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童書/青少年文學
  3. 青少年小說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小公主蘇菲亞精選單本66折
 

魔法歐克莎3:重返愛蒂菲亞

OKSA POLLOCK Vol.3


活 動 6/24-9/6-暑期童書展,全館童書任選3本74折、套書72折

定價:300元 
優惠價:79 237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風靡校園的《魔法歐克莎》系列第三集!
故事即將進入〈第二部:愛蒂菲亞〉
快跟著歐克莎一起穿越陌生又熟悉的奇幻世界

永恆的精靈宣布:「團聚的時刻已經到來。世界的中心愛蒂菲亞正在滅亡,地球是否能夠續存,取決於你們的團結……」

洪水、地震、火山爆發,地球到處發生天災,彷彿就要世界末日。
歐克莎和家人逃離倫敦,啟程尋找愛蒂菲亞的入口,試圖重返那片神奇的大地。然而在這之前,他們得先從叛徒手中救回歐克莎的媽媽。
當自救們終於登上叛徒之島,兩方人馬展開一場激戰。就在大家因為仇恨而快要失去理智的時候,永恆的精靈現身了!並且帶來一項驚人的事實:地球和愛蒂菲亞即將崩毀,唯有讓歐克莎回到愛蒂菲亞,才能恢復兩個世界的平衡。若想重新開啟愛蒂菲亞的門,必須仰賴團結與犧牲……
但是對歐克莎來說,要跟歐爾托團結合作,比跟他戰鬥困難多了!他們必須付出什麼樣的犧牲代價?而且沒有人知道,穿越大門之後,會有什麼東西在另一個世界等著他們……

在歐克莎續集中,除了更多精彩刺激的魔法攻擊,還有令人心碎的壯烈犧牲……

在第一集的《魔法歐克莎:意外連連》裡……
剛搬到英國的歐克莎,今年十三歲,跟普通的女孩沒什麼不同,直到有一天,她的腹部出現了神祕的圖案,她的奶奶龍米拉這才對她吐露了不為人知的家族密史。原來波洛克家族來自一個看不見的國度——愛蒂菲亞,而歐克莎是注定接管愛蒂菲亞的皇位繼承人!當她身上出現皇權印記後,超能力一一湧現,而虎視眈眈的叛賊也終於盼到能帶他們重返家園、統治世界的鑰匙。歐克莎知道,她將要帶領從愛蒂菲亞逃出的家人,以及最好的人類朋友小吉,踏上艱辛的返家之路!

在第二集的《魔法歐克莎:魔畫封印》裡……
聖波西繆斯中學終於要放暑假了。學期的最後一天,小吉獨自在走廊上等著歐克莎,突然,實驗室裡傳來悲傷的歌聲,於是小吉打開門,走進空無一人的教室……
當歐克莎回到走廊上時,小吉已經不在那兒了,只剩下他的手機被留在教室地板上,手機裡有一張奇怪的照片,照片上是一幅畫,畫裡坐著一位老婦人。左漪看到照片,驚訝地大叫:「這是我奶奶蕾米妮桑絲!」原來小吉被誤認成歐克莎,被吸入魔畫裡了!「自救」決定闖進魔畫、一個為了懲罰邪惡的世界--「不歸之森」,救出小吉和奶奶。他們能夠穿越層層挑戰,解開謎團,順利逃出魔畫嗎?。

作者簡介

安妮•布莉喬塔(Anne Plichota)
41歲,生於第戎(Dijon),居住過法國許多城市(Vendée, Lyon, Bordeaux, Besançon...),研究過中文及其文化後,她花了一點時間待在韓國並到中國工作。她擔任過很多職位:中文老師、護理助手、公開信寫手,最近則是圖書管理員。她熱愛工作、英美文學、哥德文學、聽人們說他們的故事與他們的命運。目前與她12歲的女兒住在斯特拉斯堡(Strasbourg)。

森德琳•沃夫(Cendrine Wolf)
40歲,生於Colmar,主修運動,並在社會文化部門(socio-cultural Sector)工作,因此也被鄰居們稱作「麻煩」。充滿活力、自發又有決心的她熱愛插畫——這是她後天發現的,並開始自學,汲汲營營於各種角度與型式,還有奇幻文學。目前住在斯特拉斯堡。

譯者簡介

蔡雅琪
台中出生。嘉義媳婦。一個孩子的媽。吃素。
淡江法文系畢業,輔大譯研所碩士,曾編輯大量法文翻譯書,譯有:《她的一生》、《尼羅河新娘》、《快樂時光》、《由於男人都不在了》、《小艾多的世界》、《印何闐》、《蠍子之火》等

精采試閱

1、逃向未知的地方

在風雨交加的天空中,帕維勒那隻墨龍的翅膀,以很有力的節奏拍動著。眼前幾乎一片黑暗,只靠一隻章魚發出的些微光芒:龍米拉手上拿著的,正是那隻有七根觸角、會發光的蒼蠅頭章魚,在這片黑漆漆的夜裡,簡直就像一座燈塔。

「兒子,你撐住啊!」芭芭.波洛克一邊大叫,一邊彎著身子趴在墨龍鋸齒狀的背脊上。

自救們輪流著在墨龍身邊騰空飛行,以減輕牠的負擔。這時候輪到忠誠的瑞典人布律娜自己飛了,她衝過去和皮耶與珍娜會合;此時他倆正奮力地對抗著狂暴的強風。

「這樣太危險了!」帕維勒扯著因體力耗竭而嘶啞的嗓子提醒他們,「讓我背你們吧!」

「不行!」皮耶一邊反駁,一邊把手遮在眼睛上方擋住雨水。雨水從天空中灑落,打在大家的臉上,簡直就像鞭子抽那麼痛。

歐克莎兩隻手臂緊緊抓住奶奶的腰際,內心很慌。這狂風暴雨的威力,簡直跟當初大家離開裡面的世界時一樣激烈。才幾分鐘的功夫,他們的家園就全都變了樣;泰晤士河的水位漲得非比尋常的高,整個倫敦都被大水給淹沒了。命運迫使波洛克家族及他們的親朋好友作出這個唯一的選擇:逃亡。這是一場朝著未知世界的逃亡,就跟包圍著他們的那片混沌的黑夜一樣,無邊無際,而且不知下一步會怎樣。歐克莎轉過頭來,與小吉眼神交會,他也是一副嚇到的模樣。小吉用盡全身的力量緊抓著蕾米妮桑絲,臉上不停地淌水。這究竟是雨滴呢?還是淚水?歐克莎打著哆嗦,皺起眉頭,抓得更緊了。她看到杜格德埃和左漪往墨龍這邊靠了過來,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很吃力。在這種狂風暴雨中騰空飛行,可不是普通的經驗呢……他倆趁著墨龍翅膀拍動的間隙鑽了過來,重重地跌落在牠的背上。墨龍勉強發出一陣吼叫,同時也放慢了速度,因而使這支奇怪的隊伍往下降低了好幾公尺。歐克莎忍不住大叫一聲。

「爸爸!」

帕維勒臉色發白。所有在他周邊騰空飛行的人也全都一樣。歐克莎想減輕父親的負擔,於是便開始掙扎,試圖自己騰空飛行。墨龍卻從丹田深處發出一陣嗥哮。

「不行,妳留在原來的地方!」

「那麼我們得暫停一下!」歐克莎叫道,「降落吧,爸爸,求求你 !否則我們全都會少掉一層皮 !」

帕維勒考慮幾秒鐘後,終於面對了這個事實。

「母親,把蒼蠅頭章魚收起來,我們才不會被別人看到。各位,你們大家都趴在我身上!」

大家全都緊緊地抓住墨龍的背,一起穿越這場冷冰冰的大雨,往前方衝了過去。

一道令人炫目的光線,使勁地掃射著這片黑夜。坐在直昇機裡的四名士兵很確定自己並不是在作夢:實在太不可思議了,他們居然就在這半空中,跟一頭有著巨大雙翅的怪獸擦身而過。那是一條龍,身旁簇擁著一群會飛的人……由於這個畫面實在太令人難以置信,他們四個人面面相覷,狐疑地楞在那裡。因為實在太過訝異,駕駛員不由自主地作出反射動作,直升機差一點就失去控制。

直升機先是搖搖晃晃幾秒鐘之後,才又恢復了平衡,而墨龍則趁著這場短暫的混亂又向上翱翔,飛到一個比較安全的高度。自救們的心跳簡直快停止了,他們現在都朝著下方瞧,以焦慮的眼神留意著那道正在追捕他們的探照燈。突然,那道光從他們身上劃過,大家的血液都凝結了。他們被發現了!直昇機轟隆轟隆的聲響隨即劃破天際,朝著這群人全速前進。

「他們要來掃射我們了!」歐克莎一邊大叫,一邊盯著其中一名躲在大型機關槍後的士兵。

她本能地將手心擋在面前,以免讓子彈打到自己。就像從前曾經歷過好幾次那樣,她內心澎湃洶湧的巨大的恐慌轉變為一股可怕的能量。面對這巨大的能量,直升機的力量顯得相對渺小,它被捲進一陣氣流中,開始自轉起來,轉眼間便離他們有幾十公尺遠。

「我剛才做了什麼事情嗎?」歐克莎不安地叫道。

「你救了大家一命!」龍米拉回答她。

「走吧,我們要把握這個喘息的機會…」帕維勒扯著嘶啞的嗓音叫道。

墨龍展開牠巨大的雙翅,使勁全力,歪斜地朝著陸地的方向飛而去。

2、走在陸地上

「從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鳥瞰過去,還有十二公里就到老葛拉休斯哥哥的家了,方向是北北西,」外形長得像無腳大黃蜂的小生物指著地平線說道,「我們眼前有兩條路:一條是高速公路,另一條是通往威爾斯的小路。走高速公路比較快,但很擁擠;小路雖然繞得遠,但是人比較少。」

彷彿是為了呼應歐克莎的大聲公所提供的資訊,高速公路鳴響起一陣回音,連自救們都聽得一清二楚。雖然天色才稍微有點亮,交通看起來卻非常擁擠,甚至可說水洩不通。此起彼落的喇叭聲,嚇得鳥兒大群大群地飛走。淹沒了英格蘭的這場大水,逼得這些居民驚惶失措地逃向威爾斯及柯努瓦耶地區。

「我們從陸上走吧……」龍米拉一邊宣佈,一邊以擔心地看著帕維勒。

歐克莎的爸爸帕維勒兩隻手平放在大腿上,試圖從這場地獄般的夜間飛行恢復過來。他這隻墨龍雖然是張很大的王牌,然而這樣承載所有人,實在超過他的負荷了。他冒著這場令人看不見的大雨,冒著身體炙熱燃燒的不適,冒著離開的痛苦,用盡全身所有的力量,把這些親朋好友安全地載來這裡。他咬緊牙根呻吟著。最近發生的這些事件,既直接又無情地摧毀了他最後的希望。他只想平平凡凡過日子,,然而他為這個目標所做過的一切,全都像泡沫般脆弱……他從前是那麼地相信,那麼地滿懷希望……他與皮耶在倫敦市中心開的那家餐館,曾經是他最後的一線希望。也是最後的失敗。他回想那間曾讓自己多麼驕傲的廚房,現在這個時候,他的廚房大概也已經被泥漿給淹沒了,那黑暗的泥漿就像這場可能會毀滅整個世界的災難一樣黑暗。「現在……我們應該要離開了。」龍米拉是這麼說的。這並不是她第一次這麼說,然而這一次的語氣卻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悲傷,將他們母子倆心中那些回憶又掀了起來,就像苦澀的大泡泡那樣炸了開來。帕維勒搖搖頭,彷彿是想甩掉那些想法。留戀過去有什麼用呢?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他的妻子瑪麗救出來。她落在那些叛徒手中已經太久了。於是他挺起身子,這時候龍米拉走過來,從口袋中取出一個小金屬瓶。

「兒子,把這個給喝了吧!」她低聲說道。

「這就是妳那個有名的,用藥水蘇提煉的飲料嗎?」他以嘶啞的嗓音問道。

「這個呀,真的很難喝喲!」歐克莎忍不住大聲叫道,「雖然難喝,卻很神奇呢!你會變得很有精神!」

看到女兒這麼興奮,帕維勒做出一個微笑,一口氣喝光瓶子裡的東西。

「噁……我怎麼覺得好像在喝沼澤裡的水。」他一邊做鬼臉,一邊挺起身子,「要不是我這麼相信妳,還以為妳給我下毒了……親愛的母親,妳真的應該想個辦法,給這麼臭的飲料加點香料才行!」

歐克莎鬆了一口氣。說到伶牙俐齒,她爸爸可是比誰都厲害!

「我會想一想,親愛的兒子,我會想一想的……」龍米拉答應道。

「好,我們耽擱太久了!」他突然振奮起精神,大聲叫道,「得繼續上路了!」

太陽出來了,把自救們照在歐石南灌木叢的影子拉得長長的。他們走在一條小路上,穿越一片山崗起伏、杳無人煙的景色。草木上懸掛著一條條帶狀雲霧,使得氣氛感覺有點詭異。在他們頭上,英國軍隊的直升機就像發怒的野獸一般咆哮著,轟隆轟隆地散佈在空中,他們根本沒機會使用任何法術。所有人都靜悄悄地走著,腦中還充斥著倫敦那些悲慘的畫面;他們把自己一部份的歷史都遺留在那座城市了。

「妳嚇到了嗎,小小葛拉休斯?」

歐克莎任由自己的眼神瞟向杜格德埃。這年輕人以貓一般的步伐踩在地面上,手上一邊不停地在自己的行動電話上按呀按的。他淋濕的頭髮蓋住一部份蒼白的臉龐,歐克莎只能看到他下頷的底部。她也不知道該說他帥或不帥,對她而言,他就像一頭黑豹,溫柔、敏銳,尤其是他那令人不安的吸引力,老是搞得她心頭小鹿亂撞。

「還好啦,」她不太有信心地說,「我只是覺得……自己就像隻落湯雞。」她邊說邊擰乾自己那條溼透的混紡棉圍巾。

杜格德埃臉上露出微笑。

「現在世界各地的情況如何?」年輕女孩問道,同時瞅了一眼男孩的手機。

「簡直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精彩。」他粗魯地關掉了手機。「告訴我們,妳是不是會做點什麼事,好讓這些混亂的事情都回歸正常?」

歐克莎皺起眉頭來。今天,她比以往任何時候更能感受到自己背負的責任是多麼沉重。身為小葛拉休斯,全世界的未來都靠她了。不只是地球,還有愛蒂菲亞;一個是她從小長大的地方,一個則是她們家族的根源。只有她的手中握有重建平衡的力量,然而她卻還不知道該怎麼做。

「不要忘了我們都在妳身旁。」杜格德埃直覺地輕聲說道,「妳並不是孤獨一人。」

的確,她不是孤獨一人,自救們都在她的身旁。波洛克一家、貝隆傑一家、克努特一家,更別說阿巴克姆、左漪和蕾米妮桑絲了,他們全都在這裡,在她身邊。然而她母親卻不在,這是從來沒發生過的情形。母親的缺席使她心情沉重。也許等到能再次緊緊抱母親的時候,未來就不會再那麼不確定了。彷彿與她的痛苦互呼應映一樣,一陣狂烈的強風吹得一行人搖搖晃晃的,也把厚厚的雲層給吹到這片荒原上空。不久之後,濃密而無情的大雨開始落下來了。

「我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做,才能帶來一點點陽光……」歐克莎一邊咕噥著,一邊把厚呢上衣的領子又拉高了一點。

當杜格德埃的腳步與她齊平時,歐克沙吸了一口氣,瞅了一眼那些在她前方兩兩成排、走在狹窄小路上的自救們。龍米拉藏身在一件金絲雀色的長袍下,就算從幾公尺外都能看得見。「芭芭還是老樣子……」歐克莎溫柔地笑了。老葛拉休斯倚著帕維勒的手臂作為支柱,兩人走在最面,肩膀雖然有點鴕,腳步卻很堅定。歐克莎為父親感到驕傲,除了他的力量、勇敢,還有他最後終於做出的那個決定:從身體和心靈,徹底地和自救這個團體融合在一起。他曾經以很有個性的方式,表達出堅定的態度:「我把話說清楚,親愛的母親…」,他曾經對龍米拉說道,「等我們救了瑪麗和兩個世界後,妳就讓我過自己的人生,好嗎?」就在他的後方,小吉和左漪也安靜地走著,脖子緊緊地縮在外套的領子裡。小吉是唯一沒有魔法能力的人,他被迫在狂風暴雨之中,走在泥濘不堪的路上,好像已經耗盡他所有的力量。左漪以手背撥了撥她那頭金黃色的頭髮,不時地抬起眼睛盯著他瞧。歐克莎的心抽痛了一下。原本應該跟他走在一起的是她,而不是左漪啊!應該由她來安慰他才對。她握緊拳頭,心情既機動又沮喪。她有滿腔的熱情想做點什麼,但應該做什麼才好呢?

「小吉?」

歐克莎不由自主地大聲叫他,連自己都嚇了一跳。她的雙頰馬上緋紅起來,杜格德埃則帶著一抹微笑在角落盯著她瞧。小吉馬上轉過身來。跟歐克莎一樣,他也為自己這種不由自主的反應感到訝異。

「什麼事?」他很不情願地嘟噥道。

歐克莎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講些什麼才好。

「你還好吧?」

「比你們大家好不了多少……」男孩臭著一張臉回答。

他還沒轉過頭來之前,歐克莎就從那雙不尋常的棕色眼睛裡,看出他的痛苦及滿腔怒火。因為她和杜格德埃變得親近,他心裡很怪她。這兩個男孩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就不喜歡對方;杜格德埃的態度總是語帶嘲諷,小吉則變得孤僻起來。這個來自瑞典的陰鬱男孩的出現,讓歐克莎初嚐愛情的滋味,從此他在她的生命和心中便佔有很重要的地位。然而另一方面來說,不能否認的,她和小吉之間有些感覺已經變了。一切都和從前不一樣了。以前他們之間深厚的友誼,已經轉變為一觸即發的敵意,狠狠地攪亂了歐克莎的心情。

「我到底叫他幹嘛呢?」她小聲地咒罵道。

「因為妳是衝動的小小葛拉休斯,還沒有思考就先行動了,最喜歡讓自己陷在進退兩難的情勢中。」杜格德埃的表情彷彿看穿她的心。

「我不想失去他!」歐克莎一邊思量,一邊瞧著小吉在泥濘不堪的路上奮力前進的瘦長身形。她把雙手插在口袋裡,面有慍色地向前行。她用腳上那雙綁得緊緊的低筒皮靴,用力踢了地上的碎石子一腳,把石頭給踢進了壕溝裡。遠處山丘都淹沒在可怕的洪水裡了,地平線則像他們的未來一樣,一片黑暗。

自救們這樣靜靜地走著已經走了超過兩個鐘頭,大家都筋疲力竭。突然,歐克莎大叫一聲:「嘿!大家快看!」

大夥抬起頭來,瞧見一隻兔子正穿越這片大地,朝他們跑來。龍米拉終於放鬆地讓自己發出一陣長長的呻吟,雙眼瞬間又恢復了光采。

「是阿巴克姆……」她鬆了一口氣。

兔子快速地朝他們跳了過來,身旁還有兩個奇特的同伴護送著:是波洛克芭芭那隻正在喘著氣息拍翅而飛的大聲公捷叭,以及那隻有著條紋狀長腿的維樓索,正興高采烈地在草地上跳來跳去。等兔子終於跟大家會合的時候,自救們終於高興地放聲歡呼。

「真的是你,我親愛的守護者!」龍米拉高興地跪了下來,把臉埋在兔子棕灰色的美麗的毛皮裡。「我原本真的好害怕……」

大家都知道,波洛克芭芭這一生中很少跟她忠實的保護者分開。她很不喜歡沒有阿巴克姆的日子,而從這場重逢就能看得出來,他們彼此之間的依戀是多麼深切。兔子就這樣讓她撫摸了一會兒,然後就在幾個年輕人驚嘆的注視下變身為阿巴克姆;他們幾個還從來沒機會親眼見到這場奇蹟。半精靈半人類的阿巴克姆抖了抖身體,把灰色的頭髮給順了順,然後默默地打量著眼前的每個人。有一刻他的眼神停留在歐克莎身上;她看起雖然心情沉重,但總算擺脫了焦慮。

「你們大家都很健康,也很平安,真是感謝老天!」

「是啊,都是因為帕維勒的關係!」皮耶以宏亮的嗓子稱讚道,「是他把我們從災難裡救出來的。」

帕維勒轉過頭來,這樣成為大家的焦點,讓他有點不習慣。

「我和那伏塔利已經知道倫敦那邊發生的事情,實在太恐怖了。」阿巴克姆的口氣聽起來很敬佩帕維勒所做出的判斷。「因為這場可怕的大雨,事情變得很棘手。」

彷彿要呼應他說的這些話一樣,十來架直升機從這片荒原上低空飛過,發出可怕的嘈雜聲。其中一架朝著這群自救飛了過來。龍米拉才剛來得及把她的大聲公捷叭和維樓索給藏進斗蓬裡,一名軍官就從直升機探出頭來,手上著一把擴音器。

「你們當中有人受傷嗎?需要救援嗎?」他大聲問道。

阿巴克姆做了個手勢表示一切無恙,並謝謝他們,然後直升機就轉回去和它的隊伍會合,朝著東邊和倫敦的方向飛行過去;那邊就是災區的方向。

「你是怎麼找到我們的?」歐克莎問。

阿巴克姆輕輕拍了自己的鼻子。「李奧米多的房子,離這裡只有三公里……」

歐克沙吸了一口氣,大聲叫道:「可是我呢,卻只聞得到泥巴的味道,太不公平了!」

「這只是因為我的嗅覺比較敏銳啊,我親愛的小朋友,」阿巴克姆說明道,「而且妳有很多其他的本領,不是嗎?」

「還說呢!因為這些隨時都有可能出現的直升機,我們根本沒機會騰空飛行!」  

所有人都笑了出來,除了小吉。他硬生生地轉過身去,這個舉動刺傷了歐克莎的心。

「那麼大家現在就去跟那伏塔利會合吧!」龍米拉提議,「該是我們團聚的時候了。」

於是大家又開始趕路,雖然在滂沱大雨中淋得背都駝了,內心卻又充滿了新的力量。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魔法歐克莎3:重返愛蒂菲亞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