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童書/青少年文學
  3. 青少年小說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小公主蘇菲亞精選單本66折
 

魔法歐克莎4:血脈詛咒

OKSA POLLOCK Vol.4


活 動 6/24-9/6-暑期童書展,全館童書任選3本74折、套書72折

定價:300元 
優惠價:79 237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風靡校園的《魔法歐克莎》系列第四集!
戰爭即將爆發
快加入自救陣營,和歐克莎一起守護愛蒂菲亞

天空佈滿像鉛塊一樣厚重的雲,氣溫急遽下降,水源開始枯竭,土地變成荒漠,愛蒂菲亞進入歷史上最悲慘的時期,然而,仍有一小群人對未來懷抱著希望……

歐克莎進入貝勒林院、成為新任葛拉休斯已經過了十天,為了重建兩個世界而筋疲力盡。當叛徒還傻傻地死守在門外,永恆的精靈早已悄悄將歐克莎接到精靈島去避難,而自救們也在杜格德埃的幫助下逃離玻璃塔,和其他葛拉休斯的擁護者聚集到綠幔區,整裝備戰,等待歐克莎回來。

叛徒首領歐秀斯下令進行全國性的搜索與鎮壓行動,比起父親,歐爾托的手段更為極端恐怖,他毫不留情地就將拒絕合作的人殺掉,卻激起了更多人的反抗之心。爭奪愛蒂菲亞統治權的戰爭,看來是隨時都會爆發了。

另一方面,杜格德埃的歸來讓歐克莎更加確定了他的心意。原以為戀情終於能有所進展,沒想到早在兩人認識之前,命運就為他們埋下了伏筆……

在歐克莎續集中,除了更多精彩刺激的魔法攻擊,還有令人心碎的壯烈犧牲……

在第一集的《魔法歐克莎:意外連連》裡……
剛搬到英國的歐克莎,今年十三歲,跟普通的女孩沒什麼不同,直到有一天,她的腹部出現了神祕的圖案,她的奶奶龍米拉這才對她吐露了不為人知的家族密史。原來波洛克家族來自一個看不見的國度——愛蒂菲亞,而歐克莎是注定接管愛蒂菲亞的皇位繼承人!當她身上出現皇權印記後,超能力一一湧現,而虎視眈眈的叛賊也終於盼到能帶他們重返家園、統治世界的鑰匙。歐克莎知道,她將要帶領從愛蒂菲亞逃出的家人,以及最好的人類朋友小吉,踏上艱辛的返家之路!

在第二集的《魔法歐克莎:魔畫封印》裡……
聖波西繆斯中學終於要放暑假了。學期的最後一天,小吉獨自在走廊上等著歐克莎,突然,實驗室裡傳來悲傷的歌聲,於是小吉打開門,走進空無一人的教室……

當歐克莎回到走廊上時,小吉已經不在那兒了,只剩下他的手機被留在教室地板上,手機裡有一張奇怪的照片,照片上是一幅畫,畫裡坐著一位老婦人。左漪看到照片,驚訝地大叫:「這是我奶奶蕾米妮桑絲!」原來小吉被誤認成歐克莎,被吸入魔畫裡了!「自救」決定闖進魔畫、一個為了懲罰邪惡的世界--「不歸之森」,救出小吉和奶奶。他們能夠穿越層層挑戰,解開謎團,順利逃出魔畫嗎?

在第三集的《魔法歐克莎:重返愛蒂菲亞》裡……
洪水、地震、火山爆發,地球到處發生天災,彷彿就要世界末日。歐克莎和家人逃離倫敦,啟程尋找愛蒂菲亞的入口。然而在這之前,他們得先從叛徒手中救回歐克莎的媽媽。當自救們終於登上叛徒之島,兩方人馬展開一場激戰。此時永恆的精靈現身了!並且帶來一項驚人的消息:若想重新開啟愛蒂菲亞的門,自救必須與叛徒團結合作……但是對歐克莎來說,要跟歐爾托團結合作,比跟他戰鬥困難多了!而且沒有人知道,穿越大門之後,會有什麼東西在另一個世界等著他們……

作者簡介

安妮•布莉喬塔(Anne Plichota)
41歲,生於第戎(Dijon),居住過法國許多城市(Vendée, Lyon, Bordeaux, Besançon...),研究過中文及其文化後,她花了一點時間待在韓國並到中國工作。她擔任過很多職位:中文老師、護理助手、公開信寫手,最近則是圖書管理員。她熱愛工作、英美文學、哥德文學、聽人們說他們的故事與他們的命運。目前與她12歲的女兒住在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

森德琳•沃夫(Cendrine Wolf)
40歲,生於Colmar,主修運動,並在社會文化部門(socio-cultural Sector)工作,因此也被鄰居們稱作「麻煩」。充滿活力、自發又有決心的她熱愛插畫——這是她後天發現的,並開始自學,汲汲營營於各種角度與型式,還有奇幻文學。目前住在斯特拉斯堡。

譯者簡介

蔡雅琪
台中出生。嘉義媳婦。一個孩子的媽。吃素。
淡江法文系畢業,輔大譯研所碩士,曾編輯大量法文翻譯書,譯有:《她的一生》、《尼羅河新娘》、《快樂時光》、《由於男人都不在了》、《小艾多的世界》、《印何闐》、《蠍子之火》等。

精采試閱

1、與命運交會
玻璃塔地下第七層,金屬熔化般人的強光,使那扇門閃閃發亮。歐克莎呼吸急促地瞇上眼睛,那刺眼的光線從門框周邊及鑰匙孔散發出來,讓她眼花目眩。這一刻終於到來,她就要進入貝勒林院了。往日的影像在她腦海裡翻騰,自她在倫敦的家發現自己有那些超能力,直到抵達愛蒂菲亞的過程,在在都刺激著她的回憶,也加深了她的決心。她深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才又轉過身來。所有人都神經緊繃地盯著她,她父親及自救們在中間,歐秀斯及那些叛徒則虎視眈眈,將他們嚴密地包圍起來。所有人都在,除了她的母親、比好友還要多一點的小吉、已逝的祖母龍米拉,以及那個不可捉摸、又讓她全心全意愛戀的小夥子杜格德埃;他們的缺席,在她內心掏了一個深深的洞
歐克莎瞇上眼睛,一方面是為了防止有人看見她沉溺於熾熱愛情的眼神,另一方面也為了保護自己不被門內散發出來的強光刺傷眼睛。鋪著珍貴寶石的牆面折射出光線,寶石表面上那些數不清的切面,則使光線無窮地擴大,一秒比一秒更亮。然而最令人討厭的,是那些死人頭蝙蝠及守衛蟲,牠們一直在自救的頭上飛個不停,嗡嗡拍打著翅膀,很讓人受不了。歐克莎很厭煩地朝這些噁心的蝙蝠及有翅的毛蟲瞅了一眼,試圖對牠們使出磷火術。
「我們終於到了!」歐秀斯一邊低語,一邊把手指在空中壓得格格作響,那些來來回回飛行在側的護衛們隨即靜止不動。
這位看似莊嚴的老者朝歐克莎的方向走近幾步。明智的半精靈半人類阿巴克姆看了帕維勒一眼,做了個手勢要他冷靜下來,後者這才止住不動。
「我等這一刻,等了這麼久……」歐秀斯喜形於色地繼續說道,「親愛的孩子,自從妳加入我們之後,這麼多年以來我所承受的重擔,好像一點都不重要了。貝勒林院又重新出現,既然妳已經雀屏中選,將為新任的葛拉休斯,就請進到裡頭即位,使我……使『我們』得以好好完成的使命。」
「我們的使命?你這人還真是極度狂妄!」歐克莎握緊拳頭抗議道,「你聽清楚了,我之所以會來這裡,並不是因為你,而是為了拯救兩個世界!你,在我眼裡你什麼都不是!什麼都不是!」
歐秀斯露出一個諷刺的微笑。
「可憐的小女孩……」他說,「妳還真天真!」
「你一直自詡為愛蒂菲亞的主人,」歐克莎暴怒地繼續說道,「其實只不過是個沒有未來的、精神變態的糟老頭!對這片美麗土地上的人民來說,你就是個害人精,大地正因為你的錯誤而走向滅亡,你卻一直以為自己是至高無上的。你才真的很可悲!你心裡難道就連一點點後悔都沒有?如果你想向所有人證明你是人類而不是畜牲的話,現在來得及。」
「歐克莎!」帕維勒以懇求的表情嘆氣,「不要再說了!」
女孩無法克制地抓緊自己藍色T恤的下襬,差點就把衣服給扯爛了。
「妳這番傲慢無理的評論,對我來說一點都不重要,」歐秀斯帶著輕蔑的笑容說,「等著瞧吧,妳身邊的人是死是活,全都掌握在我手裡。」
他做了個手勢,那些身著皮製甲冑、部署在圓廳四周的衛兵們開始縮小隊伍的範圍,以更嚴密的方式監視這些自救。他以令人吃驚的矯捷身手跳到帕維勒身旁,用手腕狠狠勒緊他的脖子,身子挺得高高的,惡毒地瞪了歐克莎一眼。
「如果妳想討我歡心,就進入貝勒林院,把平衡重建起來,然後再出來幫我打開通道。聽懂了嗎,妳這個小妮子?」
歐克莎還來不及回答,注意力突然被圓屋頂上的一陣騷動給吸引了:在這地下第七層、鋪滿藍色寶石的屋頂,有一隻體型龐大、翅膀如火的鳥類正在飛翔,兩旁的蝙蝠及守衛蟲紛紛走避。牠一聲不吭、優雅地在眾人頭上盤旋著,最後才停棲在歐克莎腿上。這一刻莊嚴得令人無法置信,無論叛徒或自救都屏住了呼吸,連心跳也幾乎快停止了。
「我的鳳凰!」歐克莎低聲叫道。
這來自天上的生物向歐克莎行了個禮,伸出腳,張開爪子,遞出一把飾有八角星的鑰匙。這是愛蒂菲亞的標記,當它和出現在歐克莎肚臍周圍的那一天起,便徹底改變了她的一生。鑰匙跌落在地板上,揚起一團金光閃閃的細微沙塵,這時鳳凰從喉頭發出一陣叫聲,重新振翅飛翔,消失在高高的圓屋頂裡。
「從今以後,小葛拉休斯便是這最後一份物件的持有人了!」一隻面頰豐滿的小生物一邊宣佈,一邊衝過去撿起那把鑰匙,將它呈給歐克莎。
「謝謝你,親愛的瘋癲客!」女孩伸出手說。
這把鑰匙的重量及冰冷的觸感讓歐克莎嚇了一跳,差一點就將它掉在地上。幾米之外,貝勒林院的大門正慢慢打開,在這緊張的氛圍中低聲咆哮著。歐克莎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是地獄的火燄……」她臉色大變。
突然一隻手搭在她肩上。
「不,親愛的孩子,」阿巴克姆在她耳邊說,「這是妳和命運的相遇。」
歐克莎深灰色的眼睛望向阿巴克姆的一對碧眼,給了他一個慘白的笑容。覺得自己強而有力,與實際上變得強而有力,並不完全是同一件事。
「請容許我鼓勵一下自己的女兒好嗎?」帕維勒企圖掙脫歐秀斯的手腕。
「如果這麼做能讓你好過一點的話……」歐秀斯回答。
他放開帕維勒,然後用魔法吹管對準他。帕維勒一臉憔悴地走向歐克莎,將她在懷裡抱得如此之緊,使她都能感覺到他飛快的心跳。
「一切都會進行得很順利的,爸爸!」她低聲說,彷彿是想安慰自己。
然後,她強忍住,把心房封閉起來,什麼人都不看,什麼人都不想,朝著那個發出強光的房間走去。
 2、貝勒林院初體驗
 鑰匙一插進門上的鑰匙孔,歐克莎就被吸到另一邊,來到亮晃晃的門板後面。門又在一陣震耳欲聾的嘈雜聲中闔上;這聲音彷彿雷鳴,稍縱即逝,被牆壁給吸進去了。在場目擊者驚嚇之餘發出的尖叫馬上就消失聽不見了,歐克莎彷彿進入另一個空間。
「噢,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她整個身體好像失去重心一樣,在半空中漂浮著,彷彿一點重量也沒有,她一頭栗色秀髮輕飄飄地飛散在臉的四周;她做了一個蛙式的動作,試圖遠離這扇門。
「實在令人不敢相信……」
她忍不住翻了個筋斗。騰空飛行這樣嶄新神奇的經驗,帶給她一股強烈的優越感。她一直都幻想有一天能體驗這種太空人獨享的偉大奇蹟……誰又能想到,這一切竟會在這種情況下發生,就在這裡,在愛蒂菲亞,在這片看不見的、曾經消失卻又重新出現的土地?她小心翼翼地轉過頭來。這裡面實在太過明亮,她沒辦法確定究竟範圍有多大,也不知邊界在哪兒。她眨眨眼,內心既感動又存疑,不過她一點都不害怕。這地方竟感受不到任何重量,反倒造成一種鎮定的效果,幾乎快把她給催眠了。不過她卻覺得自己非常清醒,不論是手腕上那只專門負責控制她脾氣的拘比塔佩多,還是血管裡每一滴血液的流動,她全都感受得清清楚楚。當然也包括整個房間裡這種超自然的寧靜。
 
究竟是光線變弱了,還是歐克莎已經逐漸習慣這股強光?總之,光線已不再那麼刺眼,歐克莎也為此稍微放鬆了些。她很小心地做了幾個蛙泳的動作,心裡想著奶奶龍米拉,因為她曾經保證,在她成為小葛拉休斯的生涯轉捩點,也就是她進入貝勒林院登基的這天,她就會來跟她重逢。而這一天終於來了。
「芭芭?妳在這裡嗎?」她硬著頭皮,嘶啞地問。
她懸在空中,根本沒辦法判定自己的身體到底是直的還是橫的,只好把兩隻胳膊在胸前抱緊,好增加自己的安全感。從她周遭,已經能慢慢看清楚這個房間長得就像個正圓形的大雪屋,裡頭由一些乳白色的柱子支撐著。歐克莎轉過身來,眼神被身後出現的奇景給吸引住了。這裡的牆面已經不再像剛才那樣不透光,現在變得像未塗汞的鏡子,透過它們寬闊的玻璃鏡面,就能看到地下第七層所有的樣貌。歐克莎看到她父親坐在地上,兩支手肘靠著膝蓋,把頭埋在兩手之間。經歷了先前那些考驗,這次的分離再次狠狠地打擊著他。歐克莎「游」到牆邊,把手放在其中一個鏡面。
「爸爸!」她低聲叫到。
「他看不見妳,也聽不到妳說話,我親愛的莎莎!」一個聲音在她身旁響起。
「芭芭!」歐克莎轉過身子大叫,她的雙眼發亮。「妳真的在這裡!」
站在她面前的這道光圈,比她幾個小時前在「吟詠之泉」山洞裡看到的還要小上許多。不過,的確沒錯:盤在頭上的辮子,莊嚴的身形,尤其是那低沉又能安撫人心的聲音……龍米拉並沒有違背自己的諾言,她真的來了!歐克莎飄向她,卻失望地尖叫一聲,因為她穿透了最親愛的奶奶所變成的金色影子。不管怎麼說,她畢竟已經死了,這個殘酷的事實刺痛著歐克莎的心。現在在她面前的只是奶奶的靈魂,是她生命的延續,是她以後所歸屬的那份永恆的投影。多麼令人悲痛,卻又使人感到安慰……金色影子罩在她身上,熱情地將她包裹起來。歐克莎試著忍住啜泣。
「真高興妳能在這裡陪我,」她猛然舉手拭過淚水盈眶的雙眼,「我一點都不想自己一個人待在這裡。」
「妳後悔了嗎?」龍米拉問。
「不!」歐克莎堅決地回答。
「那麼,妳為什麼想哭呢?」
歐克莎轉過頭來,又看了一次這個金色的影子。
「芭芭,我真的好想妳喔……」
這些話哽在她的喉嚨。
「我也一樣,親愛的莎莎,我也很想妳。但是千萬別洩氣,否則我們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我們所忍受的一切,就都白費了。告訴我妳內心的感覺,告訴妳心裡在想什麼。」
「我心裡想的事情很多,」歐克莎說,「總而言之,我很想打敗那個垃圾歐秀斯和他所有的同黨,才能阻止那個可怕的惡夢,不讓他隨時奪走我所愛的人。他雖然很老,卻很厲害。而且是個很危險的人。」
「他沒有妳想的那麼老……」龍米拉面帶微笑說道。
「妳是在開玩笑嗎,芭芭?他至少有一百歲了吔!」
「在愛蒂菲亞,這只能算是壯年……而且別忘了,他手中可能握有長生不老的方法。」
「妳是說『長壽之珠』嗎?這倒是真的……不過妳知道,我根本就不怕他。如果不是因為他對我使出卑鄙下流的手段,威脅爸爸和自救,我就可以輕易地解決他了,順便解決他那兩個兒子。」
「這一點我從來就沒懷疑過,親愛的莎莎。但就算妳知道怎麼對付他,還是要提防一點。尤其千萬要提防歐爾托。他已經變得比他爸爸還邪惡了。」
有一瞬間,歐克莎默不出聲,皺起額頭,然後才脫口而出:
「你覺得我將來是不是有機會能離開愛蒂菲亞?」
金色影子隨即失去了原有的光芒。直到目前為止,只要提起這個話題,就會令人聯想起瑪洛涵受傷而死的影像,接著是龍米拉在山丘上失去性命的情景。愛蒂菲亞的大門一旦打開,就會有葛拉修斯失去性命,就像「不能說的祕密」一直以來所講述的那樣。然而祕密已經公開了,現在的情況還是一樣嗎?為了使通往外面世界的道路有機會開啟,葛拉休斯是不是一定得付出失去生命的代價?除了愛蒂菲亞的大門是否能開啟,還有另一個更令人心痛、也更可怕的問題:歐克莎及自救們,是否還能再與那些被關在外面的人相見?那些他們如此深愛、卻沒辦法進到愛蒂菲亞來的人們!歐克莎呼吸急促,等著龍米拉回答。當她意識到親愛的祖母是什麼也不會說的,先是嘆了一口氣,才又把頭抬起來。
「我該怎麼做呢,芭芭?」
「妳過來……」
歐克莎任由自己被拉往這個大房間的正中央。
「妳可以把人面獅身交付給妳的那條項鍊拿出來嗎?」龍米拉問。
歐克莎把那條古怪的項鍊繞過頭頂拆下來,拿出魔法吹管,使出「放大網」。藉由放大網的氣泡,她得以用最近的距離觀察這條項鍊,然後再將它交給奶奶:這個縮小版的地球正承受著暴風雨的襲擊,海水就像飢餓的巨人般吞沒了陸地,大地也開始從地心深處震動起來;這顆小球在她手心顫抖著,這個世界正因為遭受新的危難而抽搐不已。
「這真的是地球嗎?」歐克莎問。
「當然,妳現在所看到的只是個象徵,卻完全忠實地反映了地球的現狀。」龍米拉回答。
歐克莎擔憂地看了英國一眼,然後神情大變。她臉色慘白地把項鍊交給龍米拉。
「芭芭,媽媽和小吉現在很危險,」她吐著氣,「我們動作要快一點!」
歐克莎看著那顆球在她眼前漂浮,漂到她眼睛的高度;突然球體膨脹起來,直徑長達四米,接著開始自轉。她看見一大片受到重度損毀的地球表面:這都是最近幾個星期以來各地的水災造成的。
「太可怕了!」小葛拉休斯驚呼。
當球體轉了整整一圈之後,海水與陸地的表面都變成半透明,整個地球的構造都呈現在她眼前,她可以看見地底深處,海底再也沒有任何祕密。歐克莎目瞪口呆地看著那些版塊強力地撞擊著,再看看火山口融化溢流的岩漿。
「噢,那是馬里亞納海溝!」歐克莎大叫,兩眼直盯太平洋深處那道可怕的裂痕。
然後她看進地函,雖然濃稠卻很透明,一直透視到地核。下一秒,地球模型縮成只有一半大小,周圍開始顯示出整個宇宙的佈局,從體積最龐大的木星到最小的冥王星都在裡面。最後,太陽盛大地出現,所有的天體開始繞著它運轉,呈現一種完美的韻律。
歐克莎搜尋著祖母的金色影子。
「這太神奇了,芭芭……」
一股溫柔的氣流拂過她的秀髮,彷彿在回應她。歐克莎伸手想抓住,卻沒有成功。她眉頭深鎖,雙眼也蒙上一層難以察覺的哀傷。她呻吟著,嘴唇抖個不停,隨即又感覺龍米拉將她摟住,抬起她的下巴。她不能就這樣氣餒了,於是她用雙手抹抹臉,一邊輕輕地移動手臂與雙腿,集中注意力觀察那些繞著太陽運行的行星。
這些行星旋轉的方式,遵循著一種既複雜而完美的軌跡。突然有一道比任何光線都要強烈的光,從這個燃燒的星體當中發射出來。歐克莎等待地球完成它的自轉,看著這道光投射成圓錐狀,照亮戈壁沙漠的一小部份。
「這裡就是愛蒂菲亞對不對,芭芭?我們就是在這裡嗎?」
「沒錯……,」金色影子回答,「但是看看接下來還會遇到什麼。」
這道明亮的光線彷彿雷射一樣往前直射,穿透了地球表面,射入地函,直達地核。歐克莎相信自己看到這個地核正在顫抖。
「可是我一直以為地球的中心是不會活動的!」她結結巴巴地說,「如果我沒把課堂裡學到的東西給記錯,地核的成份就是鐵,不是嗎?」
「不要忘了,所有組成我們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活的。」龍米拉糾正她,「聽聽看,我親愛的小莎莎……」
歐克莎拉長耳朵,迫不及待想聽聽這些既微弱而不規則的抖動聲:聽起來像是一顆受傷的心。
「我來猜猜看,芭芭……我們是不是得來修復這個地核?就像工程師或外科醫師那樣嗎?」
龍米拉先是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才以激動的聲音說道:
「莎莎啊,我比較寧願這麼說:我們要來照料和拯救兩個世界的中心。就像所有的葛拉休斯那樣。」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魔法歐克莎4:血脈詛咒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