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三采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文化
  2. 專欄推薦
  3. 好讀推薦
分類主題
 
專欄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孜孜線上
 
 

每個很棒的心意,都值得保護。學習鼓勵為錯誤負責的孩子

2021/5/6  
  

文/張西《葉有慧》

 

女人接到電話的時候正在上班,電話那頭是陌生男子的聲音,口吻嚴肅。她立刻起身跟組長請了假:「我女兒出了一點事。」家裡只有一台車,因為先生出差,今天早上她是搭公車上班。她先用公司電腦查詢目的地的確切位置,出了公司之後攔下一台計程車。女人幾乎不搭計程車,那太貴了。

 

計程車開過一個小學校園,在前面的轉角停下,轉角有一間便利商店。女人快步下車,走進便利商店前已經先看見櫃檯旁邊站著的嬌小背影,背著粉紅色卡通圖案的書包,書包的背帶上已經有許多污漬。自動門打開時,廣播傳來任賢齊的〈對面的女孩看過來〉,是這學期運動會班上挑選的表演曲目,女孩總是聽到就跟著搖擺,此刻嬌小的身影卻低著頭動也不動。

 

「請問妳是這個小朋友的家長嗎?」店長是一個身型圓潤的男子,理著平頭,臉上有明顯的鬍碴。女人一走上前,店長就開口,她點點頭。冬至剛過,便利商店裡相對溫暖,但女人無暇感受。

 

「我是這家店的店長。」店長露出終於可以問責的表情:「她偷了我們的原子筆,雖然現在還我們了,但是監視器都有拍到,可能需要麻煩妳協助處理。」店長看上去也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沒有太生氣,也沒有給這種狀況裡的家長太好看的臉色,像是在責備,孩子還小的時候都是家教問題,長大後就會變成社會問題。

 

女人禮貌地說:「好的。」接著低頭看了女兒一眼,女兒並沒有抬起頭看她。「可以先讓我和我女兒單獨談談嗎?」她說:「我們就在外面而已。」然後舉起一手指向門口的鐵製長椅,另一手同時去牽起女孩的小手。店長有些愣住,似乎有點意外,不過很快地也點了點頭。

 

女孩的小手非常冰冷,一走出店面,女人從包包裡拿出一個新的暖暖包,在手裡搓了搓,確定生熱才將暖暖包遞給女孩。女孩接過暖暖包,但沒有任何動作,手指像蓮花一樣散在她的大腿上,暖暖包在小小的手心靜止著。她始終沒有抬頭看向女人。

 

「可不可以不要跟爸爸說。」這是女孩的第一句話。女孩跟丈夫一直都不太親近。

 

「好。」女人說:「但是,妳也要答應我一件事。」女孩聽完後眼神慢慢變得黯淡。「我希望妳誠實。」女人語氣沒有起伏地看著女孩,女孩的目光仍停留在手上的暖暖包,沒有吭聲。女人輕輕地呼吸了一口氣:「妳為什麼想要新的原子筆?」並小心翼翼地還不要使用到「偷」這個字。

 

女孩的腳趾在鞋子裡不斷用力,像抓地那樣,兩隻腳輪流,像在忖度。沉默了一會兒後,她小聲地說:「妳會生氣嗎?」

「不會。」女人說。

「我……想要送禮物給陳心媛。」陳心媛是學校的風雲人物,一個隔壁班的漂亮小女生,下課時許多同學都喜歡圍著她說話。

 

「妳很喜歡她嗎?」女人問,不過不是那種要得到回答的口吻。女孩的心臟撲通撲通、用力地跳了好幾下,但她沒有開口說話。她怕一不小心說出來的會是錯的話。「我想,如果我是心媛,我會很開心,我會謝謝有人想要送我禮物。」女人繼續說道:「這是很棒的心意。」

 

女孩似乎有點詫異女人的回答,她稍微施力握住手上的暖暖包,手指呈現花苞的形狀,整隻小手也感覺到更多暖意,雙腳腳趾也不再那麼用力地抓地。

 

「可是,偷東西是不對的。」女人終於使用這個字眼,口吻變得嚴肅:「不對的事情會讓很棒的心意變不見。所以我不會生氣,我只覺得很可惜。」

 

「對不起。」女孩說。她的愧疚來自於讓母親感到可惜。

 

「小慧,媽媽不能跟妳說沒關係。」女人讓自己的身子稍微轉向:「我們把這個對不起,跟裡面的店長說好不好?」她希望小慧看著她:「因為妳拿的是他的東西,不是我的東西。」但是小慧並沒有這麼做,她的腳趾又忍不住開始施力抓地。沉默了一會兒後,小慧才抬起頭看向女人:「媽媽妳可以陪我一起嗎?」

 

女人沒有馬上回應。她拿出錢包,掏了一個五十元銅板,遞給小慧:「這一次,妳去把剛剛沒有結帳的原子筆買回來,然後跟店長說對不起。不要害怕,我不會走。我在這裡等妳。」

 

小慧想了一下,又問了一次:「妳不能陪我嗎?」

「不能。」女人搖搖頭,認真地看著小慧:「妳要試著自己負責。能夠為自己的錯誤負責,才是真正的長大。」

 

小慧再次走進便利商店的腳步非常緩慢,甚至要走到擺放文具的商品架前都感覺到艱難,中間她回頭看了女人好幾次,女人有時候對她點點頭,有時候比出加油的手勢,有時候用眼神告訴她,不要怕,往前走就好了。店長站在收銀台裡,有些納悶,直到他看見這個小女孩拿了兩支和剛剛偷的款式一模一樣的原子筆,並遞上一個五十元銅板。

 

「叔叔,對不起。」小慧低著頭用力擠出這句話,她的小手則將暖暖包擠成一顆新的花苞。

 

「沒關係,不要再這樣就好了。」店長露出難得的笑容:「妳很勇敢。」小慧仍然低著頭,抿了抿唇,然後回頭看向女人,發現女人正在看著自己,臉上的笑容雖然很淡,但是已經沒有可惜的表情。

 

那天晚上女人買了一塊千層蛋糕給小慧做為鼓勵。

 

「是妳最喜歡的蛋糕喔。」女人說。

 

那塊千層蛋糕小慧每天只吃一點點,一層一層吃,吃了三、四天才吃完。她捨不得吃太快。

 

 

───本文摘自 張西《葉有慧》/三采文化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