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三采網路書店
  2. 宗教命理
  3. 新時代
全站分類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小公主蘇菲亞精選單本66折
 

我去過天堂:一位醫生瀕死所見的世界

To Heaven and Back


活 動 6/24-9/6-暑期童書展,全館童書任選3本74折、套書72折

定價:280元 
優惠價:79 221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死亡很痛苦嗎?
人死了會去哪裡?
神真的存在嗎?

一位骨科醫生的瀕死經驗,述說她見到的死後世界……

★《紐約時報》非文學類排行榜第一名
★ 亞馬遜書店讀者留言回應近千篇

這是一個膾炙人口的真實故事。

作者瑪麗.尼爾是位崇尚科學的醫生,一次泛舟意外落水被救起時,她已無呼吸心跳,這一般在醫學臨床上通常被斷定死亡。而在此時,她感覺到自己的靈魂「跳出」自己的身體,接著看到幾個親切且充滿喜悅的靈魂前來迎接她,進入一個「到處充滿明亮光線的雄偉大廳」,然而,後來那些護送她的靈魂(或是我們所稱的「天使」)懷抱懊悔口吻告訴她,她應該回到她的身體,因為她「時候未到」,而天使告訴她一些她要完成的使命……

在這個真人故事中,作者讓大家瞭解死亡並不可怕,反而是回到靈魂本來的狀態,充滿喜悅。而且死後的確有其他的靈魂聚集的地方,也有天使,而人是為了某些目的自願到地球人間的,這些見聞給了人希望與鼓舞。

作者是位崇尚科學的外科醫生,她不浮誇又不賣弄玄虛的文字娓娓道出瀕臨死亡後的鼓舞人心又帶來希望的故事。從中你會重新認識死亡,死後的世界,並回頭來看見生命的意義……

作者簡介

瑪麗.尼爾(Mary C. Neal, M.D. )
瑪麗•尼爾醫師,具骨外科專科醫師資格,前南加州大學脊椎外科部主任,懷俄明州傑克遜城的骨科協會共同創辦人。尼爾醫師已出版了數篇論文與書籍篇章,是美國數個醫學專業學會的會員。

尼爾醫師是名活躍的運動好手,熱衷於許多休閒與競賽性滑雪、泛舟與自行車活動。她的先生威廉•尼爾醫師與子女亦熱衷運動。一九九九年,在南智利的河大區度假泛舟時,她被困在瀑布底下,幾乎溺斃。甦醒之前,她經歷了一場極其喜悅與非凡的體驗,她拜訪了天堂,並直接與天使進行溝通。她也是一位啓發人心的演說者,曾在公開場合演說這次轉化人心的事件,分享它如何影響了自己與家人,以及它所傳達的,關於我們的生命意義與目的的重要課題。

譯者簡介

蔡孟璇
蔡孟璇,東海大學外文學士,加州州立大學語言學碩士。曾任出版社編輯多年,現為自由譯者。喜好研究各類形上學與宗教、神祕學,曾獲第二十三、二十五屆梁實秋文學獎譯文組評審獎,譯有《能量醫療》、《開機》、《遺失‧時間》(英譯)、《新好生活》、《金錢的靈魂》、《心靈能量》、《大開悟》、《當女人是一隻鳥》及《和平小豬學禪修》童書三冊。

Email: windhorse7@gmail.com。

書籍目錄

序曲
引言
第一章 我的童年
第二章 失控的邊緣
第三章 墨西哥
第四章 靈性覺醒
第五章 神是信實的 
第六章 喜悅的態度
第七章 必要時,神會用吼的
第六章 鬆脫束縛
第九章 智利冒險之旅
第十章 河上之死
第十一章 我的救援
第十二章 回家
第十三章 河邊的天使
第十四章 回到懷俄明
第十五章 祈禱的力量
第十六章 清晰的視野
第十七章 與天使對話
第十八章 普通病房
第十九章 復建之路
第二十章 鮑勃
第二十一章 親愛的喬治
第二十二章 啓發他人
第二十三章 神將石頭滾開
第二十四章 威利
第二十五章 比爾
第二十六章 查德
第二十七章 著述的衝動
第二十八章 一年中最漫長的一日
第二十九章 我美麗的兒子
第三十章 時間的另一邊
第三十一章 憐憫的恩賜
第三十二章 完美時機
第三十三章 合乎邏輯的結論

精采試閱

第十二章 回家
 
因為我深信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裡的。
——羅馬書8:38-39
 
        水流異常強大,它在負載我的身體之前,已先慢慢地將我的安全帽與救生衣拉扯掉了。當我仍在船裡時,我是以兩腿往前伸直,放在前甲板下方的姿勢坐在座艙裡。我腰部前彎,身體與手臂趴在前甲板上,因水流的力量而下壓。我面對著下游,但是當水流輾轉將我的身體拉出船時,我的身體被迫沿著座艙的前緣彎曲。這對我的髖關節來說不是問題,它們在正常狀況下都是朝那個方向彎曲的,但我的膝蓋卻被迫外折,才能讓我的身體脫困。
        那是個相對緩慢的過程,當時我的意識十分清醒、處於警覺狀態,而且完全覺知著正在發生的事。聽來或許有些變態,但是從一個骨科醫師的角度來看,當我感覺到自己的膝蓋骨破裂、韌帶撕裂時,我感到的反而是好奇。我試著分析這種身體感受,還想到這過程牽涉到哪些結構。
        我似乎沒有感覺到任何痛苦,不過可能其實在尖叫,只是自己不知道罷了。我迅速地自我評估一番,決定答案是否定的,我沒有尖叫,而且真的沒有感覺到任何痛苦。我感受到一種奇異的至樂。我一向是個恐懼溺水的人,因此這種陳述著實非比尋常。
        當我的身體緩緩被吸出船艙之際,我感到自己的靈魂也正緩緩地剝離身體。我終於覺得自己的身體脫離座艙的束縛,開始隨著水流載浮載沉。那是我對這副身體的最後感受。我不記得自己在河底擦撞、碰上查德,或被拖上岸這些事。
        當我的身體脫困、開始載浮載沉之際,我感覺自己一「蹦」,彷彿我終於甩脫那副沉重的軀殼、釋放出我的靈魂。我向上浮出河面,當我的靈魂破水而出之際,我遇見了一群大約由十五至二十個靈魂(神派遣來的人類靈體)組成的團體,他們洋溢著無比的喜悅問候我,那種喜悅是我從未體驗過,也無法想像的。那種喜悅屬於完全純粹無瑕的最高層次。他們好比一個大型的歡迎委員會,或如同〈希伯來書〉第十二章第一節所說的,如雲彩般圍繞的見證人:「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着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這一團歡迎委員會似乎是在我抵達「終點線」時為我大聲喝彩。
        我雖然無法明確叫出每個靈體的名字(例如我過世的祖父保羅、我過去的保姆席維茲太太、我的鄰居史蒂芬,或其他類似的人),我卻對每個人很熟悉,也知道他們是神派來的,知道我已認識他們一如永恆那麼久。我是他們的一部分,而且我知道他們被派來指引我跨越分隔人世與天國的時空交界。我亦有種不言而喻的了解,深知他們不僅是來歡迎我、指引我,也會在我的旅途上保護我。
        他們是有形的形體,那形體卻不像人間的我們那樣有清楚而明確輪廓的肉體。他們的輪廓模糊,好像每個靈體皆放出光芒、燦爛奪目。他們的存在包圍了我的所有感官,彷彿我能同時見到、聽到、感覺到、聞到而且嚐到他們。他們的光芒亮眼無比,卻又令人心曠神怡。我們沒有說話,意思是沒有開口說話,但卻能輕易以一種非常純淨的方式進行溝通。我們同時傳達思想與情感,儘管不用語言,也能完美地了解彼此。
        神的話語當然不限於一種語言,當時,我也對《聖經》裡所描述的「五旬節」產生了一番新的領會。〈使徒行傳〉第二章第五至十一節的故事這麼寫著:「那時,有虔誠的猶太人從天下各國來,住在耶路撒冷。這聲音一響,眾人都來聚集,各人聽見門徒用眾人的鄉談說話,就甚納悶;……」我現在完全了解這何以發生了,因為神不需要藉口說的語言來溝通。
        我的到來受到歡欣鼓舞的熱烈慶祝,這些靈體和我互相擁抱、跳舞、問候,我感受到一種絕對而真實的愛。這種種體會與感受,其強度、深度與純度,都遠遠超出我言語所能形容的程度,也遠比我曾在世上體驗過的任何經驗都更壯麗。
        別誤會我的意思……我的生命充滿祝福,也曾在世上體驗過很棒的喜悅與愛。我愛我的先生,也深愛著我的每一個孩子,那種愛是互相的。然而,神的世界之生動多彩與經驗強度的指數,又更高上一大截,我就像是在他們那絕對、無暇的本質當中,體驗到愛與喜悅的大爆發。世上我唯一能用來比喻這其中差別的,就是電視:兩者就像拿古老的映像管電視螢幕所呈現的畫面,和新型高畫質電視所呈現的高畫質畫面相比一樣。高畫質畫面相對亮麗與清楚,幾乎呈現無懈可擊的銳利與清晰度。
        我無論如何都無法貼切表達我的所見與所感於萬一。當我現在試圖回想那段經驗,所有的描述竟顯得如此蒼白無力、黯淡無光。我覺得自己彷彿居住於一個二維世界,卻試圖描述一個三維世界的經驗。我們現有的語言裡,甚至根本不存在任何適當的話語、描述與概念。後來,我有機會拜讀其他人的瀕死經驗故事,以及他們對天堂的描述,我發現,他們在故事裡的陳述也和我的一樣,透露出這種詞窮現象。
        在奈德·多赫迪(Ned Dougherty)描述他瀕死經驗的《天堂快車道》(Fast Lane to Heaven,二○○二年由Hampton Roads出版)一書中,他寫道:「突然之間,我被耀眼的金色光芒所包圍。那種光比太陽所散發出來的光更明亮,比太陽本身還要強烈、璀璨數倍。然而我並未因此而目盲,也未因此而燒毀。相反地,那光是能量的泉源,擁抱著我的存在體。」或許對不曾體驗過這種感覺的人來說,他的描述和我所描述的一樣,似乎很荒謬,但確實是十分正確的。
        即便是《聖經》的作者也難以形容他們與神的天使相遇的情景。馬太如此描述自己與一位上帝的天使相遇的情形:「他的相貌如同閃電,衣服潔白如雪。」(馬太福音28:3)但以理寫道:「舉目觀看,見有一人身穿細麻衣,腰束烏法精金帶。他身體如水蒼玉,面貌如閃電,眼目如火把,手和腳如光明的銅,說話的聲音如大眾的聲音。」(但以理書10)
        我和同伴開始在通道上滑翔,我知道我快回家了,我永恆的家。我們要返回天國,我們全都興奮不已。我那些同伴洋溢的熱情幾乎藏不住,急著宣布我的歸鄉,與天堂的所有其他住民一同歡慶著。當我正和他們啜飲這份欣喜與美妙時,我朝河岸的景象看了一眼。我的肉體看起來就像一副軀殼,一個令我自在的老朋友,對於能夠使用它,我生起溫柔的憐憫與感恩之情。
        我看看湯姆和他的兒子,他們看起來非常悲傷、脆弱。我聽見他們在呼喚我,求我趕快呼吸。我愛他們,不想讓他們如此難過,因此我請天堂來的同伴等我一會兒,讓我回去身體裡,躺下,然後呼一口氣。我想這應該能令他們滿意,於是我又離開身體,重新踏上我的「歸鄉之旅」。
        我們朝著一條通道前進,來到一座宏偉、壯麗的廳堂,比我在世上所能想像的任何東西都更壯觀、更美麗。它散發出各種美妙的顏色與光芒。我相信,人們對於瀕死經驗所描述的「看見白光」或「朝著白光前進」,可能就是指朝著這座廳堂的光芒前進。只是我們所知的字彙完全不足以形容並讓人了解這種經驗。或許這就是為何耶穌經常使用比喻的原因。
        我感到自己的靈魂被拉向廳堂入口,當我接近該處時,我實際上吸收了它的光芒,而且感受到一份最為純粹、完整、完全無條件的、絕對的愛從廳堂散發而出。那是我所見過或體驗過的一切中最為美麗而誘人的事。我深深確信,它代表的是人生最終的分界點,每個人都必須要通過的一扇門。顯然,這座廳堂是讓我們有機會回顧一生與一生所做選擇的地方,而且我們在這裡有最後的機會選擇神或轉過身去——永遠。我感到自己已準備好進入這座廳堂,充滿了與神團聚的強烈渴望。
        這團聚有一個明顯的障礙:湯姆·隆恩與他的兒子不斷呼喚我。每次他們求我回去、求我呼一口氣,我便覺得必須在繼續我的返鄉之旅前返回身體,呼吸一口氣。這變得很累人,我對他們不停叫喚感到有些惱怒。我明白他們不了解發生了什麽事,但他們不肯放我走,著實讓我感到氣惱。這種氣惱就像一個小孩在睡前向父母沒完沒了地要求更多東西:再說一個故事、要喝水、燈要打開、燈要關上、要整理被子、再親一下等等。
        我們抵達了廳堂入口,我可以看見裡面有許多靈體熙熙攘攘。我們打算進入時,他們全部轉過來看著我們,同時傳遞出莫大的慈悲與愛。然而,就在我們進去之前,突然有一股悲傷與哀愁壓迫而來,降臨至我的靈性同伴身上,氣氛變得十分凝重。他們轉向我,解釋說這不是我該進入廳堂的時候,我尚未完成人世間的旅程,我還有更多工作要做,所以必須返回身體裡。我提出抗議,但他們又給我若干我該返回身體的理由,並告訴我說,我很快會獲得更多訊息。

        他們將我送回河岸時,我們都感到非常哀傷。我在身體中坐下,以渴望而深長的眼神目送這些來自天堂的靈體,這些來引導我、保護我、為我喝彩的靈體,然後躺下,與肉體結合。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我去過天堂:一位醫生瀕死所見的世界

關閉視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