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文學小說
  3. 華文創作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高敏感是種天賦
孜孜線上
 

天涯雙探1:青衣奇盜


活 動 即日起-4/31三采春季童書展:3本74折,套書72折

定價:380元 
優惠價:79 300元    
數量:
   (庫存 > 10)





內容簡介

東方福爾摩斯vs.北宋怪盜基德
古風懸疑推理|少年青春成長|鬥智謀略解謎|生死友誼冒險
每一頁都有伏筆、讀三頁就會上癮!


「青衣奇盜夜探齊州府衙,竟將通知書信送至公堂桌案上,約定後日戌時來取青銅鼎。那字跡飄若遊雲,矯若驚龍,像極了王羲之的真跡。齊州府尹氣得暴跳如雷,一拍桌案。『這奸賊,當府衙是集市?豈容他說來便來,說走便走!』於是下了狠心,直接將書信送至汴京城大理寺,並請求朝廷派遣四百精兵圍捕大盜,以烏紗作保,誓要把青衣奇盜捉拿歸案!」


北宋元豐年間,青衣奇盜作亂,三年犯案十四次,從未失手,令朝廷束手無策。這一日,庸州府衙收到通知書信,圖上畫著兩根棍狀物品,描摹得極度精細,竟是要偷一雙筷子?
自此,庸州城禁六日,朝廷加派八十精兵圍剿,另外特派欽差入城;加上意外現身的算命先生易廂泉與不學無術的庸州少年夏乾涉入,天羅地網已布下,青衣奇盜為何要為一雙平凡無奇的筷子涉險?大盜尚未落網,庸州城內竟又出現沉湖女屍命案,樁樁件件看似無關,彼此卻隱隱牽連……


浪跡天涯的神祕算命仙 x 追求自由的逍遙公子哥
從未失手的青衣大盜 x 身分成謎的女子

為家仇、為理想、為真相也為正義,千里之旅,就此啟程!


【本書特色】

☑️ 萬里追凶|從汴京到西域,為真相不遠萬里,格局恢弘!
☑️ 形色人物|帝、官、將、相、商、農、兵、俠、盜、妓、僧,淋漓描繪北宋世間樣貌!
☑️ 燒腦懸案|青衣奇盜、沉湖女屍、暴雪荒村、墓室迷蹤、魚屍人骨……謎團寫好寫滿!
☑️ 本格詭計|童謠殺人、不可能犯罪、密室、暴風雪山莊……玩轉古風推理創意!

作者簡介

七名
女,一九九四年生於天津,理工科碩士。高熱量食物愛好者,狂熱柯南迷,兩年構思,十六歲時開始利用課餘時間構思《天涯雙探1:青衣奇盗》,六年創作,十五次大改,故事一發表在中文網路便廣為流傳,被奉為古風推理懸疑神作。
 

作者序

【序】讓我們踏上「與眾不同」的旅程


寫此自序,主要是為了表達對好友溫子鐸的謝意,感謝她一直以來對我寫作的支持。這份支持始二O一O年,那時候我和溫子鐸都只有十六歲,是重點中學的學生。我那時候的目標很簡單,努力學好數理化,做老師、家長眼中的好孩子。那樣,我會考上很好的大學,會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會做一個「出類拔萃」的人。
但我私下非常喜歡讀偵探小說,也喜歡寫一些小故事。直到某一天,我的世界裡出現了兩個年輕人:一個安靜,一個活潑。他們彼此相熟,是最要好的朋友。故事發生在古代的江南小城,城裡出現了一位江洋大盜。讀書累了的時候,我會想想這個故事。漸漸地,我發現江南小城只是故事的起點,這兩個年輕人會走到很遠的地方去。他們會去下雪的荒村、繁華的京城,還會往西走,去往大沙漠……
而這些地方我都沒有去過,我只能坐在教室裡,所面對的只是厚厚的試卷而已。
我覺得這個故事很有意義,但是上學時間不能玩電腦,我只能在腦中疏理情節、大綱,並把想法講給我的朋友溫子鐸聽。她很喜歡這個故事,還在夜深人靜的時候偷偷上網幫我查相關資料,並為《天涯雙探》中的很多人物取了名字,其中包括主人公易廂泉。我一直認為,書中的人物一旦擁有了姓名,就等於擁有了生命,他們不再是單純的人物了,而是我的夥伴。
在之後的日子裡,故事中的人物形象漸漸鮮明,脈絡逐漸清晰……我突然意識到,它可能不是一個高中生在課餘時間的戲作,它有自己的特色。如果寫得好,這可能是一個非常好的系列。
「高中生每天偷偷寫小說」其實是一個高機率事件。它會發生在每一個學校、每一間教室裡,很多學生都會在本子上寫故事。有些老師和家長會給很多鼓勵,而絕大部分老師和家長會對此嗤之以鼻,認為寫小說是耽誤課業,是不務正業。我仔細分析了我所處的大環境,相信在這件事上我得不到學校和家長的支持,於是我選擇沉默,先認真高考,待我進入大學,就可以開始寫這個系列。到那時候,成功也好,失敗也罷,全都由自己負責。即便我真的誤入了歧途,耽誤了所謂的「大好前程」,這個系列也能在十年內寫完,我也可以在二十六歲時懸崖勒馬,權當自己在青春期做了一件荒謬事。
那之後發生了很多小插曲,在此不一一贅述。我和溫子鐸迷迷糊糊地進了大學的校門,學校不算特別頂尖,也不算特別糟糕。大學裡的一切新事物都令我應接不暇,但有件事我很確定,不管多忙多累,我都必須開始寫書了。
第一部小說很快就完稿(畢竟高中時憋了太久),溫子鐸是審稿人。現在回頭看看,那時候的文筆比現在還要差,人物基本都是毫無感情的紙片人,但是我寫得很快樂。溫子鐸那時候加入了學校的國學社,很愛讀詩,於是我讓她幫我寫一首藏頭、藏字謎的詩,就是如今《天涯雙探 二》中出現的〈黃金言〉。我開始寫第三部時,又讓她寫了一首,名為〈思卿〉。那時候我們經常幻想出書之後的樣子,我們會拿起這兩首詩朗誦一下,然後大笑出聲。
但是事情沒有想像中順利。在往後的日子裡,我發現這個系列的創作比我原本想像得還要困難,簡直讓人無從下手。我曾無數次想放棄,最後還是硬著頭皮去圖書館擴充閱讀量,再靜下心來認真改寫,甚至重寫。這個過程沒有編輯盯著,也沒有教師指導,我會改到我自己滿意為止。出版的路更是波折,我在上課、寫書之餘,又和許多出版社、影視公司打交道,只覺得身心俱疲。一直到二O一九年,書才真的被印出來。
從十六歲開始構思故事到二O一九年出版,一共經歷了九年。在這九年裡,我們的生活看似平淡,其實發生了很多巨變。有些是觀念上的,有些是選擇上的。溫子鐸讀詩讀多了,決定棄理從文,並且在貧窮大山裡當了一年志工,如今回到家鄉做了一名語文老師。而我呢?我又稀裡糊塗地讀完了碩士,《天涯雙探》的出版則卡在了我畢業的最後一年。很多朋友也是在我即將離校的時候才知道我寫書的事,畢業的時候人手一本,看看書裡有沒有把他們寫成反派,看完還強迫我簽上名字……
如今,我再回頭看看這些故事,突然發現它們和我在十六歲規劃的故事並不相同。雖然我現在仍然很年輕,但那時候我滿腔熱血,有理想、有目標,一心想寫一個老少皆宜的偵探小說。但如今我回頭再看,《天涯雙探》中的有些案件並不能進入經典案件的行列,只是想法有趣,很多時候需要跳脫常規思維。不過,除去案件之外,它有更多寶貴的東西。雖然它的背景在古代,但它描寫的是年輕人的故事,是發生在我們身邊的故事。那些難以實現的理想、憤世嫉俗的觀念、對公平正義的渴望、對自由的嚮往、對未來的迷茫……都被細小的筆觸悄悄寫了進去。朋友的理解和支持,和長輩因觀念不同而發生的摩擦,初入社會之後遇到的小小意外,也都被一一記錄在內。
如今我和溫子鐸再次相見,坐在一起狼吞虎嚥地吃飯,覺得彼此和十六歲的時候沒有什麼區別。但當我們去書店看到《天涯雙探》堆放在書店某一角落的時候,突然百感交集。九年的時間過去,這個書居然真的出現在了貨架上。雖然書的有些地方仍不盡如人意,但我們看到它的時候仍然無比激動。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在茫茫書海中,《天涯雙探》不是「出類拔萃」的書,我也不是「出類拔萃」的人。「出類拔萃」這個詞本身就是空洞的,它盲目地把眾人歸為「一類」,但每個人生而不同,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願意付出時間和精力去做的事。這些事情不能使我們獲得廣義上的成功,卻能讓我們與眾不同。活出自己的價值,遠比世俗的成功重要太多太多。
最後,我還有一些話想講。其實讀書是私密隨興的事。某位作家說過,書只分好看的和不好看的;而我認為,書只分你喜歡的和不喜歡的。《天涯雙探》不是經典文學,如果你恰巧喜歡它,它會給你帶來不一樣的感受。如果你不喜歡它,也不必硬讀下去,因為很快你就會把它忘得一乾二淨(比如高等數學就被我忘光了,真可悲啊)。於我而言,《天涯雙探》是兩位年輕人的旅程。也許你會專注於離奇的案件,但別忘記看看庸城的銀杏樹、吳村的大雪、汴京城上元節的燈光。還有,要珍惜和小夥伴一起旅行的時光。
祝各位旅途順利。

書籍目錄

序 章
第一章 易廂泉奉命辦案
第二章 關閉城門欲捉賊
第三章 大盜巧施連環計
第四章 府衙內陷入迷局
第五章 夏乾夜間抓盜賊
第六章 西街裡怪事連現
第七章 楊府尹初斷陰謀
第八章 易廂泉破解謎案
第九章 幕後真凶終現形
尾 聲

精采試閱

【序章】


元豐四年九月,這是一個陰天。
汴京城顯得沉默而倦怠。它作為大宋的皇都,為百姓撐起了一柄華貴的傘。人們抬頭望去,只會望到畫著花鳥的安靜天空,卻不知烏雲即來,暴雨將至。突然一道驚雷閃過,人們才驚覺大事不妙,開始快速地跑動起來,湧入了城南潘樓街的一家茶館中避雨。
對於茶館,這是賺錢的好時機。坐在角落的說書人清清嗓子,故事便要開場了。
清晨的茶館擠滿了男女老少,連走廊都擠得水洩不通。兩個武夫打扮的人悄悄進了門,從人群中扒開一條路,艱難地走到屏風後面坐下。一位是落絡腮鬍子大漢,面目威嚴,像極了門神鍾馗;另一位顯得有些瘦弱,是個斯文的年輕人。
二人面對面坐著,都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年輕人皺著眉頭,抬手倒茶。「頭兒,還好我們提前訂了位置子。你說這……」
「你聽。」大漢做了個「噓」的手勢。卻聽見喧鬧的茶館忽然安靜下來了。說書人落坐座,清了清嗓子,聲音朗朗:

明月上柳梢
只見青影飄
不見人
亦非妖
日出之時
雲散煙消
今日說誰
青衣奇盜

隨著撫尺「啪」地一落,茶館裡頓時響起潮水般的掌聲。大漢和年輕人臉色鐵青,沒有吭聲。待安靜下來,說書人亮起了嗓子:

上回書說到,青衣奇盜夜探齊州府衙,竟將通知書信送至公堂桌案上,約定後日戌時來取青銅鼎。那字跡飄若遊雲,矯若驚龍,像極了王羲之的真跡。
齊州府尹氣得暴跳如雷,一拍桌案。「這奸賊,當府衙是集市?豈容他說來便來,說走便走!」於是下了狠心,直接將書信送至汴京城大理寺,並請求朝廷派遣四百精兵圍捕大盜,以烏紗作保,誓要把青衣奇盜捉拿歸案!

茶客們聽及此,傳來一陣噓聲。
年輕武夫「噹啷」一聲放下手中茶杯,怒道:「這也太過分了!」
「但是句句屬實。等到書信送到了我手上的時候,字跡全都消失了。一點線索也沒留下。」大漢悶頭喝了一口茶,嘆道:「四百精兵也給他派了。」
「沒抓到?」
大漢雙目泛紅。「沒抓到,東西也丟了。這奸賊,三年犯案十四次,一次都沒被抓。老百姓把這事編成了說書段子,感嘆自包公死後,大宋便沒了英才。朝中兩黨內鬥嚴重,藉借著青衣奇盜作亂為由頭,牽連了好幾個朝廷命官。」
年輕人的表情陰鬱起來。「如果真的歸到大理寺管轄,這牽扯可就大了。不是派你去,就是派我去。說不定兩個人一起——」
大漢沉默了。
年輕人有些沮喪。「他下次去哪兒偷?」
「庸城,揚州的城中城。」大漢見四下無人,從懷中掏出一張紙,鋪於案上。「去偷這東西。」
年輕人眯瞇眼湊上前。只見圖上畫著兩根棍狀物品,描摹得極度精細,細細看去,竟不知何物。
「什麼東西?棍子?」
「筷子。」大漢苦笑一下,捲起紙張,放回懷中。
「筷……筷子?」年輕人眼睛瞪得溜圓。「那賊人跑到揚州去偷筷子?」
「是啊。奇怪吧?皇榜已經貼出去三天了,只希望有人可以主動請纓,不管是不是能抓住,都沒有被罷官的風險。如果沒人揭榜,我們明天就動身去揚州。」
大漢站起來,戴好斗笠,看了一眼窗外。「我去城南告示牌那裡看看。」
年輕人看看屋內喧鬧的茶客,又看了看窗外陰沉的天空,默唸了一句「老天保佑」。

又一道驚雷閃過,大雨傾盆而下,汴京城的街道空寂起來。
說書場快要散了,年輕武夫喝了三壺茶,左等右等,卻還不見大漢歸來,只得戴好斗笠,匆匆出了茶館去尋。
秋風起,大雨落,長街無行人。
年輕武夫步履匆匆,轉過了一個街角,卻突然發現有花花綠綠的傘撐了起來,在大雨中像鮮花一樣盛開。老百姓擁在街角,自動地圍成了一個圈。隱隱約約地,可以看到圈中坐著一個白衣白帽的年輕人。
大漢竟然也擠在那兒看,年輕武夫趕緊上前,一拍大漢肩膀,無奈道:「頭兒,都什麼時候了,你還……」
年輕武夫突然不吱聲了。
和周圍寂靜的街道相比,這裡熱鬧得不正常。很多婦女拚命地往前擠著、叫嚷著。她們為白衣年輕人撐開了傘,使得他身上一點也沒淋濕。
而且,年輕武夫很快就認出:撐傘的其中一個綠衣姑娘是蘇子瞻府上的妾,拚命往前擠的老爺子是張懷民的爹,還有一位華衣婦人,是慕容家的表親。除去江南夏家,慕容家便是北方最大的商賈了。這幾人非富即貴,如今卻焦灼地圍成一圈。
「頭兒,這是……」
「他是個算命先生。」大漢饒有興味地說著。「他不打招牌也不吆喝,我都在這兒看了他半個時辰了。」
年輕武夫一怔,頓時哭笑不得。「我們都火燒眉毛了,你還在這兒落得清閒!」
「我在大理寺當差二十年,見過能人,卻沒見過這種奇人。這些老百姓問的都是家長里短的事,但是這個算命先生能在對方三言兩語之間做出判斷,道出對方的職業或身體情況、兒女多少、是否寡居……」
話沒說完,二位武夫竟然被人推開了。
「公子,你算得這麼準,幫我家老爺看看吧!」綠衣姑娘擠了過去,臉上全是焦急的神情。
「您幫我家夫君——」
「先幫我兒子看看!」
白衣年輕人開口道:「今日大雨,收攤了。」
他穿著白衣、戴著白帽,左肩上站著一隻乖巧的白貓,垂下頭收拾東西。很禮貌,也很客氣,聲音卻很冷清,為的是安撫這些百姓的焦慮。
華衣婦人用力擠了過去,褪下手上的鐲子,「噹啷」一聲放在桌案上。「請您為我家老爺算上一卦,看看運勢!」
金鐲子在雨中閃著微光。
大漢看得一臉認真,但是年輕武夫卻嗤笑一聲。他覺得眼前的白衣人就是個江湖騙子。
白衣人聞聲抬頭了,竟然很年輕,二十出頭的樣子。他轉過臉去看著華衣婦人,側臉也很英俊,帶著些許書生氣。
「這個不能收的。」白衣年輕人笑了一下,碰都沒碰,掏出一把金屬摺扇將鐲子推了回去。「我要收攤了。」
眾人發出一陣遺憾聲。算命先生真的開始收攤了。他帶著一把奇怪的金屬扇子、一柄舊劍。正在此時,突然有百姓嚷道:「他是邵雍的徒弟,難怪算得準喲!」
聽到這句話,算命先生愣了一下。周圍的人開始議論紛紛。大漢和年輕武夫對視了一眼,沒有作聲。
算命先生什麼也沒說。他垂下頭去,快速地收拾東西。
等人群悉數散盡,大漢嘆息一聲,準備抬腳起程,卻突然被算命先生叫住。
「二位大人,」他禮貌地行了個禮,肩上的小白貓直勾勾看著武夫。「借一步說話。」
大漢立即看向同伴。「萬沖,他認識你?」
年輕武夫呆呆地愣住了。「不……不認識。」
素未謀面。兩個武夫心裡都開始犯嘀咕,人群密集,他們離這個算命先生挺遠,今日出門穿著便服,沒帶長刀也沒帶佩劍,他怎麼知道他們是當官的?他什麼時候盯著他們看的?
大漢猶豫一下,率先上前一步,抱拳道:「大理寺丞燕以熬。不知閣下……」
算命先生什麼也沒說,只是笑了笑,帶著他們進了隔壁客棧的小房間。推門進去,房間內的白色紙張鋪了一地,桌子上有一張地圖。算命先生放下東西,指了指桌上的地圖和紙張。「大人請看。這五個地方有可能是青衣奇盜的家鄉。」
二位官差再一次愣住,萬萬想不到他會說這句話。
「我來到汴京城之後便聽說了青衣奇盜的事。我去紙墨坊買了很多東西,又問了懂紙墨之人,製成了紙張和類似於墨的藥劑。它們可以使得字跡消失。」
他指了指窗臺上密密麻麻的小瓶子,語速很快。「藥劑四十三瓶,、紙張十八種。字跡在晴天和雨天的消失時間不同,以晴天為例,青衣奇盜的字跡消失時間為半個時辰。由此我最後選定了八種墨、四種紙。青衣奇盜一定是懂紙墨之人,也許祖上做這種生意,也許只是其家鄉靠近原料產地。我把紙墨的原材料產地在地圖上標出來,一共標出了五個地方。四處在大宋境內,一處在大理。」
兩位官差站在門口,沒有說話。
算命先生接著道:「迷香的殘渣、繩索的材質、留下的衣服碎片,統統要查。這次之後還要辨別大盜的身形、武學套路、武器形狀。這些東西集合起來才能稱為線索。一共犯案十四次,線索太過分散,這些線索需要盡儘快向大理寺匯總,並且統統記錄在案。即便抓不住大盜,幾次犯案累積下來,也能將他的身分地位大致定下。不過,最好還是抓到活的。」
算命先生頓了一下,看向二位官差。「所以,這些事就交給你們了。明天我就啟程去揚州庸城。」
他從行李中抽出了濕漉漉的皇榜,朝他們晃了一下。
二位官差愣了半晌,大漢這才忍不住道:「敢問公子尊姓大名?」
一身白衣的算命先生笑道:「易廂泉。易經的易,廂房的廂,清泉的泉。」
左肩上的小白貓低叫了一聲。

審定推薦

【燒腦推薦】(依姓名筆畫順序)
白白國文YouTuber   白白老師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助理教授  李純瑀(魚小姐)
作家  星子
 

「我喜歡懸疑故事,也喜歡中國古風,這本書巧妙地融合二者元素,而且故事緊湊精彩,非常地吸引人,相信不會讓你失望。就讓我們跟著夏乾、易厢泉兩位雙探一起踏上華麗的北宋冒險旅程吧!」   白白老師

「元豐,是北宋政治、庶民文化、社會發達的重要時期。仁宗朝日審陽、夜審陰的包公已飄然遠去,卻在這樣繁華似錦的時分出現盜賊亂世之重重迷霧,若要感慨青天難再得,那麼這一切謎團將成為盛世陰影與污點。且看《天涯雙探》如何重掌青天,再次化萬里烏雲為朗朗乾坤!」   李純瑀(魚小姐)

天涯雙探1:青衣奇盜

關閉視窗
  • 104010101137_01.jpg
  • 104010101137_02.jpg
  • 104010101137_03.jpg
  • 104010101137_04.jpg
  • 104010101137_05.jpg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