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三采網路書店
  2. 專欄推薦
  3. 好讀推薦
分類主題
 
專欄推薦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感覺人生宛如走入死巷? 你該做的是拉大格局、改變思維

2019/1/29  
  

文/艾力克斯‧班納揚

我覺得好像又被困在舊的惡夢裡。我又再次蜷曲著身子坐在書桌前,雙手抱著頭。

你在跟我開玩笑吧?

當我第一次和蓋茲的幕僚長在TED 大會見面時,他不只告訴我蓋茲會接受訪問,還說會幫我搞定和巴菲特的訪問。蓋茲和巴菲特是好朋友,要說有什麼人可以說動巴菲特,那一定就是蓋茲了。幕僚長確實聯絡了巴菲特的辦公室,雖然我不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但幕僚長後來寄給我一封電子信件,內容是這麼寫的:

請別再打電話給巴菲特的辦公室了。謝謝……

我真不敢相信!不僅因為答案又是「不」,而且由於我如此不屈不撓,最後竟讓自己上了黑名單?

沒有任何一本商業書講到這個,那些勵志名言也沒警告過我死纏爛打的危險。我從沒一次停下來捫心自問:「我是那種人們會願意幫助的人嗎?」不,我只是一直打電話給巴菲特的助理,一週復一週。而被連續拒絕好幾個月後,我還是毅然決然飛去奧馬哈,送給她一隻該死的鞋子。我太執著於完成自己的目標,以致於對達成目標的方式全然盲目。我給自己挖了一個這麼深的洞跳,即使現在蓋茲想拉我出洞也沒辦法了。

我早該在很久前就學到死纏爛打的危險了,那時我不斷騷擾費里斯,寄給他三十一封信,搞得他完全不想跟我沾上邊。他之所以答應接受訪問,只是賣DonorsChoose執行長的面子而已。費里斯最後答應我的這個事實,讓我誤以為是自己的勝利。而現在,由於在巴菲特這兒吃了閉門羹,我才開始花時間省思。人生會用同樣的課題不斷痛擊你的頭,直到你願意好好聽課。

我上課一定不是聽得很認真,因為巴菲特並不是我唯一的問題。離開蓋茲的辦公室後,我又陸續寄出更多採訪邀請,同時也收到更多拒絕,上至女神卡卡、柯林頓、最高法院大法官索妮亞.索托馬約爾(Sonia Sotomayor),下至麥可.喬登(Michael Jordan)、亞莉安娜.哈芬頓(Arianna Huffington)、威爾.史密斯、歐普拉;而當我回頭去找史匹柏時,連他也拒絕了我。

一開始我以為史匹柏拒絕我應該是弄錯了。當初我們見面時,他看著我的眼睛,親口告訴我再回頭去找他。峰會的一個朋友把我介紹給史匹柏電視製作公司的共同主席,讓我可以解釋這整個情況。共同主席親自為我傳達了訊息,但史匹柏的答案仍然是否定的。共同主席又試著從另外一個角度切入,再詢問了第二、第三次。答案仍是「不」。

到底該死的是怎麼一回事?

我砰地闔上筆電螢幕,在儲物櫃來回踱步,但這地方實在小不拉機,反而更令我覺得挫敗。我拿出手機,傳了簡訊給艾略特。

需要建議。你在嗎?

手機都還沒放下,鈴聲就響了起來。

「也太快了吧!」我說。

「當然快,」艾略特回我,「怎麼了?」

「我快瘋了。蓋茲的幕僚長告訴我要累積動能,所以我就這麼做了;葛拉德威爾提到轉捩點,我就努力達成。我一直以為,只要訪問到蓋茲,其餘每件事就會水到渠成了。可是現在根本就沒有比較好!」

拉大格局、改變思維

「你這個白痴!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你就一直問蠢問題,我那時就告訴過你根本就沒有轉捩點這種東西。要達成目標,都要靠一小步一小步累積起來的。」

我無話可說。他確實這麼說過。

「你只有事後回想時才會看到所謂的轉捩點,」艾略特補上一句,「你在泥濘裡時是不會感覺到它的。所謂的創業家,就是不斷推擠,而不是轉東轉西的。」

「好吧,我懂你要說的,」我說,「但你知道什麼讓我最不爽嗎?這些拒絕根本一點幫助都沒有!他們總是這麼說:『哦!我們很喜歡你在做的這件事!很可惜他的行程實在太滿了!』他當然忙啦!蓋茲也很忙!如果他真的想做某件事,他就會撥出時間來。我不只是被拒絕,他們連拒絕我的真正原因也不肯跟我說,我該怎麼辦?」

「老弟,這就是我的人生寫照啊!這就是所謂的『狗屁拒絕』。我每週都會聽到上百次。你就是得建立人流庫,這樣當某個人狗屁拒絕你的時候,你手上還有另外三十個人可以進攻。」

「你知道為什麼建立人流庫有用嗎?」艾略特繼續說,「一年半以前,那時你寫信給我,要我給你一些建議。但你不知道的是,一個月以前我許下了想成為某人導師的新年願望。」

我聽得目瞪口呆。

「很瘋狂,對吧?你絕對不可能知道這個。我的重點就是,我很確定你不只寄信給我尋求建議。你可能問過十來個人,但就因為這個你無法預見的外部原因,事情就這樣成了。你絕對不可能知道人流庫中的那些人目前的生活情況如何,你也不可能去預測他們的心情或他們今天是否特別樂於助人。你只能做一件事:掌握自己的努力。」

「但如果人流庫裡面發生的三十件事通通都不管用,塞住了水管呢?」

「那你就得做兩件事:一,拉大格局;第二,改變思維。」

「拜託,老兄,不能給我一些比較具體的建議嗎?」

「我沒辦法給你所有答案,但我可以舉個例子給你聽。在華盛頓特區舉辦的那場峰會活動,剛開始我們竟然找不到任何一個可以來做主題演講的人。大家都說他們很忙。TOMS的麥考斯基(Blake Mycoskie)也說不能來。完全是一場災難。所以呢,我們拉大格局,比爾.柯林頓;同時,也得改變思維,替柯林頓的基金會籌辦一場募款餐會,這麼一來,他就非出席不可了。等他確定加入後,我們就打給先前已拒絕過一次的西蒙斯(Russell Simmons),詢問他是否願意擔任介紹柯林頓的引言人,這麼一來,他也答應了。接著,我們又把活動安排在透納(Ted Turner)剛好會待在華盛頓的那段時間,而既然柯林頓已經答應出席,透納也就點頭了。然後,我們又回頭去找麥考斯基,他還是說自己排不開行程,於是我們轉了個彎,改邀他和他的偶像透納一起主持問答流程,當然,我們早就知道透納是他的偶像。磅!所以麥考斯基也加入了。你就是得提出人們無法拒絕的提議。」

我腦中突然有了個點子:「我在想……

「好啊!」

「我還沒說完,我在想……

「好啊!好啊!好啊!不管你在想什麼,答案都是『好啊』。人們才不想要平凡無趣的垃圾事,你得要拉大格局、改變思維。不要一輩子都『在想』,付諸實行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