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文學小說
  3. 華文創作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高敏感是種天賦
孜孜線上
 

天涯雙探2:暴雪荒村


活 動 即日起-4/31三采春季童書展:3本74折,套書72折

定價:380元 
優惠價:79 300元    
數量:
   (庫存 > 10)





內容簡介

東方福爾摩斯vs.北宋怪盜基德
古風懸疑推理|少年青春成長|鬥智謀略解謎|生死友誼冒險
每一頁都有伏筆、讀三頁就會上癮!


「大雪覆蓋東邊村子,閻王來到這棟屋子,富翁突然摔斷脖子,姑娘吃了木頭樁子,老二打翻肉湯鍋子,老大泡在林邊池子,老四上吊廟邊林子,老三悔過重建村子,老五天天熬著日子,是誰呀,是誰呀,是誰殺了他的妻子……」

夏乾離家出走,前往汴京,誰知山間突遇風雪,偶然進入一個古怪村子。傳聞,曾有富商家族進入此地,卻無一人生還,只留下一曲詭異的童謠。
神祕古怪的孟婆婆、年輕貌美的啞巴姑娘一個個離奇死去,古老的童謠如詛咒一般壟罩著所有人,似有一雙神祕的眼睛正時刻窺伺著這場死亡遊戲,而倖存者正如童謠中的富商家族,一個接一個地步向死亡——
一曲童謠、七條人命、六個嫌犯,究竟誰是幕後真凶?童謠迷局背後暗藏怎樣的陰謀與殺機?

浪跡天涯的神祕算命仙x追求自由的逍遙公子哥
一段布滿沉湖女屍、荒村童謠、魚屍人骨的千里追凶之旅——


【本書特色】

☑️ 萬里追凶|從汴京到西域,為真相不遠萬里,格局恢弘!
☑️ 形色人物|帝、官、將、相、商、農、兵、俠、盜、妓、僧,淋漓描繪北宋世間樣貌!
☑️ 燒腦懸案|青衣奇盜、沉湖女屍、暴雪荒村、墓室迷蹤、魚屍人骨……謎團寫好寫滿!
☑️ 本格詭計|童謠殺人、不可能犯罪、密室、暴風雪山莊……玩轉古風推理創意!

作者簡介

七名
女,一九九四年生於天津,理工科碩士。高熱量食物愛好者,狂熱柯南迷,兩年構思,十六歲時開始利用課餘時間構思《天涯雙探1:青衣奇盗》,六年創作,十五次大改,故事一發表在中文網路便廣為流傳,被奉為古風推理懸疑神作。

書籍目錄

序章
第一章 夏乾雪夜入吳村
第二章 怪事連發兩人亡
第三章 亡人風雪夜歸來
第四章 夏乾突遭惡人襲
第五章 白衣人悄然降臨
第六章 一人復生一人亡
第七章 紙鳶飛天傳訊息
第八章 深入洞底欲捉妖
第九章 易廂泉妙解奇案
第十章 幕後真相終大白
尾聲

精采試閱

【序章】


小和尚裹著黑色的袈裟,趁著月色溜出了寺廟。
師父不讓小和尚在半夜出門,說是山間住著一位山神。這山神,實則是一隻兇凶惡的妖。祂會在大雪的日子現身,把獨自夜行的人抓走吃掉。若是想要避免被山神吃掉,則需要供奉給祂九十九根人骨。因為山神見了人骨就不會吃人,反而會用法力實現供奉者的願望。
小和尚內心一直有一個不能實現的願望,所以他決定獨自進山,冒險試一試。
夜色如墨,風吹得竹林沙沙作響。月亮明晃晃地掛在天際,像個小太陽。小和尚踏月而行,在山間搜尋了許久,終於在一片墓地裡挖到了九十九根骨頭,他一捧一捧地將人骨帶到山神廟裡。
山神廟破舊不堪,裡面堆積了一些荒草,檯前供著山神像。這山神的長相凶煞不似神明,倒像是一隻狼妖。小和尚虔誠地跪在山神面前,將骨頭放好,又砰砰磕了幾個頭:

山神山神
若知我心
供奉白骨
聽我訴情

山神山神
若知我苦
家父早喪
母也亡故

山神山神
若知我願
亡母複復生
此生無怨

他唸完這些,卻聽見身後「砰」的一聲,一陣狂風吹進了廟裡,山神廟的窗戶全開了。緊接著,檯子上供奉的神像開始搖晃,山神尖長恐怖的臉上慢慢地產生了一道道裂縫。
小和尚臉上掛著淚,有了恐懼的神色。他慌忙跑到山神廟外面,原本有一輪皎月的夜空卻霎時間烏雲密布,風雪大作。他在狂風中跑了幾步,突然有人叫他:

小和尚,小和尚
不要跑,不要逃
回頭看看我是誰

這聲音很熟悉,小和尚吃驚地回頭了。他看到了他的娘親──皮膚雪白,面容帶著笑意,比去世的時候還要年輕。

小和尚,小和尚
快過來,快過來
明天一早天一亮
娘親帶你回家去

小和尚驚喜地走了過去,他喚了一聲娘親,依偎在她懷中睡著了。不知睡了多久,窗外天昏地暗,風雪聲依然不停。小和尚迷迷糊糊中覺得很冷,他往娘親身邊靠了靠,只覺得娘親的身體比自己的還要冷。
風雪打在山神廟的屋頂上,拚命地敲打著,像是在用力地發出聲音來:

小和尚,小和尚
快逃啊,快逃啊
等到天亮就晚啦
睜眼看看她的臉
九十九根白骨頭
去哪兒啦,去哪兒啦

小和尚一下子驚醒了,他睜眼看見了抱著他的母親,可那哪裡是他的母親?那是一堆散發著惡臭的——

「不要再講了……」幾個丫鬟打扮的姑娘從人群中站了起來,嚇得臉色發白。正在聽故事的幾位白髮老翁瞪了她們一眼,卻也站起身來了。
這群人坐在一個攤位前面,而攤位在宿州碼頭的北側。清晨的碼頭擠滿了吵嚷的人群,在陰沉沉的天空下顯得混亂不堪。由於今年冬天來得早,永濟渠停運了,零零星星的船隻在碼頭停泊,工人和乘船的人紛紛在宿州碼頭落腳。
而陳天眼身為一個算卦人,卻沒有算卦的真本事。他唯一好使的就是嘴皮子,於是在碼頭邊上支了個攤兒,開始講故事,騙人來算卦。
他伸手指了過去,不遠處有一座山浮在雲裡,亦真亦幻。
陳天眼高聲道:「水路不通,若走陸路只得從相山穿過。這相山鬧鬼,無人敢走。你們若不信就去打探打探,前幾日沈大人進山迷路,進入村子小住,夜半三更覺得有人進了屋來,等他睜眼一看,那黑影倏忽一下又不見了!各位想要進山,就來我這兒求個桃木符,保佑你平安過山,也可解解煞氣,兩文一個——」
他這麼一說,人群紛紛散盡,都說他是個騙子,說是桃木符,只是一堆破木片而已,絕對不會有人傻到花錢去買。

 

【第一章】 夏乾雪夜入吳村


車突然停下,桃木符散落一地。
夏乾的腦袋「咚」的一聲撞到了車廂頂上,一下從睡夢中驚醒。他揉揉眼,掀開車窗簾子,卻見白雪覆蓋了蒼山。還未入冬,竟然下起雪來。都言六月飛雪必有奇冤,眼下不過十月出頭,雪花竟然飄飄灑灑地降臨到這個山頭。
車夫拉緊驢子的韁繩,下了車,看清四周之後對夏乾說道:「小公子,前方的路實在沒法兒走了!」
只見前方土崩一片,上面覆蓋著一層薄雪,乍一看只覺得像是一個普通的小山包。
「這是……山體塌陷?」夏乾愣住了。
車夫眉頭緊皺,指了指遠處的土包。「路被堵住了,路上難保不發生山體崩塌、岩石滾落之類的事。」
車夫欲言又止,夏乾心中已經開始慌了,若要前往汴京城,必須穿過這座山。
「要不我拉你回去?你過幾個月再來?」車夫說著說著聲音卻低了下去,避開了夏乾的目光,垂頭問道:「不過得再加一倍工錢。四兩,回去不?」
夏乾徹底驚呆了。自己本想乘船直接抵達汴京城,卻因為天氣驟然變冷,永濟渠河道淤塞,他只得從宿州碼頭下船轉走陸路。驢車便宜,坐到京城也不過二兩銀子,如今他們只乘車行進了半日,這車夫竟然開口要價四兩。這是明搶!
車夫站在一邊沒說話,瞇著小眼睛看了看夏乾。這青衫小公子眉清目秀卻呆呆傻傻,頭戴玉冠,、腰墜玉佩和一根孔雀羽毛,通身只帶了一個小包袱和一把弓箭,一看就是偷偷溜出門的富家少爺。既無江湖經驗,又出手闊綽,不宰他,宰誰?
夏乾被他打量得很不舒服,直接跳下車去打量起四周。
遠處的塌陷地豎起一塊警示木牌,像是塌陷了許久。而一路過來並未見到任何車輛,興許是這車夫早已知道此地塌陷,卻偏要帶自己來兜上一遭,撈些銀子。
「這山路什麼時候能通?」夏乾垂頭喪氣道。
「不知道。」車夫有些不耐煩了,語氣不善。「要麼交錢回去,要麼下車。」
二人僵持不動,而此時風雪越發大了起來,似女人在哭訴。遠處隱隱可見一黑色的廟宇臥于於山野之中,在松林的掩映之下不甚清晰,依稀可見破落的朱漆大門。
「前方是不是有個寺廟?咱們先去歇歇,再想對策。」夏乾瞇起眼睛眺望遠方。寺廟在岔路的另一端,顯得有些怪異。
「是山神廟。去也無妨,但那不是通往京城的路。」車夫陰沉著臉,卻將毛驢趕了過去。很快,路開始變得顛簸起來。驢車正穿過一片灰突突的墳地。說是墳地,其實只有幾塊墓碑而已,餘下卻是荒涼的舊墳。仔細看去,竟然有些屍骨是暴露在外的。
「這是……亂葬崗?」夏乾從窗戶往外望去,只覺得陰森異常。
車夫「嗯」了一聲,繼續趕路。眼見遠方烏雲密布,北風漸起。山神廟越來越近,卻見門前的朱漆已然剝落,窗戶紙破舊泛黃了。整個山神廟就像一個衣衫襤褸的乞丐,只剩下一副枯骨,在寒風中瑟瑟發抖,奄奄一息。
「你下車,隨我進門,一會兒我去找柴生火。」車夫陰沉著臉跳下了車,走上前去,「吱呀」一聲推開了山神廟的大門。
一道光從門外投射進去,直直地劈在山神像上,像是一道斧子砍出的裂痕。這道裂痕割開了山神的頭,割裂了它祂的身。山神通身灰毛,尖嘴獠牙,目光兇凶惡異常,不似旁物,倒像是狼。
「這附近狼多,吳村人殺了不少狼,怕遭報應這才供奉了這東西。」車夫把夏乾拉進來,關上門。「我們在這裡過一夜,看看能不能等到吳村的人。」
夏乾糊里稀裡糊塗地問道:「吳村是什麼地方?這麼晚了,應當去吳村借宿——」
「吳村藏在山間隱蔽處,路人難尋,而且是個不能留宿的地方。」車夫很是不耐煩,所以並沒有把話說明白。
他掏出燧石,點燃了油燈。破舊的山神廟頓時亮堂了起來,而窗外的雪花下得密集,光亮卻逐漸暗了下去,估摸著已經到了傍晚時分。
車夫鋪好了稻草,又囑咐了幾句。此時他的神情態度似乎有了微妙的變化,雙目低垂,不敢看夏乾的眼睛,說去撿柴火,讓夏乾先坐在這裡休息。
「野外有狼,不要隨便開門。」車夫說完,關上門出去了。
今日路途顛簸,實在勞累,夏乾迷迷糊糊地盯著山神的臉,吃了個涼燒餅。吃完之後關上窗戶,倒在稻草上呼呼大睡。
窗外的亮光漸漸隱退,在一陣狂風之後,大雪紛飛。山神廟內的溫度驟降,油燈悄然熄滅。整個廟宇安靜而詭異,只聽得到夏乾的呼吸聲。山神站在破舊的檯子上,眼睛似乎有光,垂目看向夏乾。
夏乾翻了個身,繼續大睡。他做了一個夢,夢見神像從檯子上走了下來,轉眼就變成了真的狼。它牠用黃色的眼睛看著夏乾,突然開始嚎叫——
夏乾一下子驚醒了。
廟裡漆黑一片,他覺得渾身發冷。此時窗外北風呼嘯,「呼啦」一聲吹開了破窗。夏乾哆嗦著起身,想要把窗戶關得緊一些,卻看到窗外天地渾然一色,大雪如刀落下,大地已然白茫茫一片。車夫和他的車都消失無蹤了,地上只有一些淩亂的車轍印子隱約可見。
夏乾頓時清醒了幾分。他焦急地呼喊了幾句,聲音也被淹沒在了風雪裡。這車夫肯定是解開繩子自行駕車回去了。
夏乾的心頓時涼了,他竟被車夫丟棄在這荒山破廟中!
這樣的天氣是極冷的,久留在此必定會凍傷。夏乾趕緊躲進屋子去,掏出燧石點燃了廟中鋪地的稻草。在這絲微暖的火焰照射下,廟內頓時明亮了起來。火光映著山神的長臉,也映著它祂狹長而沒有瞳仁孔的雙眼。
夏乾雙手抱膝坐在稻草上,突然想起了小和尚的故事,心中不由得驚慌起來,趕緊對著山神虔誠地拜了一拜,卻覺得門外的風雪越來越大。但在這風雪聲中,似乎隱約能聽到腳步聲。
啪嗒啪嗒⋯⋯
腳步聲越來越近,突然傳來一陣叩門聲。
夏乾的呼吸瞬間停滯了,他僵硬地抬起頭,但是屋內有光而屋外卻無光,窗戶上根本看不到任何人影。在風雪交加的深夜,這座荒山裡是不可能有人的,難道是車夫回來了?
咚咚咚,來人敲了三下門。
夏乾鼓足了所有勇氣,顫抖著問道:「是誰?」
他的聲音在空寂的廟裡飄動,像是有一陣陣的回音。而窗外的風雪中卻無人應答,等了良久,卻又等來敲門聲。
咚咚咚。
天氣極冷,夏乾卻渾身是汗。在鬼神面前,他漸漸喪失了勇氣,瞪大眼睛捂摀住耳朵蹲了下去,渾身發抖。
咚咚咚。
又一陣敲門聲,這次急促了一些,還夾雜著一陣奇怪的人聲,像是從喉嚨裡發出來的呻吟,又像是嗚咽。
敲門聲停了。
等了良久,夏乾猶豫著站起身來。他渾身是汗,沒有開門,而是走上前去把窗戶開了一條小縫隙,偷偷往外看。
窗外一片漆黑,已然是大雪飄零。在寒冷的夜幕中站著一個戴斗笠的女人。女人慢慢抬起頭,露出一張蒼白絕美的臉。她聽見響動,漆黑的雙目一下子就看向夏乾。
夏乾瞪大眼睛,唰地關上了窗戶,腦袋一片空白。
咚咚咚,又是三聲敲打。這次不是在叩門,是敲窗戶。在敲打無果之後,窗外的人開始用力將窗戶推開。見這扇推不開,又轉推了旁邊一扇。窗子嘎吱一聲開了,女人探進頭來。
夏乾的臉失去了血色。
女人張嘴問道:「你是迷路了嗎?」
她雖然張了口,卻沒有聲音,只是依靠唇形來表達意思。火光下,她的目光顯得真切而焦急。夏乾自小喜歡琢磨這些東西,對唇語也略有研究。
「如果你迷路了,這裡住不得,我帶你進村。」女人看著他,朝他點了點頭。
她的眼中帶著善意。夏乾愣了片刻,理智回來了幾分。眼前的女人不是妖魔,而是真真切切的人。他深吸了一口氣,慢慢開了大門。女人摘了斗笠,進了屋。
她皮膚雪白,穿了一身狼毛皮製成的黑衣。她快速地看了夏乾一眼,又道:「你睡在這裡會凍死的,我帶你入村,明天告訴你下山的路。」
夏乾木愣愣地點頭。
「跟我來。」
她發不出任何聲音,只是戴好斗笠匆匆出發了。
他們穿過了一片矮矮的松樹林,來到一片陡峭的灰色山石前面,夏乾的心一直在狂跳,他們走的一直是小路,也許他即將到達傳說中的吳村。他靈機一動,掏出了陳天眼的桃木符,沿路扔了出去。「那個,什麼時候⋯⋯」
女人聞聲回過頭來衝夏乾笑了一下,繼續向前走。這些灰色的山石像是高牆一般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女人轉了個彎,撥開了松樹枝,行走幾步來到了一個狹窄的洞口前面。女人轉頭看向夏乾,指了指洞口,先行走了進去。二人復複行數十步,前方亮了起來。明明是黑夜,前方卻像是有火光一樣明亮。待出了山洞,夏乾震驚於眼前所見——
他們處在一個高點,遠處幾座巍峨高山,山下一片村莊。村子裡有星星點點的火把,在黑夜裡分外明亮。村子位於山腳,按理說山腳下建村落,一旦遇到地震、河水氾濫、泥石滑坡,是極易遭到重創的。然而,這個村落卻像是安然在此地存在了幾百年一般。
眺望遠方,群山環繞。一條小河在山間奔流,又分成了幾條小溪蜿蜒而去。山和村子就像是一把太師椅,群山像是椅背與扶手,村子就建在地勢平坦的椅子座位上。
行進幾步,又看到一條將近十丈深的山崖。抬頭望去,只見前面有一破爛至極的木吊橋懸掛在山崖之上,搖搖欲墜,而上面的繩索更是破爛不堪。
舉目四望,這「太師椅」與山洞之間隔著深深的山崖,僅有一個吊橋相連。
吊橋在風雪中搖搖晃晃,女子率先上了橋。她行進幾步,停下了,回過頭來對夏乾招了招手。在村中零星火把的照射下,女子的臉顯得雪白而美麗。
夏乾看著那吊橋,猶豫了一下,一腳踩上去,吊橋開始劇烈搖晃。他心裡帶了一絲恐懼,但回去卻是不可能的,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踏著木板,速度極快地跑完這段路程。
村落越發近了,卻顯得更加落魄。夜似乎已經深了,村子寂靜無人,只剩下數盞燈火在風雪中搖擺。不遠處有一汪溫泉水靜靜流著,泉水旁邊有個黑影,像是在洗衣服。一邊洗著一邊唱著歌:

吳村吳村
一座孤墳
空中有月
月下有聲

夏乾想駐足傾聽,但歌聲停了,那個黑影洗完衣服收拾片刻也離開了。
戴斗笠的女子把他領到一座小屋前面,招手喚來了一個小人。
夏乾瞇眼一看,頓時一驚:──來人瘦瘦小小,背上背著弓箭,臉上竟然戴著一個和山神一模一樣的面具。
小人站了片刻,將面具一掀,露出一張少女的面孔。她大概十三、四歲,雙目機敏,顯得頗有精神,像是習武之人。
她警惕問道:「你是誰?」
「路人。我路過山神廟,是這位姐姐好心救濟我。」夏乾趕緊作揖。,「我叫夏乾,敢問姑娘⋯⋯」
「下錢?好有趣的名字,你爹是不是很想發財?」小姑娘笑了,露出潔白的牙齒。
「乾坤的乾。」夏乾有些不好意思。他家是江南首富,名字是他爹取的,他自己也不想叫這個俗氣的名字。
「我叫水雲。」姑娘也行個禮。,「此地是吳村。以前也有過路人住過山神廟,但是天氣太冷被凍死了。你在這裡將就一晚,否則住在廟裡會被凍壞的。”」
夏乾什麼也沒多問,感激地點點頭。
戴著斗笠的女子和她交代幾句,便推開了屋子大門,鋪好床,生了火,又端給了他一杯熱水。
夏乾神魂未定,接過茶木愣愣地道了謝。女子讓他好好休息,便關門走了。
屋子很乾淨,像是客房,沒有什麼灰塵。夏乾環顧四周,呼吸平定之後只覺得渾身發冷。他蜷縮在床上,摸著厚被子,這才發覺今日所經歷的一切並不是夢。興許是太累了,他翻個身就睡著了,然而睡得並不安穩,風雪聲極大,如同人在哀號,一直持續到天亮。風聲漸小,卻似乎真的夾雜著一陣痛苦的悲鳴,這悲鳴帶著怨恨從山間而來,縹緲而恐怖。
夏乾分不清這聲音是自己的夢中所聽,還是現實存在。悲鳴像是狼的嚎叫,卻不完全一致;像人的哀鳴,卻也不是。
他抬起眼睛,卻見窗外已經微微泛白。窗戶上映出一道奇怪的影子,從左上方貫穿到右下方,像是被人用毛筆在窗戶上畫了一條斜線。夏乾睏倦不堪,並沒有理會,翻個身接著睡。不知睡了多久,在臨近黎明的時候再一次被吵醒。
有人在唱歌。

審定推薦

【燒腦推薦】(依姓名筆畫順序)
白白國文YouTuber   白白老師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助理教授  李純瑀(魚小姐)
作家  星子
 

「我喜歡懸疑故事,也喜歡中國古風,這本書巧妙地融合二者元素,而且故事緊湊精彩,非常地吸引人,相信不會讓你失望。就讓我們跟著夏乾、易厢泉兩位雙探一起踏上華麗的北宋冒險旅程吧!」   白白老師

「元豐,是北宋政治、庶民文化、社會發達的重要時期。仁宗朝日審陽、夜審陰的包公已飄然遠去,卻在這樣繁華似錦的時分出現盜賊亂世之重重迷霧,若要感慨青天難再得,那麼這一切謎團將成為盛世陰影與污點。且看《天涯雙探》如何重掌青天,再次化萬里烏雲為朗朗乾坤!」   李純瑀(魚小姐)

天涯雙探2:暴雪荒村

關閉視窗
  • 104010101138_01.jpg
  • 104010101138_02.jpg
  • 104010101138_03.jpg
  • 104010101138_04.jpg
  • 104010101138_05.jpg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