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專欄推薦
  3. 好讀推薦
分類主題
 
專欄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狀似感冒的病毒,致死率奇高?超衝擊的預言故事,劇情震驚全世界

2020/9/23  
  

文/丁‧昆士《闇黑之眼》

 

全美最受歡迎的知名驚悚科幻小說大師丁‧昆士(Dean Koontz)撰寫的小說《闇黑之眼》被譽為預言故事,全球話題沸騰!

 

蒂娜是一位單親媽媽,她在一場疑點重重的事故中痛失愛兒丹尼。就在她終於準備走出傷痛,開啟新人生時,卻開始頻繁遭逢一連串不可解的超自然事件。這些神秘現象究竟在傳達什麼訊息?丹尼真的死了嗎?還是............
蒂娜依循著未知力量的指引,一路來到內華達深山中的一所神秘實驗室。在這裡,科學家正在研究一款來自中國、危及全球的人造病毒(症狀類似感冒,致死率奇高),同時蒂娜發現丹尼可能還活著,並在這裡遭受殘酷的實驗!

 

札卡利亞躺在地上,四肢被繩索緊緊綁住,嘴裡也塞了布條。他瞪視著眼前這三人,眼神裡盡是憤怒和憎恨。

「妳應該想先見到兒子吧,」杜姆貝說。「然後我會告訴你他是如何來到這裡的。」

「他在哪裡?」蒂娜問。她的聲音發顫。

「在隔離室裡。」杜姆貝指著後方牆面上的窗口。「來吧。」他走到那扇大型玻璃窗前,上面只殘留了一點冰霜。

有幾秒的時間,蒂娜無法動彈。她害怕看到那群人在丹尼身上所做的事。恐懼席捲了她全身,雙腳彷彿生根一般,不能移動半步。

艾略特輕觸她的肩膀。「別讓丹尼再等待下去。他一直在呼喚著妳,他已經等太久了。」

她終於踏出第一步,然後又邁出第二步。等回過神來時,她和杜姆貝在窗前並肩而立。

隔離室中央有一張標準的醫院病床。周圍環繞著許多常見的醫療儀器,但還有一些模樣詭祕的電子螢幕。

 

丹尼就仰躺在病床上。他全身都覆蓋在床單之下,除了被枕頭墊高的頭部。他面對著窗口,透過病床側邊圍欄的縫隙凝視著蒂娜。

「丹尼,」她輕聲說,生怕如果太大聲叫喚丹尼的名字,就會打破某種魔咒,兒子也會永遠消失在她面前。

丹尼的臉龐消瘦,呈現淡黃色。他似乎要比十二歲大上許多。事實上,他看起來就像是個瘦小的老人。

杜姆貝感受到蒂娜的驚駭,開口說道:「他現在很虛弱。過去這六、七週他的胃沒辦法消化任何食物。我們只能給他營養液,但他也吸收得不多。」

丹尼的眼睛有些奇怪。那雙眼眸像以前一樣又圓又大,而且無比深邃。但現在眼窩深陷, 周圍是一圈不健康的暗色皮膚。這不是他原本的模樣。她說不上來丹尼的眼神裡還有什麼異常的事物,但是當她與兒子目光相接時,一股冷流竄過背脊,她心中同時感到深沉的恐懼和憐憫。

男孩眨眨眼,從床單下伸出一隻手臂,朝向蒂娜。這個動作耗費了很大的力氣,似乎還帶著痛楚。那是一條瘦骨嶙峋的手臂,幾乎只剩下皮膚和骨頭。他賣力地將手伸過兩道圍欄的間隙,張開小小的手掌,懇求著母親的愛,迫切地想要觸碰到蒂娜。

「我要和兒子在一起。我要緊緊抱住他。」她對杜姆貝說,語音發顫。

三人來到通往隔壁的氣密門前。艾略特問道:「為什麼他得待在隔離室裡?他生病了嗎?」

「現在沒有,」杜姆貝說。他在門前停下腳步,轉過身來面對兩人。他顯然對接下來要說出口的話深感不安。「他現在面臨的是因為飢餓而衰竭至死的危險,因為他的胃已經很長一段時間無法承受任何食物。他曾經有很強的傳染力,但現在沒有。他得的是一種很特殊的疾病。這種疾病不是天然的,而是在實驗室裡由人工所製造。丹尼是唯一一位被感染之後倖存下來的病人。他的血液中有天生的抗體,能抵禦這種人工製造的病毒。我們都感到非常驚奇。這座研究設施的主任玉口博士要我們持續研究,直到分離出抗體,並且弄清楚它為什麼能有效地對抗病毒。當然,在完成那項任務之後,丹尼就無法對科學有更多的貢獻。這對玉口博士來說,他就等於毫無價值……除了他的肉體本身。玉口決定要測試丹尼的極限。整整兩個月他們不斷地讓丹尼重複感染,放任病毒削弱他的體力,想知道在死亡之前,他到底能擊敗病毒幾次。人類對這種病毒並不能永久免疫。它就像鏈球菌性咽炎、普通感冒和癌症一樣,你可能會一再得病……當然前提是首次感染後你還能存活下來。到今天為止,丹尼已經擊敗病毒達十四次之多。」

蒂娜喘著氣,內心被恐怖所盤踞。

杜姆貝說道:「雖然他每天都變得越來越虛弱,出於不明原因,他每次都能在更短的時間內戰勝病毒。但每一次的勝利都消耗他大量的體力。這個疾病無法直接殺死他,但是卻能間接榨乾他的生命力。現在他體內很乾淨,也沒有傳染力。明天他們打算再給他注射一劑病毒。」

「天啊,」艾略特輕聲說。「這太可怕了。」

憤怒攫住了蒂娜,還帶著一絲反胃。她怒目瞪視著杜姆貝。「我不敢相信你剛才說的話。」

「做好心理準備,」杜姆貝肅穆地說。「妳所聽到的不過是冰山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