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客 歡迎您!
購物車:
0 個品項 - $0
商品名稱數量優惠價

總計:
  1. 三采網路書店
  2. 文學小說
  3. 華文創作
全站分類
 
作者相關推薦
科學實驗王
尋寶記
韓國留學生活一本搞定
水晶老師2
水晶老師::生活韓語,跟韓國人聊不停,韓國旅遊前必看!
 

朝朝暮暮【雙書+作者親簽,限量收藏張西的平凡與深刻】



定價:600元  特價:450
優惠價:79 356元    
  此書目前為停售



內容簡介

活過的朝朝暮暮,謝謝我們都在裡面。

於是,我們從日子的窗扇中看見彼此,
好的與壞的,陽光與陰雨,
都被包裹在每個白晝與黑夜中,平凡而深刻。

~雙書一次收藏,錯過絕不再版~

張西將那些折疊在日常中的細瑣、藏在時光裡的喃喃,
化為《朝朝暮暮》,這是張西寫給自己,也寫給你的,日日夜夜。

《朝朝》:最好的時光,是瑣碎的呢喃,被尋常地對待。
《暮暮》:最好的晚安要說兩次,第一次是小小的祝福,第二次是,如果傷心,我在這裡。


《朝朝》中透出的61道微光,讓日子透著簡單純粹的香氣,
 搖晃的半透明日常裡,是又遠又近的迷人風景,點亮著思緒。

如果有一條路上始終沒有花開,
那麼我會耐心地走到所謂盡頭,
把土壤掘鬆,栽一朵我喜歡的花, 讓這一路都有意義。

也許生活就是一場慶典,
擁有越多的回憶,也擁有越多的現實,
滿山的聲響,漫天的煙火,豐富著自己的選擇,
讓我們得以安靜地承受,那些錯過和擁有。


《暮暮》是時光隙罅中的89道灼傷,隱匿在夜幕中,
 當陽光無法穿透,無法再多說的那些話,用盡全力嚥回去時,
 一個一個字都割傷著喉嚨,吞口水都會痛。

後來的後來,時間不會先問我們要往哪裡去,
它自顧自地變成一條河,把我們沖向大海。
它以為我們能找到自己的岸,可是誰上岸時不是哭花著臉呢?
會不會,潮濕就是生命的本質。

沙灘遣散了海的複雜,我們卻收拾不了未來的徬徨,
時光會綑綁一個人,直到我們把所有都忘記。
 

【本書特色】

【《朝朝暮暮》限量收藏內容】

●《朝朝》+《暮暮》雙書,一次珍藏
  《朝朝》160頁+《暮暮》160頁,雪白畫刊全彩印製,14*20cm

●每組《朝朝暮暮》皆有張西親筆簽名

●〈將一片風光,送給你〉──百名幸運讀者,超值隨機加贈
  沖洗100張於張西眼中、相機裡的風光,
  在相片背後,她親手寫下給你的百字情書,隨機夾入書中,專屬100個讀者的幸運擁有。

【藏在書封中的秘密】
純白大書衣包起《朝朝》《暮暮》二書,
書衣上的窗型鏤空,隱約透露出內裡張西手繪的圖案,
利用軋型透視的設計,象徵對日常的窺探,
在生活縫隙中寫下的文字,讓我們從日子的窗扇中看見彼此,
那些細密與幽微,那些無可探究,
那些陽光與陰雨,都藏身在每個日夜中,尋常而深遠。

大書衣採用維納斯細紋映畫美術紙,
純淨的白,象徵乾淨透明的窗扉,
《朝朝》和《暮暮》則採用具手感的雪莎美術紙,
手繪圖燙黑,就像帶點糙感的日常,被心緒烙下刷不去的深刻印痕。
而被包裹的日夜,呈現雙封面概念,
可從《朝朝》讀起,由日到夜,也可從《暮暮》閱起,從晚至朝。

作者簡介

故事貿易公司
張西

來自1992,巨蟹座。喜歡散步,喜歡靠窗邊的位置,喜歡看海,喜歡做白日夢。
不喜歡秋葵,不喜歡氣溫超過23度。善感也善變,正在學習整理秘密。
著作:《把你的名字曬一曬》、《你走慢了我的時間》

FB粉絲團:『故事貿易公司』
www.facebook.com/iamivye

IG:iamivye

作者序

{自序}

終於,我要為這樣的一本書寫序。

不同於偏向商業出版、需要行銷考量的,這樣一本書。

與三采簽約以前,我做了很久的出書夢。

從國中一年級,大約是二○○五年,十三歲開始,我透過網路看到了別人的書寫,也嘗試擁有自己的書寫,一路經歷著網路環境比如奇摩家族、無名小站、Facebook、Instagram 的變換。大學以後,曾經在自己的日記裡寫過這麼一句話:有一天我要出一本書,裡面的故事不一定值錢,但一定值得我寫。這是當時自己對於商業、銅板之於出版的刻板想像:出版社只賣值錢的故事。

有趣的是,剛滿二十歲不到一個月,我便將自己的些許稿件整理,以電子郵件的方式寄給了十多間出版社,附上上網邊看範本邊學寫的一點也不專業的出版企劃,當作是給自己二十歲的禮物。在並不理解何謂商業的前提下,拘泥於自己的刻版印象,卻仍期待有著不一樣的出版社存在。後來,十幾封信都石沉大海。當時甚至還不死心地打電話去某幾間詢問是否有收到稿件,回覆不乏:我們還在評估、妳的作品不符合市場需求。這些訊息讓我對於商業更加反感── 啊,原來只有符合市場需求的書才值得出版。但是,市場需求是什麼呢?需求一直在改變,難道要一直追著市場的動向跑,才有可能有出版的機會嗎?很多很多的問題像泡泡一樣哺嚕哺嚕自我的心裡冒出,卻沒有人可以詢問甚至給予解答。當時還不明白,自己的困惑,只有自己親身找到的答案才算答案。身上發生的每一件事,好的壞的,都是生命向自己解答的過程。

在找不到出版社替我出書後,我決定再累積一陣子的作品量,然後自費出版,本數限量。這樣就不會被管了吧,我這麼想著,要買的人就買,賣不完的我自己抱著睡也心滿意足。簡單來說,實踐出版這件事只為一個字,爽。因為我想做這件事,我想要我的作品被集結成冊,而它會是永恆的,僅此而已。
這段期間我創立了故事貿易公司(Facebook 粉絲專頁),搜集了很多自費出版的資料,甚至存了半年多的錢,一邊重新整理自己當時在故事貿易公司上面的文字,一邊想著,終於,我要去做這件在腦袋裡轟轟轟地想像了近十年的事了。

然後,就在一切都準備好的時候,我收到了三采出版社的簽約邀請。我於是拿著準備好的稿子前往約好的第一次會面,以一種非這本書我就不會出版的姿態與陌生的團隊相見,現在想來我真的是一個魯莽又任性的作者(笑)。

加入三采之後,收到最多的質疑是:張西變商業了。在當時我很是困惑,甚至為此難過了很久。我真的變商業了嗎?什麼是所謂的「變商業」呢?商業到底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

很少以文字提及,令我難受的根本原因是,在與團隊幾番的討論後,後來我的第一本書《把你的名字曬一曬》,幾乎就是以第一次會面時我提給團隊的企劃去調整的(而且只有很細微地調整)。我並沒有因為任何人改變我想要出版的內容。那為什麼只是從自費出版轉換成交給大眾型出版社出版就是變商業?在那段時間裡,我才開始釐清自己以及一般人對於商業的刻版印象。

「商業是讓妳被更多人看見的手段,與妳的作品本身無關,所以妳只要好好創作、繼續寫妳想寫的,其他的事情交給我們。」然後,在某次與出版社的會議中,我獲得了迄今我所願意相信的最好的解釋。

而這也是這一本書與前面另外兩本截然不同的地方。

隨著自己在網路上累積的過去越來越多,書寫上的負累感越來越重,隨時都有人可以自網路上找到妳的過去,甚至加以評議。於是在二○一七年年底,我決定將現階段較為頻繁使用的Instagram 中所有的文章典藏(我捨不得)。

二○一八年年初,恰巧在某一場校園演講中,一位讀者聽完上述關於我想要自費出版的故事後提出了一個問題:「張西,如果今天妳沒有遇到三采出版社,妳沒有成為現在的張西,妳還會選擇自費出版嗎?」

「當然。」我沒有任何猶豫地回答他:「我一直都是這麼想的。」

那天回家的高鐵上,這個問題一直盤在腦袋裡,忽然一個念頭閃過,不如現在就來完成當時沒有完成的事情吧:自費出版一本書,限量的,它不需要行銷、不需要特別宣傳、不需要真的進入市場,它只是我想出版的一本書。當時我恰巧正滑著自己典藏的文章,於是,這個念頭就在一瞬間變得完善──如果我已經不想要這些文章再出現在網路上,不如就把這些過去的文字出版,讓它們被收進少少的、喜歡它們的人們的口袋。

一邊興奮地想像,我一邊將這樣的念頭告訴出版社,想要確認有無違反合約上的相關項目等等。沒想到一週後,團隊因為體恤我對於出版領域的諸多不熟悉,怕會因此耗上我太多的時間以致於無法好好完成原本自己想做的事,於是替我爭取到了可以由三采出版社來擔任這樣的角色的消息。我很驚訝,因為這是一本只有首刷的書,這是一本與行銷、與商業無關的書,它甚至無法為出版社帶來長期的收益(如果要用我一開始對於商業出版社的想像來說的話)。

我們一起擬定了一個不賺不賠的計畫,並確立這本書的主要目的,除了自我實踐以外,還有非常重要的,回饋讀者。回饋這一群在當初的我有這樣的念頭,從未想過會出現的人們。

時常覺得自己能給的很少,無論是所愛之人還是愛我的人。所以對我來說,這是一個現階段我能給的一份小小的禮物,用我最愛的方式,把過去某一部分的我,送給你、妳、你、妳。

在整理稿子的過程中, 因為是歷時了兩年的稿子(二○一六、二○一七),發現這兩年間總共寫了近三十萬字,與出版社討論之後,因為不想要大篇幅刪除這些文字,那樣就有違想要將它們都留下的初衷了,於是最後決定將兩個年份分別出版,以一樣的方式,限量、不進行行銷。

書名大概會先聯想到的就是我在二○一七年年底領養的小貓咪暮暮先生,在思考到底要以什麼做為書名時,最先想到的就是朝朝暮暮,沒想到這個念頭與編輯一模一樣,我們很快地達成了共識。

《朝朝暮暮》裡存放的是二○一六年的我,整理時像把那時候的自己又經歷了一次,失戀、搬家、出版第一本書、成為一個全職文字工作者、對於作家這個身分的徬徨、環台小旅行等等。而更多的是我的日常,每天每天,小小的、瑣碎的雜言雜語,困惑的或開心的,難過的或感動的,當時透過網路悄悄地寫下的日常。我們都不確定未來還會不會有機會以這個方式出版,這只是一個小小的念頭,而謝謝在擁有這個念頭的那麼多年後,有那麼好的出版社陪我一起完成。

總會在新書的序裡面提及對出版社的感謝,而這一次花了更多的篇幅在分享出版社的種種,因為真的,這一本書的最大功臣不是我,而是出版社,沒有他們的悉心照顧,一路上一來一往的討論與支持,我想我會等到更久更久以後才做這樣的事。所以儘管說了好多次,但是謝謝永遠說不膩。

謝謝三采出版社的知遇之恩,也謝謝讀者們一直以來的陪伴,這本書是我私自想給我們的禮物。

最後,回想當初被退件的時候,其實心底知道那並不全然代表出版社都只賣值錢的故事,一本書只問值不值錢就將它和出版連結在一起,大大地局限著自己對於出版的認知,於是逐漸地學會向自己確認的是,這值不值得,而不是值不值錢,學著不單單以金錢去想像和認識所謂的商業和出版。我們需要金錢才能活下去,但要活得好好的,需要的不只是金錢。一如商業並不可怕,盲目地拒絕和非議商業才可怕。

最最後,想想自己磨了這麼久才有幸擁有現在的一切,其實我的資質尚稱平庸,但謝謝自己的無比努力,讓我能如此幸運。

二○一六,這一年的我,也許十年、三十年後就不再重要,但謝謝曾經的朝朝暮暮,我們都在裡面。

謝謝我那麼粗淺的平凡,曾經被那樣溫柔地惦記與疼愛。

{後記}

謝謝你、妳,陪我把二○一六年的自己又經歷了一次。

時間過得很快,馬上要迎來二○二○、二○二六,五年、十年、二十年。

日子是沙粒堆疊的堡壘,任何一個時代捎來的大浪都能將之湮滅,只有自己記得最清楚,也只有自己忘得掉。

反省著自己在這本書的序裡寫到的關於商業和創作的矛盾,仔細想想其實都不那麼重要,誠實地寫下每一天、每一年的自己,誠實地創作保有自己理念的作品、誠實地養活自己,酒足飯飽、誠實地靈感枯竭,混沌度日。把起伏的生命還給自己,才是一開始書寫讓我快樂的原因。一如電影《火花》裡的那一句:「不要把可以割捨的當作驕傲。」

所以,這真的是一本很自私的作品,謝謝你、妳,如此寬容地待著我那麼偏執的念頭。

總是要說謝謝,不是因為感謝幸運,而是感謝命運。以前會先把「我真的好幸運」掛在嘴邊,後來漸漸地,不喜歡人們只說「妳真的很幸運」,因為,在每一次與自己、與世界摩擦,在那些痛苦的掙扎裡,我都很努力地活過來。

所以,也再一次感謝出版社、家人與朋友,還有,最最最感謝,最初那個小小的自己,謝謝妳把我帶來這裡。所有的幸福感,都摻著遺憾,都值得與妳共享。

以後,很久很久以後,不知道世界會如何轉變,但我知道我會繼續寫下去,任性地,無論是重要或瑣碎。我就是知道──因為那樣的我才會快樂。

書籍目錄

《朝朝》

感受到一個城市比自己早起的感覺,
總會讓人忍不住想更努力生活。

〈自序〉

●句人
●算不清的都是命運
●愛的模樣
●雨日
●開始練習
●不需要走到的地方
●地上的不能沒有你的平凡人
●渺小練習
●城市的魔咒是你
●關於喜歡
●每當你走過,我便起風
●轉彎
●想像搬家以後
●〈Je ne sais pas〉
●知本
●信號
●不要急著長大
●搬家
●任務
●父親
●出征
●一個獨立的房間
●平凡地生活下去
●簡單
●關於體貼之二
●妹妹的婚禮
●剛剛好
●搭公車小記
●你好好做一隻白鴿
●栽一朵喜歡的花
●晨間
●林瑄
●謝謝當初的我們是那麼努力地離開了彼此
●十一點三十九分的電話
●後來
●我們要做那樣的戀人
●根
●我想和你一起老去
●今年的秋天好像特別準時
●你會被找到
●負著安靜的傷
●夢醒時分
●一半
●約定
●關於事實
●煙花
●我們約會吧
●我在等你
●後來的我們相信的愛情
●愛今天發生在我們這裡
●流轉的時間小記
●你已經
●沒有偏見的遠方
●沒有偏見的遠方小記
●漂亮的麻花繩
●反省
●我們就是自己的白鴿
●小日子
●聖誕禮物
●聖誕快樂
●一起走吧



《暮暮》


時光會綑綁一個人,
直到我們把所有都忘記。

●快樂來得那麼簡單
●秘密
●我仍要遇見你
●面具
●比賽
●無法著地
●螞蟻和蜘蛛
●惡夢
●三月
●不想離現實太近
●缺口
●關於傷害
●我總是負荷不來某些時刻
●失衡
●住在心臟上的螞蟻
●你是好聽的雲
●關於離開
●清點當初
●我不喜歡自己特別留意太像你的人
●與他無關
●覆轍
●海闊天空
●你的輪廓還是很鮮明的
●我們想像的
●能不能請你走得再遠一點
●潛伏
●關於生活
●復話的方法
●發霉
●我只能陪你到這裡了
●晴空萬里的寂寞
●分別遺憾
●便利商店
●你要好好的
●日子
●搬家前夕
●我們終於都過得支離破碎
●關於自信
●路
●關於最後
●搬家前夕之二
●關於生活之二
●離家出走
●我不知道再見長什麼樣子
●〈Unsteady〉
●也會老去的風景
●關於喜歡
●晚宴之後
●終於失去變得不可惜
●開水和沙漠
●以後
●早晨小記
●牙醫
●如果
●也許已經沒有你
●變更密碼
●書後小感
●算數的快樂
●細節
●被言語肢解
●問候
●讀《我們仨》有感
●美好的路會發霉
●本質
●你是透明的
●那些我們沒說出口的話
●浪費
●第五個季節
●賭徒
●愛都去了哪裡呢
●當你沒有看著我
●我們並不一樣
●不可以太粗心噢
●七秒就忘記
●看《時時刻刻》有感
●學會長大
●學會長大之二
●他們說
●沙灘終於遣散了海的複雜
●港口
●都是因為幸運
●原點
●她與鵪鶉
●回家以後
●愛柔軟,同時尖銳
●凌晨時分
●沒有一種人生是乾淨的
●她
●我們該穿什麼樣的衣服

〈後記〉

精采試閱

《朝朝》

{算不清的都是命運}
 

他說中了一些你的弱點和優點,他還說了你的事業和姻緣,你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但你會繼續聽。開心不開心都會聽完它。然後說服自己那不是真的,或是,那值得參考。

話語像是種子,會埋在一個人的心田上,在未來某一個時刻,一個不小心,變成念頭,然後被相信、被執行。

她說:算命的說,我適合晚婚,但遇見你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是我要嫁的人,現代人的時間過得很快,什麼來世今生,聽起來是會被嘲弄的誓約,我無論你相信不相信,我是信定了。我是說此刻。我不想相信算命的話,因為比起他,我只想信你。

「緣起緣滅,無論我是如何地遇見你、如何地失去你,從掌紋裡的蛛絲馬跡就得以證明,我是說,你牽過我的手,至少今生,我不會忘記。」

算的清的都是因果,算不清的都是命運。

{我想和你一起老去}
 
我想陪你在晚餐後散步
我想看著你看完一本書
我想吃你碗裡的玉米
我想喝你喝過的咖啡
我想和你一起癱瘓時光
把日子過成一封信
地址是
我想和你一起老去


{11:39分的電話} 

掛上和A的電話,覺得一定要寫些什麼才能睡。她說,張西,今晚能聊聊嗎。好啊,我說。她打來的時候是熟悉的笑聲,妳在聽張懸,她說。對呀,我一邊在看又吉直樹的《火花》,在準備之後要廣播直播的東西,我說。然後她笑了。我們講了將近三個小時的電話,談論了很多很多,那些不容易和別人提起的事。

她問我的第一個問題,是關於批評和讚美。她說,這要怎麼面對呢,我說,我一直這麼覺得,讚美和批評其實是兩顆放在天秤兩端的石頭,它們會平衡我們的心智,只是我們難免會偏向往讚美的那一方站,於是天秤會傾斜,有很多人就這樣迷失在讚美裡。可是,不是總有人說,不要去看那些批評,看了會不開心,她又問,我們到底該不該看批評呢。

我在電話這頭笑了笑。我說,那必須先取決於我們是不是知道自己是什麼樣子、什麼形狀,比如,妳知道自己是一個圓形,別人只看到妳的一點點圓周,忽略了妳的弧度,以為妳是一個正方形,以為他看到的只是正方形的其中一個邊,剛好他很討厭正方形,於是他開始對妳大肆謾罵,這時候妳完全不需要理會和難過呀,因為妳知道自己的樣子,妳知道他說的那些批評是他的想像,其實妳就一點也無所謂了。我們無須去跟別人爭辯自己的形狀,前提是我們知道自己的形狀。當然,有時候批評是要看的,去分辨接受怎麼樣的批評其實也需要智慧呀,我繼續說,有些人的批評是用另外一個角度來看我們的書寫,其實那正提供了我們一件事情不一樣的觀點,這樣的批評能讓我們跟這個世界持續有著連結,妳會知道,世界上是有人在如此思考和生活的。

我是相信的,當妳有一雙清澈的眼睛,妳的心裡面也會有一面清澈的湖,妳會用這樣的自己去接收這個混濁的世界裡混濁的風景,但一點也沒什麼好怕的,我相信夠清澈的湖,掉不進太煩雜的世界,那是一種信念,保護好我們覺得重要的東西,無論自己如何變動、世界如何變動。

然後,她又問,妳如果真的聽到很難聽的批評,會哭嗎?我不知道耶,我說,但目前還沒有哭過。為什麼?她問。因為當妳把讚美和批評想成是多出來的、把它們想成可以互相抵銷的事情,妳遇到批評的時候就會覺得沒什麼了,昨天我被讚美,今天我被謾罵,啊,抵銷了。多好,我們仍平凡地繼續生活。

我說,親愛的,要爬到山頂,需要經過太多條河、甚至可能把自己弄得滿身泥巴,但這整座山的風景,妳都要走遍,才會走到山頂,所以這些難捱和迷惘,就當作是妳要的那座山上的花花草草吧。她靜靜地在電話那頭輕輕地說,嗯,妳說的我懂噢,真的,我懂。我繼續說,妳一定會走進一個我看不見的風景裡。真的嗎,她的聲音有些驚訝。真的啊,我說,只有妳能一覽無遺那片美景,然後,那個時候,也許妳會覺得有些孤單,因為妳走了一段很長的日子,可是妳也會感到飽滿,因為妳會忍不住對自己驚嘆,啊,我終於走到了這裡。我想,那就是我們要成為的樣子吧。

她說,張西,我覺得我停滯了。我說,我們要更有意識地去向世界抓取東西,反芻出來才會是我們的、新的東西。我好期待妳的小說,她說,我也是,我說。它不再只有愛情了,還有我想傳達的信念。我說,希望我們都能跳脫只有愛情的思考,希望我們能在說著更多更多話的時候、更試著去關心世界。

她一直是那種熱愛自己所做的事,並願意努力付出的人,但在往目的地的路上難免有矛盾困惑,不知道為什麼,覺得能和她聊這些格外地自在和舒緩,謝謝今天她打給我,謝謝我們都用這樣的對話在彼此身上找到繼續走下去的力量。

呼,真的不能再這麼晚睡了,身體會白調的。其他的感受明天再慢慢地說,晚安晚安。

《暮暮》


{都是因為幸運}

他把心臟挖出一個洞來,好讓她可以把自己的年歲放進去。她的年歲裡有些腐爛的傷口,甚至會發臭,但在他那裡,好像就能安穩地存在。

他們認識好久、好久了。在一個遙遠的海邊,聊遙遠的事。他們從來不相愛。在愛與不愛之間,有很多的位置,很多的名字,它們沒有什麼共同點,每個都各自獨立,但稱不上標新立異。

他在年輕的時候曾想過,如果他遇見一個他愛的女人,是那種非她不可,愛到自己裡面的那種女人,那這輩子他可以什麼都不要。真的,他說,什麼都不要,不可怕,可怕的是什麼都要。後來,他確實遇見了那個女人,他們愛得很深。

「比海還深。但我們也比海複雜。你是遠洋的船隻,我是淺海的魚。你不會打撈我,每一次我等到你路過的水紋,走的時候跟回來都一樣,你不會打撈我。你不會需要我。」

女人的離開很浪漫,一封信、一瓶海。這種浪漫特別銳利,他沒有機會抓著她的肩膀,要她好好地說一個理由,或是只是沉默地哭,這些他沒有機會看到。只能想像。想像是傷人的,非常傷人。他太清楚了,所以他用想像把自己狠狠地捏碎。

「心碎掉以後,就不會再愛人了。因為沒有心了。」他說。

她看著他,很多年前,她就知道他是這樣的人,看見他為一個女人瘋癲,也並不意外。她知道自己不是那樣的人。她很靦腆,是那種會在悲傷裡靦腆的人,開心的時候不會笑得誇張,難過的時候不會痛心大哭,對她來說,世間的一切放在心底,在心底築成一個世界,所有的情感才能真正安全地被釋放。這絕對不需要第二個人知道。所以她結婚了、有了房子、有了車子、有了孩子,有了一切幸福,然後也有著幻滅。丈夫最後走了,不是不愛,而是不知道能怎麼愛了。

「重新開始愛一個人,比繼續愛妳簡單些。」這話聽起來挺有道理的,只是反著看,會看出丈夫不過是不能扛起千瘡百孔的感情,有著遺憾的心緒太沉重,人們想要絕對純粹地去愛一個人,但不可能。

「不可能啊。我們在愛裡找到的就是這件事,不是永遠。所以可能我們在開始的時候就找錯東西了,才會在結束的時候那麼傷心。」她對他說。

他們最後變成了五、六十歲的老人。在某一個日落時分,一起看海。
「我們就這樣坐在這裡,直到變成兩顆石頭吧。」他說。
「不行,我還要回家給孩子煮飯。」她說。

相識這一場,有時候是向著清澈的海水投入小石子,再大的漣漪也會消逝。事實是,每天的浪都一樣,都會死在岸上,好比他,死在浪漫裡,而她死在現實裡。

「其實,也沒有那麼哀傷啦,」她說:「我們也不算真的死了。至少我們還能一起看海。」 他笑了笑。

從日落的地方往回看,最荒謬的,原來最捨不得。

海鷗飛得很高,船隻排成意外的隊伍。陽光穿過厚重的雲層,像是他的心臟。她忽然覺得自己也是淺海的魚,沒有岸,不曾被誰打撈起來。

「不過沒關係,所有的失去,都是因為幸運。」


{沒有一種人生是乾淨的}

你用破碎的自己去活著,割傷了別人,然後再割傷自己。你把自己包在裡面,很裡面,不想再出來,或是你也不知道怎麼出來,該不該出來。你說,如果有一天,你掙夠了錢,你要買一張單程機票,飛去一個小島,過一種生活。那裡沒有所謂名字,沒有所謂關係,那裡只有你自己。然後等某一天,你失去了所有可以繼續生存下去的能力,比如食物,比如熱情,你就會在那個小島上死去。你不想思考遺不遺憾,不想面對錯綜複雜的人生。他們說,人生不容易,卻又要你相信,一切沒有那麼難。矛盾啊,用一種話語就可以總結自己所見的所自以為的所有人的人生,實在太矛盾,也太驕傲。你不想這樣活著。你很天真,以為去了那個地方,所有的破碎都會不見,它們不會跟著你去那裡,去任何地方,它們只會留在發生的那些路口和城市,還有那些人身上,你走了的時候,不會帶走它們。可是根本不可能。你想騙自己一次,只要一次就好了,那就足夠讓你再活很長的另一輩子。

可是你不知道,你若去了,在所有的被留下來的破碎裡,你等於死了。沒有一種人生是乾淨的,所有的善良都可能污穢,你若害怕,就穿不起人生那件袍。

「生命是一襲華美的袍,爬滿了蝨子。」——張愛玲。

所以,多想你不要害怕。多想你在庸碌的日子裡,把悲傷再想一次的時候,你的心口能開出一朵花,儘管終會凋落,也曾好好綻放。如果可以,多想你接受,我最無知的請求,把今天走完,把明天走來。每個結束,都帶著下次會更好的謊言,但你信得心甘情願。


{浪費}
一句話推翻了幾年的理解,好像不愛了以後,那些信任都是浪費。

{關於離開}

要落到第幾片落葉,秋天才算真正開始呢。

「我不會去數你踏上的第幾步才算是真正的離開,我知道你的第一步,只要不是向著我的,就叫做離開。」

小時候傻就傻在,一步一步數呀數的,數到眼睛看不見他了,卻仍相信只要還看得見他漸遠的腳印,他都不算真的走了。而長大後的傻,是以為自己足夠灑脫,卻從不改念舊。

此功能目前限定會員使用,請先登入會員



  

朝朝暮暮【雙書+作者親簽,限量收藏張西的平凡與深刻】

關閉視窗
  • 107020101024_01.jpg
  • 107020101024_02.jpg
  • 107020101024_03.jpg
  • 107020101024_04.jpg
  • 107020101024_05.jpg
  • 107020101024_06.jpg
  • 107020101024_07.jpg
  • 107020101024_08.jpg