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童書/青少年文學
  3. 青少年小說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水晶老師2
 

魔法歐克莎2:魔畫封印

OKSA POLLOCK Vol.2



定價:300元 
優惠價:79 237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風靡校園的《魔法歐克莎》系列第二集!
令人期待已久的全新冒險
更多奇幻生物和魔法戰鬥在神祕魔畫裡等著你

「圖畫……」小吉喃喃自語著,「我跑進畫裡面了!」

聖波西繆斯中學終於要放暑假了。
學期的最後一天,小吉獨自在走廊上等著歐克莎,
突然,實驗室裡傳來悲傷的歌聲,聽起來就像在哭泣。
於是小吉打開門,走進空無一人的教室……

當歐克莎回到走廊上時,小吉已經不在那兒了。
大夥兒到處都找不到小吉,唯一的線索只剩下一隻被留在教室地板上的手機,
手機裡有一張奇怪的照片,照片上是一幅畫,畫裡坐著一位老婦人。
左漪看到照片,驚訝地大叫:「這是我奶奶蕾米妮桑絲!」
原來小吉被誤認成歐克莎,被吸入魔畫裡了!
為了救出歐克莎的好友和左漪的奶奶,
「自救」決定闖進魔畫、一個為了懲罰邪惡的世界──「不歸之森」。
他們能夠穿越層層挑戰,解開謎團,順利逃出魔畫嗎?

在歐克莎續集中,除了更多精彩刺激的魔法攻擊,還有令人心碎的壯烈犧牲……

在第一集的《魔法歐克莎:意外連連》裡……
剛搬到英國的歐克莎,今年十三歲,跟普通的女孩沒什麼不同,直到有一天,她的腹部出現了神祕的圖案,她的奶奶龍米拉這才對她吐露了不為人知的家族密史。原來波洛克家族來自一個看不見的國度——愛蒂菲亞,而歐克莎是注定接管愛蒂菲亞的皇位繼承人!當她身上出現皇權印記後,超能力一一湧現,而虎視眈眈的叛賊也終於盼到能帶他們重返家園、統治世界的鑰匙。歐克莎知道,她將要帶領從愛蒂菲亞逃出的家人,以及最好的人類朋友小吉,踏上艱辛的返家之路! 

作者簡介

安妮•布莉喬塔(Anne Plichota)
41歲,生於第戎(Dijon),居住過法國許多城市(Vendée, Lyon, Bordeaux, Besançon...),研究過中文及其文化後,她花了一點時間待在韓國並到中國工作。她擔任過很多職位:中文老師、護理助手、公開信寫手,最近則是圖書管理員。她熱愛工作、英美文學、哥德文學、聽人們說他們的故事與他們的命運。目前與她12歲的女兒住在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

森德琳•沃夫(Cendrine Wolf)
40歲,生於Colmar,主修運動,並在社會文化部門(socio-cultural Sector)工作,因此也被鄰居們稱作「麻煩」。充滿活力、自發又有決心的她熱愛插畫——這是她後天發現的,並開始自學,汲汲營營於各種角度與型式,還有奇幻文學。目前住在斯特拉斯堡。

譯者簡介

李毓真
自由譯者,曾任里昂舞蹈雙年展及亞洲電影節即席口譯,現於法國勃根第大學研讀文學,語言及文化博士班,業餘從事表演工作並擔任藝術經紀。

精采試閱

1. 暴風雨前的寧靜 

終於盼到了學期的最後一天,聖波西繆斯中學的學生個個衣衫不整、領帶鬆垮地在中庭上來回奔跑、喊叫。對歐克莎‧波洛克和吉斯塔‧貝隆傑而言,這看似無止盡的學期總算告一段落了。幾個月來發生的種種,不論是歐克莎的神祕身世,還是自救的頭號公敵——麥克勞的消失,都稱得上既危險又神奇。

歐克莎無意識地搖著頭,驅趕盤旋在腦中的負面想法。她拖著小吉走向中庭噴泉,小吉一邊笑著,一邊抵抗。

「別以為我不知道妳在打什麼主意!」小吉說。

「為了慶祝這令人高興的一天,來洗個澡嘛,你不能拒絕唷!」歐克莎大叫,用力拉著小吉的手臂。

「妳不能這樣,難道妳忘了嗎?我是不會輕易妥協的!」小吉假裝不屑地撥了撥棕色瀏海。見到他的模樣,歐克莎忍不住捧腹大笑,結果一個重心不穩,跌坐在噴泉邊。

「唉呦!」歐克莎呻吟著,「我的手肘……」

她的襯衫破了個大洞,還滲出了血。

「啊,我真笨!」歐克莎低聲抱怨,「看我全身髒兮兮的。」

小吉拉起跌坐在地的歐克莎。她側身取下了背在肩上的包包。

「給你,」歐克莎將包包遞給小吉,「我去清洗一下,你幫我顧包包好嗎?」

「嗯,當然好啊,包包裡是小葛拉休斯的魔法裝備嗎?這是我的榮幸。」

歐克莎朝小吉笑了笑,轉身跑向灰色的石廊。小吉目送歐克莎離去,直到她消失在樓梯裡。

二十分鐘過去了,小吉仍倚著矮牆站在原地。

「小吉!」留著一頭金髮的學生對小吉說,「跟我們去打球吧!」

「不了,梅林,謝謝,我在等歐克莎。」

小吉順手拍了拍背袋。咦?有種圓圓軟軟的手感……是大聲公捷叭!哦,希望牠能保持冷靜!小生物像是聽懂似地,馬上低聲回答:「別擔心,小主人,我會控制好自己的情緒,因為瘋狂是無法做好偽裝的。」

聽到大聲公捷叭的「格言」,小吉開心地笑了。他嘟噥著:「歐克莎,妳到底跑到哪去了啊?」

小生物沙啞地回答:「小葛拉休斯現在正在二樓的洗手台旁,距離我們大約五十六公尺遠,方位是北北西。」

小吉嚇了一跳,深怕旁人聽到這段談話,幸好大家忙著慶祝學期結束,沒人注意到他。他站了起來,往歐克莎剛爬上的樓梯走去。

小吉走在空無一人的長廊上,隱約聽見中庭傳來的嬉鬧聲和自己的腳步聲。他想起四個月前發生在這兒的恐怖情景:受傷的歐克莎、惡魔般的麥克勞還有心穗老師。經過實驗室時,小吉忍不住朝裡頭望了望,然後,他聽到了歌聲……那是個既悲傷又緩慢的歌聲,聽起來就像在哭泣。困惑的他走上前去,轉動門把,門居然是開的。他走進去看看四周。沒有人。可明明有人在哭啊?小吉打開歐克莎的背袋,只見大聲公捷叭靜悄悄地待在袋子裡。

「這是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嗎?」

小吉抱著歐克莎的背袋,查看了實驗室一番。他檢查每張桌子底下,還打開了櫥物間及衣櫃的門,可什麼也沒有。溫柔又令人心碎的哭泣聲依舊迴盪在他耳邊……小吉停止搜索,他站在實驗室正中央,豎起耳朵,試著不放過最細微的聲響。終於,他聽到剛剛沒聽清楚的話。

「妳是誰?妳在哪?」小吉害怕地四處打量。

「我在這兒,就在你面前!我需要你幫忙,快來救我,拜託!」
 

全身溼漉漉的歐克莎正走回中庭找小吉,這時,她突然聽到一陣霧笛聲。

「咦,這不是小吉的手機聲嗎?」

當她經過二樓實驗室時,手機的鈴聲響得更大聲了,好一會兒才停下來!歐克莎站在實驗室前等了幾秒,聽到預期中黑維達的沙啞聲……這表示有人在小吉的語音信箱裡留言。沒有錯,這是小吉的手機!歐克莎不假思索地打開實驗室大門。

「小吉,你在嗎?」

沒有任何回應。歐克莎打量著四周,還看了看桌子底下,她知道小吉不會開這種玩笑的。突然,歐克莎看到地上的手機。

「小吉的手機怎麼會在這裡?」歐克莎皺起眉,喃喃地自問。

她撿起手機,帶著疑慮走出實驗室和其他同學會合。

「妳有看到小吉嗎?」

左漪應聲抬眼,只見她美麗的臉龐一沉。為了不讓左漪擔心,歐克莎馬上接著說:「妳看看,他真像不足,居然忘了自己的手機。」

「他一定是躲起來了,等著看,我們會找到他的。」

自從左漪住進波洛克家後,歐克莎終於體會到擁有知己的幸福。剛開始,她出於同情,可憐左漪遭受兇殘的對待,最後這份憐憫變成一份真誠的依戀,雙方都很驚訝彼此居然發展出這麼深厚的情誼。就這樣,一個重大的祕密將她倆緊緊繫在一塊兒,她們的友誼也變得堅不可摧。

「等我一下又不會怎樣。」歐克莎嘟噥著。

歐克莎和左漪找了半個多小時,仍然毫無所獲,兩人開始擔心起來,可誰也不願先說出口。天色漸漸變暗,其他的學生也陸續離開學校。

「妳應該打電話回家問問看。」左漪建議,她臉上裝出來的微笑更加深了歐克莎的焦急。

當帕維勒‧波洛克和皮耶‧貝隆傑出現在學校中庭時,歐克莎和左漪更擔心了。她們花了快一個小時的時間,又找了一遍,可什麼都沒有找到,只有不斷升高的焦躁與不安。

「小吉不在大腳拇趾廣場,也不在家……」

最後,警衛關上了聖波西繆斯中學的大門,眾人這才明白,小吉失蹤了!歐克莎難過地看著左漪,心想,這幾個月來的風平浪靜,原來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自救們聽到這個令人震驚的消息之後,瑞典夫妻布律娜和納伏塔利,以及龍米拉的哥哥李奧米多,都在第一時間趕到了波洛克家。時間不停流逝,隨著夜晚降臨,凝重的氣氛變得更沉重,充滿焦慮的皮耶攙扶著不停哭泣的珍娜,在一旁靜靜地流淚。龍米拉走上前去,展開雙臂抱住二人,企圖安慰這對傷心的父母,卻什麼話也說不出口。帕維勒站在瑪麗的輪椅後方,緊盯著歐克莎瞧,他看起來心煩意亂,內心的焦慮好似正在體內作用的可怕毒藥。

「或許我們該報警。」歐克莎沙啞地說。

「不,歐克莎,這是沒有用的。」自救們的守護者阿巴克姆回答道,「他們會認為小吉是離家出走。」

「小吉才不是離家出走,他是被綁架了!」珍娜開始驚慌大叫。

但被誰綁架了?自救們各自在內心思忖,沒人敢開口先問。

只有歐克莎說:「你們認為會是其他的叛徒嗎?說不定麥克勞不是唯一越界的叛軍,說不定還有其他人……」

在場的每個人都望著歐克莎,臉上露出認同的表情,畢竟這項猜測的可能性最大。如果真是這樣,那小吉就是人質,在沒有做出交易前,叛徒是不會傷害他的。可萬一不是這樣呢?

整晚,自救緊盯著大門,手握著手機,一邊討論,一邊猜測所有的可能性。凌晨五點左右,縮坐在沮喪的左漪身旁的歐克莎,這才想起小吉留下的手機。她認為手機裡可能會有重要的線索,因此便進到語言信箱裡,反覆聆聽最後一通訊息。那是珍娜的留言:「小吉,我沒辦法去接你。你爸一個小時後會到。待會見!」歐克莎訝異自己為什麼沒有早點想到,她開始仔細觀察小吉手機裡的檔案。留言的部分一切正常,沒什麼特別,但在影像的部分卻有一個很奇怪的地方;接到母親的電話前,小吉照了張很奇怪的照片。

歐克莎指著手機的小螢幕問:「這是什麼?」

帕維勒立刻打開電腦,將手機裡的照片傳到電腦上放大。所有的人都圍了過來,這時左漪突然大叫:「這是我奶奶蕾米妮桑絲!」

「妳確定嗎?」龍米拉驚訝地問。

「確定!」

在場的每個人都仔細盯著電腦螢幕瞧,那是一幅七十多歲老太太的半身像,只見她體形瘦弱,穿著深色衣裳,藍色的大眼充滿血絲,直直地望著遠方,鮮明的五官看了叫人為之動容。

「沒錯,是我奶奶!」左漪既疲倦又難過地說道。

錯愕的龍米拉和阿巴克姆面面相覷,突然,兩人像是恍然大悟般地叫了出來:「魔畫封印!」

 
2. 出乎意料的訪客
小吉搖晃晃地站在快被蛀蟲腐蝕殆盡的畫框上。幾秒鐘前,他還在聖波西繆斯中學的實驗室裡,面對那張發出呻吟的圖畫;當他對畫中模糊的肖像感到好奇時,圖畫的表面開始波動起來,接著便把他吸了進去。沒錯,就是這樣!聽起來很荒謬,卻千真萬確。現在他在畫的另一邊,在畫的裡面,一臉驚慌地站在快要碎成粉屑的木質畫框上。

「圖畫……」小吉喃喃自語著,「我跑進畫裡面了!」

眼前黑漆漆地,小吉什麼也看不見。他心裡升起了莫名的恐懼。偌大的畫框,突顯了小吉的渺小。小吉謹慎地轉過頭去,打算用手碰觸身後繃緊的畫布,心想,幸運的話,說不定還能穿回畫布,離開這鬼地方。當他的指尖碰到畫布時,一陣失落湧上。畫布立即變成一團冷冰冰的水蒸氣,就像冰庫裡的冷空氣那樣教人抓不著形體。

「有人在嗎?」小吉感到快要窒息,「有沒有人聽見我說話?」

小吉的聲音就像被隔音墊吸收了,聽起來悶不透氣。四處一片死寂。忽然間,小吉腳下的木框碎了一塊,掉進了他面前的大鴻溝裡。小吉豎起耳朵,想聽聽木頭落地的聲音,以便猜測自己所處的高度,可十幾秒鐘過去了,連個細微的聲響都沒有,眼前的鴻溝就像是個無底洞。他的背脊和前額冒出一陣陣的冷汗,汗珠沿著臉龐流進了他的雙眼,小吉的視線立即變得模糊不清。他下意識地伸手揉了揉眼,誰知這舉動害他失去了平衡。接下來,事情就像小吉料想的那樣:他跌進了無底洞裡!

小吉拼命揮舞著雙手,卻什麼也沒抓著。他不停地墜落,不斷地往不知名的地方下墜。眼前一片漆黑,時間久得像是不存在似的。他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沒有任何感覺,感受不到重力加速度,只覺身體就像掉落在地面的羽毛,正緩緩地往下飄。他會頭先墜地嗎?以什麼樣的方式墜地呢?小吉一概不知。他失去了所有的感官能力。雖然墜地的經驗十分奇妙,但小吉還是忍不住害怕了起來。他死了嗎?還是掉進類似黑洞的地穴裡,一輩子都得留在這個地方?想到這,他睜大了眼,心中充滿無限的恐懼。

最後,他落在像羽絨般柔軟的地面上,驚慌的他立刻憋住氣,瞇著眼想在黑暗中分辨方向。小吉從沒見過這樣的景象,眼前的黑居然如此濃密柔軟。難道這就是所謂的黑洞嗎?小吉害怕地往黑處摸去,希望能碰到些東西,哪怕只是一面牆、一道門或一張臉,但什麼也沒有,只有令人擔心害怕的空洞。小吉焦慮地看著眼前的漆黑,很快地,他發現自己不斷從口中吐出閃著磷光的藍色泡泡。他隨即吹了口氣,誇張地呼吸著。這時,驚人的事發生了!只見眼前出現各式各樣的藍色泡泡,一下子就消失在他眼前。充滿疑惑的他繼續觀察著,不到幾分鐘,他發現一個如心臟跳動般規律的微弱深紫色閃光。是黑洞之心嗎?小吉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冷顫。「不,千萬別這麼想。」小吉驚恐地自言自語著,「天底下哪有什麼黑洞之心!」

小吉環顧四周,什麼也沒有,只有規律的紫色閃光。的確,黑暗是不會有心臟的,可它看起來卻像活生生的一般。小吉鼓起勇氣站起來,不顧顫抖的雙腿和牙齒,直挺挺地朝閃光走去……

黑暗漸漸退去,微弱的光線從怪異的紫色天空透了出來;黃昏的暮色籠罩著小吉身處的森林。小吉什麼也沒發現,好像所有的生物都失去蹤影。他搖搖頭,對眼前過分的寧靜感到不安,這裡一片死寂,就連空氣也像被凝結一般。小吉瞇起眼,他整個人變得蒼白,發抖地跌靠在一棵巨大的樹木旁,將頭埋進雙手裡。

「這是怎麼一回事?」他顫抖著,心還撲通通地跳個不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小吉用手撥弄瀏海,並將瀏海梳往耳後,他覺得體內正充斥著如熱柏油般地黏附物,耳邊還不時傳來嗡嗡嗡的響聲,就像是腦中有個大蜂窩。他覺得自己被恐懼麻痺了,全身無法動彈,只剩下微弱的力量在呼吸。他到底在哪?是在另一個空間嗎?還是另一個平行的世界?是不是在看不見的國度愛蒂菲亞?唯一能確定的是,他掉進了一張畫裡,而且他還活著,因為他感受到自己的心狂跳不已。

不知道過了幾分鐘還是幾個小時後,小吉終於冷靜了下來。自從歐克莎的肚臍旁出現了神祕的印記後,他的生活一天比一天精彩,每天迎接他的是眾多的意外和一連串的神祕事件,尤其是危險的麥克勞,那真是個活生生的惡夢,不知帶給他們多少的焦慮和恐懼。可是麥克勞已經死了,已經被炸成碎片了啊!小吉親眼看見半人半精靈的阿巴克姆,向麥克勞使出了十字嗎啡喇魔咒。

然而,這的確是麥克勞害的。小吉清楚記得陰險的麥克勞將這幅該死的圖畫,掛在聖波西繆斯中學的實驗室裡。那天,歐克莎再次用盡所學,激怒上課中的麥克勞老師……想到這,小吉不由渾身打顫。他將注意力重新拉回現處的森林,開始仔細觀察四周的動靜。這森林看起來好嚇人啊!巨大的樹木正以可怕的高度睥睨著他,好像要撲過來似的,上頭的樹葉也長得比一般正常的樹木還高,超出常人可以直視的高度。小吉感到一陣暈眩,低著頭,他發現巨木的腳邊有一條小徑長滿奇形怪狀的植物。離他最近的是朵火紅色的花,長長的葉莖上長滿了黏黏的細毛,像是隨時會著火似的;再過去也是棵奇怪的植物,這顆植物比其他植物略顯矮胖,上頭還頂著一朵像足球那麼大的螢光藍花,它總共有八支花莖,看上去就像是隻肥胖的水母。不過最奇怪的並不是樹木的大小或植物的形狀,而是那道穿過樹梢照進森林裡的微光,這光線看起來──好暗,深紫色的微光充斥了整座森林,就像天空掛著一顆黑色的太陽。小吉伸手觸碰灑落在腳邊的微光,光線居然穿過他的手掌,好像他的手掌並不存在。

「哇……」

這時,小吉的掌中落下了光亮的粉塵,掉在林中的青苔上,隱約還能聽到劈哩啪啦的聲響。這是小吉來到森林後聽見的第一個聲音。很快地,整座森林又回到先前的死寂,沒有任何生命跡象,連空氣都彷彿被凝結似的。突然間,靠在樹幹上的小吉跳了起來。「什麼?樹幹變軟了?」他小心翼翼地回過頭去,發現樹皮長得很奇怪,像是由數以千計的棕色和金色系花瓣所組成。困惑的他慢慢站了起來,深怕驚動樹幹。他輕輕用指尖撫摸著令人訝異的樹皮,樹幹上的鱗片摸起來非常柔軟,就像是絲滑的肌膚。小吉忍不住湊過頭去,將臉靠在這美妙的樹幹上……

就在這時,樹皮突然抖動起來,還發出輕輕的簌簌聲,就在下一秒,一群蝴蝶飛了起來,繞著小吉打轉。小吉難以置信地眨眨眼,原來樹幹上附著數以千計的蝴蝶,而那些被誤認成花瓣的東西,其實不是植物!慢慢地,圍著小吉打轉的蝴蝶開始令他感到不安。這是小吉從未見過的奇幻景象,他目不轉睛地盯著這些翩翩起舞的蝴蝶,腦中滿是牠們拍打細薄翅膀時所發生的規律聲響。這些蝴蝶越飛越快,越飛越靠近小吉,害他驚慌失措,不小心癱倒在柔軟的青苔上。他知道自己僅剩的勇氣就快消失殆盡。

「住手!」他口齒不清地叫道,卻仍無法趕走這些蝴蝶。

一隻巨大的黑蝴蝶飛離了隊伍,直朝他逼近,小吉甚至可以看到牠的翅膀正在拍打自己的臉頰。他僵直了身,屏著氣,盯著蝴蝶的雙眼都變成了鬥雞眼。幾秒鐘後,黑蝴蝶歸隊,整群的蝴蝶也輕輕地往紫紅色的天際飛去。

小吉回過神,感覺自己的背後有東西在動,他立刻用手撐起了身子,只見某種小生物正在手足舞動著。小吉心想:「事情還沒結束是吧?」

「沒錯,您是該小心點,您都快把我壓扁了!」

這聲音是從地上傳來的。小吉跳了起來。

「您看看我成什麼樣子了!」小生物接著說道。

慌張的小吉想要逃開,可在這之前,他的雙腿已被地上扭曲的樹根絆倒。這樹根和平常的不一樣,因為牠居然有顆小小的腦袋!這時,整座森林騷動了起來,樹梢的葉子也跟著發出簌簌的聲音,就連地上的青苔也跟著聲響上下律動。塊根末端的小腦袋憤怒地注視著小吉,突然,牠長叫一聲,其他的樹根也跟著抬起頭,紛紛往樹幹底部簇擁而來。被小吉壓在背後的樹根這時也湊上前去,小吉終於有機會好好檢視這奇怪的生物。小生物長得既不像人,也不像動物,倒像是滿臉雀斑的小女孩,和有狡黠大眼的松鼠的混合體。牠好奇但不帶惡意地注視著小吉,還跑上前去,對他聞了又聞,最後用牙齒,扯了下他白襯衫的衣角,突然,小生物大聲尖叫:「老天!如果牠知道了,一定很不高興!」

聽到牠的話,其他的小樹根也跟著浮躁起來,大夥兒交頭接耳,但小吉一個字也沒聽懂。不久,天空出現了一隻小鳥,以優美的姿態慢慢飛向地面。所有的小樹根在聽到聲響後,全都抬頭望著深紫色的天空,並以剛剛探頭出來的飛快速度鑽回地面,只留下傻眼的小吉杵在原地。鳥兒越飛越近,小吉終於看清楚牠的樣貌。原來那是隻有著一身黑亮羽毛的烏鴉,牠停在和小吉平視的地方,大剌剌地抖動身體,並從金黃色的鳥喙中吐出噁心的唾液。牠先是發出咕噥聲,收起了雙翅,然後斥責地看著小吉。困惑的小吉還來不及反應,只能任由烏鴉逼近自己。烏鴉用鳥喙啄了小吉的鼻子,突然,牠驚訝地往後直退。

「你是誰?你在這兒做什麼?」烏鴉嚴肅地問,鳥喙還不時冒著黑色水氣。

「呃,我不知道……」小吉回答。

「你不知道你是誰?」烏鴉反問,「總之,我知道你不是誰!」

「不是的!我知道我是誰,我是小吉•貝隆傑,」男孩不太清楚該如何回答烏鴉的問題,「但我不知道我為什麼在這裡!你呢?你知道嗎?」

「從種種的跡象看來,你被魔畫封印了!」烏鴉生氣地說,「可是,你不是我們要等的那個人!」

烏鴉嘆了口氣,吐出幾縷黑煙,接著沮喪地說:「沒有比這更糟的了。」

審定推薦

【國外媒體推薦】
「這是一股引誘人的力量。魔力十足!」——《阿爾薩斯》(L'Alsace)
「這個小說系列一定會在書店裡引起一陣轟動!」——《新觀察家報》(Le Nouvel Obs)
「這是出版業的一個神話。」——《法國費加羅報業旗下雜誌》(Le Figaro Magazine)
「歐克莎•波洛克奇妙的旅程正要開始。」——《共和國東部報》(L'Est Republicain)
「我們都中了歐克莎•波洛克毒。」——《基因》(DNA)

【國內讀者好評】
「我與小三的兒子一起共讀,效果奇佳。這個故事非常吸引他,甚至激起他的創作慾望。而兩位作者的創作背景也激勵了我,受益非淺。」──媽媽薩芙

「《魔法歐克莎》不只是奇幻文學,還是武俠小說呢,它打通我們創意想像的任督二脈,在硬梆梆的世界裡創造出許多的趣味,讓人享受自在又讓人開懷大笑。」──安東妮妮

「這真是一個充滿幸福、冒險與奇幻元素的小說……同歐克莎一般,尚在青春期中跌跌撞撞,在他人看來或許令人不耐的種種『不成熟』舉動,在我讀來卻頗有共鳴呢!」──員林高中Avril

「從頭到尾絕無冷場,一整個就像是魔法秘笈裡所有的奇門招數統統出現在故事裡,讓人一頁接一頁忍不住要一直接下去……當情節轉入探討愛蒂菲亞應該對於自己的子民採取開放與封閉的議題,也讓故事的深度更深入一層,誰也不能再把它比做兒童版的魔法故事。」──苦悶中年男

魔法歐克莎2:魔畫封印

關閉視窗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