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文學小說
  3. 華文創作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天涯雙探4:雙城血案



定價:380元 
優惠價:79 300元    
數量:
   (庫存 > 10)





內容簡介

浪跡天涯的神祕算命仙 x 追求自由的逍遙公子哥
熱血少年捲入民間奇案,挑戰不可能犯罪!
死亡預言、密室血案、潛逃偽裝的殺手……一路向北、一路往西,哪裡才是真相的終點?



不破詛咒,不出三個月,吳家兒女皆死於非命,吳大人自此斷子絕孫。」

猜中畫謎而得頭獎的夏乾、易廂泉及慕容蓉一行前往西域,於六月抵達長安,卻立刻被捲入錢府的一樁血案。夏乾試圖從案件中脫身,卻被告知同行的六人中藏著十年前潛逃的殺手無面,於是打算暗中調查。
於此同時,易廂泉接受官府吳大人的請託,留在汴京城,以保護吳家小女兒的安全。誰知命案突發,導致吳家小姐慘死,易廂泉因此被民眾視為騙子,唾罵不已。
兩人兵分二路,夏乾要如何憑藉一己之力揭開殺手無面的隱藏身分?易廂泉又如何依靠智謀查清命案真相,洗刷冤屈?

大盜、算命仙、富家公子、捕快、俠女、和尚、神醫......
這場冒險之旅的盡頭是真相、理想,或是另一個起點——


【本書特色】

古風懸疑推理|少年青春成長|鬥智謀略解謎|生死友誼冒險

☑️ 萬里追凶|從汴京到西域,為真相不遠萬里,格局恢弘!
☑️ 形色人物|帝、官、將、相、商、農、兵、俠、盜、妓、僧,淋漓描繪北宋世間樣貌!
☑️ 燒腦懸案|青衣奇盜、沉湖女屍、暴雪荒村、墓室迷蹤、魚屍人骨……謎團寫好寫滿!
☑️ 本格詭計|童謠殺人、不可能犯罪、密室、暴風雪山莊……玩轉古風推理創意!

 

【燒腦推薦】(依姓名筆畫順序)
白白國文YouTuber   白白老師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助理教授  李純瑀(魚小姐)
作家  星子

 

「我喜歡懸疑故事,也喜歡中國古風,這本書巧妙地融合二者元素,而且故事緊湊精彩,非常地吸引人,相信不會讓你失望。
就讓我們跟著夏乾、易厢泉兩位雙探一起踏上華麗的北宋冒險旅程吧!」   白白老師

「元豐,是北宋政治、庶民文化、社會發達的重要時期。仁宗朝日審陽、夜審陰的包公已飄然遠去,卻在這樣繁華似錦的時分出現盜賊亂世之重重迷霧,若要感慨青天難再得,那麼這一切謎團將成為盛世陰影與污點。且看《天涯雙探》如何重掌青天,再次化萬里烏雲為朗朗乾坤!」   李純瑀(魚小姐)

作者簡介

七名

女,一九九四年生於天津,理工科碩士。高熱量食物愛好者,狂熱柯南迷,兩年構思,十六歲時開始利用課餘時間構思《天涯雙探1:青衣奇盗》,六年創作,十五次大改,故事一發表在中文網路便廣為流傳,被奉為古風推理懸疑神作。

書籍目錄

序章
為首的官兵猶豫一下,獨自上前,敲響了安隱寺的朱漆門。
良久,一個小僧穿著晨服開了門,似是剛剛睡醒的樣子。他見了官兵,吃了一驚。十七個官兵黑壓壓地站在安隱寺門外,像極了閻羅派來的無常。

第一章 兵分兩路
夏乾正月裡參與猜畫活動,得了頭獎。這頭獎不僅包括大量現銀,還有一趟西域之行。因為戰事不斷,絲綢之路早已不通。解開猜畫謎題的人可以避開戰火,安然無憂地重走絲路。若能開闢西域通道,那便是絕妙的商機,遠勝萬兩黃金。

第二章 詭異命案
夏乾下意識地護住韓姜,其餘幾人則僵住不動。此時,浴房的門忽然一下被打開。裡面的濃重白色霧氣從老舊的門中逸散出來,飄入初夏的天空中。在黃色氤氳燈光照耀下,浴房門內鮮紅一片。

第三章 心有靈犀
「我們先找一條狗來。只要不下雨,一切都好說。」易廂泉當著幾個女人的面,慢吞吞說了這麼一句,也不知在想什麼。
吳夫人、唐嬸和孫洵明明在討論「淨身」的問題,卻被易廂泉胡亂地打斷了。

第四章 入府驗屍
夜深,天氣晴好。月亮本應是皎潔而美麗的,如今卻將吳府上下罩上了一層慘澹的白色。孫洵和糖葫蘆站在高牆之外,而郭老則在費勁地攀爬著吳府的牆。

第五章 生死賭局
「咱們再想想別的辦法,我不能讓你去冒險——」
柳三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你這句話就夠啦!我知道,若是我入獄你也會救我的。」

第六章 救援計畫
他轉身跑去,獨留韓姜一人站在馬廄。天空越發明朗起來,明朗到陽光都從雲際冒了出來,照著長安城的牆垣和屋瓦。馬廄的茅草棚頂也多了一絲暖意。

第七章 難解迷局
鏡子裡的他臉上有傷,雙目發紅,精神極差。易廂泉對著鏡子看了一會兒,彷彿在和自己對視。易廂泉的眼睛就像湖裡的水,看著看著,醫館、吳府、汴京城……似乎一切都消失了。這一連串令人措手不及的事件、謀殺與暗殺交織的陰謀,都在易廂泉的眼前慢慢鋪開。

第八章 扭轉乾坤
夏乾語畢,揣著信紙就走了,一邊走一邊得意地哈哈大笑。「今天可算是發生了一件好事。等信送到,易廂泉一定很吃驚。他可算知道我這個人有多重要了!」

第九章 真相大白
不痛不癢的壞消息傳得是最快的。錢府昨日那血雨腥風的怪事,已經被長安城的老百姓傳得沸沸揚揚了。當太陽高升的時候,衙門也不得不開始處理錢府的案子。

第十章 結局已了
易廂泉拿著紙花,一句話也沒說。他徑直穿過了這群喋喋不休的下人,彷彿他們不存在一樣,直接出了吳府的大門,再也沒有回頭。

終章
庸城城禁是去年發生的事。蟬鳴剛起,夏日已至,若是步入秋天,轉眼又是一年。一年又一年,即便過去的一年裡發生了很多離奇的事。
想著想著,夏乾忽然慶幸自己從庸城的家中跑了出來。

尾聲
他說完,毅然決然地扭過頭去,登上了驢車,告訴自己不要再回頭看她了。前路漫漫,也不知會發生什麼,但多看一眼,心裡又會留戀,便會多難過一分。

精采試閱

序章

正值三月清晨,天空灰濛不見日。雨淅淅瀝瀝地下著,將臨平山上的翠竹林澆了個通透。嫩筍似乎要迫不及待地破土而出,等待烏雲散去,就可以窺見竹海頂端剛剛升起的日頭。
安隱寺坐落於臨平山上,靜默雨中。掃地的僧人並未起身,晨鐘也未敲響,卻有一夥人趕在日出之前到達了安隱寺。
他們是一群官兵。
細細數去,有十七個人。雨水澆滅了他們手中的火把,也不知是什麼驅使這些官兵在細雨長夜中踏上泥濘不堪的山路。
官兵們氣喘吁吁,狼狽不堪。為首的官兵三十來歲,冰冷的面貌卻掩不住一臉正氣。他疲憊地抬頭,見了安隱寺,猛地抬起手臂,示意其他人停下。
烏雲翻滾,天空露出灰白色。青灰色的安隱寺和石砌經幢在雨中顯得神聖而不可侵犯。
為首的官兵猶豫一下,獨自上前,敲響了安隱寺的朱漆門。
良久,一個小僧穿著晨服開了門,似是剛剛睡醒的樣子。他見了官兵,吃了一驚。十七個官兵黑壓壓地站在安隱寺門外,像極了閻羅派來的無常。
為首的官兵臉上皆是雨水,面無表情,從懷中掏出紙質畫像,向前一抖。「見過這個人嗎?」
小僧有些膽怯,也並未看清畫像,一味波浪鼓似的搖頭。
官兵統領皺了皺眉頭,低聲道:「可否請住持出來?」
「住持不知是否起了。不知大人清晨到此所為何事?」小僧沒見過大場面,有些畏縮。
「我們在追捕犯人。」官兵統領慢慢捲起畫像,沉聲道:「殺手無面。昨夜三更他在平江府犯下命案,謀殺朝廷命官,手段殘忍,罪不容誅。我們連夜追趕至此,望小師父行個方便。我也知道,搜查寺廟是對佛祖的不敬,只是——」
就在這時,門內突然出現一個人。他背對著佛像,像一個瘦小的黑影,僧袍飄展,站得筆直。
是安隱寺的住持有容大師。
官兵統領將刀插了回去,目不轉睛地看著有容。「打攪住持,實在抱歉,我們也是奉命行事。」
「不可。」住持只說了兩個字,很威嚴地道:「收刀進寺。」
官兵面面相覷,誰也不肯放下手中的刀。刀,那可是他們吃飯的碗、保命的符。
在十七個官兵中間,卻忽然站出來個小兵。小兵是年紀最小的,平日愛鬧、機靈圓滑,被大家看作親弟弟一樣。他湊到統領耳邊低聲道:「王大哥,收刀吧!之前上頭囑咐了,遇到寺廟不可不敬,遇到百姓不可動粗。」
餘下的人齊刷刷地看向王統領。
姓王的統領眉頭緊鎖。
小兵又低聲道:「這安隱寺是大寺,背後有貴人撐腰。何況我們十七個人武藝高強,放下刀又何妨?咱們袖中偷偷藏著匕首,怎麼會拿不下一個賊人?」
無人應和。小兵還想說什麼,卻止了聲,往牆根看去。
王統領鷹一般的眼睛也掃到了安隱寺杏黃色的牆面。就在不遠處,一串新鮮的泥腳印出現在了牆面上,似是一幅陳舊的畫卷被甩上了不和諧的墨點。
殺手無面必定是進去了,而且是剛剛進去!
不能再等下去了,必須搜。王統領看看有容住持那不容侵犯的臉,有些生氣,卻揚起手來。「所有人,放下刀!」
他這句話引起眾人不滿,但是所有的人都放下了刀。
在一片咣噹聲中,王統領對小兵道:「你守著大門。」
小僧來不及阻止,王統領便推門而入。餘下官兵跟上,迅速而安靜地湧入寺院。
院內種了一片翠竹,在雨中輕輕搖擺。另一側栽了幾棵常青松柏、羅漢松以及馬尾松一類的古樹。松針被雨水打落,細細密密地鋪在院內的青石板上。青石板前便是正殿——大雄寶殿,它的青瓦紅磚也被沖刷得乾乾淨淨,乾淨得像是不曾有人來過。
王統領看了看四周。門外的牆上有腳印,而內院卻看不見一點泥濘。恐怕殺手無面已經將青石上的泥土抹去了。
王統領沉默不言,覺得有些蹊蹺,但還是率先踏進了大殿。
大殿內一塵不染,釋迦牟尼像擺放在正中央。佛像本是金色的,在昏暗的光線下竟如同有了生命一般,似在靜觀塵世。
王統領深吸一口氣,對佛像行了個禮,轉身對門外的官兵吼道:「分四路,快搜。不要放過任何一個角落!于天仁,你們進來。」他說完,頓了一頓,指了指站在最前頭的四人。
王統領的聲音在大殿之中迴蕩。官兵井然有序地開始分隊去各個殿搜查。名叫于天仁的官兵進門後,低聲問道:「燕大哥,僧人還沒起,只怕會——」
王統領將手指輕壓於嘴唇上,低聲道:「你們四人武藝最好,你們……可聞到了大殿內的血腥味?」
殺手無面是帶傷潛逃的。
四人大驚,眺望著四周,屏息凝神,順勢將手放在袖口,準備隨時抽出匕首。
殺手無面很可能就藏在大殿。
他們觀望四周,佛像數尊,發著冷光。那殺手會不會就藏在這佛像後面?
四周無人,他們鬆了口氣,卻不知梁上有人。
***
十二年後,長安城。
錢家的當鋪是長安城最有名的典當行。今日晨起,天濛濛亮,錢家的帳房先生就來到當鋪點帳了。
帳房先生名叫任品,是錢老爺派來的。說是點帳,不過是將一些績效好的帳目拿去。錢老爺說,有貴客要來府上,必須將帳本奉上。
任品個高、黑瘦,帶著幾分精明之氣,卻又顯得陰險而狡詐。也正是因為這點,他才能成為錢陰的親信——長安城首富的左右手。
然而他平生最恨的人就是錢陰。
六月剛過,天氣微熱,太陽已出。他推開窗戶,打算休息一會兒再去處理帳目。
突然,一陣敲門聲傳來。
任品皺眉。這麼早,誰會來?
他應聲開門,只見門外站著一位姑娘,年紀很輕,服裝是樸素的、青黑色的棉麻料子,破舊卻整潔。姑娘相貌甚佳,面色疲憊,卻站得筆直,英氣十足。
她身上帶著一陣香氣,像是什麼香草的氣味夾雜著酒氣。
任品問道:「姑娘可是要典當東西?」
姑娘點頭,從懷中掏出一個小包袱。「師父病了,急需用錢。」
她走進門來,將包袱攤開,只見裡面有一對金色的鐲子——金光閃閃,年頭已久,陰雕一隻鳳凰;還有一些玉器,做工、成色都不錯。
任品瞧了瞧,搖搖頭。「我只是帳房,不會驗貨。姑娘再等待片刻,人來了,給妳兌換現銀。」
「我想要銀票。附近可有驛站?」
「有的,往東走三條街,左轉。」任品沏了茶,水霧在空中瀰散著。「姑娘喜歡喝什麼茶?」
「有酒嗎?」姑娘擺弄著桌子和茶具,有一搭無一搭地說著。
「不巧,只有龍井之類了。我家老爺為了待客,購了一批好茶,姑娘嚐嚐?」
姑娘只是低頭飲茶,深深呼氣,似要將疲憊悉數吐出。
任品看了一眼桌子,突然說道:「姑娘,鳳凰圖騰是不能隨意用的。這鐲子……從何而來?」
姑娘雙目一凜,隨即低下頭去,不動聲色。「祖上的。祖上習武,興許是哪代人受過皇恩。」
「妳不是本地人吧?」
「不是。」姑娘有些不耐煩了,用手敲敲桌子。「你們究竟什麼時候開始做生意?」
任品垂目而笑。「恕我直言,姑娘這不會是……不義之財吧?」
姑娘聞言,噌一下站起身。
「我韓姜行得正、坐得端,怎會不義——」
她語畢,二人僵住不動。陽光從窗戶中透過來,照射在她的身上。她筆直地站著,青黑衣衫透著微光。
任品笑了。
「姑娘莫急,我們坐下慢慢談。」

天涯雙探4:雙城血案

關閉視窗
  • 104010101140_01.jpg
  • 104010101140_02.jpg
  • 104010101140_03.jpg
  • 104010101140_04.jpg
  • 104010101140_05.jpg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