和家人,再去服務他人。
如果有神明特別指名、賦予你天命要濟世救人,那麼你要審慎評估自己是否可以同時勝任助己助人的工作?曾有剛懷孕的媽媽問我:「老師說我帶天命要服務眾生,我該怎麼辦?」我建議她現階段要先把孩子照顧好,家庭和樂安穩了,行有餘力再去為神明服務。可以跟神明先稟報自己目前的責任與考量,晚個幾年不成問題的。如果自己目前都有困難,神明還違反意願要你服務,甚至以不好的報應威脅,我覺得應該都是人的意思,不是神的意思吧?
愛與控制只在一線之隔,永遠愛你的是神,會想控制你的是人。拜拜能拜到威脅你若不服從就有不好的報應,你可以換間廟宇繼續拜一樣的神,但你也真的需要換個朋友了。

審定推薦

【名人推薦】

歌手/演員─李千那

我從小生長在殯葬業家族以及舞台秀團中,每天經歷生離死別,婚喪喜慶,
謝神拜天地,長大後才漸漸明白,
那不僅僅是工作,
是傳承、使命、責任還有生存。

常常聽人家說「天命難為」這句話,
也就是說,生來有人貧困有人富裕,
出生在什麼家庭,不是我們能選擇,
但當你有「能力」,你是可以選擇你想要的生活,我一直認為自然的力量還有心境的改變是不可思議,甚至能創造運氣改變命運,而這件事值得我們去探討。

索非亞說:「如何用自己的能力活出最適合的姿態?」背負通靈的天命,她快樂嗎?
 

演員 郭書瑤

透過戲劇,也算是「體會」了一部分索非亞的人生,才發現那與生俱來的「特殊能力」,帶給其實平凡的她,很多不凡又令人心疼的經歷。
這次不再是從書中看靈界的譯者,而是看見「索非亞」,願你能認識那平凡的她,透過她的故事,更認識自己、愛自己。


演員 温貞菱

索非亞的文字,讓我想起初次見面時她的神亮雙眼,孑然一身卻帶著溫暖稚氣。也許因為童年獨自跑得快,不奢望成為眾人的榜樣,而總在說著:生命何其短暫,寧可人負我,不願我負人。
有著質樸無華孩子的靈魂。


(依照姓氏筆劃排序)

歌手/演員 李千那
台大電機系教授 李嗣涔
《通靈少女》第一季影集導演 陳和榆
演員 郭書瑤
演員 温貞菱
媒體人 鄭弘儀

影片


專欄推薦

爆紅臺劇拍攝現場讓索非亞落淚,郭書瑤:透過戲劇,也算是「體會」了一部分索非亞的人生 文/索非亞《靈界的譯者4:我的後通靈人生》 記得《通靈少女》第一季的開鏡儀式,我因為在台中站裁判而缺席,很訝異吧?此等大事也能為了比賽而缺席,因為那時的我不斷告訴自己:「《通靈少女》不關我的事,不過就是故事顧問,那不關我的事情……」拍攝期間也是有問才有答,除此一概不管,這樣隔著一段距離像是一種防護罩,保護自己不會受傷。這個方法我常用,而且一直都很管用。直到我知道自己逃不了了,也不想再逃避了。 我想,發生的事情都有其意義,例如骨折讓我學習接受別人的照顧,不掩飾自己的脆弱,每一次的…..看更多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靈界的譯者4:我的後通靈人生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