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輕小說
  3. 華文作品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生於望族 卷六 烽火縫嫁衣

生於望族


活 動 滿1200送三采直式創意提袋乙個

定價:240元 
優惠價:79 190元    
  停售無法購買





內容簡介

殺人兇手都成了石榴裙下臣,怎麼柳東行卻要從軍去?
小蝴蝶成親啦!愛比金堅,此情可問天!


緣定,婚不定,
欲嫁柳郎,卻遭世子誤……
烽火縫嫁衣,
莫是前世負君,今世教冷孤?

★種田文始祖柳依華,繼《平凡的清穿日子》後,全新強檔宅鬥文!
★好戲輪番登台!看了《海棠依舊》後,又一部不容錯過的精彩種田文!
★起點女生網推薦總榜第7名!近708萬網友點閱、67萬人推薦的超人氣作品!
★帶著記憶死後重生,二世人生互相對照,風格獨具的歷史愛情小說!

隨書附贈1:新古典主義插畫家呀呀精心繪製「錦瑟華年相與度」拉頁海報
隨書附贈2:「人物款」、「簡約款」正反兩款書衣,任君選擇

「祖母,孫女已認定他了,若他此去,能平安歸來,是孫女的福氣,若他有個好歹……孫女也不會棄他而去的!這是孫女的真心話,求祖母成全!」

文嫻和柳東寧因為「意外」有了親密舉動,流言滿天飛。文慧被誤解為始作俑者,遭長輩禁足。柳府為了名聲,決定放棄文慧擇文嫻為媳,一向愛文慧至深的柳東寧,也因過於失望同意了長輩的決定。文怡雖知文慧無辜,卻因巧遇前世的殺人兇手康王世子,想起文慧種種惡行,心生厭惡,無法同情,只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與柳東行的婚事上,可這時,康王世子再度出現,還想娶文怡為妻?

歷經波折後,文怡與柳東行的小定禮終於順利完成,成親在即之際,北疆烽火連天,朝廷頒布命令要柳東行行軍去,他明明沒有出身亦沒有人脈,此事難不成與康王世子有關?文怡想起前世,段可柔說這場戰事讓柳東行殘疾又破相,難道今世仍逃不過如此命運?文怡堅持在行軍前出嫁,她的生命又會因為這個決定掀起什麼樣的波瀾……

●癮閱讀書系介紹──在這裡,青春是如此過癮!
☆ 歡樂向全員集合!
不論日系、台系、陸系、美系,只要好看好笑好精采,統統一網打盡,要你看到好過癮!
☆ 讀者互動不缺席!
歡迎愛書年輕人,不論你是古代穿越來的老靈魂還是永遠長不大的彼得潘,只要愛看愛寫愛小說,歡迎一起參與,成為癮帝與癮后!
☆ 更多活動詳情與新書介紹,請上癮家族部落格:
萬有癮力http://blog.yam.com/inread

作者簡介

柳依華
2008年開始在起點中文網女生頻道連載小說,著有《平凡的清穿日子》、《傳說的後來》、《春光里》、《生於望族》四部完結作品,目前新作《鬥鸞》連載中。從小就夢想著能從事小說寫作,可惜夢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渾渾噩噩地在毫不相關的行業裡沉浮數年,猛然發現還有起點這個實現夢想的地方,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繪者簡介

呀呀
新古典主義插畫家,2008年獲第4屆金龍獎最佳插畫獎。作品曾獲選參加首屆中韓漫畫展,並為大陸多家刊物繪製封面及插圖。2008年首本個人畫集《青瓷》上市後深獲好評。榮獲第六屆中國漫畫獎優秀彩色單幅畫,同時,《青瓷》系列插畫入選第十一屆全國美展。2010年11月受邀參加法國巴黎第六屆Corbeil-Essonnes漫畫節。2011年獲第一屆「JC-ACG」中日原創漫畫大賽銀獎。 代表作:畫集《青瓷》、《薄姬》;繪本《她她》

精采試閱

朱景深看著眼前規規矩矩低頭束手而立的丫環,忽然覺得有些難以開口。

他好像一直都弄不清楚自己在想什麼,又是為什麼對顧文怡如此在意,原本還以為,是因為對方一再幫了他的忙,又從未輕視薄待過自己的緣故,於是他就本著好意,照著從前對待查家的態度,疏遠對方,激怒對方,省得對方受他連累,結果,對方還是不離不棄地幫助了他。而這一回,因為對方勸服的是新冊立的太子妃,所以他在宮中的處境居然不知不覺地好過了許多,至少,那些宮人總算知道,他即便一輩子襲不了王爵,也是近支宗室子弟,皇親貴戚了。

沒人再敢剋扣他的用度,沒人再敢背地裡給他下絆子,太后與皇后待他越發和藹,太子對他也不像從前那麼輕慢了,幾個小皇子小公主更是沒有再當面嘲笑欺辱他,而這一切,都是因為行事公正寬和的太子妃杜氏的進言,而她之所以會這麼做,卻是因為顧文怡的勸說。

杜氏如今在宮裡名聲極好,東陽侯杜家的教養更是一再被太后、皇帝與皇后稱頌,宮中上下無人不誇她仁厚,因此朱景深心下感激之餘,也多少有幾分疑慮,懷疑杜氏是為了自己的賢名,方才厚待他的,而且她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好名聲。與此同時,最開始進言的顧文怡,卻什麼也沒得到。她與他甚至只有過幾面之緣,根本就算不上有交情,卻還是一再幫助了他!

朱景深覺得心裡非常妥帖,除了身邊的兩個親信以外,很久沒人對他這麼好了,他開始想要瞭解顧文怡這個人,打聽她與她周圍人的消息,雖然因為不想讓人發現這一點,給對方帶來麻煩,因此事事都是隱密進行的,但這並不阻礙他滿足自己的小小心願。結果,就讓他聽到了柳顧兩家聯姻、姊妹易嫁的消息。

對朱景深來說,柳尚書的兒子要娶顧家哪個女兒,與他並不相干,但是他卻意外地聽到了,在這對新人定親之前,要先為另一對新人過小定的消息,其中一方正是他心心念念的顧文怡!

就像是忽然有一道雷劈中了他的頭一般,那一瞬間,他什麼都明白了!

其實,顧文怡也僅僅比他大一歲而已,不是嗎?她出身平陽望族,祖父曾任高官,死後又被追封至二品,她還是當朝侍郎的侄女,論家世,其實也不是那麼低,而且正好符合他告訴太子的那個所謂「心上人」的描述。反正他在未來兩三年裡,總會被安排一個妻子的,那為什麼不選擇心地良善又對他沒有輕視之心的顧文怡呢?雖然他早就認了命,願意接受宮裡給他安排的伴侶人選,可他們是要過一輩子的,太子都已經把他收歸屬下了,他有那麼一點小小的要求,也不是什麼奢望吧?

唯一可慮的是,顧文怡馬上就要定親了。

朱景深並不知道這門親事的來龍去脈,只覺得文怡的定親人選同樣是柳家子弟,而且有傳聞稱此人才是柳氏家族的嫡長,卻因為父母雙亡,被叔父壓制了多年。他開始猜疑這只是柳尚書為了讓兒子盡快成婚,才會先一步草草安排大侄子的婚事。顧文怡在顧家不過是隔房的侄女,家裡又只有祖母幼弟,自然是只有聽話的分了,不是麼?

可惜時間不夠了,顧文怡定親的日子是在三月初一,離現在還不到三天,他沒有把握在此之前說服太子下旨賜婚,又怕行事太急會引發不良後果,唯一可行的,就只有想辦法聯繫上顧文怡,說服她推辭儀式。或許,裝病是個不錯的辦法?

父母雙亡、不得叔嬸重視、身上又沒有官職的武舉人,與一個受到太子看重、前途光明的宗室子弟相比,哪一個更適合她呢?更別說兩人還是早早相識的。朱景深覺得顧文怡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自己該選擇誰才對。

只可惜他與顧侍郎向無交情,一直沒能找到聯繫顧文怡的機會,好不容易看到有一輛馬車從侍郎府的側門出來,而駕車的卻是顧文怡的家人,他就當機立斷地行動了。

不過他沒想到的是,他找對了人,卻也有些尷尬,因為對方正是顧文怡身邊那個曾被他調戲的丫環……不是他多心,這丫頭該不會記恨他,故意不肯幫忙吧?

冬葵等了許久,也沒見他開口,便悄悄抬眼瞄了一瞄,見他表情猶豫,欲言又止,心中冷笑一聲。

她眼下正在一個偏僻的巷子裡,趙大夫妻駕著馬車候在巷口外,但前前後後卻有康王世子的隨從堵住了去路。她還記得,上回在藥房衝出去時,就看到其中一個人候在康王世子的馬車旁。看他們的穿著打扮,想必不是宮裡出來的,那就是康王府的人手了?她本是武將人家的婢女,雖然不諳武藝,卻也有些眼光,看得出對方頗有幾個好手,自己一行三人萬不可能硬闖過去的。

她想了想,便冷淡地問:「世子爺到底有什麼吩咐?奴婢還要給小姐辦事呢。」

朱景深終於下定了決心,「我聽說……妳們小姐……過幾日要定親了吧?」

冬葵心下一凜,面上卻不露,「是,就在三月初一。」

朱景深輕咳一聲,「那個人……我是說顧家給她安排的那個定親的對象……不是什麼有出息的,妳們小姐……大概也有些想法吧?」

冬葵開始繃緊了身上的肌肉,抬頭向他望去,眼神一閃,「世子爺問這個做什麼?」她嘆了一口氣,又低下了頭。

朱景深心中大喜,走上一步,幾乎壓不住語氣中的激動,「別擔心,我有法子!妳回去跟妳們小姐說,如今天氣不好,一不小心感染了風寒,也是常事。若是她病了,定親自然是要推遲的,至於後面的事,我會辦好,讓她別擔心!」

冬葵幾乎掩不住臉上的駭然之色,「您這是什麼意思?」

朱景深笑著噓了一聲:「我有了一個好主意,橫豎宮裡是要給我安排婚事的,太子殿下又說隨我心意,我娶一個熟人,總比別的不認識的人強,是不是?妳們小姐這樣的正正好,她在族裡也受了不少氣吧?放心,有我在,那些人以後不敢再欺負她了,她想把家裡人接過來照顧,也沒問題!」

冬葵瞪了他半天,一個字也沒說出來。

朱景深知道她是被這件事驚住了,便笑著安撫,「妳只要回去把我的話告訴妳們小姐,過後該如何,就看妳們小姐的心意了。妳們什麼都不必做,我會派人去打聽消息,若是三月初一那一天,親事沒能定成,我就會把剩下的事都辦好的。」

冬葵雙眼幽幽地盯著他,仍是沒有說話。

朱景深心下覺得有幾分古怪,但很快就想起了一件事,笑道:「妳放心,只要妳照我說的行事,往後本世子絕不會虧待妳的,隨妳想要什麼,都沒問題,若是妳願意,我還能給妳安排一樁好親事,包管又體面,又富貴!」他從王府帶出來的人手裡頭,確實還有好些人沒成親呢,他們可不是家奴一般的人物,這丫頭能夠攀上此等好親,真真是祖上燒了高香了!

冬葵垂下了眼簾,看不清她眼裡有什麼情緒,只聽得她小聲道:「奴婢可以替您傳話,卻不能擔保小姐會答應。我們小姐一向是個有主意的,只怕一聽這話,就惱了也未可知。若是……若是小姐不願意,您該不會……」

「當然不會!」朱景深頓了頓,有些艱難地道:「若是……若是她不想要這門親事,也不想嫁給我,過後再跟我說也行……我只是想幫幫她,並不是要逼她……」他沉默了一會兒,方才繼續道:「我又怎會生她的氣呢……」

冬葵低頭曲膝一禮,「奴婢知道了。」

朱景深又重現喜色,「妳可都記住了?一定要盡快告訴妳們小姐!」

冬葵乖巧地點點頭,「您放心,奴婢知道該怎麼做。」

朱景深放心又開心地走了。今日是他進京近五年來,最快樂的一日,就連翻身上馬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他做起來都覺得自己的身體比先前輕盈了幾分。

冬葵看著他的背影遠去,方才回到馬車上。趙大家的著急地問她:「許大姑娘,那是哪家的貴人?他怎麼會認識我們小姐?」

冬葵微微笑了笑,「他哪裡認得我們小姐?不,說認得倒也不假,不過他可沒安什麼好心。趙哥趙嬸,你們在京裡住的時日長些,想必也聽說過那些高門大戶裡的公子哥兒,喜歡哄騙好人家女兒,意圖不軌的傳聞吧?方才那人就是這樣的人!小姐帶我出門時,曾經見過一次,當時林家的小姐就曾說過他不是好人呢,要我們小姐提防,別叫他看上了。小姐當時應了,可從沒想過真會遇上這種事,沒想到他今兒就盯上了咱們!」

趙大猛地轉過頭來,趙大家的也吃了一驚,「我聽說過這種事,還在千戶大人家裡當差的時候,就有一個跟他家小姐交情很好的女孩兒,家裡是開酒樓的,有些家底,人長得極標緻,被人看上了,哄騙到手,家裡人一概不知,直到後來她生了個……」

「快住口!」趙大厲聲喝住了妻子,「這話是能給女孩兒們聽的麼?」

趙大家的頓時後悔了,訕訕地笑了笑,又正色對冬葵道:「這可不是小事,那些權貴人家的子弟,專門盯著那些小家子裡頭長得好的女孩兒,認準了人家不敢鬧大,到頭來,女孩兒被他毀了,不是死,就是做了姑子,真真造孽!既然這樣的人盯上了咱們小姐,咱們一定得提防才是!」

冬葵笑道:「這個還用嫂子提醒麼?方才我見他攔下了咱們,怕明言拒絕了,會惹惱了他,便假裝答應會幫他傳話。可這種事如何能進小姐的耳朵?趙哥趙嫂,你們回去後,就當沒發生過這件事,憑誰來問,都不能說一個字!行麼?」

趙大家的爽快地答應了:「放心,就算是天王老子來問,我也不會說的!」

趙大也道:「這才是正理。」冬葵又笑說:「天色不早了,耽誤了這麼久,咱們還是快往林家去吧!」

去林家的差事進行得十分順利,沒多久,冬葵一行三人便回了侍郎府,向文怡覆命,再送上林玫兒的回禮。文怡賞了趙大家的,便讓她退下去了,又叫過冬葵,細問林玫兒的反應。

冬葵一一答了,最後才吞吞吐吐、猶猶豫豫地說:「奴婢今日在路上……遇到了康王世子,就是那回在山南鎮小藥鋪裡遇見過的……」

文怡手上一顫,幾乎摔了茶盞,好不容易才鎮定下來,淡淡地問:「怎會這麼巧?我記得他好像是住在宮裡的。」

「那位世子爺……好像是專程等著奴婢似的……」冬葵悄悄打量了文怡一眼,「他說他已經在府外等候了許久,才看到咱們一輛馬車出來……」

文怡皺了皺眉,「妳是說,他攔下妳說話了?」真奇怪,康王世子這是要做什麼?

冬葵怯生生地道:「他問了些府裡小姐們的事,可是小姐們的事,如何能告訴他一個外男呢?奴婢不肯說,他就生氣了,還說要教訓奴婢呢……」

文怡震驚之下,忍不住猜想:他也許是為了打聽文慧的情況?想到這一點,她抿了抿唇,腦中不由得再次憶起前世的那一晚,口氣自然就差了幾分,「妳做得對!憑他身分再尊貴,也沒有胡亂打聽別人家女孩兒的道理!妳別怕他,妳是我的丫頭,他憑什麼教訓妳?」

「可是……」冬葵似乎還是憂心忡忡,「他說我不聽話,他會跟小姐告我的狀,比如說我故意勾引他,或是故意截下他給小姐的重要口信之類的……」

文怡冷笑一聲,隨即溫言安撫,「他不認得妳,才會說出這樣可笑的話來。妳放心,咱們主僕是什麼情分?豈是他幾句話就挑撥得了的?我心裡有數著呢!」接著還恨恨地道:「我早該知道他不是好人,日後再遇上,休想我會有好臉色!」

冬葵笑了,又道:「小姐,咱們別管那些掃興的人了。後兒您就要定親,總不能穿舊衣裳吧?奴婢為您做了一件新的,才做了一半,只是擔心您不喜歡那花色,不如您先掌掌眼?」

文怡紅著臉應了,冬葵轉過身進裡間取衣裳,嘴角冷笑一閃而過。

她那麼和善又好心腸的小姐,怎能便宜了心術不正、行事狠厲的仇人!

此為精彩節錄,更多完整內容請見《生於望族 卷六》

審定推薦

【讀者佳評如潮】
「文怡這隻小蝴蝶在改變自己命運的同時,也改變周圍人的命運,十五嬸嬸沒有一屍兩命,聶表哥病情可能會好轉,祖母也許身體會更好……當然,這於言情小說而言,這些也許不太重要。但,在第一卷最後面,文怡憑著兩世為人的感悟來勸慰少年柳東行,也許對女主角來說,這才是最重要的一搧。第一,這讓男主角對女主角的印象更為深刻,是兩人感情發展的重要鋪陳。第二,男主角也許會重新思考人生的意義,文時台這還沒嫁給男主角呢,就開始改造男主角了,這算不算另一種形式的養成?」──網友 旅行水壺

「既然已重生,蝴蝶翅膀小小的一個搧動,事情的走向就不會和前世一樣。前世發生了什麼和今生又有什麼關係呢?文怡已不是前世那個怯懦退縮的文怡,東行也不再是那個偏激狹隘的東行了。今生文怡和東行最終能夠圓滿幸福才是最重要的!」──網友 墨藏嘉魚

「文怡在顧莊重生時候的重振家業,京城中步步為營終於改變的情節都曾經感動我。喜歡杜淵如的大氣、蔣瑤的直爽,甚至是文娟的大大咧咧,這些都表現了每個人不同的性格,正是有這些不同性格的女孩子,這個故事才有了現在的活力……對比一些細節,會發現作者寫得真的很好,重生的蝴蝶翅膀揮舞的格外有力!」──網友 水韻柳伊

「文怡經歷了上一世的痛苦才換來她這一世的警醒與冷靜。這一世的她面對各種來自長輩的施壓、僕從的欺侮或是他人有意或無意的占便宜,都能平靜的去解讀、周旋以及接受。不要說偷聽到文怡跟聶珩對話的東行有著何等的震撼,就算是處於現世的讀者而言,如果這些壓力施加到我們頭上,能夠強壓怒火不去明著反抗而是去看清形勢冷靜斡旋的又能有幾個。如果文怡沒有莫名其妙的重生,柳東行將錯過文怡無意中的點悟,這不僅是顧文怡的重生,更是柳東行的。」──網友 宛直

生於望族 卷六 烽火縫嫁衣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